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三百一十五章 让整个希腊陪葬

    胡光苦笑的看着易安道:“如月说,要买我们圣火教剩余的全部VX毒气导弹,并且,让我们立刻把导弹运过来,随时准备使用。她这是要让整个希腊给齐岳陪葬啊!”

    这辆车上也坐着三个人,除了胡光和易安之外,还有一个就是生肖守护神战士们在没有战斗的情况下最为冷静的管平,“那你怎么还不打电话。”这就是管平的话。

    胡光愣了一下,看着管平道:“你不反对么?”

    管平坐在前面的副驾驶位置上,头也不回的道:“我为什么要反对。西方人的生命和我有什么关系。如果齐岳真的死了,恐怕,被迁怒的将不只是希腊这么简单了。如月的心情我能理解,难道,你们的心中就没有这样的想法么?没有齐岳,我们还叫什么生肖守护神战士,没有齐岳,能有我们的今天么?”

    胡光沉吟道:“可是,希腊的平民有多少你知道么?”

    管平好笑的道:“我从来都没发现,原来你的心地居然比我还好。如果齐岳没了,对我们来说,就是天塌地陷。其实,我对如月想要VX毒气导弹一点都不敢到意外。我甚至还想将整个地球毁灭了。不要忘记,地球之所以能够躲过小行星的危机,都是齐岳的功劳。如果不是他,地球早就完蛋了,他如果死了,就算拉上整个地球陪葬,我觉得都是值得的。之前在龙域别院的时候,我之所以想要再等几天。只是怕齐岳并没有出事回来却看不到咱们而已。”

    胡光先是愣了一下,紧接着,一股淡淡地杀气从他身上弥漫而出,“没错,看来是我想的太多了。好,我现在就打电话。这件事,我们就先不要告诉其他人了。我想。也没有谁会反对,如果以后真出了什么事,就让我们来背负好了。”

    管平微微一笑,道:“其实,我们根本就不需要背负什么。齐岳对于国家的功劳,根本无法用任何评价来形容。如果那些上将们知道齐岳被希腊人害了,你们说会有什么结果?我们只不过是帮他们做了想做的事情而已,还大大的减少了国家的消耗,我们甚至是功臣。”他虽然在笑,但是。脸上的冷酷令身旁地司机连看都不敢看一眼。

    帕提农神庙距离雅典机场并不算太远,当众人来到这里的时候,正好是中午的时间,只不过,现在生肖军团的每一个人都没有吃饭的想法,下了出租车之后,他们第一时间就朝着帕提农神庙而去。

    怀着沉重的心情,众人朝着帕提农神庙走去,不过,他们并没有走太远。就被拦了下来。

    至少有三百名警察,毫无预兆的出现在了生肖军团面前,而且都是荷枪实弹的武装警察。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生肖军团的每一个成员,为首地一名不知道什么级别的警察拿这一个扩音器大声用英文喊道。“前面的东方人,全部站住,接受检查。”

    如月站在最前面,首先停下了脚步,但是,她的右拳却在身体旁边缓缓的收紧了。

    燕小乙有些惊讶的向身旁的田鼠道:“看不出,希腊警察的反应还挺快的,居然能堵在我们前面。”

    田鼠哼了一声。道:“他们要是不来,就是傻子了。难道你不觉得我们这身打扮太容易引人注意了么?没有任何掩饰的来到这里,被截住是肯定地。不过那又如何,准备战斗吧。”他的脸色很难看,他对齐岳的担心绝对不必如月少。

    管平站在那里。自言自语的说道:“武警三百名,狙击手超过二十名。都是最先进地武器配备,好强的阵容啊!看样子,是对我们非常重视了。”

    警察看着生肖军团们已经停下了脚步,飞快的包围上来,动作极其敏杰,很快就将一百多名生肖战士围在了中央,枪口完全对准众人,随时都有开火的可能。

    之前喊话的那名警察很快来到了如月面前,他自然看得出,如月是众人的首领,“请出示你们的证件接受检查。”

    如月淡淡的道:“怎么,希腊就是这么对待外国游客地么?我还没听说过,什么时候希腊对待游客是用武器的,我拒绝你的检查。”

    那警察愣了一下,确实,这样对待外国游客对于希腊的名声显然有着很大的负面效果。不过,生肖军团这一行人实在太容易引人瞩目了。每一个都是杀气腾腾地样子,只有历经风雨的军人身上才会出现地血腥气息在生肖军团的每一个人身上都比军人还要浓郁的多。在得到出租车传来要前往帕提农神庙的消息后,希腊警方在第一时间做出了反应。这里的三百人还只是一部份而已,在上面接近帕提农神庙的地方,还有三百名精锐警察守护者,唯恐这些东方人要对帕提农神庙有所不利。要知道,这里可是雅典的象征,是雅典娜女神的宫殿啊!

    “对不起,尊敬的东方小姐,我们得到可靠消息,说有一拨恐怖份子潜入本市,为了本市的平安,为了不让恐怖分子得手,请您配合我们的工作。为此给您带来的不便,我感到非常抱歉。”嘴上虽然这样说着,但是他手中的枪却始终对着面前众人。在如月面前,他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龙威使他的身体甚至开始有了颤抖的感觉,额头上出现了细密的汗珠。

    这位雅典警察突然发现,虽然自己有着众多手下,而且都是荷枪实弹,而他自己也是用手中的枪指着面前这位绝色的东方美女,但却并不能给他带来任何一点安全的感觉。如月只是淡淡的看着他,就令他产生出一种想要下跪地感觉。

    “小姐。这个,小姐,请你出示证件。”警察再一次强调。他鼓足勇气说出这句话,心中的紧张却已经达到了极点。

    如月的右手缓缓抬了起来,周围的警察下意识把枪都对准了她的娇躯。

    “如月姐。”明明朝如月摇了摇头,传音道:“在没有见到雨眸之前,我们还是不要轻举妄动的好。毕竟

    如果和众多的希腊官方对抗,会影响到我们原本的计划。

    如月冰霜般的面容略微放松了一些,抬起的手从怀中摸出了自己的护照,递到那名警察手中。

    看着面前的护照,警察先是愣了一下,紧接着他才明白对方并不是要有所行动,心中顿时放松了很多,面前的压力也随之消失了,接过护照,一边看着上面的内容。一边看着面前的海如月,不禁心中暗骂自己,有什么可害怕的,不就是一个东方女人么,在众多先进武器面前,难道害怕这些东方人敢做什么不成。

    心中一放松,他嘴上的语气也变了许多,“恩,这就对了嘛,合作才是你们最好地出路。其他人。也都拿出你们的护照来,接受检查。”

    见如月已经将护照交了出去,生肖战士们也就不再坚持,一一拿出了自己的护照交给警察。警察的盘查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护照没有任何问题,至少到现在为止,如月和生肖军团还绝对都是守法的。

    护照重新归还到众人手中,如月收起自己的护照,淡淡的道:“现在我们可以走了么?”

    警察下意识的道:“不行。”

    如月的语气顿时变得冷了下来,“为什么?”

    “这个……,因为我们必须要保证雅典的安全,所以。要对你们进行搜查,全部行李和身体都要进行搜查。”警察有些色厉内荏地看着如月,毕竟,刚才对方已经合作了不是么?

    如月突然笑了,面前的警察顿时感觉到一股无法言语的强大诱惑力充斥全身。如月道:“是由你来搜我的身么?”

    这位警察官员似乎是鬼迷心窍了,也或许是因为如月给他带来地吸引力实在太强大。竟然下意识的说道:“没错,就是我。”其实,他的本来心思也未必是这样的,但是,由于事情紧急,参加这次行动的全都是男警察,要让他找女警察来搜查,显然是需要时间的。而面对如此的绝色美女,谁不想占点便宜呢。

    生肖战士们的感觉可和这位警察完全不同,如月这样地笑容他们也都见过,如此温柔的笑容以前也经常出现,但是,那时候如月这样的笑容只属于一个人,那就是他们的生肖之王。温柔的笑容再次出现,每一位生肖战士都已经清晰地感觉到一股冰冷的气息从如月身上散发出来,他们明白,霸王龙恐怕要爆发了,而且将是雷霆万钧地爆发。

    那名警察官员色迷心窍的上前一步,一手拿着枪,另一只手竟然朝着如月高耸的胸前抹去,仿佛那里有吸铁石吸引着他似的。

    如月没有动,但是,她眼中已经充满了杀机,除了齐岳以外,还从没有一个男人碰触过她的身体,以前没有,以后也不会有。

    惨叫,几乎在一瞬间响起,那些警察们甚至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如月身前的那名警察官员已经消失了。是的,原地消失了,甚至连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他的佩枪,在如月面前已经化为了一片铁粉,而他的身体,也在如月瞬间爆发的霸王龙力面前化为齑粉,随风散去。

    如月仿佛从来都没有动过似的,依旧站在那里,“谁,还有谁想要搜查我的。”

    警察们此时才反应过来,他们的手,立刻扣向自己手中的扳机。不过,当他们的手扣下的时候发发现,手中的枪竟然都已经剩下半截,别说是发动攻击了,就算是当烧火棍恐怕也不够长度。而在他们面前,都漂浮着一片七彩色的羽毛,那羽毛似乎是透明的,但是,却又是如此的真实存在着。

    所有的警察都不敢动,因为他们的身体已经被完全锁定了,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巨大藤蔓已经围上了他们的脖子,三百名警察,不但瞬间被解除了武装,同时,他们的身体也随时都可能会被撕碎。他们心中在疑惑,为什么,为什么到了这个时候狙击手竟然还不开枪。

    有人替他们解决了这个问题,冰雕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牵引而来,数量正好和他们的狙击手是一样的,这些冰雕甚至还保持着狙击的姿势,看上去效果很是不错。

    在生肖守护神战士面前,这些荷枪实弹的警察根本就和稻草没有任何区别,在强大的异能面前,他们又能做什么呢?

    淡淡的光芒闪烁,如月眼中威棱四射,看也不看面前的这些警察,也没有再向上走,仰天发出一声嘹亮的长啸,啸声直冲云霄而起,庞大的能量波动,使整个雅典城上空的原本的阴云竟然瞬间驱散,庞大的龙云力,产生出一股无比强悍的气势,巨大的威压,令周围的希腊警察几乎在同一时间都尿了裤子。

    “雨眸,你给我出来,如果你不想让雅典生灵涂炭的话,就出来见我。”淡淡的光芒从如月身上亮起,白光本应该是柔和的,但是,出现在她身上却变得如此霸道。强悍的能量波动冲霄而起,巨大的威压竟然直接笼罩向山顶的帕提农神庙。

    无形的能量从帕提农神庙只能够瞬间爆发出来,一下就冲破了如月带来的巨大压力,十二道身影,几乎在同一时间出现在山顶上,如同星丸跳跃一般,朝着如月等人的方向而来。

    转瞬之间,十二道身影已经来到了山脚下,看到眼前的情况,为首的天称座星座守护者梅菲斯特不禁大吃一惊。

    “刚才我还以为自己的感觉是错误的,没想到,东方的朋友竟然真的已经来到了这里,这是怎么回事,谁能告诉我?”

    如月目光从面前的星座守护者身上扫过,没有看到雨眸,她心中不禁暗暗松了口气,只要雨眸还没出现,就说明齐岳有可能还活着。

    没什么,只不过刚才有位警察想要对我进行贴身搜查,我送他去了你们信奉的神界而已。”如月淡淡的说道。

    梅菲斯特先是愣了一下,紧接着,愤怒顿时出现在他的面庞上,“如月小姐,你这是什么意思,这里可不是你们东方炎黄共和国。你来到了希腊,就要遵守希腊的法律,你竟然敢在这里杀人。”

    “法律?法律对我有什么用?你不觉得这样的话很可笑么?梅菲斯特先生。如果有个男人将手伸向你老婆的胸前,你会怎么做?你会遵从法律,还是等他抓到了要抓的位置再去让警察来抓他

    梅菲斯特不禁语塞,确实,像如月这样的强者受到了如此侮辱,是根本不可能等待什么法律的。此时,他已经冷静下来,目光从面前的生肖战士们身上扫过,心中不禁暗暗吃惊。面前这如此庞大的阵容,竟然聚集了生肖军团的全部力量,除了那位生肖之王没有出现之外,可以说,整个东方守护者的力量都集在此了。看着生肖战士们身上的装束,他也明白了为什么警察会将他们拦下来,换做是他是警察,看到这么多打扮像黑帮的人,恐怕也会毫不犹豫的做出同样的选择。至于刚才那位死在如月手中的警察,他知道,那个家伙也只能是白死了,谁让他想要去侮辱根本就不该侮辱的人。

    语气软化了许多,梅菲斯特道:“如月小姐,如果刚才我国警方做出了什么不堪的事。我代替他们向您道歉,但是,您能不能先将其他警察放开。”如月淡淡的道:“如果你能保证他们不再像苍蝇似地烦着我们,我可以放掉他们。”

    梅菲斯特赶忙道:“那是当然了,属于我们守护者之间的事,当然由我们自己解决。”他自然知道在这里守护的警察有多少人,但是。就算再多上十倍百的警察,又怎么可能与这些东方守护者进行对抗呢。

    如月挥了挥手,植物魂悄然将释放的植物能量收掉,那些警察重新恢复了自由,但是一个个脸色早已经吓得苍白,再加上裤子里湿漉漉的感觉,在梅菲斯特的指示下,赶忙灰溜溜地走了,甚至连多看如月一眼都不敢。刚才的超级美女

    ,此时在他们眼中已经变成了超级魔女。那二十尊冰雕上的冰也随之消失了。由于冰冻的时间并不长,这些人并没有受到真正的伤害,赶忙也一起撤退了。

    十二位星座守护者一字排开,脸上都流露出了凝重之色,生肖军团以如此阵容出现在他们面前,显然是他们没有想到的,更不可能有什么准备。他们都很清楚,别说是那一百二十名生肖小队成员了,就算是一对一面对生肖守护神战士,他们也没有绝对制胜的把握。

    雨云走到梅菲斯特身边站定。秀眉微皱道:“如月小姐,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看你们的样子,似乎并不是来我们帕提农神庙做客的吧。”

    看着雨云那和雨眸完全一样的俏脸,如月脸上地寒意不禁增加了几分。“这

    就要问你们了。我问你,雨眸呢?让她出来见我。”

    脾气暴躁的狮子座星座守护者伊尔亚斯大怒,“小姐的名字也是你叫的么?”

    雨眸冷然道:“手下败将,你没资格和我说话。滚一边去。”一边说着,她右手一抬,直接向伊尔亚斯的方向拍出一掌。

    伊尔亚斯不甘示弱的抬起了自己的右拳,但是,他的拳头还没有完全挥出。一股无比庞大的潜力骤然扑面而来,还没等他完全反应过来,他那高大的身体已经在那无比强悍地潜力面前应声抛飞,重重的撞击在背后的山坡上,发出一声轰鸣。

    所有星座守护者同时动容。伊尔亚斯上次与如月交手的时候虽然处于绝对下风,但也绝对没有今天这样败地如此直接。如月只不过是一挥手而已啊!就算她用出了大部分能量,但是能够一击之下将实力强悍的伊尔亚斯轰飞,这样的实力,已经超过了在场任何一位星座守护者。

    尊严受损,所有星座守护者几乎同时要向如月扑去,生肖守护神战士们自然不甘示弱的迎前而上。两边庞大的威压瞬间上升,根本就没有任何悬念,星守护者顿时被完全压制在了下风。

    梅菲斯特抬起双臂,阻止星座守护者们冲上去,沉声道:“如月小姐,你今天来此,就是为了羞辱我们的么?如果是这样的话,就算今天我们星座守护者全部死在这里,也绝对会和你们死拼到底。你们今天兴师动众来此,究竟是为了什么?”如月冷声道:“我刚才说过了,叫雨眸出来见我。和你们没关系,我要找的只是她。”

    雨云道:“我妹妹不在,我还要问你们呢。雨眸临走之前说她要到东方去一趟,难道,她不是去找齐岳地么?”

    听了雨云的话,生肖守护神战士们脸上同时流露出一丝喜色,雨云的样子不像说谎,她的精神力根本没有任何异常波动,如果雨眸真的不在地话,那就证明现在她和齐岳的战斗很有可能出现了特殊情况,而齐岳也未必就死了。

    听雨云这么一说,连如月地脸色都放松了很多,“雨眸她真的不在么?梅菲斯特道:“星座守护者在帕提农神庙面前,是绝对不可能说谎的。如月小姐,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能不能让我们冷静下来谈谈。”如月沉吟了一下,道:“没什么好谈的,我只是想知道雨眸的下落,最近五天以来,她有没有和你们取得联系?”

    梅菲斯特摇了摇头。道:“没有,小姐自从一周前离开以后,就一直没有任何消息传回来。如月小姐,你们那边是不是发生了什么,我想,我们之间应该是有所误会。”

    “误会?”如月冷笑一声,“如果是误会的话。那雨眸到我们炎黄共和国向齐岳发出挑战又是怎么回事?难道这也是误会?五天前,她来到我们住地地方想齐岳提出挑战,之后齐乐就再也没有回来。你们告诉我,这究竟算是什么误会?”

    听如月这么一说,星座守护者们的脸色都变了,雨眸在离开之前根本就没告诉他们是去做什么,此时突然听说雨眸竟然是去向齐岳提出挑战的,他们又怎么能不吃惊呢?齐岳是什么样的实力他们清楚的很,更何况炎黄共和国可人家东方守护者的总部啊!雨眸冒失前往。结果会是什么?

    伊尔亚斯此时已经爬了起来,虽然并没有受伤,但胸口却被如月发出的龙力震得一阵发闷,怒声道:“我看你们才是恶人先告状,一定是你们害了小姐,然后还想要将我们星座守护者毁灭。”

    如月不屑地道:“我说过,你没资格和我说话。就算我们想要将你们毁灭,也必然是堂堂正正的去做。况且,现在这种情况,你认为我们有闲工夫来向们报复什么吗?”

    “你……”伊尔亚斯全身能量瞬间提升。就要扑上去和如月拼命。

    “够了。”梅菲斯特拦住伊尔亚斯前扑的身形,沉声道:“如月小姐,既然雨眸小姐和齐岳各自都没有返回,那么。我们是不是应该坐下来好好谈谈。小姐去找齐岳,绝对是没有恶意的。您也知道,地狱随时都有可能降临人间,为了这个共同的敌人,我们最好的选择就是合作,又怎么会与你们为敌呢?何况,小姐对齐岳的感情……”

    “不要提这个,否则。别怪我翻脸。如果不是因为齐岳过于信任她,又怎么

    会发生那么多事。”如月的脸色已经变得非常难看了。每当她一想起齐岳当初在自己怀中流淌的血泪时,她的心就痛地无法呼吸,那种心痛的感觉,是她一生一世也无法忘记的。

    梅菲斯特愣了一下。做出一个请的手势,道:“请到我们帕提农神庙休息一下吧。不论你们是否愿意与我们合作。至少现在我们还不是敌人。”

    如月心中也有些犹豫了,雨眸也没回来,那齐岳和她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呢?齐岳如果没事的话,那自己这一趟来到希腊是不是太冲动了。现在这种场面,又怎么解决才好。以自己一方的实力,干掉这些星座守护者没有任何问题,但是,那并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

    正在这个时候,如月衣服兜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那熟悉的玲音是她专门为他而设计的,俏脸上顿时流露出一丝难以掩饰地狂喜,如月几乎是颤抖着将手机掏了出来。是他,就是那个电话号码啊!

    “喂,齐岳,齐岳是你么?”如月急切的问道。

    “如月,你们现在是不是在希腊,别做傻事,如果你们已经开始做什么了,立刻停下来。”齐岳一听到如月的声音就赶忙说道。他自然不会怕星座守护者受到什么伤害,但是在这个敏感时期,他又答应过阿波罗在地狱与冥界的事情有解决之前不危难希腊守护者,自然不希望双方出现什么冲突。何况希腊地星座守护者毕竟也是当世强者,就算生肖守护神战士能将他们毁灭,恐怕也不是完胜,他可不希望自己的伙伴们受到一点伤害。所以,在从周叔那里得到消息之后,他一边迅速朝着希腊的方向飞来,一边拿出手机拨通了如月的电话号码。正好解决了如月眼前的尴尬。

    “齐岳,你现在在什么地方,你放心,我们还什么都没有做。你还好么?”

    听着如月关切的声音,齐岳心中充满了温暖,“我很好,放心吧。我刚才回别院,周叔说你们上希腊了,对不起,让你们担心了。但这次的时间耽搁我也是没办法。等见面了我在详细告诉你们吧。好了,你们就在雅典等着我,我马上过来。你们在什么地方?”

    如月道:“我们在帕提农神庙的山脚下,你现在就过来么?”

    齐岳道:“恩,马上。以我地速度,最多一个半小时的时间就能赶到了,你们在原地等我,不要和星座守护者发生冲突,一切等我来了再说。”

    挂上电话,如月的脸色顿时变了,她又笑了,但是,这一次的笑容中再没有任何冰冷的感觉,“实在不好意思,梅菲斯特先生,看来我们真地是误会了。齐岳已经回来了。”

    这一次,轮到梅菲斯特一方紧张起来了,米亚罗迫不及待的问道:“齐岳既然已经回来了,那我们小姐呢?我们小姐在什么地方?她有没有和齐岳在一起?”如月摇了摇头,道:“这个我不知道,你们想知道地话,就等齐岳来了再说吧。他大概一个半小时的时间就能赶到这里。”

    生肖守护神战士们听到如月确定了齐岳没事的消息,几乎在同一时间欢呼起来,脸上带着墨镜的,同时将自己的墨镜高高抛起,那兴奋的感觉溢于言表,尤其是齐岳的几位红颜知己,不禁喜极而泣,一个个兴奋的又蹦又跳,哪像是东方强者,到像是一群突然得到消息不用再开家长会的学生。

    等待,现在梅菲斯特知道,也只能选择等待了,只有齐岳才会知道雨眸的消息。一边是欢喜,一边是沉郁,冰火两重天的情况出现在帕提农神庙的山脚下,梅菲斯特甚至忘记了再邀请如月他们前往神庙做客的事。

    一个半小时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当然,对于现在的双方来说,这一个半小时变得格外漫长。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