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三百四十五章 神器中的奥秘

    东皇听了印灵的话明显愣了一下,眉头微皱,道:“难道还有人也和他一起来了么?但是,我却并没有感觉到其他气息。印灵,你以为这样就能延缓你们死亡的时间么?作为十大神器之一,你进入了我的领域,是什么结果你很清楚。”

    印灵笑了,“东皇,你还没老呢,怎么就糊涂了。你想想,在我们十大神器之中,我有能力进入你的领域内么?如果可以的话,我的排名也不会那么低了。”

    听印灵说道这里,东皇脸色骤然大变,失声道:“是她,难道是她么?”

    “是我又如何?”冰冷的声音骤然响起,碧绿色的光芒出现在齐岳身体的另一边,正是镜中仙。

    她冷冷的看了印灵一眼,印灵也正在一脸微笑的看着她,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似的。

    齐岳有些惊讶的看着印灵,不明白他为什么强行把镜中仙也拉下水。要知道,镜中仙可是付有保护雪女责任的啊!而此时,其他人都在崆峒印中。如果东皇真的有那么强横的话,毁灭在这里的可不止自己和两大神器这么简单了。

    不过,齐岳的惊讶很快就转移了方向。镜中仙刚一出现,东皇的脸色顿时变了,变得很怪异,极度的激动,令他的身体竟然在微微的颤抖着,再也没有了刚才的威严和上位者的样子。几乎是踉跄着从上面走了下来,足有千米的距离在他脚下,只不过是几步而已,金光闪烁之中。他已经来到了三人面前。

    “别过来。”镜中仙厉喝一声。令齐岳没想到的是,刚才面对印灵还要将他们击杀的东皇,竟然期期艾艾地停了下来,一脸尴尬之色。看向镜中仙的目光竟然充满了期待和犹豫。他眼中的激动是包含着喜悦和众多复杂光芒的,他地身体依旧在不受控制的不断颤抖着。

    “阿仙,你也来了。是啊!我真是笨死了,我早就该想到,除了你以外,还有谁能够进入到我的领域呢。太好了,你终于来了。你知道么,我已经想了你太久太久。”东皇激动的已经有些语无伦次了,看着镜中仙,似乎想要扑过来。但是又怕镜中仙生气似的。

    看到这一幕,齐岳心中的警惕顿时逐渐消失了,好笑的暗想。难道,这是神器之间的爱情么?这似乎也太扯了吧。印灵显然是知道他们之间关系的。难怪他最后还是决定和自己来了,而且还有恃无恐的出现在东皇面前。这一切真地是太好笑了。太有意思了。

    下意识的退后两步,将空间让给三大神器,双手环抱在自己胸前。齐岳知道,自己接下来,恐怕只有看好戏的份了。

    镜中仙地目光甚至比当初看齐岳的时候还要冰冷的多。“你想我?你会想我?如果是那样的话。我们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这么多年了,如果你想我的话,为什么不来找我。别告诉我,你不知道我在什么地方。”

    东皇焦急地双手在胸前直搓,他竟然扭过头,求助的看向一旁的印灵,“,兄,你帮我说句话啊!我,我是什么人。你还不知道么?”

    印灵嘿嘿一笑,道:“刚才似乎某人还要将我和齐岳毁灭呢。你是什么人?你是个骄傲地无与伦比,甚至不惜让别人做你垫背的人。你们之间的事,我才懒得管。你们自己谈吧。”

    “你……”东皇大怒,金光闪烁,只是一瞬间,他的右手就扣上了印灵的脖子,印灵身上的五彩光芒瞬间收敛,所有的气息竟然在一瞬间完全被东皇所笼罩。甚至连和齐岳之间的联系都在瞬间被切断了。

    齐岳全身一紧,此时他才明白为什么印灵会说东皇恐怖。那根本就不是一个层次的力量啊!没有强悍地气息,但是,东皇闪电般出手的刹那,周围的一切似乎都按照他的要求而动作。印灵的所有能量完全被封锁压缩在他自己体内,竟然连还手都很难。

    其实,印灵并不是一点阻挡之力都没有,虽然他和东皇相差很远,但是,他毕竟也是十大神器之一。一下就被东皇制住,只不过是因为他根本就不想还手而已。此时,他已经说不出话来,但看着东皇的目光,却充满了戏虐之色。

    “好威风啊!你还是和以前一样,一点都没有变。”冰冷的声音再次响起。听到镜中仙的话,东皇顿时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手一松,将提起的印灵放下,赶忙转身赔笑道:“不,不,阿仙,你千万别误会,我和印兄只是闹着玩的。阿仙,你告诉我,你究竟怎样才能原谅我当初的错误啊!只要是你的意思,即使是让天河之水倒流,我也尽量去做。”

    镜中仙淡淡的道:“不需要了。我永远也不会原谅你。你自己做过什么,你难道已经忘记了么?表面上,你骄傲的无人能比,似乎有着最强大的力量。但是,其实你却是一个懦弱的小人。你真的爱我么?如果是这样,你为我说过一句话么?当初,那个女人要将我毁灭的时候,你甚至连一声都不敢吭。如果不是水火两位大神将我的灵魂和神识保留下来,我早已经万劫不复,灵魂消散了。或许,你们都很恨他们,但是,我却很感激他们。他们替我报仇了,将整个神界中的神毁灭。所以,我完全是心甘情愿成为昆仑镜镜中仙的。”

    听了镜中仙这句话,一旁神色轻松的齐岳不禁脸色大变,以他的聪明,立刻就想到了十大神器绝对不是以前自己所知道的那么简单。似乎,十大神器中的魂魄,以前,竟然就是东方神界的众神才对。难怪。难怪水火两位大神会让十大神器成为东方的守护者,原来,它们地灵魂竟然就是真正的神啊!虽然齐岳猜不出十大神器真正的秘密,但从镜中仙的话。他已能见微知著地了解一些关于它们的秘辛。

    东皇看着镜中仙,一脸苦涩,却说不出任何反驳的话来,眼中神光流转,“阿仙,你真的就不能原谅我么?只要你肯原谅我,不论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你也知道,当初我也是不得以的。求求你,就给我一次机会吧。多少年了。我们已经有多少年没有见面了。阿仙,我是真心爱你的啊!”

    镜中仙沉静的看着东皇,却一声不吭。此时,印灵已经退到齐岳身边,传音向齐岳道:“我的猜测是完全正确的,镜中仙果然是当初那个人,哈哈。这一次,不论东皇有多么强大,对于我们来说都不会产生任何威胁了。等着看好戏吧。”

    齐岳和印灵对视一眼。不禁流露出一丝会心的微笑。

    东皇似乎感觉到了齐岳和印灵的目光,怒目相视,道:“滚,你们给我滚开。我和阿仙说话,岂轮到你们来听?”庞大的威压再一次出现,充分显示出了东皇现在极不稳定的心态。

    齐岳冷冷地看着他,道:“你们说你们的,我们待着我们的,东皇。你又算什么东西?”

    东皇眼中寒光一闪,顿时杀机大盛,在镜中仙出现之后,他的心态本就极不稳定,此时又受到齐岳的顶撞,顿时再也忍耐不住,身形一闪,就来到齐岳面前。和刚才对待印灵地时候不一样,此时的他,不是抓,而是直接朝着齐岳轰出一拳。

    一声嗡鸣从东皇的拳中响起,齐岳刚准备抵抗地时候,突然感觉到自己的精神力剧震,就连灵魂也险些被那一声钟声震散。庞大的能量瞬间席卷到他身体周围,空间完全被压缩,别说闪躲了,甚至连抬起自己的手臂都变成了一件极其困难的事。更为可怕的是,由于那声钟鸣的震撼,使他的身体反应速度变得慢了许多,眼看着,照皇的拳头就已经来到了他面前。

    东皇眼中杀机森然,在他眼里,此时地齐岳已经完全变成了一个死人,他绝对不相信一个人类能够在这种情况下闪躲过自己的攻击。而且是全力一击。

    突然,就在东皇的拳头距离齐岳的身体还有不到一尺距离的时候,并且他的身体已经完全被东皇拳头上的金光所包裹的情况下,齐岳的眼睛突然亮了起来,如同繁星一般闪亮,没有强悍的能量,一股柔和的气息从他身上释放出来,形成一层雪白色的气垫,横梗在东皇面前。东皇清晰的感觉到,自己对于齐岳的精神限制在刹那瓦解,紧接着,齐岳的身体已经飘然后退出十米,令他那一拳击在了空处。

    下一刻,齐岳又重新回到了刚才的位置,而同样的一拳直奔东皇的拳头上轰击而去。此时,正是东皇旧力刚去,新力未生的刹那。时机把握之好,即使是一旁的镜中仙和印灵也不禁产生出叹为观止的感觉,令他们原本想要去帮助齐岳的行动都停了下来。

    东皇看着齐岳的动作,先是流露出一丝惊讶,紧接着,齐岳从他眼中看到了一丝不屑,就在这时,两人的拳头,终于碰撞在了一起。

    嗡——,一芦比之前要剧烈的多的嗡鸣瞬间响起,东皇接连后退三步才站稳,脸色已经大变,而齐岳的身体则应声抛飞,在空中接连翻转了三个跟头才落稳在地面上。此时,他的身体已经完全被一层乳白色的光芒包裹在内。这一层防御性的光芒剧烈的波动着,如同水波一般,似乎在化解着什么无形的力量似的。

    齐岳胸前的起伏明显变得剧烈了很多,眼中的光芒也变得强盛了几分,至少,从表面上看去,与东皇这一次交手他并没有吃太大的亏。

    东皇很快从惊讶中恢复过来,点了点头,道:“好,难怪你敢到我这里来,果然有几分本事,恐怕,在人类世界之中,已经没有谁能够超越你的程度了。可惜,你和我的差距是本质上的,所以,你还是要死。”

    齐岳看着照皇,大脑飞快的运转着。刚才那一拳的接触,绝不像表面看上去那么简单。东皇凝聚能量的一拳,因为自己突然能够切断他对自己精神力的控制而散掉了大部分能量,而即使是如此,当自己反击的时候,也没能占到半分便宜,体内的能量和气血反而被他那反击的音波式能量险些震散。如果不是刚刚领悟了仁者之心的奥妙,使自己能够将全部能量的威力通过赤金铠爆发出来,恐怕仅仅是这一拳,自己就无法抵挡。东皇并不是夸大,他说的没错,至少现在的自己和他还并不在一条水平线上。

    “好,你杀啊,你杀了他好了。你杀了他,我和印灵也同样完蛋,这样,你也能称心如意了。动手吧。”镜中仙依旧站在原地,不阴不阳的说道。

    东皇猛的转过身,看向镜中仙,吃惊的道:“阿仙,你,你是说?”

    镜中仙淡淡的道:“不错,他现在就是我的主人,怎么样?你还要杀掉他么?”

    东皇迟疑道:“可是,作为十大神器之一,就算是主人死掉,你们最多也只不过是回到原本的封印去,又怎么会被毁灭呢?”

    镜中仙淡淡的道:“只要我让自己的灵魂完全与他融为一体,这种情况自然就会发生了。难道我求死还不行么?”

    东皇再次看向齐岳,这一次,他眼中的杀机虽然消失了,但声音却变得更加阴冷,“说,你对阿仙做了什么?你是不是……”

    镜中仙身形一闪,已经来到齐岳身边,“你还是那么无耻,但不要把别人想的和你同样无耻。你去死吧。”一边说着,镜中仙双手同时前推,两道碧绿色的光芒凝聚成箭形,同时朝着东皇的胸口上插去。

    齐岳就在镜中仙身边,清晰的看到,此时的镜中仙,眼中已经充满了泪水。

    东皇看着镜中仙那双美丽的大眼睛,眼中充满了苦涩的光芒,根本就没有抵挡,任由镜中仙发出的两道能量重重的刺在他的胸口上。没有之前齐岳轰鸣时产生的剧烈嗡鸣声。他的身体猛的一僵,脸色变得苍白了许多,下意识的后退几步,但是,他的神情看上去却放松了许多。

    两蓬血雾,疯狂的从东皇背后喷涌而出,清晰可见的穿透伤,正在他胸前缓缓扩大着。解脱般的感觉,出现在东皇的气息上,似乎那两道对普通人来说足以致命的伤害并不是出现在他身上似的,此时的他,依旧是痴情的看着镜中仙,却一言不发。他的目光,似乎要将镜中仙融化一般。

    “你,你为什么?你是钟体,怎么可能被我伤到?”眼看着东皇的样子,镜中仙的声音已经不像刚才那样冰冷了,甚至在微微的颤抖着。

    东皇微笑道:“既然你能可以选择灵魂和别的男人融合为一,甚至不惜和他同死。为什么我就不能放弃自己地防御呢?阿仙。我知道,当年是我不好。我也不想再向你解释什么了?或许,只有我死,才能让你明白我对你的心意吧。阿仙,能够死在你手里,对我来说,已经是一件最为完美而幸运的事。”一边说着,东皇缓缓坐倒在地,盘膝而坐,任由那金红色的鲜血不断从巨大的创口流淌而出。

    “不。不……”镜中仙痛苦的尖叫出声,一闪身已经来到东皇身边,碧绿色光芒大炽,瞬间包裹住东皇的身体,将他那喷涌血液的伤口完全堵住,使其不至于流血过多。

    东皇呆呆的看着镜中仙,“阿仙,能让我死在你怀里么?如果可以的话。即使是死,我也会笑着去地。何况。对于我们来说,生与死,本就已经看的很淡很淡了。我在这里孤寂了这么多年,其实,并不是想要等待你的原谅,我只是希望。能够再看你一眼而已。阿仙,谢谢你。谢谢你能让我死在你的手中。”

    此时,镜中仙已经泪流面满,“不,不,东皇。你不能死,我不让你死。”一边说着,她已经张开双臂,牢牢的将东皇搂入自己怀抱之中。

    齐岳和印灵都想不到事情居然会发展到这样的程度,两人都不禁有些呆滞了。如果东皇死了。那会出现什么样的情况?他们可都在东皇领域之中啊!齐岳不知道,印灵同样也不知道。

    东皇叹息一声。道:“阿仙,你的怀里还是那么温暖,那么舒服,多久了,我都不知道已经多久没有享受过这种感觉了,甚至已经有些记不清了。不过,你地气息却依旧是那么熟悉。”

    镜中仙怒喝一声,“别说了,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不许死,我命令你不许死。否则的话,我永远永远都不原谅你。”

    东皇苦笑道:“现在地生死已经不是我自己能够控制的了。在没有任何防御的情况下,你的攻击虽然在十大神器中是最弱的一个,却也足以将我体内的机能破坏,损坏我地神识。我自身的能量会不断流逝。不过,你放心,短时间内我还死不了,毕竟,我是东皇,我拥有的能量,足以流逝一段时间,或者是一天,或者是三天,阿仙,你能答应我,在这段时间内一直陪伴在我身边么?就像我们以前在一起时一样。”

    “不,我不答应。除非你活过来,否则,我就不答应,东皇,你不要死……”镜中仙已经哽咽的有些说不出话来了。

    看着他们生离死别的样子,齐岳突然笑了,也完全从呆滞中清醒过来,他的笑声有点大,至少,东皇已经听见了。

    “混蛋,你笑什么?不要以为我现在这样就不能将你毁灭,这里是我地领域,我想让你死,你随时都要完蛋。”东皇大怒,看着齐岳的双眼险些要喷出火来。如果不是顾忌刚才镜中仙说过的话,恐怕他早就对齐岳再次出手了。

    齐岳微笑道:“我笑,是因为笑你傻。难道你听不出,镜中仙前辈其实已经有心要原谅你了么?她刚才说,如果你死了,她就永远不原谅你。反之,如果你还能活下来,她不就很可能原谅你了么?连这都听不出,还一直说着原不原谅你没关系,我真不知道你脑子里都装了些什么,是糨糊么?如果她心中早就没有你的话,你以为她为什么要哭?如果她真的恨你,恐怕巴不得你死呢吧。你等了这么多年,你以为镜中仙前辈就好受么?她不也一样一直在等待和痛苦中度过?”虽然他并不知道事情地经过,但通过自己的判断,已经对大体地情况明白了很多,所谓旁观者清,就是这个道理。

    东皇一愣,“你叫她前辈,那这么说,你们之间……”

    齐岳已经看出东皇的妒嫉心里是极其强烈的,没好气的说道:“那是你的思想龌龊,而不是我们之间发生过什么。”

    东皇下意识的转向镜中仙,道:“阿仙,他说的是真的么?你真的肯原谅我么?”

    镜中仙泪眼朦胧的道:“不,我不原谅你。只要你死了,我就永远都不原谅你。”

    东皇黯然道:“是啊!可惜我要死了。不过,我已经很开心了,至少你心里还有我。”

    光芒一闪,齐岳已经来到了镜中仙身边,淡淡地道:“谁说你要死了?只要有我在,只要你还有一口气,你就死不了。神有什么了不起?不一样还是有生命的么?”

    东皇怒声道:“你以为你是谁?我的神识已经被击破,除非是水、火两位大神……,啊,你。这是什么力量?”怒容突然消失,转而变成了极端的惊讶,那柔和的淡绿色光芒,充满生机的淡绿色光芒,已经从齐岳身上释放而出,将他的身体笼

    罩在内。

    镜中仙也变得呆滞了,抬头看向齐岳时,眼中已经充满了感激的光芒。

    自然之源。乃是天地间最中兴的能量之一,经过多次质变。已经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程度,只要齐岳地生命烙印还在,自然之源所能起到的效果就是无与伦比的,他很快向东皇证明了这一点。

    柔和的自然之源能量,首先封住了东皇胸前和背后的伤口,柔和的能量不断侵入东皇的身体。虽然齐岳并不知道东皇的经脉是什么样地,但他很快就找到了东皇所谓的神识,那是一股特殊地能量,就像一个球体,充满灵魂气息的球体,此时已经出现了一个缺口。庞大的能量正在不断从中流淌而出。齐岳的自然之源能量飘然而上,直接将那个缺口堵住。充满生机的能量充分的刺激着那个缺口地气息,使东皇的神识快速的恢复这。

    东皇不再说话,在齐岳的能量刺激下,他闭上双眼。调整自己的神识配合齐岳。

    齐岳发现,东皇的神识是一种极为庞大地能量。甚至比他所有的能量加起来还要庞大的多。看上去,那只是一个只有拳头大小的球体,但当他真正将自然之源的能量融合其中地时候,却发现那个不大的缺口就像一个无底深渊一般,大量地吞噬着他的能量。

    自然之源能量不断的倾泻着,而齐岳也在这时候发现一个妙处,当他的精神力与东皇的神识接触的时候,自然会经过一次渲染和压缩的过程,原本无形的精神力,在东皇神识的刺激下,竟然逐渐变成了淡金色,与灵魂更加完美的结合在一起。

    一得一失,自然之源不断输出,精神力却不断的壮大着,也就是齐岳这样的能量特性,能够极快的吸收空气中的能量分子充斥自身,否则,换一个人的话,一时三刻就要被东皇吸干了。而且还未必有作用。

    自然之源确实是神奇的,没用太长时间,东皇神识上的缺口已经开始渐渐的收敛,而从中流淌出来的神识气息,却完全被齐岳那充满灵魂气息的精神力给接收了。

    终于,当那碧绿色的光芒是那金色的球体重新变成一个整体的时候,齐岳只觉得一股庞大的能量骤然传来,将自己的能量完全从东皇体内推出,同时,更多的能量已经包裹住他的身体,朝他体内蜂拥而至,刚才消耗的能量在一瞬间就已经恢复了正常。不用说,这就是东皇的回报了。

    东皇前胸和后背的伤口,在神识恢复之后,以肉眼可辨的速度愈合着,一会儿的工夫,就已经完全合拢,甚至连一道痕迹都没有留下,就连他身上的衣服,竟然也自动重合,变回了原本的样子。除了脸色有些苍白以外,他和齐岳刚来到这里的时候已经没有什么不同。生命气息不再流逝,一切都恢复了正常。

    齐岳和东皇几乎是同时睁开眼的,齐岳的目光很纯净,而东皇的目光却变得有些复杂了。

    “为什么要帮我?”东皇下意识的问道。

    齐岳淡然一笑,道:“因为我还有事要让你帮我,你又怎么能死呢?坦白说,我不喜欢你。我想,你也同样是如此吧。如果我见死不救的话,那么,我领悟的仁者之心还有什么意思?我该做的已经做完了,你要有本事的话,自己说服镜中仙前辈吧。”

    东皇点了点头,“不论如何,这份人情我记住了,我东皇从来都不愿意欠人什么。我会还给你的,很快。阿仙。”一边说着,他的目光已经转向了一旁的镜中仙。

    镜中仙的脸色看上去比东皇还要苍白几分,大悲到大喜的过程,确实很难令人承受,即使是她,此时的心情也极其复杂,看着东皇,她甚至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了。

    “阿仙,刚才齐岳说的是真的么?你真的愿意原谅我了么?虽然我现在又活了,但如果你愿意的话,我这条命始终给你留着,想什么时候拿走都可以。”一边说着,东皇伸出手,将镜中仙白皙的小手抓在手里,一副陶醉的样子。

    镜中仙苍白的俏脸上多了几分红晕,低着头不去看东皇,“我,我才没原谅你。你们的事我不管了。随便你怎么样吧。”碧光一闪,没等东皇反应过来,她已经化为一缕能量飘然进入了齐岳的身体。此时,印灵虽然从崆峒印中出来了,但崆峒印的本体还在齐岳身上,雪女在崆峒印中,镜中仙自然也是要回到那里去了。

    呆滞的看着镜中仙消失的地方,东皇不禁无奈的摇了摇头,“阿仙,你这到底是原谅,还是没有原谅我呢?我们刚刚见面,你怎么忍心又离我而去。你让我该怎么办呢?”

    印灵走到齐岳身边,道:“东皇啊东皇,看来,你当初的志气,真的是已经被磨灭了。关心则乱,说的一点都不错。如果她还没有原谅你,那我宁可让你把我杀了。”

    东皇惊喜的道:“印兄,你说的是真的么?”

    印灵没好气的看着他,道:“假的。”

    东皇赔笑道:“刚才是我不好,还请印兄原谅。这么多年了,我一直期盼着有一天能够见到阿仙。当初,白起来到这里的时候,我本来想依附于他,离开自己的封印之地,可惜,白起那家伙的杀气实在太重了,如果再有我的帮助,其破坏力,甚至不会比当初神界对人类世界造成的影响小。所以,我不得不将他囚禁在这里。这次齐岳来了,本来我也是想要试探他一下,看看能不能依附在他身上离开这里。可是,你们一出现,我才发现,原来,外界已经有五大神器出现了,即使我现在想要离开这里也变成了不可能。还好,阿仙就在齐岳身上,我们终于又见面了。”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