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二百八十九章 高潮中的位面穿越

    “啊!小姐,这衣服很贵的。”齐岳看着变成布片的衬衫,悲呼一声。他可是很喜欢这件衣服的。

    冷儿恶狠狠的道:“回头我买十件给你。”一边说着,她的双手已经直接向齐岳腰间探去。

    “不用这么直接吧。”齐岳吓了一跳,不过,冷儿就是这么直接,什么腰带、裤子的,一瞬间就在她手中被完全破坏了,下一刻,冷儿的身体突然变得重了起来,直接将齐岳向下压去。

    齐岳脸上流露出一丝坏笑,“霸王硬上弓啊!这可不行,这是我们男人的专利。”一边说着,他一手搂住冷儿纤细而充满弹性的腰肢,另一只手托住她那丰满的翘臀,微一用力,已经带着冷儿贴在了墙壁上,将她的娇躯紧紧的顶在那里。

    淡淡的红色光芒飘然而出,点燃了冷儿身上的衣服,齐岳轻轻地吹了口气,冷儿身上的衣裙已经变成了齑粉飘然散去,凭借着麒麟真火融化了她的衣服,却没有对她身体产生任何伤害,对能量的控制程度只能用神乎其技来形容。

    冷儿看着那带着一丝霸道的齐岳,她的目光逐渐变得柔和下来,搂住齐岳脖子的双手缓缓放松,泪水顺着面庞悄然滑落,缓缓闭上了她那双粉红色的眼眸,轻声道:“吻我。”

    齐岳对冷儿的好感本就很多,冷儿救过他,也曾经帮助过他,这样的美女,只要求一夕之欢,是个男人都不会柜绝。尤其是当他又一次来到黑暗议会,当他看到冷儿为自己流泪的样子时,他的心中,就只剩下一片柔情。

    低下头,有些粗鲁的吻上了冷儿那娇柔的唇瓣。在那一瞬间,坚硬程度可以和轩辕剑媲美的分身已经冲进了那美妙的花瓣中央。冷儿闷哼一声,偏过头,又一次咬住了齐岳的肩膀,双手用力地捶打着他的后背,“混蛋,你这个混蛋。”

    从开始对小行星的任务以来,齐岳的神经一直都保持着高度紧张。

    而此时此刻,他终于可以完全放松下来了,在冷儿那曼妙无边的娇躯中放松。“我是混蛋,不过是可爱的那种。你很快就会明白了。”

    回答齐岳的,是一声声娇喘,电动小马达马力全开,毫无缝隙的接触,将他们送入了美妙的世界。

    春去春来,即使是在黑暗议会这冰冷的世界之中,此时似乎也多了几分暖意,淡淡的光芒围绕着两人的身体。时间已经不是他们所能思考的问题。

    不论是齐岳还是冷儿。早已经迷失在了爱欲的颠峰,冷儿的身体很凉,即使是花瓣之中依旧很凉。但是,花蜜却要比普通人类更多,特殊的刺激,强烈的蠕动,无不令齐岳迷醉其中。

    维持着一个姿势,当冷儿最后一次达到巅峰的时候,她再也支持不住,整个人都瘫软在齐岳的怀抱之中。感受着那灼热的生命精华冲击着自己身体最脆弱也是最敏感的部位,冷儿此时只能发出呢喃的声音。

    喘息,再强的人,在这种时候所能剩下的也只有喘息,两人依旧保持着那样的姿势,谁也不愿意有丝毫的移动。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伏在齐岳的肩头上,冷儿有些梦呓似的说道:“你和你的那些女朋友们都是这样做的么?”

    齐岳没有回答,只是用自己的头轻轻碰了碰冷儿的娇颜。

    “齐岳,我后悔了。”冷儿突然道。

    “后悔?后悔什么?”齐岳抬起头,看着在自己怀中不知道娇啼婉转了不知道多长时间的冷儿。他在那方面的能力确实很强,虽然冷儿是地狱公主。身体条件远不是普通人类女子所能相比的,但现在这个时候,冷儿已经完全失去了战斗力,但齐岳却还是精神奕奕。

    冷儿看着他,道:“我后悔为什么只说了一天。我不要和你只做一天夫妻,我要永远和你在一起。”

    “啊?”齐岳目瞪口呆地看着冷儿,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冷儿的目光很坚定,看着齐岳,她眼中只有深切的爱意,“齐岳带我走吧,我和你私奔,好么?”

    “你不怕撒旦来追杀我们么?”齐岳平静地看着冷儿。

    冷儿摇了摇头,“不怕,虎毒不食子,就算爸爸追杀过来,也不可能真的杀了我们。”

    齐岳淡然一笑,道:“那好,我带你走。我不怕撒旦,只要你愿意,我可以带你走。但是,如果将来我和你父亲站在敌对的立场上时,你怎么办?”

    冷儿娇躯微微颤抖了一下,“为什么?为什么上天对我这么不公平,伟大的黑暗之神啊!你为什么要如此戏弄我。千百年来,我终于找到了一个自己喜欢的人,却要和他站在敌对的立场上。齐岳,你知道的,我不可能说服爸爸,我也知道,我同样不可能说服你。但是,我真的不想看到你和爸爸在战场上相见。我是自私的,原谅我,齐岳,原谅我的自私。”

    齐岳温柔地抚摸着冷儿滑腻的面庞,柔声道:“你并没有做错什么,爱一个人没有错。只能说,我们错生了时代。跟我走吧,一切后果由我来承担。我是你的男人,就应该承担这一切。如果未来你的父亲真的来到了这个世界,成为了我的敌人。不论他如何对我,我答应你,在他没有伤害到我的亲人、朋友前提下,我不会杀他。”

    男人,他是我的男人。冷儿眼中的目光迷醉了,看着齐岳,她缓缓摸上了自己的胸口。

    在冷儿身上,只有一件饰物,那是一条项链,银色的项链上镶嵌着一颗颗黑色的细小宝石,在项链的最下方,有一颗粉红色的项链坠,那完全是由一颗宝石组成,保持是六芒星的形状,里面似乎有粉红色的雾气在不断流转一般。没有人能看清其中的一切,即使是齐岳也不行。周围那迷幻般的光芒依旧在不断涌动着,齐岳甚至无法判断出自己的身体是处于移动状态还是停止的。

    冷儿在最后时刻曾经说过,不希望看到撒旦伤心,也就是说,她是不可能离开她的父亲的。她说自己自私,恐怕是因为不希望自己离开,那么,如果是这样的话,就只有一种解释最为合理。

    想到这里,齐岳眼中的光芒亮了起来,嘴角处流露出一丝霸道的微笑。“冷儿,你想要禁锢我么?真的有那么容易么?”

    “麒麟幻影,风——雷——动——”水火两种云力收敛,齐岳的身体突然变得虚幻起来,身体在轻轻的摇曳之中,看上去已经不再那么真实了,青光流转,一圈强横的龙卷风围绕着他的身体快速的转动起来,紧接着,紫色电光环绕,一声声低沉的雷吼不断以他的身体为中心爆发出来。

    想束缚我么?那就要看你有没有束缚我的力量了。霸道的气息从齐岳身上骤然爆发,体内能量瞬间膨胀,有着自然之源的超强恢复能力以及强大的实力做后盾,对于能量的使用和以前相比,现在可以说就是挥霍。

    以齐岳的身体为中心,青紫色的能量旋涡瞬间爆发,一道道轰雷之声在他那霸道的气息衬托下不断的膨胀着,周围那魔幻般的光芒在狂风巨雷之中摇摇欲坠,阵阵雷鸣扩张的速度使齐岳重新找回了真实的感觉。

    普通的麒麟,在达到九云级别之后,自然会散发出一种霸道的气息,达到了这种顶级实力的麒麟有一种特殊的称号,那就是霸麒麟,而现在齐岳所展现出的气息,正是霸麒麟的超强能量,大有舍我其谁的强盛气势。

    “齐岳,不要。”冷儿的惊呼声从四面八方传来。但是,她的声音还是来的晚了一些。那强横的青紫色光芒瞬间爆发,整个空间都弥漫着滚滚雷暴。

    虚无的感觉消失了,但此时齐岳却吃惊地发现,自己眼前竟然变成了一片空白,紧接着,一股强烈的扭曲感瞬间传来,即使以他的实力也不得不将全部能量集中在身体周围来与之对抗着。强大的拉扯力使齐岳只能顺其自然,他突然惊觉,这似乎并不是一个禁制的空间,精神力的探寻告诉他,现在他的身体竟然处于一种前所未有的急速之中,至于为什么会这样,齐岳根本无法理解。

    扭曲的感觉仿佛要将他撕碎一般,冷儿最后那声高呼不断在他耳边响起,但是,却越来越小,直到消失。麒麟本源能量终究强大,那扭曲的能量虽然如同海涛一般不断地拍打着齐岳的身体,但是,他却像是一艘孤傲的小舟,任由风浪如何巨大,却始终屹立不倒。

    淡淡的光芒闪烁,齐岳眼中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强光,低喝一声,麒麟赤飘然上身,这一次,他选择了火云力,火云力与风云力的组合,风助火势风火劫。青红色的能量在他身体周围以涟漪的形势不断向外散发着,使那扭曲的力量被完全抵御在外。同时,齐岳催动起体内自然之源的能量,开始试探着从这怪异的空间中摄取自己所需要的能量。

    齐岳的脸色变了,因为他吃惊地发现,在如此庞大的扭力之中,竟然不存在着任何能量。即使是他的自然之源也无法收摄分毫,这是怎么回事?没有持续能量的支持,就算他的实力在强大,也总有耗尽的一刻啊!

    如果轩辕剑还在身边该多好,齐岳心中不禁暗叹一声,这个空间虽然奇异,但也未必能够在轩辕剑的锋锐面前逞凶,任何领域类的能量在轩辕剑面前都只是一个笑话而已。除非领域的能量总和要大过他加上轩辕剑,但是,这种情况想要发生谈何容易。即使是牛魔王,也未必有把握能够做到。

    突然,扭力消失了,不过,齐岳的身体并没有随之感觉到轻松,一股巨大的压力代替刚才的撕扯力如同山岳一般从上方压了下来。没等齐岳反应过来,周围的景物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眼前的一切不再虚幻,但是,这突然变得真实的一切却令齐岳大吃一惊。

    身体如同铅坠一般陨落而下,庞大的压力骤然消失了,一股难言的感觉充斥在身体周围,使齐岳的身体轻飘飘地落在地面上。

    这是一个昏暗的世界,周围都闪烁着一片暗红色的光芒,齐岳所在的位置是一块棕黑色的岩石,周围近乎无限的黑暗能量使他感到非常不舒服。地面上的岩石并不是连接在一起的,而是呈现出龟裂的样子,而在那每一块巨大的岩石之间,流淌着一条条红色的小溪。那流淌的并不是河水,灼热的气流告诉齐岳,那些细细的溪流竟然是由岩浆组成的。

    这是什么地方?齐岳心中疑惑顿生。自己是从天上落下来的,下意识的,他抬起头,朝空中看去。身上的气息骤然一变,空中那轮不断散发着奇异能量的紫日已经告诉了他一切。

    地狱,这里是地狱,除了这个解释以外,齐岳想不出其他的情况。难怪刚才的感觉是如此奇异,原来,冷儿竟然将自己送到了地狱。好个聪明的丫头,以她的实力,就算在加上路西法,或许能够将自己击败,但是,在地球上他们要想将自己困住,几乎是不可能的。所以,冷儿选择了地狱,这另一个位面。

    齐岳不恨冷儿,因为他能够明白冷儿当时的感觉,她不想失去自己,所以,她将自己送来了这里。恐怕,当初她在向自己提出一夜夫妻这个条件的时候就早已经想好要这样做了。在发生完亲密关系,自己在情感上处于最放松状态的时候,开启了前往地狱的通路,也只有将自己送来这里,自己才无法离开,才能够和她在一起。冷儿啊冷儿,你真是好算计。可是,我齐岳真的就会被困在这里么?

    信心,是不断积累才会产生的。几年的时间,齐岳从一个小流氓变成了现在的当世强者,他已经遇到过太多的危机,数次的险死还生。早已经将他的心志锻炼得无比坚毅,即使是现在发现自己处于一个陌生而恐怖的世界,他也没有任何惊慌。风雷动,在自己的风雷动作用下,那来到地狱的通路似乎发生了一些改变,所以自己才没有和冷儿在一起。至于现在是哪里,齐岳并没有多做思考。毕竟,不论是地狱的什么地方,对于他来说,都是绝对陌生的。

    精神力守护体内,齐岳没有进行无意义的探寻,目光经过短暂的惊讶之后已经恢复了平静,盘膝坐在脚下的岩石上,感受着周围灼热而黑暗的能量气息,自然之源能量开始运转。

    地狱又如何?自然之源这种中正平和的能量依旧能够起到它应有的效果。处变不惊,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先恢复自己的身体能量,只有这样,才能去寻找回去的路。齐岳知道,来到了这个世界。自己和撒旦的对抗恐怕要提前上演了。作为地狱之主,他绝不会让自己轻易返回人间。想到这里,他不禁又一次怀念起了自己最好的战友,轩辕大哥。如果你还在,我们共抗地狱该有多好呢?

    齐岳没有考虑将牛魔王放出来,那是他最大的危机,同时也是他最大的王牌。他想看看,以自己达到普通墨麒麟九云级别的实力,能否和撒旦抗衡。想到自己即将面对的居然是传说中的大魔王,齐岳全身热血沸腾,强烈的战意和他的心一样在期待着。

    ……

    “不要。齐岳,你为什么那么傻?”冷儿泪流满面的飘然落下,她也回来了。回到了生她养她的地方。周围的黑暗能量虽然带给她无比舒适的能量,但是,她的心却有种破碎的感觉。齐岳,齐岳你在哪里?你会不会认为我和雨眸一样也陷害你?不,不是的,齐岳,我只想和你永远在一起啊!哪怕永远留在地狱世界,不去人间,只要能和你在一起。我也满足了。

    泪水伴随着悲伤,充斥在冷儿身体周围,她的心也在随之不断的颤抖着。

    冷儿此时所在地,是一座巨大的古堡之前,古堡的样子很怪异,因为它本身就是一座山,一座黑色的山,似乎这座古堡就是这个世界最杰出的雕刻师以这座无比高大的黑山为原料雕刻而成的。整座古堡的高度竟然超过千米,这在人类世界中,是绝对不可能出现的情况。但是,在这个恐怖的世界中,它偏偏就出现了。

    空中那紫色的太阳,所在的位置正是城堡正上方。在这个世界,没有地球那样的自转,也不会公转,紫日的中心笼罩点,就是整个地狱世界中黑暗能量最为充斥的地方。

    站在城堡之前,冷儿肩膀耸动着抽泣,而此时,一队队黑色的巨人已经出现在她身体周围。这些巨人的身高竟然在十米开外,即使是九黎族的人也至少要那吞以上级别的才能和他们相比,虽然数量不是很多,此时出现的只有一个小队十人,但是,他们身上散发的气息却是非常强悍的。仔细观者,能够清晰的看到,他们的身体竟然是由岩石组成的,只有在岩石衔接的缝隙上散发出一层幽绿色的火焰,和他们的眼睛一样,不断爆发出一团团光芒。

    没错,此时出现在冷儿身边的,就是地狱世界中地狱军团的主要战斗力,也是地狱世界中防御力最为强大的兵种燃烧巨人。他们的身体拥有着极强的抗击打能力,并且,身体就是他们最为可怕的武器。也只有撒旦的魔王堡才会使用这样的强大战士作为护卫了。

    这些燃烧巨人显然是认识冷儿的,静静地站在那里,他们只拥有低级的智慧,每一小队燃烧巨人都由一名地狱燃烧使来操控。

    青色的火焰腾起,带着一片黑色的能量悄然落在冷儿身边,恭敬的声音响起,“公主殿下,您回来了。陛下感觉到您的气息,正让您去见他。”

    擦干眼中的泪水,冷儿面对齐岳时的温柔完全消失不见,冷冷地道:“我知道了。”六翼飘然张开,只有在属于自己的地狱世界中,她的力量才是最强大的,黑色的六翼带着她那曼妙的娇躯,划出一道优美的线路,朝魔王堡最顶层的方向飞去。

    魔王堡有禁令。任何地狱种族,在魔王堡方圆千里之内一律禁止超过十米的飞行,否则,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毁灭。而这个禁令只有两个例外,除了撒旦以外的两个例外。

    一个就是撒旦手下第一得力干将堕落天使路西法,而另一个,就是撒旦唯一的女儿撒冷儿。

    暗藏的地狱守护力量没有人敢阻挡也没有人会阻挡这位地狱公主。冷儿的娇躯。很快就隐没在了魔王堡千米高峰最高的那个巨大窗户处。

    燃烧巨人继续着他们的巡逻,空中紫日的光芒似乎变得更加耀眼了。

    飘然而落,六翼自行收回,冷儿静静地走在魔王堡巨大而悠长的甬道之中。当他来到一扇大门前时,停下了自己的脚步。

    厚重的石门,同样是黑色的。在石门的高度竟然超过了十米,即使是冷儿那修长的娇躯在这巨大地石门面前看上去也是如此的渺小。冷儿抬头看了一眼石门上那复杂的纹路,深吸口气,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变得平和一些。

    “父亲,我回来了。”

    石门静静地开启,没有发出一点声息。魔王殿,地狱世界最崇高的地方,也是撒旦大魔王所在的地方。这里,是地狱世界一切最高指令发出的地方,也是整个地狱世界权力颠峰的象征。

    魔王殿很宽大,如果按照地球的计算角度来看,这座巨大的殿堂虽然在古堡的尖峰位置,但面积丝毫不下于雅典娜的帕提农神庙。只不过和帕提农神庙相比,这里完全是另一种感觉。所有的装饰全是黑色的岩石,整齐的青色火焰给这座巨大的黑暗圣殿中带来了些许光芒。

    整个魔王殿中,只有一张椅子,在这里。也只需要一张椅子,因为,除了地狱最高的主宰以外,还有谁能在这里坐着呢?

    椅子很高,高度起过七米,宽大的一倍,厚实的石料,那似乎是一种特殊的石头雕刻而成的,虽然同样是黑色的。但是,这张椅子上竟然散发着和紫日同属性的黑暗能量。

    此时,在那巨大的椅子上,作者一个人,一个身材魁伟的巨人。他的身高竟然接近十五米,即使坐在那里,看上去也巍峨得像一座小山。整个魔王殿,越向内侧,就越黑暗。那巨大的身形更是完全笼罩在了一片黑暗之中。只能看到大概的形体,却无法看出他的相貌。

    “冷儿,你回来了。为什么我的女儿如此悲伤?”威严的声音听起来并不像魔王,倒像是一位威严的君主。当然,大魔王撒旦在地狱世界中,就是唯一的君主。

    “爸爸。”冷儿眼圈一红,单脚点地,飘然来到那黑暗的巨椅面前,单膝跪倒在地。冷儿的眼圈又一次红了,父亲是她唯一的亲人,在别人眼中的大魔王,在她眼中却只是自己的亲人而已啊!

    一圈黑色的能量从撒旦手中播撒,将冷儿的身体从地面上带了起来,带到他身前,静静地坐在他的膝盖上,威严的声音变得柔和了许多,“我的女儿。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你如此难过。难道,人类世界才有的爱情,真的也感染了我最爱的冷儿么?”

    冷儿缓缓低下了头,靠在父亲宽厚的怀抱之中,“爸爸,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撒旦淡然道:“我已经听路西法说过了你们的事。真没想到,我的女儿居然会爱上一个人类。而这个人类还拒绝了我女儿的感情。好,真是太好了。等那一天来临的时候,我倒要去看看,那个世界中的人类凭什么能力来让我的女儿伤心。”

    撒冷儿抬起头,看了父亲一眼,“爸爸,那一天就快要到来了么?”

    撒旦点了点头,道:“黑暗即将降临人间,我已经与另一个位面的强者谈妥。当那一天来临的时候,就是我们将黑暗带给人类世界,统治地球的时刻。到了那时,没有人能够阻止我们前进的脚步。即使是天界的那些老家伙也不行。”

    “爸爸,我们真的非要到地球上去么?那里并不属于我们,只有在地狱世界中,我们才能生活得更好啊!”

    撒旦的声音变得冰冷了几分,“这并不像是我的女儿说出的话。冷儿,你变了。你的心因为那个人类而变得软弱了。不错,人类世界确实并不适合我们生存,但是,如果当人类世界变成另一个地狱世界的时候,一切都将发生改变。你不会不知道,人类世界有许多我们需要的东西,那些卑微的人类,各种负面情绪都是我们最需要的。同时,也只有在那里,我们地狱世界才能更加发展壮大。地球,毕竟是我们各个位面的基础,不论是我们也好,还是天界也好。可惜的是,天界已经越来越弱小,他们根本不可能阻止我们前进的脚步,尤其是那一天来临之后,没有什么能够与我们抗衡。”

    冷儿不敢再说下去了,虽然父亲依旧揽着她的身体,但是,从父亲身上,她却感觉到了魔王的气息,魔王是不容违逆的,即使是她也不行。

    “冷儿,我听路西法说,在人类世界中,东方有许多强者很可能成为我们最大的阻力。而你所喜欢上的那个人类,就是属于东方的?”

    冷儿呆了一下,她突然感觉到一种莫名的恐惧,“不,爸爸,他们不会威胁到我们什么。没有什么人能够阻止伟大的大魔王前进的脚步啊!”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