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三百零二章 你还知道回来啊?

    好了,你们都去休息吧。我也要去修炼一会儿了。”如月站起身,作为大姐,齐岳不在的时候,她可以说就是一家之主了。

    雪女微笑道:“如月姐,不如我们出去走走吧,天天在别院里闷着也不好啊!你除了工作就是回家修炼,难道不烦么?”

    如月笑道:“这可不像是你说出来的话。以前你似乎比我更加不愿意出家门吧。”

    雪女轻叹一声,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或许,是因为齐岳改变了我的性格吧。怎么样,姐妹们,有没有兴趣一起出去走走?”

    殇冰摇了摇头,失笑道:“我不去。我肯定是不去的。和你们一起出去,我都被比下去了。而且,你们不觉得,如果我们同时出现在一个地方,必然会引起不必要的冲动么?我记得上次在大街上的时候,就有几个星探找过你吧,雪女。”

    确实,像她们这样的容貌、身材,走在大街上哪怕只有一个都会成为瞩目的焦点,如果一下出现这么多,还不知道会引起什么样的轰动呢。

    正在这时,电话铃声响起,如月几乎第一时间将电话抄入手中,表面上因为齐岳没有按时回来而生气,其实她心中比谁都要着急。顾不得姐妹们有些嘲弄的目光,如月接通电话,问道:“谁啊?”

    原本有些期待的神色很快就恢复了正常,“克里斯蒂,是你啊!你还好么?齐岳?齐岳他还没回来呢。估计快了吧。等他回来以后,我让他打电话给你,好。那就这样吧。”

    挂了电话,如月不禁有些颓然。克里斯蒂已经回英国去了,并且按照当初齐岳教她的办法,把父母也接去了英国。有了齐岳和黑暗议会之间的合作。再加上她本身地实力已经达到了黑暗议长那样的程度,现在在黑暗议会之中,她的地位绝对是超然地。吸血鬼一族,也逐渐成为了黑暗议会中不可或缺的强大力量。毕竟,上一次利用原血,克里斯蒂可是制造出了一大批高手呢。

    “刚才好像谁还说要对齐岳怎么怎么的,可是电话铃一响啊!连魂都勾走了。哈哈。”殇冰长笑一声,不等如月发作。转身就向外面跑去。经常锻炼的她每天不活动活动身体,都会觉得难受。

    如月没有去追殇冰,任由她飘身到大门处冲了出去。

    “啊?”殇冰惊呼一声,紧接着,她地声音被瞬间截断了。

    闹归闹,五女之间,早已经结下了深厚的情谊。明明、如月、雪女和植物魂。几乎在同一时间扑了出去,第一个到达门口的。竟然是平时很少说话的植物魂。

    不过,紧接着她们也都呆住了,因为殇冰声音截断的原因呈现在了她们面前。

    殇冰刚一出门,立刻就撞上了一个高大的身体,还好她反应快捷,勉强用身体撑住对方。但是,下一刻。她那修长的娇躯已经被对方紧紧搂入了怀抱之中。

    是他,他回来了。

    齐岳一脸微笑的看着面前五女,“嗨,我回来了。怎么,你们被施了定身法么?”

    他看上去比执行小行星任务地时候又成熟了许多,依旧是一身黑色的装扮,只是头发变成了晶莹的银色,高大的身体,熟悉的气息扑面而来。是的,她们的男人回来了。

    “你还知道回来啊!”除了被齐岳搂在怀中地殇冰,包括植物魂在内的四女异口同声地怒叱道。

    齐岳吓了一跳,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四女已经同时扑了上来,花拳竹腿几乎同时用上,齐岳身体正面,顿时迎来了无差别攻击。

    “不要,饶命啊——”惨叫一声,还没进门,齐岳就被四女轰了出去。

    齐岳看着站在门前的五女,殇冰也在刚才齐岳被揍出去的时候脱离了他的怀抱。这简直就是五虎上将啊!如月居中而立,一个个凶狠的瞪视着他,即使齐岳的实力再高强,此时此刻也不禁心中有些忐忑,试探着问道:“家里不是政变了吧?”

    五女看着她,脸上地神色突然变得怪异起来,齐岳的样子实在有些狼狈,身上都是她们留下地脚印,头发也变得凌乱了,甚至连衣服上的扣子也掉了几个,最为可笑的,是他裤子上的拉链不知道被谁坏坏的给拉开了,露出了里面的黑色内裤。但他自己却并没有察觉。

    “哈哈哈哈哈。”几乎在同一时间,五女爆笑出声。看着齐岳,一个个笑的直不起腰来。

    齐岳愣了一下,低头看时,这才发现自己身上的惨状,赶忙整理起来,不过,他的动作只进行了一半,就下意识的停了下来,因为,他已经看到,五女虽然在笑,但是,泪水已经顺着她们面庞滑落。

    这一次的分别和以前都不一样,可以说是真正的生离死别啊!在齐岳以斗转星移令小行星偏离之后消失,每一个人都以为他已经死了,即使是五女,也只不过是自己骗自己而已。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五女心中不知道被痛苦折磨了多少次,现在,他终于回来了,活着回来了。喜极而泣,笑中带着泪水。那是怎样一种感觉啊!

    “对不起。”齐岳缓缓走到五女身边,张开他宽阔的臂膀,不过,他发现自己的臂膀还是短了一些,根本不可能将五女全部搂入怀中,一时间,他就那么傻傻的站在哪里,看看这个,再看看那个,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今天罚你睡草坪。”如月第一个开口。

    齐岳苦笑着点了点头,道:“好,好。我认了。该罚,该罚。”

    如月哼了一声,道:“那你知道我们为什么要罚你么?”

    齐岳一愣。道:“是因为我去冒险了吧。”

    如月摇了摇头,道:“不,是因为你冒险竟然不带着我们。如果当时,你让我们和你在一起。我们又怎么会这样担心?在那时候,你怎么能抛弃我们呢?难道你以为我们都是贪生怕死的么?只有你是英雄?”

    “呃……”齐岳被如月说的

    垭口无言,不过,他脸上却重新露出了笑容。虽然嘴上不说什么。但是,如果让他再选择一次地话,他同样会那么做。即使结果是死亡,也不会改变。

    雪女向齐岳吐了吐舌头。而植物魂则流露出衣服爱莫能助的样子。殇冰看着齐岳的眼神虽然凶狠,但在凶狠之中却包含着温柔。而如月和明明,表面上虽然脸色凝重,但实际上心早已经软了。

    “我认罚吧。那我就先在草坪上等你们原谅我。”齐岳微笑着退后几步,走到小鹏身边。

    小鹏地大头探过来,在齐岳身上轻轻的摩挲了几下,大眼睛中充满了笑意。他虽然什么也没有说。但是。从他身上散发出的兴奋感觉,已经说明了一切。主人回来了。他的主人终于回来了。当然,在主人和女主人产生矛盾地时候,小鹏明智的选择了不参与。右翼悄悄的抬起,盖在自己的眼睛上,似乎在告诉齐岳,我没看见。我什么都没看见。以他那巨大的身体做出这样的动作,要多滑稽就有多滑稽。

    齐岳无奈的摇了摇头。完了,自己只有孤军奋战了。不过,他的耳朵却高高竖起,看着如月五女,偷听着她们地交谈。

    明明趴在如月耳边,悄声问道:“如月姐,你真的要惩罚他啊!他看上去也挺可怜的,好不容易才回来,一定很累了。”

    如月迟疑道:“可是,我们这次要是这么容易的就原谅了他的话,那下次他岂不是还会犯么?放心吧,以他的身体,累不坏的。这次一定要让他长记性才行。”

    殇冰噗哧一笑,道:“只要你忍心地话,我没问题。”

    植物魂并没有和齐岳确立什么关系,在她自己感觉,自己的地位是最低地,虽然心中着急,但也不敢多说什么,怕引起四女的误解。雪女一向乖巧,看着如月,虽然什么都不说,但眼中已经流露出了焦急的光芒。

    正在她们犹犹豫豫的时候,齐岳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手机,放在耳边,装模作样的道:“爸,是您么?对,我回来了。好,好,我这就过去吃饭。我也想您和妈妈还有妹妹了。恩,我马上就过去。”一边说着,他挂上电话,转过身拍了拍小鹏的头,道:“兄弟,你是在这里继续晒太阳,还是和我去吃大餐呢?”

    小鹏盖在眼睛上地翅膀赶忙抬了起来,“吃,我要吃大餐。”

    “不许去。”如月五女急了,只是一瞬间的工夫,就将齐岳围在了中央。他好不容易才回来就又要走。虽然是去他父母那里,可是要是中途再有事情,他又偷跑了,上哪去抓他?

    齐岳心中好笑,表面却不动声色地委屈道:“我已经半个多月没吃东西了。你们总不能让我在草坪上吃草吧。我去爸妈那里蹭饭难道也不行?”

    一听齐岳说半个多月没吃东西,五女最后一道防线也终于被瓦解,在齐岳这个痞子面前,她们的攻势实在是太脆弱了。如月哼了一声,贴近到齐岳身边,右手毫不掩饰的在他腰上用力的掐了一下,“带我们一起去,一个都不能少。从现在开始,你的惩罚改变了。时刻要处于我们的监管状态。”

    齐岳哈哈一笑,一把将如月抱了起来,“好,没问题,不就是监管么。好啊!那晚上你们也一起监管我好了。”

    此话一出,第一个吓跑的就是植物魂。但是,她转身刚要跑,却被殇冰一把拉住了。只得俏脸羞红的躲在殇冰身边。

    小鹏适时的回到了崆峒印之中,熟悉的能量感觉,令他舒服的险些呻吟出来。看着面前五女,齐岳安慰了这个又安慰那个。好一番劝慰,这才让她们破涕为笑。

    “说吧,那天到底是怎么回事?从实招来,否则,晚上不让你上床。”明明凶巴巴的瞪着齐岳说道。不过,话音一落她就意识到了自己的语病。

    果然,齐岳邪邪的笑道:“那这么说,我要是从实招来的话,今天晚上就可以上你的床了?”

    “讨厌,你想的美。”明明瞥了看好戏的几女一眼,却毫不示弱的挺了挺自己的胸脯。

    齐岳道:“这次,我可真是上地狱走了一圈啊!和撒旦那家伙打了一场,结果弄了个平手,然后我就回来拉。”

    五女还等着他说下文,可等了半天,却见到齐岳根本就没有再说下去的意思,“完了?”如月问道。在她们听起来,齐岳所谓的去地狱走了一圈,是指的小行星事件,却不知道,他真的是去了地狱一趟,也真正的和撒旦打了一场。

    齐岳耸了耸肩膀,道:“这还不行啊……

    如月哼了一声,道:“当然不行。说详细点。我们要知道你失踪了这么多天,究竟去干什么了。是不是遇到了什么美女,乐不思蜀了。”

    齐岳苦笑道:“冤枉啊!老婆大人们。我是那样的人么?”

    “是——”

    “呃……”

    “说——”

    “好,好,我交代,我坦白。”齐岳这才将自己如何在小行星上生存下来,如何在牛魔王的帮助下重返地球。然后又如何被冷儿带到了地狱,以及在地狱发生的事情详细的说了一遍。当然,他和冷儿那段露水姻缘被他说成了去顺便感谢黑暗议会的帮助却上当了。

    听完齐岳的话,五女都不禁产生出一种惊心动魄的感觉,不过,当如月看到齐岳有些闪烁的眼神时,不禁问道:“你没骗我们?你在给我们打电话的时候既然不知道会去地狱,怎么会告诉我十天才能回来呢?”

    齐岳道:“当时我的实力还没完全恢复啊!身体也很差。而且距离回来又远。当时我别提有多狼狈了。连买吃的的钱都没有。幸好遇到了水月。在她的帮助下,我才能回来。后来我一想,反正法国离德国也挺近的,索性去黑暗议会感谢一些,所以才发生了之后的事。原本是想提前回来给你们个惊喜的,谁知道会去了地狱一趟。”

    明明眼中的凶恶早已经变成了温柔,关切的问道:“撒旦没把你怎么样吧。你现在身体情况如何?那么多天没吃东西,还坚持的了么?”

    打蛇随棍上,一向是痞子最擅长的拿手好戏之一,齐岳当了不少年小痞子,自然深得其中三味。没等明明说完,他身体立刻晃动了一下,脚下也变得虚浮了许多,原本正常的脸色,被他巧妙的控制着变得有些苍白。表面上却勉强说道:“没什么。饿个十几天,我还死不了。”

    明明被齐岳突然的变化吓了一跳,赶忙上前扶住他,将自己的能量输入他体内,急道:“如月姐,算了,我们先别审他了,让他赶快回房间休息休息吧。一切等以后再说好不好。”

    齐岳的把戏也只能骗得了像明明和植物魂还有雪女这三个单纯的姑娘。殇冰和如月一眼就看出了其中的破绽,但看着明明三女央求的样子,索性也就顺着下了台阶。如月点了点头,上前扶住齐岳的另一只手臂,道:“那就先回房间吧。”一边说着。一边用力的在齐岳肉多地地方掐了掐,疼的齐岳一阵呲牙咧嘴。

    回家的感觉真好啊!一进大厅,齐岳就舒服地倒在了沙发上。只要进了门,一切就都好说的多了。他当然也明白,五女不可能真正的怪他,只不过是因为生离死别产生的恐惧感不得不抒发一下而已。

    明明看着齐岳那舒服地样子。这才明白自己上当了,“齐岳,你……”

    齐岳赶忙道:“别动手,有话好说,不要这么暴力好不好。我真的是十几天没吃饭了。也真的是很虚弱,只不过,我还勉强能坚持而已。”

    如月没好气的道:“刚才的电话也是你在装模作样了?”

    齐岳也不回答,只是嘿嘿的笑了笑。

    五女对视一眼。大喝一声,“扁他。”五条曼妙的娇躯几乎同时向齐岳扑了上来。惨叫声,不断从龙域别院中传出,齐岳真想高呼一声,我好可怜啊!不过,他的抓奶龙抓手在此时施展开来,已经有些应接不暇地感觉了。

    碧蓝的天空没有一丝云彩。温暖的阳光普照大地,澄澈的光芒似乎已经不再受到污染的影响似的。现在已经是春天。在那温暖的阳光照射下,大地万物逐渐复苏,随处可见一副春意盎然地景色。

    龙域别院的大门开启,一辆加长地凯迪拉克轿车从里面开了出来。黑色的车身在阳光的照射下散发着高贵典雅的气质,就像一位绅士,静静的走出龙域。朝着机场附路的方向而去。

    经过了两个小时地“严刑拷打”,齐岳终于得到了五女的原谅。不过。他身上却也已经变得伤痕累累了。其实,本来拷打在一个小时地时候就应该结束了。但是,当拷打刚刚结束的时候,停下来喘息的五女去吃惊的发现,在齐岳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五个特殊的东西。而那东西仿佛是之前束缚着自己胸前充盈的女性特殊用品时。拷打的时间瞬间加倍。齐岳的惨叫也变得更加凄厉了。

    “你们都离我那么远干什么?我不是已经获得你们原谅了么?”齐岳看着坐在一起的五女,小心翼翼的问道。

    “上次的事是原谅了。可是,你刚才做的又怎么说?你个流氓。”明明羞恼的道。

    在齐岳的抓奶龙抓手神功面前,如月和雪女还好一些,她们毕竟已经和齐岳发生过亲密关系。而殇冰的接受能力一向很强,并没有太大的反应。但是,明明和植物魂二女却羞的不行。毕竟,她们不但是处女,而且对于男女方面的事接触的太少了。齐岳那充满电力的大手,虽然带给了她们前所未有的感觉,但同时也带给了她们无尽的羞涩。

    齐岳恬着脸道:“你怎么知道我小名?”

    殇冰故作惊讶的道:“哦?你小名叫流氓啊!好啊!待会我到要问问伯父伯母,这是不是他们给你起的。”

    “呃……,这个,就不用了吧。”齐岳顿时服了。

    好不容易回来了,被拷打之后,齐岳决定弄假成真,毕竟,他离开了这么长时间,对父母有着强烈的思念。如果不是因为龙域别院在他心中早已经是自己的家,而又怕知道实情的如月等人过于担心,他一定会先去看父母。百善孝为先在经历过从一个孤儿到现在拥有了父母的幸福之后,齐岳对于这份亲情格外珍惜。五女都是善解人意的好姑娘,齐岳一提出要去看望父母,她们自然不会反对。当然,是有条件的,条件只有一个,就是必须要带上她们每一个人。就连羞涩的植物魂这次都鼓足勇气跟了来。这次可以说是齐岳正式带她们见家长,这个时候要是退缩了,说不定以后就再也没有机会了。植物魂当然明白这个道理。

    齐岳身上的衣服已经重新变得整齐了,头发也被如月梳拢的一丝不芶,银发黑衣,虽然他的相貌并不是非常英俊,但是,那特殊的气质,却是任何人也无法相比的。也只有在自己的爱人和亲人们面前,这位生肖之王才会表现的那么平易近人而已。要是换了别人,还指不定会变成什么样呢。当然。现在他那身黑衣之下,皮肤上多了不少淤青,都是他这些爱人宝贝们的杰作。

    “齐岳。要不要现在就通知大家你已经平安回来了?他们也都很担心你地情况呢。”闹也闹了,如月作为大姐,第一个恢复了应有的睿智。

    齐岳微微一笑,道:“通知吧。哦。对了,刚才官静那小子怎么还在睡觉?他难道天天都是这样么?你通知大家我回来了没问题,不过,只是通知生肖守护神战士

    就行了。生肖小队暂时先不要通知,我不想让四大家族知道呢,好不.容易回来了,这次,我说什么也要先清净几天。以前就算是清净的时候也在拼命修炼,这一次终于可以彻底地放松放松。也能好好陪陪你们。你们虽然都是我的红颜知己,但是,我却从没进到过作为男朋友的责任呢。”

    五女同时白了齐岳一眼,似乎在说,你知道就好。

    如月道:“官静这小子好像是在太空中受了你的刺激,回来以后,一直在努力修炼。连家都不回。他虽然生性懒散,但人还是不错地。相信等他经过这段时间的修炼以后。一定能带给我们一个惊喜。”

    齐岳点了点头,道:“只有不断的努力,实力才能更上层楼。这次在地狱一游,让我看到了很多我们的缺陷。首先,也是最为严重的一点,就是我们的人数实在太少了。根本无法和其他位面的大军相媲美。像地狱的燃烧军团,数量至少有十万之众。其实力之强大,根本就不是我们这个世界任何一个国家可以抗衡地。”

    如月皱了皱眉,道:“难道凭借我们的科技力量也不行么?”

    齐岳苦笑着摇了摇头,道:“我们自身的实力你应该很清楚,整个燃烧军团可以说是一个异能者的超级组合,他们的防御力根本不是普通武器所能破除的。就是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比如导弹之类,想要对抗燃烧军团也非常困难。真正能够对他们产生伤害的,恐怕也只有人类地终极武器核武器了。但是,所谓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先不说地球上的核弹数量因为之前地小行星已经降低到了历史最低点。就算拥有充足的核弹,想要毁灭燃烧军团也不是那么容易。况且,核弹一旦使用,对地球所产生的破坏性是很难想象的,你总不希望看到地球上辐射横行,变成人间炼狱吧。所以,想要阻挡燃烧军团的前进脚步,真正要凭借的,只有强大地单兵作战能力。以现在的情况来看,能够派上用场地,也只有美国那个机甲军团了。可是他们的数量有多少?才不过一千多而已,上次小行星爆发还毁灭了很大一部份。以他们的战斗力根本远远不够。如果我是撒旦,一旦入侵地球之后,就会将自己的主力分散开来,以千人或者万人为单位,开始大规模侵略,同时像众多国家发动战争。到时候,他们所带来的,就是不断的杀戮,对整个世界都将造成巨大的灾难。这应该怎么办?所以,到时候我们就会成为狙击他们的主要力量。可是,地狱军团中除了撒旦和路西法以外,虽然没有被我看在眼中的敌人,可是,十万的数量又怎么是我们生肖战士所能比拟的呢?数量上的绝对劣势将会使我们很难对抗。只能以游击战的形式逐渐削弱燃烧军团的实力,在这个过程中,地球必将受到敌人的洗礼,损失有多大,我们现在都无法估计。”

    如月眼中光芒连闪,“那你有什么好的建议么?要怎么做,我们才能和地狱阵营相抗衡呢?”

    齐岳想了想,道:“如果想要和他们抗衡,首先一点,就需要我们将实力进一步提升。我们虽然加起来只有一百多人,但是这一百多人却要像一柄对手无法抵御的尖刀。时刻威胁着整个地狱燃烧军团。然后再想办法将他们引到无人的地方,彻底决一死战,只有这样,我们才有可能在与对手的战斗中获得胜利,并且将人类的损失降低到最小。”

    如月点了点头,道:“这似乎也不是不可能实现的。通过这次对小行星的狙击,可以看的出,不论是希腊守护者还是教皇,在面对大是大非上还是能够站在正确一面的。再加上我们的力量,应该能够阻挡住撒旦了吧。”

    齐岳道:“很难。首先,雨眸和她的希腊守护者面临着和我们同样的问题,就是数量。他们的实力虽然也不错,但是,人数却实在太少了。要知道,整个燃烧军团都能够施展强大的黑暗能量,想要对抗又谈何容易。至于教廷到是不错。信徒众多。又擅长着对抗地狱世界最好的光明之力。可是,教廷现在的根本实力有多少我们都不知道。真正能够派上用场的人数恐怕不会很多。毕竟,虽然教廷发展了很多年,但是,各个国家都不会允许他拥有太强大的武装力量。这就大大制约了教廷的实力。而且,我最担心的是,就算地狱燃烧军团被我们阻挡。可是,大师曾经说过,地球的危机是一波接一波的,到了那未知的一天,各个邪恶位面通往地球的入口开启,只会是地狱一方入侵地球么?撒旦的弟弟撒拿曾经说过,最有可能和撒旦同时出现的,就是冥界的力量。那里的掌控者,是希腊神话中的冥王哈迪斯,他从希腊神诋中叛变,其实力之强横,手下之众多,甚至可以和地狱相媲美。如果撒旦有冥王辅佐的话,我们就将变得更加捉襟见肘了。”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