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三百零九章 来自女神的挑战

    本来这次齐岳带领众生肖守护神战士来到远古巨兽时期主要有三个目的,第一个,也是最重要的一个,就是希望和墨火取得联系,看看神兽能不能在地狱侵袭地球的时候,对地球起到一定的帮助作用。但是,和衣若了解情况之后,齐岳知道,这种情况已经变得不可能了。为了更好的对抗凶兽,神兽已经没有过多的力量抽出来帮助他们。幸好他的后两个目的都实现了,帮助生肖守护神战士们都寻找到了合适的使令,同时也完成了对牛魔王的承诺。牛魔王没有找到蚩尤,对齐岳来说,无疑是最好的情况。

    光芒逐渐收敛,以环形排好队列的众人悄然出现在龙域别院的院子之中。雪女在整个阵型的中央。她的实力进步飞快,再加上有齐岳的辅助,现在操控起昆仑镜已经变得比以前容易的多了。也不会再产生强大的能量波动出现,令人怀疑。

    燕小乙伸展着自己的身体,哈哈笑道:“回来了,虽然咱们这里的环境不怎么样,不过,回家的感觉还是真不错啊!”

    如月瞪了他一眼,道:“你的意思是说,我龙域别院的环境不好了?”

    燕小乙吓了一跳,赶忙赔笑道:“不,不,如月姐,你别误会,我只是随口一说而已。”

    别人他敢得罪,如月他可不敢,就算没有齐岳的原因在内,单是如云那强大的实力也是他得罪不起的。

    齐岳无奈地摇了摇头,道:“好了。这几天大家也辛苦了,回去先休息休息吧。”抬头看了一眼空中的太阳,此时的炎黄共和国京城已经是下午了。距离吃晚饭还有一段不短地时间。

    随着时间的推移,生肖守护神战士们已经在齐岳的领导下变得越来越强大了,逐渐朝着他们所能达到的巅峰境界靠拢着,有史以来最为强大地生肖战士。在不久的将来要面对什么呢?恐怕也只有天才知道了。

    ……

    教廷。教皇马尔蒂端坐在自己的皇位上,睿智的目光看上去有些黯淡。似乎在思考着什么。在他之下,四位红衣大主教静静的站立在两旁,而代表着各个教堂的高级神职人员,以及教廷裁判所的高级成员们此时都集中在这座迪梵冈的主教堂之中,静静地等待着教皇的指示。

    几天前,马尔蒂已经得到了齐岳返回炎黄共和国的消息,一直以来。他都将齐岳当成了异能界对教廷威胁最大的存在。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次齐岳回来以后,马尔蒂却没有一点失望,反而充满了欣喜。他怎么也无法忘记齐岳在最后时刻挺身而出,并且彻底改变了小行星航线的英姿,他知道,自己一生之中。永远也不可能达到那个东方男人所能达到的程度了。

    迪梵冈大教堂中,充满了神圣的气息。巨大地十字架就悬挂在马尔蒂背后的墙壁上,淡淡地乳白色光芒不断从其中渗出,神圣的气息,令每个人心中都能保持平静。

    “众位。”马尔蒂终于开口了,神职人员们赶忙躬身行礼,等待着他的指示。

    缓缓从自己的位置站起来。一身教皇特有的装扮令马尔蒂看上去全身都充满了无法掩饰的神圣感,手中长柄权杖在地面上轻敲一下。他眼中地担忧是无法掩饰的。

    “不久之前,我刚刚得到了天神地指示,不久的将来,恐怕我们将面临着一场无法避免的圣战。作为天帝在人间的代言人,这场圣战是对我们教廷最大的考验。现在,我们必须要开始准备了。”

    红衣大主教保罗加索尔上前一步,恭敬的道:“尊敬的陛下,不知道天帝的指示如何?”在教廷之中,他是首席红衣大主教,权威仅次于马尔蒂。如果马尔蒂去逝,那么,他将是教皇位置的第一顺位继承人。

    马尔蒂叹息一声,道:“天帝的指示只有一句话,恶魔即将降临人间,我们必须要组成神圣十字军团,面对恶魔的侵袭。恶魔将带着最强大的邪恶力量莅临人间。即使是付出我们的生命,也必须要阻挡住他们前进的脚步。”

    听了教皇这句话,下面的神职人员们神色顿时变得凝重起来,能够坐到现在的位置,他们都是最忠诚的天帝信奉者,这样的上谕他们还是第一次遇到,而且还是从教皇马尔蒂口中说出的。

    保罗加索尔迟疑了一下,道:“陛下,如果我们重新组织神圣十字军团的话,恐怕会遭到社会各界的反对,对教廷今后的发展不利啊!”

    很久以前,教廷就已经放弃了一切军事上的力量,只是专门的神职人员而已。在现今这样的社会之中,没有一个国家能够允许教会对国家机构构成威胁的,即使是存在了数千年的教廷也不行。因此,教廷以前的神圣十字军团早已经不存在了。此时教皇突然提出要重组神圣十字军团,顿时令在场的神职人员们心中大为吃惊。

    马尔蒂叹息一声,道:“现在已经顾不了太多了。恶魔即将降临人间,作为天帝最忠诚的信徒,我们必须要用自己信仰的力量将一切阻碍排除,全力备战。至于各国的问题,我会尽量通过政治途径来解决,但是,神圣十字军团必须要在最短的时间组成建置。保罗,你们四位红衣大主教在离开这里之后,立刻和裁判所一起去办这件事。实力只要在达到骑士程度的神职人员都要集合起来进行统一训练,我会将天帝的福泽降临在他们身上,神圣守护,将会以天帝的名义支持我们与恶魔进行抗争。”

    教皇的权威在教廷中是至高无上地,即使是红衣大主教也无权反对教皇的决定。在暗波汹涌之中,教廷已经开始动了起来。为了不久的将来,教廷多年以来积蓄地实力开始在暗中调动。而作为教皇的马尔蒂,正是颁布教皇令。在众多国家的置疑下,与西方各国开始了密切的联络。

    ……

    平静,对于生肖守护神战士们来数,可以算是最为难得地了。整整一周的时间过去了。没有任何事令他们烦恼。这在最近一年以来还是

    齐岳第一次有这样闲暇的日子。

    每天除了辅助大家修炼之外,他就陪陪自己的红颜知己们,回家看看父母,过着轻松而写意的生活,那种感觉,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出现在齐岳身上了。整整一周的时间,他放下了心中所有的包袱,让自己的身心完全放松。过着平静而幸福地生活。

    “齐岳,要怎么做我们才能突破瓶颈啊!”龙域别院的大厅之中,此时只有四个人在。齐岳、明明、徐东和海如月。

    一周的时间里,齐岳帮助同样达到了八云级别的明明和徐东也将实力提升到了八云的巅峰,但是,他们也和如月遇到了同样的问题,那就是达到了最后的瓶颈。那并不是在自然之源能量辅助下就能突破地。至少齐岳已经帮助他们试探了数次。却依旧没有任何结果。

    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齐岳懒散地半躺在沙发上。道:“想要做出最后的突破,恐怕就只有依靠你们自己的力量了。外力是无法帮助你们进行突破的。如果不是自然之源能量足够神奇,你们也不可能这么快就达到八云巅峰的级别。其实,我们也应该知足了。如果在短时间内,能让大家的实力都提升到八云境界,对我们来说。绝对是整体实力地又一次飞跃。”

    明明嘻嘻一笑,道:“早知道这么容易的话。以前我就不那么努力修炼了。有你地辅助,不是一下就能提升到现在的程度了么?”

    齐岳正色道:“不,明明你错了。虽然自然之源能量可以让你们的实力快速提升,但是,只有自己修炼得来的能量才是最为坚实的。虽然你们的能量现在提升了,但是,因为没有经历修炼的困难,对于能量的应用还远远不足。现在你们要做的,依旧是努力修炼,尽快适应自己现在的能量状况。否则,恐怕你们永远也无法突破瓶颈了。如果不是面临着地狱燃烧军团的威胁,我绝不会这样拔苗助长,让你们在短时间内提升,现在只是想不会有什么副作用才好。”

    明明吐了吐舌头,瞥了齐岳一眼,道:“你就会说我们。你最近可是够清闲的啊!除了每天晚上辅助大家修炼以外,白天走势到处晃悠,看的我眼都花了。”

    齐岳哈哈一笑,道:“你这是嫉妒。难得我这段时间能够轻松一下,还不好好放松放松么?天知道撒旦那家伙什么时候就带着燃烧军团杀到地球来了。那时候,我们可就又要忙碌了。”

    如月在一旁道:“齐岳,你现在想好了对策没有?如果按你所说的那样,一旦燃烧军团出现,那么,就会降临在西方世界。到时候,我们该怎么做?”

    齐岳道:“我已经有了打算。总体来说,和撒旦的燃烧军团对抗的,在位面角度,应该是那个所谓的天帝世界,也就是教廷信奉的那个层面,所以,一旦燃烧军团出现,西方的教廷必然会成为狙击他们的主力。虽然我不知道教廷的实力能够达到什么程度,但是,单凭教廷的实力想要和燃烧军团抗衡几乎是不可能的。毕竟,教廷只是代表天帝那个位面,而人家地狱可是倾巢而出,单是撒旦那样的超级强者,在教廷中就没人能挡。到时候,教廷的损失必然会很大,至于能够抵挡多久就难说了。”

    明明插言道:“那地狱只要一出现,我们就去帮助教廷么?”

    齐岳摇了摇头,道:“不,地狱燃烧军团出现之后,我们不能立刻行动。扎格鲁大师曾经说过,地球即将面临的磨难将接踵而来。第一次劫难显然就是小行星的出现,至于第二次,应该就是地狱了。按照地球现在的情况来说,像我们这样的异能者主要分成三部分。教廷是和地狱对抗的,而希腊守护者很有可能会和希腊神诋中的叛徒冥王哈迪斯带领的冥界大军抗衡。这两股力量都极其强大,能够对西方构成巨大的威胁。可是,我们东方守护者同样是这个世界上一股强大的力量,甚至可以说是最强的。连希腊守护者和教廷都将面临邪恶位面的挑战,那么我们呢?我们会不会也遇到邪恶力量的攻击呢?从我们炎黄真正神话来看,这种情况应该是不会出现的,毕竟,当初水火二位大神在破碎虚空而去之前,已经将所有东方的神诋都禁锢或者是毁灭了。但是,我却始终有种不安的感觉,我们东方应该也不会平静才对。否则,我这个四祥云墨麒麟降生在东方就没道理了。所以,在教廷那边开战之后,我们不能操之过急,教廷毕竟有很深厚的根基,希腊守护者也是一样,还有西方各国政府的支持,当邪恶位面威胁到各国安全的时候,他们必然会全力抵抗,就算是地狱和冥界都来了,想要完全侵占东方,也绝不是那么容易的。所以,我们必须要等,等着看看我们东方会不会出现什么特殊的情况或者是强大的敌人。在确定东方安全之后,我们才能赶去西方辅助教廷。”

    听了齐岳的分析,如月三人同时点了点头。徐东问道:“老大,那我们到时候帮谁?是帮希腊守护者还是帮教廷?”

    齐岳看了徐东一眼,一抹冷光从眼底闪过,“虽然在面对大是大非的情况时,我不应该将各人感情牵涉其中,但是,我和雅典娜女神的继承者之间的仇恨实在太深了,那是根本没有调和可能的仇恨。所以,到时候我们如果选择一个帮助对象的话,那就肯定会是教廷。只要教廷的敌人被我们打退,他们也会辅助希腊守护者的,不需要我们再多操心什么。上次小行星的事情实在太紧急,而且威胁到了整个地球的安危,才使我们不得不和希腊守护者暂时合作,但那是第一次,也将是最后一次。今后,绝不会再发生同样的事情。”

    齐岳的目光虽然很平静,但是,徐东还是感觉到了一丝森寒。众位生肖守护神战士都知道,雨眸曾经欺骗过齐岳的感情,同时,也令闻婷和雪女的父亲因之殒命,这份仇恨,是永远也无法弥补的了。现在齐岳能强压着对报仇的渴望,没有去找雨眸算帐,继续上次的决战,已经是非常不容易了。

    如月捏了捏齐岳的手,轻叹一声,道:“我们和希腊守护者之间的事早晚要解决。齐岳,你也不需要想的太多。所谓车到山前必有路,等地球的危机解除之后,我们一定会为闻婷报仇的。还有雪女的父亲和克林斯曼亲王。”

    齐岳轻轻点了点头,刚要说什么时,突然,他脸色微微一变,两道犹如实质的目光从眼内电射而出,朝别墅大门的方向看去。

    一道曼妙的身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出现在了别墅门外,即使是如月、徐东和明明这样的实力竟然也没有察觉到她的来临。三人顺着齐岳的目光看到那道身影的时候,不禁同时在心底惊呼一声,是她。

    说曹操曹操就到,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希腊守护者中的最强者,战争与智慧的女神雅典娜的传承者,雨眸。

    雨眸是一个人来的,至少齐岳没有感觉到星座守护者们的气息,她就那么站在门外,静静的看着齐岳。美眸中的目光很平静,平静的令人有些难以想象。

    一身白色的长裙,勾勒出完美身姿。紫色长发静静地垂在背后,雨眸的脸色看上去有些苍白。但是,她身上的神圣气息似乎比上一次决战珠穆朗玛地时候更加充沛了。显然是实力又有所进步的征兆。

    齐岳身上的懒散消失了,缓缓站起身,一身黑色的衣裤和雨眸地白色长裙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他的目光。犹如两道冷电一般注视着雨眸,沉声道:“你来做什么?”

    雨眸一直在看着齐岳,从她出现开始的那一刻,她那平静的目光就一直在注视着齐岳,仿佛要将他看穿一般。没有回答齐岳的问题,只是淡淡的说道:“怎么?不请我进去么?”

    齐岳缓缓向门外走去,冷然道:“不需要了吧。我们这里不欢迎敌人。炎黄人的好客,也不会用在敌人身上。”一边说着。他已经走到门口,站在别墅地大门处,居高临下的看着台阶下方的雨眸,齐岳的脸色可不像雨眸那么平静。每当看到她一次,被雨眸疯狂吸收自然之源能量,导致自己险些死亡的一幕就会呈现在眼前。那样毁灭性的欺骗,是齐岳一生也不会忘记的。

    看着齐岳。雨眸地目光依旧平静,微微颔首。道:“好,既然你不请我进去,那就算了吧。毕竟,我们早已经成为了敌人。”

    齐岳冷然道:“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你到这里来干什么?如果你是想再次寻求合作地话,那么,就请你免开尊口。我们生肖守护神战士是不会与卑鄙的希腊人进行合作的。上次小行星的事你应该很明白。我是为了地球的安危,为了我们炎黄的安危。才迫不得已与你们暂时合作。现在合作已经结束了,我们之间地关系,只有仇恨。”

    雨眸嘴角处流露出一丝淡淡的苦笑,“不需要过度地强调吧。难道我还不明白么?已经发生的一切,永远也不可能再挽回,自从上次在珠穆朗玛之巅,看到你的表情时,我就深深的明白了这个道理。放心,我今天不是来寻求合作的。我知道,我们之间没有合作的可能。就算我们希腊守护者即将面对无法抵御的敌人,注定了要被毁灭的命运,我们也不会要求与你们合作,我们同样也有自己的尊严。”

    听了她的话,齐岳的脸色变得略微平缓了一些,淡然道:“那你可以说出自己的目的了。我想,你不会平白无故的来一趟炎黄共和国吧。看在地球即将面临重重劫难的份上,我现在可以不杀你,将我们的决战延后。等到其他问题都解决之后,我们的一战将依旧不可避免。”

    雨眸突然笑了,以她那完美的姿容露出笑容,顿时如同万花绽放一般绚丽夺目。只不过在那动人的笑容之中,却隐藏着无尽的悲伤和绝望。正如她自己所说的那样,对于齐岳,她早已经不报有幻想了。有的时候,人一辈子只要错一次,就永远无法挽回。雨眸深深的明白这一点。

    “不,齐岳。”雨眸轻轻的梳理了一下头上被风吹的微乱的长发,淡然道:“我这次来,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要在地球即将面临劫难之前,解决了我们之间的事情。如果我死了,今后也不用再为了希腊守护者为了地球而操劳。如果你死了,今后我也可以将自己全部的心力都投入到对抗即将产生的劫难之上。我们之间的问题,不如就在劫难来临之前解决吧。否则,谁又说的好当劫难来临之后,我们还能否继续活在这个世界上呢?”

    齐岳有些惊讶的看着雨眸,他确实没想到雨眸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主动索战,令齐岳看着她的目光变得越来越疑惑了。他当然知道现在希望面临的压力有多大,不说别的,单是随时都有可能出现的地狱降临,恐怕就要让教皇马尔蒂和雅典娜传承者雨眸忙的焦头烂额了吧。在这种情况下,她居然会来炎黄共和国找自己,而且还是为了和自己决战,这不得不说,是一件非常奇怪的事情。

    “你想要找我决战?”齐岳看着雨眸,眉头微皱。

    雨眸抬头看向齐岳,有些挑衅似的道:“怎么?难道你不敢么?”

    齐岳不屑的哼了一声,“如果不是因为即将出现地劫难。西方还需要依靠你的力量。当我从小行星回来之后,第一个就会去找你。你觉得在面对你的时候,我会出现不敢这种情绪么?血债。必须要血来偿还。”

    雨眸冷冷的道:“那好,那就让决战来决定我们的命运好了。就你和我,你敢不敢?当然,如果你想要不择手段的杀死我,也完全可以让你的伙伴们出手。”

    齐岳摇了摇头。道:“在你心中,我只是那样地人么?你我之间的仇恨,自然要由我们自己来解决。好,既然你送上门来,那我们之间也不需要再多说什么了。不过,在决战之前,我希望知道为什么你会选择这个时候来。那些冠冕堂皇的理由不用说了。以你的性格,如果没有什么特殊的目的。你是不会这么做的。毕竟,你不是一向很理智的么?”

    雨眸仿佛没有听懂齐岳地讽刺一般,淡淡的道:“你想听理由么?好,我告诉你。理由很简单,因为轩辕剑已经断裂。如果不趁着这个时候杀死你,今后等你得回轩辕剑后,我没把握能够战胜你。”

    “哈哈哈哈哈哈……”齐岳放声大笑。笑声中充满了冰冷的气息,“好。好,好。雨眸,看来你是希望我把你看的更加卑鄙了。你以为,没有轩辕剑我就无法和你对抗了么?来吧,让我们之间的仇恨,就在今天解决。”

    齐岳很冷静。虽然他恨雨眸,但是。以他对雨眸的了解,自然知道雨眸刚才所说的这个理由是不可信地,很显然,她在掩饰着什么。但是,齐岳对自己的实力有绝对地信心,就算没有轩辕剑在手,他也绝不相信雨眸在自己全神戒备的情况下能做出什么来。闻婷的靓影、帝心雪莲王临死前的无奈,克林斯曼绝望中的不舍,不断在他眼前闪烁着。还有雨眸在选择吸取自己自然之源能量时的决绝,无不撕扯、侵蚀着他地心。

    “齐岳。”如月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回过头,齐岳看到了如月、明明和徐东关切地目光。他自信的一笑,温和的道:“怎么,你们还不相信我的实力么?等着我,很快,我就会回来的。带着胜利归来。雨眸小姐,请吧。”

    雨眸深深的看了齐岳一眼,飘身而起,在一团白色的光芒笼罩下朝天空而去。她的能量确实又进步了,只不过是下意识的散发出护体能量,就轻松的掩盖住了自己身上散发的气息,即使是最好的雷达,此时也不可能探查到她的身影,甚至连热敏感应雷达也不行。

    齐岳同样飘身而起,跟在雨眸的背后追去。明明和如月都没有再说什么,她们知道,这是齐岳心中最大的一个死结,只有他自己才能解决。一个男人,在做他必须要做的事情时,作为他的爱人,她们只能默默的支持和祈祷,是绝对不能阻拦的。

    只是一闪身的工夫,齐岳已经追到了雨眸身边,淡淡的声音传入雨眸耳中,“雨眸小姐,我们应该在什么地方决一胜负呢?”

    雨眸没有看齐岳,她的目光始终注视着前方,“你们炎黄共和国的京城距离大海很近,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就让我们在公海上决一胜负吧。在那里,至少我们不会被任何人打扰。”

    “好。”齐岳的回答只有一个字,两人几乎同时加速,化为两道流光,朝着大海的方向而去。

    看着齐岳和雨眸消失的背影,明明担忧的拉着如月的手,道:“如月姐,齐岳能赢的了她么?”

    如月信心十足的点了点头,道:“一定可以的。虽然失去了轩辕剑的优势,但是,齐岳的实力已经提升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程度。整体的实力提升,甚至比他拥有轩辕剑时更加强大。齐岳知道该怎么做,在他心中,还有着我们,我相信,他一定能够平安回来的。”

    明明双手合十在自己胸前,默默的为爱人祈祷着,此时此刻,她不禁有些后悔起自己刚才说齐岳懒散的话,如果他能一直都那样懒散下去该多好啊!至少,那样的他不会遇到任何危险。

    齐岳和雨眸飞行的速度都极为惊人,当初在宇宙之中,他们甚至能在一段时间内跟上小行星的飞行速度,更不用说在地球上飞行了。半个小时的时间,已经让他们远离大陆,来到了浩瀚无边的大海上空。

    公海,不受任何国家管制,这里恐怕也是整个地球上最为安静的地方了。

    今天的天气很好,阳光普照,照耀着那深蓝色的海水。熟悉大海的人都知道,海水的颜色越深,就代表着深度也越大。而齐岳和雨眸现在所在的这片海域,无疑是深海的范围了。

    “就是这里吧。”齐岳停止了向前飞行。

    雨眸继续冲出百米之后才停了下来,转过身,面对着她有生以来对她影响最大的男人,一时间,她的表情不禁有些痴了。

    海水不断的波动着,反射着眩目的波光,就在这缓慢波动着的海面上,一男一女,一黑一白两道身影遥遥相对,两人有些呆滞的对视持续了足有一分钟的时间,谁也没有开口。

    还是齐岳先反应过来,他先闭了一下眼睛,将雨眸那动人的娇颜从脑海中扫去,淡淡的道:“雨眸小姐,现在可以开始了吧。我们之间的问题,今天也应该画上一个句号了。”

    雨眸从呆滞中惊醒过来,平静而冰冷的目光注视着对方,沉声道:“正是如此。我不会手下留情的,希望你也是这样。”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