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三百章 魔王的埋伏

    岳父大人,我在最后送你一件大礼,同时请你记住,冷儿是我的女人。如果让我知道你将她嫁人的话,那么,下次毁灭的就是整个地狱核心圈。我一定说到做到。”

    齐岳的身影随着他的声音一起消失了,而在地狱核心圈中,却爆发起了一片炫丽的烟花,血红色的烟花。

    之前埋入黑将族人体内的雷珠被齐岳在同一时间引爆了,效果怎么说呢?就像是一颗颗人体炸弹吧。

    观战的人群如此密集,五千颗人体炸弹爆炸的结果是什么样的?当然,肯定不如之前黑洞的效果那么好,但是,直接死亡的地狱生物数量,直接就达到了六位数。

    齐岳走了,五行神龙终于被撒旦解决了,但是,他也失去了追击齐岳的可能。

    地狱核心圈已经完全陷入了一片恐慌之中,撒旦身上的能量前所未有的不稳定波动着。

    燃烧军团没有动,恐慌的情绪是不会出现在燃烧军团之中的,他们都在看着伟大的领袖,看着大魔王撒旦,等待着他的命令。

    撒旦怒吼一声,口中喷出一片血雾,身体周围的能量同时收敛,瞬间朝着魔王堡的顶峰飞去,暴怒中的声音骤然传出,“稳定地狱核心圈,敢于闹事者杀无赦。撒冷儿囚禁在地狱深渊,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许放他出来,由路西法亲自监管。”

    撒旦没有去追齐岳,因为他知道,自己根本就不可能再追的上了,失去了精神锁定,即使以他的实力也不可能追得上相差不多的那个人类。派人去追?怎么可能,齐岳虽然受伤不清。但就算是路西法去追,也不会有什么好结果,撒旦已经无法承受再出现的损失。

    撒旦最后又吐血了,不是被齐岳打的,这位心志坚毅地地狱大魔王。实在是被气的啊!经过这一次的事情,他知道,自己在地狱中的声威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巨大打击。

    冷儿遥望远方,痴痴地目光完全凝固在齐岳离开的方向。此时此刻,连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心情。从地狱的角度来看,她应该恨他,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恨不起来。他在与自己父亲,地狱的主宰对抗时地英姿,始终印在自己脑海的最深处。不论怎么说,他已经解决了自己招亲的烦恼。囚禁,父亲因为他而迁怒自己而囚禁。齐岳,你还会再来么?

    凄然的目光,即使是一旁的路西法也不禁为之动容,叹息一声,道:“公主殿下,我们走吧。陛下也是一时愤怒。才会做出这样地决定,相信不久之后他就会放你出来的。你和那个男人已经不可能了。他已经是我们地狱最大的敌人。”

    冷儿摇了摇头,什么也没有说,在路西法的护送下,静静离开了这魔王堡最高的平台。

    再次喷出一口鲜血。麒麟隐将齐岳地气息完全掩盖,飘然落在地面上。齐岳喘息的更加剧烈了,在最后为了阻止撒旦的那一次硬碰中,他的身体又一次被撒旦狂暴的黑暗能量所侵蚀。那时候,撒旦已经看出了齐岳的目地,为了阻止他,已经爆发出了全部能量,齐岳的右臂此时已经是粉碎性骨折,麒麟臂在撒旦的全力攻击面前依旧受到了重创。同时,齐岳体内也到处都充斥着肆虐的黑暗能量,使他不得不停下来调整。

    撒旦确实强悍,即使以自己的实力,最后也依旧是输了,当然,如果从整体效果来看,自己才是笑到最后地人。

    不过,此时齐岳的心情多少有几分沉重,并不是因为他所受地伤,伤势虽然很严重。但他可是有名的螂命,想死都不容易,有体内的多种云力作用,黑暗能量虽然强大,但凭借着雷云力可以驱除他的黑暗属性,其他几种云力在自然之源的配合下可以将其驱散,再加上水云力和自然之源相配合的强大治疗能力,就算伤势再重一点,他也有把握能够在短时间恢复过来。

    之所以心情不好,主要是因为冷儿的原因,他知道,这次地狱核心圈的巨大损失,一定会让撒旦达到愤怒的巅峰,也必然会迁怒于冷儿。现在只是希望他看在冷儿是他唯一女儿的份上,不要过于为难冷儿吧。虽然齐岳也曾经想过要带冷儿一起走,但是他知道,对于自己和冷儿来说,那都不是一个好结果。先不说自己能否在撒旦面前将冷儿带走,就算真的让冷儿跟自己走了,恐怕她也不会快乐。毕竟,撒旦是她的父亲啊!而且,在不久的将来,恐怕自己和撒旦之间还有更加强烈的碰撞。与其因为自己和冷儿感情加深而更加痛苦,到不如只是露水姻缘。毕竟,他们的阵营相差实在太大了。

    冷儿啊冷儿,希望你能快乐吧。如果地狱能够不入侵地球的话,就算你爸爸再强横,我也一定会把你抢回去。

    齐岳的思考到这里停止,他的心志早已经在不断的磨练中变得成熟了许多,感情虽然最容易引起人的心绪波动,但此时的齐岳却能够在最短时间内控制住自己的情感,将精神全部投入到疗伤之中。这里毕竟是地狱,没有巅峰状态的实力,一旦遇到暴怒中的撒旦,结果可想而知,齐岳知道,撒旦绝不会就这么放过自己的,至少自己还在地狱世界之中。撒拿知道怎么能回到地球,撒旦就更知道了。说不定,他已经在寻找自己的下落了。

    麒麟隐披在身上,齐岳完全进入了隐身修炼状态,体内四种云力同时流淌,变成球形闪电形态的雷云力确实强悍,一点一滴的将黑暗能量侵蚀的经脉重新占领,而水云力也随后发挥出了疗伤作用。

    右臂的骨折并不是什么大问题,至少对于像齐岳这样变态的恢复能力是这样地。

    撒旦坐在自己魔王堡最高的房间之中,心中的愤怒已经达到了顶点。齐岳的出现,不仅令他颜面扫地。同时也给整个黑将一族带来了毁灭性的打击。当时他之所以能够压下怒火,同意冷儿和齐岳地婚事,并且答应

    让他成为地球之王,是因为他看出一个齐岳甚至可以和整个黑将一族相比。如果他能辅佐冷儿的话,将来自己的能力达到破碎虚空之后离开这个世界也能够放心了。但是。齐岳的强悍和阴险是他没有想到地,最后的结局竟然变成了这样。地狱核心圈的破坏,可以说令他的权威也出现了巨大的缺口。虽然以他以往地积威不会发生什么,但是。在地狱属民心中,他的地位必然会受到极大的影响。

    齐岳,那个人类叫齐岳,是人类中最强大的存在。果然是好实力啊!

    撒旦全身的气机再一次不稳定地波动了一下,双手在胸前合拢。一颗紫色的光球飘然出现在他面前,黑暗的能量充斥在整个房间之中,紫色光球亮了,被黑暗能量点亮,空中的紫日与他面前的紫色光球能量完全联合在一起。庞大的黑暗能量进入撒旦体内,治疗着他身体地伤势。

    齐岳的能量同样也侵入了他的身体,对于麒麟臂的威力,他所能感受到的,只有霸道二字。再加上气怒攻心,撒旦地伤虽然不像齐岳那么严重。但也绝不好受。多少年了,就算当初在对付自己弟弟撒拿的时候,他也没受过伤。可这次却伤在了一个人类手中。对于撒旦来说,这绝对是奇耻大辱。

    撒拿,想到撒拿。撒旦心中突然一动,愤怒地内心也逐渐冷静下来。这个人类显然是被冷儿带来的。这丫头居然没有告诉自己,可见她对这个人类已经动了真情。可是,这个人类来的虽然容易,但想要再回去,恐怕就难了。从他的实力来看,是不可能从其他通道回到地球的,而那唯一能够令他回去的通道,不就在万魔峡谷上空么?那也是自己在等待开启的通道,不过,想要从哪里离开,又谈何容易。自己努力了这么多年都没有成功,更不用说他的实力还不如自己了。既然他无法离开地狱,那么,自己就有机会报复今天他所带来的一切。

    想到这里,撒旦眼中流露出深深的怨毒,对于齐岳,他现在只有毁灭的心思。

    不,不对,撒旦突然全身一震,那个人类似乎拥有着非常强大的雷属性能量。而且,他本身的情况也和地狱属民不同。他并没有黑暗能量,也就是说,并不惧怕闪电中的天地正气那讨厌的东西了。而且,他本身的能量似乎就是球形闪电,如果,他能够承受闪电呢?那么,他就很有可能会进入通道之中。

    想到这里,撒旦的脸色顿时变了,如果就这么让这个小子逃离了地狱,那自己颜面何存?

    站起身,撒旦的脸色不断出现着变化,撒拿,撒拿也在那里。那个日子就要到来了。也是该解决他这个问题了。还有那个人类,不论他知不知道回到地球的方法,他最后早晚会知道的。既然如此,他就必然会去万魔峡谷,哼哼。

    门开,一名仆人恭敬的道:“陛下,您有什么吩咐。”他显然是知道现在撒旦的心情不好,那恭敬的样子绝对是无懈可击的。

    撒旦沉声道:“把路西法还有三位恐惧魔王给我叫到这里来,同时,吩咐燃烧军团中的第一联队随时准备出动,等待我的命令。”

    “是,陛下。”

    撒旦自言自语的道:“小子,你的伤比我还要重,就算你知道能够从万魔峡谷离开,也绝对不会那么容易。等你到达万魔峡谷的时候,等待你的,就将是毁灭的来临。”

    恶魔深渊,地狱中专门囚禁犯人的地方,这里是一片绝对的黑暗,只有实力达到一定程度的人,才能凭借精神力在这里看到周围的一切。深渊深入地下三千米,有重兵把守。只要是触犯了撒旦命令的人,又不至死的,都会囚禁在这里的牢房之中。外面有燃烧军团的大军看守,从这里建成之后,还没有人能逃出去。

    此时,路西法正在恶魔深渊劝慰着冷儿,他是看着冷儿从小长大的,这么多年以来,他一直都是冷儿的守护天使,虽然因为齐岳的事情而愤怒,但他更不希望冷儿受到伤害。

    “路西法叔叔,你说,齐岳能去哪里呢?”冷儿此时的心情已经平静了许多。

    路西法道:“他肯定是想要回地球去的,至于他会怎么做我不知道。不过,以他的能力,我想他总会知道回地球的通路在什么地方吧。只是,他能不能回去就是大问题了。公主殿下,忘记这个人类吧,陛下是不会放过他的。你也看到了,他今天给我们地狱带来了多么大的损失啊!”

    冷儿苦笑道:“如果是说忘就能忘记的,我也不会将他带来地狱了。本来是想和他在地狱中厮守的。可是,他却并没有和我一起降临在魔王堡。没想到,他的民族情节如此之重。今天已经发生了这么多,或许,爸爸也不会再原谅我了吧。毕竟,他是我带来的。”

    路西法摇了摇头,微笑道:“陛下的脾气你还不知道么?你是他唯一的女儿,也是他唯一的亲人,他怎么会不原谅你呢?只不过现在陛下还在气头上,等过些天,他的气消了,一切也自然会恢复正常了。父女之间,哪来的隔夜仇。”

    正在这时候,一名燃烧军团的人跑了过来,在距离深渊百米的地方高喊道:“路西法大人,陛下有请。”

    路西法有些惊讶的道:“怎么回事?知道是什么事么?”听到燃烧军团传来了撒旦的命令,他心中也不禁有些忐忑。毕竟刚才撒旦的暴怒他可是看的很清楚,在这个时候,他可不希望自己成为被迁怒的对象。

    那名燃烧军团的军人道:“不知道是什么事。不过陛下请了您和三位恐惧魔王殿下一起去。同时,还调动了军团第一联队,说是要整装待发,好像是有什么任务要执行吧。”

    路西法心中一动,自言自语的道:“任务?难道是找到了那小子的下落么?哦,我明白了,陛下也一定是想到了那小子要离开就必须去万魔峡谷,这次恐怕是要布下天罗地网了。冷儿,你在这里好好休息,我先去了。”说着,他飘身而起,跟随着那名军人离开了恶魔深渊。

    所谓言者无心听者有意,路西法的话顿时引起了冷儿的注意,冷儿娇躯微微颤抖了一下,但却并没有多说什么,但是,低着头的她,粉红色的眼眸中流露出了坚定的光芒。

    齐岳这次的修炼足足持续了两天的时间才结束,毕竟伤筋动骨了,骨折的右臂恢复虽然只需要几个小时,但想要让能量重新变得通畅,却足足耗费了他一天的时间。黑暗能量已经被完全驱散,自身的各种云力也恢复了正常。至于修炼的第二天,则是他将这次与撒旦之间的战斗经验完全体会的时间。

    每当齐岳面对比自己更加强大的对手,让自己陷入死地之后,自身潜力都会得到一定的激发。虽然他现在的实力已经达到了巅峰状态。想要再提升已经非常困难了。但是,雷云力地提升,使他明白自己还是很有机会达到真正九云级别的。而现在的努力修炼,就是为将来的提升打好基础。只是不知道要在什么地方去寻找那三种属性云力提升的能量而已。

    飘身而起。齐岳觉得自身地能量变得更加凝固了,也是该回去的时候了,这次来到地狱的时间似乎已经有接近十天,等回到地球再飞回家,还不知道要多长时间内。一想起加重的兄弟伙伴和红颜知己们。齐岳就不禁产生出归心似箭地感觉。地狱毕竟不是属于他的世界啊!在这里的感觉实在是不太美妙。

    张开一对黑色的翅膀,为了不引人注意,他依旧开启着麒麟隐,在隐身状态下飘然飞起。朝着万魔峡谷的方向而去。

    在前往地狱核心圈地时候,齐岳刻意将万魔峡谷的方位牢记了,那可是他回去的唯一通路啊!

    为了能够早日回到地球,齐岳将飞行速度施展到最大,他这次到万魔峡谷。还要履行对撒拿的诺言,好给撒旦制造出更多的麻烦,到时候,就算撒旦想要侵占地球,恐怕自身实力也要在地狱世界中内耗不少。每多死一个地狱生物。对于地球来说,就会更加安全一些。

    经过了一天地飞行,在紫日的照耀下,远远的,齐岳已经感受到了万魔峡谷中的雷电气息,虽然没有人引动雷电。但这里却是整个地狱世界中黑暗能量最薄弱的地方。或许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撒拿被困了那么久,依旧没有达到撒旦那样的级别。

    正在飞行之中,突然,齐岳感觉到有些不对。一向谨慎地他,在飞行的时候都会将自身的精神力散发开来。这一次,精神力顿时给他提醒了。

    气息,如此之多的气息?怎么会?难道,难道是万魔峡谷中的地狱生物都逃出来了?不可能啊!撒拿绝对没有那样地实力。极目远眺,齐岳并没有看到自己精神力所感受的那些气息,一种不详地预感充斥在心间,下意识的,他降低了飞行速度,缓慢的朝着那边接近过去。同时,精神力也开始搜寻撒拿的气息。

    距离万魔峡谷已经越来越近了,齐岳的精神力感觉也变得越来越敏锐,这是黑暗能量气息的感觉,啊,不对。齐岳心中一凛,停止了向前飞行,同时,体内能量瞬间提升起来。

    正在这个时候,一个冰冷的声音突然从四面八方想起,“你在找他么?”

    轰然巨响声中,地面上突然多了一具巨大的身体,不,应该说是尸体。

    齐岳的瞳孔一阵收缩,撒拿,是撒拿没错。

    撒拿的身上已经没有了任何生命气息,被重重的摔在地面上,他全身的骨骼似乎早已经碎裂了,巨大的眼睛是睁着的,充满了不甘的光芒。

    庞大的压力,熟悉的压力,又一次出现了。地面上开始出现了变化,一个个燃烧军团的士兵从地底钻了出来,黑暗的能量波动在不断的提升。路西法和三位恐惧魔王同时出现,将隐身状态下的齐岳隐隐围在中间。空气中一阵扭曲,撒旦那巨大的身影出现在了齐岳面前。

    撒旦手中托着一颗紫色的水晶球,一层层奇异的能量波动不断传来,而目标,正是隐身中的齐岳。

    齐岳知道,隐身效果已经没用了,撤掉麒麟隐的隐身效果,面对撒旦,他知道,这一次,是自己输了。撒旦显然是想到了自己要来万魔峡谷,所以才趁着自己疗伤的时间在这里布下陷阱。由于不再地狱核心圈,地狱生物们都可以飞行。此时,那些燃烧军团中的强者,都拍打着翅膀,或者凭借天赋飞行,形成了一个如同铁桶一般的包围圈,将自己牢牢的封锁在其中。

    撒旦有些嘲弄的看着齐岳,“现在你觉得自己还有逃跑的机会么?不错,你是很强。但是,撒拿也很强。可他还不是死在了我的手中。人类果然是卑鄙的,没想到你连他都能救出来。可惜,你还是算错了一步,没想到我会在这里等你吧。在等你的同时,我也将这对我的地位最有可能构成威胁的弟弟杀掉了。齐岳。这一次,我看你在天罗地网之中还如何逃跑。”

    齐岳漂浮在那里没有动,他在观察着周围地一切,路西法和三位恐惧魔王分别守卫着一个方向,而燃烧军团这次出动的全是飞行单位。已经将自己

    所在的位置完全围拢了。虽然他们都不是自己的对手,但是,想要从这里逃出去,就必须要面对他们的攻击。只要他们能够将自己略微阻挡一下,那么,撒旦接踵而来地攻击就会出现。至少从表面上判断,现在自己已经没有任何机会能够逃脱了。

    两天的时间,再次见到撒旦。齐岳的情况却已经完全不同,对于他来说,或许有些戏剧性。上次是他算计了撒旦,这次被反算计,也不能不说是一种报应吧。

    “齐岳。你知道现在你最好的选择是什么吗?”这个让自己无比憎恨地人类已经是瓮中之鳖,撒旦也不急着动手,只是嘲弄的看着齐岳。

    齐岳摇了摇头,道:“我不知道,岳父大人,还要请您教我。”

    撒旦怒吼一声。“不要叫我岳父,我不是你岳父。你现在最好的选择就是自杀。否则,落在我手里,我就会让你知道,什么是真正的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撒旦提醒齐岳自然不会是什么好意,虽然他有把握在这种情况下干掉齐岳。但是,齐岳的实力毕竟是那么地强大,即使是他的弟弟撒拿也无法相比。在之前毁灭撒拿的时候,燃烧军团已经受到了一定的损失,三名恐惧魔王身上都有伤。经过之前在地狱核心圈中央广场的一战,地狱世界可以说是元气大伤,撒旦宁可放弃折磨齐岳地机会,也不希望自己手中的实力再有什么损失了。

    摇了摇头,齐岳微微一笑,道:“或许这真的是一个最好的选择,可惜的是,这对我来说,并不是唯一的选择。自杀?那是懦弱地表现,就算是死,我也会在战斗中死亡。更何况,岳父大人,您觉得凭借你们这些人,就真的能够抵挡住我回家的脚步么?”

    撒旦冷哼一声,道:“这么说,你还有侥幸的心里了?”

    齐岳虽然万分不愿,但他知道,现在只有使用那最后的杀手锏了。即使是之前在中央广场,那么危机地情况下他都没有使用。可是,面对眼前必杀的局面,他如果还不用地话,恐怕就永远也不能回到地球了。

    “出来吧,老牛。你最后一次帮我的条件就是,将这里的地狱生物尽可能毁灭,掩护我回地球。”齐岳的声音很平静,就像他自身的气息一样。他根本就不担心自己会被眼前的局面所毁灭。撒旦固然强大,但是,他能够强过自己和老牛的联手么?

    空气中能量一阵扭曲,撒旦是惊讶,而路西法却早已经脸色大变了。他显然是已经想到了齐岳要做什么。

    十米高的巨大身体凭空出现在齐岳身边,虽然他们的身材不成比例,但是,这突然出现的巨大身体所带来的能量波动却是眼前任何人所无法相比的,即使是撒旦,也因为他的出现而充满了惊骇。

    牛魔王的样子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到和撒旦有几分相像,他们头上都有两个角,只不过撒旦的角是恶魔之角,而牛魔王却是牛角而已。

    牛魔王哈哈一笑,“好舒服的感觉。这里就是所谓的地狱么?以前一直找不到机会过来看看,这次倒是很好的时机。”老牛不愧是老牛,面对如此众多的敌人,和齐岳一样,他根本就不会惧怕,由小行星上那奇异金属铸造的巨型三股托天叉凭空出现在老牛的掌握之中,强横的能量波动骤然迸发。

    路西法沉声道:“陛下,上次打伤我的就是他。小心,他很强。比齐岳还要强。”

    老牛嘿嘿一笑,道:“好了伤疤忘了疼,都是一群鸟人。”老牛从来都是不按常理出牌的,他话还没说完,巨大的牛身就已经动了。

    撒旦吃惊的发现,自己的精神力竟然无法锁定住老牛的身体,三股托天叉一个横移,目标直指周围的三大恐惧魔王。

    灰色的能量,如同海浪一般波动,那是粘稠的能量气息,能量似乎不受到空间的限制,只是一瞬间,就吞噬了三大恐惧魔王的身体。

    老牛爆发了,口中发出一声牛吼,他的身体已经朝着撒旦的方向冲了过去。

    三大恐惧魔王在老牛爆发出的灰色能量笼罩之中,身体竟然一阵痉挛,连对抗都不敢,慌张的催动着自身能量疾飞而起。

    路西法加上撒旦,两人同时面对上了老牛,老牛的三股托天叉横了过来,直奔撒旦胸口插去,他比撒旦要矮个五米左右,但在气势上却丝毫不弱。

    在攻击撒旦的同时,老牛的左手同时向路西法拍了过去,只不过是眨眼之间,他竟然已经向在场地狱中最强的五个高手发动了攻击。

    齐岳在老牛开始行动的时候,他就已经动了。对老牛,他只是利用而已。和撒旦比起来,齐岳心中反到更担心老牛,老牛既然已经选择了对手,那么自己就把他们让给他好了。身形一闪之中,齐岳已经来到了外围的燃烧军团之中,大开杀戒。

    轰然巨响中,撒旦和路西法同时飘退,而老牛也被震的在空中翻滚一周才稳定住自己的身体。老牛的牛目中爆发出两团耀眼的光芒,自从他诞生以来,还没有遇到过真正的对手,眼前这两个家伙居然能够联手将自己逼退,这还是第一次出现的事。

    在撒旦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多了一柄黑色的长剑,剑长八米,上面雕刻者无数紫色的纹路,正是地狱第一魔器,名字很简单,和撒旦的称号一样,它叫魔王。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