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三百零六章 重生轩辕冢

    看着眼前突然发生的变化,齐岳并没有因为自身能量被大量的吸取而赶到不安,反而是一脸惊喜之色。要是能用自己的能量换取轩辕剑的重生,对他来说是绝对值得的。

    金色的光芒变得越来越强烈了,使整个轩辕冢那灰白的色彩逐渐退去,那充满霸气的金光重新充斥在这个空间之中,熟悉的感觉,令齐岳不禁热泪盈眶。这正是轩辕剑的感觉啊!轩辕剑,你真的回来了么?

    金色的光芒逐渐首先,一层层淡淡的光芒笼罩着轩辕剑,剑身上的日月星辰山川河流图案散发着淡淡的金光,可是,就在剑刃上的那道断痕却是如此的明显,丝毫没有愈合的迹象。

    齐岳没有动,他只是静静的看着,哪怕只有一分机会,他也希望轩辕剑能够恢复正常啊!感受着轩辕冢内重新出现的生机,他心中不禁充满了期望,虽然他也知道自己的期望未必能够实现,但有希望总比没有强的多了。

    一声悠长的叹息响起,令全神贯注观察着面前轩辕剑的齐岳吓了一跳,下意识的,他已经转过身,精神力澎湃而出,形成一张大网,朝那声音发出的方向笼罩过去。

    下面的平台上,也就是他刚才所在的平台处,一个虚幻的身影逐渐变得清晰起来,能量波动虽然并不强烈,但那熟悉的感觉还是令齐岳心中大喜。

    几乎在第一时间飘身而下,齐岳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声音有些颤抖的喊道:“师傅。师傅是您么?”

    虚幻的身影微微闪烁着,露出了黄帝地相貌,只不过他现在的能量明显很不稳定。身形看上去忽而清晰忽而虚幻,整个人似乎都变成了透明的,随时都有可能消失似地。

    “齐岳,你终于回来了。”黄帝的声音慈和而平静。并没有半分责怪他的意思。

    跪在那里,齐岳缓缓低下头,苦涩的道:“师傅,都怪我,我没有好好守护轩辕剑,以至于……”

    黄帝摇了摇头,道:“你不用说了,发生了什么。轩辕魂早已经告诉我了。当初,在它断裂之后,他就在第一时间返回了轩辕冢,毕竟,这里才是它地家。我们的等待没有白费,在冥冥天意指引之下,你终于将轩辕剑带了回来。”

    齐岳一愣。抬头看着黄帝大喜道:“师傅,您是说轩辕魂大哥也没死么?太好了。这真的是太好了。”

    黄帝轻叹一声,道:“他虽然没死,但也和死亡差不了多少,轩辕魂所受到的创伤比你我想象的还要大很多。本身神识在轩辕剑断裂的时候几乎消散,幸亏他已经在这个世界上存在了太久太久,凭借着最后一点灵识。这才能返回到轩辕冢之中。他回来之后,只是将你们发生的过程简单的告诉了我之后。就立刻陷入了沉睡之中。除非轩辕剑重铸,否则,他永远也不可能清醒过来了。”

    齐岳眼中地光芒变得黯然了许多,“都是我不好,没想到那样做会达到轩辕剑所能承受的瓶颈,师傅,您惩罚我吧。但是,能不能请您告诉我,要怎么样才能让轩辕剑重铸,让轩辕魂大哥复活呢?”

    黄帝微微一笑,道:“傻孩子,你并没有做错什么啊!我为你所做的一切而骄傲。即使是轩辕魂,在返回到这里之后,向我说的第一句话就是,你不愧是他的主人。他还说,在他断裂的那一刻,你已经领悟了仁者之剑的真谛。那是他万万没有想到地,但也从那一刻开始,他已经完全承认了你是它主人的这个身份,这一点上,你可要比我强地太多了。你不愧为炎黄子孙。那时的情况,即使是我,恐怕也无法迅速的做出那样的决定吧。当时的情况,你早已经将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为了我们这个地球地平安,你甚至愿意献出自己的生命。起来吧,我地孩子,我从来都没有责怪过你,有你这样的徒弟,就算我真的神识魄散,也能够放心了。”

    齐岳在黄帝的虚扶之下缓缓站起身,听了黄帝的话,他心中好受了许多,师傅的认可,人类最伟大祖先的认可,对他来说,那完全是心灵上最好的安慰。

    “师傅,是不是因为轩辕剑的断裂,所以这里才……”齐岳问道。

    黄帝点了点头,道:“轩辕冢,是轩辕剑的家。轩辕剑断裂,这个世界自然也将倾覆。幸好轩辕魂的一点灵识在最后时刻返回到这里,这才使轩辕冢维持了下来,也让我勉强保留了一分生机。但是,轩辕魂实在太虚弱了,当它进入了沉睡之后,我也同样进入了沉睡,整个轩辕冢都呈现出衰竭状态。幸好你回来了,凭借你刚才的能量支援,不但令轩辕魂重新获得了足够的能量对自身的神识进行修复,同时也给这里注入了生机。只要在不久的将来重铸轩辕剑,轩辕冢的一切也就能够恢复正常了。”

    看着齐岳期待的目光,黄帝微笑道:“想要重铸轩辕剑,对于其他人来说,绝对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事,但是,你却是不一样的。想要将他重新铸就,你只有依靠自己的力量才可以。”

    齐岳有些惊讶的看着黄帝,沉吟道:“我曾经听一位朋友说过,想要重铸轩辕剑,就必须要有天火,可是,这天火要上哪里去找呢?难道真的要到天上去么?还是那被成为天界的位面?”

    黄帝摇了摇头,道:“不错,你那位朋友说的没错,想要重新铸造轩辕剑,就必须要依靠天火。但是,天火却并不在天上,而是在你的心中。”

    “我心中?”齐岳惊疑莫名的看着师傅。

    黄帝颔首道:“没错,就在你心中。轩辕剑,作为天下第一攻击力地神器,当初在火神祝融大神锻造出它的时候。轩辕剑本身就已经是一个非常完美的整体了。但是,再强大地神器,也有它的极限,而轩辕剑的这个极限却

    出现在你与那颗小行星抗衡的时候。所以它断裂了,齐岳,不要忘记了,你不仅仅是一个人类,同时也是继承了麒麟血脉地四祥云墨麒麟,据我所知,麒麟一族,乃是神兽中的王族,而墨麒麟更是王族中的王者。作为史无前例的墨麒麟,你早已经拥有了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天赋,即使是你现在所拥有的能量,已经达到了所谓的神级能量。当有一天,你的力量超过了神地级别,达到了一个全新的层次,当你自身所拥有的火属性能量提升到了那巅峰的境界。凭借着你的一滴心血。再加上巅峰的火焰,所形成的。就是真正地天火,到了那时候,轩辕剑必将重铸,还将会摒弃自身最后的一点杂质,成为神器中地神器。你能明白么?”

    呆呆的看着黄帝,齐岳怎么也没想到。想要将轩辕剑重铸,竟然要落在自己身上。大脑飞速的运转着。他很快就明白了黄帝的意思。黄帝所说的超越神的实力,那不就是需要自己再做突破么?以自己现在地情况,想要在做突破的话,无疑就是达到四祥云墨麒麟真正地九云实力,到了那时候,凭借着自己的力量就可以重新塑造轩辕剑,让轩辕魂复生了。

    “师傅,我明白了。可是,我究竟要如何做,才能将自身的实力提升到足够的境界呢?”

    黄帝轻轻的摇了摇头,道:“我不知道。现在你的力量已经超出了我认知的范畴。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你已经成为了这个世界上最为强大的强者,我又怎么可能预知到你的未来呢?你现在的力量已经会遭到商店的妒嫉,至少在我们这个世界上,想要提升到那真正的巅峰,几乎是不可能的。至于怎么做,就要看你自己了。有的时候,或许运气是非常重要的吧。不过,你不用着急,轩辕剑就留在这里,有了你刚才那些能量的支持,至少轩辕冢百年之内不会有生机断绝的危险,轩辕魂的神识在你的能量滋润下将会重新凝聚,只需要等待轩辕剑重铸,他就能够复活。轩辕剑留在这里,和轩辕魂的神识始终接触,可以保证神剑的神力不会流逝,去吧,我的孩子,我们都等待着你回来,我相信,这个时间并不会太长的。”

    “师傅。”齐岳哽咽中,又一次跪倒在地,看着黄帝那慈和的面容。他砰砰砰接连在地上磕了三个响头,这才告别黄帝,飘身而起,朝来时的门户而去。

    清凉的天青河水,并不能令齐岳完全冷静下来,当他重新回到土族总部的时候,心中已经充满了对实力的渴望。但是齐岳也知道,在这个世界上修炼,想要将火云力提升到巅峰境界又谈何容易,而且,在没有将四种云力都提升到现在雷云力的程度之前,自己又怎么可能突破最后的境界呢?这一切显然不是一时半会所能达到的,但是,他真的很希望能够快一些恢复轩辕剑的神力啊!没有轩辕剑在身边,他始终有种不安的感觉。

    “齐岳,你的事情都已经办完了,是不是该办我的事情了?”正在齐岳心中有些焦躁的时候,牛魔王的声音突然在他心底响起。

    齐岳点了点头,道:“当然可以。既然当初我答应过你,我就一定会做到。不过,上次蚩尤退走,我无法找到他的存在,只要你能找的道他,那我一定会陪你去的。相信凭借我们两个的实力,就算蚩尤再强横,也不可能抵挡的了。”

    淡淡的灰色光芒飘然而出,从齐岳眉心处射倒地面上凝结成型。现在牛魔王的身材和齐岳差不多,完全是浓缩状态,老牛满是一副急切的样子,看着他齐岳不禁暗暗吃惊,老牛确实强悍,短短的时间之内,当初在那边对抗地狱强者消耗的能量早已经完全恢复了。同时,他发现老牛身上的能量波动中夹杂着几分紫色的气流,在原本就强横的邪恶能量之中,还多出了一股纯粹的黑暗气息。不用问,老牛是进化了,而且实力提升的程度还不小。

    老牛嘿嘿一笑,道:“没关系,你找不到他,我却有把握找的到他。只要你肯陪我去就行了。齐岳,看不出你们人类还真是守信用啊!这样好了,只要能找到蚩尤,回头我就再替你做一件事,就算是对你的报答吧。”

    听了老牛的话齐岳不禁心中一喜,在他所知道的强者之中,老牛无疑是最为强大的,通过地狱一战,已经证明了就连大魔王撒旦都不是他的对手。如果他肯帮助自己的话,就算撒旦和冥王联手,也没什么可怕的了。毕竟,老牛的实力实在太强大了,只是他一个人,几乎就可以对抗整个地狱中最强的两个。至于其他的地狱生物,还没看在齐岳眼中。

    齐岳上下扫视了老牛几眼,道:“看来这次地狱真的是没白去啊!老牛,你的实力进步了不少。”

    老牛瞥了齐岳一眼,嘿嘿笑道:“你不还是一样么?你的实力同样也进步了许多。只不过我们得到的东西不一样而已。地狱那纯粹的黑暗能量真是好东西,对我来说,就是最好的补品,没想到,我达到了自己所能达到的最高境界之后,在地狱之中还能再次将能量提升,我之所以要感谢你,这也是很重要的一点了。”

    齐岳有些无奈的看着他,对于老牛,他心中虽然充满了戒心,但也不得不承认,这家伙不仅实力强大,而且本身也拥有者不次于人类的智慧,这就使得,他想要将老牛毁灭变成了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而且老牛也不是那么好利用的啊!在齐岳心中,他始终是一个最大的隐患。

    了楼看山过去和以前相比变化很大,首先是她身上的气息,原本的她,虽然总是给人一种柔和的感觉,但是看上去却非常娇柔,而现在的她,身上却多了几分英气,英姿飒爽的样子,再加上她现在的这一身打扮,吸引力变得比以前更强了。原本白晢的肌肤也完全变成了健康的古铜色,这样的变化不但没有降低她的吸引力,反而使她多出了几分原始至美。

    看到房间中有这么多人,小楼也愣了一下,欣喜的道:“你们都来了啊!”

    齐岳微笑的看着变得比以前活泼开朗了许多的小楼,道:“小楼姑娘,看上去你在这边过的很快乐,是么?”

    小楼有些兴奋的点了点头,道:“当然。这里简直就是人间仙境。没有任何污染的空气,夺天地造化的水果,淳朴的土族人。小木屋,清澈的河水。明媚的阳光。都是我们那个时代所没有的。在这里,我每天都会出现无数的灵感,创作出一首首连我自己都为之惊讶的歌曲。我真的不想回去了呢。似乎只有这里的大自然,才是真正属于我的地方。”

    看着她那陶醉的样子,昌杰流露出一丝会心的微笑,道:“傻丫头,这里毕竟不是属于你的地方。你是一个现代人。总还是要回去的。这次你出来的时间已经够长了,难道就不怕你父母担心么?”

    小楼眼中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失落,走到衣若的另一边坐了下来,道:“我也知道总还是要回去地。只是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机会再来领略这里的美妙了。”

    齐岳道:“当然有机会。如果你愿意的话。以后每年你都可以来这里一次。我们也会经常来地。毕竟,还有什么比这个地方更适合度假的呢?”

    小楼大眼睛一亮,兴奋的道:“真的么?那真是太好了。”

    齐岳嘿嘿一笑。道:“当然是真地。你只需要等待我们通知来这里的时间就可以了。”

    小楼连连点头,眼中流露出一丝特殊的光彩,突然道:“齐岳,你有没有成立一个音乐公司的想法。”

    齐岳一愣。道:“干什么?难道你想和我合作么?”

    小楼展颜一笑,道:“为什么不呢?如果没有你们,我也不可能来到这个美妙的世界,不可能得到如此之多的灵感。就连我的身体,也因为来到这个世界而变得比以前好的太多太多。作为回报,我愿意成为你公司旗下地歌手,既然我得到的一切都是你所带来的,那么。就让我以这种形式来回报吧。”

    听了她的话,齐岳不禁怦然心动。小楼的声音是他所听过最动听的,如果有她支持,开一家音乐公司显然也是不错的选择。

    目光转向如月,只见如月正在向他点头,神色间甚至有些焦急似地,好像是让齐岳赶快答应下来。

    齐岳的目光再转到昌杰身上。问道:“昌哥,小楼如果到我们成立地公司中。会不会有什么合约上的问题?”

    昌杰道:“那都是小问题。和之前那个公司的合约本来就快到期了,而且小楼也帮他们赚了不少钱。最多我们付出一点违约费也就行了。凭我们现在在炎黄的势力,难道害怕一个音乐公司找麻烦么?”

    齐岳哈哈一笑,道:“好,那就这么定了。昌哥,你以前是小楼的经纪人。在音乐公司这方面显然是你最熟悉。咱们这个公司就由你来运作好了。算是麒麟集团旗下的一家子公司。至于公司地名称。就叫做麒麟音乐传播发展有些公司吧。其他的我不管,需要多少投资你直接找雪女要。我只是希望能够听到小楼地声音以最美妙的方式出现在全世界每一个地方。”

    昌杰苦笑道:“你这小子,简直就是个甩手掌柜。弄个麒麟集团完全交给了雪女,现在弄个公司又扔给我,难道你自己就不能负责点什么嘛?”

    齐岳嘿嘿一笑,道:“没办法啊!谁让我是一个小痞子出身,又没上过几天学,如果公司让我来管,恐怕多少钱都会被我花光吧。你们是能者多劳嘛,就麻烦你了。这件事就这么定下来好了。哦,对了,雪女上次我答应水月成立一家慈善机构,叫做麒麟慈善基金,她有没有找过你和如月?”

    雪女点了点头,道:“找是找过一次,不过她说你给的钱暂时足够了,不需要太多的投资,只是和我们说了一声而已。”

    齐岳道:“基金有她和她父亲负责就足够了。他们都是充满爱心的人,完全可以放心。小楼姑娘,那以后我们就是合作伙伴了。你想要多少工资,直接找你舅舅要好了。以前你的待遇是多少,现在就是多少,一切都让你舅舅负责。”

    小楼噗哧一笑,道:“怪不得舅舅说你是甩手掌柜呢。你还真是什么都不管啊!难道你就不怕我们卷款潜逃了么?”

    齐岳故作吃惊的看着小楼,“卷款潜逃?我好怕啊!不过,你舅舅恐怕还舍不得我吧。”

    昌杰没好气的道:“别说那么暧昧好不好,我和你可只是朋友关系,没有肉体关系。”

    噗——,衣若将刚刚吃下的一口水果完全喷了出来,目光怪异的看向昌杰和齐岳,众人顿时一阵哄堂大笑,就连小楼也为之开怀,和她以前那矜持的形象完全不同。看来,在这远古巨兽时期,她真的是将自己的身心完全敞开了。

    青河的水依旧是那么清澈,在阳光的折射下,可以看到其中的游鱼正在自由自在地畅游着。齐岳飘身而起,直接落入水中。在水云力的作用下,他的身体就像被青河吞噬了一般,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交代让众人留在土族总部修炼。他一个人来到了青河,轩辕冢那个地方可不是任何人都能够进去地。剑魂的强悍深深的留在齐岳记忆之中,他可不希望众人冒险,而他作为轩辕剑的拥有者。自然是不怕地。

    冰凉的河水刺激着齐岳的身体,一种全身通透的感觉令他份外舒适,齐岳游泳的技术还是非常不错的。凭借着自然之源的能量,他根本不需要在水中换气,自然之源完全可以将河水中的养分经过集中过滤后输入到他体内,维持着身体能量地平衡状态。

    轩辕冢的入口到了,来到这里,齐岳反而变得有些迟疑起来。上一次来的时候,在黄帝的帮助下,自己得到了轩辕剑的认可,可是,这次再来,自己却已经将轩辕剑毁坏。要如何面对自己的师傅啊!

    无奈的轻叹一声,体内能量流转。齐岳悄然钻入了那隐蔽地门户之中。

    光芒一闪,脚踏实体。当齐岳从门户中出来的那一瞬间。顿时全身巨震。轩辕冢内,一切都已经变了,变得和他上次来地时候有着天壤之别。

    “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齐岳骇然惊呼。

    上次来的时候,轩辕冢完全是一个金色的世界,但是,此时的轩辕冢。却已经变成了一个只有灰白两色的世界。所有的金色光芒都消失了,原本充沛地能量气息此时此刻早已经黯淡。周围的一切没有一丝能量波动。似乎就和外面地普通世界没有任何区别,甚至还多出了几分死寂的感觉。

    飘身而起,齐岳眨眼间已经略过了原本的剑魂阵。剑魂也随着能量的消失而消失了,剑魂阵下方那庞大的吸力也早已经没有。一切都变了,都变了。

    齐岳当然知道这里是为什么而发生的改变,是自己,是自己令这里的一切都变了。除了他以外,在这个世界中,他感觉不到一分生机。

    用最快的速度来到了当初黄帝所在的那个平台上,齐岳放生高呼,“师傅,师傅您在哪里?我来看您了啊!”

    没有回答,没有能量的波动。似乎一切都已经结束了。

    泪水,顺着齐岳的面庞流淌而下,黄帝的音容笑貌不断在他眼前像过电影一般闪过。一切都已经结束了,师傅不在了。这都是因为自己的原因啊!轩辕剑折断,轩辕冢也成了真正的坟墓。师傅是轩辕剑的守护者,连轩辕剑都已经断了,师傅他还怎么能……

    呆呆的站在那里,齐岳根本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来到这里,他本来是想找黄帝问问,究竟在什么地方才能找到天火将轩辕剑重铸。但是,他现在的心情却不是失望,而是绝望了。黄帝死了,他的灵魂一定已经因为轩辕剑的折断而消失了。那位人类最为伟大的领袖,人类的祖先,就那么死了。多么可笑啊!自己作为炎黄子孙,竟然害死了自己的祖先,害死了曾经倾囊相授的师傅。

    扑通一声,齐岳双膝跪倒在地,任由泪水不断的滴落,喃喃的泣道:“师傅,您真的就那么去了么?您可是人类最伟大的祖先啊!我不相信,我绝对不相信您就那样离开了这个世界。师傅,您不要死啊!都是我的错,是我让轩辕剑折断,连累了您和轩辕魂大哥。”

    齐岳不后悔,他并不后悔自己折断了轩辕剑,在面对小行星的最后一刻,他已经尽可能的让更多人活下来,可是,如果那时候不拼尽全力一搏的话,整个地球都将被毁灭啊!那个时候,连他自己都忘记了生死,他又怎么还顾得上其他呢?他也没想到轩辕剑会在那样的情况下折断。错虽然已经铸成,但是,轩辕剑的折断却换来了整个人类世界的平安。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绝对是值得的。

    或许是心中积蓄了太多太多的东西,肩头担负了太重太重的责任,此时此刻,齐岳竟然忘记了一切,就在那黄帝曾经待过的平台上放声痛苦。在这个地方,只有他自己,他毫不掩饰自己心中的情感,在不断的释放之中,将内心的一切完全抒发出来。

    齐岳也不知道自己哭了多长时间,随着哭声逐渐收歇,突然,他的精神力似乎感觉到了一股微弱的能量波动。能量波动非常轻微,但是,在这一片死寂的世界之中却是如此明显。没有任何犹豫,齐岳身体已经飘然飞起,当他在精神力的指引下再次落地的时候,已经出现在了轩辕冢最高的地方,正是他当初拔出轩辕剑的地方。

    轩辕剑在那一方巨石上留下的痕迹还清晰的存在着,而之前那轻微的能量波动,正是从石头中传出的。齐岳擦掉脸上的泪水,缓缓的,郑重的,走到那块巨石之前,伸出右手,将自己的手掌贴了上去。精神力在自然之源能量的辅助下,缓缓注入到那块奇异的巨石之中。

    能量波动不断的颤抖,齐岳的身体也随之颤抖,突然,他只觉得自己眼前骤然一亮,紧接着体内的能量被疯狂的抽离着,顺着自己的右臂瞬间注入到那块巨石之中。叮的一声轻响,断成两截的轩辕剑竟然从崆峒印中飘然而出,剑尖落下,发出铿锵的声音,正好插入在那方巨石留下的缝隙之中,而另一半的轩辕剑也随之落下,和前面的一段完美的衔接在一起。在能量的波动下,不断产生出一种特殊的感觉。

    虽然衔接是如此的完美无缺,但是,那一道触目惊心的裂痕却令齐岳心中剧痛。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