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天珠变》->正文

第二集 体珠凝形 第九章 紫辰弓

    “是。”毛利走到上官冰儿下手位另一边坐了下来。

    周维清冷眼旁观,他发现,毛利中队长似乎对那名英俊青年很不感冒,连看都不看他一眼,坐在自己的位置上面无表情。

    上官冰儿和周维清对视了一眼,周维清眉毛向她轻轻的跳动了一下,这个小动作看上去很自然,其他人都不会太过关注,但上官冰儿身为天珠师,又是弓箭手,眼力何等之好?再加上她对周维清的熟悉,美眸中顿时闪过一丝恨意。有的时候,她真恨不得将这家伙好好的揍一顿。

    “周小胖,你站到我身后。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本营长的第一名亲兵。”上官冰儿狠狠的剜了周维清一眼后,语气十分平静的作出了吩咐。

    “是。”周维清答应一声,就要走到上官冰儿身后去。做她的亲兵多好,先不说更方便学习天珠师的那些知识,单是这朝夕相处也让周维清大为满意了,幸好当着这么多人,这家伙还是收敛几分的,只是眼底流露出一丝得意而以。

    “等一下。”正在这时,一个不和谐的声音突然出现了。周维清也不得不承认,这清越之音听起来相当不错。说话的正是那名英俊中队长。

    “怎么?萧队长有什么问题么?”上官冰儿扭头看向那英俊青年,之前眼中的恨恨之色顿时消失,目光平静,甚至还较为柔和。

    那被称为萧队长的英俊青年微微颔首,毫不掩饰自己看着上官冰儿那种热切的眼神,道:“营长,以您的身份配一名亲兵当然是应该的。但是,作为您的亲兵,不但要能够为您处理一些简单的日常事务,同时还要担负起保护您、追随您的责任。这周小胖只是一名新兵而以,恐怕难堪重任吧?”

    上官冰儿只要不是面对周维清,就不会轻易失去冷静,微微一笑,道:“萧队长认为,我需要亲兵的保护么?你又有什么人选推荐呢?”

    周维清在那萧队长开口的时候,就已经停下脚步,心中警惕感大增,恐怕不论是谁都能清楚的看到那萧队长对上官冰儿眼中的情意,周维清不禁多看了他几眼,暗暗腹诽,这家伙怎么长了一张婊子脸?都说小白脸没好心眼,一看就不是好东西。

    原本他对上官冰儿并没什么奢望,但在他自己也成为一名天珠师之后,我们的周维清、周小胖亲兵已经很是大义凛然的将上官冰儿当成了他的所有物,当然,他那份绝不应该出现在十三岁少年身上的心机是不会让他直接表现出来的。

    听到上官冰儿的反问,萧队长正色道:“以营长的实力自然是不需要一个小小亲兵的保护,但他一个新兵会否射箭都是问题,跟随营长出去岂不是丢了您的脸面么?更何况,就算您不需要亲兵的保护,亲兵也要在战场上跟上您的步伐才行。我萧瑟愿辞去中队长的职务跟随在营长左右,誓死保护营长周全。”

    这位萧队长的话说的大义凛然,那视死如归的样子,周维清都差点被他感动了。心中暗骂:不装能死么?

    上官冰儿嫣然一笑,道:“多谢萧队长好意,但萧队长是我们三营的中流砥柱。我怎能让你来担任这小小亲兵之职呢?至于周小胖,虽然他是新兵,但经过我这几天的考验,他还算是个可造之材,以前也练习过一些弓箭,胜任亲兵之职还是可以的。”

    萧瑟眉头微皱,道:“营长,我看不如这样如何?让这叫周小胖的新兵给我们当场展示一下他的能力,这样我们也好放心。”

    上官冰儿依旧是一副不温不火的样子,面对萧瑟的依依不饶她却并未表现出上级的强势,“好,就依萧队长所言。只是不知萧队长打算如何考验我这亲兵呢?”表面不动声色不代表她心中想法也是一样,在这第三营,虽然她是营长,可是,萧瑟的影响力却要比她大得多。甚至连爵位都不在她之下,身后更是有着上官冰儿必须要忌惮的实力。

    萧瑟站起身,随手一抬,从座位旁边拿出一张长弓。他这张长弓与上官冰儿那一张类似,弓身都呈现为紫色。对于这种材质周维清是很清楚的。

    天弓帝国星辰森林的星辰木十年成材即可制造长弓,但一般来说,军队所用的,至少都是三十年以上星辰木,因为只有这样,星辰木才足够坚韧。而萧瑟和上官冰儿所用的这种紫色长弓,弓身也是用星辰木所制,只不过,却是百年以上的星辰木了。

    星辰木本身呈献为暗红色,生长到百年后转化为深紫色,表面呈现出细腻如牛毛般的纹路,若仔细观看,还能看到细密的金色光点。这也是星辰木名字的来源之一,这种百年星辰木的特征被称之为牛毛金星。

    星辰木生长超过百年,本身就会产生质的飞跃,强韧度大幅增强。以百年星辰木制作而成的星辰弓,拉力至少是普通星辰弓的三倍以上,需要超过一百公斤的拉力才能使之张开。同样的,它的射程也要远的多,有效攻击距离远达五百码,如果以天力催动,甚至可以更远一些。因此,它也被称之为紫辰弓,每一张紫辰弓至少要价值百金以上,根据品质不同,价格也有所区别。这东西可不是普通一名中队长能够使用的,哪怕是天弓帝国这样以弓闻名的国家,也要营长这个级别才能配备。

    萧瑟拿着自己的紫辰弓走到周维清面前,似笑非笑的看着他,道:“周小胖是吧。只要你能拉的开我这紫辰弓,就证明你有给营长当亲兵的资格。试试吧,把你吃奶的力气都用出来,不过,也别用力过度,万一尿了裤子可不好。”

    萧瑟的话顿时引得那些无毛小队长们哄堂大笑。尤其是之前坐在他下手位置的那十名小队长,更是笑的前仰后合,丝毫未将坐在帅位上的上官冰儿放在眼中。

    周维清一脸好奇的看着萧瑟手中的紫辰弓,再看看上官冰儿,一脸迷惘的道:“营长,这是什么弓啊!怎么和我们的弓不一样?难道我们军队可以随便给弓上刷漆吗?”

    上官冰儿看了周维清一眼,没好气的道:“萧队长让你试你就试,哪来的那么多废话。”

    周维清此时已经接过萧瑟手中的紫辰弓,心中暗暗冷笑。对于这紫辰弓,他可比普通的星辰弓更加熟悉。当初,为了能够拉开这紫辰弓,他足足练了两年的时间,在元帅府的时候,他平时练习都是用紫辰弓的。这也是为什么那天上官冰儿让他射箭的时候射歪了的原因,普通星辰弓早已经无法让他适应了。那两年,每天练习拉弓,他的手臂不知道肿了多少次,哪怕是刮风下雨,周大元帅都不让他休息。周大元帅的原话是:就算你是个废物,也是我周水牛生的废物,要是连个弓都不会用,老子就把你揍成弓形。

    紫辰弓的重量几乎是普通星辰弓的两倍,足有二十公斤,相当的沉重,周维清看上去十分艰难的用双手将紫辰弓举起来,疑惑的向萧瑟道:“萧队长,你这紫色的弓好重啊!这个怎么用?”

    萧瑟不屑的哼了一声,“就凭你也想拉开我的紫辰弓?就算你回炉重新吃次奶,都没那力气。你给我拿好了,要是摔了,可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哦。”周维清一脸憨厚的样子,看上去是要多淳朴就有多淳朴,就像是从未被城市市侩沾染,来自乡下的朴素青年。

    一边答应着,他一手持弓,一手拉弦,只见那弓弦纹丝不动,他的脸却已经涨得通红,那样子,还真像是连吃奶的力气都用出来了。

    萧瑟连看都懒得多看周维清一眼,扭头向上官冰儿道:“营长,你看到了吧。这周小胖连我的紫辰弓都拉不开,有什么资格给你做亲兵?”

    不等上官冰儿开口,毛利中队长却忍不住了,“萧队长,周小胖刚刚加入军队不久,他能够使用普通长弓,已经是相当不错了,紫辰弓别说是他,就算在座各位,也不敢说全都能拉开吧。”

    萧瑟瞥了他一眼,眼中明显流露出一丝寒意,却是根本不理会毛利,就当他是空气一般,目光依旧看着上官冰儿,等着她的回答。

    上官冰儿现在只想做一件事,冲上去抽周小胖一顿,虽然她还不知道周维清连体珠的力量都能使用了,但以他天珠觉醒后身体增幅的状况,别说是一张紫辰弓,就算是两、三张也拉的开了。他那体珠增幅的可是全力量,可偏偏这家伙装的像真的似的,看着他那一脸涨红,满脸焦急的样子,上官冰儿气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

    “萧队长,周小胖还未曾放弃,我们不妨再等等。”一边说着,她也站起身,却并未向前走,只是看着周维清的目光明显变得‘凶恶’起来。

    周维清只觉得耳中有些痒痒,一丝细弱蚊蝇般的声音已经响起,“死周小胖,你再装我就揍的你生活不能自理。”

    在上官冰儿看来,经过她的威胁后,周维清一定不敢再装了,可谁知道,就在她这句话说完之时,周维清却松手了。而且,这家伙还大口大口的喘息着,一副无比疲惫的样子。

    萧瑟轻蔑的道:“营长,您看到了吧,他是不可能拉开紫辰弓的,我想,您也该收回成命了。”

    上官冰儿拳头攥的紧紧的,如果不是顾忌身份,她就已经冲上去了。

    “谁说我不能拉开这紫辰弓,我只是刚才身体没活动开而以。再试一次一定能行。”周维清一边喘息着,一边不服气的说道。甚至在额头上还真有一层薄汗。

    萧瑟哈哈一笑,双手背后,尽显潇洒本色,“就算让你再试一百次你也拉不开,你以为,紫辰弓是你这种下等人能够用的了的么?”

    周维清一脸悲愤的说道:“下等人怎么了?下等人就不是人么?谁说我用不了,我一定能拉开,我跟你打赌,要是我拉不开,我就一头撞死在这里。”

    这一次,毛利也没有吭声,因为,连他也看出来一些端倪了。虽然他和周维清的接触不像上官冰儿那么多,但也知道这小子不是什么好东西,而且,早晨的时候他更试出了周维清的力量是相当不错的。就算不能将紫辰弓拉成满月,拉开一些也还是可以的才对。

    萧瑟冷哼道:“那你就再拉,我倒要看看,你敢不敢撞死在这里。”在他看来,死个普通士兵算什么。

    周维清拿起紫辰弓就要拉,就在他刚刚准备发力的时候,这家伙却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扭头看向萧瑟,道:“既然是打赌,总有赌注吧。要是我拉开了,你也撞死在这里吗?”他本来长得就憨厚,此时问出这种问题,更给人一种十分幼稚的感觉。

    萧瑟傲然道:“你算什么东西,你的命也能和我相比么?本座有子爵的爵位,要是你真能拉开我这紫辰弓,这张紫辰弓就算是我的赌注。要是你拉不开,我也不要你的命,你跪在这里,叫我三声爷爷,我就放过你。”

    周维清听了萧瑟的话,很是用力的摇着头,“不干,不干,亏了。我爹说过,男儿膝下有黄金。你这弓这么重,但也不如黄金吧。要是你输了,你也要叫跪下我爷爷才行。”

    萧瑟自问不可能输,看着那一脸执拗的周维清,不屑的道:“只要你拉的开,我叫你又能如何?赶快的,别耽误我的时间。”

    “好。”周维清笑了,在别人看来,他笑的很憨厚,但在上官冰儿眼中,那就是无比的狡诈和猥琐。只是,她并没有阻止周维清这么做,心中甚至大为好笑。

    没等周维清开始拉弓,萧瑟那个中队的小队长们就已经开始起哄了,一名小队长喊道:“别费劲了,赶快叫爷爷吧。能认我们中队长做爷爷,也算是你小子的福气了。”

    周维清回头向那队长看去,装作没听清的样子问道:“你说让我叫什么?”

    那队长下意识的道:“爷爷。”

    周维清笑了,很是痛快的答应道:“哎,真乖。不过,有你这么个孙子可是祖上缺德了。”

    “你说什么?”那队长这才意识到自己被这个看上去很憨厚的大头兵给耍了。猛的站了起来。也就在这时候,周维清冷笑一声,双膀用力,那张有着牛毛金星特征的紫辰弓已经被他瞬间拉开呈满月。

    那刚刚站起来的小队长正想怒骂,却正好看到被周维清拉如满月的紫辰弓,一时间张大了嘴,眼中尽是不敢置信之色。不只是他,萧瑟那一边所有队长都是同样的表情。萧瑟本人更像是见了鬼一般,一脸的吃惊。要知道,没有天力修为的人,几乎是不可能拉开紫辰弓的。

    周维清将紫辰弓拉成满月后并没有放开,而是纹丝不动的保持着姿势。先前的憨厚、悲愤种种表情已是全都不见,眼中只剩下戏谑,向萧瑟大喝一声,“跪下,叫爷爷。”

    周维清此言一出,哗啦一下,所有萧瑟那个中队的小队长们已经全都冲了上来,将他围成一圈。看他们的样子,就要向周维清动手。

    但就在这个时候,周维清眼中闪过一丝戾气,在他那衣袖的掩盖下,右手手腕处宛如冰雾缭绕般的冰种翡翠珠已经悄然浮现,并且瞬间连通。

    天力与体珠沟通完成的那一瞬间,周维清只觉得手中紫辰弓已是轻如无物,全身都充盈着难以言喻的强大力量感,下意识的双手再次发力。只听咔嚓声中,啪的一下,他手中的紫辰弓竟然就那么被直接拉断了。

    随手一抛,周维清将那紫辰弓就像是扔垃圾一般甩到地上,攥着右拳举到眼前看了看,还在自己拳头上吹了口气,不屑的说道:“还以为是什么好东西,一拉就断,这也叫弓?”

    正准备动手的无毛小队长们完全被周维清这一手镇住了。那可是百年星辰木制成的紫辰弓啊!正像之前毛利中队长所说,在他们之中,能够拉开这紫辰弓的都是寥寥无几,更别说是将这紫辰弓拉断了。那要多么恐怖的力量才能做到?一时间顿时鸦雀无声,一个敢动手的都没有。

    “够了。你们干什么?想要被军法处置么?”上官冰儿森寒的声音响起,那些无毛小队长们正好就坡下驴,纷纷散开。

    上官冰儿看了一眼地上已经断为两截的紫辰弓,青色眼眸中也是闪过一丝惊讶。然后才转向萧瑟道:“萧队长,我想现在不需要再证明什么了吧?”

    萧瑟脸色铁青,那绝对是青中透白,白中透灰,他万万没想到自己竟然被周小胖这么一个新兵给耍了,还是当着上官冰儿的面,更毁了自己的紫辰弓。

    不过,他终究还是压制住了心中怒火,皮笑肉不笑的道:“原来周兄弟竟然是深藏不露,是我走眼了。恭喜营长找到了一位合格亲兵。连紫辰弓都拉的断,自然不需要再证明什么。营长,再过几天,新兵营即将开始。我先去处理新兵的事情了。”说着,他带着自己那十名无毛小队长就要走。

    “萧队长,我记得你还没有履行诺言,既没有跪下,又没有叫我爷爷,这样就走了啊?”周维清阴阳怪气的说道。

    萧瑟看了他一眼,突然间,这家伙竟然也笑了,而且笑的十分奸诈,“周兄弟,我刚才只是说,紫辰弓可以作为赌注。后来我说的是叫你又如何?又没说叫你什么?更没答应过要跪下,你非要听的话,那我叫你三声周小胖好了。至于赌注紫辰弓也是你自己毁去的,和我又有什么关系呢?我们走。”一边说着,他猛一挥手,带着自己的人转身而去。

    “呸。什么东西?”周维清看着萧瑟离开的背影,有些气急败坏的说道。他毕竟还是小了点,并没有注意到之前萧瑟的文字游戏,这家伙显然比他想象的还要奸诈一些。

    另一边,走出中军帐的萧瑟,脸上笑容已是荡然无存,一脸的铁青,牙齿咬的咯咯响。“给我去查这个周小胖。我倒要看看,上官冰儿这丫头是从什么地方召来了这么个家伙。难道是皇室?”

    之前那名叫过周维清爷爷的小队长低声道:“老大,我看这小子不过就是力气大点而已,没必要兴师动众吧。今天晚上我到他营帐去,给您出气就是了。”

    萧瑟冷哼一声,“你以为是个人就能拉的断紫辰弓么?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小子应该是一名体珠师,而且他的体珠是以增幅力量为主。天弓帝国所有御珠师我几乎都知道,可这小子却不在其中,给我仔细的查。任何蛛丝马迹都不要放过。”

    “是。”

    萧瑟走了,上官冰儿让毛利带着他手下的小队长们也离开了,在临走之时,毛利从隐晦的位置给周维清比了比大拇指,眼中流露出明显的赞赏之意。显然,萧瑟吃瘪他是极为高兴的。

    所有人都走了,中军帐之中也就只剩下周维清和上官冰儿两个人。

    “周小胖,你能够与天珠沟通了?”上官冰儿一脸惊奇的问道,没有别人在,她也不用刻意隐藏自己的想法。

    周维清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道:“是啊!昨天晚上就可以了,你教我那个收放天珠的方法很简单,很快就练好了,然后我就尝试了一下与意珠、体珠进行沟通,也还算顺利吧。”

    上官冰儿沉默了,御珠师的修炼真那么容易?当然不,尤其是天珠师,修炼起来更加艰难。她被称之为天弓帝国年轻一代第一天才少女,当初练习收放天珠也用了整整五天才算熟练,而沟通自己的意体双珠更是用了十天之久。可眼前这外表忠厚内心却十分狡猾的家伙竟然只用了一个晚上就完成了。尽管她不愿意承认,但也明白,自己的天才之名该让贤了。

    她又怎么会知道,周维清并不是天赋有多好,而是他那宛如自杀一般的不死神功有着众多神奇之处,这才让他能够如此顺利的掌握了天珠师的初步技巧。

    眼见上官冰儿看着自己发呆,周维清凑了上去,嘿嘿一笑,道:“我知道我很优秀,但你这样盯着我看,我还是会不好意思的。”

    上官冰儿醒悟过来,俏脸一红,飞起一脚就踢在了周维清屁股上,咬牙切齿的道:“周小胖,我想揍你已经很久了……”

    周维清顿时明白,自己要倒霉了,立刻摆出一脸惊恐的样子,不过,上官冰儿怎么可能在上当呢?风一般的幻影带着浓烈的火气悍然而上。

    “不要啊……”

    十分钟后。我们的周小胖蜷缩在地上,就像煮熟的虾子一般,全身瑟瑟发抖,还不停的呻吟着,那样子是要多可怜就有多可怜,似乎随时都要断气了似的。

    上官冰儿一脸无语的看着这家伙,她其实真没揍他多少下,可这家伙装可怜的本事实在是太高明了,明明知道他是装的,她都有些下不去手了。

    “噗哧”一声,上官冰儿忍不住笑了出来,“别装了,赶快给我滚起来,今天放过你了。”

    前一刻还宛如濒死一般的周维清一听这话,在地上一个翻滚,就已经生龙活虎的跳了起来,虽然脸上也有那么几处淤青,但整体看上去那叫一个精神奕奕。从小到大,挨揍的多了,他的抗击打能力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比拟的。上次在冰泉小湖遇到帝芙雅的时候,如果不是他不相信帝芙雅敢真的用意珠能力攻击他,他也不至于吃那么大亏了。所以,现在不论什么时候,他都会倍加小心,帝芙雅的攻击让他明白了,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上官冰儿瞪了他一眼,“谁让你把那紫辰弓拉断的?你知不知道这样一张好弓的价值?萧瑟都答应输给你了,你拿着用就是了。”穷人的孩子早当家,看着地上那断掉的紫辰弓,她可是十分心疼的。

    周维清摇头晃脑的道:“我才不要他的弓,我怕脏了手。这小白脸一看就不是好东西。要是你的弓给我用,我一定会小心收藏。每天只要闻闻那上面你残留的香气,也是精神百倍啊!”

    上官冰儿捏了捏拳头,“你又讨打是不是?”

    周维清顿时身体向后一缩,瞪大了眼睛看着她,道:“你刚才不是说今天不打我了嘛?你要实在想打,那就来吧。”

    上官冰儿越来越觉得自己真是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这家伙的猥琐程度是不能用常理来判断的。

    “少废话。你与体珠意珠既然都已经沟通了。那你的意珠是哪几种属性?”

    一提到天珠师的修炼,周维清难得正经几分,道:“我的天力和意珠连通后,眼前会看到几种颜色的光影,我将精神集中在哪一种颜色时,身体就会出现相应的变化。一共是五种颜色,我大概判断了一下,应该是:青色的风系,蓝色的雷系,黑色的黑暗系,银色的空间系。还有一种是灰色的,我只要将意念一集中过去,立刻就会想杀人似的,天力也会飞速消耗,很是怪异。我暂时给它定名叫邪恶属性。”他并没有说出最后一种属性,倒不是信不过上官冰儿,而是因为他能肯定,就算是上官冰儿也不会知道那种属性是什么。

    听了他的话,上官冰儿的眼神明显收缩了一下,心中暗想:真不明白为什么这么好的属性会出现在这个家伙身上。而且,我还因他而……

    甩了甩头,上官冰儿尽可能的不让自己去想那天晚上的事,目光再看周维清的时候已经变得有些怪异。

    “跟我来。”一边说着,她背上自己的紫辰弓,带上两壶箭就向外走去。

    周维清跟着上官冰儿走出中军帐,跟在她身后向外走去,很快,两人出了营地。上官冰儿扭头看了他一眼,道:“用风的力量。”

    “怎么用?”周维清茫然的问道。

    上官冰儿道:“将意念集中在你那能够看到的光影中青色的部分。”

    周维清停下脚步,先释放出本命珠,然后再将天力缓缓催动到意珠之上,顿时,那六色轮盘光影再次出现在眼前,精神集中到青色区域,顿时,他只觉得自己身体一轻,似乎有一股气流围绕着自己身体似的,轻飘飘的说不出的舒服。在他意珠的几种属性中,风系是对天力消耗最小的一种。在他催动意珠的同时,已经开启的四大死穴气旋同时加速,加快吸收着天地元力补充着他的消耗。

    上官冰儿很有耐心的等待着周维清使用意珠,整个过程大约用了两分钟,眼看周维清身上多了一层淡淡的青光后,她这才再次起步,身上青光一闪,同样用出了风之力,带着周维清快速前行。

    这是周维清第一次将意珠的能力应用出来,他只觉得全身轻飘飘的浑不受力,脚尖只需要在地面上一点,自然而然就会前飘三、四米,奔行起来不但速度快了几倍,而且还是毫不费力。

    难怪那么多人都想成为御珠师,这御珠师的能力果然神奇啊!周维清好奇的感受着风系能力带来的好处,心中大为赞叹。不过,他也看出了自己和上官冰儿之间的差距,人家在使用风系能力的时候可是瞬间就完成了,根本没有他那个准备的过程。

    一会儿的工夫,两人就已经离开军营十余里之遥,到了天弓城外郊区,钻入星辰森林之中。

    “冰儿,你不会是要杀人灭口吧?”周维清一边跟着上官冰儿,一边嘿嘿笑着问道。

上一页 《天珠变》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