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三百五十一章 雅典娜VS冥王

    如月和其他十一位生肖守护神战士,就站在这片大沙漠的中心点,十二生肖小队排列成十二队,分别站在他们的队长背后。雪女、殇冰、植物魂和克里斯蒂,一个不少的站在那里,静静的等待着。今天,十天的约定已经到期,而齐岳,却依旧没有回来。

    在生肖军团两旁,分别是雨眸和她的希腊守护者,以及教皇和教廷剩余的强者们。此时,他们的心情都有些紧张,毕竟,这将是人类的最后一战,胜利,那么,地球就将恢复原本的样子,如果失败了,那么,地球文明恐怕今后将不复存在。如此决定性的一战,他们又怎么能不紧张呢?

    不论是雨眸还是教皇,都在焦急的想着,为什么,为什么他还没有回来,没有他的力量,那未知的强大力量又怎么可能战胜呢?

    如月和生肖战士们的表情都很平静,他们并没有雨眸和教皇那样焦急的心情,因为他们相信,相信齐岳一定会赶回来的。他绝不会让自己的伙伴们空等。

    空中的滚滚乌云不断的流转着,如月低喝一声,道:“来了。他们已经来了。准备迎战。”

    没有畏惧,因为如月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畏惧,在她心中,齐岳已经来了,甚至在看着他们,等待着这场战斗的开始。

    空中的乌云变得越来越强烈,似乎有无数凄厉地声音在想着。此时。黑暗的沙漠上,没有一丝光亮,似乎在预示着,黑暗即将降临人间一般。

    如月踏前一步,来到本方最前面的位置,双臂缓缓张开,体内龙力瞬间释放,庞大的能量波动,产生出一道乳白色的光柱冲天而起,顿时将周围方圆数十里的面积完全照亮。在她释放出的庞大能量光芒照耀之中。空中的乌云变得更加明显。那邪恶的气息,已经给整个塔克拉玛干沙漠带来了巨大的压力。

    就在所有人都紧张地心神凝聚,注视着那空中的乌云时,突然,空中的乌云缓缓退去,眨眼间消失不见了。周围的一切,也重新变得平静下来,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似的。

    如月眉头微皱。怎么会消失了?难道是他们怕了么?不,这不可能。

    没有半分放松。反而变得更加紧张起来。如月向伙伴们做了个手势,顿时,十二生肖守护神,身上同时亮起他们本身的能量光芒,与此同时,也召唤出了他们的使令。

    十二生肖小队。一百二十只金翅大鹏雕腾空而起,形成了一片金色的光云,接替如月地能量,给沙漠中带来炫丽的光芒,庞大地能量气息不断的提升着,生肖战士们。都已经做好了最后的准备。

    十二生肖守护神,九云的十二生肖守护神,那时一股多么强大的力量?他们都在等待着,等待着这最后时刻的来临。

    就在这时,远远地。似乎在地平线的另一边,一道青色的光。横于遥远的黑暗尽头,就像是青色的地平线在逐渐升起一般,那道青色的光已经变得越来越明显了。缓慢地,朝着生肖军团这边迫近过来。

    “来了。”如月大喝一声。

    那道青色的光前进速度并不快,或者要用缓慢来形容,但是,它却在始终不断的变得闪亮起来,那是一片青色的火焰。

    龙目极远,如月将自己的精神力完全凝聚在双眼之上,他看到了恐怖地一幕。青色的光,是由一排来自地狱地战士身上散发出来的。他们高大的身体都超过十米,完全是由岩石组成。身上燃烧着无比强烈的青色火焰,那是地狱中的末日战士。地狱中也很久没有出现过的超级强者。但是,此时却出现在了塔克拉玛干,这最后的战场上。

    末日战士,是地狱的终极力量之一,是由原本的巨石战士,在不断的修炼和地狱魔火中才能提升而成的超级战士,其实力之强大,根本不能用原本的巨石战士来衡量。他们的防御能力,就算是四翼黑将也无法相比。在整个地狱之中,末日战士的数量原本是不超过一百的,都是撒旦的亲卫队,而此时,在遥远的前方,组成了敌人第一道阵营的末日战士却已经横梗于远方,就像整个地平线一般,至少从如月的角度来看,一眼很难把握这究竟有多少敌人存在。

    青色的火焰,剧烈的燃烧着,覆盖了每一个末日战士的身体,很难露出身上的岩石。这只能证明一个问题,就是末日战士的实力,已经提升到了最巅峰的境界。

    末日战士的速度是他们最大的问题,所以,他们前进的很慢,每迈进一步,都需要经历一个漫长的过程。但是,就是这缓慢的速度,所带来的无形威压才是最为强烈的。

    第一排末日战士之后,是第二排,然后是第三排,看上去,那就像是一片燎原的青色火海一般,就连地面上的黄沙,似乎都已经被燃烧了一般,正在不断的融化着。

    末日战士之后,青色的火焰仿佛被长刀斩断了一般,出现的,完全是一片黑暗,那并不是天空中的黑暗,而是大地上的黑暗,准确的说,应该算是一个主战种族的黑暗。那就是地狱第一强族,黑将族。

    三排末日战士背后,就是三排黑将族的强者,漂浮在半空与地面的组合,使他们将青色火焰的光芒向后完全挡住,在他们之后,已经没有任何能量闪烁,看不到其他的一切,在他们之前,却充满了能量的强大波动。飘飞在半空之中的,尽是一片四翼黑将。四翼,居然全是四翼,在被齐岳毁灭了所有四翼黑将以后,竟然又出现了如此之多地强大黑将。与前面的末日战士交映生辉,如此强大的战阵组合,即使是如月,也不禁倒吸一口凉气。这分别由三排组成的两道强悍,如同钢铁保垒一般,这还是来自地狱的燃烧军团么?燃烧军团什么时候拥有如此强大的实力了?

    青色的光芒越来越近,也变得越来越清晰起来。庞大的能量气息,充满了无尽的威压,教廷中一些实力略弱的战士已经双腿发软,斗志大减,他们什么时候见过如此强悍地阵容啊!尤其是在黑暗之中。

    风吹沙动,大片的砂砾令空气变得有些浑浊了,但那寒冷的感觉,却依旧存在于空气中的每一个角落。一股股寒流,出现在塔克拉玛干。也出现在东方战士们的心中。

    近了,渐渐的近了。末日战士和四翼黑将的数量终于可以差不多辨别出来。两者相加,数量居然超过了四十万。四十万强者的诞生,那是一个什么样地概念?如月有些茫然了,其他的生肖战士也有着相同地感觉,他们都不明白。为什么如此短的时间不见,地狱燃烧军团的提升速度竟然会比生肖军团还要快速。半空中,飞翔着的一百二十只金翅大鹏雕已经没有了太大的威慑,和四十万如此强悍阵容的相比,他们地数量实在是太稀少了。

    深吸口气,平复着内心的吃惊。抬起右手,高声喝道,“生肖所属,准备迎战。”

    就在这时,末日战士和四翼黑将之后。燃烧军团的主力才完全出现。一共接近二百万燃烧军团战士,排列成整齐的阵营。黑压压的一片,他们身上原本的青色火焰已经消失了,但却是一片漆黑地钢铁洪流,虽然气息上远远不如前面的先锋,但那二百万铺天盖地的数量,却是如此惊人。空中的乌云,跟随着他们前进的脚步不断向前飘动着,仿佛在天地之间,已经完全被这些恐怖地力量所笼罩。

    黑暗的夜空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亮起了一片红云,一丝丝黑暗地闪电,在红云中激荡着,在四个高矮不同人影簇拥下,一层层淡淡的光芒已经将所有能量簇拥下完全提升起来。虽然只是四个人,但是,在他们的衬托下,飘飞在最前面的那个人却像是整个世界的核心一般。邪异的笑容,弯曲的长角,并不算高大的身材,却是如同世界末日一般的存在。

    庞大的能量波动不断的提升着,每一次提升,都会产生出一层层强横的能量气息。

    灰色的身影一个个浮现在空中的五人背后,正是冥界剩余的那五十二个冥将。当初被冥王哈迪斯吸干的身体已经重新充满了能量,而且看上去比以前不知道强大了多少。与此同时,那被牛魔王斩掉了八翼的路西法,却令人吃惊的变成了十翼强者,漂浮在撒旦身边,看上去变得阴沉内敛了许多。

    牛魔王缓缓抬起自己的右手,只是一个简单的动作,竟然让属于邪恶位面的数百万大军同时停了下来,没有丝毫的迟疑。

    “齐岳呢?”简单的三个字从牛魔王口中吐出,虽然此时他距离如月等人所在的位置还有十里,但他的声音却清晰的传入生肖军团每一个人耳中。就像巨雷一般,站在最前面的生肖守护神战士们感受最为清晰,同时身体一晃,向后退出一步,首当其冲的如月更是脸色一阵苍白,体内龙云力疯狂运转,这才勉强将自己的能量控制住。

    “齐岳不在,这里暂时由我作主。”如月飘身而起,即使面对牛魔王,她也不会有丝毫退缩。

    牛魔王看了如月一眼,淡然道:“不过是一条小龙,你有什么资格和我说话?齐岳居然不再,难道,他已经忘记了与我的十天之约么?不知道我将你们全部清洗之后,他会不会出来。”

    冷哼一声,如月道:“那就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牛魔王哈哈一笑,道:“好,不愧是齐岳的女人。我到要看看,你们拿什么来阻挡我的燃烧军团。哈迪斯。”

    冥王哈迪斯恭敬的道:“属下在。”

    牛魔王淡淡的道:“去,率领你的冥将,将他们拿下。我就不信,当他们全部落入我手中之后,齐岳这小子还会不出来。”

    “是。”此时的哈迪斯,哪里还像以前那个叱诧风云的冥王,简直就是牛魔王手下的一条狗,就像当初远古巨兽时期凶兽中的三大凶王一样。

    灰色的气流如同云雾一般席卷而出,眨眼间,哈迪斯已经带着他的五十二个冥将来到了战场中央。右手一挥,一柄长剑凭空出现在他掌握之中,虽然已经不再是以前的无魔剑,但能量释放的气息却也非常强大。长剑前指,哈迪斯沉声道:“投降吧,在我主面前,你们不会有任何机会。”

    胡光怪声怪气的道:“有狗叫声,大家听到没有,这是谁家的狗啊!怎么到处乱吠。”

    哈迪斯眼中寒光一闪,长剑斜指,一道灰色的气流悄无声息的已经来到胡光面前。

    胡光冷哼一声,全身墨绿色的光芒一闪,一层七彩光晕与他本身的墨绿色顷刻间融为一体,身体前飘,在空中奇异的扭曲了一下,那到灰色剑芒虽然毫无花哨的斩在了他的身体上,却没有产生出任何效果,只是发出轻微的一声嗡鸣。

    “哦,现在科技真发达啊!居然连狗都进化了,会给老子挠痒痒了。”胡光怪异的看着哈迪斯,确实像是在看一条狗的样子。

    原本压抑的气氛,经胡光这一调节,顿时变得轻松了许多。生肖战士们不禁哈哈大笑。

    五十二个冥将一字排开,庞大的灰色气息腾空而起,那充满了死寂和邪恶的能量波动不断的提升着,每一次提升,都会产生出一层特殊的能量释放。令周围的一切生机似乎都被这死寂的气息所吞噬似的。

    胡光脸色微微一变,却并没有退后的打算。易安已经悄无声息的来到他身边,同时还有燕小乙。

    正在他们准备迎战的时候,突然,一个柔和的女声响起,“哈迪斯原本属于我希腊神界,是我希腊神界的叛徒,这一战,就交给我们吧。谢谢各位。”

    金色的光芒,从生肖军团左侧亮起,十三道光芒一闪,已经横梗在冥王哈迪斯与生肖战士中央。正是雨眸和她的十二位星座守护者。

    胡光回头看向如月,眼中露出询问的目光,如月看了一眼雨眸的背影,朝胡光缓缓点了点头。胡光三人这才重新退回本阵。

    “哈迪斯。你还执迷不悟么?”雨眸冷冷的看着面前的冥王。

    哈迪斯不屑的哼了一声,“你不过只是雅典娜的一个傀儡而已。居然敢向我如此说话。上次在西方的时候没有将你毁灭,让你逃到这边,这次,我看你还往哪里逃。”灰色的气流数以倍计的提升起来,庞大的死寂能量眨眼间已经增幅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

    雨眸身体略微后退,十二名星座守护者瞬间将她围拢在中央。十三道金色光芒同时冲天而起。

    半空中。那漆黑地云雾在金光的激射下悄然排开,光芒闪烁,漫天星斗出现在希腊守护者上空之中。一道道金色的光芒从天而降,与他们本身的光芒融为一体。雨眸手中的胜利女神之杖已经高高举起,艰涩的咒语不断从她口中吟唱而出,金光,以她为中心,将所有星座守护者完全连接成一个整体。庞大的金色光芒形成一道道光晕。十二名星座守护者身上,已经多了一层金色的铠甲,与此同时。他们的身体也快速的完成了各自地星座守护。

    一时间,整个星座守护者的阵营已经完全形成了一个强大的整体,虽然他们只有十三个人,但漂浮在那里,却像一个完美的整体一般。

    如月抬起手。生肖军团与教廷神圣军团缓缓后退,给战斗中的双方留下太多的余地。另一边,漂浮在空中的牛魔王背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多了一张椅子。他悠闲的坐在那张椅子之上,一副看好戏地样子。一点也不着急发动总攻。对于他来说,面前这些战斗,根本就没有任何意义。他等待的,只有齐岳,除了齐岳以外,在场地其他人。根本就无法勾起他丝毫兴趣。

    灰与金,两色能量,在空中不断的纠缠碰撞,双方都没有抢先动手,但哈迪斯的脸色已经变得凝重起来。因为他已经发现,雨眸绝对不只是雅典娜在人间的代言人那么简单。

    眼看着面前的十三名希腊守护者身上的神圣气息竟然不受九星连珠地影响提升的越来越剧烈。他知道,自己已经不能再等待下去了。手中长剑前指,大喝一声,“冥气归一,斩。”

    五十二个冥将。瞬间改变阵型,同时出现在哈迪斯背后。就像当初帮助他使用无魔剑一样,将所有能量联合在一起,瞬间输入到他的身体之中。庞大的能量瞬间提升到顶端,五十二个冥将的能量都融合到了哈迪斯一人身体之中,顿时,一层黑色的炫丽甲冑,带着无比复杂地灰色纹路出现在哈迪斯身上,就连他手中的长剑也在瞬间增长了一倍以上。长剑缓缓举起,庞大的能量波动席卷而气。巨大的灰色光芒在空中凝结成了一柄吞噬般的长刃,在空气地扭曲之中,在所有黑暗的扭曲之中,直奔雨眸地位置劈斩而去。

    灰色光芒的宽度已经超过了三丈,长度更是达到百丈以上,其中蕴含的邪恶能量气息只能用恐怖来形容。

    金色甲冑,在黑色甲冑出现在哈迪斯身上的时候,也已经覆盖在雨眸的娇躯之上,那是雅典娜之铠,手中的权杖,已经变成了尖锐的长矛。十二名星座守护者突然同时消失了,以雨眸为中心,方圆千丈之内,突然出现了无数金色的光点,这些光点组成了一幅幅奇异的图案,正是黄道十二宫的十二星座。身穿金甲,左盾右矛,身处于黄道十二宫领域之中的雨眸,手中长矛抬起,直接在自己身前划出了一个金色的十字。

    十字金芒的中心,正好迎上了那灰色光斩最为锋锐的位置。顿时,空气中的能量波动顿时嫌弃一片狂澜。轰然巨响之中,一团闪亮的光彩以两人能量爆发的中心点瞬间飘散。

    一层灰色的气流席卷而出,与黄道十二宫领域彼此纠缠在一起,哈迪斯的脸色已经变得非常难看了。而雨眸还是那样,并没有任何变化,长矛前指,矛尖的锋锐正对着哈迪斯的身体。

    哈迪斯脸色连变,沉声道:“你已经得到了雅典娜真正的力量,可是,为什么我却从你身上感觉不到雅典娜神识的存在?”

    雨眸淡然道:“为了让我能够更好的发挥出雅典娜女神的神力,在我重新回到地球之后,雅典娜已经将她的能量完全交给我控制。直到这次战争的结束,我这样解释,你能明白么?”

    哈迪斯英俊的面庞骤然一僵,“你已经去过神界了。”

    雨眸点了点头,道:“父神一直在等待着你回去认罪。作为十大主神之一,你竟然背叛了父神的规则,杀害大量神诋。并且叛逃而出,该是你回去赎罪地时候了。”

    哈迪斯冷笑一声,“就凭你么?虽然雅典娜与我同为十大主神之一,但是,她也没有降服我的力量,你还远远不够。我有什么错?宙斯那个老家伙,根本就不知道怎么去统治一个位面。那个老混蛋整天只是知道去寻找那些漂亮的女神,如果雅典娜不是他的女儿,恐怕早已经被他占有了吧。难道雅典娜没有告诉过你,当初宙斯为了怕她威胁到他的地位,甚至曾经想要将雅典娜杀死,后来雅典娜还是从宙斯头中破出,这才成为了十大主神之一。”

    雨眸脸色微变,但她还是很快就恢复了正常,沉声道:“不论父神当初有什么错。你都不应该背叛神界,不但占据了一个邪恶位面,还来到我们这个世界的中心地球杀戮。你已经罪无可恕。就让我代替父神,来惩罚你的邪恶。净化你给神界带来的污渍。”

    金光缓缓凝结,凝结的位置只有雅典娜之矛矛尖的一点。在这个时候,雨眸竟然收回了自己左手地雅典娜之盾,体内所有的能量,都在顷刻间凝聚在长矛之上。

    “你疯了么?”哈迪斯被雨眸的样子吓了一跳,他当然明白雨眸想要做什么,放弃防御。将所有能量转入进攻状态,无疑能够将进攻的实力提升到极限,但同时放弃防御,也将令她无法抵挡同级别的攻击,这完全是同归于尽的战法啊!

    “只要能够将你毁灭,我的任务就已经完成了。在这个世界上。我也再没有什么存在的意义。哈迪斯,受死吧。雅典娜之矛,星之彼岸。”

    金色地光星悄然出现,出现在雅典娜之矛矛锋处的一点,金光闪烁。只是一瞬间就已经在澎湃中爆发,下一刻。那金色地光星却消失了。和雨眸身上闪亮的能量光芒同时消失了。

    雅典娜身上的能量气息似乎被瞬间抽空,雨眸身上的铠甲完全黯淡下来,只是依旧保持着手持长矛的样子并没有改变。而就在这个时候,那一点金色的光星已经在瞬间出现于哈迪斯背后。所有由黄道十二宫领域形成地光星一瞬间完全澎湃起来,庞大的能量光芒在瞬间爆发,一道道金色的光线,交织成一张无限的大网,将整个空间封闭。原本环绕在其中的那些灰色气流,此时正在发出一声声凄厉的惨叫。邪恶与死寂地能量气息,正在被那蕴含着纯正神圣能量的金光所摧毁。眼中光芒流转,淡淡的神光闪烁,每一刻,都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强光,哈迪斯怒吼一声,体内能量完全释放,庞大的灰色能量顷刻间注入到他手中地长剑之中,由下向上挑起,一道灰色的飓风骤然轰击,将围绕在他身体周围,拥有着极其强悍切割力地金色光线完全绞碎。但尽管如此,他刚刚布下的冥界死亡三角领域也被雨眸的星之彼岸破坏了一半以上。

    “你这个疯女人,你竟然比雅典娜那个贱货还要疯狂十倍。”哈迪斯愤怒的大吼着,死亡三角领域,其实和黄道十二宫领域有着异曲同工之妙。黄道十二宫领域,是以雅典娜为中心,通过十二名星座守护者而施展的强大领域。而哈迪斯的死亡三角领域,则是以他自己为中心,加上冥将们的力量形成的强悍领域。这样的领域所产生出的威力也是极其恐怖的,至少,不应该比雨眸的黄道十二宫领域差什么。可是,哈迪斯却缺少了雨眸那样必死的决心。眼看着雨眸瞬间爆发的能量,他那一瞬间想到的,只是如何在雨眸全力的攻击下先保住自己。可是,他却玩玩没有想到,雨眸的攻击并不是针对他的,而是针对他刚刚释放出的领域。

    当哈迪斯明白这一点的时候,再想要应对已经来不及了,雨眸所有的一切已经完成。

    金色光芒重新从雨眸身上燃烧而起,黄道十二宫领域中的星光此时此刻已经变得更加闪亮,而原本散布在整个领域中的灰色光芒,此时只能凝聚在哈迪斯身体周围三丈范围之内,形成一个灰色的三角缓缓的旋转着,在能量强度上,虽然并不差,但是在能量控制的范围上已经比先前小的太多了。他也是无奈之下才这样选择的,如果再将能量分散与黄道十二宫领域抗衡,由于之前被削弱了接近一半,结局只会是被黄道十二宫领域完全毁灭。而此时他将所有能量凝聚在自己身体周围,情况就要变得好多了,至少,他能够凭借这些能量与雨眸进行最后的殊死搏斗。在占据优势的情况下,雨眸显然是会维持着黄道十二宫领域的,这样,他自然就能有更多的机会来面对雨眸的攻击。

    雅典娜之矛高举过头,黄道十二宫领域内的点点星光再次爆发出一道道光线,只不过,这一次是朝着雨眸手中的长矛凝聚而去的。庞大的能量闪耀,哈迪斯根本连阻挡的可能都没有。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的死亡三角领域其实已经被迫了,完全处于被动之中。

    远处,观战的牛魔王撇了撇嘴,哼了一声。

    撒旦在牛魔王身边低声道:“哈迪斯的情况似乎不太好,要不要,我去……”

    “去什么去?他这样的笨蛋,死了也是活该。明明实力在对手之上,却少了必胜的决心,这样的傻瓜不值得去管。看着吧,他还不是没有一战之力。不过,看来你们西方的神明也并非一无是处。这个雨眸当初曾经陷害过齐岳,而现在又能有如此决心投入到战斗之中,似乎要和哈迪斯同归于尽,不知道是不是也因为齐岳那个小子呢?我到想要看看,她最后的结局将是什么。”

    听了牛魔王的话,撒旦心中不禁升起一种兔死狐悲的感觉,生肖战士们并没有说错啊!他们是什么?他们不过就是牛魔王手下的一条狗而已。所有的一切,只能听从身边这个强大的生物。

    正在这时,牛魔王回头看了一眼旁边的冷儿,淡然一笑,道:“小丫头,你是不是在为齐岳那小子担心啊!”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