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三百四十八章 老牛,邪道霸主

    撒旦点了点头。正在他要说什么的时候,突然,一股异样的感觉同时侵袭到在场每个人心中。那是一种难以用言语来形容的感觉,似乎他们已经完全脱光了衣服,所有的秘密全从体内自己跑出来了似的。

    黑色的闪电,在大殿中亮起,下一刻,一个人类已经凭空出现在他们面前。

    英俊的面庞,修长的身材,没有任何强大的气息流露出来,但是,他头上的那对牛角,却完全显示出,他并不是一个普通人类。

    撒旦和哈迪斯同时站起身,两人的能量气息直接向面前这个“人类”的身体锁定而去。但是,令他们惊骇的是,面前这个人类竟然如同是虚无组成的一般,根本就无法锁定。

    嘴角处流露出一丝邪异的笑容,“怎么?撒旦,不认识了么?”

    牛魔王的声音还是那么低沉,他虽然没有释放出任何能量气息,但从他一出现,就已经变成了全场的焦点。路西法几乎是第一时间就来到了牛魔王面前。庞大的黑暗能量,铺天盖地的向牛魔王卷去。如果他真的是一个普通人类,那些黑暗能量只需要沾染上一丝,他即将变得形销骨立而亡。可惜,他并不是一个普通的人类。

    牛魔王连动都没有动,不屑的哼了一声,两道乳白色的光华飘然而出。所有的黑暗能量顷刻间被绞成■粉。漫天血雨飞洒,只听路西法惨叫一声,他地身体已经在半空中凝固,而他背后那八只代表着实力的黑色羽翼,竟然被那两道黑色光芒完全切断,只剩下恐怖而巨大的伤口。

    牛魔王抬起右手轻轻一招,路西法的身体就自己送了上去,送到了他手中,任由牛魔王握住了他的咽喉。

    “这已经是第几次了?你这个鸟人,还是没有任何进步。这就是你们所谓邪恶位面的强者么?真是太让我失望了。”一边说着。他还轻蔑的摇了摇头。路西法在他手中,甚至连挣扎的可能都没有,只要牛魔王愿意,随时都可以让他变得形神俱灭。

    撒旦的脸色变了,哈迪斯的脸色也变了,路西法是什么样地实力他们自然都清楚的很,可是,在面前这个怪人手中。路西法竟然只是在一瞬间就变成了对方的俘虏,更为可怕的是。连一点反抗都无法做到。这是怎样强大的力量啊?至少哈迪斯和撒旦都自认远远无法达到,即使是他们两个联手,想要将路西法拿下也要略微耗费一些时间才能做到。但面前的对手却如同闲庭信步一般,根本就没耗费多少力量。

    “你是什么人?”撒旦沉声问道。他毕竟是地狱的王者,面对危机出现,总还是能保持一些平稳心态的。

    牛魔王嘿嘿一笑。道:“怎么?你已经把我忘记了么?当初,在你们地狱地时候,我可是和齐岳曾经并肩战斗过的。只是那时候时间太紧迫,我又没有突破到现在地境界,所以才放过了你们一次。”

    听他这么一说,撒旦顿时脸色大变。在他的认识中,牛魔王一直都是齐岳的伙伴,此时他突然出现意味着什么?是不是齐岳也在左近呢?

    “是齐岳让你来的?”一旁的冷儿呼吸有些急促的问道。

    牛魔王傲然道:“在这个世界上,还没有谁能够指挥我。我和齐岳之间地关系,并不是你们所能打听的。不用怀疑。我只是一个人前来此地,不过。只是我自己就已经足够了。我本来还想完全见识一下你们这些所谓的西方邪恶位面能够强大到什么程度,现在看来,我是完全要失望了。你们根本就不配成为我的对手。我的希望还是只能寄托在齐岳身上啊!”

    哈迪斯冷声道:“你以为,现在你还能活着离开这里么?失望,我到要看看,你有什么可失望的。”一边说着,他已经从自己所在地位置走了下去。每踏前一步,他的身上就会喷涌出一股灰色的气流,一层层幻影不断的出现在他背后,那是一个个冥将的形态。

    自从来到地球上以来,哈迪斯不但没有发挥出自己真正地实力,反而多次受到打击,此时牛魔王那傲慢的话语已经令他动了真怒。冥气毫无保留地释放出来,每向前一步,他体内的能量就会提升到另一个巅峰。在以前和齐岳的战斗中,冥将损失不小,此时只剩下五十二个冥将。此时,这些冥将排成整齐的一列,跟随在哈迪斯背后缓缓前行,就像一个坚实的整体一般庞大的能量,不断涌入哈迪斯体内。使他变得更加恐怖。

    感受着哈迪斯身上的气息,撒旦也不禁脸色微微一变,他虽然知道哈迪斯很强,但却没有料想到哈迪斯竟然已经强大到这种程度。此时融合了冥将能量的哈迪斯,甚至已经超越了他的能量强度,再加上冥气本身那如同瘟疫般的侵蚀性特点,令撒旦不禁暗暗感觉到全身一阵发冷。他知道,这才是哈迪斯真正的力量,而之前,他一直都在隐藏着。刚才他所说的冥河大阵,恐怕真的是无比强大的一种功法,毕竟,现在只是五十二个冥将已经令他的能量提升到了如此层次。

    牛魔王自然不会有撒旦那样的反应,看着一步步向自己走来的哈迪斯,他不禁笑了,右手一挥,无翼的路西法已经被甩了出去,轰然巨响之中,整个身体都印入了一旁的墙壁之中,完全昏厥过去。但牛魔王却并没有要他的命。

    “有点意思,这种能量气息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希望你能带给我一些惊喜吧。”老牛地目光集中在哈迪斯身上。双手背在身后,看着哈迪斯,就像是大人在教训小孩子一般。

    哈迪斯并没有被牛魔王的态度所激怒,依旧是一步步的朝着他身前走去,而在他背后的冥将,身影已经开始变得越来越模糊了,随着哈迪斯能量的增强,他们的身死似乎即将消失一般。

    “你会为你所说的一切付出代价,以冥王哈迪斯的名义。”缓缓抬起自己的双手,掌心向上。哈迪斯的眉心处突然多了一颗黑色地宝石,紧接着,一道灰色光芒闪过,一柄通体纯黑的长剑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他双掌之上。

    剑长五尺,大约有三

    寸宽,剑鞘完全是黑色的,光芒黯淡,并没有什么能量释放出来。剑柄很长,超过了一尺。在剑柄的尾端,有一个骷髅的形态,骷髅是灰色的,但却如同宝石一般通透。没有多么强横的能量气息存在,但是,一偻白色地烟雾却在围绕着剑身不断的旋转着。如果仔细去看。能够辨别地出,那竟然是一条骨龙形态的白色烟云。而那庞大的能量,也是这样产生出来的。

    能量气息不断的提升着,每一次,都会产生出不同的变化,邪恶。侵蚀,重重负面能量不断在剑身上提升而起。哈迪斯不再去看牛魔王,而是将自己地目光完全凝聚在手中的长剑之上,他体内的能量不规则的律动着,他的双眼。仿佛在注视着自己的情人一般。

    牛魔王皱了皱眉,他从哈迪斯手中地长剑上感觉到了一丝不舒服的气息。即使他也是出自于邪恶世界。但是,这柄剑上所赋予的邪恶气息,竟然连他也会感觉到厌烦。

    哈迪斯的手型变了,一手握住剑鞘,另一只手握住那宽长的剑柄,猛地抬起头,他的双眼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完全变成了灰白色,注视着牛魔王,长剑缓缓出鞘。

    一声尖啸随着剑刃离开剑鞘地瞬间出现,那尖啸是哀号,是凄厉的惨叫,无比邪恶的气息如同无数厉鬼出现一般散发而出。连哈迪斯自己脸上也流露出一丝极其痛苦的神色。庞大的邪恶能量,令整座大殿之内,完全变成了一片灰色。那种感觉,是令人发自内心的寒冷啊!

    撒旦失声惊呼道:“这,这是无魔剑。曾经吞噬了百万生灵的无魔剑,无魔无魂无极限。灭天灭地灭人魂。无魔剑已经失传了这么多年,竟然在你手上?”

    老牛不知道无魔剑是什么东西,但冷儿却很清楚,这柄剑是当初所有邪恶位面中都流转着的一名绝世邪魔的武器。这名绝世邪魔的邪恶,已经强悍到令所有邪恶位面都无法接受的程度,最后联合所有邪恶位面中的最强者才将其毁灭。而那柄代表着他八成力量的无魔剑却消失了,只留下了刚才撒旦所说的那两句话。要知道,这柄无魔剑可是充斥着数以百万计的生魂啊!怨念之强,就算是最强者使用,也同样会受到一定的反噬,但是,谁也无法否认无魔剑的强大,至少撒旦的脸色现在已经完全变了,他终于知道为什么哈迪斯面对眼前这个长有牛角的强者居然敢主动出击了。拥有无魔剑的他,自己已经远远不是对手。

    冷儿也充分的感受到了无魔剑的邪恶。自从这柄剑一出现,她身上就已经被一股冰冷的气息包裹,那刺耳的尖啸令她头痛欲裂,仿佛有什么东西在不断冲击着她的大脑一般,令她的意识已经开始变得有些模糊,不得不凝聚起全部的能量与之对抗着。

    庞大的能量气息变得越来越强,无魔剑一寸寸的从剑鞘中抽了出来,哈迪斯背后的所有幻影顷刻间被他完全吸入体内。此时的他,全身已经完全变成了一片灰白色。

    无魔剑的剑刃是没有实体形态的,看上去,就是一道灰色的气流,狭窄的剑身上充满了无尽的怨恨。百万计的生魂,所爆发出的怨念是何等强大,甚至能够用肉眼看到一个个生魂形成的怨灵正不断从剑身中扑击而出似的。

    牛魔王皱了皱眉,“怎么?你以为凭借这个破剑就能干掉我么?如果齐岳也在这里的话,他一定会嘲笑你,并且告诉你,什么才是真正的剑。”

    哈迪斯没有说话,为了控制无魔剑,他不但耗尽了自己的能量,就连他手下那五十二名冥将的灵魂和生命力也完全被无魔剑抽空,此时,无魔剑的剑身已经完全被他从剑鞘中抽了出来,庞大的能量气息,正在不断的提升着,每一次提升,都会产生出一种特殊的感觉,他甚至觉得,就连自己的灵魂也即将被吞噬一般。但是,现在他已经不能放弃,即使他想要放弃,无魔剑也不会允许。

    剑鞘消失,哈迪斯改为双手握住剑柄,修长的剑身缓缓从胸前提起,直到头顶处,无数怨念疯狂涌出。如果不是哈迪斯的能量在限制着这柄无魔剑,恐怕剑身中的怨灵已经扑击而出,在大殿周围的燃烧军团再强大,也无法阻止这些怨灵对他们的吞噬。

    邪恶和狰狞的神色出现在哈迪斯的面庞上,他的面部此时已经变得有些扭曲了,“去死吧。人类都应该去死。在无魔剑面前,就算你的实力再强大,也不会有一点机会。剑身中的怨灵会吞噬掉你的身体,吞噬掉你的生命烙印以及你的灵魂。你将成为无魔剑的一部份,除了你的怨灵之外,你将没有任何东西再留存于这个世界上。”

    脸上的神色已经变得极端痛苦,但哈迪斯的双手,还是带着那长剑的剑柄,带着那灰色气流般的剑刃,缓缓下斩。

    灰色的气流瞬间胀大,无数怨灵,汇聚成一条怨灵的长河席卷而出,拥挤的怨灵,充满了吞食性的怨灵,几乎在一瞬间就卷向了老牛的身体。以他为中心,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怨灵漩涡。

    狰狞的笑容出现在哈迪斯脸上,他很清楚无魔剑的实力有多么强大,这本来是他准备在以后对抗希腊众神,或者是在和撒旦最后争夺地球掌控权的时候才准备使用出的力量,但面对牛魔王所带来的巨大压力,他不得不提前施展出了自己最后的法宝。在他看来,无魔剑就是无敌的代名词,他绝不相信,有人能够在无魔剑中生存下来。强横的能量波动不断的提升着,每提升一分,都会产生出一种特殊的感觉。

    牛魔王的身体消失了,因为,此时的他,已经被那大片的怨灵完全笼罩。

    撒旦突然感觉到自己在颤栗,不是身体的颤栗,而是发自灵魂深处的颤栗,那种感觉,是他所难以形容的。他很清楚,如果刚才无魔剑攻击的是自己,那么自己的结果也将是被彻底的从这个世界上抹去,连灵魂烙印都无法剩下。哈迪斯竟然强大到了如此地步,是撒旦远远没有想到的,此时,他才真正明白,哈迪斯所谓和自己的合作,其实都只是一个阴谋而已。他在利用自己,利用自己的燃烧军团帮他占领地球,然后会发生什么,即使用脚去想也能想地明白了。

    哈迪斯狰狞的面庞上流露出一丝邪恶的微笑。那是属于胜利者的笑容,虽然一切并没有按照他的计划进行,但至少面前的强敌已经被毁灭了,就算撒旦明白了一切又如何?他已经不可能再兴起反抗自己的心思,在绝对的力量面前,想必那位地狱之主也明白应该如何去做才对。此时的他,已经开始憧憬未来,憧憬着自己站在地球权力巅峰的情景。

    就在这时,哈迪斯脸上地笑容突然消失了,原本就苍白的脸色此时已经变的比雪花还要洁白。他的双眼。似乎要从眼眶中跳出去似的,注视着身体正前方,他的身体开始了颤抖。

    怨灵依旧存在,来自无魔剑的怨灵,却并没有回到剑身之中,在不断的飞舞过程中,他们竟然争先恐后地朝四周散去。怨灵们的尖叫变得更加尖锐了,只不够。这一次怨灵地叫声不再是凄厉的,而是充满了恐惧的。

    “想要吞噬我么?在这个世界上。还没有这种怨灵存在。恐怕,你们要失望了。”牛魔王有些嘲弄的声音从那灰色的气流中传出,庞大的能量气息顷刻间席卷而出,能量每一次提升,都会产生出一种特殊地效果。怨灵疯狂的想要逃窜,甚至已经不再受到无魔剑的控制。却怎么也无法从他身体十米范围内挣脱,庞大的怨灵集合体,在空中疯狂的涌动着,争先恐后的想要从这里逃走,但是,当它们遇到那无形地屏障时。却怎么也不可能挣脱出去。

    哈迪斯只觉得全身一阵酸软,面前的牛魔王虽然只有一米九的身高,但看上去却是如此强横,庞大的能量,在不断的提升过程中。令他充分感觉到了牛魔王地恐怖。连怨灵都不敢吞噬,连怨灵都会感觉到恐惧。这是一种什么样的能量气息啊!至少,这是他所无法想象地。

    手中一热,无魔剑滑落,掉在地面上发出当的一声轻响。

    牛魔王嘴角处流露出一丝不屑的光芒,左手一挥,低喝一声,“收。”

    一个高约九寸的宝塔,毫无声息的出现在他的掌握之中,紧接着,庞大的能量光芒瞬间释放,不再是灰白色的单调,九彩宝光澎湃而出,那九寸宝塔瞬间放大,眨眼间,已经膨胀到了直径十米的程度,就连整个大殿,也在顷刻间化为了飞灰。

    昊天塔,就像一个骄傲的将军一般漂浮在半空之中,而那些怨灵,根本连半分反抗都无法做出,就已经蜂拥而出,眨眼间,已经被昊天塔吸摄而入。不论怨灵有多少,昊天塔都像是无底深渊一般。怨灵,算什么?面对昊天塔这样的神器,完全可以被镇压其中。

    在十大神器之中,昊天塔是以防御和镇压而著称的。除非被镇压者已经能够超越它本身的存在,否则,永远也不可能从中逃离。蚩尤当初还无法使用出昊天塔真正的威力,但却并不代表牛魔王也不行。镇压怨灵,正是昊天塔最容易做到的事,其中存在的正气,完全是怨灵的克星。

    只是一时三刻之间,所有无魔剑中的怨灵已经完全被昊天塔收摄其中,连一点渣滓都没有剩下。无魔剑的剑刃消失了,只剩下那个有骷髅头存在的剑柄,但却已经没有任何能量波动出现。庞大的能量气息顷刻间削弱到如此程度,这件邪恶位面有史以来最为强大的魔器落得如此下场,恐怕是任何人都没有想到的。

    牛魔王右手一挥,无魔剑的剑柄已经落在他手中,简单的看了看,他脸上不屑的神色不禁变得更加强烈了,“这种破玩意也拿出来显摆,看来,你们西方的邪恶位面真的没什么好东西了。幸亏这次你遇到的只是我的昊天塔,如果换成炼妖壶的话,只不过一瞬间的工夫就足够了,这些怨灵将完全被炼化。这东西是你所无法使用的,我也不屑于使用,毁了算了。反正用昊天塔来管理这些生魂也是一样的。论邪恶,你还是差的太远太远。”

    像是自言自语的说着,牛魔王右手一紧,破裂的声响产生出震颤的感觉,灰尘从他手中飘落,而那无魔剑地剑柄却已经消失不见了。

    扑通一声。哈迪斯整个人已经完全坐倒在地,无魔剑被毁了,就像是他的生命也被毁灭了似的,他整个人已经完全虚脱,甚至连半点反抗的想法都无法生成。目光呆滞的看着老牛,全身在不断的颤抖着,似乎随时都可能发病似的。

    无魔剑,是一件极其邪恶的魔器,牛魔王说的不错,那根本就不是冥王阿迪斯所能控制的力量。如果刚才无魔剑真地将牛魔王毁灭。反到不会有什么问题,吞噬了新的灵魂之后,会重新落入哈迪斯掌握之中,凭借着他自己和那五十二个冥将的能量,还勉强能够将无魔剑爆发出的能量收敛回去。但是,无魔剑中的怨灵完全被昊天塔吸走,哈迪斯的能量也自然而然的被吸扯而去,之前无魔剑在他体内形成的反噬能量。再没有什么可以阻挡。此时,正在飞速地侵蚀着哈迪斯的身体。不需要牛魔王动手,只要再过很短地时间,那反噬的能量就足以将哈迪斯毁灭掉了。

    此时撒旦的心情只能用寒冷来形容,无魔剑的强大他再清楚不过,但是,无魔剑中的怨灵居然会恐惧。这是他永远也无法想象到的情景,眼前地这个怪物究竟能强大到什么程度他不知道,但是,他却很清楚,就算是自己加上整个燃烧军团也不可能和他相比啊!

    牛魔王站在那里,虽然他现在的身高和撒旦根本不成比例。但是,全身散发着冰冷的气息,左手拖着已经重新恢复到九寸高下的昊天塔,此时的他,看上去就像是整个宇宙的中心。散发地气息是如此强悍,强悍到连撒旦都有些无法呼吸的感觉。

    阴冷的声音从牛魔王口中发出。“就你们这样,也想要统治地球么?这也就是现在,那些原本的东方神都已经不存在了,否则,只需要来上一两个,也能将你们轻易毁灭。”一边说着,他右手再次探出,光芒一闪,哈迪斯已经落入他掌握之中,和刚在的路西法并没有任何区别,同样是咽喉被握。

    此时地哈迪斯,还在和体内的反噬能量抗衡着,别说抵挡了,就连他体内地问题他也解决不了,有生以来,哈迪斯第一次感觉到自己距离死亡居然是如此之近。

    乳白色的光芒澎湃而出,包裹住了哈迪斯的身体,哈迪斯顿时凝固了,表情、身体和他体内的一切一切,都在一瞬间进入了凝固状态。

    此时此刻,因为大殿被毁,外面的燃烧军团已经发现,成千上万的燃烧军团已经蜂拥而至,将周围围的水泄不通,但是,不论他们怎样努力,却都无法进入到大殿原本的范围之内,看着牛魔王,无形的威压竟然令这些原本无所畏惧的燃烧军团也产生出恐惧的感觉。

    “现在,我给你们一个机会,如果向我臣服,今后做我的属下,那么,我就宽恕了你们以前所做的一切,成为我的左膀右臂,否则的话,结果你们是知道的。”牛魔王的声音很淡,听上去似乎没有什么说服力,但此时此刻,面对着他,撒旦却说不出一个不字。哪怕外面的燃烧军团战士再多,也无法令他产生一丝安全的感觉。

    牛魔王冷哼一声,“还需要犹豫么?”一边说着,他就那么抓着哈迪斯的脖子骤然踏前一步,右脚落地,发出一声低沉的轰鸣。下一刻,恐怖的一幕出现了。此时,外面已经聚集了超过十万的燃烧军团竟然在一瞬间完全跪倒在地,同样的动作,同样的场景,充满了震撼的效果。撒旦骇然发现,自己的那些属下,此时竟然都已经失去了知觉,并不只是跪在那里那么简单,甚至是已经失去了一切对外界的感觉啊!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实力?一脚定乾坤么?

    颓然的气息,充斥在撒旦身体周围,长叹一声,点了点头,和牛魔王高矮不成比例的身体再也无法给他带来分毫自信,“好吧,我认了,从现在开始,地狱所属,完全听从您的命令。”

    牛魔王脸上流露出一丝笑容,“你是聪明人,聪明人总是能够活的长久一些。记住我的名字,我叫牛魔王。现在,整合你手下的所有军队,都集中到这里来,听从我的调遣。你们以为,西方这些地方有什么可占领的么?只要你们一天没有侵入东方,将东方世界划入我们的版图,那么,你们永远也不可能成为地球的掌控者。”

    撒旦愣了一下,试探的问道:“可是,您和齐岳之间,不是朋友的关系么?”

    牛魔王淡淡的道:“那是我们两个之间的事,你们现在不需要知道太多,只要听从我的命令就足够了。”

    手上的乳白色光芒变得比刚才更加浓郁了,庞大的能量气息,只是一会儿的工夫就已经充斥在方圆十米之内。哈迪斯一声悠长的叹息中,他身体周围的束缚已经完全消失了,体内的反噬不但没有了,就连所有能量也在一瞬间恢复了正常。这,就是牛魔王的力量。

    哈迪斯同样也是聪明人,他甚至比撒旦更加聪明,否则也不会想着要算计撒旦了,根本没有半分犹豫,冥王之尊,第一时间跪倒在地,恭敬的道:“参见我主。哈迪斯将永远效忠于您。”

    牛魔王点了点头,大手一挥,哈迪斯已经回到了撒旦身边。牛魔王本就是一个强大的统治者,当初他曾经统治过远古巨兽时期的所有凶兽啊!那可是现在地狱与冥界相加也无法比拟的力量。

    牛魔王突然哈哈大笑起来,自言自语的道:“齐岳,你看到了么?你没有解决的问题,我已经为你解决了。我们毕竟都属于东方,既然如此,这所有的一切,就在东方来解决吧。”一道红色的光芒从他额头上亮起,竟然凭空多了一只眼睛,朝着东方望去,同时,那道红色的光芒上,也充满了他的灵魂气息。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