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二百九十一章 撒旦的弟弟

    为首的两只六翼地狱生物对视一眼,眼中流露出的尽是惊慌的光芒。他们的力量比那些四翼地狱生物不知道强了多少,但不知道为什么,此时却不敢向齐岳再次发动攻击了。

    齐岳目光顺着他们的身体扫落在狭谷之中,突然,他发现在这个狭谷周围的边缘处,生长着很多奇怪的植物,没错,就是这些植物刚才传递给了他自然能量的气息。这些植物的样子有点像鹿角,但却是紫色的,粗如手臂,都生长在下方岩壁的角落之中。

    有植物在,那就好办了。要知道,植物越多,对于齐岳来说,就意味着力量越强大,同时也意味着交流的可能。

    心分二用,一边警惕着周围这些地狱生物,同时,齐岳的精神力量已经进入了那些植物之中,自然之源迅速发挥着应有的作用。令齐岳欣慰的是,即使是地狱世界的植物,也无法逃脱自然之源的笼罩范畴。在自然之源的能量影响下,这些地狱植物不断将语言的信息传入齐岳脑海之中,烙印在他的精神力内。很快,一门新的语言,只属于地狱的语言已经被齐岳接受了。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齐岳依靠着精神烙印中的记忆,有些生涩地说出了他有生以来第一句地狱语。

    面前的六翼地狱生物愣了一下,怒道:“你,你既然是我们的族人,既然来到了这里,为什么还胆敢攻击我们?难道,你想立刻就回到地狱大神的怀抱之中么?”

    齐岳愣了,什么?自己是他们的族人?这是不是太好笑了?难道就因为自己身上这一层麒麟铠甲么?虽然大概看上去有些相似,但是,他们身上鳞甲的形状是鱼鳞状的,而自己身上的铠甲,则是菱形的。虽然区别很小,但显然是不一样。难道这些地狱生物的眼神都那么差么?

    不过,很快齐岳就明白了问题所在,因为,他发现这些地狱生物身上的鳞甲竟然也是有所区别的。其中两名六翼地狱生物的鳞甲非常规则,都是鱼鳞形状,而四翼的地狱生物身上鳞甲却并不是那么规则了。大部分类似于鱼鳞,但还有少部分是形状各异的。

    “这是什么地方?”齐岳问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

    面前的六翼地狱生物道:“连万魔山谷都不知道?我真为外面的黑将一族感到羞耻。不过。既然你已经来到了这里,也不可能出去了。下面还有其他各族的族人在。看在你是我们族人的份上,就跟我们下去吧。不要试图抵抗,否则,你将受到最猛烈的攻击。”这只地狱生物明显是对之前齐岳表现出的力量产生了疑感和恐惧,一边说着,他身上凝聚的能量只有更强,却没有丝毫放松的意思。

    齐岳做出一个无奈的手势,“好,我跟你们下去。”所谓入乡随俗。好不容易学到了地狱的语言。他现在首先需要的就是对地袱的了解。而眼前这些将他认成了自己族人的家伙,显然是最好的探寻对象。所以,齐岳也并没有分辨什么。

    听齐岳妥协了。围着他的地狱生物们顿时放松了许多,带着他一起落在峡谷之中。

    目光朝峡谷内望去,齐岳只有一种感觉,那就是眼花缭乱。刚才飞起来试图攻击自己的,显然是地狱中的一个种族。十几个人的数量在数千地狱生物之中显然不是很多。但是,真正落下来之后齐岳才发现,十几个同样的生物,在这里已经是一个很独特的族群了。因为,这里的地狱生物,数量是三千。但种族却至少有一千多。大概的人形外表,加上千奇百怪的造型,不禁令这位来自地球的生肖之王叹为观止。

    除了刚才那十几个人之外,落在齐岳身上的,几乎全是敌视的目光,但那些地狱生物们却没有一个再向齐岳发动攻击。目光中显得犹豫,齐岳觉得,这些地狱生物似乎是将他当成食物看待一般。

    “我叫弥撒路,你叫什么?”刚才和齐岳说话的六翼地狱生物向齐岳问道。他的声音此时已经比刚才稳定了许多。

    齐岳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而是装出一副害怕的样子,“其他仁会不会伤害我?”

    弥撒路不屑地哼了一声,傲然道:“在这里,我们黑将一族是绝对的王者,如果你是其他族的,说不定现在已经被撕成了碎片分食了。连骨头渣滓都不会剩下。不过,你既然是我们黑将一族的成员,我会保护你的。不过,你要先将你的情况交代清楚,然后我再考虑是否将你杀了。说,你叫什么?还有,刚才的雷电是怎么回事?”

    齐岳道:“雷电是我的特殊能力,我叫齐岳。”

    “齐岳?好怪的名字。”弥撒路皱起了眉头,不过,一听到齐岳说雷电是他的能力,他眼中的光芒不禁多了几分恐惧,“难怪,难怪你身上的鳞甲如此均匀,而且还能够以无翼状态击败我的四翼族人。原来是本族中的先知族人。不过,即使是黑将先知,在本族之中,地位也是在我们六翼恐惧魔王之下的。”说到这里,他的语气已经变得缓和了许多,甚至还有几分欣喜。

    齐岳赶忙连连点头,道:“当然,我自然是您的属下。”现在是属下,待会或许就是解决你们的死神。齐岳的心情很平静。他一边回答着弥撒路的话,一边静静地观察着这里的地狱生物,心中不禁暗暗吃惊。这里的地狱生物都很强大。虽然像弥撒路这种级别的是少数,但毕竟有三千的数量啊!如此之多的地狱生物如果到了地球上,那将是怎样的一场灾难?即使是自己,也只有带领着全部生肖守护神战士加上十二生肖小队才有可能将他们完全毁灭。但是,这里还只是一个山谷啊!地狱的实力不止是如此吧。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十分可怕了。

    弥撒路道:“你为什么会来这里,已经有上百年撒旦没有送人到这里来了。”

    听了弥撒路的话,齐岳不禁有些好奇,他竟然直呼撒旦的名字。难道,在地狱之中,地狱生物可以对撒旦如此不敬么?心念电转,他很快就在自己脑海中勾勒出了一个恰当的谎言。“我,我是因为……”装出有些犹豫的样子,齐岳看了弥撒路一眼,吞吞吐吐的更加惹人怀疑。

    弥撒路脸上的鳞片突然分开,露出了一张苍老的面容,他有着一双灰白色的死鱼眼晴。看上去长相竟然和人类一样。这下,就更让齐岳理解为什么对方会把他认成族人了。

    “说。到了这里,由不得你不说,不说的结果就是死……”

    齐岳“诚惶诚恐”的道:“我,我说。因为,因为我无意中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所以才……”说到这里,他又停顿下来。

    弥撒路追问道:“你看到了什么?”

    齐岳低下头,道:“我看到了公主的裸体,而且,我还在那时候打了个手枪。结果被巡逻的卫队发现了。所以才……”

    弥撒路笑了。他很容易的理解了手枪的含义。不仅是他,就连旁边的其他地狱生物,只要是听到了齐岳话的,竟然一起放声大笑起来。

    齐岳心中不禁有些疑感,怎么?难道他们发现自己是假冒的?

    弥撒路很快给了他答案,他向齐岳竖起自己的双手无名指,通过植物传来的消息齐岳知道,这是极度称赞的手势,只是在黑将这个族群中才会出现。“好样地,可惜啊!要是你能强奸了那个骚货就更好了。也给我们出口恶气。放心吧小子,有了这样的来历,至少你在这里不会被大家敌视。”

    说着,所有的敌意和针对齐岳的能量气息竟然全都消失了。就连那些其他地地狱生物也不再关注齐岳。而是静静的待在那里一动不动。

    齐岳没有吭声,他现在需要的是时间。通过自然之源能量,他发现自己现在能够从植物处得到更多的东西,或者说是更多、更详细的消息。而那些紫色植物显然是他最好的选择。所以,他还需要在这里逗留一段时间才行。

    闭上眼睛,用心去感受植物的气息,很快,他所需要的种种信息不断涌入脑海之中,被他不断的分解吸收。通过这些植物传来的信息。齐岳终于知道自己所处的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了。虽然这些紫色植物并不能传递给他关于外界的地狱地图。但是,却让他明白了这里的一切。

    这里关押的,都是曾经得罪过撒旦的人。经过千、万年的关押,人数才勉强积攒到了现在这个程度。能够出现在这里的,无一不是地狱中真正的强者。同时,也是对撒旦充满了仇恨的家伙。这些家伙的实力之强,远超齐岳预料。其中拥有和恐惧魔王同等实力的,数量竟然有三十多个。恐怕就算是外面的地狱世界也没有这么多吧。至于刚才的黑将一族,乃是地狱世界中的皇族,也是撒旦的出身地。在地狱世界中,他们是最为英俊的一族,同时也是实力最强大的一族。也正是因为如此,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万魔峡谷之中,他们的数量才是最多的,而且其他地狱生物也不敢轻易触犯他们。当然,在万魔峡谷之中,一切都是要依靠实力来说话。另一个让黑将一族能够更好生存的原因令齐岳心中大为吃惊,因为,植物的信息告诉他,在这里,竟然有着一位大人物。那就是撒旦的弟弟——撒拿。撒拿和撒旦一样,都是拥有着无比强大实力的黑将族人。当初,两人因为争夺大魔王之位大战千年。最后还是撒旦获得了胜利,而撒拿却被囚禁在了这里。那些地狱生物们都守护在最中央的岩浆湖中,理由竟然是等待着撒拿的赏赐。赏赐的信息很模糊,似乎是一团团黑色的东西,让齐岳有些不明白。不过,撒拿生活的地方竟然是岩浆湖之中,这就令他不得不吃惊过了。反正他自己是绝对不会在那种高热环境进行生存的。

    了解了这些之后,更令齐岳惊讶的是这座山谷,这座山谷是作为地狱世界中最恐怖的地方,其一就是因为这里的三千多名地狱强者。凡是到这里的地狱生物,几乎没有什么能够活下去的。因为,这里最大的问题就是缺少食物。那些紫色的植物是有剧毒的,并不能吃。而唯一的食物来源,竟然是那条岩浆湖。每天这里的地狱生物都需要通过少量的摄取岩浆湖中的能量来维持自己的生存。适应能力差的不论实力有多强都会恨快死去。而适应能力强的,虽然能勉强生活,但是,一旦看到有新来的地狱生物,他们还会管对方是什么人么?吞噬才是他们最好的选择,吃些新鲜的肉,不论是什么种族的,总要比岩浆美味的太多了。

    至于这里的地狱生物为什么不会自相残杀,答案就在撒拿身上。撒拿从没有放弃过想要对撒旦的报复,所以,他需要实力,而这里的地狱生物就是他最好的班底,只要能够找到出去的方法,那么,他一定会在第一时间去找撒旦的麻烦,争夺自己想要的东西。

    这座山谷的奇妙,并不只是齐岳所看到的那个封印。通过那些紫色植物齐岳了解到,这座山谷的形成极为特殊,没有人知道它是怎么出现的,但是,这座万魔山谷以都被称为万雷山谷。不论是什么生物,只要从山谷露头,那么,迎面而来的,就是恐怖的地狱阴雷。地狱阴雷的攻击范围竟然足足有数千平方公里。即使是以撒拿的实力,在本身被阴雷中的天地正气克制情况下,也不可能逃离。而那个封印只不过是这里最小儿科的一道防御而已。

    齐岳心中不禁有些庆幸,幸好自己没有冒失的从上面飞出去,否则结果就是万雷轰顶。在没准备的情况下,结果会变成什么样很难说。至少他就不敢保证自己的麒麟神雷能够像当初在太空中吸收了小行星爆发雷电那样吸收了地狱阴雷。当然,现在有了准备就不一样了。凭借着崆峒印的不死领域,这个死亡之地,决不可能将齐岳葬送。

    明白了一切的前因后果,齐岳的大脑开始告诉转动起来,此时,他心中突然产生出一个异常大胆的想法,如果,如果这里的地狱生物能够出去。以三千强者的数量奇袭大魔王撒旦,那么,结果会是什么样呢?如果是两败俱伤的话,那么,撒旦还拿什么来进攻地球,让地狱降临人间?这简直就是上天赐予的良机啊!

    齐岳笑了,很阴险的笑了,撒旦,没想到吧,冷儿将我带到了这里,同时,也带给你一个巨大的麻烦。

    齐岳待的很安静,他在静静的观察,同时也在感受这些地狱生物的能力。弥撒路还是很关照他的,将他安排在了一块没什么其他地狱生物的地方,毕竟,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万一遇到一个疯狂的家伙,随时都有可能受到攻击。

    简单的观察之后,齐岳发现,这些人的实力确实很强,但是,还远未达到自己的这个层次。毕竟,想要达到接近神的层次谈何容易。至少他还没有发现一个能像路西法那种级别的超级高手,就更不用说是未知的撒旦了。虽然齐岳并不知道撒旦地实力有多强,但他毕竟是整个地狱世界之主,或许这里这些充满怨气的地狱生物会给他带来不少麻烦。但是,真的想干掉撒旦,恐怕还是很难的。而这也是齐岳最想看到地结果,两败俱伤。撒旦惨胜。他并不希望撒旦死,或许是因为冷儿的原因吧,只要地狱没有实力进攻地球,那么,自己的任务就完成了。

    正在他思考之间,面前的岩浆湖突然出现了变化,在岩浆湖中央,也就是大量地狱生物守侯的地方,突然开启冒起一个个气泡,那些气泡很大。每一个都有直径一米左右,仿佛煮沸了的开水一般不断的翻涌着,当然。岩浆的温度可远远不是开水所能相比的了。

    缓缓站起身,齐岳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或许,这并不是最好地机会,但是。他绝不愿意在这个世界过多的耽搁,因为他不希望自己的爱人再因为自己而伤心。答应了如月他们十天之内要回去,齐岳早已经归心似箭。家地温暖对他的诱惑力才是最大的。

    围拢在岩浆湖周围的地狱生物们一个个都散发出兴奋的情绪。虽然在极度地拥挤之中,但是他们还是不断向前靠近着,似乎并不怕会掉到岩浆湖中似的。这种情况实在奇异,至少齐岳不认为这些家伙掉进岩浆湖后还能生存。那已经不是简单的能量问题了,在数千度地高温下,再强大的能量都会大量消耗。

    突然,一股澎湃的能量从岩浆湖中央喷涌而出,紧接着,一道身影骤然射出。高大的身体有十四五米左右的高度,背后的十只羽翼瞬间展开,眨眼间已经冲天而起。伴随着他的出现,无数火红色的岩浆汁液四散纷飞,而那些地狱生物们已经开始争先恐后的跳了起来,竟然直接朝那些溅出地岩浆汁液上迎去。

    他们疯了么?齐岳心中不禁有些疑惑,他并没有去在意那些岩浆汁液,目光直接跟随着空中那道巨大的身影朝半空中移动着。

    只见那巨大的身影全身上下都覆盖着一层厚实的黑色鳞片,他的鳞片形状是圆形,背后的十只羽翼无比巨大,能量气息之强盛即使是齐岳也不禁叹为观止。他立刻就判断出,这个家伙的实力绝对不是路西法所能相比的,或许,从他羽翼的数量就能断定出这一点。以羽翼数量来判断实力,正是地狱皇族才有的。撒拿,这个家伙一定就是撒旦的弟弟撒拿。

    撒拿的相貌看上去非常冷酷,全身那黑色的铠甲周围散发着一层层火红的光芒,黑暗与火的结合。好强的能量波动。他既然能够在岩浆中生存,那么,他的实力就一定与火有覆了。

    撒拿连看都不看一眼岩浆湖两旁的地狱生物们,他的身体几乎只是几次眨眼的功夫就已经接近了岩壁的顶端。齐岳的心情不禁有些兴奋起来,撒拿是要硬扛那地狱阴雷了么?如果是就好了,这样自己也能判断一下阴雷的真正属性和强度,对于之后的行动将大大有利。

    撒拿高大的身体果然上了岩壁顶端,就在这时,空中几乎在一瞬间就发生了变化。那巨大的紫日消失不见,没有乌云,只有紫色的电光,巨响的雷声,令下方所有的地狱生物都下意识的抬起了头,每一只地狱生物的眼中都充满了惊骇的光芒,他们的身体甚至在颤抖。不过,得到了撒拿带出的岩浆汁液的那些地狱生物们却仿佛没有听到雷声似的,直接将汁液吸入口中,一副享受的样子,他们身上的能量波动也明显要比之前强盛了一些,就像促进了血液循环似的,一个个变得精力充沛起来。

    一道紫色的球状闪电几乎在一瞬间就从空中落了下来,一股强大的引力从闪电中喷发,令下方的岩浆湖泊剧烈的波动起来。而此时,岩浆湖周围已经没有地狱生物再围着了,一个个仿佛巴不得远离一些似的,都朝着距离岩浆湖最远的地方逃去。

    不对,齐岳心中一动,撒拿带出的岩浆汁液和面前岩浆湖中的汁液绝对是有所区别的,否则,为什么这些地狱生物很享受他带来地,却惧怕面前这大量的岩浆呢?

    没等齐岳过多的思考。撒拿已经和空中的球状闪电干上了。一团暗红色地光球骤然而上,直接迎上了球状闪电的轰击。轰然巨响,球状闪电应声破碎,庞大的电流使整个狭谷内都充满了滋滋声。雷属性能量分子变得前所未有的强盛。所有的地狱生物都跪伏在地,将自身能量开启到最大程度,唯恐被那强横的雷力所波及。

    全身微微一麻,紧接着,齐岳立刻感觉到庞大的雷属性能量元素疯狂的涌入自己体内。自然之源能量过滤的速度竟然是往常的数倍之多,瞬间就令刚才自己发动攻击时候使用地雷云力恢复到了巅峰状态。

    好纯净的雷能量。齐岳万万想不到,在这地狱世界的巨雷竟然会如此强横,又如此纯净。雷电带来地蓬勃正气顿时令周围的邪恶气息大幅度衰减,使齐岳全身都充斥着一种无比舒适的感觉。这是怎么回事?如此充满天地正气的雷电难道也是地狱世界应该拥有的么?不,这绝不可能啊!在这个充满黑暗能量地世界。怎么会有如此凝聚的雷电能量?即使是在地球的远古巨兽时期,任何污染都没有地情况下,雷属性能量也远没有这样纯净。没法解释。或许,只能用神迹来形容那球形闪电吧。

    撒拿在硬扛了球形闪电之后,脸色变得异常凝重。他的身体没有动,但一头黑色的长发却缓缓从背后飘起。空中的紫色电光凝聚的越来越多,又是一道球形闪电骤然而下。

    撒拿愤怒的大吼一声。仰天朝空中轰出一拳,庞大的能量竟然瞬间将那球形闪电吞噬了,但是。令齐岳奇怪的是,撒拿并没有乘胜追击,也没有逃脱的意思,反而重新回到了狭谷之中。

    说也奇怪,空中地电光在撒拿消失的同时,瞬间恢复了正常,紫日重新出现,而一切都变得平静下来。

    撒拿巨大的身体从半空之中徐徐而降,他的脸色显得很难看。似乎在思考着什么似的。

    齐岳心中暗道,这家伙看来只是试探而已,在自付无法从这里冲出去之后,立刻就放弃了与空中球形闪电的碰撞。或许,这就是地狱的求生之道吧,永远要保持强大的实力,否则,或许连撒拿这样的强者都有可能会遇到危险。

    十翼的撒拿和自己的实力对比如何?齐岳也不知道。因为他清晰的感觉到撒拿的实力和自己非常接近,但究竟是谁强一些,他没有任何把握。据冷儿所说,撒旦已经有十二翼,那么说,他的实力就应该比撒拿更加强大。如果在自己有轩辕剑的情况下再加上分身领域才能和他硬拼吧,从撒拿身上可以看出,自己比撒旦终究还是要逊色一些的。

    弥撒路恭敬的迎了上去,和其他黑将一族的地狱生物同时跪伏在地,恭敬的道:“恭喜伟大的大魔王陛下出关。”

    撒拿的脸色很冷,随手一挥,顿时一股灼热的能量将弥撒路等人带了起来,紧接着,十多滴暗红色的岩浆汁液飘然而出,连齐岳都有份在内,只不过他因为并没有跪倒,所以显得非常突兀。

    其他种族的地狱生物看到这一幕眼中都流露出了羡慕和嫉妒的光芒,但是,在撒拿强大实力的威慑之下,这些地狱生物们都显得非常克制,没有谁敢于发作的。

    撒拿的目光落在齐岳身上,淡淡的道:“新来的?弥撒路,他是什么原因来到的这里。”

    弥撒路回头看了齐岳一眼,见他并没有跪伏在地顿时心中大惊,接连向齐岳使了几个眼色,齐岳却假装没看见,依旧站在那里。笑话,让他跪撒拿?在这个世界上,除了他的师长、父母之外,还没有人能够让他双膝着地,更不用说是地狱世界的这些邪魔了。

    弥撒路不敢怠慢,虽然心急于齐岳的状况,但还是赶忙一五一十的将齐岳所说的原因叙述了一遍。他当然不是好心的想帮助齐岳。而是怕喜火无常的撒拿因为齐岳而迁怒他们。要知道,在这里,撒拿就是绝对的主宰,就像外面的地狱世界撒旦是主宰一样。

    听了弥撒路的话,撒拿有些惊讶的看着齐岳,眼中流露出一丝玩味的光芒,“这么说,你是偷看了我侄女的洗澡才被送到这里来的?”

    齐岳心中暗道,岂止是偷看,上都上过了。他并没有再掩饰什么,脸上挂着一丝淡淡的微笑,道:“不错。”

    撒拿点了点头,“好胆。已经很久没有人敢用这种语气和我说话了。弥撒路,看来,你并没有告诉他这是谁的世界。”

    听了撒拿的话,弥撒路不禁吓得浑身颤抖,他几乎在第一时间冲到齐岳身边,一掌就像齐岳头顶上拍了下去。只有先下手为强,将这个招惹撒拿生气的小子毁灭,才有可能保住他自己,所以,弥撒路这一下几乎用出了全力。

    “回来。”撒拿骤然拍出一张,弥撒路攻向齐岳的能量似乎被什么东西牵引住了似的,竟然迎上了撒拿的手掌。澎湃的能量骤然迸发,使周围的其他黑将族地狱生物被吹的东倒西歪,弥撒路惨叫一声,远远的飞了出去,重重的撞击在狭谷的岩壁┴。不得不说,构成这个狭谷的岩石实在是坚硬,如此强烈的碰撞,弥撒路竟然连痕迹都没在岩壁上留下,身体就已经下坠了。

    撒拿并没有出多少力,所以弥撒路还活着,甚至伤也不重,倒在哪里,立刻翻身跪倒,不断的哀求着,请撒拿原谅他的过失。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