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天珠变》->正文

第一集 天珠觉醒 第三章 营长的胸肌真不错

    周维清只见过上官冰儿一次,那还是在上官冰儿的授勋仪式上,各国的贵族等级都差不多,从低到高,分别是勋爵、男爵、子爵、伯爵、侯爵、公爵六等。当然,不同国家的爵位,权力大小是完全不同的。

    上官冰儿是平民家的孩子,但是,她在年仅十二岁的时候,就被帝国授予了勋爵爵位,之后,第二年,加封男爵,今年她十五岁,比周维清大上两岁,但爵位却已经和他一样,也是子爵了。要知道,人家这个子爵可不是萌荫而来,是凭借着自己的能力获得的。帝芙雅公主是帝国皇室最耀眼的明星了,但要和周维清眼前的上官冰儿相比,那差了就不只一个档次。

    上官冰儿比帝芙雅公主小一岁,但她也已经拥有了两颗本命珠,但却并不是单纯的意珠或者是体珠,而是两者皆有。十二岁那年,上官冰儿就已经将天力修炼到第四级,意体双珠觉醒。同时拥有意体双珠的御珠师被称之为天珠师,其稀有程度比人类的双胞胎还要少见。而天弓帝国这样的小国家能够拥有的天珠师更是少的可怜。上官冰儿之所以这么受到帝国重视,小小年纪就能够从平民晋升到子爵爵位,就是因为,她是整个天弓帝国中第二位天珠师。而第一位天珠师,就是周维清的父亲,周大元帅。

    尽管自己的父亲是一名天珠师,但天珠师这个职业在周维清心中却是非常神秘的。由于他自幼经脉闭塞,周大元帅很是看不上自己这个独子,所以从不在他面前讲述和天珠师有关的事情。周维清只是知道,表面看去,天珠师似乎是意珠师与体珠师的结合,可实际上却并非如此,因为天珠师的修炼情况、等级提升,甚至连意珠、体珠的外表、能力,都与单纯的意珠师、体珠师有所不同。究竟不同在什么地方他就不知道了,但天珠师就是强者代名词这一点他却极其清楚,午夜梦回时,他不知道做过多少梦,梦想着自己能够成为一名天珠师。

    周维清之前唯一一次见到上官冰儿的时候,就是她加封子爵那天,为她授予爵位的正是帝国皇帝,当时周大元帅带着他进行观礼,因此,他虽然见过上官冰儿,一眼就认出了这位帝国第一美女,可人家却不认得他这个元帅之子。

    不过,此时这位帝国第一美女的脸色可不怎么好看,绝色容颜上满是寒霜,柳眉倒竖,双手护在胸前。

    上官冰儿此时已是郁闷到了极点,她刚要从营帐中走出来,谁知道被眼前这少年冒冒失失的隔着门帘抓了一把,而且还是抓在了女人最敏感的位置之一。要知道,从小到大,还从未有男人碰过她的身体,她自幼不知父亲是谁,是母亲一手拉扯大的。要不是刚才被抓到了重要部位,那踹在周维清身上的一脚可就不是那么轻了。

    周维清这时候也醒悟过来了,联想起之前那几名弓箭兵的话,很明显,眼前这位帝国第一美女竟然就是他要加入的弓箭第三营营长,也就是将要发给他装备的上官。再看看上官冰儿的样子,他就知道自己刚才那一把抓在什么地方了。

    在星辰森林的时候,他还只是看了帝芙雅公主有长发掩盖的裸背,就已经是激动的不得了。这下更是对上官冰儿直接上了手。难道今天真是自己的艳遇日么?一天当中竟然和天弓帝国最有名的两个女人发生了暧昧关系。想到刚才自己手上抓的竟然是……,噗的一声,两股鼻血就已经从周维清鼻子里喷了出来。哪怕他此时脸上再装的一脸憨厚,这鼻血可是直接出卖了他心中的龌龊想法。

    “你是什么人?”看到周维清喷出的鼻血,上官冰儿的脸色顿时更加难看了,一把就将腰间佩剑抽了出来,指着周维清怒斥道。

    “啊!误会,我是新兵,前来报到并领取装备的。”周维清赶忙将自己手中的表格朝上官冰儿晃了晃。

    上官冰儿一步跨出,如同风一般,已经来到了周维清面前,一把抢过他手中的表格看了一眼,脸色这才略微缓和了几分,她也知道刚才那是个巧合,可心中还是极为愤懑。

    “你那么毛毛躁躁的干什么?”铿锵一声,佩剑收回,她眼中杀气已经消失了,但语气却依旧没有半分缓和。试问,任何一个女孩子被抓了重要位置一下,脾气能好才怪了。

    周维清一边注意着上官冰儿脸上神色,一边心中暗暗赞叹,看人家上官冰儿,平民出身,受的委屈一点也不比之前的帝芙雅公主小,可人家这素质可要比帝芙雅公主好多了。她要是我未婚妻该多好?

    “跟我进来吧。”上官冰儿一撩门帘,重新走回了营帐。

    周维清正要跟进去,旁边却凑过一个人来,他这才发现,之前跟着上官冰儿身后还走出来一名男性士兵,身穿护住身体重要位置的轻铠,头盔上有一根黄色羽毛,这是掌管百人的中队长标志。之前因为上官冰儿实在是太引人注意了,因此周维清并未发现他的存在,此时才注意到。

    一丝细弱蚊蝇般的声音在他耳中响起,“小子,手感怎么样?”

    周维清此时正是心情暗爽之中,下意识的就赞叹道:“营长的胸肌真不错。”

    那名中队长其实只是调侃他一句,外加有些羡慕,却没想到这家伙竟然堂而皇之的就说了出来,和他外表憨厚的样子大相径庭。面对周维清的回答,他只想说一句:太彪悍了。

    寒光一闪,周维清只觉得全身寒毛瞬间乍起,面前的门帘已经刷的一下被斩断了一截,站在门帘内,手中佩剑正在微微颤抖着,上官冰儿一脸森寒的看着周维清,“再废话,我让你这辈子做不了男人。”

    “呃,营长,我错了。”周维清说出那句话的时候他就后悔了,他声音不算小,上官冰儿又刚进去,根本没有听不到的理由,赶忙一脸赔笑的承认错误。

    上官冰儿怒哼一声,转头走向营帐内部,而那位中队长眼看形势不对,朝着周维清比了比大拇指,扭头就溜了。上官冰儿虽然没什么架子,脾气也还好,但一旦发生战斗的情况下,却比任何人都彪悍,他可不想成为出气筒。

    “周小胖,过来。”上官冰儿严厉的声音从里面传来,周维清愣了一下,这才想起是在叫自己,赶忙快步走了进去。

    巨大的营帐内摆放着各种军用物资,大都是弓箭兵的制式装备。上官冰儿的佩剑都没有收回剑鞘,而是直接拍在了桌子上,向营帐内负责发放装备的士兵道:“给他一套装备,赶快让他滚蛋。”

    营帐内有十几名负责整理和发放装备的士兵,他们可不知道之前发生了什么事,只是十分奇怪,一向和善的营长怎么会突然变得如此愤怒了。一名老兵很快就拿出一套弓箭兵的装备走到周维清面前递给了他。

    周维清赶忙接着,那是两套军服,包括袜子、鞋、衣服都有,还有一件皮甲,一张比周维清身高还要多上几许的长弓和两壶羽箭,外加一顶风帽。

    风帽这东西,在各个兵种中,只有弓箭兵才有,它的作用可不是挡风的,而是遮光。弓箭手瞄准需要良好的视力,如果是迎着阳光的话,显然会受到很大影响,因此,弓箭手都会有一顶这样的帽子用来遮阳,以增强射击精度。

    老兵最后塞给周维清三个金币,道:“这是第一年的军饷,你有一天时间可以回家安顿一下。明天上午还在营帐这里集合。记住,不得滥用军械,明天过来集合的时候,必须穿好军装。明白了么?”

    “明白了。”要是没有上官冰儿的出现,周维清拿到这些东西说不定还会激动一番,可他现在还沉迷在手感之中,心中正想着,回去以后短时间内绝不洗手了。自然是兴奋不了什么。

    按照正常程序,上官冰儿身为营长,这个时候应该说几句勉励的话,可她现在又怎么说得出来呢?只是恶狠狠的看着周维清。周维清被她看得浑身发毛,也不敢多做停留,拿了东西赶忙就走出了营帐。

    上官冰儿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心中暗想:周小胖、周小胖,你给我等着,这一下不能白摸了。

    如果周维清知道上官冰儿现在在想什么,那么,这贱人一定会回答一句:要不让你摸回来?或者是:我胸肌没你发达啊!

    走出营帐,周维清看了看周围没什么人,一转身,就看到了营帐旁边有个写着茅厕的地方。上面还有个他不认识的奇怪标记。

    厕所?太好了。

    他赶忙拿着自己的装备跑了进去。这茅厕比想象中干净的多了,但却只有一个位置,还有专门的木门,里面也没什么味道。

    周维清找了个干净的地方把自己的装备放在那里,三把两把就扯掉了身上的衣服,之前只剩下一件大外套,没有内衣,穿着十分不舒服。既然领了军服,自然要先穿上再说了。

    脱了外套,他已是全身清洁溜溜,啥都没剩。他也不急着穿衣服,先站在那里大模大样的放个水。

    就在这时,背后突然传来门响,周维清一边放着水,一边下意识的回头看去,从外面走进来一个人,可不正是刚才在营帐中发火的上官冰儿么?

    上官冰儿一进茅厕,一眼就看到了周维清白花花的屁股,而且他刚刚放完水正在那里抖啊抖的。这一幕让上官冰儿整个人顿时呆滞了,而周维清也正在这个时候回过头来。两人四目相对,两声尖叫几乎同时响起。最奇葩的是,周维清这贱人的叫声竟是比上官冰儿还要夸张。

    上官冰儿俏脸羞的通红,一闪身就退了出去,周维清也赶忙抖了抖小鸟,飞快的穿上军服,暗道,这下可坏了。背上长弓,挂上箭壶,带上风帽,特意压低帽檐,快步就往外走。心中想着,能混出去最好。

    “站住。”上官冰儿怒喝一声,看着周维清,俏脸气得煞白,“你这个有裸露癖的色情狂。你给我站在这里等着,等我出来再收拾你。”一边说着,她已经冲进了茅厕。

    说来也巧,之前上官冰儿出来,就是要上茅厕的,而茅厕上面那特殊符号的意思就是营长专用,这茅厕只有她一个人使,毕竟她是女孩子嘛,又有着天珠师的特殊身份,毫不夸张的说,上官冰儿是天弓帝国未来的希望。因此,联队长特批了这么个专用茅厕给她。

    她之前想上茅厕的时候被周维清抓了一把,这才耽误了。周维清走后,她气消几分后,这才走出营帐过来上厕所的,可谁知道,竟然又看到了周维清,还看到了个光溜溜的周维清。一时间羞怒交加,却也乱了方寸。此时更是内急,想狠狠的抽打周维清一顿解恨,但也要先解决自己的生理问题再说啊!

    站在这里等着?周维清心道,傻子才在这里等着,说不定,你明天就气消了。

    这家伙可一点没把美女营长的命令当回事,提着弓就跑。快速出了营帐,扭头就进了天弓城。

    等上官冰儿从茅厕出来的时候,她眼中的色情狂周小胖早已跑的没了踪影,恨得上官冰儿牙痒痒却又偏偏找不到人。

    回到天弓城,周维清先找家旅店住了下来,然后管店家要了纸笔,给自己老爹写了封信。内容如下:

    老爹,你总说我是个废物,我自己也觉得自己挺废物的,就不在家招你烦了。人说,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我决定自己出去闯荡一番,说不定就能闯出点名头来呢。还有,帝芙雅公主的婚事你帮我退了吧。人家是天才少女,我一个废物,就别耽误人家了,何况人家公主殿下也看不上咱。别的不多说了,照顾好我老妈,也别找我。我比任何人都怕死,肯定会活蹦乱跳回来的,不用担心。

    写好了信,出门找了个专门送货的店铺,交了钱让送货之人明日再把信给家里送去。然后直奔铁匠铺。既然要当兵了,那也要安全第一,就像他信里写的,他比任何人都怕死,明天就进新兵营,没法轻易离开,自然要趁着今天这一天的工夫做点准备工作。

    从小在天弓城长大,周维清对这里的环境实在是太熟悉了,他年纪不大,在家又天天挨骂,这一决定离开,顿时有种小鸟出笼般的爽快感,至于想家这种情绪,至少暂时还是不会有的。

    很快,周维清找到了最近一家铁匠铺就走了进去。

    “这位长官,您要点什么?”铁匠铺内一名掌柜看到周维清一身弓箭兵装束,立刻就迎了上来。铁匠这个职业虽然说不上低贱,但和军人相比还是差的远的,天弓帝国最受尊敬的除了御珠师就要数军人了,总建制只有五万人的天弓帝国军不知多少次击溃外地侵扰,深得平民爱戴。虽然周维清看上去年纪小,但这一身标准军装还是十分提气的。

    周维清问道:“你是这里的老板么?”

    “是,我就是。我们这家铺子虽然不算太大,但在咱们天弓城可是老字号了,口碑没的说,您要打点什么,我算您便宜点。怎么说您也是为了保家卫国啊!”

    周维清嘿嘿一笑,一抬手,摘下头上的风帽递到老板手中,看了看外面,然后才凑到那铁匠铺老板身边,神秘兮兮的道:“老板,我是帝国军第五联队弓箭三营的军需兵。这次,是我们营长让我出来打造点东西的,这东西你们要是做的好了,好处就不用我说了吧?”

    那老板迟疑了一下,上下打量了周维清几眼,虽然眼前这弓箭兵年纪小了点,但一脸憨厚,怎么看都不是奸诈之辈,更不像是骗子。

    周维清压低声音道:“我们三营您都不知道?一说我们营长您就明白了,我们营长可是帝国第一美女,上官冰儿子爵大人。您可以去打听打听。”

    听到上官冰儿几个字,那铁匠铺老板顿时眼睛大亮,“长官,上官冰儿子爵大人要打点什么?”上官冰儿对于普通平民来说就是一个神话,她出身于平民之中,被冠以平民女神之称。这位性格忠厚的老板绝不相信有人会拿上官冰儿来骗人,否则必将受到所有平民唾弃,他怎会知道眼前这位竟然也是一个子爵。如果让上官冰儿知道周维清竟然用她的名头来忽悠,不知道会不会真让这家伙做不了男人。

    周维清道:“我们需要一种质地极为坚硬,但重量越轻越好的金属来打造东西。而且要快,今天就要。需立刻赶工,钱不是问题。”一边说着,他摸出自己刚领的军饷,将那几个金币拍在桌子上。

    周维清这家伙从小不需要修炼,心思之狡猾绝不是同龄人所能比拟的,他之所以扯上美女营长的虎皮,是因为速度。一般铁匠铺打造东西都是要排队的,但他可等不了。

    那铁匠铺老板立刻点头道:“没问题,我们铺子里正好有珍贵的钛合金,这东西可是火系意珠师大人提炼出来的。虽然价格高,但却正好是你要的特征。不过价格也比较贵,一公斤钛合金需要十个金币。这样吧,看在上官冰儿子爵大人的面子上,我收你个成本价,七金币一公斤。怎么样?”看到周维清拿钱出来的时候,他就已经完全相信这外表憨厚的少年了。

    听到钛合金这几个字,周维清顿时眼睛大亮,这玩意儿他听说过,他老子就有一套钛合金打造的铠甲,重量轻不说,而且极为坚韧,乃是锻造武器装备的最好材料之一。当下大喜过望,“好,就这个了。我要打造的是这东西。”一边说着,周维清将手中风帽递给了铁匠铺老板。

    老板愣了一下,“这不是风帽么?”

    周维清点了点头,道:“就是要打造成风帽的样子,你想啊!到了战场上,我们弓箭兵一般要面对的也就是敌人的弓箭吧,要是风帽换成钛合金的,敌人抛射的箭还能伤到我们么?而且,我要求在风帽帽子里面弄上一个多层帆布做成的把手,这样,我拿在手里的时候,它就能变成个盾牌了。”

    听周维清这么一说,铁匠铺老板顿时眼睛大亮,这完全是有可行性的,只不过,钛合金这么贵,能够装配所有弓箭兵么?

    这个想法周维清早就有了,他在家没事的时候,尽爱琢磨些稀奇古怪的东西,之前他报名参军的时候,那兵油子小队长对他说弓箭兵是最安全的,那简直就是放屁,周维清身为元帅之子,怎会不知道弓箭兵,尤其是天弓帝国的长弓手,是战场上损耗最大的兵种之一。长弓手的攻击力极其惊人,因此,必定会是敌军的重点照顾对象。对射这种情况可是屡见不鲜的,之所以依旧选择这个职业,是因为他有应对的办法而弓箭手也确实不太需要短兵相接。

    他在十一岁的时候就有了这个构想,把长弓手的风帽改造成盾牌,到了战场上使用起来更是极为简单,对方攻击的时候,只需要蹲下身体,尽量蜷缩着一些,再低下头,对方的弓箭几乎就全要被这帽子挡住了。这种想法普通人是绝对想不出来的,只有周维清这种天生怕死内心猥琐的家伙才能想得出来。他也想告诉自己的父亲,但每次看到老爹那一脸严肃的样子他就说不出口了,天知道父亲是否会认可自己这个建议,而且,超轻金属这种东西也不是整个军队能够配备的上的。

    “佩服,这一定是子爵大人的想法吧。太有创意了,好,这活儿我们接了,我现在就让大家赶工,今天晚上之前一定做好。到时候按用料多少收费,工钱我都不要你的了。算你六金币一公斤钛合金。”

    这就是忽悠的好处了,不需要自己开口,人家就给主动降价,周维清心中那是极为得意的。至于这老板将如此猥琐的想法转嫁到上官冰儿身上,他也毫不在意。安全第一嘛。

    “老板,你这里有没有钛合金做的其他物品之类的?最好是穿在身上防御用的。”六金币一公斤钛合金这种价格,周维清连听都没听说过,据他所知,正常的价格应该是十金币到十二金币一公斤才对。进入军队后很可能要上战场的,多给自己预备点防具总是好的。

    “你真问对人了,我这里还有一件钛合金内甲,是用钛合金打造成的甲片再以天兽魔韧蛇的筋编织而成。轻薄贴身,防御你们长弓手的弓箭绰绰有余。”一边说着,老板走到柜台后面,拿出一个托盘,上面放着一件银光闪闪的内甲。

    周维清毫不客气的将内甲抓入手中,随手抖开,这是一件半身内甲,能够护住包括手臂在内整个上半身,银色甲片闪闪发光,更重要的是重量轻,最多也不到两公斤。这就是钛合金的好处了。

    看到这东西,周维清不禁大喜过望,“好,这个好,这个我要了。我估摸着,大概有一公斤多重吧。老板,你放心,我也不让你吃亏,就算是两公斤好了。给,这是十二个金币。”一边说着,周维清已经飞快无比的掏出十二个金币排在桌子上。

    老板目瞪口呆的看着他,“军官大人,这个,这个不是这么算的啊!这个钛合金内甲只是制作就用了两名熟练工匠近半年的时间,再加上打磨和魔韧蛇蛇筋的钱。”这件内甲他的标价高达六十个金币,那可是相当于一名普通士兵二十年的军饷。

    周维清瞪大了眼睛,一脸憨厚的道:“老板,你不是说钛合金六金币一公斤么?而且你刚才也说了不收我工钱。我买这东西是送给我们营长大人的,您不会这么小气吧?你要诚信经营啊!这样吧,如果您非要加价我也没办法,只是我钱不够,回头我把它送给营长后,差的钱我让她给您补上,您看行么?我们营长是咱们国家栋梁啊!为了她的安全,我这几年的军饷都搭上了,实在是没余钱了。”一边说着,这贱人还摆出一副很纠结的样子。

    “这个、这个……”那老板一听说是送给上官冰儿的,脸色顿时变得古怪起来,遇到周维清他实在是欲哭无泪,最终还是无奈的叹息一声,“好吧,好吧。既然是给子爵大人的,那我什么都不说了。不过,军官大人,以后你们要是整体定制什么可要来找我啊!”

    周维清心中暗笑,不敢多留,“谢谢啊!那风帽回头我晚上来取,对了,把钛合金风帽外面再包上一层帆布,样子和我原来的风帽一定要做的一样,最多帽檐可以大一点,这样防御能更好些。”丢下这句话,他拎着内甲美滋滋的扭头就走。

    出了门一拐弯,周维清就找了个幽静的小巷钻了进去,脱掉自己的外衣,将那银灿灿的钛合金内甲贴身穿上。虽然是略微大了点,但那魔韧蛇蛇筋弹性极好,收束起来倒也算贴身,从外面穿上军服是绝对看不出来的。

    “真是好东西啊!哎,可惜了,钛合金不能附加天力,更不能附加任何属性,否则的话,以它的特质,肯定会是天价了。”周维清微微感叹着。钛合金的优点很多,缺点也不少,那就是不能注入天力和附加任何属性,这个特点就注定了它不能成为御珠师的武器,因此,价格始终不会太高。

    收拾停当之后,周维清决定去取被他珍藏在星辰森林中的一件宝贝,那可是他认为自己活了十三年中最珍贵的东西了。

    ……

    就在周维清加入军队,成为一名猥琐弓箭兵的时候,天弓帝国皇宫内却是一派紧张气氛。

    “父皇,您别生气,是我错了。”帝芙雅公主委委屈屈的跪在那里抽泣着。

    在她对面,一位身穿金色锦袍年约四旬的中年人正在来回踱步,此人头带金冠,面如冠玉,无形的上位者威严令周围所有侍从连大气都不敢喘,只是此时却眉头深锁,眼中怒气勃发。听到帝芙雅的话,猛然停下脚步,怒叱道:“我告诉你,维清要是没事,一切就罢了,要是他真的被你害了,你就给他殉葬吧。”

    原来,帝芙雅回到皇宫之后,越想越害怕,终究还是理智战胜了恐惧,将这件事向自己的父亲,帝国皇帝帝峰凌说了。刚开始的时候她还吞吞吐吐,但帝峰凌一听事关周维清,立刻将她的侍卫尼雅叫过来仔细询问,问清楚了所有细节。得知事情经过后顿时无比震怒,立刻派遣皇宫中四位生命系意珠师在尼雅的带领下去寻找周维清了,下了死命令,要尽全力治疗。

    帝芙雅瞪大了眼睛看着父亲,她怎么也没想到,周维清在父皇心中的地位竟然会如此重要。

    “父皇,他只是个臣子,可我却是您唯一的女儿啊!”帝峰凌一共由一子一女,长女就是十六岁的帝芙雅,帝芙雅还有个弟弟。帝峰凌是一位极为英名的君主,剩下儿子并且确保儿子身体健康后,他就决定不再生育,原因很简单,避免未来他百年后的皇位争夺,全力培养这唯一的儿子。

    帝峰凌怒道:“你还知道你是我唯一的女儿?当年,在帝国与克雷西边境,如果不是周大哥冒死相救,用自己的身体为我挡住了敌军箭雨,这世界上会有你么?当时,周大哥他身中二十六箭,四位生命系意珠师倾尽全力救治了一个月才夺回他的生命。这二十年来,周大哥为了帝国立下无数汗马功劳,没有他,天弓帝国早就不存在了,你还能当上公主?身为皇室成员,你不知为帝国崛起而努力,反而一门心思的做着白马王子英雄梦。别说今日维清很可能是碰巧才看到你,就算他故意去看你洗澡算什么?你是她的未婚妻,说不好听点,就算他把你……,也不算什么。而你呢?你竟敢对他出手,还是用意珠技能。我肯定的告诉你,我不是在和你开玩笑,维清如果真的死了,你就是他的殉葬品。否则,我无法向周大哥交代。”

    帝芙雅终于知道害怕了,当帝峰凌第二次说道让她殉葬的时候,她已经明白父皇下定了决心,尽管她无论如何也不愿意相信这是真的。

    “陛下。”正在这时,从外面走进来五个人,向帝峰凌躬身行礼,正是他派去的四位生命系宫廷御珠师。

    “怎么样?维清他怎么样了?”帝峰凌急切的问道。

    为首的生命系御珠师恭敬的道:“陛下勿急,我们并未找到周子爵,不过,我们仔细勘测过那里的情况,找到了周子爵离开时的脚印,由此可以判断,周子爵应该是平安离开的。”

    帝峰凌眉头紧皱,“这怎么可能?维清只是个普通人,承受了火系意珠的一击,恐怕……”

    生命系御珠师道:“周子爵毕竟是周元帅的儿子,或许,元帅给了他一些保命的物品吧。”

    帝峰凌的神色这才释然了几分,扭头向帝芙雅道:“起来,跟我去元帅府向维清谢罪。”

    在这个时候,帝芙雅还敢说什么?心中虽然已经不知道骂了周维清多少句,可还是不得不委委屈屈的起身,跟着自己父皇去了。

    周维清当然不知道他这没回家给天弓帝国首都带来了多少纷扰,第二天一大早,他在酒店美美的吃了一顿早餐,斜背长弓,就跑到军营报到去了。

上一页 《天珠变》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