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天珠变》->正文

第一集 天珠觉醒 第七章 约法三章

    上官冰儿哭了半天也不见停歇,周维清看看越来越亮的天色,忍不住提醒她道:“营长,是不是该回去了?再不回去,恐怕就要被人发现了。”

    上官冰儿自然知道这家伙又回来了,抬起头,梨花带雨般的看了他一眼,“要你管?你怎么还不滚?”

    周维清十分善于察言观色,一眼就看出,哭了这么一会儿后,上官冰儿眼中的怨恨减弱了许多,虽然声音依旧严厉,但已经没有半分杀气了。

    “我立刻、马上、现在就滚。”学着昨天上官冰儿说话的样子,周维清掉头就跑。虽然上官冰儿的怨气减弱了一些,但要是揍他一顿,那还是十分有可能的。

    眼看着周维清有些狼狈的逃走,上官冰儿咬了咬红唇,这才站起身,回军营而去。

    周维清回到自己的帐篷中时,顿时吓了一跳,之前他刚清醒哪会儿,因为上官冰儿强大的吸引力以及生命受到威胁,并没有仔细观察自己帐篷内的情况,此时借着外面的天光这么一看,头皮不禁一阵发麻,无比的庆幸自己遇到的是上善若水的上官冰儿。

    帐篷内一片狼藉,破碎的衣料四散纷飞,尤其是以上官冰儿昨天穿的那件紫色劲装为主,还有她的小衣之类。床榻的褥子上,血迹染红了不少地方,可见昨天这一夜有多么疯狂了。

    周维清飞快的将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收在一起,然后拿自己带来的包袱皮给包起来,然后又将地铺上有血迹的布都撕了下来,小心翼翼的叠好。这可是见证和象征,他要好好的留着。要是以后上官冰儿真的跟了她,再将这些东西转送给她。当然,上官冰儿肯不肯要就是另一回事了。

    做完这些之后,周维清背后冷汗直冒,因为他并没有找到自己那本不死神功秘笈,显然是被上官冰儿给收走了。他到不是心疼这东西,而是怕上官冰儿依样画葫芦的去修炼。昨天晚上真正修炼过这门功法,他才明白这不死神功有多么霸道。如果不是有那颗吞掉的黑色珠子帮忙,恐怕不等上官冰儿前来,他就已经死了。不行,一定要找机会提醒她,千万不能让她修炼。不过,她就算想练也不会是这两天,受伤了总要休息休息嘛。

    一阵阵疲倦感渐渐浮现,周维清看着自己手腕上始终不曾消失的冰种翡翠体珠和变石猫眼意珠,渐渐的睡了过去。

    因为招兵尚未结束,而且之前上官冰儿为了惩罚他故意将他安排在了这么个偏僻的地方,倒也没人来打扰。周维清这一觉,一直睡到了日暮西山才清醒过来。

    “嗯,好舒服。”他用力的伸了个懒腰,只听一阵骨格细密的啪啪声响起,全身上下的骨头、肌肉都是一阵发痒,无一处不舒爽,尤其是那种充满了力量的感觉,更是让他说不出的畅快。低头一看,双手手腕上的天珠还在,依旧在缓慢的围绕着他的手腕盘旋着。

    “为什么人家的本命珠都能收回体内,我这两个却收不回去?这要怎么弄?”从小就是废物,他根本就没在御珠师学院学习过一天,对于这个职业只有一些最浅显的认识,此时自然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算了,不管了,先去吃饭再说。睡了一天,昨天晚上又那么“辛劳”,他完全是被饿醒的。穿上自己的军装外衣,刻意拉了拉袖子,盖住自己手腕上的体珠和意珠,这才跑到食堂大快朵颐的吃了一顿。

    吃饱了肚子,人自然就有精神了,周维清惊讶的发现,自己的身材好像长高了少许似的。他原本的身高在一米七左右,这在十三岁的年龄中已经十分少见了,可经过了昨晚之后,他似乎又高了几公分,全身的肌肉也似乎随之鼓胀了几分似的。

    除了有些心疼上官冰儿以外,他今天的心情是无与伦比的好。终于拥有了自己的天珠,先不说那意珠的属性多么传奇,单是天珠师的身份已经足以令他心满意足了。他渴望这一天已经来的太久了,要不是因为上官冰儿的关系,他现在真想立刻回家,把这个好消息告诉自己老爹,同时也让那用鼻孔看人的帝芙雅知道知道,自己已经是堂堂的天珠师了。

    带着美好的心情,周维清重新回到了自己的帐篷之中,只是刚一掀开门帘,他心中就下意识的产生了警兆,立刻喝道:“谁?”

    这份警兆完全是下意识出现的,连他自己也不明白是怎么回事,此时,外面天色已经渐渐的暗了下来,帐篷内的视线并不好。

    不过,很快周维清的脸上神色就发生了变化,甚至是有些谄媚的看着帐篷中的人,憨憨的一笑,道:“原来是营长大人,您怎么来了?”嘴上说着,他却只是一只脚跨入了帐篷,另外一只脚却是说什么也不肯跟进来。天知道上官冰儿来找自己是来干什么的。

    上官冰儿此时换了一身蓝色劲装,与她那蔚蓝色的长发十分相配,周维清发现,自己的那身军服被叠的很整齐放在铺子上,在他进门的时候,上官冰儿正看着自己那地铺发呆。

    “进来。”上官冰儿冷冷的喝道。

    周维清仔细看了看,确认上官冰儿身上并未带什么凶器之后,这才小心翼翼的走进帐篷,不过也不敢靠前,就站在门口的位置,期期艾艾的看着上官冰儿,那扭捏的样子,到像是他被占了便宜似的。

    看到这家伙如此模样,上官冰儿顿时气的俏脸发红,心中暗骂,怎么就便宜了这么个混蛋?

    “布呢?”上官冰儿斥道。

    “什么布?”周维清没明白她的意思。

    上官冰儿俏脸涨红,瞥了一眼地上的铺位。周维清这才明白过来,小心翼翼的说道:“我收起来了。留个纪念。”

    上官冰儿丰盈的胸前起伏明显剧烈了几分,“你……,拿来。”她真怕自己会忍不住杀了这个混球。

    周维清依依不舍的将自己收好的那几片布拿了出来,递给上官冰儿。上官冰儿自然不可能在这地方去看那羞人的东西,一把揣入自己怀中,却茫然不知,周维清这猥琐的家伙还留了一片在身上。

    上官冰儿一把推开周维清,走到帐篷门口处撩开帐篷门帘,让外面清新的空气涌进来。她大口大口的呼吸着,平复着自己激荡的心情。

    一天时间下来,有天力自疗,她身体上的伤已经好的多了。可心灵的创伤又岂是那么容易恢复的?思前想后了整整一天,理智终于逐渐战胜了冲动,这才决定来找周维清的。

    “周小胖。”重新拉上帐篷门帘,上官冰儿重新转过身面对周维清。

    “哎。”周维清听她叫自己,赶忙答应一声,那低眉顺眼的样子看在上官冰儿眼中却是怎么看都想揍他一顿。

    再次深呼吸后,上官冰儿沉声道:“你给我记住,昨天晚上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如果让我听到任何风言风语,你知道后果。”

    “啊?”周维清瞪大了眼睛看着上官冰儿,此时他表面虽然是一副顺从的样子,可心中却是十分的得意,他知道,上官冰儿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杀自己了。此时是怎么看都觉得她是那么美,一想到昨天晚上这美妞在自己怀中娇啼婉转的样子,他的心那可是火辣辣的。

    “我的话你挺清楚了没有?”上官冰儿娇嗔道。

    “听,听清楚了。不过,营长,我、我……”周维清脸上一副为难的样子。

    “你什么你?吞吞吐吐的干什么?有话就说。”上官冰儿没好气的上前一步,忍不住踢了这家伙一脚。

    周维清立刻摇了摇头,“我还是不说了,我怕你打我。”

    “说。我不打你。”人都有好奇心,上官冰儿毕竟才十五岁,尽管被这家伙气的不行,但她还是很想知道周维清想说什么。

    周维清偷偷的看了她一眼,这才低声道:“真的不打我?”

    “你说不说?”上官冰儿脸色一寒。

    “我说还不行么?”周维清怎么看都是一脸委屈的样子,就像是昨天晚上做了祭品的是他似的,“营长,我还是第一次,昨天晚上的事恐怕忘不了啊!虽然你不肯对我负责,我不会怪你。可是,我却难免会想起你,营长,你别这么看我,我害怕。我说的是实话。啊!杀人啦。”

    周维清第一句话说出来的时候,上官冰儿就意识到了这家伙说的不是什么好话,果然,越听越怒,听到后面,她那一张绝色娇颜已经是气得一阵青、一阵白的,身形一闪,就到了周维清身边,抓住这家伙腰间的厚肉,用力扭了个一百八十度,顿时,杀猪般的惨叫声骤然响起。

    上官冰儿一抬手,就捂住了周维清的嘴巴,她可不想让自己的属下们知道,这么晚了自己竟然在这家伙帐篷中。

    “再敢说怪话,我就先阉割了你。”上官冰儿羞愤交加之下,终于说出了狠话。

    周维清瞬间噤声,双手小心翼翼的护住自己下身,看着上官冰儿满是惊恐的眼神。他这可是真的害怕。

    “你给我坐下。”上官冰儿很庆幸,今天自己没有带佩剑过来,不然她真不敢保证会不会结果了这周小胖的性命。

    周维清在铺位上坐下,这次他是真老实了,虽然他很喜欢看到上官冰儿被自己调戏后愤怒的娇颜,但他也知道不能太过度,反正以后还有的是时间呢。这恐怕也是未来当兵最大的乐趣了。

    “周小胖,我问你。你对天珠师了解多少?”上官冰儿在铺位的另一边盘膝坐下,和周维清保持着足有一米多的距离。

    “呃……,基本上就你昨天说的那些。”周维清毫不犹豫的回答道。

    啪的一声,一本牛皮书已经砸在了他身上,周维清手忙脚乱的接下来一看,正是自己那本宝贝秘笈不死神功。

    “说吧,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白天的时候我还从你身上感觉不到半分天力,为什么晚上你就能觉醒天珠,而且是如此众多属性的天珠。别告诉我是练这什么不死神功练出来的。这玩意儿虽然不能说没有成功的可能,但修炼它也和自杀没什么区别。只凭这东西,就算你运气再好,也不可能一下从没有天力飞跃到天力四重觉醒天珠的境界。”

    周维清道:“这可能是和我吞掉的一颗黑色珠子有关。在参军之前,我在星辰森林中游玩,玩的累了就躺在森林中睡下了,谁知道天色突然变了,变得一片漆黑,然后我就发现自己不能动了。天空中突然裂开一道缝隙,一颗闪烁着青、蓝、银三色光芒的黑珠子就从那缝隙中钻了出来,钻进了我嘴里。当时我就感觉到全身一冷,就昏了过去。等我醒过来之后,没发现自己身上有什么不妥,回城的时候正好看到你们再招兵,所以就参军了。昨天晚上,我确实是尝试着修炼不死神功,冲击第一个死穴肩井穴,冲击倒是成功了,可我立刻就感觉到全身麻木的无法动弹,之后,丹田内产生出一股强烈的寒流,隐约中,我好像看到了一只长有翅膀的黑色老虎,再接下来发生了什么我就不知道了。等我醒过来的时候,就看到一个光屁股女人在我面前。然后我就发现,我有四个死穴已经冲击成功……”

    “闭嘴。”上官冰儿脸色铁青的手一挥,一道青光闪过,周维清只觉得眼前一亮,啪的一声,他身前的铺位上就多了一道裂痕。吓得他噤若寒蝉不敢再乱说,这一下要是再向前来个几寸,他裤裆中的小鸟恐怕就要不保了。

    狠狠的瞪了周维清一眼后,上官冰儿已经陷入思索之中,周维清说的这种情况,她可以说是闻所未闻,以这家伙一贯的说话风格,能信几成?可是,不信他说的吧,昨天发生的事情也确实无法解释。而且,刚才周维清在说这些的时候,她一直看着他的眼睛,她发现,至少在说这些的时候,这家伙的眼神还算真诚。他的话应该有几分可信度。

    “说说你的出身来历。”上官冰儿沉声道。她倒不是为了自己,之所以这么问,更重要的原因是周维清那有着传奇色彩的意珠,这样一个人虽然天赋异禀,可如果来历不明的话,她也无法决定是否真的指点他走上修炼道路。

    周维清犹豫了一下,道:“冰儿,你是想听实话还是瞎话?”

    听他竟然叫自己的名字,上官冰儿顿时一头黑线,怒道:“叫我营长,我当然要听实话。”

    周维清犹豫了一下,道:“冰儿,你是想听实话还是瞎话?”

    听他竟然叫自己的名字,上官冰儿顿时一头黑线,怒道:“叫我营长,我当然要听实话。”

    周维清苦笑道:“可是,我要说了实话,恐怕就不能跟你参军走了。其实我的出身还是很不错的,家里也算富足,只是从小到大,父亲总是斥责我是个废物。一怒之下,我才决定参军,走自己的路。等闯出一翻名头来,再回家光宗耀祖。冰儿,哦,不,营长,你肯相信我这一次么?不要问我的出身是什么,我用我的生命向你保证,我绝不是坏人,以后一定会好好待你的。”

    “谁用你好好待我了?”上官冰儿的怒火又快要压不住了,但她也发现,周维清刚才在说这番话的时候,神色前所未有的真诚。不知道为什么,她心中也软化了几分。

    “不问你的出身也可以,那么,从现在开始,我和你约法三章。你要以本命珠起誓,然后,我将开始传授你关于天珠师修炼的方法,你可愿意?”

    周维清连连点头,“愿意,当然愿意。”他现在最需要的就是天珠师的修炼方法,更何况是上官冰儿要传授他呢,那还有什么不愿意的。至于发誓这东西,他从来都不是很在意。

    上官冰儿的脸色终于好看了几分,“第一,你要发誓永远终于天弓帝国,不论将来的你修炼到什么程度,你都是天弓帝国的一份子。”

    周维清立刻点了点头,发下了誓言,这誓言早在几年前他老爹就让他当着帝国皇帝帝峰凌的面发过了,再来一次也没啥。

    “第二,从今以后,没有我的允许,你不得随便在人前显露你天珠师的身份。除非事关生命,否则没有我的准许不得轻易施展天珠能力。”

    “啊?不施展天珠能力?那我练它还有什么用?”周维清不解的说道。

    上官冰儿没好气的道:“笨蛋,你以为你那变石猫眼意珠对你来说真的只是好事么?如果让帝国知道了我们国家出现了你这么个奇葩,不知道有多少杀手会来杀你。在你自身修为没有达到一定程度之前,绝不能轻易被发现。”

    周维清恍然大悟,赶忙道:“还是你心疼我,我发誓就是了。”当下,好整以暇的再次发誓。

    上官冰儿冷冷的看着他,“最后一条,不论你将来的修为达到怎样程度,都绝不可以勉强我接受你。”

    周维清愣了愣,“你是怕我以后修为超过你以后,强迫你和我在一起?”

    “不错。”上官冰儿沉声说道。

    周维清脸色变了,一向的嬉笑之色荡然无存,“上官冰儿,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昨天的事情已经是不可避免,是我不对,坏了你的清白,以后我一定会想尽办法弥补你,可你不能侮辱我的人格。我周、周小胖再坏,也没坏到强迫人家感情的程度。我发誓,除非上官冰儿自愿,否则,我周小胖永远都不会强迫她做任何事。”

    看着周维清怒气冲冲的样子,上官冰儿心中多少有些歉意,也微微松了口气,心中暗想,这家伙虽然讨厌,也并不是没有可取之处。

    可惜,她并不知道的是,周维清发的这几个誓虽然也算真心,可这家伙还是给自己留了后路的,他都是以周小胖的名义起誓,可不是用的本名周维清。

    四目相对,周维清看着上官冰儿眼底的那份凄婉,顿时软化了下来,不论怎么说,不论是不是他的责任,他确实是得到了人家女孩子最珍贵的东西。

    “营长,你别生气了,以后我什么都听你的,你让我偷鸡,我绝不摸狗,你让我干啥我就干啥。”

    看着周维清眼中的关切,再听着这家伙不着调的话,上官冰儿脸上的冰冷终于化解,忍不住扑哧一笑,“谁会让你去偷鸡摸狗,你以为我是你么?”

    一看上官冰儿笑了,周维清顿时大为振奋,正要顺杆往上爬却听上官冰儿正色道:“坐好了,从现在开始,我教你关于天珠师的一切,你要牢记,并且努力修炼。”

    听她说要传授自己天珠师的修炼方法,周维清顿时凛然起来,点了点头。

    上官冰儿道:“我们人类,一向自认是最智慧的种族,因此,我们管自己的身体叫做天体,通过修炼而激发自身潜力出现的能力名为天力。天力是一切的基础,不论是体珠师、意珠师还是天珠师,都少不得天力的支持。普通的体珠师和意珠师,他们的第一颗本命珠觉醒虽然需要三重天力,但在之后两颗本命珠,只需要再提升各两重天力就能进行修炼凝珠了。从师级突破到尊级后,再提升一颗本命珠时,才需要三重天力的支持。直到九珠俱全。达到最高的上位宗级。而我们天珠师需要的天力支持却比他们大得多。”

    “天珠师的本命珠觉醒时,就和那些御珠师不同,我们必须要有四重天力,才能觉醒第一枚本命珠,这也是我之前为什么判断你现在已经有四重天力的原因。之后,每修炼一枚本命珠,都必须先有四重天力作为基础。也就是说,如果我们天珠师想要修炼到最高的十二天珠,就需要将天力修炼到最高的天道力第十二重方能做到。正因为天珠师修炼的艰难,每四重天力才有提升一珠的可能,因此,我们修炼的过程也叫做十二天珠变,或者是天珠十二变。”

    周维清听的很认真,他极为渴求这方面的知识,以至于在听上官冰儿讲述的时候,都没有用目光向她身上乱飘。

    说到这里,上官冰儿拿过自己带来的油灯点燃,令已经完全黑下来的帐篷亮了起来,玉人近在咫尺,令周维清不禁心头微颤,他才十三岁,自制力自然不会太强,尤其是又已经和上官冰儿发生过那方面的关系,顿时有些心猿意马,幸好有天珠师的知识吸引着他,这才没有表现出来。

    上官冰儿继续道:“你那不死神功我仔细看过了,你刚才说,经过了昨晚的过程,你已经有四个死穴修炼成功了?”

    周维清点了点头。

    上官冰儿眉头微皱,道:“你知不知道,修炼天力的功法一经选定,就不能更改。你既然已经选择了修炼着不死神功,就只能再继续下去。这门功法十分奇特,但也相当危险。”

    “啊?不能再换修炼方法了么?”周维清吃惊的道。

    上官冰儿点了点头,道:“不过,你也不用太担心,这门功法虽然霸道,但最难的就是第一关,你已经打通了四处死穴,相信后面再修炼就要容易的多了,而且,如果你说的是真的,你所吸收的那枚黑色珠子所拥有的力量应该也会一直护着你。只不过,后面的修炼也会越来越艰难,你要有心理准备。”

    周维清点了点头,肯定的说道:“我一定会继续修炼下去。”机会终于来临,他决不愿再做废物。

上一页 《天珠变》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