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三百三十一章 地狱冥界联军

    冥界,就是冥界,冥界的气息和地狱虽然很相近,但还是有一定程度的不同。如果说地狱的黑暗能量是充满了毁灭性的,那么,冥界的气息就是无比邪恶的。如果让齐岳选择一下的话,他到宁可是和地狱战斗,那灰色的气流,给他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

    撒旦冰冷的声音响起,“没想到吧。齐岳,你们也足以感到自豪了,为了对付你们,我甚至叫来了哈迪斯,对于你们来说,这也算得上是荣耀了。”

    地狱与冥界的联手,这确实是齐岳之前没想到的,但是,敌人既然已经出现了,那么,就没有任何其他选择,战斗吧,一切,都在战斗中来完结。

    无彩色的光芒从如月胸口处亮起,紧接着发生了奇异的变化,五彩光带,在她身上缓缓凝聚,崆峒印放大十倍,出现在了如月的胸口部位,她那巨大的身体在寂静中飘然而起,眨眼间已经来到了半空之中,身上的银色铠甲瞬间绽放,直接进入了生肖龙战士的第二阶段本属相异化。恐怖的能量气息不断在如月的身上充斥着。

    齐岳的声音从如月口中发出,听上去多了几分诡异,灯!火~书-,城“撒旦,既然你将冥界的人也找来了,那好吧,就让我们玉石俱焚。”身形一闪,如月那巨大的身体在齐岳的控制下不再理会下面的燃烧军团,而是直接朝着地狱城的方向飘然而去,速度虽然不算很快。但也绝对不是普通燃烧军团地强者所能比拟地。

    看着如月突然朝着地狱城的方向飞去。撒旦不禁愣了一下,他实在不明白齐岳放弃了这边战场,甚至不再辅助他的伙伴去地狱城干什么。

    灰色的气流很快就接近到战场边缘,冥王哈迪斯那秀气的身影出现在半空之中。这边的情况他并不知道,他也是刚刚来到柏林这边不久的。那天撒旦联系过他之后,两人经过商量,为了不让雨眸过早的察觉冥界地强者已经消失,直到一天前。哈迪斯才带着他的冥将悄悄地离开了美坚国。他和撒旦的计划非常简单,撒旦从正面发动攻击。而他则从后面凭借着冥界的冥气,将欧盟联军的战斗力化解。以哈迪斯的实力,他甚至不需要下杀手,冥气所到之处,百万联军完全被冥气所感染,失去了本来的神志。在短时间内都变成了白痴。虽然这种能力不能维持太长时间,但只要足够冥界和地狱联手将齐岳他们毁灭就行了。

    哈迪斯在空中和撒旦遥望,“撒旦陛下,你这边地情况怎么样了?”

    撒旦冷哼一声,“你不会看么?哈迪斯,出手吧。那个人已经朝着地狱城的方向飞去了。”

    哈迪斯先是看了一眼满目沧夷的战场。然后才顺着撒旦手指的方向朝着如月的身体看去。他顿时清晰的感觉到如月身上散发地气息是如此强大,脸上神色略微变化了一下,朝身后的冥将们挥了挥手,道:“跟我上。”

    不论是哈迪斯还是撒旦,都没将神圣军团的那些人看在眼中。他们都知道,只要将齐岳和十二生肖守护神战士都毁灭掉。那么,就再没有什么力量可以阻挡住他们前进的脚步了。

    撒旦、路西法和冷儿跟随着哈迪斯和他的冥将一起飞了起来,接近百名强者地数量,呈包围的形势快速地朝着如月的身影追了过去。

    如月的能量在不断的提升着,之前一直都在使用龙翼催星,她的能量始终都有着很大程度的保留。敌人的数量是如此庞大,齐岳很明白,现在这个时候,想要将这些敌人全部毁灭是不可能的。那么,所能做的,就是尽可能给敌人以重创。然后再远离战场寻找机会。至于这边的欧盟联军也已经顾不得了。

    地狱城已经很近了,燃烧军团毕竟有着接近三百万大军,此时仍然有着极多的燃烧军团战士正在从地狱城中跳出来。其中不乏原本属于黑暗议会的黑暗巫妖和黑武士。

    齐岳将身体的控制权重新给了如月,并且叮嘱了如月两句。银色的光芒,在如月身上变得越来越强盛了,当她飞到地狱城前的时候,骤然转过身来,眼中的光芒略微收敛了一些,而体内的龙云力却开始了疯狂的律动,使她身体周围的能量不断出现一丝丝扭曲的银色电光。

    撒旦、哈迪斯为首的众邪恶强者很快就追了上来,见如月漂浮在那里不动,直接将她围在中央。哈迪斯和撒旦同时皱了皱眉,如月身上的能量气息带给他们很怪异的感觉,那是一种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特殊能量。表面看去,那扭曲的能量在如月身体周围形成了一层最好的阻隔,使他们的精神力无法探寻到她的情况真正如何,但是,以撒旦和哈迪斯的强大,都能够清晰的感觉到,如月正在用自身的能量做着一些什么。

    “你们都来了么?那么,就一起毁灭好了。”如月那冰冷的俏脸上多出一分温柔的笑容。霸王龙的笑容只会像齐岳展现,当她的笑容出现在对待别人的时候,那么,就证明她此时心中已经充满了杀机。这是生肖战士们总结出来的。当然,撒旦和哈迪斯是不可能知道的。灯!火~书-,城

    扭曲的能量波动变得越来越强大了,如月的身体竟然再次膨胀,由之前的百米高度直接膨胀到了一百五十米的程度,一片片巨大的龙麟直接覆盖在她那动人的娇躯之上,充满了爆炸性的能量,身上的铠甲厚度飞速增加,即使是花岗岩在这样的铠甲面前感觉也会变得无比软弱。庞大的能量气息不断充斥在如月身上,她的两个肩膀上各自多出了一个银色地龙头。背后地龙翼也变得更加庞大。竟然从后面将她那一百五十米高度的身体完全保护在内,这样的能量波动看上去是如此的强悍,同时,她的全身上下都多了一层淡蓝色的光影。

    没错,这就是生肖龙战士本属相异化人形的第三阶段,也是人形终极变身。面对如此强大的如月,撒旦和哈迪斯以及他们地属下赶忙疯狂的将自身能量提升起来,却没有一个敢抢先出手地。就连撒旦和哈迪斯也不敢。

    两位来自邪恶位面的强者对视了一眼,他们从对方眼中。都看到了一丝强烈的不安。相互点了点头,属于地狱和冥界的能量在他们背后同时凝聚,并且在他们属下的辅助下,瞬间形成了一黑一灰两团巨大的能量波动。

    如月脸上地笑容变得更加清晰了,“很感谢你们前来陪葬。那么,现在你们就去下地狱吧。神龙领域。裂。”

    两只覆盖着密集鳞片,长有超过五米长利刃般指甲的龙爪同时抬了起来,下一刻,它们在如月的胸前分开。同时分开的,还有那强烈的扭曲状光芒,没有人能形容那一刻的感觉。除了撒旦和哈迪斯以外。其他所有人都同时感觉到时间凝固了。周围地一切都变得停顿下来,似乎连整个战场也变得停顿了。紧接着,从如月那分开的双手之间,出现了一道黑色的裂缝,随着他双手不断分开。那黑色的裂缝变得越来越大,一股无比强横的吸扯力骤然从那巨大地裂缝中传了出来。

    “快走。”撒旦当机立断大喝一声。背后十二翼伸展到前所未有的程度,一手抓住路西法,另一只手抓住冷儿,十二翼同时拍动,他已经完全放弃了攻击,在那裂缝完全开启之前,带着女儿和最得力地手下以最快的速度向远处逃逸而去,此时此刻,他已经顾不上其他了。因为,他从那黑色的裂缝中充分感觉到了完全能够将他毁灭的强大能量。

    哈迪斯的动作一点也不必撒旦慢,他正准备攻击出的能量瞬间转化到脚底,因为是强行转化能量,令他不禁闷哼一声,张口喷出一股灰色的雾气,一条灰色的能量飘然而出,缠绕上了那些冥将的腰间,下一刻,他转化到脚下的能量如同火箭喷射器一样骤然释放,带着他的身体,朝远方弹射而去。

    神龙领域,如果只是用来对付撒旦和哈迪斯的话,那是绝对不够的。黑洞虽然强大,但是,还不足以对地狱大魔王和冥王造成真正的伤害。但是,这里指的是如月最佳状态时候的情况,而不是融合了生肖守护神领域后的如月。

    任何攻击达到了能量的一定上线之后,那么,他的力量都会变得无比恐怖,即使是齐岳也是这样。简单来说,一个主攻击的风刃,出现在殇冰手中和齐岳手中,就是皆然不同的两个概念。而眼前,同样是神龙领域,在生肖守护领域辅助之下,十倍提升了能量的就绝对不一样了。至少,连齐岳也不敢与这样强大的领域能量正面碰撞,那种无差别的攻击,是不会根据敌人的数量而减弱的,每一个敌人承受的吸扯之力都完全一样。

    裂缝变得越来越大,眨眼间就在如月身前被撕裂出一个直径超过百米的巨大空洞。此时,已经不再是吸扯,而是直接的吞噬,如同长鲸吸水一般,地狱城附近的燃烧军团士兵以肉眼难辨的速度飞快的朝着那黑洞中而去。

    如月就站在黑洞旁边,动都没有动,仿佛身边被她撕裂出来的黑洞与她没有任何关系似的。

    如果说之前龙翼催星只是在燃烧军团的大军中清除出一个个很小的空地,那么,现在的神龙领域,只是刚一出现,立刻就令地狱城前变成了一片空旷。至少有数十万燃烧军团的大军在顷刻之间被吸入其中,而且,那吞噬的能量还在不断扩张着,没有丝毫减弱的迹象。

    撒旦和哈迪斯跑的确实很快,但是,他们也不可避免的受到了巨大的影响,只是一瞬间的工夫,撒旦自身的能量就被吞噬了超过三分之一的程度,如果不是他拼尽全力护着冷儿的话,冷儿已经被那巨大的能量直接吞噬了,而路西法的情况就糟糕多了,他的能量已经消耗掉了五分之四,在撒旦的一丝魔力支持下,这才没有被毁灭。

    哈迪斯那边的情况就要比撒旦差得多了,虽然经过能量的强行改变弹射,使他的飞行速度比撒旦还要快了许多,但是,带着一共七十九个冥将的他,还是受到了一定程度上的拖累。最后面的接近二十个冥将直接被那黑洞的能量吞噬了,没有吸扯的感觉,只是那无形的能量所到之处,那二十个冥将的身体直接就凭空消失了,就像下面的燃烧军团大军一样。

    黑洞的能量还在不断的提升着,如月的能量气息却完全消失了。

    大量的燃烧军团士兵,在那巨大的吸扯之力面前变得如此渺小。就连正面的神圣军团和生肖十二小队都感觉到面对的压力正在减弱着。

    就算燃烧军团再强悍,面对黑洞的吞噬也不由得他们感觉不到恐惧啊!一时间,所有燃烧军团的士兵都将速度发挥到最大程度,朝远处逃去。其中光是践踏,就不知道有多少同类被踩死在这片战场之上。

    哈迪斯拼尽全力将剩余的冥将甩出了黑洞能量笼罩的范围,因为过度使用自身的能量,他不禁再次喷出一股灰色的气流,愤怒的朝着撒旦怒吼道:“撒旦,这就是你说的强者么?那根本就不是强大所能表示的。难道,你想让我们都毁灭在这里?”

    眼看着大量的燃烧军团正在消失,就连地面的泥土都在被那黑洞吞噬者,撒旦眼中充满了痛苦的光芒,要知道,这些都是他的子民,都是他地狱中的精锐啊!只不过是这么一会儿的工夫,就已经有超过三十万大军被先后吞噬了,而且那黑洞根本就没有停止的趋势,甚至还在不断的扩张着。这样下去,别说是三百万,就算是三千万也有可能被毁灭掉。

    一咬牙,撒旦朝着哈迪斯大吼道:“这是他们全力发动的攻击,只要顶住这一波,他们必然就没有什么反抗的力量了,哈迪斯,如果你不想你的属下损失过大,那就和我联手,我们一起将那个黑洞关闭,至少,也要抵消它一部份威力。”

    到了这个时候,由不得哈迪斯不同意了,他当然知道这场战争如果输了会有什么样的结果,没有过多的犹豫,他直接来到了撒旦身边,两人对视一眼,同时催动起自身剩余的能量。

    顿时,天空之中,黑灰两色光芒同时变得澎湃起来,只是一会儿的工夫,一个巨大的恶魔头像已经出现在他们背后,混合了撒旦的魔力和哈迪斯冥气的庞大能量使那恶魔头像完全呈现出灰黑两色,两人怒吼一声,如同孤注一掷般,将那巨大的头像甩了出去。

    淡淡的光芒逐渐变得强烈起来,只不过是一瞬间的工夫,那巨大的能量就已经来到了黑洞前方,在撒旦和哈迪斯地控制之下。巨大地头像骤然迸发。庞大的能量形成一个巨大的灰黑色光罩,将整个黑洞完全笼罩在内,并在拼命的压缩着。

    有了魔气和冥气的阻隔,顿时,黑洞的吸力顷刻间消失了,撒旦和哈迪斯远远的控制着他们最后释放出的全力,拼命地压缩着那个黑洞,试图将黑洞完全毁灭。

    如月依旧站在黑洞边缘。连动都没动,脸上流露着不屑的神色看着哈迪斯和撒旦。似乎这一切都与她没有任何关系似地。淡淡的光芒闪烁,只是一瞬间的工夫,黑洞就骤然爆发了。

    撒旦和哈迪斯的力量虽然很强,但是,十倍提升后的如月,在整体实力上甚至已经超过了他们联手。更何况之前哈迪斯和撒旦都已经被黑洞释放的吞噬气息伤害到了。

    冥气和魔力同时破碎,哈迪斯和撒旦同时惨叫一声,撒旦喷出一股暗红色地血液,而哈迪斯则再次喷出一股灰色的气流,两人的身体同时凝固了一下,紧接着。直接朝下方落了下去。

    如月嘴角处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用只有她自己才能够听到的声音说道:“齐岳判断的还真是正确,哈迪斯和撒旦果然试图阻挡我地神龙领域,可是,他们怎么知道。这样强大的领域已经不是我自己能够控制的了,看来。还应该多谢他们才是。”

    原来,如月的实力十倍增强之后,释放出的神龙领域可不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要知道,黑洞这种东西,可是连光线都能够吞噬地,被如月撕裂出了如此巨大的一个黑洞,虽然不会对她攻击,但也不是她所能控制地了。黑洞是会逐渐扩大的,如果让它扩张到了一定程度,连地球都有可能被吞噬掉。齐岳在让她用出神龙领域之前,就已经将这样的情况告诉她了。他已经判断出,在领域爆发之后,撒旦和哈迪斯必然会前来阻止,有了他们的能量干扰,这个黑洞也能够被如月重新控制,不需要再多担心什么。

    庞大的能量波动瞬间提升,被压缩到只有之前一半大小的黑洞被如月直接抓住,那撕裂的空间在空中散发出一道扭曲的光芒,竟然被她甩了出去,在半空之中划出一道诡异的弧线,从地狱城上方掠过之后消失了。

    身形一闪,如月已经重新回到战场之中,而她所扑向的方向,正是撒旦和哈迪斯所在之地。此时,是这地狱和冥界两位强者最为虚弱的时候,也自然是毁灭他们最好的时机了。

    “停下。”粉红色的光芒和黑色光芒同时亮起,挡在如月面前。这突然出现的,正是之前被撒旦救下来的冷儿和路西法。路西法的能量已经显得非常微弱了,比冷儿都要弱小不少。恶魔之吻出现在冷儿手中,眼中充满惊惧的看着如月,但她还是义无反顾的挡住了如月的去路。

    “你想要阻止我么?地狱公主小姐。”如月看着冷儿,冷冰冰的说道。

    冷儿的瞳孔收缩了一下,如月的强悍给他们留下了太深刻的印象,在释放了一个那样强大的黑洞之后,她却依然能够发动攻击,如果让她去攻击父亲的话,那么地狱的一切就都完了。

    “是的,我要阻止你。除非你先将我杀了,否则,你就别想向我父亲发动攻击。”冷儿坚定的看着如月,沉声说道。

    如月的目光凝聚了一下,淡然说道,“我曾经听齐岳说过,你救过他。好吧,今天我就给你个面子,不杀撒旦和哈迪斯。不过,我也不希望现在的战争继续下去,否则的话,就算我最后能量消耗干净,你们地狱的燃烧军团能剩下的数量恐怕也不会太多。”

    冷儿略微犹豫了一下,此时,那些存活下来的冥将也已经都围了过来,不过,之前的遭遇令他们连向如月出手的勇气的失去了,一个个气息不问的看着如月那巨大的身体说不出话来。无形之中,冷儿已经成为了现在地狱和冥界联军的领军人物。

    “好,我答应你立刻撤军。至少在三天之内不再发动攻击,但是。你也要答应我。不能再三天之内想我父亲或者冥王哈迪斯攻击。如何?”冷儿很担心,以如月现在的力量,只要她地能量恢复后,完全可以杀入地狱城中取下撒旦和哈迪斯地性命。地狱燃烧军团虽然数量众多,但是,真正能够抵挡住她的,却一个也没有。就算是联合起来,也未必能够令她前进的脚步减慢。

    如月犹豫了下,道:“那好吧,但是,你要记住,从现在开始,齐岳不欠你什么了,下次战斗再开始的时候,就是我们决一死战之刻。好了。你可以宣布撤军了。”

    冷儿点了点头,一声凄厉而悠远的声音从她口中发出。士气早已经泄掉的燃烧军团顿时停止了行动,如同潮水一般。朝着地狱城的方向撤退过去。淡淡的光芒闪烁,每一个人地气息都产生出了明显的变化,不论是神圣军团还是燃烧军团地战士,都流露出如释重负的感觉。

    战斗毕竟是残酷的,在天空中那些顶级强者面前,这些双方的战士都感觉到自己是如此的渺小。战斗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连一丝抵挡地可能都没有就被直接毁灭,谁也不希望成为炮灰啊!

    如月连看都没看一眼落在地面上的撒旦和哈迪斯,背后龙翼煽动一下。带着一股狂风,朝着本方的方向而去。

    在冥将和路西法的搀扶之下。哈迪斯和撒旦重新回到了半空之中,两人对视一眼,目光中尽是骇然,此时此刻,他们已经远没有了当初刚到人间时候的信心了。

    “哈迪斯,你说她究竟还有多少能量能够和我们继续抗衡?”撒旦传音向哈迪斯问道。他们虽然身体已经非常虚弱,但也并不是完全没有一战之力。

    哈迪斯的身体颤动了一下,“我不知道,但是,如果她真地拼命攻击的话,就算我们能够将她毁灭,恐怕你和我,也将永远在这里消失,所以,我很同意冷儿小姐的建议。暂时休战吧。我们必须要找到更好的方法,或者找到他们的破绽,才有可能获得最后地胜利,她的力量简直太可怕了,那绝对是不应该出现在人间地力量。”

    撒旦看了冷儿一眼,其实他也知道,如果再战斗下去,恐怕很有可能他和哈迪斯会被毁灭在这里,但他又不希望哈迪斯在事后责怪冷儿擅自宣布撤退,所以才有此一问,现在哈迪斯也承认了冷儿的做法是正确的,那么,他就没有什么需要担心的了。

    很快,如月就回到了本方阵营之中,燃烧军团虽然在快速的撤退着,但是,冥界和地狱的强者却都漂浮在半空之中监视着他们这边。

    银色的光芒再次从如月身上亮了起来,光芒逐渐出现变化,突然,两只巨大的羊角从她头上冒了出来,而在银色的光芒包裹下,她的整个身体形态也快速的发生了变化,眨眼间已经变成了身穿一件巨大白色长袍的另一位强者。

    英俊的面容,巨大的羊角,以及身上的长袍,嚣张的声音从口中发出,“如月姐真是厉害啊!不打的他们满面桃花开,他们又怎么能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呢?原来,我达到九云之后就会变成这个样子。拥有力量的感觉真是不错。”随着他说话的声音,一圈圈乳白色的光芒从他身上不断释放出来,将下方的神圣军团和生肖十二小队完全笼罩在内。

    神圣军团之前的消耗非常大,虽然他们面对的已经是散开的燃烧军团,但是,燃烧军团疯狂的战斗力还是给他们留下了无比深刻的印象,至少有两千神圣军团的低级强者在刚才的战斗中被毁灭,剩余的人,也大多数都带着伤。

    随着空中那蔓延的乳白色光芒笼罩,神圣军团和生肖十二小队的战士们突然发现,自己身上的伤势竟然在悄无声息之中自行恢复了,甚至连一点痕迹也没有留下,最为神奇的是,就算是有断肢的伤者,在那乳白色光芒笼罩之下,他们的断肢也重生而出,神乎其技之处,令每个人叹为观止。之前已经大量消耗的神圣军团和生肖十二小队,在那乳白色的光芒笼罩之中,几乎是转瞬间就恢复了他们原本的战斗力。

    撒旦和哈迪斯远远的都看到了这一幕,哈迪斯叹息一声,道:“看来,我们不需要再怀疑他们的实力了,撒旦陛下,我们必须要重新计议才行,真没想到,在人类世界,竟然会有这样的强者在。恐怕,我们今后的战斗将很不乐观啊!”

    正在哈迪斯向撒旦说话的时候,突然,一声无比巨大的轰鸣从他们背后传来,两人骤然回头,都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燃烧军团的士兵,已经有超过半数撤回了地狱城之中。而就在这个时候,地狱城突然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在撒旦魔力之下扩张的地狱城,此时此刻竟然从中断裂,它距离地面原本就有数百米的距离,这突然一断裂,顿时发出了巨大的轰鸣之中,眨眼间已经重重的陨落在地面之上,一个如此巨大的城市,能够装载三百万大军的城市就这么被完全毁灭了,那一刻的情景,给在场每个人都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澎湃的轰鸣,是伴随着剧烈惨叫声出现的,每个人都清晰的听到了那片惨叫的声音,至少是数十万人同时发出的惨叫啊!居然是如此的恢宏庞大。

    呆滞,双方的人此时都陷入了一片呆滞,地狱城的突然毁灭,顿时使每一个人都陷入了极度震惊的状态。

    撒旦只觉得眼前一黑,顿时昏了过去,接二连三的打击,即使是他这位地狱魔王也有些承受不住了。

    路西法一把辅助撒旦的身体,眼中尽是骇然之色,此时,他也已经乱了方寸,而一旁的冥王哈迪斯双眼无神的坐在那里,全身散发着极不稳定的气息,从他眼中,此时只能看到两个字,那就是恐惧。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