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三百四十三章 杀神白起

    没错,这片银色的光芒,正是齐岳当初从轮回果上得到的另外一个能力,能量免疫银龙罩。银龙罩,是他本身所发出的领域,并不受到器物领域的限制。虽然这并不是一个如何强大的领域,对于物理攻击没有任何影响,但此时此刻用出来,却是齐岳的救命稻草。就像当初在面对黄帝和镜中仙的时候一样,这个并不强大的领域,却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

    “无赖,又是这一招。”镜中仙在齐岳心中哼了一声。

    齐岳苦笑道:“没有这一招,我早晚要挂了。这是智慧与力量的结合。”

    镜中仙不再吭声,其实,她自然是知道齐岳不可能正面战胜十万天兵天将的。即使是牛魔王在没有盘古斧和昊天塔的情况下也不可能。但是,她却依旧带齐岳来了。就是因为齐岳有银龙罩这个领域。虽然镜中仙并不喜欢齐岳,但是,齐岳毕竟是雪女的爱人,她至少不会去害齐岳。

    没有了攻击的障碍,齐岳用了一个小时的时间,就重新变得生龙活虎起来。他也是刚才在巨大压力面前才突然想到了银龙罩这个领域。如果不用银龙罩的话,那么,他现在也只能凭借崆峒印的不死神龙和不死领域了。那是齐岳最不想看到的情况。在没有见到东皇钟之前,崆峒印和昆仑镜都是他的秘密武器,他绝对不希望过早地暴露。

    有了银龙罩作为保障。这一次,齐岳可没有任何顾虑了。能量恢复,在银龙罩内,齐岳双手合十在自己胸前,体内的能量开始疯狂运转起来。凭借肉搏杀人虽然很痛快,但速度也太慢了,他可不希望自己再耽误下去。

    庞大的能量气息散发出恐怖的感觉,四种云力的颜色变成了一种,紫色的光芒变得越来越浓郁,甚至已经有些紫的发黑了。庞大而强横的能量气息不断从齐岳体内提升着,一会儿的工夫,银龙罩内,齐岳的身影已经消失,与地,只是一个巨大的紫黑色光球。

    “天兵天将又如何,我让你们看看,什么叫紫宵天雷。”达到八云级别之后。齐岳自行领悟的雷云力超级能力之一。紫宵天雷的缺点很大,就是凝聚的速度过长。以球形闪电为基础。进行压缩凝聚,经过齐岳自己的改善,将其他三种云力完全转化为雷云力,使紫宵天雷的威力增强到极限。但是,转化能量需要时间,催动紫宵天雷的威力同样也需要时间。所以。这对平时地齐岳来说,只不过是一个鸡肋的能力而已。毕竟,能让他使用出这种强横攻击地敌人,自然实力不会比他差的太远,谁也不可能眼看着他凝聚起如此恐怖的能量才发动攻击吧。正是因为这样,齐岳才从来都没有使用过。只是在理论上研究出来而已。可眼前的情况却不一样,这些天兵天将虽然强大,但毕竟都是能量体,计算是他们手中的长枪,也都是能量形态的而已。根本不可能越过银龙罩伤害到齐岳,所以。他完全有充足地时间积蓄能量,而且,是全部的能量。

    “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紫宵天雷,去。”大喝一声,利用九字真言,齐岳对身体周围的紫色能量最后一次进行了压缩。下一刻,他身体周围的银龙罩消失了。

    银龙罩的消失,顿时引来金甲战士疯狂的攻击,但是,奇异地一幕出现了,虽然没有了银龙罩,但是,这些金甲战士的攻击刚刚一接触到那巨大的紫黑色光球就消失不见。这些能量体毕竟是没有过高智慧的,恐惧这种情感根本不会出现在他们身上。而下一刻,庞大的紫黑色光芒已经飘然飞出,巨大地能量,以齐岳为中心,爆炸了。

    当人类第一次使用核弹爆炸的时候,那震撼地效果曾经震惊世界,强大的毁灭力,能够毁灭无数生命。而齐岳眼前爆发的紫宵天雷,就相当于是神界的核弹啊!以他超越八云的实力,以全部能量释放出的攻击,就算是牛魔王面对,也只能以最快速度逃避,神级的力量爆发。以齐岳现在的情况来说,除非是使用终极麒麟臂,否则,不可能有再超越这样程度的攻击了。

    紫黑色的光芒诡异的没有任何轰鸣产生,所过之处,连金色的光点都没有出现,周围就已经变得一片清明。

    齐岳也不知道这一击究竟毁灭了多少天兵天将,能量爆发,作为紫宵天雷的中心点,反到没有受到任何能量反噬的侵袭,这就是紫宵天雷奇异的地方,齐岳总不可能研究出一个自杀的能力吧。

    大片大片的金色士兵,在紫黑色光芒所过之处消失了,至少,眼前的一切,似乎都变得虚无了一般。就连头上脚下的封印也剧烈的颤抖起来,整个空间都变得扭曲了,似乎随时都有可能崩溃似的。

    银龙罩的光芒再次亮起,同样笼罩在齐岳身上,闭上双眼,他平静的没有去观察周围,而是用最快的速度调动起自然之源的能量恢复自己刚才的消耗。齐岳知道,不论刚才这一击毁灭了多少敌人,只要这样继续下去,周围的金甲战士总有被自己毁灭干净的时候。

    如果这是在地球,紫宵天雷的爆炸力,至少可以毁灭一个小一点的国家了。如被海啸淹没的太阳国。如果有紫宵天雷的爆炸力,恐怕可以将那个国家直接轰成两半。那时候,就不是海啸的问题了,而是整个国家的大陆沉没。

    不过,天兵天将毕竟是神界才与的强者,即使在如此毁灭性的攻击力作用下。真正死亡地天兵天将也只是和之前齐岳六个小时杀伤的数量差不多而已。当然,这对于齐岳来说,已经是效率最高的毁灭方法了。短短十分钟的能量凝聚,和之前的六个小时杀戮相比,这样做当然要直接也快速的多。

    金甲战士不知道什么是恐惧,所以,当齐岳刚开始修炼的时候,远处的他们已经又围拢了上来。不知道为什么,即

    使在修炼之中,齐岳依旧清晰的感觉到一股比刚才更大的压力从外界传了进来。紧接着,银龙罩上竟然产生出了细微地嗡鸣声。

    下意识的睁开眼,齐岳顿时心头一沉,这一次,围拢在周围的,不仅仅是刚才那些金甲战士,同时,还多了一些全身银色甲冑。身高约两米的士兵。和金甲战士不同的是,他们手中的武器是一柄重剑。虽然同样是能量凝结而成的。但是,他们手中的长剑却似乎已经是实体形态地能量。一次次轰击在银龙罩之上,竟然令银龙罩震颤起来。

    要知道,银龙罩可是能量免疫的啊!能够产生这样地效果只能代表一个问题,就是这些能量的攻击接近了实体形态。物体本身也是能量的一种表现形式,但是。能够让能量凝结到这种程度,那么,实力就绝对是恐怖的。银甲战士的数量并不是很多,大约是金甲战士的十分之一,但很明显,那些金甲战士都是听从他们指令地。银甲战士在最前面。重剑毫不停歇的朝着银龙罩不断轰击着,虽然还不足以产生足够破坏的力量,但是,巨大的威胁,已经令齐岳心中凛然。

    “镜中仙前辈。这是怎么回事?”齐岳在心中发出呼唤,他知道。现在镜中仙的气息是和他相连的。

    镜中仙有些幸灾乐祸地声音传来,“没什么啊!不就是天兵天将么?”

    “那些银甲的呢?他们也是天兵天将?”齐岳没好气的说道。

    镜中仙道:“我刚才已经说的很清楚了,你必须要将眼前阻挡你的天兵天将完全毁灭才行。有天兵,自然也要有天将地,否则,你以为真的那么容易啊!金甲地是天兵,银甲的,自然就是天将了。你自求多福吧。你这个领域,虽然能够能量免疫。但是,这些天将的实力是极其强大的,至少也是半神级别的水平,能量完全凝固,接近到实体状态。我想,你的这个能量罩如果没有更多的能量支持,早晚是要破损的。”

    齐岳眉头微皱,心中暗想,能将武器的能量凝聚到这种程度,恐怕已经超过了自己的老师黄帝,毕竟,当初的黄帝也没能做到这一点啊!东皇钟,不愧是十大神器之首。只不过是在他领域内凝结而成的这些天将就已经如此强大了。

    一边想着,齐岳不得不将更多的能量注入到银龙罩之中,这才使局势稳定下来,但是,能量分散,必然使他恢复的速度减慢。

    正在他准备继续凝聚能量的时候,却听镜中仙道:“哦,对了,还有一点你要小心。现在告诉你,省的待会你再怪我。这天兵天将嘛,自然是有统帅的。在神界,一向以实力为尊,你想要通过这次考验,自然要击败他们所有人,最后一个,就是天兵天将的统帅。他可不是能量体,而是当初留在东皇钟内的一个实体。你这个领域可是不管用的。”

    齐岳已经无语了,心中暗恨,但既然已经来到了这里,就必须要面对一切有可能出现的危险,只能继续下去。

    在银龙罩的保护下,这一次,齐岳几乎用掉了一倍的时间,才重新将能量凝聚成功,他没有改变自己的战术,同样是紫宵天雷的轰击。银甲天将又如何?在紫宵天雷面前,他们那低等的智慧还不足以构成威胁,又是一片空地出现了。此时,齐岳反到希望在自己攻击的时候天将的数量能够多点,这样,毁灭起来也要容易一些,毕竟,在紫宵天雷面前,毁灭天兵天将都是一样的,消耗的能量也一样。

    当他第三次使用紫宵天雷的时候,金甲天兵的数量已经明显比刚才要少的多了,更多的银甲天将出现在银龙罩外。随着天将数量的增多,银龙罩所面临的压力也就变得越来越大,使齐岳不得不利用更多的时间来恢复自己的实力。

    战斗始终在持续着,这是一场艰苦而漫长的战斗。当周围的敌人都变成天将之后,紫宵天雷的效果已经被大幅度的缩减了。这些银甲天将被毁灭的时候,自身会爆发出一团强大的银色光芒,将紫宵天雷的威力抵御掉一部份。面对金甲天兵,一次能够毁灭一万左右,当敌人完全变成天将之后,那么,一次齐岳却只能毁灭一千左右的数量了。他尝试过肉搏来毁灭这些天将,但令齐岳吃惊的是,这些天将的战斗技巧极为精湛,而且能量非常凝聚,即使是麒麟幻幻化出的兵器也无法将他们手中的重剑摧毁,只能凭借强横的实力才能一个个将他们杀死,效果和速度还比不上紫宵天雷,这就使他不得不放弃肉搏的方法,只能继续依靠银龙罩和紫宵天雷持续毁灭敌人。虽然时间长了一些,但这样下去,天兵天将总会被完全毁灭的。

    连齐岳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他不断的重复着吸收能量释放天雷的过程,他发现,在不断的应用之下,自然之源在转换能量过程中的速度竟然逐渐的提升着,或许是因为外界巨大压力的原因吧。这一发现,也令他面对枯燥的战斗终于多了几分兴趣和信心。虽然转换能量的速度无法令他的实力增加,但这却令他持续战斗的能力变得更加恐怖了。再加上不断释放紫宵天雷,使他体内的云力变得比以前更加凝固,实力也在无形中向前迈进了一小步。

    统帅,天兵天将的统帅就是他么?看到这个人,齐岳不禁心中一惊,因为他发现,当自己的精神力探查过去的时候,竟然无法看透对方的深浅。红色的甲胄上,有着金色的纹路,光晕很黯淡,但是却非常清晰,虽然只是注视着,但却带给齐岳很大的压力,这个人手中有一柄长剑,双手按在剑柄上,长剑凭空倒挂,他的气息并没有锁定齐岳,似乎在等待着什么似的。

    神级的实力,这是齐岳对他的唯一判断,至少,这名天兵天将统帅的强大,绝对不会在撒旦之下。他那犀利的目光,冷淡的气息,无不显示出强悍的实力。

    这一次,齐岳没有再施展紫宵天雷,当他的能量恢复后,一边维持着银龙罩的能量,一边仔细的观察着那个统帅。镜中仙已经说过了,这个人是实体,或者说,他是一个真正的神。如果在自己施展出紫宵天雷后,体内能量完全枯竭的时候,他向自己发动攻击破坏了银龙罩,那么,就算自己有崆峒印和分身领域,也未必能讨好。一时间,局面不禁陷入了僵持状态,齐岳在犹豫,是直接冲过去和他战斗,还是先将面前的银甲天将毁灭。此时,银甲天将的数量已经只剩下三千左右了。

    “你还在等什么?为什么不继续了?”镜中仙的声音再一次响起,此时的她,已经令齐岳觉得有些讨厌了。

    “你说我再等什么?难道你没看到外面那个家伙么?有他在。我要是消耗掉能量,如何面对他地攻击?”齐岳没好气的说道。

    镜中仙哼了一声,道:“你也太小看我们东方的天神了。你以为,他会和属下一起围攻你么?他的尊严是不允许他那么做的。放心出手吧。在最后一个银甲天将毁灭之后,才是他出手的时候。”

    听镜中仙这么一说,齐岳顿时心中一松,只是面对一个敌人,他对自己有着充足的信心。即使对方是个神。

    紫宵天雷接连三次爆发,时间又过去了很久,但此时。银甲天将的数量也只剩下最后十几个了。

    能量重新恢复,齐岳身上的黑色铠甲却出现了变化,赤金色的光芒令铠甲从黝黑变成了炫丽,庞大地能量气息冲天而起,口中发出一声长啸,没有银龙罩,巨大的麒麟虚影凭空浮现在他背后,他的身体已经闪电般冲了出去。麒麟幻。幻化成轩辕剑的形态,在空中带起一道赤金色的光芒。四种云力与麒麟本源的完全融合,顿时令齐岳自身的能量提升到了极限。

    赤金色光芒闪过,最后的十余名银甲天将地身体完全凝固,下一刻,他们已经爆发成一团团银色的光雾,而此时。齐岳地身体却已经出现在他们背后百米之外,与那统帅遥遥相对。

    赤金色的光芒同样渲染在麒麟幻之上,此时,齐岳的心很静。在这里已经战斗了很久的一段时间,至少也超过了地球上的十天,在不断的战斗过程中。他地感官和各方面都提升到了最佳状态。刚才那一件,如同羊挂角一般,没有丝毫痕迹残留,原本外放的能量气息此时完全内敛。凝视着面前的统帅,齐岳脸上的神色很冷淡。和对方似乎没什么区别。

    “你很强大。很多年了,你还是第一个来到这里的人类。虽然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来到的这里。但是,最终地结果都不会改变。神的尊严不容侵犯。如果在之前你肯离去的话,或许,我还会宽容的放过你,但是,现在你已经触及了神的底线。除非将我毁灭,否则,你就只有死在这里,幻化成一名银甲天将。”没有任何情绪地声音从统帅口中吐出,看着齐岳,他双手握着自己的长剑缓缓抬起手来。

    压力突然消失了,剩余地,只有一道锋锐,一道令齐岳吃惊的锋锐。

    他是轩辕剑的主人,自然知道这个世界上最锋锐的武器能够产生出什么样的能量。但是,此时面前的这名统帅长剑上散发出的气息,竟然比他当初使用轩辕剑时丝毫不差。当然,这指的只是锋锐的程度,面前这个统帅,可要比当初的自己强大的多了。他手中的长剑,自然不可能与轩辕剑媲美,毕竟,当初自己还无法发挥出轩辕剑真正的威力。但是,不论如何,他的武器也要比麒麟幻强大的多了。

    “你是这里唯一拥有智慧的生物么?”齐岳淡淡的问道。同样是双手握剑,麒麟幻缓缓横在身前。红与赤金两色光芒在空中形成壁垒分明的两派,却并不接触。

    统帅冷哼一声,“你竟然用这种称呼来形容我?”

    齐岳耸了耸肩膀,道:“为什么不可以呢?你并没有告诉我你的名字。”

    “你想知道我的名字么?那好,我告诉你也没什么。我叫白起。来到这里,只不过是几千年的时间而已。”统帅白起淡淡的说道。

    齐岳一愣,皱了皱眉,道:“这个名字听起来有些熟悉。东皇钟似乎已经存在了数以千万年计算的时间吧。你怎么才会来到这里几千年。”

    白起缓缓抬起头,看向半空之中,叹息一声,“原来,世人早已经忘记了我的存在。难道你看不出,我其实也是一个人类么?”

    突然,脑海中闪过一道电光,齐岳全身巨震,“你是白起,秦国的那个白起,曾经坑杀四十万敌军的杀神白起?”

    白起手中的剑微微颤抖了一下,“原来你还是知道我的。”

    齐岳只觉得脑海之中轰地一声巨响。白起,他竟然是白起,那个炎黄历史上最强悍的杀神,人类历史上最残忍的将军。白起的大名,他自然是听过的,虽然白起在他心中远远无法和黄帝相比,但是,杀神这两个字却充满了震撼力。

    “你既然是人类,为什么会在这里?”齐岳惊讶的问道。

    “那你呢?你不同样也在这里么?你和我一样,也是人类。我来这里。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要符合我自己的绰号,所以,我在这里。”白起冷冷的说道。

    “杀神,杀神,你来这里是为了杀神?”齐岳惊讶的看着白起,面前地这个男人竟然有着如此勇气,难怪他身上的气机会给自己带来如此恐怖的感觉。感觉不到他的能量。但是,他那如同实质的锋锐却令齐岳不得不全身戒备。此时此刻。齐岳的灵魂突然震颤了一下,他终于明白面前的锋锐为什么会如此强烈了,那并不是能量形成的,关键也不在那柄剑上,而是杀气,那锋锐完全是由白起身上地杀气凝聚而成的。

    深吸口气。勉强平复了内心地激荡,“那你成功了么?”齐岳沉声问道。

    白起自嘲的一笑,道:“神已经不存在,就算我能做到,我又去杀谁呢?不过,我却败了。所以,我依旧留在这里,成为了这些天兵天将的统帅而已。”

    齐岳眼中光芒一闪,“你败在了东皇钟手下?”

    白起抬起头,此时。齐岳才真正看到了他的眼睛,他的眼睛是白色的。没有任何感情地白色,“是。”简单一个字的回答。

    齐岳点了点头,道:“好,我明白了。”

    白起道:“他本来可以杀了我,但是,他却没有这么做。他说,我自身的实力已经达到了神的级别,除非我杀了自己,否则,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真正的神给我杀了。但是,如果我留在这里,却会有机会。因为,只要是真正的神,总有一天会来到这里。”

    齐岳笑了,“所以,你现在要杀我?”

    “是。”依旧是一个字地回答,但是,这一回,白起手中的剑却从头顶上方缓缓落下。就在那一瞬间,齐岳只觉得原本没有温度的空气瞬间变冷,一股血腥的气息扑面而来。

    杀神白起,原来并不是死在秦始皇手中,当他的杀意在人间已经无法满足地时候,他来到了这里,想要挑战神界的众神。这样悍然地杀意,令齐岳心中不禁升起几分敬佩的感觉。

    赤金铠,光芒绽放,实战经验丰富的齐岳,深悉与这种层次敌人对抗的时候,需要的是什么。所有能量,完全凝聚在麒麟幻上。麒麟幻微微的震颤着,不断散发出一声声嗡鸣,在庞大能量的作用下,它已经有些不堪负荷了。毕竟,它不是真正的神器,还不能成为神的武器。

    白起动了,动的只有他的剑,血红色的光芒,直上直下的斩向齐岳。齐岳也动了,动的也是他的剑。双手由下向上挑起,赤金色的光芒,带起的也是一道闪电般的光斩。能量,在一瞬间被他压缩到了极限。

    没有声音发出,红与赤金两种颜色同时在半空中消失,两个人依旧站在那里,只不过,他们都改成了右手握剑,剑尖斜指地面。

    彼此对视着,齐岳的目光是平静的,而白起那爽白色的眼珠中,却多了几道血丝。

    砰的一声,齐岳手中的麒麟幻已经变成点点光芒消失不见,这一次,不再是破损,而是真正的毁灭。曾经作为麒麟八珍中最强大的武器麒麟幻,就这样真正的毁灭了,永远也不可能修复的消失了。

    一道裂痕,顺着齐岳右手中指一直蔓延到他的右肩处,又是砰的一声,他右臂上的赤金铠完全爆裂,同样化为光芒消失而去,一道触目惊心的血痕,出现在从右肩到右手中指的位置上,鲜血,顺着痕迹缓缓流淌而下,滴落在这虚无的空间上。

    黑银两色光芒,围绕着齐岳的右臂旋转着,原本在身上的清晰刺青,此时已经完全转换到了他的右臂上。

    “你的能量,在我之上。”白起说道。

    齐岳淡淡的道:“但是,我输了。”

    白起道:“你知道,你输在了什么地方么?”

    齐岳点了点头,道:“输在了你的杀气上。我的杀气远不如你,所以,我输了。”

    白起道:“不错,你只有杀意,却没有杀气。或者说,你的杀气对我来说,完全可以忽略。杀气,足以摧毁世间的一切,也包括神。不过,能承受我一剑,你确实已经从人提升到了神的境界。但是,这也只是唯一的一剑。”

    齐岳笑了,“谢谢你,杀神白起。”

    白起一愣,道:“谢我?”

    齐岳点了点头,抬头看向虚无的天空,“因为,你交给了我很多东西。杀气,是你的一切,也是你最为强大的武器,尽管你的能量不如我,但是,你却依旧胜了第一剑。而我和你不一样,我突然发现,我不需要杀气,因为,我和你拥有的东西并不一样。就像同样是两个神,神力却有水火之分。或许,我们就是水火不容的二者吧。”

    白起看着齐岳的目光变得怪异了几分,但是,他那双白眼珠之上的血丝却更多了几分。

    “你知道我们战斗的结果是什么吗?”齐岳问道。

    白***了点头,“你死,我亡。”

    齐岳微微一笑,道:“不错,就是你死,我亡。你的杀气,足以将我毁灭,但是,我比你更加强大的能量却也能够将你同时撕碎。所以,我们的结果是两败俱伤。如果我还是刚才的我,那么,这个结果就不会改变。”

    “难道,现在你就不是刚才的你了么?”白起冷冷的说道。

    齐岳却认真的点了点头,道:“前辈,您知不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有顿悟二字。”

    白起笑了,疯狂的大笑,“你跟我说顿悟?难道你悟了么?”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