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天珠变》->正文

第一集 天珠觉醒 第六章 碧玺为祭,变石猫眼

    那是怎样的一双眼眸啊?当上官冰儿看到那一双血色眼眸的时候,她只觉得大脑一阵眩晕,周围比帐篷外至少强了十倍的阴冷气息瞬间席卷在她身体周围。

    那双血色眼眸之中,充满了冰冷、邪恶、暴力、妖异,还有众多复杂但完全属于负面情绪的存在,她的修为虽然不算很强,但也毕竟是天珠师,可就算是这样,当她看到这双眼眸的时候,也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仿佛自己的灵魂都要被那邪异的血眸勾走似的。

    就在这眩晕的片刻,一股大力瞬间传来,上官冰儿只觉得自己的身体瞬间就进入了一个强有力的怀抱之中。女性先天对身体的保护令她骤然清醒几分,瞪大了眼睛看去,那血色双眸已经近在眼前,而这血色双眸的主人正是那周小胖。

    此时的周维清,全身肌肉极其鼓胀,整个人的身体似乎都大了一圈,皮肤表面还闪烁着妖异的黑灰双色纹路,整个人身上都散发着一股无比狂放的气息。他身上的军装早已经消失不见了,只有一间银灿灿的内甲被全身坚实的肌肉撑起,幸好那魔韧蛇的蛇筋十分坚韧,才没有被他大了一圈的身体撑破。

    “放开我。”上官冰儿怒喝一声,就想催动体内天力挣脱周维清双臂的束缚,但就在这一刻,周维清眼中邪光闪烁,猛然低下头,一口吻在了她的唇瓣之上。

    上官冰儿只觉得一股无比冰冷的气息瞬间从周维清口中渡入自己体内,刚刚催动起来的天力就像是被冻结了一般,再也无法催动,更令她心中陷入无限恐惧的是,在那冰冷之中,还带着一股特殊的兽性欲望,竟然令她全身酸软,身体陷入冰冷的同时,内心却骤然火热起来,一种人类最原始的渴望瞬间就被那从周维清口中渡入的气息引发了。

    祭品。在这一刻,尽管上官冰儿的神志已经不再清醒,但潜意识中还是想到了这两个字。

    那是一个传说,传说中,在拥有天珠的强者中,有这么一批特殊的存在,他们的数量极少,但都是最强大的天珠师。可是,他们却也是邪恶的象征。在他们的本命珠觉醒时,本身会产生出一种凌驾于元素属性之外的特殊属性,这种属性被称之为邪气,邪气引燃,使得他们在自身本命珠觉醒的那一刻,会突然变得格外强大而嗜血,在这种时候,他们必须要一个祭品方能平息邪气对自身的侵扰。而这个祭品往往会是距离他们身边最近的亲人。尤其是异性亲人。而一旦他们找到了祭品,成功觉醒了自己的本命珠后,他们自身的属性中,就会多上这一重邪恶属性,成为比一般天珠师更加强大的存在。

    但是,这些用祭品来觉醒天珠的天珠师,成为他们祭品的亲人结局只能是死亡,有些甚至是被奸污后再残忍的杀死。这根本不是天珠师自己所能控制的,因此,当他们本命珠觉醒后发现自己的兽行,有一些会无法接受现实而自杀,就算是那些没有自杀的,往往也会性格大变,成为天珠师中的异类。这个族群在天珠师之中是最不好惹的,也是最为恐怖的存在。上官冰儿万万没想到,这种事情会落在自己头上。

    其实,这也是她自身的大意,她毕竟只有十五岁,虽然在帐篷外感受到了里面能量波动的强大,但她很自然的认为,刚刚觉醒天珠的周小胖怎么可能和她这已经拥有了两枚天珠的天珠师相比呢?所以她没有催动自己的天珠就闯了进来,这才被周维清瞬间制服。

    完了,一切都完了,我就要这么死了么?妈妈,妈妈……,上官冰儿在自己神智还清醒的时候,最后想到的就是自己的母亲,两行清泪顺着面庞流淌而下,下一刻,她的身体,和搂住她的周维清,就已全部陷入疯狂的欲望之中。

    黑灰色的气流疯狂的从周维清体内迸发而出,就像一个巨大的茧,将他和上官冰儿的身体包裹在内。

    上官冰儿一件又一件衣服被撕成碎片抛出那黑灰色的大茧,粗重的喘息声,痛并快乐的娇吟声,不断从其中传出。

    周维清的骨骼不断迸发出一连串的咯咯声,他的五脏六腑也在拼命的蠕动着,体内血液循环的速度足足是平常的五倍,他的身体,正在被那无比邪恶而有极为神奇的力量疯狂的改造着。在他皮肤上的黑色魔纹也已经变得更加浓密,青色、蓝色、银色的光彩接连出现在那黑色大茧外层游弋。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这所有的一切才渐渐平息下来,周维清眼中的血色更加浓郁了,在这一刻,他狂躁的心中突然产生出一种强烈想要吞噬掉怀中羔羊的情绪。就像是那黑色魔珠要吞噬帝王碧玺似的。但是,就在这个时候,在身边黑灰色气流还没有完全消失之前,他看清了那双柔媚的仿佛要滴出水来,却又无比漂亮的蓝色眼眸。

    不能,不能吞噬她。这是周维清最后一个念头,下一刻,他已经紧紧搂着她的身体,同样的剧烈颤抖几乎在同一时刻出现在了他与上官冰儿身上,周维清也就在那祭品带来的极乐巅峰中昏了过去,所有的一切也都如同潮水般褪去。而在他的双手手腕之上,各多了一枚珠子。

    当上官冰儿的神志渐渐恢复过来时,她首先闻到的,是一股奇异的味道,然后,她才渐渐清醒过来。身体剧烈的疼痛不禁令她呻吟出声。

    我这是怎么了?之前的深度昏迷令她的意识很不清醒,茫然睁开了双眼。她发现,自己伏在一个坚实的胸膛上,下一瞬间,她的身体就不禁剧烈的颤抖起来。因为她发现,不论是她,还是她身下这个人,竟然都是身无寸缕。下身还不断传来一阵阵剧烈的刺痛。

    勉强支撑着从周维清的身上翻下来,之前的记忆才逐渐恢复过来。

    我,我竟然成为了他本命珠觉醒的祭品。泪水刷的一下就从眼中流了出来,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第一次竟然会如此不明不白的给了这样一个男人。杀了他,我要杀了他。

    当她想要提聚天力的时候,却悲哀的发现,自己的天力竟然只剩余一丝,就连调动体珠和意珠都无法做到。无奈之下,她只能去寻找身边的利器。

    “嗯……”正在这时,周维清轻哼一声,也从昏迷中清醒了过来。他醒过来是因为上官冰儿从他身上翻下去的时候正好压在了他的手臂上。

    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时,他一眼就看到了身无寸缕的上官冰儿,顿时,他猛的瞪大了双眼。上官冰儿的动作也瞬间凝固了,美眸中充满了无尽的愤怒和杀机,狠狠的盯视着他。但是,她却惊讶的发现,周维清眼中的吃惊竟然很快就释然了,而且这家伙还立刻闭上了双眼,嘴里喃喃的说道:“吓我一跳,肯定是春梦。继续做,说不定还能和她发生点什么。”

    “我——要——杀——了——你——。”这五个字,几乎是从上官冰儿牙缝中挤出来的,她也已经找到了自己需要的利器。勉强支撑着身体从箭壶中抽出一根羽箭,就朝周维清身上扎去。

    而当周维清听到她咬牙切齿的叫声时,就已经清醒过来,一睁眼正好看到上官冰儿朝自己扑来,惊吓之中,赶忙身体一翻,速度比以前快了许多,直接从铺位上翻了下去,也躲过了上官冰儿这一击。而发出者一击后,上官冰儿刚刚积蓄了一点的体力顿时消耗大半,竟是没能继续追击。

    “这不是真的吧?”周维清目瞪口呆的看着上官冰儿。他也渐渐清醒了过来,这时候他还真不是装的。实在是眼前出现的这一幕太过震撼了。

    他看到的不只是一丝不挂的上官冰儿,在上官冰儿那如同凝脂一般的细嫩肌肤上,几乎随处可见青紫色的淤痕,修长浑圆的大腿处,似乎还有血迹隐现。

    周维清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完蛋了,他已经回想起来一些昨天晚上发生的事,但他只记得自己似乎看到了一只背生双翼有着蝎尾钩的怪异老虎,之后他就完全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了,陷入半昏迷状态,整个人都沉浸在非人的痛苦之中。但是,后来的感觉似乎不同了,他仿佛找到了一处宣泄口,一种舒适至极的感觉逐渐代替了之前的痛苦。自己体内无数肆虐着的气流也渐渐理顺,痛苦逐渐消失,他还清楚的记得,在那个时候,自己似乎清醒过一瞬间,而那时看到的似乎也正是上官冰儿,那个时候的她仿佛正在自己身下婉转呻吟着……

    周维清虽然有点小猥琐、有点小狡猾,发育的比同龄人早一些,身材高大一些,可他实际上,本性并不坏。遇到这种事情,他的大脑也是一片空白。坏人清白而且还是如此暴虐,不论上官冰儿现在怎么对他,他都不会有半分怨言。

    上官冰儿挣扎着爬起来,泪水依旧在不断的流淌,有些艰难式的举起手中羽箭,再次向周维清扎来。

    叮的一声轻响,那羽箭扎在了周维清胸口位置,被他上身的钛合金内甲挡住,上官冰儿现在根本就用不出多少力气,这一下竭尽全力的扑击反而令她直接扑入了周维清怀中。

    周维清几乎是下意识的抱住她那柔滑而到处都是淤痕的娇躯,上官冰儿这一刺,也令他清醒了几分。

    “对、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虽然我知道配不上你,但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会对你负责的。”周维清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是很认真的,丝毫没有了平时的戏谑,以前在家的时候,只有当他犯了大错的时候,才会有这样的情况出现。

    上官冰儿的身体似乎在周维清怀中凝固了,此时,她因为扑入周维清怀中,是侧着头的,目光正好落在了周维清左手的手腕上,她看到的,是一枚有着玫瑰红色,极其类似于红宝石的意珠。之所以说它极其类似于红宝石,是因为它的颜色几乎与红宝石一模一样,但又有着和红宝石截然不同的地方,在那玫瑰红色的宝石上,有着一道极为鲜明的光痕,这道光痕无比亮丽,就像是眯缝在一起的猫眼似的。没错,这正是猫眼宝石的特征。

    身为天珠师,上官冰儿对于天珠师的意珠是极为敏感的,尽管此时处于巨大的悲恸之中,也无法改变她的本能。她的身体之所以不动,就是因为看到了这枚怪异的天珠。在她的记忆中,没有任何一种属性的天珠是这个样子的。

    猫眼天珠本身是存在的,它象征着四大上位意珠中的空间系属性,但是,普通意珠师如果拥有猫眼意珠的话,那么,这猫眼意珠的底色应该是暗黄色的,这是猫眼的共性。而天珠师如果拥有猫眼意珠的话,意珠就会是极品猫眼宝石形态,也就是猫眼宝石中最美、最为炫丽的金绿猫眼。金绿猫眼的底色是淡淡的金色闪耀着一些瑰丽浅绿,也绝不会是玫瑰红的底色。

    上官冰儿抬起手,想要擦掉眼中的泪水,好再看清楚一些,可正搂着她的周维清却误会了。他以为上官冰儿又要对他再动手呢。

    周维清身上虽然有钛合金内甲,可那防护的也只是上半身而以,上官冰儿可是天珠师啊!怕死的天性下意识的就让他松开了上官冰儿,身体一翻,就已经躲闪到了帐篷边缘。

    上官冰儿又跌回了铺位之中,顿时,疼痛令她的身体不禁蜷缩起来,也从之前的震惊中恢复过来,强烈的怨恨再次出现。

    周维清昨天晚上开始修炼的时候,外衣是脱了的,因此,在他身体产生异变的时候,被撕碎的只是里面的内衣而以,怕死的念头一出现,顿时如同潮水般翻涌而上,他一把抓住自己的裤子和外衣,再一翻身,就出了帐篷,速度比平时要快的多。

    此时已经是黎明,外面的天色刚蒙蒙亮。远处天边的一抹鱼肚白正在静悄悄的扩张着。

    一出帐篷,周维清三两下套上外衣后撒腿就跑,他知道自己对不起上官冰儿,但不论怎么说,也要先逃得性命再说。

    这一跑,周维清就发现了自己身体的变化,和以前相比,似乎体重轻了十倍似的,脚尖稍一点地,整个人就向前窜出五、六米,昨天负重奔跑后身体的酸痛感早已是荡然无存。

    周维清这才想起自己昨天晚上发生的一切是由什么引起的,不禁暗叫一声:坏了。他在跑出来的时候,那本不死神功还留在了帐篷中。

    不过,很快他就大为惊喜,难道说,我的不死神功已经练成了?此时,他已经跑出了军营,认准一个方向快速奔去。同时,他也将意念集中在自己的肩井穴处。

    顿时,周维清发现,自己的肩井穴似乎变成了一个漩涡似的,只不过,却不再是昨天晚上冲破它时不断的将自己的力量吸扯出去,而是在吸引着外界的什么,呈现为一个气旋状,甚是奇异。

    当他将意念集中在这个气旋上的时候,周维清立刻感觉到,那气旋的吸力明显增强,丝丝凉气不断从外界注入自己体内,最终沉入丹田。不仅如此,周维清很快还发现了自己身体的其他变化。

    当他将意念集中在双肩井穴上的时候,身体另外三个部位也同样出现了类似的感觉。

    首先是双手手腕横纹侧面的凹陷处,虽然周维清并没有将不死神功全部背下来,但前几页他看的最多,立刻就记起,这正是不死神功第一篇上、下肢死穴全部五穴中的第二穴,名为:太渊。太渊穴如被集中,将会阻止百脉、内伤气机。太渊和肩井一样,也是双穴,左右手腕各一。

    除了太渊穴之外,还有上、下肢死穴中的位于外膝眼下三寸,胫骨外侧约一横指处的第三穴足三里,位于内踝尖直上三寸,胫骨后缘第四穴三阴交,这四大死穴都如同肩井穴一样,每一处都产生出一个气旋,悄然吸收着外界的一切。

    周维清很快就明白了,心中暗想,这一定是那黑色珠子的功劳,是它帮我接连打通了四处死穴,也就是说,我的不死神功第一篇就差最后一穴就能练成了。天力也修炼到了天精力的第四重。

    这家伙的神经无比粗壮,前一刻还为伤害了上官冰儿痛悔,此时却已经完全沉浸在了修成不死神功的兴奋之中。

    天力第四重,那岂不是,岂不是意味着我的本命珠已经觉醒了么?

    瞬间的联想令周维清迅速低下头,朝自己双手手腕处看去,这一看不要紧,他连跑都不跑了,停下脚步,站在原地,双手举在自己眼前,然后就能听到一种足以吓得小儿不敢夜哭的得意狂笑从这家伙口中响起。

    “哈哈,哇哈哈哈,天珠,我终于有天珠了,我也是天珠师了。哇哈哈,这下看谁还敢说我是废物。”

    这一笑,险些笑的他连口水都流出来,多年的郁闷一朝得以释放,他自然是毫不隐藏心中的痛快。

    在周维清的双手手腕之上,右手手腕上,是一枚白色珠子,通体晶莹剔透,宛如冰晶一般,内部澄澈的没有一丝杂质棉絮。这也是翡翠,而且是代表着天珠师的纯色翡翠。只是区别于上官冰儿的龙石翡翠,周维清手腕上出现的这枚体珠,乃是冰种翡翠。力量之冰种翡翠,它将为周维清带来的,是纯粹的力量增幅。

    而在周维清的左手手腕上,则是另一枚奇异的珠子,它通体呈现为暗蓝色,上面却有着一道明亮的光痕,闪耀着白色光泽,并且会随着周维清手腕的移动而动,使得那道光痕永远保持在正上方。与上官冰儿看到的玫瑰红色的猫眼不同,呈现在周维清眼中的,却是一枚暗蓝色猫眼意珠。仔细观察还能隐约发现,在那明亮的猫眼光痕中,偶尔会闪过一丝灰色气流。

    这是什么属性的意珠?难道是空间属性的?周维清只知道意珠师中拥有猫眼意珠的是空间属性,他虽然没有上官冰儿那么清楚,但也知道空间属性的猫眼意珠不应该是这种底色的。而且,周大元帅可是黑暗意珠,身为他的亲生儿子,自己怎么会变成了这种怪异的猫眼呢?

    可惜,不能回去问上官冰儿了。看来,这个兵自己是当不成了,先跑了再说吧。至于上官冰儿,等自己以后能力强了再看看怎么回报她,现在自己也是天珠师了,说不定以后还真的能和她在一起呢?嘿嘿。

    一想到这里,周维清心中就无比的惋惜,上官冰儿身上那样战果辉煌,昨天自己意识不清那段时间对她究竟做了多少人神共愤的事啊!一边骂着自己,在他心中某个角落里也在很猥琐的想着,要是,那时候我的神志是清醒状态该多好。

    就在周维清准备再次起步的时候,突然间,他只觉得脖子后面一凉,后颈处顿时传来一阵刺痛的感觉,整个人顿时僵持在原地。

    “周小胖,你毁我清白,想就这样跑了?”充满了怨恨的声音,令周维清不寒而栗,他赶忙举起双手,“我不跑,肯定不跑,绝对不跑。营长,有话好说,先别动手,你听我解释啊!”

    上官冰儿从周维清身后绕到身前,手中一根羽箭点在周维清的咽喉处,此时她虽然依旧是头发凌乱,但那曼妙的娇躯却已经被周维清昨晚清洗干净的那件军服遮盖住了。

    上官冰儿毕竟是天珠师,身体比普通人要强的太多了。换了普通少女如果被周维清那样蹂躏,就算是不死,也要在床上躺个十天半月的。但上官冰儿的身体受到两枚天珠的增幅,已经是相当强韧。清醒之后随着天力恢复一些,她就已经能够行动了。眼看着周维清要跑,她怎能甘心?抓起周维清清洗过后还没完全干透的衣服遮盖住身体就追了出来。

    她刚看到周维清的时候,这家伙正在那里高举着双手得意洋洋的大笑,而看到他手腕的上官冰儿也愣住了,所以才晚了一点才制住这家伙。

    “把你的左手伸过来。”上官冰儿冷冷的看着周维清,她那原本极为漂亮目光柔和的美眸之中,此时已经多了几道血丝,更全是怨恨的光芒。如果不是因为周维清左手上的意珠太过令她震撼,刚才她在他身后那一箭就已经扎下去了。

    周维清自是不敢怠慢,赶忙将自己左手抬起,递到上官冰儿面前。

    仔细的看着周维清左手上的意珠,上官冰儿的身体明显晃动了一下,充满怨恨的美眸中,目光也变得有些恍惚了。

    听起来有些艰难的声音从她口中响起,“变石,变石猫眼。竟然真的是变石猫眼,为什么,老天你要这样愚弄我,为什么要让变石猫眼出现在他身上。”

    转移话题毫无疑问是消融对方愤怒的好办法之一,周维清赶忙打蛇随滚上,低声问道:“营长,这变石猫眼是什么东西?我怎么从来都没听说过有这样的意珠?”

    上官冰儿喃喃的说道:“变石,是一种奇异的宝石,属金绿宝石科目,在白天的阳光照耀下,它会呈现为蓝绿色,最美的变石甚至会呈现为祖母绿色。而到了晚上,在灯光、烛光下,它却会变成玫瑰红色或是紫红色。因此,它也被称之为,白天的祖母绿、夜晚的红宝石。在宝石界是最为稀有的宝石之一。而当这种能够变色的宝石上出现猫眼光痕的情况下,它就是变石猫眼,那么,它也随之去掉先前评价中的之一两字,是大陆上最为珍贵的宝石,其价格,是钻石的百倍以上。”

    对于变石猫眼这种宝石,周维清连听都没听说过,仔细朝着自己左手手腕上的意珠看去,果然,随着太阳从远处东方冉冉升起,那枚意珠的颜色渐渐由暗蓝色过度到浓艳的绿色,而那猫眼的光痕似乎也更为明显了。

    “你是说,我这枚意珠是变石猫眼?可是,这变石猫眼又是什么属性呢?”周维清好奇的问道,甚至已经忘记了指在自己脖子上的箭簇。

    上官冰儿还是那种恍惚的状态,喃喃的说道:“变石作为意珠,只有可能出现在天珠师的意珠上,天珠师的意珠除了比普通意珠师品质更高,增幅更多之外。还有一种特殊的可能,那就是多重属性。当天珠师的意珠出现两种以上的属性时,那么,他的意珠就会以变石的形态出现。”

    周维清眨了眨眼睛,“那这么说,我的意珠属性超过两种了?这是不是比单一属性的意珠要好?”

    上官冰儿缓缓抬起头,她眼中的迷茫已经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极为复杂的眼神,摇了摇头,手中箭簇向前顶了顶,咽喉处的刺痛令周维清感到一阵战栗,顿时不敢开口了。

    “不是两种以上,而是四种以上。变石猫眼,传说中才存在的意珠形态,当变石猫眼出现时,就意味着天珠师的意珠属性已经超过了四种。”

    周维清傻傻的看着上官冰儿,他竟然呵呵的笑了出来,“我是个传说?”废物了十三年,却突然变成了传说级别的天珠师,尽管此时面临着生命威胁,但这样的转变还是令这家伙不自觉的得意起来。

    上官冰儿此时的心情确实是无比的纠结。就算周维清只是一名单属性意珠的天珠师,她此时也已经下不去手。当她从帐篷中追出来的时候,她的情绪已经稳定了一些。她很清楚,昨天晚上发生的一切确实是个意外,周维清天珠觉醒的时候出现了需要祭品的情况,而自己恰逢其会,就那么成为了他的祭品。按照她对天珠师的认知,她明白,在那种情况下,失去理智的周维清最后是应该杀死自己的,可是,自己却并没有死,这就证明了周维清的意志相当坚韧,在最后时刻没有对她下手。可以说是放过了她的性命。虽然已经铸成大错,坏了自己的清白,可是,他本身却并没错,昨晚他所做的那些事,都是在神志完全不清醒的情况下,受到天珠觉醒变异邪气引导才造成的。

    可是,真的就这么算了么?上官冰儿不甘心,她真的不甘心。哪个少女不怀春?在她心中,曾经无数次幻想过自己未来的丈夫是个怎样的人,他要英俊、谦和,人品一定要好,最好也是一名天珠师,要很爱很爱自己,要像珍宝一般的呵护自己,直到洞房花烛那天,再将自己完整的交给他。

    可是,此时此刻,她所有的幻想都已经成为了泡影,她的清白,就这么糊里糊涂的毁在了眼前这个外表憨厚,实际上十分狡猾猥琐,相貌也很普通的家伙手中。别说是感情了,可以说是一点好感都没有。

    她真想不顾一切的杀了他,可理智却告诉她,就算她将他杀了,所有的一切也不可能挽回了。他是一名天珠师,还是传说中才会出现,拥有变石猫眼的天珠师啊!为了国家,她也不能杀了他。如果未来的他能够成长起来,那么,就算成为大陆第一天珠师也不是没有可能的。这样一个未来的天才又怎能毁在自己手上?

    深吸口气,上官冰儿尽可能的让自己的情绪平复一些,猛然收回了手中羽箭,厉声喝道:“你滚,你给我滚。”

    没有了生命的威胁,周维清立刻如获大赦,“我滚,我立刻就滚。”一边说着,这家伙转身就要往远处跑。

    “混蛋,你给我回来,我是让你滚回军营去。”上官冰儿眼看这家伙要跑,顿时气往上撞,飞起一脚,踢了这家伙一个踉跄,但也同时引得自己下身一阵疼痛,不论什么时候,这家伙总是那么容易让自己发怒。

    周维清耷拉着脑袋,像是受了多大委屈似的,“你别生气,我回军营还不行么?我保证,以后不论你怎么蹂躏我,我都不反抗。”

    就在刚才,当上官冰儿收回手中羽箭的那一刻,周维清的心突然剧烈的疼痛了一下,那是心疼的感觉。她实在是太善良了,自己那么对她,她竟然还是饶过了自己的性命。就在那一瞬间,周维清发现,自己已经爱上了上官冰儿。如果说,之前他在面对上官冰儿的时候还会自惭形秽,那么,现在他根本不需要产生这样的情绪了。他也已经成为了一名天珠师,而且拥有着传说中才存在的变石猫眼,只要未来努力修炼,他相信,自己还是配得上上官冰儿的。他心中暗暗决定,以后一定要好好对这姑娘。

    不论什么时候,周维清心中都不会缺少猥琐的想法,在感动之后,这家伙已经意淫着,要是有一天,自己将上官冰儿带回家,告诉自己老爹这就是自己找到的老婆时,不知自己那从来不会笑的老爹会吃惊成什么样子。

    看着周维清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离开了,上官冰儿顿时像泄了气的皮球一般,坐倒在地,扔掉手中羽箭,双手抱膝放声大哭。她本就不是那种性格特别坚强的女孩儿,蒙此大变,一时间百感交集痛哭失声。

    周维清刚走出没多远,听到上官冰儿的哭声顿时停下了脚步,蹑手蹑脚的又走了回来,先把上官冰儿扔掉的羽箭再扔的远一点,然后才小心翼翼的在她身边不远处蹲了下来,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人家,只能在一旁蹲着暗想:不愧是帝国第一美女啊!就算是哭着都这么美。

上一页 《天珠变》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