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三百四十章 希腊、教廷败走东方

    雨眸叹息一声,道:“我也不希望这样。我们希腊,同样也在西方,难道不是么?这场战斗,同样也会燃烧到我的国家。但是,现在如果我们贸然攻击,只会是白白送命而已。而我们所能做的,就是积蓄力量,等待机会。所以,我将带领着希腊的守护者们前往东方,我想,齐岳在东方一定遇到了不小的麻烦,如果我们能够帮助他将东方的麻烦解决,以他的性格,一定会跟我们一起重回西方的。或者说,至少我们能够以东方为根基,重新向西方发起冲击。教皇陛下,我想,您一定明白我这样决定的苦衷。不论教廷如何决定,我也不会更改自己的决定了。”一边说着,她的目光已经转向那黑漆漆的茫茫大海。从柏林郊区一直逃到这里,他们已经完全失去了斗志。

    马尔蒂的脸色不断的发生着变化,他不得不承认,雨眸现在的选择是最正确的,没有齐岳和他的生肖军团,自己等人是不可能获得最后胜利的。如果快一些解决问题的话,说不定当他们赶回来的时候,西方还真的没有承受到太大的灾难呢?

    想到这里,马尔蒂已经心动了,毕竟,如果只是他们留下来的话,同样也什么都做不了,叹息一声,道:“好吧。即使是成为教廷有史以来的罪人,我也只好这样决定了。雨眸小姐,我愿意带领教廷所属,跟随您一起前往东方,只是,现在我们要如何去呢?”

    他们可没有金翅大鹏雕或者是齐岳那样的飞行能力,西方与东方远隔重洋。想要过去显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雨眸道:“先找到最近的机场吧。现在燃烧军团还没有攻击到这边来。说不得,我们只能征用一架飞机了。现在,我只是西方东方面临地危机不会太难以对付才好。”

    ……

    淡淡的光芒围绕着那粗壮的身体,暗红色的气流逐渐转化成青白色。两种光芒交替地闪烁着。此时。牛魔王的身体看上去和普通人类没有任何区别。如果不是他头顶那对大角的话,就算走入人类世界,也不会有人将他当成异类。

    此时的老牛,身高大约在两米左右,原本狰狞的面容变得英俊了许多,甚至还有几分只能从军人身上看到的刚毅气息出现在他的面庞上。青白色的光芒每闪亮一次,他的气息就会变得粗壮几分。此时,他身上的能量已经变得越来越强横了。连他自己,都已经无法感受到自己地能量究竟达到了什么程度。隐约之中,他似乎已经感受到了宇宙的奥秘。感受到了宇宙中那澎湃博大的能量气息。他知道,自己已经超越了这个世界地能量强度,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呃境界。

    光芒缓缓收敛。牛魔王眼中流露出一丝怪异的神色,“蚩尤啊蚩尤,没想到你的能量居然能够精纯到如此地步,其实,如果你拼命的方式变化一些。或许,我想将你毁灭也是一件非常困难地事情。现在,你的能量已经都便宜我了。可惜啊!你的精神烙印和灵魂都已经被我所吞噬。就不用说一个谢字了吧。哈哈哈哈。”

    白色地光芒在牛魔王身前升起,盘古斧已经缩小到和人类用的斧头大小差不多的程度。青白色的光芒不仅显示着它的锋锐,同时,也显示着它超级攻击神器的特殊气质。没有人敢忽略它那强大的能量。即使是牛魔王也一样。

    昊天塔漂浮在盘古斧旁边,塔上的能量光芒如同一个环形,有规律的闪烁着。

    牛魔王笑了,“怎么?斧魂,塔灵,你们也已经感受到我地气息了么?没错。你们的感受没有错。可笑那蚩尤,居然还以为我无法使用你们。可是,他们却哪里知道,你们根本就不会排斥我的气息,不是么?可惜啊可惜,如果当初轩辕剑也能不排斥我的气息,感受到我真正的生命烙印,我恐怕早就可以离开齐岳了。齐岳,不知道你准备的如何了?当我将盘古斧和昊天塔完全炼化之时,就是我们决战的一刻,希望,你不要让我太失望才好。”

    两道白光同时骤然绽放,分别落在牛魔王的左右手上,他身上的暗红色光芒和青白色光芒同时消失了,一层灰色的能量光罩顷刻间将那两件神器完全笼罩在内。庞大的能量不断的波动着,每一次波动,都会产生出一种特殊的能量气息。在这不知名的洞窟之内,不断的扩散,再收缩。即使是齐岳站在这里,他也无法感受到那灰色能量罩内,牛魔王的能量究竟出现了什么样的变化。

    ……

    三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这三天以来,齐岳什么都没有做,没有修炼,没有去思考如何对付牛魔王。三天了,他只是陪伴着自己的父母和妹妹,一直和他们在一起。

    金谷集团,在九星连珠出现之后,已经暂时停业,公司员工都回家休息,等待上班的通知,以金谷集团一向对员工的福利,这一次虽然是停业,但因为是大自然的不可抗力因素,所以,齐天磊特意决定,所有员工在休假期间的工资完全方法。仅仅是这一点,就完全彰显出,作为一个国际性大公司的魄力。

    自从和父母相认之后,这还是齐岳第一次将心中所有的包袱完全放下去陪伴父母和妹妹。再加上有三位红颜知己的陪同,这三天,他可以说过着如同神仙一般的日子啊!

    只有抛开心中一切烦恼,才能真正感受到那放松的感觉。可惜,在九星连珠的作用下,齐岳并没有体会到阳光的温暖,否则的话,这一切就变得更加完美了。

    “爸,妈。莹莹,我们要走了。”齐岳站在父母和妹妹面前,微笑的向他们告别。

    从表面上,齐天磊夫妻根本没有看出他有什么不同。齐天磊道:“现在外面情况很混乱。我真是很担心,太阳始终没有出现,再这样下去地话,恐怕地球受到的影响会越来越大啊!而且,听说西方那边很不太青,还好咱们炎黄没有发生什么岳儿,不论你去做什么,都一定要以自己的安全为重。别忘了,我们可就你这么一个儿子。我可不想白发人送黑发人。”

    齐岳微笑颔首,道:“爸。您放心吧。我会的。”他真地会么?这恐怕只有天知道了。作为一个男人,很多时候,很多事情并不是凭借理性就能够做到的。有些明知道不可为的事情。同样要去做。

    如月、雪女和殇冰配合的都非常好,她们知道,齐岳是不希望父母担心他的情况。

    正在这时候,齐莹莹跑到齐岳身边,用力的摇着他的手。道:“哥哥,你什么时候传授我后面的修炼方法啊!每天都是同样的修炼,烦都烦死了。”

    齐岳莞尔一笑。道:“傻丫头,难道你没听说过欲速则不达这句话么?想要有所成就的话,就先要付出相应地努力才行,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不劳而获的。等我什么时候觉得你已经可以继续学习其他的修炼方法,我自然会教给你地。记住,在修炼的时候,一定不可以操之过急,哥哥不在的时候。你可要听爸爸妈妈的话啊!”

    “知道啦,你怎么比老妈还啰唆。”齐莹莹不满的看着齐岳,嘟起了小嘴,看上去份外可爱。

    齐岳无奈地摇了摇头,向父母告别后,带着如月三女离开了。

    看着齐岳离开的背影,应小蝶突然投入到丈夫怀抱之中放声痛哭起来。

    齐天磊搂着应小蝶的肩膀,叹息一声,道:“他有他要做地事,就让他去吧。我们虽然是他的父母,但是,现在这个时候,也绝对不能拖他的后腿。”

    齐岳在演戏,齐天磊夫妇又何尝不是呢?虽然这三天他们同样过的非常开心,但是,他们对齐岳的了解远不像齐岳认为的那么少。九星连珠的出现,地狱与冥界的出现,这一切齐天磊夫妻都是知道的。毕竟,金谷集团可是世界性地大财团,他们自然有着自己的情报系统。齐天磊夫妻很清楚,自己的儿子作为当世强者,在地球突然出现这种情况的时候,又怎么会悠闲的回来和他们团聚呢?但是,他们并没有拆穿齐岳,虽然他们忍的很辛苦,但还是不希望给儿子带来后顾之忧。此时,齐岳走了,应小蝶再也忍耐不住心中的悲意,放声痛哭。

    “妈妈,你怎么了?”莹莹吃惊的看着母亲。

    齐天磊轻叹一声,道:“没什么,你妈妈只是舍不得你哥哥而已。待会就会好的。走吧,我们回房间去。”搂着妻子朝卧室走去。这一刻,他们的背影看上去带着几分萧索的感觉。

    离开家,齐岳身上的气息立刻变得完全不一样了。这三天的时间,虽然带给了他轻松的感觉,但同时也让他感觉到了更大的压力。如果想要继续过这种舒适的生活,那么,眼前的危机就必须要解决。不论牛魔王有多么强大,自己都要将他的问题彻底解决才行。斗志,重新在齐岳内心深处燃烧。他已经有了自己的打算,就算是要冒险,他也一定要试试才行。

    当他们回到龙域别院的时候,生肖军团所有成员已经都返回到别院中了。生肖十二小队,重新将帐篷驻扎在别墅的花圆中。而此时,龙域别院内,却多了一些客人。

    还没走进别院,齐岳就已经感觉到了那熟悉的气息,脸上的神色微微变了变,冷哼一声,这才进入到别院之中。

    生肖战士们都已经聚齐了,归来的生肖守护神此时都在别墅门口站着,而在他们对面,来自希腊和教廷的高手尴尬的站在那里,此时,他们已经被生肖军团团团包围。气氛显得有些尴尬。

    齐岳飘身而落,落在别墅前,明明上前一步,低声在他耳边说道,“他们似乎已经来了一天了,一直在等你呢。我们也是刚回来不久,我正准备给你打电话。他们怎么会来了?”

    齐岳没有回答明明的话,转向教皇马尔蒂,道:“教皇陛下,难道地狱和冥界的问题已经解决了么?你们怎么会到我们东方来。”

    马尔蒂有些尴尬的看了身边的雨眸一眼,这才说道:“齐先生,因为您和您的生肖军团离开。我们在地狱与冥界联军的冲击下战败了。为了保存下能够和他们继续战斗的力量,我们不得不暂时放弃自己的防线,来到这里向您征求援助。如果我看的不错,您这边的问题应该已经解决了吧,您看,是不是能跟我们返回西方。西方数十亿民众,正等待着您的救援啊!”

    齐岳的目光从马尔蒂和雨眸脸上扫过,雨眸微微低着头,即不看齐岳也不说话,似乎一切都与她无关似的,她的气息显得很平静。

    “教皇陛下,谁告诉您我们这边的问题已经解决了呢?或许,你们无法想象,我们东方面临的,才是整个世界最大的灾难。不好意思。我无法答应你们现在前往东方。我还有许多事情要做。你们可以请便了。”

    毫不客气的逐客令。其实,齐岳本来不想这样说的,但不知道为什么,一看到雨眸,他心中自然就升起一股寒意,闻婷的身影似乎在面前闪烁着,下意识的就说出了拒绝的话。

    马尔蒂的脸色变了变,他背后的四名红衣大主教想要发作,却被他制止了,“齐先生,如果真如您所说的这样,那么,不知道我们能不能帮上您什么。您看这样好不好,我们先帮助您将东方的问题解决之后,再麻烦您去援救我们西方,可以么?”这是他和雨眸早就商量好的对策。至少从表面上来看,齐岳已经没有拒绝的理由。

    眉头微皱,齐岳看着马尔蒂,道:“可是,教皇陛下。连我现在也不知道那威胁到我东方存亡的家伙究竟什么时候来。我只能在这里等他。难道,你们西方现在还能等的了么?我看,你们还是赶快回去吧。说不定,还能让撒旦他们前进的脚步减缓一些。如果我这边的事情结束的话,我自然会过去帮你们。哪怕只是看在西方民众的面子上。”

    马尔蒂还没有开口,他背后的红衣大主教吉诺比利已经忍不住了,“齐先生,你不要太过分了。你们东方明明什么问题都没有,为什么你要欺骗我们?就算当初我们曾经做过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曾经杀死了克林斯曼。但是,您也不需要这么对付我们吧。这样好了,如果您能将我们西方的危机解决,我愿意奉上我自己的生命,来替克林斯曼做抵。”

    “你一个不够。”冰冷的声音从一旁响起,克里斯蒂也从家里回来了,她早就看到了教廷这些人,如果不是因为齐岳的原因,她早就发作了,此时听到吉诺比利居然敢和齐岳叫板,顿时气往上撞,直接走了出来。

    冰冷的气息,澎湃的黑暗能量波动,连雨眸也下意识的抬起了头。克里斯蒂的实力,已经远远超过了当初的克林斯曼,血族历史上第一位女皇,可不是闹着玩的。

    吉诺比利的瞳孔收缩了一下,“你,你是……”

    克里斯蒂冷声道:“不错,我就是当初那个血族女子。哥哥。就是为了救我才死在了你们的圣光之下。这份仇恨,我迟早要向你们讨还的。只不过,还不是现在。仇我可以押后再报,但是。我决不允许你们置疑齐岳的话。难道,你们以为我们东方人也会向你们那么卑鄙么?只会说谎言来蒙骗?”

    “决不允许。”这一次,是生肖军团所有人一起怒喝出声,滚滚声浪,带着澎湃地能量波动,顿时令教廷和希腊的守护者们完全被压制住了。

    马尔蒂赶忙打圆场道:“不,不,我们当然不是不相信齐先生的话,请各位不要误会。齐先生,既然您已经这么说了。那我们也没有任何办法。不过。现在我们回西方恐怕也没有任何作用了。既然您所在的东方即将面临灾难,我们愿意留下帮助您将他们毁灭。我们就在这里跟您一起等吧。”

    离开了西方之后,马尔蒂思想变得越来越清晰了。他发现,雨眸地建议是如此正确。作为教皇,虽然他并不是一个贪生怕死的人,但是,留在西方。也只不过是无谓的牺牲而已。以自己这些人,真的能够阻挡住燃烧军团的脚步么?当初神圣军团全盛时期都做不到,更别说是现在了。倒不如先留在东方。当这边的事情解决完了,再拉着齐岳一起回去,只有那样,才能有胜算。至于现在西方的情况,也顾不得了。

    齐岳皱了皱眉,道:“这就是教皇陛下和雨眸小姐的意思么?你们愿意留下,我也不阻拦。你们就到那边住下吧。”一边说着,齐岳随手指向别院的一个角落处。那里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这一次。连马尔蒂都有些忍不住了,“齐先生,请你不要太过份。你这是在玷污天神地尊严。”

    齐岳冷哼一声,道:“即使天神站在这里,也不会向你这样和我说话。不愿意留下,你们尽管走。否则的话,就只有那里款待你们。你们也看到了,现在我这里可是拥挤的很。”

    “好,我们就住在那里吧。”一直没有开口地雨眸终于说话了。

    马尔蒂疑惑的看了雨眸一眼,雨眸却向他点了点头,带着自己的星座守护者朝着别院角落中走去,生肖战士们给他们让开一条通路。

    无奈之下,马尔蒂只得叹息一声,带着教廷的人跟着去了。对于他来说,这一生中还从没有受到过这样的耻辱。作为教皇,一向以来都是锦衣玉食地他,却要在人家院子中住下,这样的感觉,还是他第一次体会。内心深处,马尔蒂不禁觉得有些悲凉。但却又无可奈何。

    齐岳连看都懒得多看他们一眼,和生肖守护神战士们直接回到了别墅之中。

    “各小队成员都已经回来了吧,有没有掉队的?”齐岳问道。

    徐东道:“没有,一个不少,全都回来了。并且,四大家族让我们也带来消息,只要咱们需要帮助地话,可以随时调遣他们的力量。哦,对了。只有植物魂没回来呢。听沈家的小子们说,植物魂的母亲认了她之后,不舍的让她回来参加我们的行动。”

    齐岳点了点头,道:“这没什么,也算是好事吧。植物魂很可怜,从小就是孤儿,还失去了说话的能力。她也该享受享受家庭的温暖了。我只会为她高兴。”

    管平道:“齐岳,刚才你那么对教廷和希腊的人,会不会有点过了。怎么说,他们也是来助拳地。虽然有他们的目的,可他们也毕竟是西方的强者。”

    齐岳挥了挥手,阻止管平说下去,“他们就应该得到这样的待遇,我从来就没有将他们看成是平等的合作者。”

    “没错,他们那些混蛋,不杀了他们已经不错了,难道还要让我们招待他们么?”克里斯蒂冰冷的说道,一脸的寒冰。她虽然能够为了大局隐忍暂时不去报仇。但仇人就在那里,她心中的仇恨已经有些压制不住的感觉了。

    齐岳道:“我已经想好了。大家继续到我的崆峒印中修炼,我也不知道还有多长时间牛魔王就会出现。但是,在他出现之前,你们一定要尽力提升到整体九云级别的实力。那样。我们的胜算就会增加几分。”

    如月道:“齐岳,那生肖十二小队呢?”

    齐岳想了想,道:“他们就算了吧。他们的潜力毕竟无法和你们相比,就算再修炼。也不会有太大地突破了,就让他们留在外面,也顺便监督着教廷和希腊的人。你们进入修炼后,我也要想办法开始修炼了。”

    崆峒印的五彩光芒再次出现,光芒闪耀之中,生肖守护神战士们又一次进入了修炼的圣地五行领域之中。不过,这一次齐岳是和他们一起进入地。

    金木水火土,五行五岳,依旧是那样巍峨。或许是在齐岳的自然之源能量滋润下,此时的五行领域看上去灵气比以前更加充足了。十二名生肖守护神战士直接走向了其中的一座山岳。他们现在修炼的方法很简单。就是集中所有人的力量,帮助一个人提升实力,达到九云级别后。再换一个。而提升的这个人属性是什么,在修炼的时候,就到那座山岳去。

    “郊灵前辈。齐岳求见。”精神力的波动,将齐岳的声音远远地传了出去。

    白光一闪,印灵已经凭空出现在齐岳面前。脸上带着和煦的微笑。故作责怪的道:“齐岳,你小子又忘记该称呼我什么了。又叫错了,让我怎么惩罚你呢?”

    齐岳赶忙笑道:“是灵大哥。您舍得惩罚我么?”

    印灵道:“算你小子机灵。你怎么也进来了。你地实力已经达到了瓶颈,即使在水火两岳中修炼也无法有所提升。毕竟,我们这些神器也要遵从这个世界的规律。”

    齐岳正色道:“印灵大哥,我这次来,就是想要和你讨论一下修炼的事情。或许您也知道我和牛魔王之间的事了。您知不知道这个家伙到底是怎么出现的?按照我们这个世界地规律来说,是不应该有他这样强大存在的啊!而且,他似乎也并没有到过其他位面去修炼,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印灵沉吟道:“他一直在你体内,但却并没有进入过我的领域之中。我一直都在注意他。也曾经分析过他地能量组成。不过,这家伙很难对付,对自身气息隐藏的极好。而且,他的能量已经不是我所能探查到的了。所以,我只能感觉到他的强大,却无法发现他的能量究竟是如何修炼而来的。你说的不错,他已经冲破了这个世界规律的束缚。他地强大,绝不是你能对付的了的。尤其是他现在又得到了盘古斧和昊天塔。这就变得更难对付了。你要是再见到他,还是暂时远离吧。”

    虽然印灵说的比较间接,但齐岳还是很清楚他的意思,印灵就是在告诉他,再见到牛魔王的时候,直接就跑,不要想其他的办法了。牛魔王并不是他所能战胜的。

    没等齐岳开口,印灵继续说道,“牛魔王得到的两件神器,正是当初盘古大神所用的。其威力极其强大。坦白说,昊天塔的威力比我还要大上几分,而盘古斧比轩辕剑略差,如果从神器上来评判的话,轩辕剑还在,你能和他对比个平手。但现在只有我的话,你就没有任何机会。像我的不死领域,唯一惧怕的,就是像轩辕剑和盘古斧这样的超级锋锐神器。所以我才会说,你没有任何机会。”

    齐岳眼中精光一闪,道:“如果,我要是能够重铸轩辕剑,唤醒轩辕大哥呢?有没有机会?”

    印灵沉吟了一会儿后,才含蓄的说道,“在神器威力等同的情况下,战斗的结果,就要看双方自身的实力了。同样的神器,主人的实力不同,发挥出的威力也将变得截然不同。”

    齐岳皱眉道:“那照您这么说,我就没有一点机会了么?如果我有生肖守护神的辅助呢?”

    印灵叹息一声,道:“齐岳,你认为,像你和牛魔王这个级别的战斗,在这个世界上,还有谁能够参与其中么?一切,都只能凭借你们自身的实力进行战斗才行。任何外在的力量都不可能影响到你们战斗的结果。除非他是拥有和你们等同实力的超级强者。”

    齐岳点了点头,道:“我明白了。您所说的,和我判断的几乎一样。但是,我是不会逃跑的。下次再见到牛魔王,就是我和他决一死战的时候。如果我退缩了,又怎么配拥有您和轩辕魂大哥的帮助呢?”

    印灵眼中流露出一丝赞许的光芒,“但是,有的时候,战略性的后退并不代表你没有勇气。在力量比不上对方的时候,你更需要利用你自己的智慧。”

    齐岳低下头想了想,道:“印灵大哥,您能不能告诉我,我们东方连接的位面,在上古众神被水火二神封印之后,是否还存在呢?”

    印灵眼中流露出一丝恐惧的光芒,“有件事你必须要明白,上古众神,不是被封印,而是彻底毁灭了。因为,他们已经有些动摇这个世界的根本。如果他们还在的话,那么,恐怕地球早就已经毁灭了。但为了守护东方,在东方才留下了我们十大神器。我们就是守护着东方的神。”

    齐岳追问道:“那我们东方的神界,究竟还是否存在呢?”

    印灵沉吟了一会儿,道:“应该是存在的吧。你问这个干什么?就算还存在着,也肯定是一个空荡荡的世界,没有了神的神界还有什么意义?而且,当初我们东方的神是何等强大。我们东方神界中的封印虽然不会受到九星连珠的影响,但是,威力却要比那些西方的位面强大的多了。你是不会有机会突破进去的。别做这些没意义的事情了。”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