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三百一十四章 牛魔王的钦佩

    即灵的声音逐渐消失了,但他那欣慰的情绪却始终留在齐岳心中,烫慰着他的心,令他感觉到更加舒服。强大的感觉真好,至少,齐岳越来越有掌握自己命运的感觉了。而这种感觉,都是在他自己不断努力下得到的结果。通过努力而获得成功,无疑是最为美妙的。

    空间的穿梭还在继续,齐岳已经不需要再催动能量来保护自己的身体,就能自然而然的在这个空间中悄然穿过。他很清楚自己现在的情况,风雷动,能量瞬间提升。力量似乎已经得到了另一个巅峰。

    低沉而有些阴郁的声音在印灵的声音消失后不久在齐岳心中响起,“齐岳,我不知道该恭喜你,还是该打击你。但是,至少现在的你已经让我感觉到了危机这种情绪的出现。”

    是牛魔王,这低沉的声音是属于老牛的。

    齐岳没有吭声,只是听着牛魔王继续说下去,他知道,自己实力的提升,就代表着牛魔王更不可能与自己的身体脱离了。虽然他依旧摸不清老牛真正的来历,但是,因为老牛而产生的危机感,正在随着他自身实力的提升而不断的降低着。

    “领悟灵魂之力,使你真正进入了强者的世界。而从现在开始,你也真正的可以让我把你当成敌人了。虽然还不是同一层次的对手。但是,你已经让我感觉到了强大的威胁。而这个威胁并不是你现在的力量,而是你地潜力。”

    老牛的话前所未有的真诚,至少齐岳是这样感觉到的。他发现,老牛今天的情绪似乎有些不对。但是,从老牛的话语中,他也明白了很多东西。“老牛,你是不是要告诉我,这样的层次你早就已经达到了?”齐岳沉声问道。

    牛魔王淡然道:“你说呢?其实,以前地我。从没有将你看成对手。或者说,当初让你施展出同生共死领域,从某种意义来看,是我故意的。否则,你以为当初你那样的实力,就能够催动轩辕剑伤害到我的身体么?”

    齐岳愣了一下,他并不认为牛魔王这么说是为了掩饰他的失败。老牛现在的真诚令他感觉到这一切都是真实的,心中的欣喜逐渐消失了,一种淡淡的恐惧逐渐出现在齐岳内心深处。

    “老牛,你是不是要告诉我。你随时都可以破解同生共死领域,所以,当初你才会被我收成使令,而对你来说,这是有什么目的地。”

    牛魔王道:“不,你错了。轮回果是三大神王之果,也是水火两位大神留在人间的东西。即使是我的力量,也不足以破坏掉神王果只能施展一次的能力。同生共死领域,我是无法破除的。”

    齐岳有些惊讶的问道:“既然如此,那你为什么会让我抓你成使令。难道你就不怕我牺牲自己。让你也随之毁灭么?”

    牛魔王淡然道:“虽然我无法破解轮回果,但是,你想要将我毁灭也不是那么容易的。自从来到了这个世界之后,我就一直在追求力量的巅峰。超越神的巅峰,或者说是追寻水火两位大神的脚步。而想要达到那种程度,却无疑是极其困难地。我的力量,已经达到了你当初根本无法想象的程度。连之前的你都无法在地球上继续提升能力,你可以想象地到,我要提升能量有多么困难了。即使是在地球上的无敌,也无法满足我对力量的追求,水火两位大神。才是我追寻的目标。而轮回果的出现,让我看到了希望。更准确的说,是你体内的自然之源能量让我看到了希望。我知道,只有通过你的自然之源,才有可能让我提升到更高层次。而你显然是不会让我轻易得逞地,所以。我当初虽然表面上要杀了你,但其实却是想要接近你,想办法得到你的自然之源能量。在与你的战斗之中,难道你没发现我数次留手么?你还是太嫩了,你想想,就算是地狱的撒旦在我面前都无法讨好,当初你第一次到远古巨兽时期的时候才有多少实力,又怎么可能从我手中逃脱地了呢?第一次带领凶兽围攻你的时候,我就已经发现了你体内地自然之源能量,所以,我才没有赶尽杀绝。否则,别说衣若拿的只不过是一柄假的轩辕剑,就算是真的轩辕剑,并且在她爆发终极麒麟臂的情况下,也不可能成为对我真正的威胁。后来,我成功了,我成功的进入了你的身体。如果你要问我为什么不怕同生共死领域的效果,那么,我只有两个字回答你,那就是,自信。”

    齐岳感觉到自己的身体陷入一片冰冷之中,老牛所设计的一切显然是他没有想到的,牛魔王的心机比他想象之中还要深沉的多,再加上他那强大的实力,看来,自己一直以来的感觉都没有错,老牛确实是最大的威胁啊!

    牛魔王淡淡的道:“同生共死领域虽然能够限制我,但是,如果你自杀的话,我的身体虽然会随之毁灭。但是,早已经领悟了灵魂奥秘的我,灵魂是会留存下来的。就算身体毁灭了又如何?最多我再耗费千年之力,夺舍一个强大的身体,有千年的修炼,我将又恢复到原本的程度。我在赌,赌你不舍的死,而事实证明,我成功了。成功的利益,就是让我变得更加强大,距离我追寻的目标更近。即使是失败了,也不过就是一切从头再来而已。虽然现在同生共死领域依旧威胁着我,但是,我的自信却告诉我,当我强大到自己希望的那个程度时,我就能够从同生共死领域中挣脱出来。而现在,距离那个时间已经不是太晚了,你知道么?”

    齐岳的气息完全沉寂了,良久。他才开口道:“那你为什么现在要告诉我这些?只是要证明我有多么白痴,多么自以为是么?”

    “不,你错了,我不但不认为你是白痴。反而认为你是我所见过的人类之中,最为聪明,也是最为

    有天赋地。或者说,就算加上所有的远古巨兽。也没有谁能和你相比。”

    齐岳冷笑一声,“这算是你对我的恭维么?”

    牛魔王淡然道:“你应该听得出,这都是我的真心话。齐岳,在很久很久以前,我就拥有了天下无敌的力量,在这个世界上,能被我看成对手的人太少太少了,当初,我根本就没把你看在眼内,所以。我根本就不怕什么变故发生。但是,随着后来和你的接触,你却让我刮目相看。我之所以说你聪明,并且有着别人没有地天赋,是因为你总能在战斗中,将自己的实力完全发挥出来,发挥到最大程度。简单来说吧,当你刚刚抵达地狱那个世界的时候,和撒拿那一战,你还记得吧。在当时的情况下。你的实力其实并不比撒拿强什么,他十翼的力量已经非常强大了,但是,你却能够利用各种形势将他击败。这种对自身能力的应用上,他就远不如你。当初,我们在寒冰冻泉内的一战,你将自身实力完全超水平发挥,如果我的实力再弱一点的话,根本就没可能从你地圈套中逃脱,后来,我也索性就按照你的圈套。中了你的同生共死领域。但是我对你的评价只有两个字,那就是天才。利用自身能力制造出种种对自己有利的形势,以达到最佳效果,甚至是发挥出百分之一百二的力量,即使是我。也不敢说能够比得上你。在这一点上,你绝对值得我佩服。”

    “那又如何?我不一样不是你的对手么?看来。你已经找到了脱离同生共死领域的方法,才将这些告诉我的吧。”

    牛魔王道:“其实,我从来没想过要把这些告诉你。今天也不是因为找到了破解同生共死领域的方法,才将这些告诉你地。是因为你再做突破,我才会和你说这些,你知道么,你已经让我感觉到了危机,你的潜力之大,令我叹为观止。你领悟了灵魂真正的奥秘,就意味着,你也可以和我一样,成为真正的不死。在这种情况下,我又怎么会不把你当成真正地对手呢?齐岳,你要继续努力了,可别让我失望啊!”

    齐岳眉头微皱,道:“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巴不得我比你更加强大,然后收拾了你么?”

    牛魔王道:“当然不是。我很期待你变得更加强大,是因为我期待着一个足以成为我对手的人出现。只有出现了这样的对手,我才能更有动力提升自身的能力。压力越大,动力就越大,这个道理你应该比我明白。不过,坦白告诉你,你现在的力量还是不够的,继续努力吧,希望,有一天你能真正成为我的对手,到了那时候,我想,我也有机会再做突破了。你的自然之源确实是好东西,在你体内这短暂地时间,已经令我的实力终于又了提升的情况出现,不久的将来,你我之间将会变成什么样的结果现在你和我都说不清楚。不过,你地灵魂已经提升到了现在的境界,相信,你也不会舍得死了,不是么?你我之间,今后也不需要再利用其他形势来怎么样,需要地,只是各自提升实力,看谁能真正将谁压倒。”

    齐岳没有吭声,心中不断响彻着牛魔王的话,良久,当他感觉到时空穿梭快要结束的时候,一抹淡淡的笑容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庞之上,那是充满自信的笑容,“老牛,谢谢你。”

    牛魔王沉寂了半天的声音响起,“谢我?我觉得你应该恨我才对吧。”

    齐岳摇了摇头,道:“我为什么要恨你?其实,你并没有做过什么对我不利的事,相反的,你还曾经数次帮助过我,甚至是救过我的命。听了你刚才说的话,我想了很多。我发现,虽然你说的似乎都是对你有利,但是,你有没有想到,你所说的这些,从某种角度来说,对我同样也是有利的呢?直到现在,我刚刚将灵魂提升到了一个全新的境界,你才感觉到我对你的威胁。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从当初我将你收为使令,利用同生共死领域限制住你的时候,你就已经对我产生了巨大的压力,而在这个巨大的压力作用下,我的动力也始终是十足的,否则,就算我有潜力,也未必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提升到现在这个程度吧。”

    老牛愣了一下,道:“你这么说也不无道理,只不过那时候我并不认为你能带给我什么威胁,所以才并没有注意到。”

    齐岳微笑道:“我之所以要感谢你,不仅是以前你给我带来的压力,同时也是因为你刚才说话的时机。坦白说,风云力也提升到了接近巅峰的境界,令我难免会产生出自满的感觉。自身的强大我自己是最清楚的,在这种情况下,你的话可以说是对我的打击,但同时也是对我的推动力。放心吧,我会努力的,总有一天,我要和你真正面对面的进行一场势均力敌的较量,到那时候,鹿死谁手,恐怕还未可知。你有自信能够挣脱同生共死领域,那么,为什么我就没有自信战胜你呢?”

    谢吧,朋友,我也会这么想的,老牛,不久的将来,看看我们谁能超越谁好了。”

    周围的空间突然一松,所有的一切都变成了正常,周围的光芒闪烁,充沛的空气在齐岳身体周围流动,海浪的声音令齐岳又看到了远方的水天一线,他知道,自己回来了,又回到了生他养他的地球。

    老牛重新陷入了沉睡中修炼,而齐岳此时的信心却是前所未有的强大。有牛魔王这个随时有可能爆发的巨大威胁在,他心中的感觉却是如此的强烈。他要变得更强,这就是此时齐岳心中唯一的一个想法。

    灵魂的力量飘然释放,此时此刻,齐岳的精神力就像地球外太空中的卫星一样,不需要多做判断,他已经找到了正确的路径,飘然前飞,朝着东方的大陆而去。

    当齐岳回到龙域别院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他从公海上飞回来时,发现在风云力提升之后,他的飞行速度已经突破了瓶颈,提升到了一个恐怖的程度。只用了之前飞往公海时一般的时间,就回到了龙域别院之中。

    光芒一闪,齐岳飘然落在龙域别院的院子之中,不过,他却愣住了。因为他发现,诺大的龙域别院内,竟然没有任何能量气息出现。这是怎么回事?大家不再家里等自己,都跑到哪里去了呢?

    齐岳疑惑的朝着别墅走去,正在这时,别墅门开。一身朴素打扮的周叔从里面走了出来。

    周叔一眼就看到了齐岳,不禁惊讶地道:“齐岳,你回来了?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齐岳看着周叔,疑惑的道:“周叔,怎么了?其他人呢?怎么他们一个都没在。难道出去干什么了么?”

    周叔苦笑道:“他们昨天就走了。小姐的情绪很不对,其他人的情绪也都非常激动。他们没跟我说什么,不过。在临走之前,小姐说,他们要去希腊,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呢。”

    “坏了。”齐岳脱口而出,他当然知道雨眸他们去了什么地方。自己没有回来,雨眸他们一定以为自己被雨眸杀掉了,去希腊显然是去寻仇的。看来,自己还不能休息,只有再去一趟希腊才行了。

    无奈的摇了摇头,道:“周叔。您知道我这次离开了几天么?”

    周叔道:“好像有五天了吧。你具体是什么时候离开的我不知道,不过,从五天前开始,小姐他们就变得非常焦躁,最近好不容易脾气变得好了一些地小姐,这几天却经常发作。甚至还和你们那些伙伴起过一些简单的冲突呢。他们最近经常在一起商量些什么,昨天突然订了去希腊的机票,急匆匆的就走了,现在想必他们应该已经到达那里了吧。齐岳,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齐岳苦笑着摇头道:“没。什么事也没出,只是因为我走的时间太长,他们着急了而已。好吧,我现在就去一趟希腊。周叔,家里就拜托你了。”一边说着,齐岳飘身而起,眨眼间已经冲入半空之中。反正周叔早就知道他们不是普通人,让他看到自己飞行也没什么。对于周叔,齐岳还是绝对信任的。当初,刚刚来到龙域别院的时候,周叔是第一个让他感觉到温暖的人。

    没错。如月他们是去了希腊,而且,是在无比焦躁的心情前去的。

    那天,齐岳和雨眸走了之后,生肖战士们就非常焦急地等待着。他们当然知道雨眸的实力有多么强大。但是。如月也知道齐岳的实力已经全面提升到了八云境界,甚至雷云力还达到了接近九云的层次。从实力上来看。就算没有了轩辕剑,齐岳也不会输给雨眸。

    但是,所谓关心则乱。当齐岳和雨眸离开了一天的时间之后,众人就已经开始胡思乱想了,尤其是齐岳的五位红颜知己,心中的焦急难以名状。那时候如月还能保持一些冷静,劝慰大家耐心的等待,要相信齐岳的实力。强者之间的战斗,或许不是短时间能够结束地。

    继续的等待,焦急的情绪只会传播,这几天,生肖守护神战士们甚至都放弃了修炼,每天都在分析齐岳和雨眸的实力对比,但不论他们怎么分析,都无法得出齐岳会失败地结果。到了第三天的时候,雪女突然说出的一句话,令生肖守护神战士们被点醒了。雪女显然是所有人中对雨眸恨意最深的,她对众人说,或许从实力上雨眸并不是齐岳的对手,但是,大家不要忘记,当初雨眸是怎样欺骗齐岳的。雨眸能够从西方一个人跑到东方来向齐岳提出挑战,显然不是前来送死的。她自然也知道齐岳的实力达到了什么程度,而且这边还有生肖守护神战士在,那么,解释就只有一个,就是雨眸有什么阴谋能够令齐岳在决斗中必然失败。

    经过雪女这么一说,焦急地情绪变得更加强烈了,连如月也忍不住,在众人争论该如何做的时候,分歧的出现使众人产生了多次争吵,最后,他们下定决心,前往希腊。那时候,众人心中已经有了最坏的打算。三天齐岳都没回来,战斗不可能还在继续,一定发生了什么,要么,就是受了重伤,要么,就是出现了意外,甚至齐岳已经死亡了。毕竟,有自然之源能量在,如果只是受伤的话,齐岳也已经应该回来了才对。

    经过紧急地磋商之后,如月下定决心,力排众议,用最短的时间内向全部生肖十二小队成员发出了召集令。如月还是很清楚地,如果只是十二生肖守护神战士前往希腊的话,就算实力凌驾于十二星座守护者之上。可对方还有一个雨眸,虽然生肖守护神战士已经拥有了自己地使令,但在雨眸的雅典娜神器面前,恐怕也很难获得胜利,所以,她才决定召回十二生肖小队,以生肖军团最强阵容前往希腊问罪。一是寻找齐岳,如果只有雨眸回去了,那么,就已经表明齐岳真的遇害了。

    意见终于统一,在齐岳离开的第四天,生肖十二小队的成员们乘坐着自己的金翅大鹏雕用最快速度

    赶到了京城汇合,并且订好了飞机票,在当天晚上,就飞往希腊而去。如果他们再多等一天的话,也不会和齐岳分散了。但是。有地时候,一天的时间,已经能够决定很多事。

    希腊,雅典机场。

    如月一行人这次是包了一架专机来到这里的,毕竟,他们一百多的人数已经足够众多。

    如月身穿一身黑色的制服走在最前面,她此时的心情是无比沉重的,以至于她的脸色变得非常难看,像是一座随时都有可能爆发的活火山。在这种情况下,就算是生肖守护神战士们。也没有谁敢再多说什么。毕竟,如月在生肖守护神战士中拥有着最强大的实力,又是最早地一位生肖战士,大家对她的实力还是非常尊重的。在出发之前的分歧。主要体现在要不要再多等几天这个问题上。理智的管平等人希望再等几天,而以如月、明明为首的众女再加上田鼠等人,却在焦躁的情绪下迫不及待的想要前往希腊。

    其他十一位生肖守护神战士分别在如月身边,他们的穿着都一样,都是一身黑色的制服,看上去充满了冷酷地感觉。就连以前始终白衣的雪女,这一次都换上了黑色的装扮。而一百二十名生肖小队成员更是一人一身黑色西装,脸上带着墨镜。此时他们这一百多人不像是东方守护者。到像是黑帮出动的样子,那肃杀地气息,在纷乱嘈杂的雅典机场中竟然形成了一片真空,以生肖军团为中心,方圆数百米之内。绝对是生人勿近。就算走在最前面的五女都是人间绝色,也没有任何登徒浪子敢上来找不自在。

    一百多名东方人同时出现在雅典机场。而且还是这种打扮,必然引起了雅典官方的注意,雅典警方第一时间得到了消息。只不过人家既然是通过正常渠道来到雅典的,他们也没有理由做什么。只不过隐藏在暗中的探子数量急剧上升,如月一行已经成为了雅典警方注目的焦点。

    走出机场,如月停下了脚步,这几天,她心中始终在祈祷着,关于这次的事,她并没有半分责怪齐岳地意思,毕竟,作为一个男人,为了自己心爱的女人和朋友们报仇,是他必须要做的事。齐岳的尊严,也不允许其他人插手。但是,结果却是她无法承受的,如果齐岳真地受到了什么伤害,那么,如月就是自己死在这里,也绝对要替自己的男人复仇。

    “明明。你来过这里,就你带路吧。我们过去,直接去找雨眸。”如月地声音似乎能把空气冻得掉冰渣。

    明明点了点头,她的心情同样是糟透了,和如月相比,她还多了几分懊悔。现在还没有确定齐岳的死讯,所以,她还压制着自己心中的伤感,但是,她现在却无比后悔,后悔自己为什么没有利用那次的机会将身体给了齐岳,如果齐岳真的死了,至少她也不会有什么遗憾了。但是,现在说什么都已经晚了,她现在甚至有点不希望去找雨眸,如果雨眸真的已经回来了,那就代表着齐岳已经……,那将是包括她在内,生肖军团每个人都无法承受的事实。

    “走吧,我们去帕提农神庙。”明明深吸口气,勉强平复着自己复杂的心绪,带着众人从机场一直走到出租车站。向众人简单的交代了一下,她和如月、雪女一起上了第一辆出租车。

    雅典的出租车还是很敬业的,至少他们没有拒载,一共一百三十多人,上了接近五十辆出租车,浩浩荡荡的朝着著名的帕提农神庙而去。

    生肖军团每一个人的心情都是非常沉重的,齐岳不但是他们的王,同时也是他们的精神领袖,有齐岳在和没有齐岳在,对于生肖军团来说,绝对是两个概念,齐岳的强大,齐岳的气势,以及他为了生肖军团所做的一切,早已牢牢的烙印在他们每个人心底。

    坐在车上,如月仿佛想起了什么似的,拿出自己的电话,拨通了胡光的号码。

    “如月,怎么了?”胡光的声音难得正经一回。

    如月淡淡的道:“胡光,你们圣火教还有VX毒气导弹没有?”

    “啊?”胡光被吓了一跳,“如月,你问这个干什么?你不会是想……”

    如月道:“你不用问我要干什么,如果还有的话,我全买了。价格随便你开,你吩咐你的手下,不论用什么办法,以最快的速度,将VX毒气导弹运道雅典来,我要用。”说完这句话,她直接挂断了电话。

    雪女和明明的目光都集中到了如月身上,看着她们询问的眼神,如月闭上双眼,像是闭目养神的样子,口中只是平静的说了一句话,一句看似很普通却如同惊涛骇浪一般的话,“如果齐岳真的被雨眸害了,那么,我要让整个希腊给他陪葬。”

    幸好希腊的司机并不会炎黄语,否则的话,不知道他会不会将出租车开到爱琴海里去。

    明明和雪女对视一眼,她们出奇的并没有任何反对,此时此刻,二女都深刻的感觉到了如月对齐岳的爱恋有多么深刻,深刻的达到了一种恐怖的境地。

    “如月姐,不论什么时候,我都支持你。你永远是我们的大姐。”明明轻声说道。

    雪女只是点了点头,并没有说什么,一丝淡淡的红光从她眼中闪过,凶光,那是饱含悲意的凶光。谁又能想到,这一辆普通出租车上坐着的三名少女,竟然在讨论着如何毁灭一个国家。

    另一辆出租车上,胡光看着被挂断的电话,喃喃的自言自语道:“疯了,如月这女人疯了么?”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