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二百九十二章 战,十翼的对手

    “小子,你似乎很冷静。”撒拿冷冷的看着齐岳。

    齐岳淡然一笑,道:“有什么可怕的。看上去,你应该也是我们黑将一族的吧。”

    撒拿笑了,他的笑容看上去竟然有些凄凉,“黑将一族?我早已经不属于黑将一族了。来到这个狭谷,已经有数万年的时间。他何尝将我当作黑将一族的成员。记住我的名字,我叫撒拿。现在,你需要告诉我,外面的情况如何。撒旦最近在干些什么。已经有上百年没有新人来到这里了,或许,你带来的消息会对我有用。如果是那样的话,说不定我会留你一命。”

    撒拿的实力确实很强,但是,他也没能看出齐岳的虚实,这主要归功于自然之源能量的神奇,凭借着进化后的自然之源能量,齐岳对自己气息的隐藏已经做到连雨眸也无法发现了,所以,撒拿并没有看出他并不是自己真正的族人。

    齐岳微笑道:“吓我啊!尽管你这样向我说话让我感到很不爽,不过,我还是愿意告诉你。撒旦嘛,他最近忙的很,听说,他准备向地球发动攻击了。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撒拿听了齐岳的话一呆,他突然抬头向空中看去,喃喃的自言自语的道:“不,这决不可能。他的实力已经达到了所能达到的巅峰,但也不可能从这里冲出去。普通的通道,最多也只能送少量的人到地球,而且通过的实力限制很大,他怎么可能到地球去。难道,难道是那一天即将到来了么?几万年了。看来,我真的是有些过糊涂了。”

    齐岳顺着撒拿地目光想空中看去,心中不禁有了一丝怀疑,不过。现在他要做的事情还很多,并没有过多思考的时间。

    “好了,你可以死了。”撒拿身形一闪,眨眼间已经来到齐岳面前,他的一只手已经探出,暗红色地光芒瞬间形成一个巨大的光球将齐岳的身体笼罩在内。充满了无限邪恶的能量不断侵袭着齐岳的身体,冷森森的目光从撒拿眼中射入齐岳的双眸,“在临死之前,我可以告诉你,虽然。我现在很需要人手。但是,有件事你恐怕不知道。我恨撒旦,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将他体内的魔灵完全抹灭,但是,冷儿却是我们家族血脉唯一的延续,我恨撒旦,但是。冷儿却是我的侄女,你竟然敢偷看她洗澡,撒旦没有杀你。却将你送来了这里,想必他是知道,在我手里,你会死地更加凄惨。我要让你怎么死才能化解我心头之恨呢?”

    邪恶的笑容出现在撒拿嘴角处,熟悉他的地狱生物都知道,这是撒拿杀人地前兆,他的笑容越完美,下手也就越狠毒。

    “恩,就这样好了。让我用岩浆凝聚成针,一点一点的刺穿你的皮肤,从四只开始,然后才是你的身体,你放心,以我地手段,完全可以在你的身体完全被岩浆刺过之前保持你的活命。很久没有让我开心地事了。撒旦也算做了件好事,至少让我多了一件玩物,怎么也要两天的时间吧,记得大点声叫,我最喜欢的,就是听人惨叫。”

    暗红色的光球缓缓漂浮而起,包裹着齐岳的身体来到撒拿身前。

    突然,撒拿觉得有些不对,因为面前被自己完全控制住的这个族人竟然没有丝毫惊慌。

    “是么?我也同样喜欢听人惨叫,只不过,喜欢听敌人的。”齐岳动了。蓝色的波纹伴随着紫色的电光顷刻间爆发,庞大地能量以涟漪状态四散,困住他的暗红色黑暗与火焰的融合能量顷刻间在水与雷的交融中被席卷的点滴不剩。下一刻,齐岳已经来到了比他高大接近十倍的撒拿面前,银色的光芒已经贴上了撒拿的胸口。

    本来,以撒拿的实力,齐岳很难偷袭他成功,但是,撒拿毕竟大意了。在他眼中,这个万魔峡谷他就是绝对的主宰,他怎么也想不到,居然有人会偷袭他,并且能够偷袭他。

    惨叫出现了,可惜不是齐岳的,而是始作俑者撒拿。高达十五米的巨大身体就像之前弥撒路一样被轰了出去。只不过,这一次撒拿的样子要比弥撒路还狼狈的多,重重的轰击在岩壁之上,终于将岩壁上印出了一个巨大的影子。

    轰然巨响,天空中的球形闪电突然又出现了,毫无预兆的出现,而它的目标依旧是撒拿。

    撒拿怒吼一声,庞大的暗红色能量携带着大量的岩浆席卷而起,在接踵而来的轰鸣声中,才将那庞大的球形闪电化解。不过,带来的雷属性能量却也便宜了齐岳,被他大收特收了一翻。

    撒拿惊怒,而齐岳也不禁心头凛然。撒拿的身体如此巨大,按说能量是不足以护住每个部位的,但是,通过精神力的察觉,之前他却并没有发现撒拿身上的弱点。他的身体比钢铁不知道要坚硬了多少倍。虽然一拳将撒拿轰了出去,但是,齐岳知道,自己因为要先化解掉撒拿困住自己的能量,再加上之前的刻意隐藏使自己无法发挥出全力,所以,并没有带给撒拿真正的伤害。

    所有地狱生物都呆住了,原本在他们眼中齐岳已经是个死人,但是,眼前的一切却大大出乎他们的意料,这个新来的黑将族人不但没有死,竟然还将他们眼中的大魔王一拳轰飞。那是什么概念啊!以撒拿的实力,就算是站在那里让他们这些地狱生物去攻击,也没有几个敢说自己能够将撒拿击飞的。可是,这个连一片羽翼都没有的黑将族人居然做到了。

    突然的变故令这些地狱生物并没有反应过来,就连撒拿也被齐岳的一拳打的有些懵了。

    依旧漂浮在半空之中,但这一次齐岳却是凭借着自己地力量,“撒拿大魔王。不知道我们能否谈一笔生意呢?”齐岳似笑非笑的看着撒拿。

    撒拿缓缓站起身,全身上下都充斥着一种奇异的能量波动。邪恶的笑容再一次出现在他脸上,“说,你究竟是什么人?你绝对不是黑将族人。否则,以你无翼地情况,根本不可能伤到我。”

    齐岳淡然一笑,道:“我是什么人真的有那么重要么?我想,你现在更需要做的,应该是知道如何离开这里。所以,我们做一笔生意如何。我有办法让你离开,当然,是有条件的。”

    撒拿脸上邪恶的笑容更盛了,“能够来到这里。必然是被撒旦送来的,如果他认为你能够活着离开这里,你以为我的哥哥还会将你送来么?小子。不论你是谁,你的主意打错了。想和我谈判,除非你有战胜我的实力。”

    暗红色的光芒顷刻间笼罩了整个狭谷,所有地黑暗生物再一次跪伏在地,没有人向齐岳发动攻击。并不是因为怕齐岳,而是他们怕傲气的撒拿生气。同时他们也认为,在伟大的撒拿面前。是没有人能够抵抗地。

    不过,很快齐岳就让他们认识到,他们的盲目是错误的。

    黑暗与火的能量组合,形成的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地狱火焰,这也是撒拿数万年来一直苦练地能力。为了能够离开这个地方,他不知道付出了多少努力。虽然他的天赋不如撒旦,但是,后天的努力已经使他地实力达到了极其恐怖的程度。

    地狱火焰笼罩的每一个位置。都是齐岳所无法闪躲的,而下一刻,齐岳惊讶的发现,周围的地狱生物都不见了,而自己和撒拿已经出现在了一个怪异的地方。一个黑色的空间。

    这个空间说大不大,说小也不算小,是一个直径一百米的圆形空间。而齐岳和撒拿则各自漂浮在一边。

    “撒拿,你想向我下手么?如果是这样,你将永远无法离开这里。”

    撒拿邪邪地看着齐岳,“我并不认为结果会是这样。不错,你的实力已经可以成为我的对手。但是,我相信等我将你擒下,当我凝聚的岩浆针一次又一次的刺入你的身体之后,你还能有什么秘密保留么?”

    撒拿不是傻子,相反,他很聪明。在地狱世界,一切都是以实力为先。齐岳的实力使他对齐岳的话已经相信了几分。但是,也同样是因为实力的原因,当着自己的手下被齐岳轰飞,使他没有别的选择。如果这样他都不报复的话,那么,手下的离心是他所不能承受的。所以,他还是要杀齐岳,只不过在杀他之前,他要先将齐岳击败,然后再从齐岳口中得到自己想知道的一切。他绝不相信,面前这个酷似自己族人的家伙能够与自己抗衡。

    脸上流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撒拿瞬间动了,只不过,他并不是向齐岳发动攻击,而是身体后飘。紧接着,这黑暗的空间在齐岳惊讶的注视之中突然破裂。

    “小子,希望你能支撑到我把你弄出来。”这是撒拿最后留下的声音。紧接着,无比灼热的能量气流瞬间席卷了之前还充满黑暗能量的每一个地方。

    齐岳明白了,他突然明白了撒拿的做法,虽然他不知道对手是怎么办到的,但是,现在他所在的地方,竟然就是那个岩浆湖泊。被能量撑起的空间破裂,奔涌而来的,自然是无比澎湃的岩浆。

    岩浆,能够瞬间汽化任何生物的天灾。对于撒拿来说,这里就是属于他一个人的领域。没错,就是他的领域。淡淡的光芒闪烁,齐岳眼中流露出一丝强横的光芒,这样就想干掉我么?那你也太小看我了。

    麒麟赤悄无声息的覆盖上了齐岳的身体,伴随着麒麟真火,瞬间充斥在他身体周围的每一寸肌肤。齐岳甚至没想过要立刻冲出去,因为他知道,在岩浆湖泊之外,等待自己的必然是撒拿的埋伏。他就是想趁着自己惊慌的时机将自己制住。可是,有那么容易么?

    岩浆的高温并没有带给齐岳太多的惊讶,麒麟真火的高热并不次于岩浆的温度,再加上麒麟赤本身的火属性防御,以及对麒麟真火的增幅,周围的岩浆竟然和温水一样,丝毫没有带给齐岳任何伤害。

    身体下沉,眨眼间,齐岳已经来到了岩浆湖底,这里的岩浆果然如他判断的那样,不但充斥着极强的火属性能量,同时也孕育着庞大的黑暗能量气息。身在岩浆之中,齐岳心中不禁有了个奇异的想法。他突然想起了扎格鲁大师说过的话。他的实力在人间已经达到了巅峰,想要有所突破几乎是不可能的,也就是说,他在地球上根本不可能将自己的云力提升到九云级别。但是,在地球不行,在其他空间却是有可能的。这里是地狱,不就是另外一个层面么?

    想到这里,齐岳心中不禁变得火热起来,如果自己能够吸收这里的岩浆能量使自己的火云力提升到九云级别,然后再想办法提升其他四种云力的话,那么,九云还是可以期待的。到了那个时候,不论面对任何危机,自己也有足够的能力来应对了。

    想到这里,齐岳立刻催动着体内的自然之源能量,开始吸收周围的火属性能量分子。

    刚开始的时候非常顺利,庞大的火属性能量分子通过自然之源的转换很快就弥补了齐岳自身能量的不足。但是,很快齐岳就遇到了问题,他的问题很简单。当火属性能量将他体内的消耗的火云力补满之后,竟然无法再继续提升。也就是说,在这片岩浆湖泊之中,他的实力不论如何也无法再进一步提升了,只能维持自己的能量不会削弱而已。地狱岩浆也不过如此,终究不能强过自己八云境界的麒麟真火啊!

    撒拿自然不知道齐岳在干什么,正如齐岳料想的那样,此时的他正漂浮在沿江湖泊上面等待齐岳出来。在他想来,如果齐岳无法从岩浆湖泊挣脱出来,那就证明他的实力很差,根本就不是自己的对手,他的那个提议显然就不会是真的。如果他能够冲出来,也必然会十分惊慌,到时候自己再将他擒拿下来,逼问出他的办法也就行了。

    他死在下面了?撒拿皱了皱眉头。不,应该不会。从他能够使自己受到创伤的实力来看,就算岩浆能够伤到他,也绝不会置他于死地。可是,这家伙为什么还不出来?想到这里,撒旦心中突然升起一丝不安的感觉。就在这个时候,他期待的人终于出来了。不过,在人出来之前,先出来的却是一股无比澎湃的岩浆火柱。

    背后十翼同时张开,撒拿的脸色变得有些凝重,双拳同时挥出,一个怪异的暗红色能量漩涡飘然出现在他身前,将那冲天而起的火柱完全绞飞。其实,以他的实力和对岩浆的熟悉,这些岩浆对他根本不会产生任何伤害,但撒拿怕得却是齐岳夹杂在岩浆之中的攻击。

    火红色的人影破空而起,趁着撒拿抵御火柱的同时,齐岳已经重新回到了狭谷之中。火红色的光华在身体周围流转,麒麟赤炫丽的光芒顿时吸引了在场每个人的注意。

    看着齐岳身上的麒麟赤,撒拿的脸色不禁微变,沉声道:“你究竟是什么人?”他想破脑袋也想不出,为什么这个与自己同样是黑将族的小子竟然在没有羽翼地情况下能够和岩浆的温度抗衡。更看不明白他身上的火红色铠甲是一种什么样的能量。但是,他隐隐感觉到,齐岳身上地黑暗气息并不浓郁,可是又无法探知他能量的真实性。神秘的感觉油然而生。

    “我是什么人并不重要,你只要明白,我有可能会将你们带离这里就足够了。既然你不信任我,那么,就手底下见真章吧。我会用实力证明自己有和你谈判的资格。”

    齐岳知道,不论是在人类世界还是在这地狱之中,实力都是一切的源泉。不先证明自己拥有足够的实力,像撒拿这样老奸巨猾的魔王又怎么会相信自己呢?

    两人漂浮在半空之中彼此对视着,身上的能量波动都在逐渐增强,齐岳眼中威棱四射。气势丝毫不弱于对手。同时,在麒麟赤的掩护下,他迅速进入了麒麟第二阶段的本相异化。到了他和撒拿这种层次地实力。战斗往往在一瞬间就会决定胜负。

    黑红相间的十翼不断的向身体两旁伸展着,就像一面巨大地墙壁,空气中的黑暗和火两种属性的能量分子疯狂的朝着撒拿体内奔涌而去,他的眼睛已经变成了一片火红色。黑色地丝线在其中蔓延。整个狭谷内的温度骤然上升,他所散发出的能量气息竟然给人一种粘稠地感觉。

    齐岳同样漂浮在那里。身体周围的火能量也变得越来越强烈起来。黑暗能量,无疑是一种非常强大的能量,与火能量配合在一起。威力自然会变得更加强大。齐岳隐隐能够感觉到,只有将自己所有能量都联合在一起,并且以相生的形势爆发,才有可能与撒拿的强大相抗衡。

    齐岳动了,风助火势,一条巨大的火龙从他身上席卷而出,骤然朝着撒拿的身体扑了过去。

    撒拿冷哼一声,眼中流露出一丝不屑的光芒,在岩浆中不知道修炼了多少年。任何火属性能量对他来说都是没有作用的。自身对火能量地免疫能力,即使是撒旦也无法相比。

    不过,很快撒拿的脸色就变得凝重起来,因为,当那条火龙在他身前十米处突然爆开的时候,所有的火焰,竟然凝结成了一大片风刃,如同百鸟归巢一般朝他攒射而来。

    风火刃,庞大的能量波动和精确的能量控制能力,使撒拿不得不全身心的对抗。

    一圈黑色的涟漪混合著灼热的火能量骤然而出,将撒拿的身体完全保护在内,只听一大片能量的轰鸣响起,一团团巨大的火光在其中爆发。

    齐岳动了,他自然明白以火能量为主的攻击不可能对撒拿造成伤害,但是,却并不表明这只是他唯一的进攻。下一刻,他的身体已经迅速来到撒拿身前二十米外,狂风暴雨般的攻击倾泻而出。

    四种属性的云力在提升到八云境界后如鱼得水般相互融合,齐岳每一次出手,都是两种属性云力融合而出,那绝对不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不论是风助火势,还是风雷结合,或者是水雷相间,每一次的攻击,都带给撒拿极大的威胁。要知道,在两种属性能量融合的时候,随着相生的效果,所能带来的破坏力是极为惊人的。

    只见狭谷的半空之中,炫丽的能量光芒不断播撒,就像释放烟花一般,齐岳的身体以无比快捷的动作疯狂的律动着,只能看到一串淡淡的残影不断围绕着撒拿的身体转换着方向,而撒拿本人,则在齐岳狂风暴雨般的攻击之中左右支拙,竟然有些慌乱了。

    下方的地狱生物们根本没想到齐岳居然能够带给他们伟大的撒拿魔王如此巨大的威胁,一时间都愣愣的看着半空之中。谁也没信心能够在齐岳这样的攻击中支撑,这个突然来到这里的家伙,简直太强大了。一些之前曾经想将齐岳当成食物的低于生物们不禁暗暗庆幸,幸亏之前因为对方是黑将族的成员而没有出手,否则现在恐怕已经成为了灰烬吧。

    齐岳的攻击变得越来越凌厉,舒爽的感觉传遍全身,这还是他在达到八云级别之后第一次全力发动攻击呢。没有了轩辕剑的依靠,他现在只能依靠自己地能量。达到八云级别后。最大的好处就是自己集中云力的融合应用,每两种云力之间的组合千变万化,加上他以自然之源为根本对能量地操控更加惊人。撒拿在他这样无差别无方位无时无刻的攻击之中,也不禁相形见绌。一时间只能处于防御状态。

    齐岳的攻击非常巧妙,他甚至没给撒拿一点机会,每当撒拿好不容易找到一点空隙想要反击的时候,齐岳攻出的融合能量就会骤然增强一倍,硬生生的将他的能量逼迫回去。撒拿当然不可能知道,这是自然之源突然融入齐岳云力后产生的巨大增幅作用。

    巨大的轰鸣声不断在空中响起,从开始战斗到现在,其实一共也只过去了一分钟的时间,但是,就是这短短地一分钟。齐岳和撒拿之间已经展开了不下数百次的碰撞。通过与对方的战斗发现,能够给撒拿带来最大威胁地,就是水雷组合。雷电能量对黑暗能量有很强的克制作用。这也是为什么以撒拿的实力也会惧怕空中球形闪电的原因。而水云力正好克制对方的火属性能量,在彼此相克地情况下,撒拿根本连七成实力都发挥不出来,而齐岳的能量却如同长江大河一般源源不绝,根本就不给他还手的机会。

    小样。我玩死你,齐岳心中暗笑,这撒拿地实力虽然很强。但是,通过战斗齐岳发现,或许是因为被困在这个狭谷中的时间太长了,在这里又没有谁能成为撒拿真正的对手,所以他的实战经验居然远不如自己丰富,把握机会的能力也很差。不过,他也不得不承认撒拿的强大,他的身体就像一个无底洞似的,任由自己怎么攻击。他的能量也随之变得越来越强盛,丝毫没有衰竭地迹象,而自己的每一次攻击,也只能令撒拿无法脱离攻击范围,却不能对他产生伤害。他的身体,仿佛是由固体能量组成的一般,其坚实程度连齐岳也自叹不如。

    撒拿眼中的光芒变得越来越凌厉了,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居然会落在如此下风状态。但是,对手的能量实在太强悍,尤其是那蓝紫色的光芒组合,每一次的突然爆发都给他一种胆战心惊的感觉,此时,他已经逐渐相信,面前这个小子确实有可能将他们带离这里。但同时,撒拿心中的愤火也变得越来越强盛起来,突然遇到这样一个敌人,而自己作为大魔王居然被完全压制在下风,这是他绝对不能承受的。

    长啸一声,齐岳的攻击突然一变,道道残影完全消失了,眼中亮起如同星辰一般璀璨的光芒,“撒拿,让我们一击定胜负吧。”强大的金红色光芒瞬间弥漫在他身体每一部分,身上的三层铠甲瞬间融合,以自然之源能量为核心,齐岳体内各种属性的能量瞬间融合起来,金色的铠甲,三种颜色的六只羽翼同时出现。虽然因为没有轩辕剑而失去了日月星辰的光芒,但是,却也在一瞬间将他的能量提升到了巅峰状态。

    撒拿的瞳孔收缩了一下,难怪这个小子的实力如此强大,原来他竟然拥有着六只羽翼,而且是如此奇怪的羽翼,竟然只有一对是代表黑暗能量的,他修炼的究竟是什么样的力量呢?

    撒拿其实认错了,齐岳根本就没有黑暗能量,只是那对代表着墨麒麟的黑色羽翼被对方认成了黑暗属性而已。

    撒拿虽然心惊于齐岳实力的强大,但此时他心中的愤怒也已经膨帐到了极点,被压抑的能量不断的爆发着,暗红色的能量竟然在他身体周围形成了一个个拳头大小的能量球,不断发出密集的噼啪声。此时的他已经动了真火,体内最本源的能量骤然提升,整个人都变成了一颗巨大的暗红色能量球。虽然撒拿不知道为什么对手会给自己这样一个机会而不是继续攻击,但是,他还是凝聚起全部的力量,甚至不想再知道齐岳如何能够将他们带离这里,此时,他只想将面前这个家伙完全毁灭。在他想来,齐岳突然停止攻击,是因为已经没有足够的能量。但是,他却忘记了,自己在这里沉睡修炼了成千上万年,心志早已经无法和外界的生物相比,更何况是齐岳这样来自地球的人类呢?

    看着面前那直径已经超过百米的巨大能量球在不断的压缩,齐岳也不禁暗自骇然,十翼的地狱生物竟然如此强横,那十二翼的撒旦会到什么程度?他已经隐隐感觉到,以自己现在的实力,在没有轩辕神剑的情况下想要对抗撒旦恐怕会非常困难。

    漂浮在那里,齐岳背后的六翼都伸展到五米左右的长度,淡淡的光滑,炫丽的纹路,使他仿佛像天神一般,威棱四射的霸气,庞大的能量波动,加上对面的撒拿,两人联合的能量将下方的地狱生物们压制的连呼吸都已经变成了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

    轻叹一声,齐岳看着面前那巨大的暗红色能量球,不禁流露出几丝怜悯,撒拿啊撒拿,难怪你干不过你哥哥被弄到了这里,虽然你有着强大的实力,但是,你的智慧却相差太远太远了。你知道么,你现在这样在暴火中凝聚起自己完全的能量,就是我最想看到的啊!你以为我的能量不够在压制你了么?其实,我只是要将你压制的爆发而已啊!用什么来形容你现在的行为呢?两个字概括最好,傻逼。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