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天珠变》->正文

第一集 天珠觉醒 第五章 不死神功,天珠觉醒

    元帅府。

    会客室内上首位坐着两人,其中一人,正是天弓帝国皇帝帝峰凌,另一边则坐着一名如同铁塔般的壮汉。看上去五十多岁,古铜色的肌肤下隐隐有光晕流转,国字脸,一双虎目,鼻直口方,虽然是坐着,也能看得出他那身躯的魁伟。坚如磐石般的肌肉将一身劲装完全撑起,双目炯炯有神,一双黑眸中散发着幽深的光泽。这个人,就是天弓帝国柱石,大元帅周水牛。也就是周维清的父亲。

    周大元帅和上官冰儿一样,也是出身于平民家庭,小时候以放牛为生,才有了这名字的来历。没有人敢取笑他的名字,因为这么做过的人,都已经死了。

    “陛下,你看看这个。今天早上有人送来的,是那小兔崽子的笔迹。”周水牛将一封信递到帝峰凌面前。

    “周大哥,你这不是为了安慰我才弄出来的吧。我意已决,要是维清真的出了什么事,帝芙雅这丫头就要给他陪葬。”帝峰凌坚决的说道。昨天他亲自带着帝芙雅登门谢罪,却得知周维清并未归来,立刻派出大量人手在城外搜寻,却无所得。

    周水牛沉声道:“陛下,臣怎敢欺君呢?你可不要被这小兔崽子憨厚的表面骗了,其实他比谁都狡猾,就连我都被他骗过不少次。这次估计是自知闯祸,怕我揍他才不敢回来,说的好听,什么出去闯荡一番,狗屁,我看,他是不敢回来,不用理他。”

    帝峰凌苦笑道:“维清一日不归,我就一日不能安心啊!这件事都是帝芙雅的错,大哥,要是维清回来了,你可不能打他,说起来,这孩子也怪可怜的,天生静脉闭塞也非他所想,你也不要太难为他了。”

    周水牛哼了一声,“虎父犬子。不过,这小子还算有点自知之明,他说的对,他怎么配得上公主殿下?我看,就按他所说,那婚事还是取消了吧。”

    帝峰凌勃然色变,“那怎么行。帝芙雅生是你们周家的人,死是你们周家的鬼,大哥,君无戏言,这件事你不用再说了,如果因为维清不是御珠师就悔婚,那我还配做你的兄弟么?”

    ……

    周维清从昏迷中清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身处于帐篷之中,这一醒转过来,顿时感觉到全身上下无一处不疼,身上更是汗腻腻的难受。尤其是双腿,如同灌了铅一般,稍为一移动,顿时犹如被万千钢针刺扎一般痛苦,令他不禁呻吟出声。

    “上官冰儿你这小娘皮,你等着,早晚有一天老子会把你按在身下蹂躏。”

    稍为缓了一会儿,周维清才勉强从地铺上爬起来,刚坐起身,就看到铺位旁边放着两个大碗和一张字条。

    两个大碗中一个碗里装了三个大馒头,另一个碗里则装了两样菜,一样是炒的青菜,另一样竟然是炖肉。累了一下午的周维清早已是饥肠辘辘,立刻毫不客气的抓起馒头就吃,心中暗道:算上官冰儿这小娘皮还有点良心。馒头和菜都还温热着,味道也相当不错,明显不是出自于普通士兵食堂的大锅饭。一边吃着,周维清这才去看那纸条,纸条上留下的内容很简单,只有四个字:明天继续。

    “妈的,还没完了啊!不就是摸了你一下么?”周维清没好气的哼了一声,还很是猥琐的用力捏了捏手中的馒头,算是找找手感。

    三下五除二,吃完了晚饭,周维清一刻不停的走出了帐篷,强忍着身上的酸痛去清洗了一下身体,这家伙虽然猥琐又怕死,但有一点好,还是很爱干净的。顺手把衣服也给洗了,千万不要以为他出身贵族就会做家务,正相反,什么家务、做饭,他一律都会,这还不是被家里那位严厉的老爷子水牛元帅逼的么。在元帅府里,周维清是单独住一个小院子,六岁以后,一切自力更生,所有需要的东西都有提供,但就是没人侍候。为了这事,周大元帅和元帅夫人不知道打了多少次架,可惜,周大元帅的强势是不可抗拒的,最后元帅夫人也只是争取到了去教导周维清去做这些的权力而以。

    清洁了身体,换了另一身军服,把脏的洗干净了,周维清这才回到自己的帐篷里,此时,整个军营都已经安静下来。

    周维清回到帐篷后,打开自己随身带来的布包,里面都是他昨天从铁匠铺出来后采购的一些必备品,譬如一些简单的粉末状调料,一瓶灯油等等,都是一些琐碎但又是生活必需品。他最怕的就是当兵以后吃不饱,买些调料,就算是以后偷吃也容易些。至于那灯油,立刻就派上了用场。

    周维清拿出之前刷干净的饭碗,往里面倒上一点灯油,然后再拿出些几股细线捻在一起放在灯油中浸泡了一下后露出一个线头,然后再用火石点燃,立刻就弄出来一个临时的小油灯,他这不大的小帐篷内顿时亮了起来。

    做完这些后,他悄悄的撩起帐篷帘探出头去看了看,确认外面没人后,这才把头缩了回来。珍而重之的探手入怀,从贴身处取出了一个油布包。

    “幸好用油布包给包上了,不然今天出了这么多汗,万一给浸坏了就麻烦了。”

    小心翼翼的打开油布包,露出了里面一本古籍。这确实称得上是一本古籍了,因为它根本不是用纸张制作而成的,而是用上好的羊皮缝好的,足有两寸厚,多达几十页,样式古朴,边缘处都已经有些破损了。封面上写着四个大字:不死神功。

    这就是周维清昨天去星辰森林取的宝贝,这东西是他十岁的时候被周大元帅扔到一片深山老林中训练生存能力的时候在一具骷髅身边拣到的,连周大元帅都不知道。一直被他藏在星辰森林一个树洞中。

    掀开封皮,露出第一页,最上面是一行小字:不死神功总纲。

    无大毅力者不可修炼,无必死之决心者不可修炼。不死神功实为必死神功,化不可能为可能,以天体之三十六大死穴为修炼对象,死中求生,稍有不慎,必死无疑,慎之、慎之。能冲破三十六大死穴者,方能真正接引天地之力,与天地同寿,与日月同不朽。

    当初,周维清在得到这本不死神功的时候,就是被这总纲吓到了,所以才一直没敢修炼。他也简单的看过这本不死神功中记载的内容。

    每个人修炼天力都要有功法,通过功法来运行天力,吸收天地之力锻造自身,使自己天力进步。天力的修炼分为四大阶段,那就是天精力、天神力、天虚力和天道力,每一个阶段又分为十二重。这本不死神功,就是一种修炼天力的功法,只不过,它实在是太特殊了,它的修炼方法和一般的修炼天力功法截然不同。

    普通天力修炼功法,不论是什么档次的,都是以冥想、打坐、炼体等各种方法来激发自身潜力并且吸收天地之力为基础。而这本不死神功却是另辟蹊径,它的修炼方法可以说是再简单不过,那就是冲穴。冲人体之三十六大死穴。根本不需要去吸收天地之力,也不用冥想、打坐、炼体这些。每冲开一个死穴,天力自然而然提升一重。所有积蓄天力的过程,都是为了冲穴做准备,可以说是简单到了极点,但也难到了极点。如果能够冲破这全部三十六个死穴,那么,天力至少也能修炼到三十六重,甚至突破天虚力,进入最后一个天道力的层次。要知道,他的父亲周大元帅身为天弓帝国第一强者,天力也只是修炼到了第三十二重,也就是天虚力第八重的程度,并且已经五年未有寸进了。

    在周维清小的时候,周大元帅曾经找来众多修炼天力的方法给他进行尝试,至少在周维清尝试过的那些功法中,从未有任何一种功法的运行轨迹是包含人体这最重要的三十六大死穴的。

    正因如此,周维清才一直不敢碰触这门功法。可是,几年过去了,几乎每年周大元帅都会为他检查身体,可是,他体内阻塞的经脉却丝毫没有因为年龄增长而有好转的迹象。这样下去,他只能是个废物。周维清心中不知挣扎过多少次,要不要修炼这不死神功,直到今天,他终于下定了决心。

    周大元帅本身就是天珠师,以天珠师的遗传来看,天珠师的后代,只要能够觉醒本命珠,那么,就有很大可能拥有天珠。而周维清仔细研究过人体经脉,他发现,自己阻塞的那几条经脉,其中就包含了几个死穴,也正是因为如此,周大元帅虽然望子成龙,但也绝对不敢冒险用天力帮助他冲破经脉。周维清当时就想到,如果自己能够修成这不死神功,将这几处死穴冲开了,经脉闭塞的问题自然解决,他也就能够拥有天力了。

    今天,当他从上官冰儿那里听到关于天珠的奥秘后,想要成为一名天珠师的冲动远远超出了他此时身体的痛苦,他下定决心,无论如何也要尝试一下这不死神功的修炼,不试试,他绝对无法甘心。他很清楚,自己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人类如果在十六岁的时候本命珠还未能觉醒的话,那么,就将永远失去觉醒本命珠的机会,到了那时候,他就真的永远只能是个废物,谁愿意当一辈子废物?周维清虽然贪生怕死,但他更怕这样废物下去。

    深吸口气,周维清脸上的憨厚消失了,剩余的只有凝重,接着小油灯微弱的光芒,他将不死神功翻到了第二页。这第二页记载的,就是不死神功要冲击的三十六大死穴中的第一个。

    只见那古旧的羊皮纸上写着:人体周身约有五十二个单穴,三百个双穴、五十个经外奇穴,共七百二十个穴位。有一百零八个要害穴,其中有七十二个穴一般点击不至于致命,其余三十六个穴是致命穴,俗称‘死穴’。

    不死神功第一篇,上、下肢死穴修炼功法。第一穴:肩井穴。

    肩井穴位于肩部最高处……

    这一页详细记载了肩井穴的修炼方法,同时有图搭配,能够清楚的看到肩井穴的位置。

    肩井穴是双穴,左右各一,周维清试着轻轻的在自己左侧肩井穴上按了一下,顿时感觉到半边身体一阵发麻。心中暗惊,果然厉害。要知道,在这三十六大死穴之中,也有强弱之分,他大概翻过一遍这本不死神功。越往后修炼的死穴就越是强悍。不死神功一共分为四篇,第一篇就是上、下肢死穴修炼功法,一共包含五个死穴,第二篇是背腰骶部的死穴修炼方法,共八个死穴,之后才是第三篇胸腹部死穴修炼方法,共十四死穴,最后是第四篇头颈部死穴修炼方法,一共九个。可以说是由易到难。就算如此,仅仅是这肩井穴带来的感觉,也让周维清一阵胆寒,这玩意儿冲击起来,真的能够突破么?

    犹豫片刻之后,他终于还是坚定了自己的信心,人死鸟朝天、不死万万年,一旦成了,自己就有成为天珠师的希望了,不拼这一下,就永远是废物。

    不做废物。心中坚定着信念,周维清终于迈出了他修炼的第一步,开始凝神静气,按照不死神功第一篇的修炼方法修炼起来。

    将意念集中在肩井穴,他开始默默的感受着自己的身体,万事开头难,这第一步最难的,就是要感受到体内微弱天力的存在,从而向肩井穴发起冲击。按照不死神功第一篇的记载,肩井穴是三十六大死穴中最容易冲破的一个,关键是冲破后能否活下来,如果冲破了肩井穴还活着,那就证明着第一关过了。

    半个时辰过去了,疲倦和全身酸疼的感觉令周维清的心有些无法继续保持平静,此时,他还一点拥有天力的感觉都没发现。他虽然怕死,但也有股狠劲儿,既然决定了要做,那就一定会坚持到底。

    一个时辰过去了,外面已经是深夜,唯有偶尔的虫鸣鸟叫声才会打破这暗夜的寂静。

    难道我真的没有修炼的命?连这不死神功都没法运转么?周维清已经有点想放弃了,整整一个时辰的工夫,他坐的腰酸背疼腿抽筋,可却依旧没有半点天力启动的感觉。

    就在他心中产生这个想法的时候,突然间,周维清清楚的感觉到,就在自己小腹的位置,似乎有一股冰凉的气息动了一下,和不死神功第一篇的记载一模一样。

    有天力感应了。周维清心中大喜,赶忙全神贯注的将自己的精神意念集中到小腹处,小心翼翼的感受着那冰凉气流的存在,并且引导着它缓缓上行。

    令他有些意外的是,这股清凉气流出现后,竟然变得越来越明显,并不像不死神功记载的那样只是一丝,当它被引导到胸口位置时,已经变成了一小股,整个引导过程十分顺利,眼看着,就要到肩井穴的位置了。

    一定要成功啊!周维清心中狂吼一声,到了这个时候,他怎么也不可能再后悔了,紧咬牙关,用意念催动着那清凉气流狠狠的朝左侧肩井穴冲去。

    噌的一下,当那清凉气流冲入肩井穴的一刹那,周维清只觉得刹那间自己的左半边身体仿佛被闪电击中了一般,瞬间就失去了感觉,紧接着,这麻木感从身体左侧快速向右侧蔓延,只是几次呼吸的时间,除了头部以外,他整个身体都已经失去了知觉。

    一股狂躁的气息瞬间从他左侧肩井穴处爆发开来,在他体内疯狂肆虐着,不过,在这个时候,周维清已经感觉不到身体的痛苦了,他只是觉得自己的意识正在变得越来越模糊,哇的一声,就喷出了一口鲜血。他并不知道的是,在修炼天力的过程中,其实疼痛并不可怕,最可怕的就是他眼前所面临的这种情况,麻木。这分明就是走火入魔的象征。那不死神功自己的总纲里都记载着是必死神功,这门神功确实是成立的,但是,在修炼初期却完全要碰运气,能成功者可以说是万中无一,很明显,周维清并不是这万里挑一的幸运儿,他已经走火入魔了。

    冲破了死穴而走火入魔,他的下场只会是一个,那就是,死。

    可怜这拼力一搏的家伙还不知道自己将要面临着什么,他只是觉得自己左侧肩井穴的位置就像是一个漏斗似的,好像全身精气都从那里喷薄而出。在这种濒临死亡的时候,他反而是感觉不到任何痛苦的,反而有种飘飘欲仙的快感。

    意识越来越模糊了,周维清还心存侥幸的想着,难道我成功了?

    就在这时,一股无比阴冷的气流骤然从他小腹处爆发了,就像是有一个巨大的冰球在他肚子里瞬间破碎,并且迸发出无数冰箭似的,疯狂的钻入他体内经脉。

    前一刻还在飘飘欲仙的周维清,下一刻却已是如坠冰窖,麻木的感觉瞬间就被那无穷阴冷所代替。在这一刻,他心中突然产生出一种强烈的嗜血感,原本黑色的眼眸顿时变得一片血红,原先还算柔顺的黑色短发此时却已根根竖立,全身所有毛孔同时散发出一团灰黑色的气流。

    肩井穴位置的倾泻感几乎在这灰黑色气流出现的一瞬间就已经消失不见。如果说周维清之前冲破肩井穴像是在皮球上扎了个洞,那么,此时这个洞就被这些灰黑色气流给封闭了。

    周维清的身体几乎在同一时间颤抖起来,这种寒冷并不是来自于外界的温度,而是从骨子里迸发出来的,冷到了内脏、冷到了血液中,甚至是冷到了骨髓里。他只觉得一股股寒气不断从自己体内冒出,伴随着寒气的冒出,能够清晰看到从他皮肤表面深处一层层黑灰色的灰尘,那极度的寒冷令他再也控制不住身体,猛然倒在地上,张大了嘴,每一次呼吸吞吐,都会有一口黑灰色的气流从体内喷薄而出,皮肤表面已经悄然蔓延出了黑、灰两色重叠式纹路。

    周维清冒然修炼不死神功,其实和自杀并没什么两样,万中无一的机会岂是那么容易碰到的。但是,他虽然在修炼上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但在另一方面运气却好到了极点。这份运气,就来自于之前他在星辰森林中吞到的那颗闪烁着多重光芒的黑色珠子。

    如果说修炼不死神功是万中无一,那么,吞噬到那颗黑色珠子就是唯一的了。因为他催动不死神功的原因,肩井穴骤然破开,也同时将那颗被他吞入体内陷入沉寂的黑色珠子激发了。此时所出现的情景正是由那颗黑色珠子爆发所引起的。

    原本那黑色珠子进入他身体之后,只会是潜移默化的逐渐改变他的身体被他消化吸收。可他这一练习不死神功,顿时就提前引发了这枚黑色珠子内的能量。

    无比邪恶的气息在他体内疯狂的膨胀着,那冰冷至极的寒意正是那枚黑色珠子所包含的庞大能量,这些能量毫无阻隔的侵入周维清身体的每一处角落,它们实在是太霸道了。

    如果是换一个人的话,或许此时已经爆体而亡,但周维清不同,他的身体却在疯狂而贪婪的吸收着这枚珠子中所蕴含的能量。

    其实,这也是这枚黑色珠子在空间中游弋不知多久后选择了他的原因。

    当时,它是被周维清因为被帝芙雅爆裂火球轰击后濒临死亡时所散发出的不甘、怨气所吸引,这才破开空间,正好被周维清一口鲜血喷中。而在周维清的血液中,本身就蕴含着黑暗的气息。而这枚黑色珠子的本体能量中,本源的力量也是黑暗。黑暗与黑暗相合,这才让它选择了周维清。

    至于为什么周维清会拥有黑暗属性的血液,这个问题就简单了,因为,周大元帅的意珠属性,就是黑暗。周维清与父亲属性自然相同,因此,他现在才能在同属性黑暗的情况下,将这黑色珠子自身的力量与身体融合。

    但是,这黑色珠子中的能量实在是太霸道了,出了本源的黑暗属性之外,还有多种其他属性,其中就包括了它在异空间游弋过程中吸收到的空间力量,以及本身所拥有的多重显形、隐形的能量,这些庞大的能量夹杂在一起融入到周维清的身体,相当于是在改变着他本源的属性,这种痛苦之强烈,比起周维清之前肌肉过度疲劳酸痛不知道要强多少倍。

    周维清很怕死,但是,这家伙的意志力却比绝大多数人都要坚韧的多,这一点他必须要感谢自己的父亲,如果不是周大元帅从他很小的时候开始就对他进行磨炼的话,他的精神也绝对不会那么大条。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周维清只觉得自己的身体忽冷忽热,忽而全身无比酸麻,忽而无比痒痒,整个人在帐篷内不断的翻滚着,一层层黑灰色的物质也在不断从他皮肤中渗出,然后再挥散到四周。而整个帐篷内,也渐渐被这股黑灰色气流所充满。

    周维清的眼睛变得越来越红了,他的神智因为痛苦也已经变得越来越模糊。在他的潜意识中,他看到了一幕奇异的景象,或者说是看到了一只奇特的生物。

    那是一只身形巨大的黑虎,通体漆黑,没有任何杂色,全身上下,都散发着浓浓的黑灰色光彩,暗红色的眼眸充满了死亡气息,围绕在它身体周围的,还有青色与蓝色的气流,最为奇特的是,这只巨大的黑虎尾巴并非虎尾,而是一根如同一块块骨节连接而成的蝎尾,闪烁着幽暗光彩的巨大尾钩在空中扬起。

    这时什么生物?周维清心中充满了惊讶和疑惑。他并不是傻子,正相反,他其实是个极为聪明的人,到了这时候如果他还不明白自己身体此时的变化和吞下的那枚黑色珠子有关,那他也就不是周维清了。可是,这一切已经完全不在他的控制范围之中,他能做的,就只有被动承受。

    他并不知道的是,此时,困扰了他十三年阻塞的经脉已经被那强横的黑灰色气流完全疏通,体内的杂质也在那万般痛苦之中正在快速排除。正是修炼天力前三重所要经历的脱胎换骨过程。

    驻扎在天弓城外的这片营帐,其实只是驻扎了两个中队共二百人的兵力,一个中队隶属于弓箭兵三营,另一个中队则属于一个步兵营。毕竟只是前来招兵的,有这二百人足以了。

    上官冰儿身为弓箭兵三营营长,她现在是这片军营的最高统帅,她的营帐自然也坐落在这片军营中央的位置。此时,她正盘膝坐在自己的床上修炼着天力。

    不论是意珠师、体珠师还是天珠师,天力都是根本性的基础,想要炼珠,首先就要修炼天力。

    突然间,正在静修中的上官冰儿秀眉微动,一口淡青色的气流从她口中喷吐而出,然后再从鼻端缓缓吸入体内,双手微抬再重新放于膝盖上,缓缓睁开了她那淡青色的美眸。

    “这是什么气息?好冷的气息,意体双休?天珠师?军营里有天珠师的本命珠觉醒?”

    嗖的一下,上官冰儿已经从床上到了地下,美眸中眼神惊疑不定,身为一名天珠师,她的感官敏锐程度是普通人的十倍,尤其是对于同属天珠师的存在,感应更是极为敏锐。

    天珠师的本命珠觉醒时,都会爆发出相当庞大的能量,然后天珠才会分为体珠、意珠凝结成型。而对于这种气息,在一定范围内的天珠师,都会产生强烈感应。当然,这个范围十分有限,至少身在元帅府中的周大元帅就是感应不到的。

    定了定神,上官冰儿凝神静气,更加仔细的感受着这股气息的来源,很快,她的目光就锁定了一个方向。而且,在这一刻她也已经确认了,确实是有天珠师觉醒。一时间不禁心中大喜。

    整个天弓帝国就只有周大元帅和她两个人是天珠师,而对于一个国家来说,尤其是像天弓帝国这样的小国,每多一名天珠师,那就是强大的威慑力。克雷西帝国之所以能够一直压制着天弓帝国,就是因为在他们那边有三名天珠师,要不是修为都不如周大元帅,恐怕天弓帝国早就被克雷西灭国。克雷西人垂涎星辰森林可不是一天两天了。

    一边想着,上官冰儿已经行动起来,她知道,天珠师在觉醒的时候是最为危险的,一个不慎,身体就会被双重本命珠觉醒所带来的庞大能量所摧毁。天珠师的数量本就极为稀少,而在十个能够觉醒天珠的人中,起码会有三个因为这个原因而陨落。所以,她必须要尽快找到这个正在觉醒天珠的人,尽可能的帮他一把,也好成功度过难关。

    根据自己感应到的气息,上官冰儿很快就找到了源头,当她穿过一众军营,最终定格在那座角落中的小帐篷时,她整个人都不禁呆了一下。

    是他?怎么会是他?那座帐篷不正是下午累晕了的周小胖所住的么?其实,她对周维清并没有太大的恶感,只是巧合也好,周维清自己猥琐也罢,总是激怒她,这才让她决定惩罚这家伙一顿,而事实上,她心中并未如何憎恶这个新兵,在她眼中,周维清只是她三营一个外表忠厚内心奸诈的狡猾小兵而以,并没什么出奇的地方。今天看到周维清累晕了的时候,她就已经决定,明天减轻一些石头的重量了。她这么做,不只是因为要报复周维清的猥琐,同时也是因为周维清相当不错的箭法而起了几分爱才之心。周维清要是知道这一点,还不知会得意成什么样子呢。

    上官冰儿天性善良,虽然在刚发现这是周维清的营帐时呆滞了一下,但她很快就反应过来,周维清是自己的属下,先不说三营再出一个天珠师带来的好处,同样身为天珠师,大家又都是天弓帝国人,她也要帮上周维清一把。

    因此,她心中并没有半分犹豫,脚尖点地,已经如同一缕轻烟般直接来到了周维清的帐篷前。

    尚未掀开帐篷门帘,上官冰儿立刻就感受到了一股彭湃的阴冷气息扑面而来,以她八重天力的修为都不禁机灵灵打了个寒颤,全身血脉仿佛有些凝结了似的。赶忙催动天力,才勉强将这股寒意抵抗在外。

    好强的能量波动,白天的时候还没感受到这家伙有天力的气息出现,怎么才到晚上他就天珠觉醒了?难道说,在这短短时间内,他的天力直接提升了四重不成?天珠师和意珠、体珠师都不同。意珠师和体珠师的本命珠觉醒需要的是将天力修炼到三重,而天珠师需要的则是四重方能觉醒。一想到这些,上官冰儿心中就充满了疑惑。更让她吃惊的是那极其阴冷,冷到骨髓中的气息。就算是水属性天珠师也不会出现这种能量波动,水就算化为冰也只是冰冷,而不会是这样的阴冷,难道说,他觉醒的意珠属性是:黑暗?

    在天珠师这个层面中,意珠的属性,往往决定着一名天珠师的强弱,其中,最强的几种属性中就包括了黑暗,黑暗、光明、空间、生命,这四种属性被称之为四大上位天珠。不但罕见,而且要比其他属性天珠师的意珠强大许多。其中,黑暗属性是最为神秘的。如果这周小胖觉醒的真实黑暗属性,那么,他的前途将不可限量,甚至有可能超越自己。

    一想到这里,上官冰儿在不敢有半分耽搁,立刻掀开帐篷门帘,闪身而入。当她进入帐篷内的一刹那所看到的,是一双血色眼眸。

上一页 《天珠变》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