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天珠变》->正文

第一集 天珠觉醒 第四章 天珠师的奥秘

    出了城门就是军营,周维清浑然已经忘记了昨天自己做过什么,不时摸摸身上的内甲和头顶那足有一公斤多重的特质风帽,兴高采烈的走进了三营营地。

    他才一进营门,就碰到了熟人,正是那位昨天那位问他手感怎么样的中队长。不过,此时这家伙却是一脸严肃,一抬手就拦住了他的去路。

    “你是叫周小胖吧。”

    周维清憨厚的笑笑,“是啊!中队长大哥,我就是周小胖。”

    那中队长沉声道:“什么大哥?军营里只有职务,我叫毛利,隶属帝国第五联队弓箭兵三营第四中队,从现在开始,你就是第四中队的一名长弓手,听明白了么?”

    周维清道:“听明白了。”嘴上虽然这么说着,心中却在暗暗腹诽,毛利?毛驴?毛驴中队长?

    毛利中队长可不知道,自己的一时严肃竟然让这猥琐的家伙给起了个绰号,这绰号更是伴随了他整个军旅生涯。

    “跟我来吧。”毛利转身就像军营内走去。

    周维清疑惑的跟在后面,心中暗想,怎么是中队长亲自来接自己?自己不过是个新兵,一个队长来接就足够了吧。中队长掌管百人,在军队总数不多的天弓帝国来说,已经算得上中层军官了,到了上官冰儿那掌管千人的营长就是将领了。

    毛利带着他一直向军营内走去,越走越偏,最后,在军营边缘靠后的角落中,走进了一个小帐篷。

    周维清跟着进去,这帐篷内只有一个地铺铺位,整体还不到十平米,除了那一个地铺之外,没有任何多余的装饰、摆设。

    毛利站在帐篷里,道:“在招兵结束前往新兵营训练之前,你就先住在这里。这次咱们第五联队一共要招兵一千人,我们三营一百人,估计还要至少半个月的时间。”

    周维清惊讶的道:“中队长,咱们军营的待遇现在这么好?都是住单间的么?”

    毛利嘿嘿一笑,道:“当然不是,这可是专门为你准备的,小子,我也帮不了你,自己做的事总要负责的嘛。好了,你先休息,食堂就在军营左侧区域,很容易找到。什么时候出发前往新兵营训练,会有人通知你。”说完这句话,他掀开帐篷帘转身而去。

    毛驴中队长走了,周维清心中顿时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摘下长弓和箭壶放在地上,也走出了帐篷。

    刚才没仔细观察,此时在心中不安的情况下,他看的就仔细多了,周维清发现,周围距离自己最近的帐篷,都有五十米之遥,可以说,自己这帐篷的位置乃是军营中最边角的。

    难道说自己的身份被发现了?不可能啊!自己已经很小心了。突然间,周维清脑海中闪过一张愤怒的俏脸,他顿时心头一寒,喃喃的自言自语道:“上官冰儿那妞可是帝国第一天才,总不会胸大无脑的和我这个小人物计较吧?”

    “周——小——胖——”正在这时,一个咬牙切齿的声音突然在他耳边响起,那声音虽然如同出谷黄莺一般动听,可此时的语气却十分不妙。

    周维清赶忙回过身,正好看到一身劲装身背暗紫色长弓的上官冰儿。看到她,周维清不禁呆了一下,上官冰儿今天依旧是梳了个马尾,身上也未穿甲胄,一身暗紫色的劲装将她修长的身材完美衬托出来,再加上暗紫色长弓的装饰效果,更显得她英姿飒爽。可惜此时却是秀眉微挑,淡青色的美眸中仿佛要喷出火来似的。很明显,那句胸大无脑她是听到了。

    不会这么倒霉吧?周维清心中哀叹一声,赶忙摆出他那招牌式的憨厚笑容,“营长大人,我刚才是夸您,那个,夸您发育的好……”被抓了个现行,他也不知道自己该如何解释了。

    上官冰儿这个气啊!她让毛利中队长将周维清安排住在这军营中偏僻的地方,就是为了方便收拾他。本来她还觉得,自己这么做是不是有点过分了,毕竟,周维清才是个新兵而以,之前的行为虽然可恶,但也不能说他就是故意的。但听了他刚才那四个字的形容再加上后面这句解释,她怎么还会被周维清的憨厚外表所蒙骗?

    “士兵周小胖,立正。”上官冰儿大喝一声。

    周维清赶忙站直身体,人比人气死人,人家可是营长,更是一名天珠师,他深悉好汉不吃眼前亏的道理。

    上官冰儿右手从腰间摸出一根马鞭,眼神森寒的看着周维清,沉声道:“士兵周小胖,侮辱上官,罚鞭刑十次,执行者上官冰儿。周小胖,原地向后转。”

    周维清看了一眼上官冰儿手中的皮鞭,心中哀叹一声,没想到自己第一天进军营就要挨鞭子。但形势比人强,他也只得心不甘、情不愿的转过身去。

    上官冰儿怒哼一声,一步跨出就已经来到了周维清背后,刷的一下,一鞭子就抽了上去。

    啪的一声脆响,抽在了周维清背上。

    “啊——”周维清凄厉的惨叫就像是被阉割了似的,整个人顺势前扑就趴在了地上,满地打滚。

    上官冰儿看看自己手中的皮鞭,疑惑的想道,有那么疼吗?我可没用天力啊!这周小胖看着挺结实的,怎么这么不禁打?

    周维清的表演实在是太逼真了,身体一边翻滚着,还不断的抽搐,那样子,简直就像是下一刻就要死了一般。

    要说挨打,谁的经验能比他强?从小到大,就是被他那位元帅老爹给揍大的,深知挨打时的各种技巧。

    上官冰儿那一鞭子刚挨到他身上的时候,他就已经前扑了出去,尽可能的化解了几分力道,而此时的表现,更是要用自己的痛苦去博取人同情。这招他用的太多了,简直是熟练异常,完全是下意识的行为。而实际上,这家伙心里却乐开了花,他身穿钛合金内甲,这一鞭子上去又没有天力,他根本就没什么感觉。只是既然已经下意识的开始痛苦表演了,总要继续下去吧。

    看着周小胖痛苦的样子,上官冰儿这第二鞭子怎么也抽不下去了。周维清翻滚了一会儿,总算是平静下来,但还是躺在那里不停的抽搐着,一副就要不行了的样子。

    上官冰儿怒哼一声,“周小胖,剩余的九鞭子暂且记下。就你这身体素质,怎能成为一名合格的士兵?在新兵营训练开始之前,本营长将对你进行一系列的强化训练,如果你不能完成,就趁早给我滚蛋,省得丢我三营的脸。午饭之后,我再来找你。”说完,她转身就走了。

    一直目送着上官冰儿的背影消失,周维清才从地上爬起来,目光中那份猥琐消失了几分,“这人和人真是不一样。看来,我以后不能再气这位营长大人了,和帝芙雅比起来,她要善良的太多了。”连他自己也没想到,上官冰儿竟然这么好糊弄,这要是换了帝芙雅来,恐怕剩余的九鞭子一下也不会少。周维清分明注意到了,之前上官冰儿在说最后一番话的时候,眼中明显流露出了不忍的神色。这让他对上官冰儿好感大增,不过,好感大增的结果就是下一刻,这猥琐的家伙又开始回忆起了昨天那充满弹力的手感了,并且很不要脸的流出了口水。

    很快,中午就到了,军队中的午餐没什么特别的,简单、管饱。周维清在家的时候,吃的就不是什么山珍海味,能吃的饱,他就没啥意见。当然,他吃饭的食堂只是普通士兵而以,军官们另有吃饭的地方。当他吃过午饭回来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上官冰儿已经站在他的帐篷前等着他了。装束和上午来的时候一模一样。周维清暗暗想到,她要是我女朋友,在这里翘首以盼的等我该多好?不过,他也只是想一下而以,周维清最大的优点就是有自知之明,他可不认为天弓帝国第一天才美少女会看上他这个不能修炼的废物。

    “营长好。”周维清快步走到上官冰儿面前,十分正经的立正行礼。

    上官冰儿心地善良是没错,但她也同样是绝顶聪明,上午抽了周维清一鞭子回去后,她就意识到自己上当了。自己那一鞭子根本就没抽多重,哪至于那么痛苦?这小子分明是装的。这个表面上看去憨头憨脑的周小胖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不好好惩罚他一下,难解心头之恨。一想到第一个碰触自己身体的男人竟然是这么个家伙,上官冰儿气就不打一处来。

    “周小胖,我问你,对于弓箭手来说,最重要的能力是什么?”上官冰儿沉声问道。

    周维清毫不犹豫的回答道:“速度、力量和准确度。”

    上官冰儿听到他如此快捷而正确的回答,不禁有些惊讶,“很好,你说的很对。从今天上午你的表现来看,你的身体状况很差,不足以胜任一名合格的长弓手。因此,从现在开始,我将对你进行一系列的特训。”

    周维清一听这话,脸色顿时垮了下来,“营长大人,能不能待会儿再开始?我才刚吃完饭,总要午休一下吧。”

    上官冰儿怒道:“你有和我讲条件的资格么?服从命令是军人的天职,我希望你好好记住这一点,否则,你永远也不可能成为一名优秀的士兵,更没有成为军官的机会。我去准备东西,半个时辰后,特训开始。”

    看着上官冰儿离开了,周维清立刻就笑了,“这妞儿说的厉害,可心肠却软的不行,这不还是给了我半个时辰的休息时间么,在本少爷面前,装是没用滴。睡会儿去。午睡可是好习惯,美容又养颜。”

    当半个时辰后上官冰儿拿着一个行军包裹重新来到这里的时候,听到的却是周小胖长弓手均匀的鼾声。

    上官冰儿是又好气、又好笑,周小胖这混蛋还真是吃得饱、睡得着,难道他看不出自己这是在假公济私的报复他么?也真亏他还能睡这么香。

    “周小胖,你给我起来。”上官冰儿在帐篷外喝道,她自然是不会进他帐篷的,要是这家伙是光着身子睡觉的怎么办?

    鼾声依旧。

    上官冰儿美眸之中闪过一丝狡黠的光芒,突然大喝一声“着火啦。”

    “啊——”一声惨叫从帐篷内响起,只见周维清连滚带爬的就从里面冲了出来。还好,虽然有些衣冠不整,但总算他还是穿着衣服的。

    “哪儿呢、哪儿呢?”周维清一脸惊慌的冲了出来。

    上官冰儿没好气的道:“你就那么怕死么?”

    周维清四处看看,此时他已经渐渐清醒了过来,看到周围连一点火星都没有,顿时明白自己是被忽悠了。一脸不满的道:“怕死乃人之天性,不怕死的是傻子。没事我回去继续睡了。”一边说着,他转身就要往回走。

    “混蛋,你给我站住。”上官冰儿发现,不知道为什么,每当自己面对周小胖的时候,总会被他气的要死。

    “营长大人,还有什么事么?”周维清有些不耐烦的问道。

    “特训。”上官冰儿咬牙切齿的看着这家伙,一抬手,将那行军包裹狠狠的塞入周维清怀中,她已经决定了,无论如何,今天也要好好修理这家伙一翻,不然难解心头之恨。

    周维清只觉得手中一沉,打开一看,里面全是沉甸甸的石头,足有二十公斤重。顿时不敢再装,苦着脸道:“营长大人,这也太狠了吧?”

    上官冰儿冷哼一声,“身为一名长弓手,你的速度、力量都差很多,不进行大运动量锻炼怎么行?”

    周维清道:“可是,我射箭射的准不就行了么?”

    上官冰儿疑惑的道:“你射箭很准?”

    周维清对自己的箭法多少还是有点信心的,立刻点了点头。

    上官冰儿道:“那好,只要你射箭比我准,或者是和我差不多,你就不用接受我训练了。拿着你的弓箭跟我来。”

    周维清背起长弓,带上箭壶,跟着上官冰儿从侧门走出了军营。

    一出军营,上官冰儿就停下了脚步,指着远处大约两百码左右,粗如人体的一棵树道:“看到那棵树了么?身为一名合格的长弓手,两百码距离要能射中人体。你现在的目标,就是那株大树正中央的位置,开始吧。”

    周维清摘下长弓,从箭壶中取出一根长约零点九米的羽箭,张弓搭箭、认扣填弦,两百米外人体粗细的树,看上去其实就只有很细的一道而以,他仔细瞄了瞄,这才松手放箭。

    嗖的一声,羽箭飚射而出,砰的一声,已经稳稳的射在了那棵树中央靠左一点的位置。这样的箭法算是相当有准头了,上官冰儿掌管的第三营中,队长们能做到的也就是如此而已。合格长弓手在二百码外准确命中人体这种说法虽然存在,但真正能做到的毕竟还是少数人。

    “哈哈,中了。”周维清洋洋得意的向上官冰儿举了举自己手中的弓,他其实也没有十足的把握,要是射上十次的话,中个六、七次的水平他还是有的。这也是他选择长弓手这兵种最重要的原因。

    “这也算射中了?我让你射的是树中央。我用脚射,都比你射的准。”上官冰儿不屑的说道。

    周维清瞬间就抓住了她的语病,“用脚射也比我射的准?那你射一个我看看。要是你能用脚射箭还射中了,我就听你的进行训练。”

    “我是你的营长,你本来就该听我命令。把你的弓、箭拿来。”上官冰儿微怒道。

    周维清将自己的弓箭递了上去,上官冰儿冷哼一声,“看着。”一边说着,她踢掉了自己的军靴,露出一双白皙柔嫩的小脚,还没等周维清明白过来,已经抬起一脚用脚拇指和食指夹在长弓手握处,修长的右腿向后一抡,就已经将长弓举了起来,紧接着,她上身前伏,双手撑在地面上,另一只脚从箭壶中夹出一根羽箭,整个人已是倒立而起。

    让周维清看的目瞪口呆的是,上官冰儿倒翻而起的身体已经在空中形成了一个半弓型,右脚前蹬,左脚灵巧的将羽箭搭在弓弦之上,瞬间张弓如满月。她那浑圆的臀部,几乎压到了自己头顶上方,笔直修长的大腿,正好就在周维清面前。

    左脚松弦,嗖的一声,羽箭已经电射而出,周维清顺势看去,只见那羽箭噗的一声轻响,已经稳稳的插在了那棵树正中央的位置。

    这样也行?这脚弓实在是太帅了。周维清心中大为赞叹,不愧是帝国年轻一代第一天才啊!上官冰儿刚才这一下所展现出的,完全是身体的柔韧性和控制能力,并没有使用半分天力和天珠的能力,用的也是周维清刚刚使用过的普通长弓而以。

    身体翻回,上官冰儿重新俏生生的站在周维清身边,将长弓和箭壶扔给了他,平静的道:“现在服气了?”

    周维清很认真的看着上官冰儿,道:“营长,我觉得吧,以后你要是穿裙子的时候,可千万别用这脚弓,不然的话,会走光的。不过,你腿真美。”他还有一句终究没敢说出来,他还想说的是:小屁股真翘。

    本来上官冰儿看着他有些呆滞的样子还以为折服了这家伙,可谁想到他竟然说出来这么一番话,气的上官冰儿双眸喷火,俏脸羞红,“你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龌龊的东西?立刻、马上、现在,给我背上行军包裹绕军营跑,我没说停就不许停,否则的话,我就和你真人切磋。”

    “我跑还不行么。”周维清一脸委屈的样子,背起行军包裹,慢吞吞的跑了起来。不过,他就算装的再像,此时在上官冰儿眼中也是一副欠揍的样子。

    “跑快点。”上官冰儿再他屁股上踢了一脚,穿上靴子,与他并肩而行。她这是要监视周维清整个跑步过程,完全不给这家伙偷奸耍滑的机会。

    周维清侧头看向上官冰儿的时候,突然发现,她手上多了点东西,两颗晶莹的红色珠子出现在她手腕上。

    这就是天珠么?周维清大为好奇的看着上官冰儿,背着二十公斤东西跑步虽然不轻松,但短时间他还是能坚持的。对于天珠,他有着无比的好奇心和向往,忍不住问道:“营长,这就是你的天珠么?我听说,天珠师是同时拥有体珠和意珠,你这意珠是火属性的红宝石?”那两颗红色珠子确实和帝芙雅的火属性红宝石十分相像,唯一不同的就是光泽,和帝芙雅的火属性红宝石意珠相比,上官冰儿左手手腕上这两颗珠子的光芒耀亮的多,至少是帝芙雅那两颗红宝石意珠光泽的一倍以上,而且与红宝石的华贵相比,她这两枚红色珠子却充斥着一种轻灵感,看上去十分舒服。

    上官冰儿道:“你再跑快一点,我就告诉你。”虽然她很怒周小胖,但对他却没什么防备之心,身为天珠师,她能清楚的感觉到,周维清体内并没有半分天力的存在。

    周维清这个时候也顾不得耍滑了,赶忙加快几分步履,虽然更加艰难了一些,但什么也比不上他对天珠的好奇。

    上官冰儿道:“天珠师和体珠师、意珠师都不同,也并不只是同时拥有那么简单。看你的样子,应该是对体珠师和意珠师多少有些了解的,你看我的体珠有什么不同?”一边说着,她露出了另一边的右手手腕。

    呈现在上官冰儿右手手腕处的,是两颗翡翠珠子,那是两枚淡绿色,通体晶莹透明,色溶于体的绚丽翡翠。

    “龙石种翡翠,纯色?”周维清吃惊的说道。龙石种翡翠,在翡翠之中算得上是极品之一了,而作为体珠时,它象征的是提升敏捷。但这还不是令周维清最吃惊的,他吃惊的是纯色,上官冰儿这两枚体珠之上,并没有其他种类的翡翠,而是完全单纯的敏捷之龙石翡翠。

    上官冰儿道:“天珠师所拥有的体珠,与体珠师所拥有体珠的不同,就在于纯色。也就是说,天珠师的体珠,能够为天珠师增幅的就只会是一种身体属性,譬如我的龙石翡翠体珠,增幅的就是敏捷。而其增幅总量,相当于是普通体珠各种属性增幅总合的一点五倍。这些知识在御珠师学院中都会教授。”

    纯色,原来是纯色。周维清心中恍然大悟,他终于明白天珠师的体珠和普通体珠师的区别了。看上去增加的只是单一属性了,可实际上,百分之一百五的增幅单一属性,在同级别的情况下,不论天珠师的体珠增幅的是哪一种属性,也是普通体珠师所无法比拟的啊!

    上官冰儿继续说道:“至于我的意珠,也并不是你所说的红宝石,因为我的意珠并非火系,而是风系。”其实,她完全没必要和周维清说这些的,但不知道为什么,一看到这家伙一脸震惊的样子,她就有些小开心。

    “风系?风系意珠师的意珠应该是碧玺形态啊!那种青色的宝石。”周维清果然被再次震惊了。

    上官冰儿摇了摇头,道:“我们天珠师的意珠和普通意珠师也不同,我这意珠也是碧玺,但在碧玺宝石中,却是最为稀有的红色碧玺,又称之为帝王碧玺,十分少见。这也是天珠师的意珠和意珠师意珠不同的地方了。同样是风属性,我的帝王碧玺所拥有的风属性能量是普通碧玺的一点五倍。其他属性意珠也是大同小异,简单来说,同属性的意珠,天珠师所拥有的都是最高品质的宝石意珠。”

    “这么猛?那这么说,一珠级别的天珠师岂不是要比两珠级别的意珠师和体珠师还要厉害么?”周维清吃惊的说道。

    上官冰儿道:“从实力上来说是这样的。但是,天珠师的修炼难度也要比单一的意珠师和体珠师高的多。大陆上,能够将单纯意珠或者体珠修炼到九珠巅峰境界的有不少人。但是,将天珠修炼到巅峰的我却从未听说过。其实,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御珠师只是包括意珠师和体珠师而以,并不包括天珠师,天珠师本身就算是一个单独的职业了。传说中,最强大的天珠师能够修炼到双手各十二珠,到了那个境界就已是夺天地造化,可改变天地间之一切。”说到这里,她眼中不禁流露出向往之色。

    十二珠,原来天珠师竟然能够修炼到十二珠,而并非意珠师和体珠师最高的九珠。直到此时听了上官冰儿的解释,周维清才明白自己的元帅老爹究竟强大到了怎样的程度。要知道,自己的老爹可是一位八珠修为的天珠师啊!

    于是,周维清试探着问道:“听说咱们天弓帝国的周元帅也是天珠师,他很厉害么?”

    上官冰儿毫不犹豫的说道:“当然厉害了。周元帅是我最尊敬的人。他的修为别说是在咱们天弓帝国,就是到了那些大国之中,担任元帅都是毫无问题。陛下曾经说过,哪怕是咱们天弓帝国所有御珠师加起来,也不是周元帅一人之敌。周元帅天珠已经修炼到了第八颗,乃是一位中阶天宗,放眼全大陆,那都是第一流的强者。更何况,周元帅的意珠还是上位四大属性之一。”

    听上官冰儿夸赞着自己的父亲,周维清现在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原因很简单,刚才这一段不遗余力的奔跑,他的体力已经消耗的差不多了,汗透重襟,呼吸越来越不均匀,说话都变得困难起来。

    “快一点。”皮鞭又出现在了上官冰儿手中,眼看着周维清汗流满面的样子,她心中不禁十分痛快,这家伙看样子体力不错,这已经跑了不近的距离他还能坚持着,可见上午挨那一鞭子的痛苦全都是装出来的。

    “营长,我不行了,让我休息一会儿吧。”周维清抹了抹脸上的汗水,可怜兮兮的看向上官冰儿。

    可惜,这一次上官冰儿决定无论如何都不在上当了,俏脸一寒,一鞭子扫出,闪电般在周维清屁股上抽了一下,顿时疼的周维清一激灵,刚刚缓下来的脚步顿时加快几分。他那内甲可并没有护到屁股上。

    反观上官冰儿,跟在周维清身边,如同鬼魅一般,脚尖在地面轻点一下,就能飘出十几米,轻松的不能再轻松了。她的体珠是增加速度的,意珠又是最擅长速度的风系,可以说是最完美搭配的敏捷型天珠师,要是她真的将速度全面展开,就算是四珠初级体尊级别的体珠师也别想追的上。

    “啊!疼死我了。”周维清挨了一鞭子,顺势就想向下倒,可是,还没等他倒下去,一只纤纤玉足就已经出现在了他面前,脚尖在他胸前一勾,立刻就稳住了他向下倒的身体,紧接着,又是一鞭子抽在他屁股上,引得周维清再次惨叫一声。

    “我让你装。”上官冰儿咬牙切齿的说道。她这次的第一鞭子抽上去其实根本就没用几分力,果然,一下就试出来了这家伙在装。

    在上官冰儿面前,周维清根本连想倒下去的机会都没有,上官冰儿就像一道紫色幻影似的跟在他身边,速度慢了,就是一鞭子,想装一下摔倒,被人家脚尖一勾就又是一鞭子。这一次,他可是吃了大亏,屁股上火辣辣的疼,身体越来越累,肺里像着火了一般,可偏偏又不能慢下来。

    “营长,我,我……错……了。”说软话这种事周维清再擅长不过,好汉不吃眼前亏嘛,可惜的是,被他忽悠数次的上官冰儿,这下是再也不肯上当了。

    “现在知道错了?晚了。”上官冰儿恨恨的说道。

    不到一刻钟,周维清身上的军装就已经被汗水浸透了,那可是二十公斤的负重啊!而且,他的实际年龄也只不过是十三岁而以,这样高强度的跑下来,又怎能承受得了。

    眼前一黑,周维清身体就向前扑倒,而上官冰儿的脚又一次及时的到了,不过,她这次再一勾,没等一鞭子上去,周维清的身体就已经向后倒去,上官冰儿愣了一下,身形一闪,就已经到了他背后,脚尖在他背上一挑,将他放平在地,这才发现,这家伙这次是真的晕了过去。

    “喂,喂。周小胖。”上官冰儿在周维清身上踢了两脚。左手上第一枚帝王碧玺意珠红光一闪,一道淡淡的红芒射出,落在了周维清的手腕上,她自然是不会去与周维清肌肤相亲,通过这种方法来探查他的脉搏。

    “真的晕了?”上官冰儿的天力已经修炼到了天精力第八重,虽然是通过意珠能量去感受周维清的身体情况,却也十分清晰,这回他确实不是装的,是真的脱力了。

    ……

上一页 《天珠变》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