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二百九十七章 招亲晋级

    令负责切割出方形擂台的燃烧军团士兵们大吃一惊的结果随则后黑雾散去出现了,最后胜出的竟然不是那两名四翼中的任何一个,而是那抱头鼠窜的两翼。

    齐岳摆出一副怕怕的样子,嘿嘿笑道,“运气好,运气真好啊!他们竟然两败俱伤了。”

    事实似乎也正像他说的那样,两名四翼都彼此凝视着对手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而他们的一只手都插入了彼此的心脏位置,鲜血不断从身上流淌而下,眼看是不活了。

    事实当然不会像齐岳说的那么简单。四翼的黑将人对他来说,根本构不成任何威胁,别说是两个,就算二百个在这里,他也能随便应付。在黑雾的掩盖之下,齐岳骤然释放出了自己真正的实力,凭借着麒麟本源的能力,轻松的将这两个家伙解决,并摆成了现在这幅样子。

    淡淡的光芒闪烁,齐岳眼中流露出一丝谁也无法察觉的冷光,此时在这五百个战场之中,大多数都已经决出了胜负。之前的一千八百人中,四翼占据了大约五分之一的数量,也就是有三百多人。此时胜出的,大多数也都是四翼,只有极少数的两翼要么是因为运气好,同样被分在对手也是两翼的空地,要么就是实力确实有过人之处。两翼和四翼的差别虽大,但也是有一些例外的。就像麒麟一族中,墨麒麟就算低一云,也可以战胜高级别的麒麟一样。

    五百人连休息的时间都没有,就立刻又被分开了,这一次,被燃烧军团分隔出来的空地已经由刚才的五百个变成了二百五十个。两两对决,公平的对决。

    齐岳这次地运气还是不好。依旧是一名四翼的对手。和刚才几乎一样,这个对手看着齐岳的目光很是不屑,而此时,齐岳已经不打算再隐瞒什么了。

    四翼黑将人飘身而起,眨眼间已经来到了齐岳面前。澎湃的黑暗能量形成一张大网,从四面八方朝齐岳的身体笼罩过来。

    感受到对方地能量特性,齐岳不禁心中一惊,这些黑将人的能量虽然远远比不上自己。但在战斗方面却是非常灵活的,每个人的特点都不一样,同样是黑暗能量,在他们手中用出却迥然不同,眼前这网状地攻击就非常有特点。就像是蜘蛛在捕食似的,发挥出了巨大的作用,至少限制住了齐岳可以闪躲的任何方向。

    四翼对两翼,对方没有任何逃跑的机会,面前这个黑将人似乎已经看到胜利再向自己招手了。

    确实是招手。不过却不是胜利,而是一只黑色地大手,黑色的手臂上似乎充满了黑暗能量,但是,就在他临近的那一刻,这位黑将人清晰的看到。在他的掌缘上,竟然有着一道银色地光芒。

    黑暗能量骤然迸发,四翼黑将人抬起自己的右臂挡了上去,同时左腿如同剃刀一般弹起,直奔对手的小腹踢去。这样的力度如果命中,就算是不死。也要脱层皮。

    不过,他没有机会了,因为,他所面对的对手根本就不是他想象中的,空气在一瞬间似乎消失,就消失在那银色地边缘之中,他的身体凝固了,下一刻,他清晰的感觉到仿佛有什么东西从自己体内喷薄而出似的。黑色的身影从他面前一透而过。

    不可能,他怎么可能从我地身上传过去呢?这是这位四翼黑将族人最后的一个念头,而下一刻,他地身体已经轰然到底。谜底揭晓,一个人,如果想要从另一个人身上传过去,最好的办法是什么?就是将对手切成两半。从中央位置。

    齐岳一脸冰冷的站在空地上,看也不看自己的对手,傲然走出了空地,到一旁的胜利者之中集合。而在他之前战斗过的空地,却留下了一具被从中央刨成两半的尸体。麒麟修罗刀,从米亚罗地狱修罗刀演化而来,但威力却要更大的多,在麒麟臂的能量作用下,其锋锐之强,又怎么是一名四翼黑将人所能抵御的呢?更何况他的那个对手在受到齐岳攻击之前,自身的能量还大量的分散开来,试图控制齐岳闪躲的范围。

    这一次,齐岳终于引来了不少目光,因为根本没有人看清楚他是怎么做的,他的对手就已经变成了两片状态的尸体。要知道,他现在展现的外形可是两翼的,两翼秒杀四翼,这在黑将族的历史上还从来没有出现过。

    不过,参加比赛的人实在太多了,齐岳对自身能量的把握又非常好,他所释放的麒麟修罗刀刚好破开对方的防御,并且没有任何多于的能量渗出,这就使得他即使受到关注,也只不过是在很小的范围之内。

    五百进二百五,一共只死了三个人,毕竟,这是在比试,撒旦之前已经下令,要尽量减少死伤,齐岳的外观经过他自己改变以后非常不显眼,虽然这一次动作有些大,但依旧没有引起过多的注意。只不过,在这一轮比试结束之后,剩下的两翼黑将族人,也只不过有寥寥数人而已了。

    场地再次发生改变,比试的场地数量少了一半,但每一个场地的面积却扩大了,越到后面的人实力就越强,所以相对来说更大的场地也能令他们发挥出更高的水准。

    站在人群之中,齐岳脸上流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今天他是来捣乱而不是来招亲的,但是,招亲也是其中的目的之一,至少,他决不允许任何人染指自己的女人。

    齐岳这一次的运气不错,遇到了一个两翼的对手,为了不让自己过早的引起撒旦注意,他像模像样的和对手纠缠了足有十分钟,才在最后时刻一脚将对方踹倒。这次没有致命,并不是齐岳好心了,而是因为这次的对手体内已经被他安装了雷珠而已。那些雷珠,可是齐岳送给撒旦的一份大礼。而现在还不是这份礼物展现出来的好时机。

    此时,场地中只剩下最后地一百二十五人了,而两翼黑将族人也只剩下齐岳这一个。在接下来的比赛开始之前,撒旦下令,让这一百二十五人先休息一下。毕竟。接踵

    而来的战斗已经耗费了他们大量的体力,除了齐岳这样的变态,没有几个人能够禁受住这么大地消耗。

    每个人都抓紧这短暂的时间开始修炼,试图在最短的时间内能够恢复更多的能量。

    齐岳坐在人群之中。精神力小心翼翼地扩张,代替了他的眼睛观察着周围的情况。紫日的光芒依旧是那么强盛,而地狱核心圈那边观战的地狱生物们早已经因为场中战斗带来地血腥而变得疯狂起来,如果不是因为撒旦的威严在他们心中是最难以逾越的高峰,恐怕早就有人冲出来了。

    撒旦站在高台上。目光从剩余的这一百二十五名黑将族年轻精锐身上扫过,脸上流露出一丝满意的神色。黑将族已经变得越来越强大了,其进步地速度是其他各族所远远无法比拟的。自己的关照下,黑将族各方面的成长都非常快。或许是因为自己看人类的电影太多了吧,现在的审美观点已经完全接近于人类。除了黑将族以外,其他地地狱生物在他眼中都和魔兽没有太大的区别。

    “冷儿,现在你还没有最后的选择么?”撒旦一边看着下方一边向女儿问道。

    冷儿摇了摇头,道:“既然父王要帮我决定,那您就决定到底吧。毕竟,我也无法改变您的意思。不是么?您让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好了。”

    冷儿的话听上去很乖巧,但谁都听得出她语气中地愤懑。自己的终身大事就被如此草率地决定了,她又怎么能不愤怒呢?更何况她心中只有那唯一的人选。

    撒旦仿佛没有听出女儿语气中的不满,点了点头。道:“既然如此,那你就等待下去吧。很快就会结束了。当最后还剩余十个人的时候,爸爸一定会从其中挑选出一个最为出色的黑将族人做你的驸马。”

    齐岳的精神力已经散布到最大的程度,除了魔王堡以外,他几乎能够清晰的通过精神力看到整个地狱核心圈每一个角落。不论是已经离开中央广场的那些黑将族人,还是剩余的这一百多人,体内被他中下雷珠的那些黑将青年,在他的精神力感知下,每一个的位置都异常清晰。这是一种奇妙的感觉,就像手中拿着五千多个引爆器似的,随时随地,都可以给这里带来一场灾难。不过,对于齐岳来说,这样的灾难还是远远不够的。此时的地狱核心圈,人口密度之大,是难以想象的。尤其是内圈附近,早已经人满为患,如果能有几颗核弹该是一件多么美妙的事啊!那时候,恐怕连燃烧军团也会被自己大清洗一下吧。至少可以帮撒旦将那些实力弱的都解决了。休息在二十分钟后结束,大多数人都拖着疲倦的身体重新站起来,但为了最终的目的,他们眼中闪烁的,却依旧是兴奋和嗜血的光芒,已经走到了现在这一步,谁也不会轻易退却,每个人都希望自己能够成为那个幸运儿。

    撒旦挥了挥手,一旁的路西法顿时吩咐比试再次开始,犹豫现在的人数是一百二十五。所以,所有的人被分成了二十五组,每一组都是五个人,这次不再是进行单独的战斗,而是进行团体战。每一组的五个人都是临时组合,他们必须要击败另外一个小组,才能晋级下一轮。而犹豫二十五组是单数,经过抽签,其中一个小组将幸运的轮空。

    到了这个时候,哪个小组能够抽到轮空显然是最为幸运的,毕竟,最后的比试已经没有几场了。

    和齐岳分在一组的四个人脸上都流露出了愤怒和不甘的神色,在他们看来,和一个两翼的族人分在一族,无疑已经宣布了他们被淘汰的命运。实力的差距,将使他们很难和其余的二十四组相抗衡。

    但是,或许是上天的安排,他们这一组,竟然幸运的抽到了轮空签。

    “天啊!伟大的魔神,你终于眷顾您最真诚的信徒。太好了,这真是太美妙了。”一名黑将族中年人兴奋的呐喊着,在所有参赛人中,他的年纪算是比较大的了。

    除了齐岳以外的其他三人也纷纷流露出狂喜之色,要知道,他们抽到了轮空签不止是少赛一场那么简单。同时,当其他各组拼命晋级之后,实力必然会被大幅度削弱,到时候以逸待劳,他们很有可能就能闯入最后的决赛了。

    当然,这只是他们的认为而已。

    齐岳看到属于自己那一组的轮空签也不禁有些惊讶,看着其他几个黑将族人那兴奋的脸色,心中不禁暗道,你们需要这样么?我更希望的是战斗啊!只有那样,我才能杀掉更多的人。

    “兄弟们,我们商量一下接下来的战术吧。”那名中年黑将族人显然很有战斗经验。

    此时他们是拴在一条线上的蚂蚱,其他几人赶忙凑了过去,毕竟,最后的名额是十个,撒旦将从十个人中选择,也就是以小组的形式选出两组人来。此时此刻,为了能够得到被选择的权力,这些家伙彼此合作的信念可以说是空前高涨。

    四个人根本就没在乎齐岳的存在,围坐在一起,但多一分力量就多一分胜利的可能,中年人最后还是将一旁懒洋洋的齐岳叫了过去。

    “好了,大家现在应该都很明白眼前的状况。我们彼此都不是很熟悉,不如先认识一下。我叫帕斯奎尔。现在时间紧迫,这一轮只要一结束恐怕就要开始下一轮了,到时候将会变成十三组,恐怕我们很难再幸运的抽到轮空。我就不叫你们的名字了,你们可以直接叫我一号,然后你们分别是二号,三号,四号和五号。”

    中年人首先来了个自我介绍。他的手最后指向了齐岳,也就是所谓的五哥了。

    “我们现在的机会无疑是最大的,没有参加这一轮的比赛,使我们拥有了更多的休息时间,待会等再轮到我们战斗的时候,我是这样想的,就由我为主,你们四个人为辅,到时候,只要比赛一开始,我们就先集中攻击对方的一个人,五个人一起发动能量攻击,如果效果好的话,说不定能将对方的一个人瞬间秒杀,那时候,我们获胜的可能就将大幅度增加。”

    三号迟疑道:“可是,一号,撒旦陛下之前已经说过,让我们在比赛的过程中尽量减少杀伤啊!”

    一号没好气的道:“减少杀伤并不代表没有杀伤。现在是决斗,而不是比赛,为了能够获得最后的被挑选权,我们就必须要不择手段,这才是我们地狱中人最应该掌握的能力,你们难道不明白么?杀个人算什么,如果我们中谁能最后得到陛下和公主殿下的赏识,那才是最为重要的。我们黑将族这么多人,死一些不是很正常么,何况之前已经有死人了。”

    听这位名秒帕斯奎尔的一号这么一说,齐岳顿时觉得他看上去顺眼多了,赶忙点了点头,道:“我支持,我支持一号的决定。在关键时刻,我们必须要放下其他的一切想法,一切都要以胜利为目标才行。”

    一号看了一眼实力“最弱”的齐岳,赞许的道:“没错。那好,既然没有人反对了,就这么决定。到时候,大家一定要全力以赴,将攻击能量集中在一个点,打对方一个措手不及。之后。我们所面对的敌人就将由五个变成四个。能够坚持到现在,我想大家之间地实力都是差不多的,我们四个四翼对上对方的四个四翼,想要获得战斗的胜利就需要很长时间地较量,而这时候,五号,你就成为了关键,到时候,你要做的,就是偷袭。先看准对方最弱的一个。和我们这组的人联手偷袭,只要再干掉他们其中的任何一个,那么。我们就已经胜利在望了。”

    一号所说的战术很简单,但却非常实用,在实力相差不多的情况下,利用人为制造出来的人数差距来获得最后的胜利无疑是最为省力的做法。

    中央广场中黑气纵横,随处可见庞大地黑暗能量产生剧烈的波动。轰鸣声此起彼伏,令这充满了邪恶能量的世界不断产生出紊乱地地波纹。

    这一次的比赛比齐岳他们这轮空的一组想象中还要慢了很多才结束。以五对五,在实力相差不多的情况下。战斗变得极其惨烈。每一组几乎都经过了近乎生死决斗般的火拼才觉出最后地胜利者。不过,战斗减员的严重程度已经大大超出了撒旦的意料。

    一共二十四组捉对拼斗,最后获胜地十二组中,竟然有五组都失去了再继续战斗下去的能力。而剩下能够继续的七组,一个个也都变得伤痕累累。从开始进入中心广场到现在,他们的能量已经消耗的太多了。再继续战斗下去已经变得太艰难了。在这一轮的比试之中,死亡的数字竟然高达三十七人,比前几轮参赛人数多的时候死亡总数还要大。可见气激烈程度了。

    路西法站在撒旦身边,低声问道:“陛下。现在该怎么办?看这样子,恐怕很难继续下去了。如果要强行继续的话,这场比赛就将变得不公平了。”

    撒旦沉吟了一会儿,道:“还有四十个人。除了之前没有参加战斗地那一组以外,他们的消耗都已经很大了。这正是我想要看到的结局。路西法,难道你不觉得,只有在这种情况下,才能完全显示出他们自身的潜力么?现在他们比拼的已经不仅是各自的能量高下和战斗技巧,同时,也是比拼他们的意志,谁的意志强,谁就能更好的生存下去。只有这样的人,才有资格成为我的女婿。”

    路西法迟疑道:“那您的意思是……”

    撒旦挥了挥手,道:“混战,剩下的这四十个人进行混战,最后还能站着的十个人,就是胜利者。之前那没有参加比赛的一组你让马达维基亚下去和他们战斗二十分钟,然后比赛就开始吧。”

    路西法这才明白了撒旦的意思,点了点头,朝身后的恐怖魔王马达维基亚点了点头。

    马达维基亚眼中流露出一丝狰狞的光芒,一向嗜血好战的他看着下面的战斗早就已经有些忍不住了,一得到路西法的指示,转身就朝下面走去。以他的地位都必须要走下魔王堡而不是飞下去,这就是撒旦的权威。

    路西法站在平台上,他的声音在庞大的能量作用下远远传了出去,使地狱核心圈中的每一个地狱生物都能听到。

    齐岳这一组突然听到噩耗传来,一个个的脸色顿时变得一片青白,他们的幸运并没有继续下去,所商量的战术也再没有用武之地。在六翼的恐怖魔王马达维基亚攻击下坚持二十分钟,恐怕比和其他各组大战一场的能量损失还要大,他们哪还有机会再继续参加混战呢?

    沉闷的气氛令人有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一号怒吼一声,“拼了,兄弟们,不论待会的混战如何。如果我们不能在和马达维基亚大人的战斗中坚持住二十分钟,那么,好不容易争取到的机会就将消失。没说的,待会我们一上来就主攻,谁也不需偷懒,一定要将自己实力发挥到最强程度。到时候,我们只要在马达维基亚大人的攻击中坚持住,我们就已经在撒旦陛下记忆中留下了一定的位置。”

    二、三、四号轰然应诺,齐岳也点了点头,马达维基亚。我们又见面了。上次好像是你打的我很疼啊!这次,我该送你点什么礼物呢?

    马达维基亚大刺刺的走下魔王堡,他地身体紧贴着地面,就像滑行一般。几个闪身就已经来到了齐岳这一组人面前。背后的六只翅膀完全张开,庞大的能量波动锁定着面前这些黑将族的年轻人们。在他看来,这样地任务对他来说太简单了。四翼和六翼的差距可不是翅膀的比例,那是数倍的差距。不论是能量强度还是身体强度和速度,六翼都是四翼远远无法相比的,虽然是以一对五,但在他想来,这将是非常轻松的一个差事。

    一号恭敬的道:“马达维基亚大人,还请您手下留情。如果我们能……”

    他刚说道这里,马达维基亚已经不耐烦的挥了挥手。道:“好了,开始吧。”笑话,撒旦陛下在上面看着呢。有他在,自己就算想放水也不可能,他还想多活两年呢。

    黑暗能量瞬间绽放,齐岳五人顿时清晰的感觉到自己身体周围的空气变得粘稠了。一号到四号都没有明白这是什么原因,只有齐岳知道。这是属于领域地力量。

    马达维基亚动了,面对这些四翼的对手,他确实有资格骄傲。身体一闪,五拳同时轰出,五股庞大的能量就像五柄大锤似地,同时砸向齐岳五人。强悍的攻击力展现无疑。

    比起在地球的时候,他确实要强大的多了。只不过,他现在的实力和在地球上地实力对比,却还远远不如齐岳进步的速度。

    其他四人都下意识的抬起双手,全力催动自身黑暗能量抵御马达维基亚地攻击,而齐岳则快速的后退两步。马达维基亚的领域对他来说,影响并不是很大。淡淡的光芒闪烁,齐岳双手上已经亮起一片青灰色的光芒。那是风的力量。

    当风凝结成利刃,再与麒麟本源能量以及自然之源能量融合在他的右臂时,就形成了他所独创的麒麟修罗刀,眼看着对方的能量攻击到自己面前,齐岳全身不动,右臂轻轻一抬,只见一道青银色地光芒一闪,撕拉一声,那一团攻向他的黑暗能量已经裂成两半,从他身体两旁划过。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啸。

    一号到四号同时闷哼一声,被马达维基亚的攻击轰退,马达维基亚轻咦一声,目光顿时落向齐岳的身上。齐岳没有退,他是唯一一个没有退的,虽然他知道撒旦在上面看着,但他却已经不想在隐瞒实力了。蹂身而上,眨眼间他已经绕到了马达维基亚身旁,掌气刃落,修罗刀的锋锐直接挑向马达维基亚的身体。

    破空的锋锐令马达维基亚心中大惊,体内能量骤然迸发,此时他已经顾不得这里不能飞行的原则了,身体一飘,骤然上升三米,这才躲闪过齐岳的攻击。身体在空中微微一晃,无数掌影朝着齐岳一个人集中拍来。

    麒麟游在齐岳庞大的能量支持下尽显神奥,带动着他的身体犹如行云流水一般,在马达维基亚的攻击中飘然闪躲,那澎湃的黑暗能量虽然攻击力极强,但是他却总能找到其中相对薄弱的地方,凭借着麒麟修罗刀化解对方的攻击。

    “一号,你们几个还不动手么?”齐岳爆喝一声。

    一号四人这才如梦方醒,心中暗道,怪不得他两翼的实力都能坚持到这个时候,在马达维基亚大人的攻击中都能坚持住,看来,他的实力绝对不是两翼那么简单。心中虽然这样想着,但一号四人还是飞快的扑了上来。由于马达维基亚的主要精力都放在攻击齐岳上,对领域的控制顿时放松了一些,使这四人的攻击完全展开。

    四名四翼黑将族人的战斗力还是非常强悍的,一时间黑色的能量以各种不同形态不断在空中闪烁着,庞大的能量碰撞,使空中的能量波动变得越来越强,每一次能量轰击,都使整个中央广场为之颤抖。

    除了刚才那一瞬间的爆发以外,齐岳立刻收敛,并没有再发动强势的攻击,而是混在其他四人之中,偶尔向马达维基亚攻上一掌。只要马达维基亚一针对他,他立刻就脚底抹油,转身跑开,一点机会也不给马达维基亚抓住。

    马达维基亚这个郁闷啊!如果说对方堂堂正正的和他打上一场,就算对方实力强大将他击败,他也不会这么难受。可此时的战斗形势却非常微妙。表面看上去,他似乎在全力和那四个四翼黑将族高手拼斗,但其实他超过七成的精神都放在了那滑溜的两翼黑将族人身上。在马达维基亚的感觉中,齐岳就像是一条伺机而动的毒蛇,随时都有可能爆起伤人。

    齐岳的攻击在之前的两次碰撞中他已经领教过了,那无比锋锐的能量感觉上虽然不强,但破坏力却是巨大的,一个不好,他的护体能量就会被齐岳的麒麟修罗刀所破,这就令他丝毫不敢大意,唯恐齐岳偷袭自己,因此,在整个战斗的过程中,他时刻都盯着齐岳的动作,而齐岳的精神力也恰恰锁定在他身上,令他不敢忽略自己。

    在这样的情况下,马达维基亚怎么可能发挥正常呢?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他应付的反而越来越吃力。此时,就算是上面的撒旦也看不出其中奥妙,毕竟,精神力锁定的感觉只有被锁定的人才能明白。

    齐岳看着马达维基亚那要爆发的样子不禁心中暗笑,气死你,待会我再送你点礼物。也算是对当初你重伤我的回报吧。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