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二百九十六章 比武招亲

    齐岳的目光锁定在撒旦身边,他看到了冷儿。冷儿今天穿了一件黑色的长裙,长裙的样式很普通,但是穿在她的身上却是那么的动人,尤其是胸前那纵向排列的七颗黑色宝石,更是将她那绝美的姿容衬托的更加高贵。粉红色的双眸显得很平静,或许说是有些木然。

    在冷儿身边,也是齐岳的老熟人了,堕落天使路西法。另外的几个人,都是地狱中的超级强者,虽然距离很远,但凭借着自身的精神力,齐岳还是能够判断出,这些人的实力至少也有六翼级别。其中三个他认识,就是当初在黑暗议会时候曾经交过手的恐惧魔王。在地狱世界中,他们的实力就可以百分之百的发挥了,如此强大的阵营,对于地球上的强者来说,确实能够造成毁灭性的打击啊!

    精神力在自然之源的能量作用下收束成针形,小心的向冷儿探去。从冷儿的神色中,齐岳已经了解了很多事。此时他才突然发现,冷儿竟然在自己心中已经占据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位置,回想起过往的种种,齐岳体内的鲜血开始逐渐沸腾起来。她是我的女人,怎么能允许嫁给别人呢?不论如何,今天这场招亲也必然要破坏。冷光一闪,齐岳心中已经有了决定。

    冷儿木然的看着眼前的一切,那人山人海的高呼对于她来说只不过是噪音而已,心中暗道,齐岳啊齐岳,你究竟在什么地方?我骗了父王,并没有将你也来到了地狱的事情告诉他。你究竟在哪里啊!救我吧,哪怕是私奔,我也愿意跟你离去。父王为了绝对的权力。已经不在乎我的幸福了,现在,只能让我自己去争取。齐岳,你……

    她心中刚默念到这里,突然。一股熟悉的感觉袭上心头,冷儿眼中瞳孔骤然收缩,无神的双眼骤然变得凌厉起来,目光瞬间朝着那庞大地人群中一个方向锁定。她看到了一双眼睛。一双非常熟悉的黑色眼眸,虽然在那庞大的人群之中只是一闪而逝,但是,冷儿却心中大喜。他来了,他真的来了。原本冰冷而悲伤的心瞬间点燃了新地火焰,她的期盼终于成了现实。但此时的冷儿,在兴奋之后却骤然紧张起来,他来了,他会怎么做呢?要是他和父王冲突起来。根本没有全身而退的可能啊!要知道,这里几乎已经集结了整个地狱世界最为强大地力量。而他却只有一个人啊!

    齐岳在用精神力告诉冷儿自己已经来到了这里之后立刻就隐没在人群之中。因为当冷儿看向他的时候,撒旦的目光也接踵而来,撒旦对于精神力的敏感察觉力,比齐岳判断中还要强了许多,不愧是整个地狱世界中的最强者。

    紫日笼罩大地。在这以魔王堡为中心地地狱核心,随处都充斥着肃杀的气息。

    看着眼前嘈杂的景象,撒旦冰冷的目光中多了几分嗜血的兴奋,在不久地将来,这样的场景也一定会出现在地球上。到了那时候,自己就将成为地球真正的主宰。想到这里。之前因为女儿的怨怒而有些不忍的情绪顿时荡然无存。他绝不允许任何阻挡自己前进的情况出现。冷儿是自己唯一地女儿,不论什么时候,她都必须要留在自己身边,处于自己的控制之中。

    想到这里,撒旦缓缓抬起了自己的双手,一层暗红色的光芒骤然释放,庞大的能量波动几乎在一瞬间就遍布在整个广场每一个角落之中,空中地紫日骤然射下一道庞大的紫色光芒,将撒旦地身体完全笼罩在内,在紫日的掩映之下,这位地狱大魔王顿时震慑全场。

    嘈杂的声音消失了,数十万人所在的广场此时变得一片寂静,每一个地狱生物的目光都集中在了撒旦身上,眼中流露的光芒都变成了惊恐和崇拜。实力,这就是大魔王的实力啊!众人都产生出一种无法呼吸的感觉,在那不断加强的庞大威压之下,他们的心情变得越来越紧张,魔王陛下这是要做什么?这次不是来招亲的么?

    撒旦身上燃烧的能量波动变得越来越强烈了,紫日的光芒将他身体完全笼罩在内,使他身体周围那一层黑色的气流逐渐消失,此时齐岳才看清了撒旦的真实相貌。和撒拿比起来,他身上多了几分威严,而邪恶的气息却并不强烈,但是,仅仅是他的目光,却带给齐岳巨大的压力,那时撒拿所无法做到的。虽然只是两翼的差距,但是,撒拿和撒旦相比却是天壤之别。此时,齐岳对自己的计划已经产生了几分怀疑的心里。就算自己将撒拿和万魔峡谷中的地狱生物们释放出来,他们能够做到和撒旦抗衡,或者说是给撒旦带来真正的威胁么?

    经过齐岳自己的判断,答案是很难。撒旦所统御的力量实在太强大了。撒拿已经被关押了不知道多少年,在这么多年的统治下,撒旦的势力早已经遍布地狱的每一个角落。地狱生物对他不仅仅是害怕,同时也是盲目的崇拜,而这种信仰式的崇拜才是最可怕的啊!

    身边的黑将族人在齐岳思考的过程中正在一个个快速的倒下去,他们的眼中只有崇敬和恐惧,在那庞大的压力下,终于承受不住了,一个个坐倒在地。说也奇怪,只要是坐在地上的黑将族人,立刻就不会感觉到压力出现了。不过,他们想要再站起来却也不可能,因为只要一站起身,立刻就又会感觉到那股庞大压力的出现。

    黑将族人中大多数都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但齐岳却很明白,正是因为他明白,所以对于撒旦,他此时多出了几分佩服。

    撒旦对自身能量的控制可以说令人叹为观止,他竟然能够将自身散发出的压力维持在距离地面一米二以上的位置,也就是说,压力在空中是分层的,一米二一下。没有丝毫能量带来的压力,而在一米二以上,却有着巨大地压力。这样可以让无法承受压力的

    黑将族人也不至于受到伤害,只需要坐到就可以了。如此大面积的能量控制,齐岳自问无法做到。虽然撒旦也有着空中紫日的辅助,但是,在这地狱世界中,恐怕也只有他能够借助紫日的力量了。齐岳很怀疑。如果到了地球上,撒旦还能不能保持这样地实力。不过至少从现在的情况来看,自己绝对不是撒旦的对手。

    微微一笑,齐岳眼中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光芒,在撒旦地压力面前。他虽然并没有受到什么影响,但却很自然的流露出痛苦的表情,和周围的其他黑将族人一样,装出衣服苦苦支撑的样子。

    庞大地压力足足持续了五分钟的时间才停止,而此时还能够保持站着的黑将族人竟然只有先前的五十分之一而已。不用撒旦下令。燃烧军团已经行动起来,这是一个考验,如果连撒旦如此大面积释放的压力都无法承受,显然已经被淘汰了。想要做撒旦地女婿,也不是那么容易的,至少本身就要有一定的实力才行。

    在燃烧军团的监督之下。那些之前被压力倾倒的黑将族人一个个灰溜溜的退场了。半天地等待,换来的只是陪太子读书而已。

    当大部分黑将族人重新回到地狱核心圈去之后,整个广场已经显得空旷了许多。而此时能够留在场中的,大部分都是那些身有翅膀的黑将族人,就算是没有翅膀的。自身能量也已经达到了一定程度。齐岳为了不引人注意,将自己那对麒麟翅膀也释放出来。一个两翼地黑将族人。总不会引起注意吧。

    撒旦满意的看着场中众人,现在还有数千人在广场中,而燃烧军团中地黑将族人此时也已经被分离出来,年纪符合的和这些剩余的黑将族人站在一起。

    撒旦的声音响起,“能够在我带来的威压面前坚持住,证明你们已经有了一定的实力,但是,这还是远远不够的。想要成为真正的强者,就必然要付出巨大的努力。在冷儿选择驸马之前,你们必须要向我证明你们有足够的实力。现在开始,我需要你们进行真正的战斗,彼此之间的战斗。谁也不许和联手,以个人为单位进行战斗。不需发出致命的攻击,谁能先得到三只其他人的耳朵,那么,他就可以进入下一轮。并且要保证自己耳朵是完好的,我可不希望自己的女婿是没有耳朵的。好了,开始。”

    撒旦的话很短暂,但是,他简单的指示却给整个广场内带来了一片血雨腥风。

    在权力、美女的诱惑下,谁也不会轻易放手,几乎在撒旦开始两个字刚刚说出的一瞬间,所有黑将族人都动了起来,澎湃的黑暗能量紊乱的出现在黑将族人之中。这个时候,根本没有什么朋友可言,身边的每一个人都是自己的敌人。真正的战斗开始了。

    听了撒旦的话,齐岳不禁心中一惊,这位地狱之主选女婿的方法果然变态,居然让自己的属下们自相残杀,虽然只是割掉耳朵,但是,又有多少人能够从这一关闯过呢?

    混战开始了,那些拥有翅膀的黑将族人很有默契的直接扑向了没有耳朵的,柿子要拣软的捏,这些拥有一定实力的黑将族人谁也不希望在真正的驸马选择还没有开始的时候就被淘汰出局,同时他们也希望能够保留更多的实力。

    混战是惨烈的,几乎在统一瞬间,就有数百只耳朵脱离了它们主人的身体。

    齐岳现在已经顾不上去观察其他人了,因为在开始二字开始的同时,至少有十个人从周围向他伸出了手,黑暗能量剧烈的波动起来,这些家伙的目标都是他的耳朵。

    齐岳不禁暗自苦笑,我就两只耳朵,你们这么多人抢有什么意义呢?心中虽然这样想着,他的身体却已经展开了行动。能量完全内敛,齐岳的脸色变得异常冰冷,双手在身体周围挥出一个圆弧,他的身体就像山岳一般稳定,那些围拢过来的黑将族人顿时感觉到一股庞大的能量骤然扑来,将他们的攻击完全抵挡在外,而就在这一刻,齐岳的身体衣襟动了。

    脚踏麒麟游,他那黑色的身体顿时变得虚幻起来,在众多的黑将族人之中,他轻松的撕下三只耳朵,三声惨叫之中,齐岳开始下黑手了。他的手看上去很柔和,但是,一股股雷电的能量已经在悄悄的散发而出。

    身体悄然贴近一个黑将族人,右手在他背后一按,借力前飘,闪躲过四人向自己的攻击,齐岳的手就像千手观音一般不断的挥动着,每一次贴上周围的黑将族人,都会有一股柔和的能量传入对方体内。这可不是真正的柔和,在柔和的水云力包裹下,一颗雷珠已经注入了这些人的身体之中,那可是和球形闪电同样类别的雷属性能量,只不过在水云力的掩护下,被输入了雷珠的黑将族人并没有太多的感觉而已,只是觉得自己被拍中的地方一片清凉,此时处于高度的紧张之中,这些黑将族人已经顾不上这些细节了,一个个疯狂的怒吼着,既要抵御住别人抓想自己耳朵的手,同时也要想办法去抓别人的耳朵。

    齐岳的身体就像是一尾游鱼般,不断的在黑将族人身体周围穿梭着,眼中流露着冷酷的光芒。不要怪我,要怪,就怪你们的撒旦陛下吧。既然已经来了地狱,那么,我也只有尽可能的减弱地狱的整体实力了。齐岳下手很快,没有人知道他已经开始在这些参加招亲的黑将族人身上埋下了定时炸弹。

    没错,就是定时炸弹,凭借着水云力与雷云力的组合,齐岳按照定时炸弹的原理,在他拍中的人体内留下了一颗又一颗雷珠。只要水云力在他们体内消散,那么,下一刻就是小型球形闪电在体内爆发的时刻。这还是今天早上排队的时候齐岳想到的一个方法,现在就是检验效果的时候了。

    齐岳弯下腰,在大量的黑将族人之中并不明显,很快,他已经进入了属于燃烧军团的黑将人之中,动作变得更加快捷而有效,撒旦啊撒旦,不好意思,我先送上一份大礼吧。怎么说,你也是我的岳父啊!

    混战足足持续了一个小时的时间才结束,最后能够剩下来的黑将族人数量出奇的少,原本的五千黑将族人加上燃烧军团大约两万的数量,最后能够剩下的,竟然只有不到两千人。其实,这也是撒旦命令的效果太好了一些。有很多实力不错的黑将人,好不容易刚抓够了三只耳朵,在想要脱离战场的时候却被别人撕掉了耳朵,这样的例子太多了。因此,黑将族人这次损失的耳朵数量无比巨大。后来经过统计,这次参与到其中的两万五千名黑将族人之中,竟然有二分之一失去了两只耳朵,剩余的都失去了一只耳朵,完全可以组成一只无耳大军了。

    剩下的一千八百多名黑将族人这一次毫无悬念的完全由有翼黑将人组成。实力是证明一切的根源,所有的四翼黑将族人全部通过了刚才的混战,四翼的实力已经极为强悍,普通的黑将族人想接近他们地身体都是十分困难的。而两翼的黑将人却已经有了不小的折损。当然,齐岳肯定是不再其中的。

    静静地站在胜出的黑将人之中,齐岳飞快的催动着体内的自然之源能量吸收空气中地能量分子补充自身。虽然雷云力已经提升到了接近九云的级别。但刚才他的动作实在太快了,连齐岳自己也不知道一共拍出了多少颗雷珠,但数量绝对不会低于五千这个数字。这样庞大的能量消耗,即使是他也不得不赶快补充。不过,自然之源确实神妙。他的能量恢复速度,就算是撒旦也无法相比,所以,齐岳并不担心自己地消耗情况。

    在燃烧军团的指挥下。那些失去了耳朵的黑将人已经被送出了广场,之前在第一关失败的一些黑将人不禁有些幸灾乐祸,虽然自己也没能进入公主的选择,但至少自己没有失去耳朵啊!不过,他们却不知道。在不久地将来,那些失去耳朵的黑将人因为能够通过第一关的压力,而受到了撒旦的重用。当然,这就是后话了。

    撒旦满意的看着剩余的这一千多人,转向身旁地冷儿。道:“我已经剔除了大多数人,现在你可以开始选择了。我想,在他们之中,一定有能够让你满意的。”

    出乎撒旦的意料之外,冷儿竟然点了点头,而且她那粉红色的美眸之中甚至有着几分期待的光芒。难道女儿已经改变了主意?还是在自己带给她地压力下屈服了?撒旦心中不禁有些高兴。女儿毕竟是自己的,自己地命令对她来说就是绝对的指示。

    撒旦挥了下手,路西法带着三位恐惧魔王悄然离开了平台。而下面广场中剩余的一千八百多人在燃烧军团的监管下排成长长的一列,呈弧形站在广场之中。

    路西法带着三位拥有六翼的恐惧魔王很快就来到了广场之中,沉声道:“你们即将得到公主殿下的接见。不论能否成为驸马。这都是你们一生中最大的荣幸。你们要记住,见到公主殿下。谁要是敢有所亵渎,那么,他的结果只有一个,就是被扔到万魔峡谷去。好了,按照顺序,开始吧。”

    在三位恐怖魔王的带领下,长长的队列朝着魔王堡的方向走去,魔王堡上千米的高度自然不是这些人能够被允许上去的。冷儿站在平台的最外侧,以她的目光,虽然距离极远,却也能够看到从魔王堡下面走过的人了。

    在魔王堡前,已经建起了一个高约百米的高台,一千八百多人,从一个方向上去,另一个方向下。每个人可以在平台上逗留五秒钟,朝着魔王堡上平台恭敬的施礼后,才从平台的另一面下去。

    齐岳在队伍的中段,看着台上一个个黑将族人刻意将自己最英俊的一面摆出来的样子,他不禁觉得有些好笑。这怎么跟炎黄共和国古代选秀女似的,只不过是调过来而已。是冷儿公主要娶驸马。真是好笑啊!更好笑的是,自己竟然就是其中之一。

    犹豫一些人的故意耽搁,一千八百人的队伍,足足用了两个多小时的时间才从平台走完。

    “不是,这个不是他。这个也不是……”冷儿的目光变得越来越失望了,已经到了最后几个人,但是,她却依旧没有找到自己期待中的那个人。他明明来了啊!以他的实力,在之前的两关检验之中之绝对不可能被淘汰的。也就是说,他肯定就在这一千八百多人之中。不错,他的外形像黑将族人,又有那什么麒麟甲,别人是肯定认不出来的,但自己又怎么会认不出呢?但是,现在已经到了最后几个人,却依旧没有他的踪影,齐

    岳,你这个混蛋,你究竟在哪里啊!

    其实,齐岳现在已经从平台走过去了。在眼前的情况下,他自然不能让冷儿认出自己,冷儿认出,也就意味着要被撒旦认出来,她看到自己,情绪上肯定会出现变化的。以撒旦的实力,可以说百分之百会察觉。所以当轮到齐岳上平台的时候,他凭借着自己对能量控制的精妙,不但将自身的气息完全掩盖住,同时,以自然之源能量让自己面部的肌肉发生了一定的变化,看上去比以前要英俊了几分。却已经不像是他自己了。很顺利地被冷儿忽视过去。

    “怎么样?乖女儿,难道就没有一个合你意的么?或者,你可以从他们之中挑选出一些人来进行比试,谁赢了,就是最后的胜利者。如何?”撒旦向冷儿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冷儿摇了摇头,道:“他们之中没有一个有资格成为我的驸马。父王,既然您已经决定了,那这件事就由您来作主吧。”

    撒旦微微皱眉。虽然冷儿并没有再反对,但从女儿眼中黯然地光芒他自然能够看出很多东西,他就这么一个女儿,如果说不心疼,那是不可能的。只不过作为地狱的主宰。已经决定的事,他是绝对不会再更改地。

    一千八百多人,都留在了广场上,撒旦与路西法商议了几句之后,决定执行第二套方案。能够剩下的人。几乎都是黑将族中年青一代的使者了,撒旦按照原订计划,命令燃烧军团开始行动。

    除了黑将族以外的燃烧军团迅速在空旷的广场之中分隔出一块块空地,每一块空地都大约是边长十丈左右。一共被切割出五百个这样地空地。招亲,进入到了比武的环节之中。

    任意组合,一千八百多人。被打乱分散开,三、四个人被安排在一个方块空地之中。撒旦的命令很简单,能够在三、四人混战中胜出的五百人,将进入下一轮的选拔。

    齐岳也算是比较倒霉了,他所在地空地一共有四个人。其中两个都是四翼的黑将族强者。

    两个四翼彼此对视了一眼,都有些无奈。通过目光的交流他们已经有了决定,先将面前这两个两翼的干掉,然后再一决胜负,毕竟,这里只有一个人能够是胜利者。

    黑暗能量瞬间澎湃,两名四翼直接朝着齐岳和另一个两翼黑将人扑了上来。在他们看来,四翼对两翼根本就没有任何悬念,虽然不至于是秒杀,但是,以两翼和四翼的差距,绝对不可能在他们的攻击中坚持一分钟。

    他们地想法并没有错,在正常情况下确实是这样的,只不过,他们比较倒霉,因为,此时面前的这两个两翼中,有一个根本就不是黑将人,而是来自地球的人类。人类中的最强者,拥有者神级能力地生肖之王啊!

    齐岳脸上装出一副惊慌的样子,眼看着对手朝自己扑过来,嘴角处才流露出一丝淡淡地笑容。他可不会让战斗结束的那么快,魔王堡上,撒旦和路西法都看着呢,他绝对不会让自己露出一丝破绽。所以,眼看着面前的四翼对手朝自己扑过来时,他转身就跑,动作极快,一眨眼已经来到了燃烧军团守卫的边缘。只要出了这个边缘,他就会被淘汰。

    那四翼黑将人眼看齐岳惊慌逃窜,不屑的哼了一声,双手五指其张,黑色能量在空中凝结成一道道强横的能量光芒,两个巨大的黑暗之爪朝着齐岳的身体抓来。

    齐岳滑溜的就像游鱼,眼看就要被黑暗能量攻击上身的时候,他的身体突然一侧,仿佛是失足一般突然朝地面倒去,但是,就在他要接触地面的时候,左手在地面上虚按一下,身体顿时如同箭矢一般冲了出去,眨眼间已经从对手的封锁中蹿了出去。

    一声惨叫响起,另一名两翼已经在那名四翼的攻击下被击飞出了战圈。毕竟都是自己的族人,这些四翼下手还是比较有分寸的,虽然被重伤,但那名两翼还不至于死亡。

    “你怎么还没解决?”击败对手的四翼有些不耐的说道。

    追着齐岳的四翼心中不禁大怒,他干脆不追了,体内能量骤然上升,澎湃的黑色武器勃然迸发,眨眼间已经将整个空地完全笼罩在内,使这里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另一名四翼似乎想要尽快解决战斗,周围的燃烧军团战士最后看到的,就是他也朝着齐岳的方向扑了过去。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