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三百二十三章 生肖之王的到来

    一天多的时间过去了。不论是美坚国,还是德国柏林,现在都已经陷入了一片水深火热之中。

    在地球上,虽然也经常会出现一些小规模的战争,但是,就算一年战争下来,也绝对没有这一天的损失大。

    教皇马尔蒂的脸色很难看,他自身的神圣能量在大幅度消耗下只剩余不到三成了。而各国军队的损失,却在不断的攀升着。虽然不像战争刚开始时那样损失惨重,但是,即使有教廷高手们的帮助,各国大军依旧以每个消失上万人的数量减少着,各种武器的损耗更是不计其数。但令各国军队以及教廷疑惑的是,地狱城中的燃烧军团似乎并不急于将他们毁灭,只是每隔一个小时才会出击一次,而每次出击的数量都不会超过五万。只要将最前面逼进的各国军队打退,他们就重新龟缩回去。

    而在地狱城的城墙上,每间隔十米左右,就有一名燃烧军团中的地狱法师,一共超过三万名地狱法师间歇性的吟唱着艰涩的咒语,使地狱城周围包裹着一层奇特的暗红色能量。这暗红色能量的防御强度,根本不是人类所能想象的。当初小行星一战之后,各国的核弹虽然损耗巨大,但并不代表没有留存。但是,就在各国咬牙下令发动了几颗核弹轰炸之后,倒霉的却只有各国军队而已。大量的辐射,成为了地狱城下方和周围的天然防护,而地狱城本身,却在那暗红色的能量防卫下。没有出现一点破损地迹象,依旧是每个小时发动一次强有力的攻击。而地狱城,也成为了一个无比坚实的保垒。

    此时,马尔蒂身边所在的,都是联军高层,因为最初的失败,那位将军已经被撤消了职务。现在每个国家都派遣了一名元帅级别的将军在这里,与教皇共抗外敌。

    “教皇陛下,辛苦您了。如果不是您的神圣军团抵挡住了敌人疯狂地攻击,恐怕我们的损失会更大。”一名德国的将军由衷说道。

    马尔蒂叹息一声,摇了摇头,道:“现在我们也只是暂时抵挡住了他们的攻击而已,但是,能坚持多长时间,我也说不好。你们也看到了,虽然教廷能够带给敌人一定的打击。但是,他们的数量却是我们远远无法相比的,教廷的消耗无疑是巨大的。我也不知道还能抵挡几次敌人那样的冲锋。”现在他手下地神圣军团,在短短一天的战斗之后,还有战斗力的,已经不超过百分之六十了,新招募的那些神圣军团虽然经过了他神圣能量的洗礼,但战斗技能和自身能量毕竟还是比较弱的,已经在之前的战斗中都牺牲了。只有真正和燃烧军团对抗之后,马尔蒂才明白撒旦和他的地狱世界有多么可怕。尤其是那为首的三千数量左右的地狱生物。所到之处,绝对是生灵涂炭,如果不是他和四位红衣大主教全力发动自身地神力,又在地狱降临之前得到了来自天界的特殊能量提升。恐怕联军的损失至少是现在的三倍以上。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做?您也看到了,现代武器很难给那些邪恶地生物带来伤害。难道,我们就坐以待毙么?”

    教皇摇了摇头,道:“不,现在已经不是坐以待毙的问题了。如果我的判断不错,从战斗开始到现在,地狱生物根本就没有全力出手,除了一个堕落天使路西法以外。地狱最强大的魔王撒旦只是在最初的时候现身过一次而已。如果他命令他的燃烧军团全力发动攻击的话,恐怕联军的阵营早就被冲破了,我实在不明白撒旦现在在等待什么。”

    “或许,他还是对我们地武器有一定的惧怕心理。唯恐出了那座黑暗的城市之后,再次受到核弹打击。没有那座城市的保护,他们就算再强大。也无法和核弹抗衡吧。”一位法国的将军说道。

    马尔蒂摇了摇头,道:“您要这么认为地话,那可就太小看撒旦了。作为地狱魔神,别说是一颗核弹,就是十颗、百颗,也不可能对他造成伤害。或许,你们还记得当初小行星即将撞击地球时的情景。在成千上万颗核弹都没有改变小行星运行轨道地情况下,一位东方的强者,在他的伙伴们支持下,凭借着人力,强行改变小行星运行轨迹。而撒旦的力量,绝对不会比那位强者差。只要他出手,任何现代武器都不可能对他造成伤害,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所以,我判断他现在始终没有全力出击,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

    众位将军中,外表看上去最年轻的,是一名来自英国的将领,他的军衔是中将,也是在座众人中最低的一个,刚毅英俊的面庞上突然流露出一丝惊容,“难道,他是在等待我们集结军队么?然后好一网打尽不成?”

    听了这句话,所有人都安静下来,每一位将军心中,都出现了一种恐怖的感觉。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这些地狱生物就实在太可怕了。他们居然想在柏林彻底解决战斗,将各国军队一旦完全击溃,那么,当他们踏足欧洲乃至整个西方的时候,将再没有什么力量能够阻挡他们前进的脚步了。撒旦之所以一直都没有出手,难道就是在等待着更多的联军出现么?

    马尔蒂的脸色也变了,虽然他不是撒旦,对撒旦也不熟悉。但是,他却明白,以地狱生物的角度来看,这显然是一个最好的侵略方法,先将对手拥有战斗力的军队全部消灭,然后再开始全面的侵略,在地狱拥有足够实力的情况下,这显然是一个非常好的办法。

    “现在该怎么办?”最先说话的德国将军有些茫然不知所措地说道。

    没有人能回答他这个问题,即使是马尔蒂也不能。因为,他们就算明知道撒旦是这样计划的。现在也不可能撤军,任由燃烧军团在西方肆虐啊!

    “如果他在,该多好。”马尔蒂叹息一声,心中浮现起了那个人的面容。

    “教皇陛下,您说的这个他,是不是当初……”

    马尔蒂点了点头,道:“没错。就是他。如果有他在的话,那么,撒旦也未必就是那么可怕。可惜,他是东方人,而且,他已经去了……”就在他刚说到这里的时候,突然,整个议事厅剧烈的颤抖了一下,紧接着,强烈地轰鸣伴随着无数声惨叫同时响起。

    “这样的防御。也想阻挡本王么?”一个冰冷的声音响起,下一刻,议事厅那足以抵挡核弹冲击波的房顶突然从中央离开,两只黑色的巨手,竟然硬生生的将房顶撕裂开来。而以教皇马尔蒂为首的众人看到的,却是一双红色的眼睛和十二只黑色的羽翼。

    “没想到,你们人类还是很聪明地。竟然能够猜想到本王的想法。既然如此,本王就留你们一个全尸吧。当初曾经看过一个人类的战争电影,那个斩首行动令本王向往不已,这次。我算不算也是执行了一次斩首行动呢?哈哈哈哈。”撒旦得意的笑声却令下面所有人都陷入了一片恐慌之中,谁也没想到,他们正在议论的地狱魔王会突然出现在这里。每个人的心都剧烈的颤抖起来,那庞大的黑暗气息。令那些各国的将领们甚至连移动一下都变得困难。他们现在只是在心中怒骂着,到底是谁把有斩首行动的电影带给撒旦看地?

    “撒旦,你会为今天所做的一切付出代价的。”马尔蒂沉声大喝道。此时,也只有他还能保持几分冷静。神圣光芒透体而出,与撒旦遥遥抗衡着。只不过,他已经削弱了很多的神圣能量,实在无法面对撒旦带来地巨大压力,他的脸色已经变得越来越难看了。

    马尔蒂知道。自己那些守在外面的神圣军团已经完蛋了。而四位红衣大主教和裁判长又都在前线随时准备迎接敌人的攻击,现在他所能依靠的,只有自己的力量而已。

    撒旦看着马尔蒂,眼中充满了不屑,“如果是天帝在这里。说不定我还会有所顾忌。你嘛?不过是天帝释放在人间的一条狗而已,就你那点神力。还远远不够看。现在,你们可以去死了。”

    整个议事厅的房子已经在瞬间化成了几分,众位将军在撒旦面前,就像是随时都可能破碎地鸡蛋一般,没有任何遮掩的可能。每个人的目光都变得凝固起来,面对撒旦那十几米的高大身体,他们知道,死亡即将降临。

    马尔蒂举起了手中的权杖,身上地神圣气息已经变得越来越强烈了,他知道,现在自己只有在死前使用那一招才行了。就算同样是死,多少也要给撒旦造成一些麻烦。可惜的是,那一招地能力自己还没有完全领悟,而自身的能量也远远不是巅峰状态。

    就在撒旦举起的大手准备挥出的时候,他的脸色突然变得异常难看,整个身体都凝固在那里,而他的目光,也不再是集中向教皇。

    长啸,如同天籁一般的长啸划破长空而至,强烈的啸声,令整个军营为之震动。青色的光彩,照亮了半边天际,如同流星赶月一般的光芒,几乎在顷刻之间,已经降临柏林。

    “混蛋,又是你。”撒旦猛的转过身,背后十二翼同时拍打,几乎只是一瞬间的工夫,他就已经飞到了半空之中,暗红色的火焰瞬间燃烧,渲染着他那强悍的十二翼,看上去更加狂暴。

    青色的光芒与暗红色的光芒在半空之中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只是一瞬间的工夫,两色光芒已经在半空之中重合了。

    轰——

    庞大的能量波动,在高达千米的半空之中爆发,爆发的位置,正是人类联军与地狱城对峙的中央。无法用言语而形容的巨大青红色冲击波瞬间出现。在爆发核心千米之下的地面上,几乎是一瞬间,就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深坑。所有原本的东西完全被汽化。就连远处的地狱城也微微颤抖起来,而欧盟各国联军前线所在,更是有大量的机械化军队被震的四散纷飞,如果不是驻扎的军队不多,恐怕损失会变得更大。

    青红色的光芒在半空中足足持续了十秒的时间才缓缓收歇。撒旦依旧漂浮在那里,但他背后的双翼已经比刚才扩展了一倍,脸上充满了愤怒的光芒注视着身前百米之外。

    在他身前百米外,一名身穿黑色铠甲的人类静静的漂浮在那里,在他背后,只有一对黑色的翅膀,在黑夜之中,如果不是包裹着他身体的青色光芒还有他那一头银色长发的话,恐怕很容易被人忽略。但是,现在他却成为了欧盟联军万众瞩目的人物。

    教皇有些惊慌的散去自己凝聚起来的能量,看着空中那道青色的身影,他的声音突然变得有些哽咽起来,“他来了,他终于在最关键的时刻来了。”自从战斗开始以后,教廷就成为了绝对的主力,教皇虽然统帅教廷多年,但是,作为一个人类,位高权重的人类,这却是他第一次上战场啊!咬牙坚持了这么长时间,终于等来了那个人,此时此刻,他全身都产生出一种即将虚脱的感觉。而他的脸色,也变得好看的多了。

    齐岳脸上挂着一丝微笑,看着面前的撒旦道:“魔王陛下,我们又见面了。冷儿还好么?”

    撒旦怒喝一声,“不许你提我的女儿,你没有那个资格。”

    齐岳无奈的耸了耸肩膀,道:“可是,冷儿已经是我的女儿了。如果您愿意的话,不如回地狱去,做我的岳父,享受一下天伦之乐不是更好么?”

    看到齐岳,撒旦就气不打一处来,当初齐岳在地狱中所做的说是整个地狱的奇耻大辱,自从地狱世界出现之后,还从没有谁能够在地狱那样肆虐之后成功逃脱。齐岳的出现,已经令撒旦全神提防起来,他很清楚齐岳的实力有多么强大,而且现在的他似乎比上次到达地狱的时候变得更加强大了。尤其是他身上的能量波动,已经变得极其可怕,连自己也无法完全判断出他现在的能量特性。更令撒旦担心的,是齐岳的狡猾。上一次,他就利用种种形势,对燃烧军团产生了重创,而这一次,他又想要怎么做呢?还有,那个甚至连自己都感觉到无法对抗的怪物到哪里去了?如果他也在这里的话,恐怕,只是自己,根本无法抵抗他们两人的联手。

    “地狱降临,我已经准备了无数年,岂能因为你一句话就改变。既然你要选择做我的敌人,那么,你的结果就只有毁灭。”撒旦的声音依旧强横,但却多了几分色厉内荏的感觉。

    看着撒旦闪烁的目光,齐岳沉声道:“陛下还是没有听从我的劝说来到了地球。这里,并不是属于你们的世界,同时,也不是属于冥界的世界。既然您要选择毁灭,那可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最多,我看在冷儿的面子上,留你一命好了。”

    “你说什么?”撒旦眼中红光暴射,体内的黑暗能量瞬间迸发。虽然在地球上,他没有紫日的辅助。但是,在九星连珠地情况下,他自身的黑暗能量并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

    齐岳微微一笑,道:“怎么?陛下听不懂我的话么?”他的脸色突然变得冰冷起来,一字一顿的道:“我说,我要将你们完全毁灭。”

    淡淡的青色光芒变得越来越强横起来,齐岳整个人。就像一柄利刃般充满了澎湃地能量气息,那锋锐的感觉,逼迫的撒旦不得不全力以赴催动自身能量来抵御。而此时此刻,齐岳的双手已经平伸在身体两侧,每一只手上,都多了一个蓝色的光球。一道道电光围绕着他的双手不断闪烁着,庞大的能量气息,没有一点生涩的感觉,一层银色的光芒不断在他身上流转着,那巨大的威压。令撒旦心中地吃惊越来越强盛。

    “哼,凭你一个人,就想要阻止我么?不要忘记,地狱城中,还有燃烧军团的大军。就算你能阻止我的斩首行动,你却也无法阻止三百万燃烧军团的肆虐。小子,这并不是决斗,而是一场战争,地狱与你们人类之间的战争。你等着吧,我会让你看看。地狱是如何吞噬地球的。”背后的暗红色光芒骤然收敛,魔王领域瞬间释放而出,无数个撒旦的身影突然出现在齐岳面前,就在他略微放松了一点的工夫。撒旦的本体已经完全消失了。

    青光,在齐岳身前形成一个绞杀之阵,只是一瞬间地工夫就将那些虚影完全绞碎。漂浮在半空之中,齐岳不禁流露出一丝冷笑,“看来,撒旦也要比上次的时候理智的多了。居然不和我硬碰。不过,你以为你的燃烧军团单是数量多就有用了么?不,你错了。你有燃烧军团。同样地,我也有我的生肖军团。”

    撒旦自然听不到齐岳在说什么,而地狱城此时则完全陷入了一片沉默之中,似乎在静静的等待着什么似的。

    飘身而下,眨眼之间。齐岳已经落在了之前消失的那座房屋前,身上的能量气息也已经完全收敛起来。

    “教皇陛下。我们又见面了。”看着脸色不太好的马尔蒂,齐岳淡然说道。

    马尔蒂激动的看着齐岳,“齐先生,你在天界已经达到目地了么?”

    齐岳轻叹一声,摇了摇头,道:“不,没有。我在天界耽误了一些时间。这边战况如何?”

    此时,那些死里逃生的将军们才从之前的震撼中清醒过来,看着眼前一身黑色甲冑的齐岳,他们心中都有一个疑问,这个人,真的是人类么?他居然凭借自己地力量,将刚才那个魔鬼赶跑了。不,他一定不是人类,应该是神才对。

    每一位将军看着齐岳的目光都变得无比崇敬,齐先生三个字深深地印入了他们脑海之中,以至于在之后很多年,只要谁在西方军方提到齐先生这三个字的时候,立刻就会引起剧烈的反应。齐先生三个字,在西方已经成为了神的代名词。

    教皇简单的将目前的战况向齐岳说了一遍,“如果不是你及时赶到,恐怕我们就已经完了。齐先生,您也已经看到了,地狱大军完全集结在这里。恐怕,不久之后他们就要发动全面进攻了。您的实力是最为强大的,您认为,我们现在应该如何对付地狱联军呢?”

    齐岳看了一眼各国将领,道:“你们如何对付地狱联军我不管,这次来,我虽然是帮忙的,但所谓客不压主,何况我对战争也不太懂,具体怎么安排是你们的事。我只能保证,当地狱燃烧军团出动的时候,我将立刻出现在他们的对立面,我想,撒旦想要从这里冲出去,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教皇陛下,你现在的身体状况实在糟糕极了,我看,你还是先想办法恢复自己的能力吧。”马尔蒂还不能死,至少现在他还不能死,教廷的实力不弱,有他们在这里,对付燃烧军团就容易的多了。所以,虽然他在齐岳心中也并不是朋友,但齐岳还是点醒了他一句。

    马尔蒂苦笑一声,道:“我也知道自己的能量消耗很大,但是,在您来之前,我甚至连坐下休息一下的时间都没有。现在好了。您也不需要谦虚,现在。能够和撒旦对抗的,也只有您了。我们一切都听从您地指挥就是了。面对地狱这样的敌人,任何战术都已经不管用。各位将军,你们说呢?”

    马尔蒂说的是英语,凭借自然之源的能量,齐岳自然能够听得懂,马尔蒂话音一落。那些各国的将军们几乎异口同声的答应下来,连一个反对的都没有。

    刚才撒旦那斩首行动,实在把他们吓坏了。一时间,根本不知道应该如何去对付这样强大地敌人。现在,面对地狱燃烧军团的攻击,他们的军队,都只是人墙而已,用鲜血和生命才阻挡住了燃烧军团前进的脚步啊!此时此刻,齐岳的出现,对他们来说就相当于是有了一个主心骨。他们自然愿意完全听从齐岳的调遣了。

    看着已经没有丝毫斗志的将军们,齐岳不禁皱了皱眉,道:“既然如此,那这样吧。我们和地狱之间的战斗,并不是普通人所能承受的。各国军队在这里,只会产生更大的损失。依我看,你们不如整体后退一百里,在一百里外驻扎。教廷地神职人员留下,配合我阻击燃烧军团就足够了。”

    听了齐岳的话,众位将军顿时产生出一种如获大赦的感觉。后退百里,对他们来说绝对是美妙的,谁愿意和那些非人类的燃烧军团再火拼啊!在他们眼中,齐岳已经不仅仅是神。同时也是天使的化身啊!如果让齐岳知道这些将军把自己和鸟人画上了等号,不知道他会怎么想。

    将军们一个个忙不迭的答应下来,立刻就去给自己的军队下达命令了。而原本议事厅所在的地方,现在只剩下齐岳和教皇两个人。

    马尔蒂充满担忧的看着齐岳,道:“齐先生,凭借我们,真地能够抵挡得住燃烧军团么?”

    齐岳淡然一笑,道:“永远不要小看自己的力量。依我看。教廷的实力应该还有很大程度没有释放出来吧。只是因为地狱出现的太突然,所以才会在慌乱中失去了主动。教皇陛下,您也统帅了教廷这么多年,现在,不需要我来教您该怎么做。我地想法是这样的。首先,在这里拖住撒旦的燃烧军团。尽可能的对他们产生一定程度的打击,让撒旦感觉到他和他的手下是无法抵挡我们的,然后把冥王哈迪斯也引来,当他们都来到这里集中之后,我们再一网打尽,将他们全部干掉。”说到这里,齐岳狠狠的挥了一下自己地右手。

    马尔蒂真的以为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目瞪口呆的看着齐岳,“齐先生,我没听错吧。您,您是说要将冥界的人也引到这里来?还要将他们一网打尽?”

    “是地,有什么问题么?”齐岳看了马尔蒂一眼。

    马尔蒂突然发现,齐岳的双眼是如此地明亮,原本置疑的声音顿时被他吞回腹中,讪讪的道:“不,当然没什么问题。您放心,我会尽快的将教廷在全世界的力量全部集中过来。整合所有神职人员,听候您的调遣。不过,齐先生,我能不能请求您一件事。”

    “什么事?”齐岳淡淡的问道。

    马尔蒂走到齐岳身边,低低的在他耳边说了几句话。听了他的话以后,齐岳脸上流露出一丝讶异的光芒,“居然是这样,我还以为你们真的没什么准备呢。我明白了,难怪在我离开天界的时候天帝会那样对我说。好吧,我可以帮你。”

    马尔蒂大喜过望,“那就多谢齐先生了。今后,不论您有什么事,只要是我们教廷做得到的,一定会以最快的速度完成。您的命令,将会和我一样,让所有神职人员……”

    “够了。”齐岳阻止马尔蒂再说下去,“你觉得,你们教廷的力量对我有什么用么?去吧,叫你手下的红衣大主教们过来。我们立刻开始。”

    马尔蒂虽然碰了个钉子,但还是欢天喜地的去了,看着他的背影,齐岳冷哼一声,“马尔蒂,虽然你现在所做的一切,已经和以前相比有了很大的改善。但是,和雨眸一样。我们之间的事情也总是要解决的。祈祷吧,祈祷你这次能够为了教廷捐躯,那样的话,或许,我还会放过教廷。”虽然帝心雪莲王和闻婷是因为救齐岳而死,但是,克林斯曼可是真正死在教皇手下的四位红衣大主教手中的。这一点,齐岳从来都没有忘记过。

    不过,在齐岳说这句话的时候,却没有发现,在地上废墟的角落之中,一颗很小的白色光球,闪烁着淡淡的光彩。而刚刚离开不久的马尔蒂身体突然僵硬了一下,回头看了一眼之前离开的方向,一种奇异的神色出现在他脸上。长叹一声,重重的摇了摇头,这才继续朝着本来想要去的方向而去。

    ……

    美坚国,堪萨斯州边缘地带。

    成千上万原本属于堪萨斯州的美坚国民众如同行尸走肉一般缓慢的向前走着,似乎有一股无形的力量驱动着他们朝着本州之外的地方走去。每一个人的眼神都是完全空洞的,灰蒙蒙的气息,充斥在他们身体周围,那是充满了死寂的气息,似乎他们身上的生机已经完全灭绝了一般,庞大的人群甚至连一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就那么默默的前进着。

    半空之中,漂浮着几个同样灰色的身影,在灰色浓雾的包裹下,无法看到他们的本来面貌。

    “鲁斯特,这些地球的人类还真是弱小呢,弱小的连我都懒得去收割他们的灵魂。”声音从一团灰雾中传出。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