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三百零五章 羞涩与快乐

    明明身体僵硬的闭着眼睛等待着,俏脸通红,全身都在与岳的接触中不断发热着,他,他怎么还不来,好羞人啊!他还在等什么呢?

    明明的僵硬足足持续了二十分钟,当她大脑的一片空白中再次出现灵知的时候,才意识到已经过去了很长时间,自己的身体似乎都有些麻痹了似的,尤其是齐岳压在自己大腿上的那条腿,还经常会动一下。

    小心的睁开眼睛,黑暗并不能影响明明的目力,齐岳脸上的笑容看上去是如此的温和,那满足的感觉顿时令明明心中一片温暖。在车上的时候,她就有些羡慕海如月,如果齐岳是枕在自己大腿上该多好啊!可现在他就在自己身边,还紧紧的贴着自己的身体。但为什么自己心中会有些失落呢?

    齐岳的面庞近在咫尺,呼吸可闻,他,他真的是睡着了么?

    明明的目光逐渐变得更加温柔了,僵硬的身体也开始逐渐软化,她知道,自己的男人实在是太累了,或者,他现在根本就不知道怀中还搂抱着自己吧。可是,这种感觉真的好温馨,如果能一辈子就这么睡在他的怀抱之中,该是一件多么美妙的事情啊!

    轻轻的挪动了一下自己的身体,让自己更舒服一些,抬起头,明明小心翼翼的在齐岳唇上轻吻一下,这才将自己羞红的面庞贴在齐岳的胸口上,缓缓闭上了双眼。带着幸福,带着些许失落。感受着爱人的心跳声。

    寂静地夜晚在均匀的呼吸声中悄悄的离去了,当黎明地曙光透过窗户射入房间的时候,明明睁开了自己没有半分睡意的美眸。是的。她一晚都没有睡,不是睡不着,而是不舍地睡着。多久没有这样单独和齐岳在一起了,而且还是如此紧密的接触。她实在是不舍的睡啊!即使是数着齐岳的心跳声,她也时刻让自己保持着清醒,偶尔睁开眼睛,偷偷的看齐岳一眼,或者在他的面颊上轻吻一下,都会令明明感觉到异常幸福。

    齐岳的身体似乎发生了一些变化,当阳光出现之后,这是明明第一个感觉。不知道是什么东西,顶在自己小腹上。很坚挺,而且,它似乎还会一跳一跳的。热度不断传来,令明明好不容易消失地软弱感再次出现。这,这是什么?她毕竟也是大学生了,生理卫生课当初也学过。很快,明明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顿时羞的伏在齐岳怀中不敢抬头。而此时齐岳的大腿还搭在她身上。她想要闪躲都做不到。

    “恩——”或许是感觉到了什么,齐岳在阳光的照射下微微皱了皱眉,搂着明明的手臂也略微放松了一些,明明的心跳顿时加快,他,他要醒了么?不行。这样羞人的样子,可不能让他看到啊!一想到这里。明明顿时显得有些慌乱。小心翼翼地去抬齐岳的手臂,试图从他地纠缠中钻出去。

    不过,她不懂还好,当她刚刚将齐岳的手臂抬起,以为自己可以脱身的时候,突然感觉到脖子处被喷了一口热气,齐岳邪邪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小明明,你要跑到哪里去啊?”

    “啊——”明明吓了一跳,或许是因为整整一晚,积蓄了太多羞涩的原因,下意识的尖叫出声。她可是生肖鸡战士,她地叫声,穿透力之强足以令普通人昏迷,当然,住在龙域别院中的,一个普通人都没有,当然也不会有昏迷地。但是,她这突然的尖叫,顿时传遍了别墅的每一个角落。

    如月已经起床了,她一向有早起的习惯,听到明明的尖叫,她先是愣而一下,紧接着,俏脸微红,轻笑一声,自言自语的道:“明明这丫头,还真行啊!居然坚持了一晚直到现在么?我似乎都做不到呢。她可还是第一次。”说道这里,她不禁想起了自己和齐岳第一次时候的样子,在那石穴之中,那特殊的感觉,永远都埋藏在她内心深处,永远也不会忘记。

    淡淡的光芒闪烁,抬头看了一眼外面明媚的阳光,如月这才走出房门,去安排众人的早餐了。

    齐岳看着明明,一直大手已经捂在了她的小嘴上,这才使尖叫声嘎然而止。齐岳苦笑道:“宝贝儿,难道你想让整栋别墅的人都知道你在做什么嘛?”

    明明看着齐岳,感受着他大手上的灼热,赶忙闭上双眼,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完了完了,他醒了,他,他会不会现在做什么?他那个东西,好像还是很硬的。

    齐岳放开手,又一次将明明搂在自己怀中,看着她紧闭双眼那可爱的样子,不禁失笑道:“我有没有那么可怕啊!你这样子,好像是等我强奸似的。”

    “你,你……”一向伶牙俐齿的明明现在却说不出话来,悄悄睁开眼睛,赶忙紧贴着齐岳的身体不敢移动,喃喃的道:“你醒了么?昨天,昨天晚上你特别渴睡,我本来想让你在我这里睡下,我去找如月姐睡的。可是你睡的时候却拉着我不让我走。所以,所以才……”

    齐岳嘿嘿一笑,在明明吹弹可破的娇颜上轻吻一下,闻着她身上的香气低声道:“没关系,我明白,一定是某个小色女春心萌动,然后把我带回房间了。完了,你还我的贞洁,你,你要对我负责啊!”

    看着齐岳那夸张的表情,明明先是呆了一下,她怎么可能想得到一个人的脸皮可以厚到这种程度呢。慌张的道:“你,你别叫啊!我什么都没有做。我,我会对你负责的。”

    齐岳也没想到明明居然是这个反应,看着她那慌张的可爱样子,实在忍不住。猛的一翻身,已经将她压在身下,重重地在她唇上吻了一下。道:“你要怎么对我负责呢?”

    明明感受着齐岳身体的变化,一时间已经完全说不出话来,慌乱的闭上眼睛,娇躯甚至有些轻微地颤抖。

    齐岳的目光牵动了一下。趴在明明身上,通过身体的全面接触感受着明明全身的弹性和舒适。轻声道:“可惜啊!大

    家都已经起来了。为什么我昨天晚上会睡地那么沉呢。居然做出这种禽兽不如的事,真是有损我的英雄形象啊!”

    虽然在羞涩之中,但明明还是不禁睁开眼,好奇的道:“你昨天晚上什么都没做,怎么会禽兽不如呢?而且,而且我们,我们……”

    齐岳撑起自己的上身。邪恶的看着明明,笑道:“正是因为我什么都没做,所以才是禽兽不如啊!不明白的话,回头去问如月吧。小懒虫,我们该起床了,大家都起来了,再不出去。恐怕他们会笑话我们了哦。”

    齐岳自己知道自己的事,虽然明明千肯万肯。他体内也早已经挤压了庞大地欲火,再加上对明明的爱恋,使他极其艰难才遏制住心中的欲望。因为他知道,如果自己现在要了明明,那可不是一时半会就能完事的。总不能到中午才起床吧。只有等待下次机会了,反正是自己的老婆。跑也跑不掉的。

    身上一空,齐岳已经起身了。他昨天晚上睡觉的时候就没有脱衣服,此时只是略微整理了一下,就完好地站在床边。

    被窝中没有了齐岳,仿佛少了什么似的,明明知道,自己永远也忘不了在他怀中那醉人地感觉。他什么都没有做呢,自己和他之间还是清白的。这个混蛋啊!感觉到下身微微有些凉凉的,明明顿时羞的双手捧住自己的娇颜,不敢再看齐岳。

    齐岳整理好自己的衣服后,在明明房间内地洗手间简单的洗漱了一下,等他出来地时候,一看明明还蜷缩在被窝中没有出来的意思,坐到床边问道:“怎么了小懒虫,还不起来么?”

    明明拉下被子的边缘,偷看齐岳一眼,“你,你先出去吧,我要洗澡。”

    齐岳脱口而出道:“我帮你洗怎么样?”

    “不要,你赶快出去拉。”明明的心跳又一次加速,这次她看着齐岳的目光已经有些怨怼了。

    齐岳哈哈一笑,这才转身走出了房间,他也希望能够天天都有这样的好心情,不过,老婆多也有麻烦,他不可能每天晚上都和明明在一起,如果那样的话,恐怕其他老婆就该有怨言了。今天晚上去找谁呢?如月吧,还是她和自己配合的最好。带着性幻想,齐岳从明明房间中溜了出来,当他走下楼梯的时候,不禁脸色一红,除了他和明明以外,其他的生肖守护神战士,加上殇冰、雪女和植物魂,都已经起来了,正聚集在大厅中吃早点呢。

    齐岳若无其事的从楼上走了下来,众人看他的目光都有些暧昧。燕小乙悄悄的贴到齐岳身边,低笑道:“老大,你可以啊!一晚上没闲着吧。刚才让明明尖叫的那么有力,还是你强。腿软了没有?”

    “软你个头。我让以后再也硬不起来你信不信。”齐岳笑骂一声,作势欲打,吓得燕小乙赶快跑了。

    齐岳的脸皮毕竟是很厚的,感受着众人的目光,毫不在意的拿起一杯牛奶灌入腹中,开始吃他的早餐了。他的四位红颜知己,如月和雪女还好一些,只是偶尔偷笑,植物魂则连看都不敢看齐岳一眼,俏脸总是会莫名其妙的羞红。而殇冰则上下打量着齐岳,仿佛在看稀有动物似的,喃喃的自言自语道:“你有没有那么强啊!弄了一晚啊!”

    殇冰的声音虽然不大,但这里都是高手,每个人都听见了。胡光正好喝了一口牛奶,听到殇冰的话噗的一声全都喷了出来,喷了易安满头满脸。

    顿时,大厅中哄堂大笑,每个人都停下了自己吃饭的动作,他们笑的是如此自然而开心。那种朋友之间特殊的感觉,令他们此时是如此满足。

    齐岳苦笑的看了殇冰一眼,“我强不强,回头你试试就知道了。怎么样?要不要现在回房间?”

    殇冰哼了一声,挺了挺自己那明显超过三十六E的伟大胸怀,“怕你啊!不过,你刚刚结束了一晚,还行不行啊?”

    看着殇冰挑衅的眼神,齐岳肩膀一晃,已经坐到了她身边,抓住殇冰的一只手,在桌子下面按在自己两腿之间,贴近她的面庞低声道:“你说我行不行啊?”

    殇冰一愣,手中传来的坚挺火热顿时令她芳心微微一颤,虽然表面上她是众女里最豪爽的一个,当初甚至和齐岳来过特殊的沙漠风暴,但又一次接触到那超级火热,她心中还是不禁微微颤抖起来。俏脸一红,瞪了齐岳一眼后,赶忙把自己的手收了回来。

    齐岳志得意满的哈哈一笑,道:“吃饭吃饭。睡了一晚,真是舒服啊!我身体有点僵硬。恩,待会看来要找两个人活动活动才行。有没有自愿报名么?”

    湛然神光电射而出,当他的目光从生肖战士们身上扫过的时候,可再没有人敢取笑他了,一个个都把头低到不能再低的程度。唯恐被齐岳抓了壮丁。开玩笑,和他活动,除非是有受虐倾向。这已经是生肖守护神战士们之间的共识了。

    取笑风波平息,而这个时候,明明也已经羞涩的从楼上走了下来,看着她那如同红苹果一般的俏脸,齐岳真想上去咬上一口。同时也心中苦笑,这丫头,这个样子出来,不是欲盖弥彰么?可怜自己明明什么都没有做,现在却要背黑锅,亏了,真是亏了。

    明明穿了一身宽松的休闲装,刚刚洗完澡的她头发还是湿漉漉的,身上甚至还有些冒着温热的水气,眼波流转,那吹弹磕破的肌肤在洗澡之后看上去更加红润了,似乎要滴出水来一般。即使是见惯美女的生肖守护神战士们,都不禁看的呆住了。

    徐东看看齐岳,再看看明明,突然道:“不行了,我忍不了了。老大想虐你就虐我吧。不过,在这之前,我一定要吹声口哨,流氓口哨。”流氓口哨响起,众人又一次哄堂大笑起来。明明俏脸更是红的厉害了,这一次,连齐岳都哭笑不得的没有任何办法。所谓法不责众,看着大家那开心的样子,连他自己也不禁笑了起来。

    好不容易哄笑声才平息下来,明明贴着如月坐下,如月有些惊讶的看着她,传音道:“明明,你好厉害啊!看你的样子,似乎没什么事似的。我一向自认为身体强度很高,和他第一次之后,都没法走路了,你是怎么做到的啊!”

    明明坐在那里,好不容易才让心中的羞涩平息了一些,拿起一个小鹑蛋刚刚送入自己口中,听如月这么一问,顿时扑的一声喷了出去,正好落在齐岳的牛奶杯中,溅了他一脸。

    好不容易才停止的笑声又一次爆发,虽然大家不知道如月对明明说了什么,但看明明的反应已经让他们笑到不行了。

    “呃,我,哈哈,我不行了,老大,我先回房间,我受不了了。”田鼠笑着从自己位置上爬起来,转身就向楼上走去。双手捂着肚子,已经笑的全身颤抖。

    莫迪悄悄的站起身,带着一脸笑意跟着田鼠一起去了,看着他们离开的身影,齐岳不禁有些惊讶。看上去,自己虽然没做过什么。但田鼠和莫迪之间,似乎已经发生了很多事情啊!自己这个当大哥的实在不够负责任,有机会。一定要问问田鼠他们发展的怎么样了。

    田鼠地变化确实很大。自从当初在远古巨兽时期修炼以来,他的体重就在不断的下降,实力却在不断地增加。原来的田鼠,因为身材过于肥胖。而显得非常臃肿。现在的他,已经逐渐瘦了下来,相貌比想象中还要好的多。虽然说不上有多么英俊,但还不到十八岁地他绝对说的上清秀二字。而且齐岳发现,这两年田鼠的身高变化很大,现在看上去,竟然已经和莫迪差不多了。照这样下去,男孩子的发育比较晚。用不了多久,田鼠的身高恐怕还能超过莫迪了,那样的话,他们也算的上是般配了。年龄不是差距啊!

    一顿早餐在快乐的气氛下吃完了,收拾好一切后,齐岳将大家都集中在客厅里,昨天晚上。如月已经将他这次发生地一切都告诉了众人。

    “地狱随时都有可能入侵我们这个世界,我这次虽然成功的从地狱跑回来。但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还是非常幸运的。别的我也不多说了。想要与地狱对抗,以我们的实力还是远远不够的。大家的努力还要继续,争取早日达到九云级别地实力。每多一分力量,我们就更能守护好我们东方世界。”

    聊天的气氛很轻松,齐岳回来了。生肖守护神战士们也有了主心骨,虽然地狱入侵似乎是一件非常恐怖地事。但因为齐岳的回归,生肖守护神战士们心中竟然无法产生担忧的感觉。毕竟,在老大的带领下,连小行星那样的灾难都已经度过了,难道还怕地狱么?他们对于齐岳的信心已经到了近乎盲目地地步。

    齐岳道:“我刚回来,修整几天之后,我要去一趟远古巨兽时期。看看那边神兽和凶兽之间的战斗如何了。我们有昆仑镜这个优势,如果可以借助一定神兽地力量,那么,对付地狱就更有把握多了。顺便,也将小楼小姐带回来。”

    昌杰笑道:“小楼在那边可以说是乐不思蜀了,我还从来没见到她这么快乐过呢。”

    齐岳突然觉得自己的身体有点僵硬,因为五女的目光此时都凶巴巴的集中在他身上,不用问,他也知道她们此时再想些什么,赶忙道:“带你们一起去。大家都去好了。那边的自然能量最为充裕,我也好帮助你们修炼一下,至于能到什么程度,现在还很难说。”

    其实,他去远古巨兽时期还有另外一个目的,那就是寻找蚩尤的下落,老牛的三个条件已经履行完毕,齐岳也必须要履行对他的承诺了。人无信不立,既然已经答应了,而且老牛还救过他的命,就一定要做到。不过,齐岳实在不敢想象,已经如此强悍的老牛,在得到盘古斧之后,会强大到什么程度。

    休息只持续了两天的时间,齐岳虽然很想放下一切好好的过几天休闲的日子,可是,心里有事,他很难平静下来,两天的休息时间他也没闲着,先是去见了姬长明上将一次,将自己从小行星上得到的那些特殊金属都贡献给了国家。无疑他又一次为国家立下了大功,那些金属的强度在世界范围内都是最好的,除了重量大这个缺陷以外,甚至超过了已知任何合金的强度。炎黄共和国的机甲战士也早已经开始研究了,只不过这个研究的过程很漫长而已,没有像美坚国那样已经取得了成绩。但是有了这些特殊的金属,只要加以研究分析,按照金属的成分进行合金铸造,对于今后炎黄共和国的机甲界显然是有特殊贡献的。只不过齐岳立下的功劳实在太多了,就算国家想奖励他也不知道该奖励什么才好。

    在昆仑镜的辅助下,生肖守护神战士们又一次来到了远古巨兽时期,对于通过昆仑镜来到这里,他们早已经是轻车熟路的很,再加上大家的实力都有了极大的进步,所以,辅助昆仑镜的能量并不困难。现在雪女几乎可以做到将他们出现的位置定在以前在远古巨兽时期所有到过的地方。当然,在返回现代的时候,同样也可以这样定位。这就使他们可以少赶路了。

    碧绿色地光芒逐渐收敛,露出了齐岳一行人的本来面目,十二位生肖守护神战士。加上齐岳、殇冰、植物魂和雪女,一共十六个人,同时出现在土族总部之中。

    土族和以前没什么区别,依旧是那样。只不过

    在军事方面经过当初生肖战士们的指点,已经比以前要强势:地多了。至少他们已经知道该如何制造防御工事,将那些现代的热武器发挥到最佳程度。把现代武器运到远古巨兽时期可以说是一个三赢的局面,远古巨兽时期人类的实力得到了大幅度地增强,而齐岳也可以名正言顺的得到大量的水果用在自己的麒麟集团上。而胡光和易安的圣火教现在在现代已经收敛声息,他们的主要经济来源就是销售这些普通的武器,至于价格,麒麟集团给出的自然都是最优厚地。远古生态水果的大卖。早已经给麒麟集团积累了大量的资本。而远古巨兽时期这边因为没有了九黎族的威胁,那些武器的使用也变得少了许多,所以消耗并不大。

    齐岳在上次离开之前就曾经和衣若谈论过,他们不可能永远将热武器支持过来,那样的话,会破坏这个世界的平衡。但是,凭借已经拥有地这些热武器。却可以让远古巨兽时期的人类更容易抓到属于自己地巨兽伙伴。齐岳的目的,就是让人类凭借巨兽伙伴强大起来。而不是凭借未来世界的科技。只有这样,才不会破坏这个世界的平衡,也才能让人类真正的强大,不依靠别人地强大。

    齐岳等人的出现,顿时得到了最高规格地款待,不论是土族还是这里其他几个人类种族。早已经将齐岳和生肖战士们看成了可以和黄帝相媲美的英雄。

    “好舒服的空气啊!”植物魂赞叹中深吸口气,那清冽的空气像山泉一样。滋润着她的身体。只有在这里,她体内的自然能量才会完全释放出来,产生出最好的效果。

    齐岳微微一笑,道:“这次我们还要住几天的,正好适合你修炼。”

    “齐岳,你们来了。”衣若兴奋的声音传来,黄色的身影亮起,眨眼间她已经来到众人面前。

    因为衣若是齐岳干妈的身份,众人赶忙一一见礼,齐岳迎上前道:“妈,您还好么?九黎族没有再来侵犯吧。”

    衣若微笑摇头,道:“上次他们已经元气大伤。虽然我们不知道他们的根基在什么地方,没办法将他们彻底消灭。但是,没有个几十年的时间,九黎族再想发动像样的进攻也是不可能的了。有了你的点醒,现在我们人类已经在高速发展,相信不久的将来,就算九黎族再敢侵犯我们的领地,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了。”

    齐岳点了点头,道:“那就好。”

    衣若道:“走吧,大家到营帐里去说话。别在这里站着了。”

    最为新鲜的水果送上桌面,生肖战士们早就怀念这里水果的美味了,尤其是女孩子们,一个个都不顾形象的吃了起来。

    齐岳坐在衣若身边,一边吃着水果,一边问道:“妈,现在墨火前辈那边怎么样?神兽和凶兽之间的实力对比有没有发生什么变化?”

    衣若道:“目前来看,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着,你所指的发生变化是什么?”

    齐岳道:“就是说,现在神兽的力量能否应付凶兽呢?”

    衣若摇了摇头,道:“虽然没有了牛魔王的指挥,凶兽已经变成了一盘散沙。但是,当初牛魔王强势的整合了所有凶兽,并且得到了长足的发展,在整体实力对比来看,我们还是相差很多。现在只是希望年轻的麒麟一代能够早些发展起来,只有这样,在不久的将来,有了我们神兽之王一族的统御,朝凶兽发动反击了。”

    齐岳沉吟着点了点头,心中暗想,现在神兽的情况虽然比以前好了不少,但是,想要抽调他们帮助自己显然是非常困难的。毕竟,凶兽的数量巨大,虽然分为三大阵营,彼此之间有所制约,但是,他们本身的实力还在。自己要是想带些神兽回到自己那个世界去帮助对付地狱,显然是不现实的。万一凶兽在失去了神兽的踪影之后将矛头转向刚刚发展起来的人类,那就得不偿失了。甚至会令历史发生变化。那绝对不是自己想要看到的。

    衣若很聪明,看着齐岳的样子,不禁问道:“齐岳,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齐岳微微一笑,道:“没事了。妈,您不用担心。哦,对了。我想去看看黄帝前辈。到轩辕冢去一趟。自从当初离开之后,我还没去看过我这位师傅呢。”

    衣若若有所思的看了齐岳一眼,她自然看得出齐岳是想要让神兽帮助做些什么,所以才会问出刚才的问题,但是,她还是没有多说什么,正像齐岳判断的那样,现在神兽一族实在没有多于的力量拿出来帮助他了。

    正在这个时候,门开,一个悦耳的声音响起,“衣若阿姨,您找我什么事啊?”

    一个身材高挑的少女从外面走了进来。黑色的长发一直垂到地面,动人的身材几乎看不出一丝瑕疵。一身标准的土族树叶装,只是围住了胸前的丰盈和下身的神秘,全身大部分肌肤都裸露在外,充满了无尽的诱惑力。

    整个房间之中,清晰可闻的出现了数声吞咽唾液的声音,面对这样的诱惑,在坐的又都是年轻男子,谁会没点想法呢?就连齐岳也不例外,不过他反应的快,身边还有那么多老婆在,要是他表现出什么,恐怕这些天的日子就会不好过了。在来之前,他和如月、雪女旧梦重圆,但是明明三女却依旧没有和他发生那最亲密的关系。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