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三百五十二章 毁灭哈迪斯

    冷儿哼了一声,“他是你们的主人,可并不是我的主人。你尽可以杀了我,想让我听从你的命令,回答你的问题,却是不行。”

    牛魔王哈哈一笑,道:“好,原来地狱之中也有这样脾气倔强的小丫头。我知道你和齐岳之间的关系,毕竟,我曾经和他在一起很长时间。虽然你表面是帮着你父亲他们去占领西方,但恐怕心中却无时无刻都在想着齐岳那小子吧。放心吧,那小子一定会出现的。不过,他在面对我的时候,恐怕将没有一点机会。不过,如果你要不想他死的话,到有一个办法。”

    一听牛魔王提到齐岳,冷儿顿时注意起来,所谓关心则乱,她下意识的问道:“什么办法?”

    牛魔王淡淡的道:“很简单。齐岳是我唯一看得上的人类。可惜,他却站在了和我敌对的一方,想要让他活的性命,那就只有一个办法。就是像你父亲一样,宣誓向我臣服。或许你们还不知道,以我现在的实力,只要我想,用不了几百年的时间,当我达到下一个瓶颈的时候,就可以破碎虚空而去。到时候,这个世界我自然要交给别人统治,而齐岳是我看中的人,只要他肯向我臣服,几百年之后,地球就是他和你的,这样,不是最好的结局么?更何况,我对毁灭地球并不感兴趣,这里毕竟我也生存了那么多年,我甚至可以答应他让阳光重新回到人间。让人类再次正常地生活。”

    冷儿突然笑了,银铃般的笑容,在这样压抑的气氛之中显得有些诡异。

    牛魔王微怒道:“你笑什么?”

    冷儿笑道:“我笑你怕了。你根本就没有战胜齐岳的绝对把握。所以你才会提出如此优厚的条件。可惜啊!你终究不是齐岳,你没有他那样的胸怀。既然你很了解他,就应该明白,他是绝对不会妥协的。你以为,我就能够影响到他的决定么?不,你错了,别说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人能够影响到他最后的决定。”

    牛魔王眼中冷光连闪,“我怕?笑的应该是我才对。难道,你就看不出我和齐岳地实力对比是什么样的么?以他现在的实力,甚至连和我较量的机会都没有,我会怕?既然如此,你就等着看吧。只是,等他被我彻底毁灭,将他的灵魂烙印从这个世界上完全抹杀的时候。你不要后悔就好。”

    他们这边在说着,另一边。雨眸和哈迪斯的战斗也已经达到了一个新的高潮。

    借助黄道十二宫领域,雨眸已经变成了黄金地化身,淡淡的光芒闪烁,她那晶莹地目光直刺入哈迪斯眼底,低喝一声,一股强烈的精神波动。顷刻间笼罩了哈迪斯的大脑。

    哈迪斯闷哼一声,一蓬灰色的气雾从他身上喷发而出。雨云擅长的心灵风暴,通过黄道十二宫领域由雨眸用出,效果是皆然不同的,即使像哈迪斯这样地强者,面对这样的心灵风暴也无法全部抵挡住。庞大的能量气息顷刻间摧毁了他的心里防线。对身体周围的能量控制顿时弱了几分。

    雨眸动了,以雅典娜之矛为锋锐,几乎只是一瞬间的工夫,她就已经来到了哈迪斯面前,尖锐地长矛上爆发出一团耀眼的金光。庞大的能量气息只是一瞬间已经凝结成形,她的身体。似乎与长矛已经完全融为一体,成为了雅典娜之矛的一部份,当哈迪斯身体周围地灰雾重新收敛的时候,那锋锐地矛尖,已经来到了他面前。

    间不容发之际,哈迪斯发挥出了他冥王应有的实力,手中长剑颤抖,幻化出无数道灰色的光影席卷而上,从四面八方绞杀向雨眸手中的长矛。

    刺耳的能量摩擦声如同无数金属被割裂一般,那强烈的声音令他们脚下的砂砾为之颤抖。灰与金两道身影一错而过,庞大的能量波动顿时提升到一个全新的高度,当他们两人的位置完全调换之后,彼此的能量却又降低到了最低的程度。一高一低,能量的起伏显得极其怪异。

    雨眸身上的雅典娜之铠上,出现了上百到细密的痕迹,那是哈迪斯手中长剑留下的伤痕。可惜,这些剑痕的能量实在太分散了,并没有真正破开雨眸身上的防御。

    而哈迪斯的情况看上去比雨眸还要不如,此时,他身上那件黑色的铠甲依旧存在,也没有伤痕出现,可是,先前围绕在他身体周围的三角形灰雾已经变得稀薄了一倍以上。庞大的能量波动不断的闪烁着,哈迪斯那苍白的面庞上竟然出现了一片酡红的光晕,一缕灰色的血液顺着他嘴角处流淌而下,此时,他的目光已经完全变成了怨毒。领域上的劣势,令他比雨眸高上一等的能量完全发挥不出来。其实,他现在心中最恨的并不是雨眸,而是牛魔王,如果不是牛魔王毁灭了他的无魔剑,有无魔剑在手,别说是面前的雨眸,就算是神王宙斯,他也敢斗上一斗。可惜,现在怨恨这些,对于他来说已经没有任何意义。

    雨眸没有调息自己体内的能量,她根本就不准备给哈迪斯任何喘息的机会,手中长矛闪电般挥动三下,金光凝结成米字型的光芒,带着刺耳的尖啸声,将空气完全斩开,一瞬间就来到了哈迪斯面前。这一次,她所使用的,是摩座星座守护者米亚罗的修罗刀。

    充满了割裂的凝结能量,令哈迪斯为之色变,但是,他毕竟曾经是希腊的主神,毕竟曾经是一个位面的主宰,又怎么会这么容易失败呢?

    大喝一声。一道灰色地光芒从他口中喷洒而出,喷在了他手中的长剑之上,顿时,长剑上灰白色光芒大炽,哈迪斯没有退,因为他根本就没有退路,在这黄道十二宫领域之中,如果他退了,那么,迎接他的。就将是雨眸无尽的追杀,所以,他只能迎面冲上去,面对雨眸的攻击。神剑合一,带着澎湃的灰色气流,他就像一个尖锥一般,身体直接插向米字型的中心点,最强的一点同样也是最弱一点的道

    理他也明白。在战斗力和经验上,他其实要更在雨眸之上。

    疯狂的光芒闪烁。庞大地能量再一次澎湃中爆发,金光被灰白色的光芒撕成了碎片,而哈迪斯却没有乘胜追击,身体在穿越过米字形的修罗斩之后嘎然而止,一层灰色的气流从他体内席卷而出,低沉而艰涩的声音不断从他口中吟唱着。

    此时的哈迪斯。看上去已经比刚才狼狈多了,他的身上出现了六道深深的痕迹,那黑色地铠甲,似乎随时都有可能破裂似的,但是,此时地他。神色反而平静下来。庞大的能量光芒在不断的提升过程中,产生出一道道特殊的能量波动。每一次波动,会令哈迪斯的身体微微的痉挛着,但他口中地语调却亦如之前那样平稳。

    雨眸也没有继续攻击,她的脸色变得凝重了许多。因为她已经看出了哈迪斯要干什么。体内能量流转,双手在胸前结成一个手印。同样吟唱起了属于她的咒语。

    战斗,暂时进入了僵持状态,但是,整个战场中的空气,却像凝结成了液体一般凝重。

    明明在如月身边低声问道:“如月姐,你说他们最后谁能胜利?看上去,那个雨眸似乎占据了上风似的。”

    如月轻轻的摇了摇头,道:“现在还很难说。这个冥王哈迪斯不是那么好对付地。他释放出的气息,充满了邪恶和死寂的力量。如果不是因为雨眸的能量正好是他的克星,没有被他那邪恶地气息所影响,恐怕早就败了。哈迪斯在开始的战斗中,似乎大意了一些,而且,他地战意明显没有雨眸强盛,所以才吃了亏。但是,达到他们这种层次的战斗,并不是靠一时的优势就能决定一切的,真正内在的实力,才是决定最后胜负的关键。雨眸的能量似乎略弱几分,现在还很难说谁能获胜。”

    明明哼了一声,道:“他们同归于尽才好。反正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如月叹息一声,道:“或许这样也是最好的结局吧。我看得出雨眸心中的痛苦和挣扎。但是,不论她现在如何,当初做错的事就必须要承担。就算这次她能不死,等齐岳回来,也一定会和她有所了断的。”

    一听如月提到齐岳,明明不禁没好气的道:“大战都已经开始了,齐岳这个死鬼却还不回来。哼,如月姐,就是你对他太纵容了。这次等他回来之后,我们要好好教训他才是。否则,以后还不让他爬上天去。”

    如月莞尔一笑,道:“这可是你说的哦。回头等他回来我就告诉他。他要是打你小屁股,我可不管哦。”

    明明俏脸一红,“如月姐,你坏。你都被他传染了。”

    如月微笑道:“其实我们都明白,我们并不是纵容他,而是对他绝对呃信任。他可舍不得他的明明呢。”

    明明噗哧一笑,道:“是舍不得如月姐你才是吧。不过,他还不回来,要是牛魔王带着那些家伙都攻击过来,不知道我们能不能顶的住。”

    如月眼中光芒一闪,霸道的气息油然而生,“不论是否挡得住,我们都必须要撑到他回来。难道,我们十二个达到九云的生肖守护神战士,还会怕这些牛鬼蛇神么?”

    空中,雨眸和哈迪斯的咒语都已经进行到了尾声,庞大的能量波动变得越来越强烈,以他们两个为中心,空气开始剧烈的扭曲起来。雨眸背后,喷发出一层金色的光雾。而在哈迪斯背后,也喷发出了一层黑灰色的雾气。他们背后的雾气缓缓凝结成形。半空之中,两团雾气上方,都出现了一个奇异的符号。

    雨眸头顶上方出现的,是一个轮盘似的符号,其中蕴含着无数复杂的光芒,那些光芒并没有太多的闪烁,仿佛来自恒古般久远。而在哈迪斯头顶上方的符号,却是由九个大小不同的灰色珠子穿插组成的。此时,他们背后的光雾已经凝结成形。

    同样是高达百米的人形,两团光雾之中散发出的能量气息异常强悍。就连远处的牛魔王也不禁微微动容。

    撒旦在牛魔王身边低声解释道:“这应该是他们神诋的力量,召唤出自己的神位与本体结合进行作战,是他们这些来自希腊神诋中最终极的战斗方式。那一方失败了,神诋必将受到损伤,那将致使他们的灵魂和生命烙印完结。除非到了最后关头,希腊神诋谁也不会使用这样的战斗方式。看来,哈迪斯也是要和对手拼命了。”

    雨眸背后的神诋,和他本身的形象很像,全身笼罩在虚幻的金色甲胄之中,手持长矛和盾牌,从铠甲的形状就能看出,正是战争与智慧的女神雅典娜。和雨眸不同的是,这个神诋并没有都发露出,整个头部完全被金盔笼罩在内,甚至连眼睛也无法看到。

    而哈迪斯背后的神诋看上去就要猖狂的多了。没有铠甲,一身黑色的长袍,灰色的长发,苍白的面庞,与哈迪斯本身一模一样。雨眸毕竟是传承的能量,而哈迪斯使用的,却是自己本源的能量。之前的劣势,在呼唤出神诋的一瞬间,已经完全拉了回来。

    淡淡的光芒闪烁,雨眸率先动了,因为她已经无法再承受哈迪斯所带来的能量压力。再让对方提升下去,将神诋的威力完全释放出来,那么,之前自己所取得的优势就将荡然无存。

    庞大的能量气息变得越来越强烈,雨眸和她背后的身体同时横起手中的雅典娜长矛。光芒闪烁,两道长矛在半空之中融合唯一,雨眸的身影消失了,剩余的,只有那巨大的金色光影神诋。

    金光,带着刺耳的破空而撕裂空间一般的能量,眨眼间就来到了哈迪斯面前。而此时,哈迪斯的身体也被他背后那巨大的神诋所吞噬。双方的能量,都进入了更加纯粹的程度。双手一合,哈迪斯竟然强行将雅典娜之矛夹在了自己的掌心之中。

    眼中光芒流转,庞大的能量气息变得越来越强悍,一道道能量波动不断的闪烁着,但战场上的局面却又一次进入到了僵持的过程。

    雅典娜之矛的矛尖,被哈迪斯夹在掌心之中,却无法寸进,金光与灰色光芒,全方位的接触碰撞着。庞大的能量气息产生出一圈圈涟漪,在他们脚下的砂砾,此时飞快的消失着,眨眼间已经露出一个空洞,使周围的砂砾快速的向其中蜂拥而去。但不论周围砂砾涌入的多么快速,都无法改变空洞的大小,因为每当砂砾进入的时候,立刻就会被上方那疯狂地能量绞的粉碎。

    神诋面面相对。哈迪斯冷声,道:“雅典娜,你终于还是出现了。这本来就是应该属于你与我之间的战斗。何必再为宙斯出力。你应该明白,以你的神力,是不可能战胜我的。”

    雅典娜冷哼一声,“那只是你一厢情愿的看法而已。难道你要我像你一样,去做那只牛地一条狗么?”

    哈迪斯眼中灰光大盛,“雅典娜,既然你自己找死,那我就成全了你。”

    轰然巨响之中,两人身体分开,庞大的能量光芒竟然使原本黄道十二宫内的星光变得一阵虚幻,似乎随时都有可能破碎似的。

    雅典娜手中长矛一引,气息微微一变,之前的雅典娜高傲消失了。重新恢复成了雨眸的气息。短短的时间内,雨眸与神诋的融合已经彻底完成。在长矛引动之中,所有星光瞬间凝结。黄道十二宫领域竟然被她自行收回了。

    一个个美丽的星座图案。勾勒出一个圆盘的形状,直径超过三十米。飘然出现在雅典娜背后,缓慢地旋转着。如果此时齐岳在这里,一定看得出,这才是黄道十二宫领域地真正奥义,真正威力最大的地方。

    庞大的能量不断地提升着,雨眸再次抬起手中的长矛,这一次,不再是凝聚性地攻击,无数道金色的光线。在空中如同天女散花一般包含了广袤的空间,就像攒射一般。朝着哈迪而去。

    一柄完全由能量形成的灰色长剑出现在哈迪斯掌握之中,长度超过七十米的长剑爆发出一团灰色的光球,就在雅典娜长矛带出的金色光芒近身的瞬间,那灰色的光团爆发了。空中地能量碰撞,一瞬间就进入了白热化的程度。

    一金一黑,两道巨大地身影在空中却闪烁着惊人的速度,不断的彼此碰撞着,不断的彼此侵蚀着。一层层能量光芒瞬间挥发,使整个战斗都进入了胶着状态。召唤出神诋,意味着哈迪斯也将自己的战意提升到了巅峰,因为他知道,如果今天不将雨眸毁灭的话,那么死的就将是他自己,所以,冥王也拼命了。

    空中的能量波动变得越来越强大,令下面观战的众人不禁看的一阵目眩神迷。观战众人之中,要说心情最复杂的,其实就要算是雪女和克里斯蒂了。对于她们来说,雨眸可以算是大仇人。而哈迪斯又是她们绝对的敌人,此时此刻,她们也不知道该希望谁获胜才好。

    “雪儿。你的身体状况还好吧。”如月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来到雪女身边关切的问道。齐岳在离开的时候,拿走了雪女的昆仑镜,这令如月有些担心,神器离体万一给雪女带来伤害,那就麻烦了。

    雪女轻轻的点了点头,道:“如月姐,我没事。你放心吧。齐岳在拿走昆仑镜的时候,似乎给我体内注入了一股特殊的能量代替了昆仑镜的位置。除非是昆仑镜毁灭了,否则我一定不会有事的。如月姐,如果是你的话,和那个雨眸相比,实力如何?”

    如月愣了一下,扭头看了一眼空中战斗着的雨眸和哈迪斯,轻叹一声,道:“很难说,没有真正战斗过,我也不知道。这个雨眸的实力确实非凡,和以前相比,似乎又提升了很多。虽然我已经达到了九云级别,却也没有必胜她的把握。雪女,你是不是想报仇?”

    雪女愣了一下,却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至少现在,我不应该报仇吧。毕竟,她暂时还是我们一方的。一切,都等齐岳回来再决定吧。他才是当初受到伤害最大的。”

    如月微微一笑,道:“是啊!就让他来决定吧。我想,他应该已经在回来的路上才对。”

    庞大的能量波动不断的提升着,

    空气中的能量分子已经变成了狂躁的能量风暴,而雨眸与哈迪斯之间的战斗,也已经到了最后的尾声。庞大的能量,一次又一次在空中碰撞。每一次,都会使那两个巨大的虚影看上去变得虚幻一些。强悍的能量气息使气氛也变得越来越紧张起来。就连老牛,都在聚精会神的观看着眼前的战斗。

    金灰两道身影突然在半空中一错而过。轰然巨响之中,两个巨大地身影竟然在统一瞬间重新化为雾气,雨眸和哈迪斯的本体出现了,而此时,他们的脸色却都变得异常难看。雨眸的俏脸,通红的仿佛要滴出血来一般。面对哈迪斯,这一次她没有调整自己,强忍着体内疯狂波动的庞大能量,手中地雅典娜之矛以极其缓慢的速度抬了起来。

    另一边的哈迪斯,不断的剧烈喘息着,显然因为之前的战斗,他的身体已经受到了不比雨眸差什么的伤害。突然,他眼中的目光完全变得骇然了。因为,他吃惊的看到,从雨眸神诋爆发之后那片光雾之中。一圈直径三十米的巨大光盘凭空出现。斜斜地围绕着雨眸地身体缓慢的旋转着。并没有和之前的神诋同时消失。

    “不,这不可能。”哈迪斯疯狂地呐喊着。

    远处,牛魔王皱着眉头。道:“胜负已经决定了。”

    下一刻,雨眸奋力将长矛前指。巨大的金色圆盘飘然而出,如同来自九幽一般地利刃,横跨短暂的空间,那金色的光盘上,十二星座的光辉同时闪亮,黄道十二宫领域的最终奥义,终于在这一刻爆发。巨大的能量波动,产生出前所未有的强横气息,哈迪斯此时的能量。正处于最低谷状态,只是在一瞬间的工夫。他地身体就已经完全停止了行动,金色光盘飘转一周,重新回到了雨眸身边。

    砰的一声轰响,金光化为点点光芒散去,雨眸和她那巨大地金色光盘同时落到地面上,如果不是她最后勉强用雅典娜之矛支撑着自己的身体,恐怕已经摔倒了。但是,她身上的铠甲,却已经在这时候完全破碎,身上出现了无数到伤痕,此时此刻,她的身体竟然如同一个血人一般。

    遥望着空中的哈迪斯,雨眸平静的说道:“齐岳说过,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是不可能的。哈迪斯,你看到的,只是我放弃了去控制雅典娜之盾,将能量全部用在攻击之上。但是,你没看到的是,我连雅典娜之铠也同样放弃了,将全部的能量动用在控制和维持领域之上。当你以为我的领域也将随着神诋的破碎而破碎,当你以为,你的能量已经完全占据上风的时候,就是你败亡的一刻。”

    哈迪斯的眼中,充满了不甘的神色,“你好狠,你比雅典娜还要狠。居然无视自身所受到的伤害。我败了,我居然败在你一个传承者的手中。宙斯,我并没有输给你,我是输给了人类的智慧,哈哈,哈哈哈哈哈……”声音,嘎然而止,诡异的一幕出现了,从哈迪斯头顶上方开始,他的身体在塔克拉玛干的寒风中,化为一片飞灰悄然而逝。死去的,不只是他的生命,同时,也是他的灵魂。在黄道十二宫领域的终极奥义攻击下。他的灵魂也已经完全破灭。

    牛魔王赞叹道:“好深的心机,甚至连我都被骗过了。之前所有的战斗,为的,都只是这最后的一击。雨眸,你果然不愧是雅典娜女神的传承者,是唯一一个骗过齐岳的女人。居然连这种方法都被你用了出来。在与哈迪斯的战斗中,没有身穿雅典娜之铠的你,承受了无与伦比的痛苦,却依旧维持着表面的形象不被哈迪斯看出来。他虽然实力在你之上,但却败的并不冤枉。他是输给了你执着的战意。作为一个女人,你能够做到这一点,已经足以得到我的尊重。不论之后的战况如何,我都会饶你一命。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让你成为我的属下。”

    雨眸没有吭声,因为她此时已经再也说不出话来,缓缓坐倒在地,她的脸色已经变得无比苍白。十二位星座守护者分散的出现在她身体周围,但是,这些星座守护者们却没有一个能够帮助他们的小姐,过度的释放能量和潜力,此时他们都已经陷入了沉睡之中。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