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三百三十九章 西方的局势

    听了爷爷的话,徐东挠了挠头,道:“听上去似乎还不错。爷爷,那您可要向我保证,如果我接任了家主之后,不能限制我的自由,我想做什么就能做什么。”

    徐志远笑骂道:“你个小混蛋,让你做家主居然还和我谈条件。难道你不知道家族内部有多少人想要坐这个位置呢么?”

    徐东嘿嘿一笑,道:“那是他们的事,与我无关。权力可贵,但对我来说,自由的价值才是更高的啊!要是连自由都没有了,以后我还怎么出去泡漂亮妹妹。呃,一不小心,把实话说出来了。”

    徐志远刚要斥责徐东两句,突然,一股无比庞大的压力骤然出现,这突然出现的压力完全笼罩在一个狭小的范围之内,其中就包括徐东和徐志远这爷孙俩。徐东到没什么反应,但徐志远却骤然色变,因为他清晰的感觉到,这股巨大的压力是足以威胁到他生命的,甚至连反抗的可能都没有。

    “你说什么?你还要泡妹妹么?”一道黑色的身影悄无声息的出现在徐东身边,一只白皙纤细的小手,已经揪住了徐东的耳朵。

    压力瞬间转移了,完全都释放在徐东身上,令一旁的徐志远松了口气,他定睛看去,只见一名全身黑衣的少女正坐在徐东身边,那恐怖的气息就是从她身上释放出来的,黑色长发披散在背后。那精致地如同瓷器一般的面庞看上去是如此动人。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她那双如同红宝石一般的眼眸,晶莹的红光很容易令人产生颤栗的感觉。虽然她很美,但却绝对不是谁都敢接近的。

    “啊——”徐东惨叫一声,“别,别,晶晶,我只是随便说说而已啊!代表的只是要自由的意思。你别误会啊!还当着爷爷呢,你给我留点面子好不好?”

    徐志远目瞪口呆的看着徐东和那黑衣少女,一时间惊讶地说不出话来。因为他实在没看出来这黑衣少女是如何出现的。

    晶晶悻悻的松开手。当她转过头面对徐志远的时候,俏脸上已经挂起了柔和的微笑,很有礼貌的恭敬道:“爷爷您好。我叫墨晶。刚才吓到您了吧。实在对不起。”

    徐志远愣愣的道:“徐东,她是?”

    徐东吞咽了一口吐沫,感受到墨晶递过来那威胁的目光,无奈地道:“爷爷,她,她是我的未婚妻。我还没来得及向您汇报呢。”

    墨晶这才满意地将目光再次转向徐志远。俏脸上已经露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爷爷。徐东这人可花心了。您可一定要为我作主啊!”

    不知道为什么,徐志远突然觉得面前这少女非常亲切,下意识的道:“没问题,有爷爷在,一定不会让他再花心的。以后他就交给你了,他要是敢做什么对不起你的事。随便你处置。”

    徐东一脸无奈的看着自己地爷爷,心中暗道,完了,以后这河东狮吼是改不了了。漂亮妹妹们啊!以后俺就和你们绝缘了,看来,我这淫虎的名声也用不着了。

    看着墨晶亲切的和徐志远聊起来。徐东只能在一旁赔笑的听着。

    徐志远是个非常精明的人。虽然他不知道徐东和墨晶之间的关系究竟是什么样地。但是,在墨晶刚刚出现时释放的威压他却感受的极为清楚,如此强大的孙媳妇,那绝对是不要白不要啊!有了她,再加上徐东。那今后徐家绝对是四大家族中的翘楚。

    墨晶自然就是那只墨晶虎了。她在能够幻化成人形之后,所展露出地姿色甚至能够和如月、明明媲美。面对这样的美女。徐东又怎么可能放过呢?这一次,他是真正地动心了。墨晶即是他的使令,又是他的爱人。只不过,作为一只母老虎,墨晶妒意极强,这一次,徐东可真是体会到什么叫爱情的坟墓了。要知道,墨晶的实力虽然不如他,但相差也并不是太多。毕竟,她可是一只修炼了两万年的母老虎。当他们这黑白双虎联手的时候,实力绝对是成倍增加啊!

    徐家这边离开了,洛家和周家也都朝着自己家族所在地而去。留下的只有沈家,沈家的根基就在京城,在这里,他们还不需要别人来接送,之前四大家族前来的时候,就是坐了沈家派的车。

    生肖十二小队加上生肖守护神战士一下走了四分之三,顿时令龙域别院显得冷清了许多。

    沈卓站在齐岳身边,道:“齐先生,以前真是不好意思。沈云那件事,我……”

    齐岳摇了摇头,道:“过去的就不必说了。我知道沈云的事情和你们沈家没有太多关系。不过,如果将来我对付她的时候,还希望沈家不要参与进来才是。”

    沈卓叹息一声,道:“我也是后来才知道她并不是我的亲生孙女。她在离开之前,给我留下了一封信。将一些事情告诉了我。当初,是希腊人偷偷将她带到了沈家,并且从小就替他易容。而我本来的孙女却不知道让他们弄到什么地方去了。说起来,这件事我们也要找希腊人算帐呢。只是自知实力不够,齐先生,如果将来可以的话,还希望你能帮我们讨还一个公道。”

    齐岳有些惊讶的看了沈卓一眼,道:“你是说,当初沈云来到沈家的同时,你真正的孙女被希腊人偷走了么?”

    沈卓点了点头,道:“否则,我们又怎么会轻易上当呢。这些希腊人也真是狡猾。随着沈云的成长速度,他们竟然能够不断帮她易容。令家族内部谁也没有发现,单是这一点,就足以令人吃惊了。哎,看来,我们所谓地四大家族,还真的什么都不是啊!齐先生,我知道,以前我们曾经对不起你们,利欲熏心,但是。现在我可以代表沈家,完全和你们站在同一战线,还希望你不要再仇视我们,好么?”

    齐岳微微一笑,道:“沈家主,您还是直

    接叫我的名字吧。叫我先生,我还真有些不适应。我说过,以前的事情都已经过去了。过去的事就不需要再提起。不论你们以前做过什么,但至少现在你们并没有行差踏错。当初。我既然决定帮助你们四大家族训练一批年轻人出来,就已经不再记恨你们什么。毕竟,你们也是炎黄的一份子啊!我们的身上,都流淌着炎黄血脉,我们都是炎黄子孙,这一点。是永远也不会改变的。”

    得到了齐岳的承诺,沈卓顿时大大的松了口气,眼中流露出一丝欣慰地目光。他刚想说些感谢的话时,突然,一声惊呼从沈家人中穿了出来。将齐岳和沈卓的目光吸引过去。

    一名沈家的中年美妇突然从人群中冲了出来,几乎是眨眼间就来到了植物魂面前。她的身体在剧烈的颤抖着,张开双臂,竟然直接朝着植物魂抱了过去。“我的孩子啊!”

    哭泣的呜咽声不禁令在场众人目瞪口呆,植物魂吃惊之下下意识地后退一步,一层淡淡的绿色光芒将那中年美妇阻挡在外。她能感觉到对方并没有恶意。所以也没有出手伤人。

    对于植物魂,齐岳始终有着一种特殊地感觉。或许是自然之源的原因,也或许是植物魂对他表现的已经很明白的情感,不知不觉之中,他早已经将植物魂看成了像亲人一样。眼看她突然遭受“袭击”,虽然明知道不会发生什么,但他还是脚下一错,身形闪烁之间已经来到了植物魂身边。

    植物魂看上去有些惊慌,齐岳讶异的问道:“怎么回事?”一层淡淡的青色光芒从齐岳身上散发出来,产生出排斥性地能量,将那中年美妇挡在外面。

    植物魂有些茫然的道:“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她刚才好像一直就在看着我,突然扑过来,吓了我一跳。”

    此时,沈卓也已经赶了过来,一把拉住那中年美妇,问道:“洛颖,怎么回事?”

    名叫洛颖的中年美妇俏脸此时已经变得苍白无比,嘴唇微微颤抖着,一双漂亮的大眼睛中闪烁着晶莹的泪光,“公公,她,她身上有,有我们的气息。我不会认错地。”

    沈卓吃惊的瞪大了眼睛,目光也落在了植物魂身上,喃喃的自言自语道:“不会这么巧合吧?”

    齐岳的目光也落在了那中年美妇身上,看着她,不知道为什么,心中产生出几分熟悉的感觉,“沈家主,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沈卓苦笑道:“齐岳,洛颖就是沈云地妈妈。还记得我刚才和你说的事么?沈云并不是洛颖地女儿,而洛颖真正的女儿在一出生的时候就被那些希腊人换走了。我们也是直到沈云离开的时候才知道这件事的。以前,沈云隐藏的一直都很深,而且,她的特异能力在家族中也是能够排到前几名的,那心灵风暴的能力,很容易让人产生出迷惑的感觉,或许,这也是她一直没有被发现的原因之一吧。我儿子这次没来,在家中坐镇,洛颖是洛家的子女,当初为了我们两家之间的关系,嫁到沈家,她说,你这位朋友身上有着她和我儿子的气息。这种解释,恐怕只会有一个了。不过,这实在是太巧合,或许你不相信,连我也很难相信这是事实。可是,洛颖对于能量气息的判断一向是非常精确的,从这一点来看,不太可能出错。齐岳,能否让洛颖看看你的这位朋友呢?”

    齐岳扭过头,看上植物魂,此时,植物魂的脸色也已经变得和洛颖同样苍白了。她从小就是孤儿,是被炎黄魂捡回来的,一直以来,她始终都生存在炎黄魂之中。此时此刻,突然看到一个女人跑出来,而从对方的意思来看,似乎这个女人,竟然,竟然是自己的母亲,可是,这一切真的是事实么?实在令她太难以接受了。二十年过去了啊!她甚至从来都没有期待过什么,突然出现在眼前,令植物魂实在有些难以接受。

    齐岳沉声道:“洛颖,或者,我该叫您一声阿姨。您能不能告诉我,如果你的亲生女儿还在的话,今年应该是多大?”

    洛颖几乎是迫不及待的脱口而出,道:“如果她还在的话,今年应该是二十一岁了。”

    齐岳点了点头,道:“那就不太可能了。她是来自炎黄魂中的植物魂。从小就生活在炎黄魂之中。虽然她现在看上去像是二十岁左右的少女,但其实她的真实年龄应该是不到二十岁的。您恐怕是认错人了。”植物魂的身体是在当初他注入了植物力量之后才飞快生长起来的。以前的植物魂看上去一直都是十五、六岁的样子。通过年龄判断,她显然不会是沈家丢失的女儿。欢迎访问wap圏子网

    洛颖眼中充满了失落的光芒,但她还是不甘心,“不,不会的。我不会感觉错的。她身上的气息明明与我和他爸爸一样。当初,我在怀她的时候,还曾经和他爸爸说过。因为我是水属性能量,她爸爸是植物属性的。有水来滋润植物,将来我们的孩子必然能够成为一代异能高手。这也是沈家与洛家联姻的原因之一。可是后来,我的孩子被人调换之后,她隐藏的实在太深了,她出现的心灵风暴能力就令我很难理解。但那时候我认为沈云就是我的女儿,作为一个母亲,怎么可能对女儿过多怀疑呢。可是,齐先生,如果我没看错的话,这位小姐所拥有的能力一定是植物属性的,对不对?”

    齐岳眉头微皱,此时,植物魂已经走到了他身前,她的目光之中,不断闪烁着泪光,探手入怀,摸出自己一直隐藏在身上的项链,递给齐岳。

    齐岳接过项链看了一眼,项链很简单。上面写着一行日子,年、月、日都非常清楚。那大概是二十一年前的时间。一瞬间,他的心震撼了,日期是如此的吻合。而在今天之前,沈家的人不可能见过植物魂。难道,这世界上真的有这么巧合的事情么?

    “植物魂,你……”齐岳下意识的拉住她的手。她的小手很凉,冰凉的令人心疼。而此时她的娇躯却始终在颤抖着。

    颤抖的,不仅是植物魂的身体,同时,也还有她的声音,“齐岳哥哥,以前的我,身体一直受到一股特殊的能量束缚着。从很小的时候,我就失去了说话的能力,甚至连身体生长的速度也比普通人要慢的多。那时候,我也不明白是怎么回事。炎黄魂的伙伴们,领导们给我检查过后,都说我的身体被一股特殊的能量封印住了。后来,是你将这个封印破除,还给了我本来面貌,令我恢复了说话的能力,还有本来的样子,齐岳哥哥,我一直都没有机会将这些告诉你。他们,他们恐怕真的是,是……”

    植物魂刚说到这里,洛颖已经在悲呼中扑了上来,这一次,再没有什么能量能够阻挡她的身体,也不会有任何能量去阻挡,母女二人,瞬间拥抱在一起,呜咽的哭泣声,不知道是悲伤多一些,还是重逢后的兴奋要多上一些。

    齐岳握紧手中有着时间地项链。淡淡的寒气逐渐变得强烈起来,“梅菲斯特,你好卑鄙。你为了雨云能够在沈家生活下去,竟然破坏了一个原本幸福的家庭。让植物魂承受了如此之多的苦痛。剥夺了她说话的能力,甚至限制她的身体生长,就怕她的事情被别人发现,梅菲斯特,这次在西方的战斗你可千万不要死,当我们再次见面的时候,我一定会为植物魂讨还一个公道。”

    沈家的人走了。他们也带走了植物魂,虽然植物魂不舍得离开齐岳,但她也同样不舍得刚刚见面地母亲,更希望能够再见见自己其他的亲人。在齐岳的劝慰之下,她决定还是先回沈家一趟,毕竟,沈家也在京城,并不远。

    生肖十二小队都回家去了。生肖守护神们也分别离开了。此时,龙域别院变得有些冷清。剩下的,只有齐岳、雪女、如月和殇冰四人。这里是如月的家,而雪女和殇冰都是无家可归的。自然也留了下来。而明明,齐岳也让她回家去陪伴母亲了。毕竟,她已经太久没有回过家了。

    “走吧。”齐岳微微一笑,看着三女。眼中充满了柔和的光芒。

    如月道:“去哪里呢?”此时,要说心情沉重,她显然是最明显的。牛魔王带来地潜在威胁,令她心中始终有着深深的担忧。齐岳看上去很轻松,或许,他本身也确实轻松。但是。那完全是他为了能够更好地对付牛魔王而强迫自己保持的心态。他让所有人都离开了,甚至自己也没有再去修炼,这种情况还是在他遇到危险的时候第一次出现,很明显的,他并不看好与牛魔王的一战啊!

    齐岳道:“还能去哪里?当然是去见你们的公婆了。我已经离开这么长时间。这三天是给大家放假,也是给我自己放假啊!”一边说着。他拿出自己地卫星电话,拨通了父亲齐天磊的电话号码。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齐天磊没好气的声音从话筒中传了出来,“齐岳,你这个臭小子还知道打电话来啊!这都多长时间了?你到真是神龙见首不见尾……”

    齐天磊还没说完,电话已经被应小蝶抢了过去,“儿子嘛?你在哪里呢?什么时候回来啊!妈可想你了。”

    听到母亲的声音,作为生肖之王,作为这个世界上最为坚强的男人,齐岳的眼睛却湿润了。是啊!不论什么时候,家所能带来地感觉都是其他任何东西所无法代替的。父爱和母爱,那才是世界上最无私的爱。

    齐岳深吸口气,平复着自己的心情,“妈,我这就回家,您和爸在家等着我吧。我带如月、雪女和殇冰回去。我们马上就到。”

    挂上电话,齐岳发现,自己刚才说话的声音似乎有些哽咽了,回过头,看向三女。她们却没有一个取笑齐岳,如月、雪女和性格泼辣地殇冰几乎同时走上前来,看着面前的三女,齐岳眼中地光芒顿时变得模糊了。如果,如果没有敌人存在,那该是一件多么美妙的事情啊!有父母、妹妹,还有这么多位红颜知己,作为一个男人,自己还有什么可不满足的呢?

    “走,回家去了。”兴奋的大喊一声,齐岳张开双臂,一下将三女全部搂入自己的怀抱之中,庞大的能量气息令他的身体如同火箭一般窜升起来,眨眼间已经消失不见。

    ……

    柏林郊区。

    青色的火焰,如同水银泻地一般,膨胀的冲向眼前的一切障碍,柏林,这座现代化的工业城市,已经就在燃烧军团眼前了。

    十二只巨大的血色羽翼,令撒旦的身体在半空之中看上去是如此的明显。全身散发着灰色气流的冥王哈迪斯在他身边若隐若现的跟随着。

    此时,整个燃烧军团散发出的,完全是嗜血的气息,阻挡了他们多天的障碍终于消失了。连撒旦和哈迪斯都有些难以相信,那障碍会如此容易的消失。

    就在今天,当哈迪斯和撒旦的伤势痊愈之后,他们甚至已经产生出一些退缩的感觉。毕竟,生肖军团带给他们的震撼实在是太强烈了。那种近乎无法抵御地感觉,令他们心中的信心已经逐渐沦陷,而就在这个时候,当撒旦将自己的精神力展开,去探寻对方的情况时,却吃惊的发现,那令他们陷入危机之中的生肖军团气息却已经荡然无存。

    在发现这个情况之后,撒旦第一个反应就是这是陷阱,是齐岳布下的陷阱。但是,明知道是陷阱。这充满了诱

    感的机会还是令撒旦和哈迪斯只是隐忍了一个小时。

    当燃烧军团的大军重新出现在战场上的时候,迎接他们地,只有教廷神圣军团和已经赶来希腊守护者们。虽然希腊守护者的能量气息同样强大,但是,和那曾经带给燃烧军团太多太多损伤的生肖军团相比,他们差的实在是太远了。

    就算希腊守护者能够阻挡住冥界的强者们无法前进,但是,还有两百多万的燃烧军团却如同钢铁洪流一般。一瞬间就冲破了他们的阻隔。

    欧盟联军的远程强破坏力武器同时迸发,那些银质武器毫不保留地开始了对燃烧军团的打击。但是。此时此刻,根本没有谁能阻止燃烧军团地前进了。仅仅是路西法一个人,就将神圣军团的强者们全都挡了下来,而撒旦撑起的防御能量,却是任何现代化武器都不可能破坏的。

    当教皇马尔蒂第一次真正面对燃烧军团的冲锋时,他才明白生肖军团曾经替他们抵挡住了什么。几乎没有任何悬念的。神圣军团被完全冲散,而希腊守护者们也被冥王哈迪斯带领着他地冥将完全包围起来。整个战场的局面,几乎在一瞬间就变得没有任何悬念。

    战斗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而这也是撒旦来到地球之后,第一次意气风发的战斗。所有的敌人,顷刻间都被清扫一光。当燃烧军团此时冲击到柏林市区的时候。教廷和希腊守护者的防御已经被完全瓦解了。最后关头,还是雨眸和教皇凭借着他们手中地神器,将教廷残存的实力和希腊守护者们带离战场。他们已经失去了阻挡敌人的机会。哪怕是雨眸想要燃烧自己的生命,也没能成功。他们都在这一场一边倒的战役中明白了一件事,真正能够抵挡地狱和冥界地。只有来自东方的强者们。在明白了当初齐岳带领着生肖军团是抵挡了怎样强大地阻力之后,此时。他们对于东方的崇敬,才变得更加深切了。

    撒旦和哈迪斯都没有去追击教廷和希腊守护者们,因为他们已经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占领这个世界了,齐岳好不容易才离开,而不论是燃烧军团还是冥将们,都需要得到补充。食物是最重要的。什么是他们的食物?答案只有一个,人类。

    西方世界,几乎在燃烧军团冲破阻碍之后的一瞬间,就变成了一片血色的海洋。欧洲所有国家同时告急,但是,就算他们集结了所有的军队,也只能在送死的过程中,逐渐减缓一些燃烧军团前进的脚步而已。西方的毁灭,在九星连珠天象的笼罩之下,似乎已经是注定了的。

    ……

    “雨眸小姐,我们现在该怎么办?”马尔蒂脸色苍白的看着身边同样气色不佳的雨眸。他们身上的衣服,都已经多出破损,甚至还沾染了不少血污,之前的一战,已经带给了他们太多太多的痛苦。

    神圣军团现在剩余的,只有四名红衣大主教和一些实力相对强大一些的强者。而剩余的却都已经被毁灭了。一万人的神圣军团,在上百万的燃烧军团面前,就和纸糊的没有什么区别。那庞大的黑暗能量,根本就不是他们所能对抗的。即使教皇马尔蒂和四位红衣大主教联手,将路西法压制在下风,甚至重创了他,但是,却也无法改变整个战场的局面。他们输了,而且是输的一败涂地。不需要去听去看,他们也明白,现在的西方世界,已经是一片生灵涂炭。

    红衣大主教保罗加索尔怒哼一声,道:“都是齐岳那个东方人,如果他们没有离开的话,又怎么会出现今天的情况。”

    在他身旁不远处的雨云,用一种近乎在看白痴的目光看了他一眼,“自己不行,就不要去怪别人。如果不是因为东方有事,他也不会选择离开的。齐岳这个人,是民族情节很重的人。他很爱他的国家。当他的国家有事的时候,难道,我们还能寄希望于他将自己的国家抛弃而帮助我们么?试问,在场的哪一位能够做到这一点呢?既然我们都做不到,就不要去责怪人家,从我们自己身上找原因吧。如果我们能够像他们那样强大的话,同样也不会出现眼前的局面。”

    保罗加索尔冷哼一声,道:“我早就听说了,你和那个齐岳有一腿。当初,你不是还曾害过他么?现在怎么又帮他说话了。”

    听了这句话,雨云脸色不禁一变,刚要发作的时候,却听雨眸低喝一声,“够了。”无形的威压从她身上释放出来,令保罗加索尔的气息为之一黯,在之前的战斗之中,雨眸已经充分的显示出了她的强大。至少她的实力比马尔蒂也要高出一个档次。就算是冥王哈迪斯,也无法在短时间之内战胜她。

    “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教皇陛下,我看,我们现在已经没有别的选择了。再留在西方,对我们来说,没有任何好处。除非是齐岳能够赶回来,否则,一切都已经不会改变。他已经离开有几天的时间了,如果他能回来的话,早就应该回来了。现在,我们所能做的,只有破釜沉舟。”说到这里,雨眸的眼神变得异常坚定。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