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三百四十四章 杀神灭,东皇现

    白起的笑声嘎然而止,认真的看着齐岳,“你真的悟了?”

    齐岳点了点头,这一次,他却没有说话。

    白起又一次笑了,只不过,这一次他的笑容是温和的,“好,你悟了。我本以为,在这个世界上,人类已经不可能再有超越我的存在出现,所以,我孤独的留在这里,因为我知道,不论我在什么地方,我都依旧是孤独的。但是,你悟了,所以,我不再孤独。我的剑和我的称号一样,也叫杀神,来吧,让我看看你的悟。”

    长剑完全渲染成了血红色,白起又一次将它高高举起,目光凝视在齐岳身上,这一次,他的双眼和他的剑一样,完全变成了血红色。周围的杀气消失了,甚至没有了刚才锋锐的感觉,但是,齐岳却知道,白起所有的杀气,此时已经都凝聚在了那柄剑上。

    两人的身体,本来是相聚百米的,但是,下一刻,空间似乎发生了变化,他们已经面对面的站立着。

    血红色的剑这一次不是斩,而是刺,所有的杀气,凝聚在一点之上,凝聚在剑尖之上。这样的成就,恐怕也只有杀神白起才能够做到。剑凝固了,因为,在剑尖前方,一个拳头抵挡在那里。

    黑银色的光芒,在拳头上环绕着,齐岳的气息依旧非常温和,但是,他身上却多了一种之前所没有地气质。无坚不摧的杀气,在他的拳头面前凝固而停止,没有前进的机会。而齐岳也没有再向前的意思,两人,不,两个神级的人,就那么彼此相对着,近距离的看着对方。

    “为什么?即使你的武器也抵挡不住我的杀气,为什么你的拳头却可以?”白起冷冷地问道。

    齐岳道:“前辈,您还不明白么?这就是我的悟。当我顿悟的那一刻开始。如果没有完全超越我的能量和我的境界,那么,任何敌人在我面前,都没有获胜的可能。即使,您是杀神。”

    白起眼中的血红色光芒逐渐褪去,他手中的杀神剑发出一声清脆地声响,下一刻,剑身已经化为一道血光飞散而去。白起的肩头微微晃动了一下。他笑了,“超越。你果然超越了我。看来,我们人类地潜力,终究是无限的啊!或许,有一天,下一个来到这里的人,也会超越你吧。可惜啊可惜。”

    “可惜什么呢?”齐岳问道。

    白起淡淡的道:“可惜。你虽然超越了我,但是,却不可能超越它,你的结果,只能是留在这里,接替我的位置。等待下一个到来地人。”

    齐岳摇了摇头,道:“不,我不会的。我的结局只有两种可能,但是,留在这里。却并不在这两种可能之内。”

    白起道:“你以为,来到了这里之后。你的命运还将掌握在你自己手中么?难道,你以为我真的是愿意留在这里的么?”

    齐岳脸上流露出一丝笑容,“前辈,您有没有想过,正是因为您选择留在这里,所以,你地杀气之中才会有破绽,所以,你才会被我击败。”

    “破绽,你说我的杀气有破绽?如果我没有破绽的话,刚才也不会败给你了。或许,你说的是对的。”白起木然说道。

    齐岳摇了摇头,道:“不,您又错了。”

    “哦?我又错了?错在哪里?”

    齐岳道:“即使您地杀气没有破绽,最后的结果也不会改变,当我悟地那一刻,您已经不可能战胜我。”

    白起身上激荡起一片强大的气流,他的眼睛重新变成了血红色,显然是因为齐岳的轻视而愤怒。但是,他却从齐岳眼中看到了真诚,齐岳那澄澈的目光,并没有半分不屑的情绪,有的,反而是怜悯和尊敬。

    “我真的错了么?能不能告诉我,我错在什么地方?”白起呆滞的问道。

    齐岳道:“您错就错在,选错了方向。”

    白起愣了,“方向,什么是方向?什么才是方向呢?”突然,他疯狂的大笑起来,右手循着一个奇异的轨迹瞬间拍出,但是,却不是拍向齐岳的,而是拍向了他自己的头顶。即使是齐岳,在这个时候也根本没有阻挡他的可能。

    血光,顺着白起的头顶一直蔓延到他的脚步,他身上的铠甲消失了,全身上下已经被一片血红色的光芒所笼罩。

    齐岳苦笑道:“前辈,您这又是何苦呢?”

    白起似乎解脱了一般,笑道:“这是我最好的结局,我突然明白了,你说得对,或许,我真的是走错了方向吧。我号称杀神,既然一切都已经结束了,如果我不杀一个神,又怎么对得起自己一生的称号?我杀不了你,索性杀了自己好了。杀神,杀神,我终于还是杀了一个神,杀的是我自己。”

    眼中流露出一丝淡淡的悲伤,齐岳轻叹一声,缓缓从白起身边走过,他知道,白起已经不可能再留于这个世界了。

    白起没有动,全身覆盖着血红色光芒的他已经不可能再移动,他突然大声问道,“小子,能不能告诉我,你悟的是什么?”

    齐岳前进的脚步停了下来,但是,他却没有回头,“仁者无敌。”

    齐岳的身影消失了,此时,此地,剩余的,只有那道血光。

    “仁者无敌,仁者无敌,这就是他的悟,他的道路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血光消散,铺天盖地的十万天兵天将,就此结束了他们地使命。

    感受着那已经消失的生命气息。齐岳不禁再次停下脚步,仰头望天,喃喃的自言自语道:“这又是何苦呢?人的心,为什么会这么执着,想开一点又能怎样?退一步海阔天空啊!”

    停下脚步,齐岳抬头望天,他的双眼很通透,是的,就在杀神白起向他发动第一次攻击,毁灭了麒麟幻的一刹那。他悟了。

    如果说,之前的他,只空有庞大的能量,那么,现在的他,就已经完全拥有了使用这些能量地领悟。

    以前,当齐岳每次使用出自己赤金铠的时候,他都会有一种感觉。按说,他有四种云力。比以往任何一位麒麟都要多,能量的强度相加,自然要比以往的麒麟强大的多。但是,每当他将自身的能量通过自然之源进行转化融合,与自己麒麟本源能量同时施展的时候,虽然所有云力融合在一起威力提升了不少。但是,他却都会感觉到,提升的程度远远无法达到几种云力相加地水平,就更不用说质变了。而当他面对杀神白起的攻击时,他突然明白了,并不是云力混合之后威力降低。而是他地应用出了问题。当能量凝聚到一定程度之后,人的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能量体,如何将能量释放出来,就是一个很大的问题,齐岳不知道牛魔王有没有悟。但白起肯定有,凭借杀气。他能够令自身的能量成为他真正的武器,能量挥出,并不是直接就释放了,而是凝结成真正地攻击力,在杀伤对方的同时,能量甚至是可以收回的。白起所拥有的,就是他那庞大的杀气,而自己拥有的是什么呢?就在那一刻,当手臂地刺痛和杀气在体内产生出庞大冲击力的时候,齐岳突然想到了轩辕剑,轩辕魂曾经对他说过,轩辕剑,乃是仁者之剑,仁者无敌。明悟,瞬间袭上心头,能量的应用如同水到渠成一般,出现在齐岳脑海之中。当他再一次挥出自己的右拳,爆发出麒麟本源能量的时候,一切都已经变得不一样了。即使是凝聚了无比澎湃杀气地杀神剑,也无法再对他产生一丝伤害。他领悟了真正的力量。这才是真正地麒麟臂。

    十万天兵天将消失了,齐岳每向前迈动一步,他体内的能量就会提升一分,恢复着刚才的消耗,远远的,之前所看到的七彩光雾逐渐清晰起来,似乎是它将什么建筑包裹在其中似的。

    腾空而起,背后因幻化赤金铠而出现的六翼同时张开,周围的一切如同光影一般迅速掠过,眨眼间,齐岳已经来到了光雾之前。

    那是一层特殊的能量,能量很温和,并没有任何攻击和阻隔的效果,但是,当齐岳踏入这片七彩光雾的时候,他却清晰的感觉到,自己周围的一切似乎已经被封闭了。精神力,完全被挤压回自己的体内,对于他这样的绝世强者来说,没有精神力对周围一切的探寻,就相当于普通人失去了眼睛和耳朵一样痛苦。

    不过,齐岳并没有后退的打算,通过之前的战斗,虽然昆仑镜有意耍他,但他却明白,镜中仙所说的一切都不会错。十万天兵天将,是唯一的考验。马上,自己就能够见到东皇钟了。

    果然,那些光雾的效果,也只是将他的精神力完全压缩与外界隔绝而已,并没有再出现任何其他效果。拍动着背后的六翼飘然前飞,风云力从体内散开,在身体周围形成一团旋风,将那些光雾吹散一些,在灵魂的注入下,即使那些光雾非常粘稠,却也无法始终凝聚在齐岳身体周围。

    当齐岳前行大约千米之后,周围的光雾静静的消失了,眼前出现的景物,不禁令他瞳孔一阵收缩。

    那是一座宫殿,没错,就是宫殿。巨大的宫殿完全是金黄色的,七彩光芒,正是由宫殿大门处镶嵌的一颗七彩宝石上释放出来的。宫殿的大门敝开着,并没有任何人守卫。而最前面的宫墙,向两边伸展开来,竟然看不到尽头。最远的地方,已经消失在七彩雾气之中,也就是说,眼前这片宫殿的宫墙,至少也有上千米的宽度。

    飘身而落,当齐岳站在宫殿大门前的时候,完全是脚踏实地的感觉。抬起手,按上了旁边的宫墙,精神力混合着灵魂的气息直接输入其中。当他深切的感受到自己想要去探寻的东西时,即使是刚刚顿悟的齐岳,也不禁脸色一变。因为他骇然发现,这座宫殿竟然完全是由能量凝聚而成的,而且完全是实体化的能量,因此才看不出有任何能量的感觉。

    如此规模的宫殿,完全由实体化能量凝聚而成,那需要多么庞大的能量啊!这里既然是东皇钟的领域,那么,这座宫殿显然也是东皇钟凝聚而成的了?

    走入大门,更加奇异的景象出现在齐岳面前。两旁都是宫墙,而脚下的路却并不是普通的地面,而是云。以云为路,名为云路。这绝不是地球上会出现的宫殿。那种气息齐岳再熟悉不过,神级的气息。走入大门之后,无形的压抑感令他竟然产生出一种顶礼膜拜的感觉。

    庞大的能量波动不断提升着,齐岳记得昆仑镜说过,一直向前走,就能够见到东皇钟。他没有犹豫,踏前而行。云路很柔软,也充满了弹性,那些云仿佛也是实体一般,如果不是它们始终在涌动着,齐岳甚至会以为在自己脚下有一条透明的路,云只不过是路之外的东西而已。但是,一切并不是那么简单。这,真的是一条云路。

    一直向前,周围的景物也在不断变化着,美轮美奂的宫殿,巍峨的顶端完全是一片金黄色的光芒,看不到顶,但顶却绝对存在着。

    一边走着,齐岳发现了很多岔口,这些岔口并不知道是通向何处的,他没有去找。这里的奇异,已经令他将警惕提升到了最高的程度。

    那是一个身高超过七米的巨人,全身上下,覆盖着一层墨绿色的铠甲,头入巴斗,粗壮的身体,就像坦克一般站在那里,全身上下的肌肉,看上去就像一个个巨大的圆球鼓起着。那无形的霸道气息,令齐岳感觉到极为强烈的威压。同时,他也发现,这个人的身体似乎被压抑着,此时的他,并不是真正的外形。齐岳也不知道这种感觉是怎么来的,他只是觉得,这个人的身高,恐怕要超过百米以上了。

    他的武器是一对锤子,锤杆大约有两米长,而锤头却足有直径两米左右。巨大的锤子上,闪烁着暗金色的光彩,能量虽然在收敛,但齐岳毫不怀疑它那强横的破坏性。

    虽然这个人的气息很强,但是,他却并不是主要吸引齐岳的东西,齐岳从他头顶上方,看到了一片七彩光云,光云不断的律动着,产生出一层层光晕。光晕闪烁,都向内部凝聚着,那似乎是一扇门,和当初他进入轩辕冢时通过的门一样。有着穿梭空间的妙用。

    那个人闭着眼睛,没有看齐岳,但是,齐岳如果想要进入那片光云之中,就必须要让他离开原本的位置才行。否则,他那巨大的身体,已经将光云完全遮挡住了。

    “就是这里了。”镜中仙的声音响起,“从这里上去,你就能见到东皇钟。齐岳,你自己小心吧。”这一次。齐岳竟然从她地声音中听出了几分关切的感觉。而且,镜中仙的气息似乎有些不稳定,这是无法用言语形容的感觉。

    淡淡的光芒闪烁,齐岳眼中流露出一丝璀璨的光芒,“这位朋友,请让一下,好么?”

    那巨大的身体没有移动,依旧是静立在那里。似乎没有听到似的。

    “请让一下,谢谢。我不想再重复第三变。”

    这一次,终于有了反应。那巨人的反应,就是举起了自己手中的双锤,庞大地能量完全凝聚在他那对锤子之中,一层墨绿色的光芒将他的身体完全包裹在内。

    齐岳双眼一亮,“你也是神,你的领悟,是力量的执着,对么?”

    巨人依旧没有睁开眼。但那墨绿色的光芒却变得越来越强烈了。但是,明悟后的齐岳。丝毫没有惧怕他这种能量上的威压,脸上流露着淡淡地笑容,“既然如此,那我就领悟一下你的力量执着和白起地杀气有什么区别。”

    一步步向前走去,齐岳的脚步很平稳,既不凝重也不轻松。平静的就像是在平常走路一样。

    “巨灵神,让他上来吧。”一个威严的声音突然从四面八方瞬间传来,齐岳只觉得身体一紧,刚刚抬起的右脚不知道为什么,怎么也踏不下去了。

    墨绿色的光影逐渐消失,巨人后退一步。双锤收回在身体两侧,而此时地他,却依旧没有睁眼。而齐岳身上的压力也与此同时消失了。

    齐岳想他点了点头,上前一步,飘身而起。一股澎湃的气息吸扯着他的身体。并不是向上的感觉,但是。周围的一切却已经完全消失了。

    这一就是一座巨大地宫殿,只不过这一次没有了宫墙。周围,各自有九九八十一根巨大的白玉柱,柱子上雕刻着各种各样的图案,其精巧处,竟然没有任何瑕疵。即使是地球上最好的艺术品,也无法和它们相比。可惜,现在的齐岳根本没有心情去欣赏这些。

    当他刚刚来到这个世界地时候,他的精神,立刻就被正前方地东西所吸引了。宫殿的最前方,是一个高台,一共有十八级台阶通向上方,那是一个王座,齐岳曾经在电视里才看到过的王座。王座之上,坐着一个人,或者说,在这整座宫殿之中,只有一个人。

    白色的长袍上镶嵌着金色的纹路。典雅的装饰,头顶上带着一定白玉冠,白玉冠的上方,有数十串珍珠向前飘散着,形成一片精美的珠帘,而它们与白玉冠连接的地方,竟然是一层金色的光彩,没有实体,只是能量的光芒而已。

    此人看上去大约三十岁左右的样子,面如冠玉,他说不上英俊,但是,相貌堂堂,仅仅是看他这张脸,就能感觉到威严二字。虽然他是坐着的,但齐岳还是能够感觉到他的身高至少在五米开外,那威严的气息,正是刚才带给他的压力。

    “告诉我,你为什么来到这里。”中年人淡淡的说道。

    齐岳没有前进,站在原地,道:“我要去神界,所以,我来了。东皇前辈。”

    中年人有些惊讶的看着齐岳,道:“你知道我是东皇?”

    齐岳淡然一笑,道:“这里既然是东皇钟的领域,而您又是这里的主宰,那么,您不是东皇钟的魂魄东皇,又是谁呢?”

    东皇点了点头,道:不错,我就是

    东皇。你能击败白起,已经有见我一面的资格。不过,你真的想要去神界么?”

    齐岳毫不犹豫的点头,道:“不错,我要去神界。我必须要去。”

    东皇道:“为什么?”

    齐岳道:“为了这个世界上生存着的人类。地球,已经被黑暗所笼罩,这一点,您不会不知道吧。而如果我想挽救这场灾难,就必须要到神界去寻找属于我的力量。”

    东皇笑了,“你并不是一个纯粹的人类,为什么要帮助人类呢?不过,你到是我见过的最强大的麒麟了。麒麟与人的结合,没想到能够产生如此效果。那你能不能告诉我。你去拯救人类,和我又有什么关系?”

    齐岳愣了一下,东皇这个问题他确实没法回答,“或许是没关系吧。但是,如果这个世界真地被黑暗所笼罩,那么,有多少生灵将会被毁灭。当初,水火二神创造我们这个世界的时候付出了多少努力,难道,他们想看到这样的情况么?”

    “住口。不要在我面前提那两个老东西。”刚才还温文儒雅的东皇骤然暴怒,庞大的气息,以无可抵御的气势朝齐岳喷涌而来。

    齐岳眼中闪过一道异彩,他不退反进,左脚踏前一步,同时,他的右手以一种完美的轨迹缓缓抬起,右掌如刀。撕裂般的破帛声骤然出现,一层赤金色的光彩由下向上划起。

    庞大地能量气息从中刨开。分别从齐岳身体两旁冲过,而他却向前移动了一米左右,并没有受到东皇的能量影响

    “仁者之剑,这是轩辕剑的气息。难怪你敢来这里找我。原来,你已经得到了轩辕剑。居然还领悟了它的真谛,并且让它成为你自己的气息。好。仁者之剑,果然要比杀神剑强的太多了。不知道在这里居住了多少年,既然你想要挑战我的权威,那我就成全你。如果你能战胜我,我就送你去神界。”东皇的脸色变得很冰冷,他面部地肌肉甚至有些扭曲。双眼之中闪过一道狂暴的红光,似乎已经到了发作地边缘。

    “东皇前辈,这是最后的考验么?”齐岳问道。

    东皇沉声道:“如果你能够击败我,那这就算做是最后的考验吧。”

    齐岳微微一笑,道:“那好。那就来吧。”顿悟之后,他再没有什么可惧怕的。即使面前的东皇似乎已经与周围的一切完全融为一体,而且,他地能量已经达到了无法想象的地步,齐岳也同样不会后退。

    右臂缓缓抬起,银黑色的光芒再次亮了起来,他的右臂上,并没有赤金铠覆盖,也没有散发出强大的能量波动。但是,当东皇看到他右臂的时候,瞳孔却出奇地收缩了一下。

    “等一下,这样不公平。东皇,你好意思这样对付一个晚辈么?”五彩光芒从齐岳胸前喷涌而出,一身白衣的印灵飘然出现在齐岳身边,他一出现,东皇释放的无形威压顿时消失了。

    东皇脸色微微一变,“是你?你竟然也敢来和我作对么?难道,你就不怕我将你毁灭在这里?你不要忘记了,那两个老家伙制定的规则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难怪这个人类敢于来到这里找我。原来竟然是有你和轩辕魂两个撑腰。可惜,轩辕剑已经折断,轩辕魂是不可能来到这里了,否则的话,你们两个联手,或许我会正眼相看吧。”

    印灵冷笑一声,道:“东皇依旧是东皇,如果当初不是你地傲慢,我们会有这样的结果么?不错,轩辕剑确实已经折断,轩辕魂也陷入沉睡之中。作为十大神器之首,你知道这些我并不奇怪。但是,你有没有想过,我们是怎么来到你地领域的?你以为,能够帮助齐岳的,真的就只有我一个么?”一边说着,崆峒印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从齐岳胸前脱离,落在了印灵手中。一层五彩光晕飘然而出,将他和齐岳笼罩在内。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