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天珠变》->正文

第一集 天珠觉醒 第二章 妖异黑珠

    星辰森林,冰泉小湖湖畔。

    周维清的身体近乎呈现为大字型躺在地上,整个人都已经陷入了深度昏迷之中。但是,在这个时候,他身上去已经开始出现了奇异的变化。

    首先出现在他身上的,是一层黑色的光芒,尽管阳光重新出现在天空之中,但是,他身上所散发的这层幽暗气息却依旧是那么的深邃。那黑色光芒就像是一个蚕茧般,悄然包裹住了周维清的身体,他那之前被爆裂火球轰击的皮开肉绽,有些地方甚至已经露出肋骨的沉重伤势竟然在以肉眼难辨的速度愈合着。最令人震撼的是,在他背后肌肉、经脉愈合的时候,能够隐约看到,他的骨骼、肌肉、经脉都渲染上了一层浓浓的灰色。

    那是一种很难形容的颜色,这灰色给人的感觉比周维清身体表面的那层黑色还要冰冷,但却又充满了活泼生机,但是,当这层灰色渐渐从周维清体内蔓延出来取代了他身体表面那层黑色光芒后,周围的植物却出现了诡异的变化。能够清晰的看到,从周维清身边的植物开始,所有的植物都被他身上的灰色所渲染,紧接着,这些植物在灰色中快速枯萎并且向外蔓延,只是一会儿的工夫,以周维清的身体为中心,半径五米范围内,所有的植物已经全部枯萎,莫名的邪气在空气中纵横,而周维清背后的伤势却愈合的更快了。

    灰黑色的光芒渐渐变得浓郁起来,阴冷、霸道、邪恶、妖异,四种气息不断围绕着周维清的身体盘旋着。他的身体也随之开始轻微的颤抖起来,紧接着,从那黑灰色之中,三缕光芒悄然出现,就那么在他身体上方轻微的摇曳。这三缕光芒正是之前他吞入腹中那枚妖异黑珠上所带有的青色、蓝色和银色。

    太阳温暖的光芒始终也无法进入到周维清身体周围,在周维清的额头上,一个黑色的王字缓缓出现,而他的皮肤上,也有了一层呈卷曲状的黑色魔纹,在黑色魔纹下还有一层一模一样的灰色魔纹,两层魔纹叠加看起来有着强烈的立体效果。这些魔纹不只是密布在周维清身上,也同样蔓延到了他脸上。

    足足小半个时辰的工夫过去了,所有的色彩才渐渐淡化,重新融入到周维清体内,而他身上诡异的双重纹路也随之消失。

    周维清那原本健康的古铜色肌肤看上去要白皙了几分,就连面部轮廓似乎也变得英俊了一些,他那被爆裂火球轰击过的背部,此时已经完全恢复了正常,皮肤光滑,连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就像是从未受创过似的。

    又过了一会儿,周维清的手指动了动,深度昏迷的意识渐渐清醒过来。

    当周维清下意识的睁开双眼时,他不禁机灵灵打了个寒颤,虽然先前他陷入了深度昏迷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醒来后还是感觉到全身一阵发冷。心脏拔凉拔凉的,阵阵阴冷的感觉令他很不适应,还有一种难言的情绪变化。

    我没死?周维清猛的坐了起来,他只觉得自己的身体似乎轻松了很多似的,赶忙抬手摸摸自己的后背,背部肌肤光滑的触感令他不禁瞪大了双眼。

    “难道刚才只是我睡着了做了个梦不成?”周维清看看周围,顿时发现,还有一些自己衣服破碎留下的痕迹,尤其是地面周围这一片植物枯萎的痕迹是那么明显。显然,这并不是梦。

    拍拍自己的额头,周维清的大脑渐渐清晰,回忆起了之前发生的种种。

    “那个诡异的黑珠好像钻进我肚子了?”很快,周维清就回忆起了自己昏迷前那一刻发生的情形,当时他只觉得一股阴冷之气冲入腹中,全身一冷就失去了意识,之后发生的事情他就不知道了。至于地面上植物的枯萎,他下意识的认为是帝芙雅那爆裂火球轰击在他身上后,火球所附带的灼热所造成的。

    因为先天经脉闭塞,周维清虽然身为贵族,但上的却只是普通学校,对于御珠师的能力只是略知一二,否则他也不会出现这么大的判断误差了,要是帝芙雅第一本命珠的技能都能产生如此恐怖的威力,那她就不能简单称之为天才了,更何况,要真的是那样,他的身体当时也就被炸碎了。

    “那黑色珠子究竟是什么东西?”对于其他的判断虽然都不正确,但有一点周维清却想得很清楚,自己被爆裂火球轰出的重伤必定是被那黑色珠子治好的。

    “难道我人品那么好?得到了什么奇遇?”周维清一想到这里,内心顿时变得火热起来,他虽然生性豁达,但出生在那样一个家庭里,在他内心之中其实比谁都盼望能够拥有强大的力量。

    扭头朝四下看看,他立刻就锁定了旁边一株高大的星辰树作为自己的目标。

    星辰树之所以得名,是因为它的树叶是呈现五角形,宛如天上星斗一般,百年以上的星辰树树干就已成材,硬度极高却又不缺乏韧性,是制作强弓最好的材料。

    周维清几步就跑到那颗星辰树面前,比划了比划自己的拳头,猛的一拳就朝着星辰树粗糙不平的树干上打去。

    “砰——,啊——”前一声,是他拳头与树干碰撞的声音,而后一声则像是猫被踩了尾巴似的,那种尖叫已经凄厉的不似人声。

    周维清从小就怕疼,这一拳下去,那粗壮的星辰树岿然不动,他却已经抱着右手在原地跳脚了。剧烈的疼痛令他的右拳都有些麻痹了,皮肤表面更是皮开肉绽,正所谓十指连心,那剧烈的疼痛让他足足在原地蹦跳了十几分钟才算是缓过来一些。

    “我就日啊!”这家伙一边骂着一边不断的向自己手上吹气,“妈的,看来这天上掉馅饼的事是不会出现在我头上的。”

    幸好,他年纪小,这一拳的力道终究不大,才没有伤到骨头。疼痛缓和一些后,他三把两把扯掉身上破碎的衣服,从冰泉小湖旁捡起自己的外衣套上,这才灰溜溜的走了。

    但是,他却并不知道,在他大约离开一刻钟之后,就在他先前拳头轰击的那株大树上,留下他拳头破皮时一丝血迹的地方,星辰树坚韧的树干已经开始悄然腐烂,一层淡淡的黑灰色气息也随之扩散,大约三天后,这株起码生长了五十年以上的星辰树永远消失在了星辰森林之中。这都是后话,也是周维清永远也不知道的。

    重新踏上星辰林荫道,周维清越想心里越怒,虽然是险死还生活了过来,但他对自己那个未婚妻的印象已经跌到了低谷,这要不是碰到那诡异的黑珠,恐怕自己这条小命就葬送在星辰森林中了。

    “帝芙雅,你等着,总有一天,老子会让你后悔的。”周维清恶狠狠的说道,他还从未如此恨过一个人。哪怕是那些嘲笑他的人,表面上也从来不会针对他如何,这次帝芙雅竟然为了个误会下此狠手,周维清可是个很记仇的人。

    眼看着,已经快到天弓城了,周维清的情绪也渐渐冷静了下来,他身上现在就一件外袍,里面空荡荡的,幸好,外袍内兜里的钱袋中还有几十个金币。父亲对他管教极为严格,零花钱少的可怜。

    “回家?”周维清停下脚步,眼中流露出思索的神色,“不行,绝不能就这么回家。帝芙雅这悍妞回去以后肯定会向她父皇哭诉我偷看她洗澡的事,这要是传到老头子耳朵里,那可就不是一顿竹笋炒肉能解决的了,不死恐怕也要脱层皮。”一想到自己父亲那严厉的眼神,周维清就不禁再次打了个寒颤,从小到大,他挨的打太多了,稍微调皮一点,父亲就是一顿揍。这次要是得知自己偷看公主洗澡,那真是无论如何也洗不清了,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着想,绝不能就这么回去。

    可是,不回去又能怎么办呢?周维清心中可是犯了难,身上就十几个金币,他虽然身材高壮,可实际上只是个十三岁的孩子而已,又没有一技之长,就算是离家出走,恐怕也坚持不了几天,总不能饿死在外面吧。

    一时间,周维清不禁愁容满面,心中虽是万分不愿,但也不得不继续挪动脚步,朝着天弓城城门的方向一步步蹭去。

    “咦,前面怎么那么多人?”眼看着城门已是近在眼前,周维清突然发现,在城门一侧,聚集了很多人,起码有数百,周围还有士兵守卫着。

    这是在干什么?好奇心的驱使下,他快步走了上去,幸好,人群并不是十分拥挤,他挤了几下就到了人群前面。

    人群前方是一排长桌,周围还有一个空地,有不少人聚集在那边,长桌后面贴着一张皇榜,最上面写着征兵启示四个大字,下面写的是:为保帝国边疆,天弓城现征兵三千,征兵范围,男性,身体健康无残疾,年龄十六岁至二十六岁之间,力大者,有天力等级者优先。先有国才有家,是为国家,参军从戎保家卫国,方显男儿本色。

    这里指的天力等级其实就是一级、二级者,要是天力能够修炼到天精力第三级从而本命珠觉醒,那也不用参军了,直接就可以进入军事院校或者是御珠师学院深造,那可是前途无量的。

    一般来说,御珠师的本命珠在十六岁还没有觉醒的话,那么,天力恐怕一生也修炼不到第三级了,本命珠也将永远沉寂。而这里要招募的,显然只是普通士兵而已。

    招兵?看到这份启示,周维清不禁心中一动,对啊!要是自己当了兵,不就不用回去了么?有饭吃还有军饷拿,说不定自己在军队里还能闯出点名头来,省的老头子总是说自己是废物。哈哈,真是天助我也。

    这小子毕竟年纪还小,一时兴起之下,根本没考虑到当兵是否艰辛,他这个年纪正是性格最容易冲动的时候,更何况天天被叫成废物,老爹又那么严厉,他早就不想在家待了。

    心中做了决定,周维清已经挤到了前面的位置,向桌子后一名负责招兵的老兵问道:“大哥,我要报名,我要报名。”

    此时这边虽然围观了数百人,但真正报名参军的数量并不多,天弓城必竟是天弓帝国首都,在这里生活着的平民比其他地方要富足许多,而天弓帝国本是小国,与周围的几个国家矛盾不断,经常会有冲突,因此,当兵可不是什么保险的事,只要不是实在没出路,天弓城的民众一般都不会选择让自己的孩子去当兵,就更不用说贵族子女了。

    坐在桌子后面负责招兵的都是老兵,而且起码是小队长级别的军衔,共有二十人,和周维清面对的这位,看上去三十多岁的样子,虽然是坐在那里,但也能看出他那高壮的身材,但脸上却是一副懒洋洋的样子,在军队呆久了的人都能看出,这位典型是个兵油子。

    “小子,你要当兵?”突然有人报名,让这位兵油子小队长顿时大感兴奋,毕竟,这里他们坐了有二十个人,而这报名的小子却就选了他这边,让他很有面子。

    “是啊!我要当兵。”周维清肯定的说道。看着这些小队长们一个个身穿铠甲坐在坐姿后面威风凛凛的样子,更加坚定了他要当兵的信心。

    兵油子小队长点了点头,道:“那好,你要当什么兵种?”

    “啊?”虽然周维清的老爹是天弓帝国军队最大的头儿,但他对军队中事却是一窍不通,弱弱的问道:“有什么不同么?”

    “当然有不同,普通士兵的待遇虽然都一样,但兵种不同,测试的项目也不同。比如,这个轻装步兵吧,首先测试的就是耐力,在战场上,它们永远是最忙碌的人,要来回奔跑。所以,耐力就很重要,你能跑,在战场上存活的可能性才大,是吧。而大部分兵种也都是从轻装步兵发展起来的。刚加入军队,绝大多数人都是从步兵做起。当然,也有其他一些初级兵种,比如辎重兵啊、粮草兵、火头军之类的。不过,这些都是最没出息的,永远也成不了气候。”一边说着,这位兵油子小队长还很是不屑的撇了撇嘴。

    一听到战场上存活这几个字,周维清先前的满腔热情顿时消散了许多,对啊!当兵是要上战场的,自己又没啥本事,这要是到了战场上直接成了炮灰,那可不值啊!

    “呃,军官大哥,这个,要不我再考虑一下?”怕死本来就是人的天性,更何况周维清表面上看去有十六、七岁,可实际上才十三岁而已。

    “你耍我啊?”那兵油子小队长猛的站了起来,这家伙身高足足超过一米九,身体又十分健壮,这一站起来,顿时气势逼人,一把抓住周维清前襟,凶狠的面庞已经凑到了他眼前。

    “呃……,我的意思是说,我要考虑一下选择什么兵种。”周维清立刻一脸陪笑着说道。正所谓好汉不吃眼前亏,他可不想被揍一顿。事实上,如果他肯说出自己的身份,恐怕这里就要跪倒一片了。不过,周维清这家伙虽然阴险了点,狡猾了些,但有一点好,他对自己老爹的话绝对遵从,他那元帅老爹曾经对他说过,流自己的汗,吃自己的饭,靠天靠地靠父母,不是真好汉。所以,周维清年纪虽小又是贵族,但却绝不会像帝芙雅公主那样仗势欺人。

    实际上,如果周维清真的后悔不当兵了,那小队长也是拿他毫无办法,谁让他年纪小呢,被这么一吓,顿时就说不出不当兵的话了。

    那小队长听了周维清的回答,这才满意的坐了回去,歪着头看着他道:“赶快选,然后填表、测试,我跟你说,小子,算你运气好,今天才第一天招兵,测试还是比较宽松的,否则的话,你以为想加入军队吃饷那么容易么?”

    周维清苦着脸道:“军官大哥,那个,我想问一下,要是上了战场,什么兵种是站在最后面最不容易和敌人直接接触的?”

    他有他的想法,每个男孩子少年时都有个英雄梦,要说去做个火头军之类负责后勤补给的,他还真不愿意,既然当兵了,总要像样点吧。不然以后老爹知道自己只是当了个伙夫,还不被他活活打死?他自己也丢不起这个人。但主战兵种肯定是要上战场的,周维清当然希望能找一个相对安全的兵种,安全第一嘛,这家伙一向认为,怕死乃人之天性,再正常不过,他可没有视死如归那种概念。

    小队长眼中流露出一丝狡猾的光芒,施施然的道:“那个简单,自然是弓箭手了。弓箭手一般都是站在后排的,就算需要到前排放箭,也会在双方主战兵种碰撞前撤退到后面。除非我军全面溃败,否则的话,一般来说,弓箭手是绝不会和敌人直接接触的。”

    听了他的话,周维清顿时大喜过望,“好,这个好,对啊!我怎么没想到我们天弓帝国最优秀的兵种,军官大哥,我就当弓箭手了。”弓箭手一般站在后排,而且会被战士保护,这点他还是知道的。

    小队长见自己狡计得逞,嘿嘿一笑,这才坐直身体,拿起笔道:“姓名,年龄。”

    “我叫周……”周维清差点就直接报出了自己的名字,幸好他收的快,立刻改口道:“我叫周小胖。年龄十六。”自幼生活在贵族家庭,而且又是家中独子,他虽然年龄只有十三岁,但对人情世故却比普通少年懂的早很多,既然决定当兵,显然是不能被自己老爹发现的,因此他临时给自己起了个名字,至于周小胖这名字,还是他小时候的乳名,已经不用十年了,自然不怕老爹到军队来查。

    “周小胖?你也不胖啊!”军官一边嘟囔着,一边做着记录,对于周维清报出的十六岁年纪,他丝毫没有怀疑。

    很快,登记完毕,将表格递给周维清,指着边上那圈场地的一个角落道:“去吧,弓箭手测试在那边,只要通过了测试,你就是一名帝国士兵了。”

    “谢谢军官大哥。”周维清接过表格,心中还美滋滋的想着,这次真不错,又当兵了还能当个危险不大的弓箭兵,这简直是太完美了。

    兴冲冲的拿着表格来到测试场地,这边只有四、五名士兵,身穿简单的黑灰色军衣,上身有轻薄皮甲,手上戴着特制的护指,头上则是有一圈大帽檐的遮光风帽,身背长弓,左右腋下各有一壶羽箭。这就是标准的普通弓箭兵制式装备了。倒也有几分英姿飒爽之意。此时这边虽然无人测试,但几名弓箭手都站得笔直,周维清很清楚自己父亲严厉的性格,对儿子还那么猛呢,更何况是治军了。因此,天弓帝国虽小,军队总数也不过数万,可却相当精锐,在同等数量军队的交锋中,周维清的父亲周大元帅还未尝过败绩,在周围一众效果之中赫赫有名。

    “几位大哥,我是来测试的。”周维清将表格递了上去,一名士兵接过表格,看了他一眼,道:“小兄弟,很有想法嘛,恭喜你选择了咱们这么有前途的兵种。给,拉两下试试。”一边说着,那接过表格的士兵,将自己背后长弓摘了下来,递给了周维清。

    周维清接过长弓,不禁低下头仔细端详起来。只见那长弓弓身是用优质星辰木所制,长度高达一米八,箭长零点九米。弓架的前部为圆弧形,后面是平的。弓身的中间手握部宽约四厘米,往两端方向逐渐变细,端部用角料镶包。

    这种长弓是经历了无数战争岁月发展而成的,浩渺大陆古时候的混材弓、十字弓的长度一般是不足一米二,攻击距离不过两百码(一码相当于零点九米),有效射程不过一百码,穿透力也远远不足。随着时间的流逝,弓弩逐渐向大型化发展,尤其是星辰木这种质地坚韧重量又小的优质木材被发现后,长弓就开始被大范围的应用了。天弓帝国弓箭手所使用的这种长弓威力极大,普通长弓最远射程达四百码,有效射程为两百五十码,是十字弓的两倍。它的射速高达每分钟十至十二箭,更是十字弓所无法比拟的。在技术熟练的士兵手中,长弓的命中率大大高于十字弓。由于长弓更轻便,更容易掌握,威力巨大,适用于散兵射击和方队齐射,这些优点最终导致了十字弓的淘汰。可以说,长弓是战场上最有效和用途最广的单兵武器。

    长弓的高射速可以达到“弹幕”的效果,当己方的士兵冲锋在前时,后方的长弓手仍然可以放出高抛物线的箭攻击敌人的上部。战马的弱点正是来自上方的袭击,大部分战马没有护甲所以一旦受伤,就会变的难以控制。而即使在三百米的极限距离,锥形箭还是可以穿透普通的锁甲。

    长弓的不足之处在于使用者必须有强健的体魄,高超的技术和各方面的协调配合的能力。为此士兵必须经过长年累月的训练和实践。

    长弓手的重要性毋庸置疑,更是天弓帝国的主战兵种之一,周维清的父亲曾经在还是联队长的时候带领着天弓帝国大军获得过一场典型的弓箭兵式胜利。当时,他们的对手是以骑兵为主力地处天弓帝国南方接壤的克雷西帝国。

    当时,周大元帅选了一块平缓的斜坡,摆下阵势,控制了克雷西军的必经之路。

    天弓帝国军中弓箭兵共约两千人,均分为三队,左队有树林和战壕做掩护;右队有一条河做屏障;后队位于两队之后,由周大元帅亲自率领。每个分队前方由约一百五十名不骑马的重骑兵手持重型塔盾组成方阵,纵深为六排,面对比己方人数多三倍的敌军骑兵,以长弓手之利、以近乎屠杀的方式获得了那场战争的胜利,从此周大元帅一战成名,正式登上了天弓帝国军界的舞台。

    正因如此,当周维清手握长弓的那一刻,不禁有种热血沸腾的感觉,身为元帅之子,他当然用过长弓,也射过箭,但握住这种上过战场的战弓与那些训练用的长弓感觉却是完全不一样的。

    深吸口气,周维清左手握弓右手熟练的食指、中指、无名指搭在弓弦之上,双膀发力,左手稳定抬起的同时,右手已经将弓弦拉成满月,稳稳的对着前方。

    将长弓递给周维清那名士兵眼睛一亮,赞道:“行啊!小兄弟,以前玩过长弓吧,动作挺标准,就不知道准头如何。咱们弓箭手只要准头够,那就是军队里最强大的存在。”

    周维清的姿势动作怎么可能不标准?要知道,他家里那位周大元帅除了带兵打仗之外,只要在家,最大的乐趣就是折磨他,虽然周维清因为经脉闭塞未能修炼天力,但在训练方面,那绝对是第一流水准,就算周大元帅不在家的时候,也会给他布置训练任务,回来后检查。要是检查不合格?嘿嘿……

    正因如此,周维清不但会射箭,而且精准度相当不错,这也是他选择了弓箭兵之后兴奋的原因。天弓帝国以弓闻名于世,周大元帅对他的训练中,长弓就是用的最多的。

    拉着弓弦保持了一会儿,周维清这才缓缓收弓,脸不红、气不喘,腰板挺的笔直。他毕竟才只有十三岁,力量方面虽然已经不弱于成人,但如果长时间拉弓,力量还是有所不足。

    “行了。小兄弟,从现在开始,你就是咱们弓箭营的兄弟了。咱们弓箭营隶属于第五联队,第五联队全部十营之中弓箭手营有四个,咱们是三营的,这些你可要记牢了。”

    不论大国、小国,军队的建制都差不多。十人为一队,十队一百人为一中队,十中队一千人为一营,十营一万人为一联队又叫一个师团,十联队十万人为一军团。当然,在天弓帝国是没有军团这个建制的,整个天弓帝国就五个联队,共五万人。

    “啊?这就算测试完了?”周维清惊讶的说道。

    那弓箭兵笑道:“怎么?你还觉得有多难么?这是招兵又不是挑女婿,只要身体无缺陷,能拉的开长弓自然就算合格了。你这小家伙憨头憨脑的,估计也就是刚满十六岁吧,还会继续长身体的,肯定没问题。而且,加入军队以后,会到新兵营去集中训练三个月,你以为你进入军队就能直接上战场么?去吧,到那边去领装备,小兄弟,我可跟你说,能加入咱们三营绝对是你的运气,等你待会儿看到营长你就明白了,咱们营长亲自发装备呢。”一边说着,他在周维清的表格上打了个对勾就递还给了他。

    弓箭兵给周维清指的方向是旁边不远处的营房,这营房显然是刚刚建立不久,还有马车往里面不断运送东西呢,现在看来,应该是招兵所用的军械。

    自己这就成为一名士兵了?从小到大,被老爹骂成废物无数次,他从未有过像现在这样有成就的感觉,尽管刚才的测试无比简单,但他毕竟是通过了,凭借自己的努力成为了一名士兵,周维清不自觉的将胸膛挺起几分,吐出一口浊气,大踏步的朝着营房方向走去。

    走进营房区,手中表格就是他通过岗哨的通行证,在哨兵的指点下很容易就找到了弓箭三营的营地。有一个巨大如仓库的营房门前插着个牌子,上面写着:新兵报到处。

    周维清心中这个激动啊!赶忙就朝着营房走了过去,抬手掀帘就要进去。

    说来也巧,就在他伸手去抓门帘的时候,里面也正好有人走出来,现在是夏天,营帐的门帘都是薄薄一层,主要防蚊蝇的,周维清因为心情激动,这一下动作又很大,一把抓上去,确实是抓到门帘了,但同时还抓到了一个圆乎乎的东西,软软的,但却既有弹性,连同门帘被他一起抓在手中。周维清下意识的捏了一下的同时,门帘那边已经是一声低哼响起,紧接着,周维清就被一脚蹬了出去。

    这一脚力度不大,但也踹的他倒退了七、八步,险些一屁股坐在地上。门帘刷的一下就掀开了,从营帐内走出一个人来。

    那是一位明眸皓齿的少女,看上去不过十六、七岁的样子,身材修长,身高大约在一米七左右,一头蓝色长发在脑后梳理成马尾状。身穿黑色劲装,未穿甲胄,但这种黑色军装周维清还是认识的,是营长一级的制式军装,当然,外面要再配上全套的板甲才是全部装备。

    帝芙雅公主已经够漂亮的了,但如果和眼前这蓝发少女相比,却差了一个档次。这少女的皮肤,就像是乳酪一般细腻润滑,最显著的特征就是她那双极为漂亮的大眼睛,眼眸呈淡淡的青色,眼窝很深,眼目柔和而完美,精致的找不到半分瑕疵,始终给人一种温柔如水般的感觉。

    看到这名少女,周维清顿时呆住了,因为这少女他是认识的,尽管当初他只是远远的看了一眼,但记忆却异常深刻。原因很简单,因为出现在他面前的少女,不但是天弓帝国年青一代的第一天才,同时也是天弓帝国的希望,更有天弓帝国第一美女之称,她的名字叫做上官冰儿。

上一页 《天珠变》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