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三百四十七章 神界封印

    齐岳惊讶的看着另一个自己,而面前的他也流露出同样的表情,齐岳抬起手,他也抬起手,任何动作都像复制的一样。

    镜子?难道自己面前是一面镜子?可是,为什么镜子里的其他景物都和自己背后的不一样,只有自己这个人是一样的呢?

    这种情况至少从表面上看去是无法理解的,齐岳终于迈开脚步,朝前方踏去。

    诡异的一幕发生了,对面那个同样的他也做出一样的动作,而下一刻,齐岳的身体已经与他“自己,撞在了一起。

    砰的一声,齐岳和另一个他同时向后跌退,动作,表情都是完全一样的。齐岳清晰的感觉到自己撞击在一个实实在在的身体之上,而下一刻,他已经被撞退了。

    难道是一个能量体?齐岳毫不犹豫的释放出了银龙罩,而对面的他,居然也释放出了同样的能量。能量免疫银龙罩,终于不再灵光,面前的并不是镜子中的幻象,竟然是一个真正的实体。

    又一次碰撞跌退之后,齐岳的脸色已经变得有些难看了。他试探着用轻微的能量向对面发动攻击,试探着将自己移动速度提升到极限,但是,不论他怎么做,对面的另外一个他,也作者同样的事,同样的行动。

    神界,果然没有这么简单,只是进们就已经如此困难了么?齐岳的气息稳定下来,盘膝坐在地上,认真的思考着。

    闭上双眼,齐岳心神完全集中。大脑高速的运转起来,从进入东皇领域开始,之前发生地一幕幕情景不断在他脑海中闪过,认真的思考着每一个细节。他相信。就算神界再诡异,任何事也不可能没有破绽,既然如此,总会有办法的。

    连齐岳自己也不知道这次思考持续了多长时间,各种办法,他都已经想遍了,却依旧没有找到解决的办法。面对一个与自己完全一样地人,有什么办法能够突破呢?不论自己身上出现什么变化,对面的这个自己,都会产生同样的情况。就算是自己在修炼中得到实力的提升。恐怕也是一样的。

    沉思,令齐岳暂时陷入了僵局之中。就在他苦苦思索找不到办法的时候,突然。他的思绪转移到自己刚刚登上神界的一瞬间,那时候,似乎穿越了整个空间般的感觉,充满解脱的气息,似乎一切都发生了变化。脑海中灵光一闪,齐岳突然从地上跳了起来,不再去看那另一个自己。而是转过身,朝着相反地方向看去。

    他刚刚进入这个世界的时候,感觉上,面前的巨大门户就是进入神界地大门,但是,他却突然想到,如果自己在刚进入这个世界的时候,就已经穿过这扇大门了呢?东皇一直在说,他可以帮助自己进入神界。却不能帮自己返回。那么,进入神界和返回神界的难度显然是不成比例的,既然如此,自己没可能遇到几乎不可能穿过的麻烦吧。所以,他转过了身。

    眼前尽是一片金色地云雾,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也不在有门户。此时,齐岳的大脑已经完全变得灵活起来,从现在地角度来看,这也可能是神界啊!而那有另一个自己阻挡在门户处的另一面,或许才是返回的通道。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一切就好解决的多了。

    想到这里,齐岳只觉得脑海中豁然开朗,飘身而起,直接朝着那空旷无边际的金色云海中飘飞而去。而在他背后,门户外的另外一个他,也做出了同样的动作。

    身体在高速飞行着,精神力没有受到任何阻碍的向外释放,体内地能量自然流转,这里的空气,带给齐岳很舒服的感觉。但是,这也让齐岳心中的担忧变得越来越强,他反到希望在神界之中遇到强大的阻隔,只有这样才能说明神界中有极其强悍的能量,也才有可能帮助他达到真正的九云级别。可像现在这样像地球一样的气息之中,又怎么可能提升自己的实力呢?

    认准了一个方向,齐岳不断的向前飞行着,他现在已经不再思考自己会遇到什么危险,只是向在这空旷的神界中寻觅,看看有什么东西存在没有。除了留下一丝精神力在南天门那里以外,剩余的精神力完全释放开来,扩展到最大层次,探寻着这个世界中的一切。

    足足飞行了超过地球时间一个小时的工夫,惊喜终于出现了。一丝微弱的能量气息吸,了齐岳的注意。如果不是他的精神力和灵魂已经在东皇气息的作用下提升到了前所未有的神识境界,恐怕也很难发现这一四微弱的能量气息存在。认准目标,齐岳如同离弦之箭一般扑了过去,眼前的希望,对他来说就像是在沙漠中遇到了绿洲一样。

    以他的速度,很快就到达了目的地。在氤氲的金色云雾之中,他找到了一块很小的石头,能量气息就是从这块石头中传出来的。

    石头呈现不规则的形状,大约有拳头大小,齐岳将它托在自己手中,眼中神光流转,体内的各种能量在自然之源的引寻下,先后探入这块石头之中,试探着它的属性。

    属性很清晰,没过多长时间,齐岳就已经弄明白了。这块石头中所蕴含的微弱能量,和东皇的能量一模一样。虽然这并不能对他起到什么帮助作用。但至少已经证明他的判断并没有错,这里就是真正的神界,而想要离开神界,就必须要想办法从那另一个自己面前通过,只有那样,才能从神界中离开。和东皇一样的气息,也就是神界的气息了。想到这里,齐岳不禁想起了东皇所在的那座宫殿,不用问,那肯定是东皇在自己的东皇钟领域之内。按照以前他在神界之中布下地领域虚构而成的。而这神界中,之所以没有任何神的存在,显然是被水火二神毁灭掉了,就连宫殿也不例外。这块碎石,应该就是当初神界宫殿的组成部分。它地能量虽然微弱,但却非常纯净,这一点已经能够证明很多问题了。

    淡淡的光芒闪烁,齐岳弄明白了这些之后,他已经有了自己的目标。

    神界被封印了,既然如此,那么,神界就已经失去了他原本的能量,所以才会变得像地球的气息一样。在这里,自己根本就不可能得到想要的东西。但是,这却并不代表自己就不可能成功。神界是空旷的。但是,却并不是没有能量存在的。至少,当初水火二神对神界封印时所产生的能量还存在,那是水火二神本源的能量,而自己现在所需要地。不就是水与火的能量么?

    想通了这一点,齐岳笑了,他突然觉得。之前的他,就像是一只没头苍蝇一般四处乱撞,却没想到真正需要得到地东西就近在眼前啊!

    转过身,精神力凝聚成一道直线,认准了来时的方向,飘然而起,速度提升到极限,疾飞而去。

    因为这一次他已经认准了方向,又不需要进行能量的探寻。所以,回归的速度足足比来时要快了一倍还多。不到半个小时的工夫,他就已经重新返回到了南天门。远远地,当他看到那座门户的时候,也从门户中看到了不断接近的自己。

    张开属于金翅大鹏雕地那对翅膀,齐岳飘然而落,正好与另一个他面面相对,脸上流露出一丝笑容,抬起右手,轻轻的送到前方。

    另一个齐岳自然也是坐着同样的动作。两个一模一样的他,右手同时按在了对方的左肩膀上。这就是封印,面前这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人,就是对自己的封印。神界之中,已经没有任何神的能量遗留。但是,为了封印这个世界,不再发生任何变化。水火二神已经将原本神界中的能量完全抽空,再加上他们本源地力量形成了这个封印。而自己所面对的另外一个自己,就是这么形成的。如果强行攻击,他的任何技能、动作以及攻击力,与自己都是完全一样的,最后受到伤害的,也只会是自己而已。但是,自己为什么就非要攻击不可呢?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么?

    齐岳没有攻击,他又伸出了自己的左手,和刚才的情况一模一样,这次,他们的左手又搭在了对方的肩膀上,齐岳向后挪动了一下自己的身体,正好做出与另外一个自己双手相抵的动作。两个齐岳,四掌相对,因为齐岳本身并没有进行能量输出,所以,另外一个他也相安无事。

    齐岳笑了,自言自语的说道,“水火二神虽然神通广大,但是,他们忘记了,在这样像镜子一样的情况下,本体与幻象同时伸出右手,却按的是对方的左肩啊!如果只是攻击,那么,一切都将会变得毫无意义,结局只会是两败俱伤,但是,如果我并不是攻击呢?”

    说到这里,他的行动已经开始了,纯粹的火云力从他的右掌中缓缓输出,与此同时,齐岳清晰的感觉到,自己左手处顿时传来一股同样柔和的火云力进入到自己体内。右手输出,左手流入,火云力开始在齐岳与另外一个他之间形成一个奇妙的循环。

    看上去,这似乎是没有任何意义的事,输出多少能量,就得到多少能量,对齐岳本身来说,并没有什么太多的影响,但是,齐岳这么做,自然是有他的目的的。

    在回到南天门的路上,他已经仔细思考过了,虽然,面前的幻影所有的一切都和他一样,但是,有一点却是不同的。这一点很简单,那就是本源。幻象的一切都是模仿自己,甚至连能量都是和自己一样,可是,本源却完全不同。它的本源,是来自封印的能量,通过封印中一些巧妙的东西,对自己的一切进行模仿。而那封印中的力量,与自己的本源完全不同,那是属于原本神界的力量啊!所以,能量的输出虽然是一样的,能量气息也是一样的。但是,从幻象中输出的麒麟火云力,本源却是神界的能量,而并不是齐岳在地球上的麒麟真火。也就是说,齐岳现在在进行能量的转换,用火云力来转换火云力,使自身的火云力不再拥有地球上的气息,这样,他也就不需要受到地球上能量提升的限制。

    对于齐岳来说,这只是一个试探。因为他知道,现在神界之中,拥有能量的地方只有这个封印。不论自己再如何努力的去寻找,都不会有任何结果,所以,想要提升自身的实力,就必须要从封印上下手。或许,当自己寻觅到真正需要的能量时,自己也自然能够破开这个封印离开了。

    尝试,并不会有什么损失,至少是一个机会。抱着这样的想法,齐岳现在的心态很平和。

    灼热的火云力不断在体内流转着,一边进行着输入输出的过程,齐岳一边释放出自身的自然之源能量气息,吸收着空气中的能量分子。这里的能量分子虽然不如五行领域中那么浓郁,但至少也是和地球上一样的。

    对面的幻影,依旧做着和齐岳同样的动作,只不过,从气息上感觉,齐岳发现了,对方的火云力完全转化成自己原本所拥有的火云力之后,地球上所产生的无形压力,竟然也出现在了那个幻影身上。也就是说,现在拥有神界气息的齐岳,火云力可以再次提升,而对面的另一个他,却因为转换成了齐岳的能量后,受到了束缚,反而无法提升了。这样,均衡自然就被打破了。

    齐岳哈哈大笑起来,他万万没想到,自己一直期盼的东西,竟然如此简单的就能解决。那种成功的喜悦,令他身心俱爽,这些天以来付出的努力终于得到了回报,他又怎么能不高兴呢?

    淡淡的光芒闪烁,齐岳眼中流露出一丝怪异的笑容,他笑,对面的幻象自然也笑,只不过,现在看在齐岳眼里,这另一个自己的笑,似乎是在恭喜他似的。

    带着微笑,齐岳再次抬起了自己的双手,和刚才一模一样的动作又一次出现了。只不过,齐岳才不会再将火云力与对方转换,这一次,变成了柔和的水云力。而过程,和之前一模一样。

    感受着同样的水云力从另一只手内流入自己体内,齐岳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强烈了,成功就在眼前,他又怎么可能不高兴呢?终于,经过了并不是很长的过程,齐岳的水云力也与对面的幻象完全对调。他又一次切断了与对方的能量联系。

    深深的看了自己的幻象一眼,齐岳脸上地笑容消失了,由衷的对着另一个自己道:“谢谢你,如果不是你。恐怕我永远也无法达到真正的九云。水火两位大神的封印,竟然以这样地形势成全了我。真是令我万万没有想到啊!或许,这就是冥冥之中的天意吧。牛魔王,你等着我。当我突破到真正的九云级别四祥云墨麒麟的时候,就是我回去的一刻。”

    闭上双眼,体内水火两种云力同时运转,按照以往的修炼,齐岳开始了他最后的冲刺。没有了能量压制的束缚,一直以来的修炼终于得到了突破,如同火箭一般窜升的速度,令齐岳很快就进入到了入定状态。而在他对面,那个可怜地幻象也在同样修炼着,可惜。他已经被齐岳交换了能量,同时,也得到了从齐岳那里传过来的地球压制。同样在修炼。但是,结果却是完全不同的。封印住神界地均衡领域,已经开始发生了倾斜。齐岳并没有看到,此时的神界封印,已经开始微微的颤抖着。庞大的能量不均匀的产生出丝丝裂痕。

    而就在这时,被齐岳惦记着地牛魔王,却终于从入定状态中清醒过来。在那不知名的山洞中,睁开了他那双充满了冰冷的凶睛。

    深吸口气,牛魔王地身体骨骼发出一阵噼啪声响,整个身体完全凝固了一下,紧接着,骨骼开始发生变化,原本宽大凶恶的身形快速的收敛着,一会儿的工夫,竟然变得和普通人类一模一样。就连他那丑陋的面容,也变成了英俊的人脸,除了头上那一对黑色的牛角依旧存在以外,此时的他,竟然已经变成了一个英俊的男性人类。身高一米九左右,和普通人类地区别,也仅限于头顶之上了。

    牛魔王笑了,“蚩尤啊蚩尤,你苦修多年的能量终于已经变成了我的东西,你的灵魂也已经被我完全炼化。我期待的境界,竟然就这么无声无息的到来了。我真的要感谢你才行呢。”

    一边说着,牛魔王缓缓抬起了自己的右手,光芒一闪,盘古斧已经出现在他掌握之中,只不过,此时的盘古斧却和普通的斧子看上去并没有什么区别,只是斧刃和斧柄上那两道弧度,却如同天马行空一般,看上去是如此的和谐。

    盘古斧的气息,和牛魔王身上的气息并没有什么不同,看着那如同一汪秋水般的斧刃,牛魔王眼中流露出一丝憧憬的光芒,“齐岳,为什么我感觉不到你的气息?难道,你已经躲藏起来了么?可惜,不论你躲藏在什么地方,我都会找到你的。除非,你不想让东方继续存在下去了。”

    身形一闪,山洞中剩下的,只有空气。而此时的牛魔王,已经出现在外面那漆黑的天空之中。

    皱了皱眉,牛魔王抬头朝漆黑的天空看去,眼中的光芒不禁变得有些厌烦,“九星连珠又如何?对我来说,这样的邪恶气息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只有那些渺小的邪恶位面,才会利用这些能量来侵占地球。不管怎么说,我也是来自东方,西方的神么?就让我先见识一下好了。”说到这里,牛魔王脸上流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没见他如何动作,空中突然亮起一道暗红色的闪电,下一刻,他的身体已经又一次消失了。

    ……

    德国,柏林。

    撒旦志得意满的坐在主位上,正在聆听着属下们的汇报。冥王哈迪斯和路西法分别坐在他两侧,哈迪斯正在悠闲的喝着咖啡,动作十分优雅,如果不是在场的人都很了解他,恐怕还会以为他是以为高贵的绅士。

    冷儿站在下首,一边听着属下们的汇报,一边面无表情的下达着一道道的命令。

    自从上次齐岳和生肖守护神战士险些将冥界、地狱联军击溃时冷儿表现出的指挥能力以后,撒旦已经将指挥燃烧军团大军的任务完全交给了冷儿处理。他越来越发现,自己的女儿竟然是如此优秀,即使比当初创业是的自己,还要强上几分。尤其是冷儿对各方面的战况把握,总是能恰到好处。

    “限制所有人类行动的自由,但是,却不可杀人。否则军法从事。”冷儿冰冷的对最后一位将领下达了命令之后,这座临时召来的大殿终于变得清净了。说来也讽刺,这座大殿,原本是柏林教廷所在地地方。此时。已经完全被黑暗所侵蚀了。

    哈迪斯自言自语的说道:“这样下去恐怕不太好吧。我们是来侵占教廷的,可不是救世主。总是不杀人,那还有什么意义?”

    撒旦皱了皱眉,目光朝着女儿看去。

    冷儿回过身,看也不看哈迪斯一眼,道:“爸爸,我们来到这个世界已经有不短的时间了。但是,您难道就没有发现,当你们听从了我地建议,不再杀戳之后。我们扩张的速度,足足是之前的三倍以上。在最近几天以来,已经又有四个西欧国家宣布向我们臣服了。无尽的杀戮。只会令人类在绝望中拼命反抗。使我们的战士消耗,并且,也使我们侵占整个地球的速度大幅度减缓。所以,杀戮是没有任何意义的,我们要做的。是占领才对。人类的劣根性是始终存在的,只要给他们一条活路,不论是谁来领导。他们都会逐渐接受。这一点,从人类历史上,就能很明白地看到。所以,占领才是出路,而不是杀戳。有些人鼠目寸光,只看到一时之快,却忘记了我们的真正目的是什么?人类都死了?以后谁来做我们地奴隶?谁来听我们差遣?”

    听了冷儿的话,撒旦脸上流露出一丝会心的微笑,下意识的点了点头。而一旁的哈迪斯则连反驳地话都说不出来,看着冷儿,眼中闪过一道森冷的寒光,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原来,自从撒冷儿接替了大军的指挥权之后,她不再选择杀戳,而是以燃烧军团地强悍实力作为威慑,将欧洲各国的所有武器防御措施尽可能的瓦解,然后再胁迫对方投降。不再执行原本的杀戳计划,所以,现在虽然欧洲已经有超过一半的土地落入了他们手中,但是,人类被杀戳的数量却并没有增加什么。

    撒旦道:“既然如此,冷儿,就按照你的意思来做吧。冥王殿下,你还有什么意见么?”

    哈迪斯哈哈一笑,摇了摇头,道:“冷儿小姐如此顾虑周全,我还能有什么意见呢?看来,我和陛下都只能是坐享其成了。陛下,不知道上次我们商量的事情您决定了没有。如果您肯答应我的要求,我和我冥界所有冥将,今后都愿意成为地狱地一部份,甚至,我只需要一小部分领地,而不是之前所说的平分疆界。”

    撒旦看了哈迪斯一眼,正要说什么时,冷儿却已经怒声道:“哈迪斯,你不用做梦了。我嫁猪嫁狗也不会嫁给你。”哈迪斯的提议很简单,冷儿对军队的指挥能力他看在眼中,再加上一些其他的目的,他才向撒旦提出了联姻的申请。撒旦并没有直接答应,还在考虑之中。

    哈迪斯无奈的耸了耸肩,道:“冷儿小姐,我真的就那么讨厌么?我哪一点比不上那个人类?”

    冷儿咬了咬下唇,寒声道:“你哪里也比不上他。他在的时候,你不一样被打的像丧家之犬一样么?”

    “够了。”撒旦大喝一声,脸色变得有些难看,当初像丧家之犬的可不只是哈迪斯一个人。看着女儿倔强的目光,他暗叹一声,道:“哈迪斯殿下,这件事以后再说吧。现在,我们还是占领地球最为重要。冷儿,你之后的计划准备如何?”

    冷儿收回对哈迪斯冰冷的目光,看向父亲道:“以我们现在的情况发展下去,用不了太长时间,整个欧洲就将被我们占领。而美坚国那边派过来的军队,对我们根本就构不成威胁。只要我们能够将欧洲占领,那么,就要进入一段时间的巩固过程,将欧洲各国的统治,完全掌握在我们手中。之后,就以欧洲为根基,向周围大陆辐射。从美洲大陆开始,然后是非洲大陆,务必要将亚洲大陆孤立起来,等到最后再进攻。只是,我不明白的是,为什么到现在齐岳和他的属下们都没有再出现。难道,他们已经不再守护地球了么?”

    一提到齐岳,冷儿眼底深处闪过一道柔光,心中暗道,齐岳啊齐岳,你究竟在干什么?难道你是遇到了什么麻烦么?不,不会的,你那么强大,还有谁能对你构成威胁呢?可是,你为什么没有在出现。你知道么?我已经全力阻止地狱和冥界联军的杀戳了,当我们再见面的时候,也算是留几分情面吧。但是,我能做的,也只是这些而已。齐岳,你有没有想过我,你知道么?我很想你。

    听冷儿一提到齐岳,不论是撒旦还是哈迪斯,脸色都变得难看起来,当初,齐岳给他们留下的印象实在太深刻了,别的不说,单是齐岳那已经超越他们力量的存在,就已经带给他们巨大的威胁,只要有他的存在,那么,地狱和冥界就不可能真正占领这个世界,虽然他现在没有出现,但那无形的威胁却始终像一块大石头一般,压在这两位邪恶位面的王者心头。

    哈迪斯寒声道:“那个人类并不好对付,我们必须要想出一个万全之策,可惜,我的冥将已经不再是八十一个,否则,联手布下冥河大阵的话,别说是他,就算再强上百倍的家伙,也不可能活着出去。”

    冷儿不屑的哼了一声,道:“吹牛谁都会,但是,能不能做到就很成问题了。要是你真的有那么厉害,也不用现在还在这里了,任何借口,都是对懦弱的掩饰。”

    “你说什么?”哈迪斯猛的站了起来,全身冥气大盛,看着冷儿的目光变得黯淡下来,那是他即将出手的先兆。

    “够了。”撒旦沉声道:“那个人类确实足以给我们带来巨大的威胁,还有他的那些手下,无一不是强者。我看这样好了,冥王殿下,就由我们组成一只最强的力量,准备随时面对他们的出现。你、我、路西法,再加上你手下的冥将和我手下的一些强者,我想,就算他们再强,也未必能够讨好。”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