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天珠变》->正文

第二集 体珠凝形 第十章 体珠凝形,意珠拓印

    上官冰儿控制着自己的速度让他始终都能跟得上,看都不看他一眼,“称呼我营长。要杀你,我会等到现在么?”

    继续前行一段后,她在星辰森林中一片较为空旷的地方停了下来。

    “好了,就在这里吧。在新兵营开始之前的这段时间,我会教授你一些天珠师修炼的方法和经验。新兵营开始后,你不需要跟普通新兵一起训练,自己去修炼。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上官冰儿冷冰冰的说道。

    看着上官冰儿那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样子,周维清也很是无奈。这也是上官冰儿想出的对付他最好的办法,不论他说什么,都给他一张冷脸,省的这家伙得寸进尺。

    上官冰儿淡淡的说道:“你现在已经有了第一枚本命珠,是真正的天珠师了,从称号上来看,应该称为下位天师。我拥有两枚本命珠,所以是中位天师。我们天珠师的修炼十分困难,如果你想要晋级到和我同样的层次,那么,就必须要将天力修炼到第八重,然后再进行本命珠分裂方能做到。这个到时我自然会教你。现在我要教你的,是关于天珠使用的方法。”

    周维清精神一振,仔细的聆听着。

    上官冰儿道:“我也是天珠师,可是,我却选择了弓箭手这个职业,你知不知道是为什么?”

    周维清用十分肯定的语气道:“一定是因为你和我一样怕死,用弓箭就可以躲在暗处偷袭,自己就能安全的多了,毕竟,安全第一嘛。”

    上官冰儿一头的黑线,脸上的冰冷也维持不住了,怒道:“你以为谁都像你那么无耻吗?我之所以选择弓箭手这个职业,是因为我很穷,甚至是因为我们天弓帝国无法支持。”

    周维清一愣,“这怎么可能?你可是即周大元帅之后,咱们帝国第二位天珠师。你要是缺钱的话,我想皇室应该无条件提供的吧?”

    上官冰儿轻叹一声,“哪有你想的那么容易,培养一位天珠师所需要的金钱和资源,是你无法想象的天文数字。这要从意珠和体珠说起。我们同时拥有意体双珠之后,体珠可以直接增强我们身体的属性,而意珠能够带给我们元素属性的增幅,令我们拥有超越常人的能力。但是,如果没有进一步的作为之前,也仅限于此而已。譬如刚才使用的风属性,也只能增强我们一些速度。我们的天力与风属性融合之后,就可以称之为风系天力,在使用武器或者自身攻击时主要就体现在速度上的增幅。你的雷属性会令你在攻击时附加一些雷属性在攻击之中。对于普通御珠师来说,或许这已经足够了,可我们是天珠师,这却远远不够。那么辛苦修炼而来的本命珠,想要将其威力最大化,就需要外界特殊品的帮助。对我们的体珠和意珠进行增幅。”

    周维清有些摸不着头脑的道:“我怎么不太明白你的意思?”

    上官冰儿道:“举个简单的例子你就明白了。意珠的属性能力,在没有进行增幅之前,只能作用于自身,却无法外放伤敌。而一旦完成了特殊方式的增幅,就能够形成技能外放伤敌。有八个字你必须要记住,那就是:体珠凝形,意珠拓印。这八个字道出了我们体珠、意珠的增幅方法。”

    “体珠凝形、意珠拓印?”周维清重复了一遍上官冰儿的话。周大元帅虽然对他的管束、教育十分严格而特殊,但因为他先天经脉阻塞的缘故,对于天珠师的奥义可没讲过。直到此刻,周维清才清晰的感觉到,似乎有一扇神奇的大门,正在向他缓缓敞开。

    上官冰儿道:“我们的体珠,每多一颗,都会对身体产生极大的增幅作用,尤其是我们天珠师单属性的纯体珠,那高达百分之一百五的增幅效果极其明显。但体珠的神奇却远不止于此。你看。”

    一边说着,上官冰儿缓缓抬起自己的左手,两枚晶莹剔透的龙石翡翠珠光晕流转,在周维清的注视下,只见第一枚龙石翡翠珠突然光芒大亮,竟然脱离了上官冰儿手腕的范围飞了起来,紧接着,晶莹的绿色光芒突然变得柔和起来,那枚体珠竟然就那么在空中变形了。

    只是几次眨眼的工夫,原本的翡翠珠竟然化为了一根长箭,通体呈现为龙石翡翠状,晶莹剔透,大小与长弓手的羽箭并无二致,但却宝光闪烁,周围都萦绕着一层淡淡的青光。

    “这就是体珠凝形么?”周维清目瞪口呆的说道,他从来都不知道,原来体珠竟然还能有如此妙用。

    上官冰儿点了点头,左手一探,紫辰弓已经落入手中,右手食指、中指夹住那根龙石翡翠箭搭在弓弦之上。

    “注意了。”

    随着她一生提醒,紫辰弓瞬间拉入满月,下一刻,伴随着弓弦的嗡鸣之声,一道绿光已是一闪而没,速度之快,宛如幻影一般。最奇特的是,这根龙石翡翠箭射出之后,周维清竟然没有听到半分声音,只见那碧绿之光一闪而没。而且它并不是直线前行,而是在森林中以扭曲的路线飞出,就像是长了眼睛一般,躲闪过正面的一颗颗星辰树。

    “这样也行?”周维清机灵灵打了个寒颤,这家伙脑海中第一个念头就是,如果上官冰儿用这体珠凝形而成的箭来射他,恐怕一百个他都死了吧。

    “这是我的第一枚体珠凝形所化的无声追踪矢,可由我意念进行控制,攻击完成后,自从收回。”上官冰儿在说这句话的时候,那根龙石翡翠箭就已经再次出现在她指尖青光闪烁。

    “所谓体珠凝形,就是将我们的体珠以特殊方法凝形成武器、防具或者是任何其他形态,一旦完成凝形,凝形之物就会自行附加上体珠本身的特征,从而形成特殊武器。这就是我之前所说的增幅。我的无声追踪矢能够在半径五百米范围内从任何角度攻击敌人,速度是正常弓箭的三倍,附加破甲穿透效果。只要天力足够支持,那么,就能取之不尽。以我目前天精力第八重的修为,最多可以支持释放十二箭。”

    龙石翡翠箭形态的无声追踪矢重新化为体珠盘旋在上官冰儿手腕处。而此时的周维清,却正在倒吸凉气。他虽然一直都知道御珠师很厉害,但也没想到竟然霸道到如此程度。还好那天上官冰儿没冲动,不然的话……

    施展过无声追踪矢的上官冰儿并没有流露出任何得意,反而有些怅然若失,“现在你知道有增幅和无增幅的本命珠差别有多么巨大了吧。想要进行体珠凝形,就必须要购买相应的凝形卷轴。而凝形卷轴的价值却是天文数字,凝形几率还很低。像我们天弓帝国这样的小国家,除了皇室以外,根本没有任何人能支持这样的消费,所以我们国家的御珠师数量才会那么少,而且绝大多数人也无法完成对自己本命珠的增幅。我选择弓箭手,就是因为在无法进行体珠凝形、意珠拓印的情况下,弓箭手能尽可能发挥出本命珠的作用。”

    一边说着,上官冰儿再次拉开紫辰弓,只不过,这次出现在弓弦上的却是一枝普通羽箭,紫辰弓张开如满月,在她左手上的两枚帝王碧玺意珠光芒绽放,红光瞬间融入到紫辰弓和羽箭之中。一声清脆的嗡鸣中,带着红光的羽箭破空而去,前方五十米外的一株星辰树顿时被射了个对穿。

    “体珠速度的增幅可以让我搭弓射箭的速度远超普通弓箭手,意珠风属性的增幅可以增加箭矢射出后的加速度以及穿透性,两者相加,威力倍增。选择弓箭手这个职业就是因为它能更好的同时释放出意珠、体珠的能力。”

    周维清点了点头,道:“那意珠拓印是怎么回事?”

    上官冰儿道:“如果说体珠凝形带给我们的是武器,那么,意珠拓印带给我们的就是技能。你看。”

    抬起左手,一颗帝王碧玺意珠已经悄然融入到她手掌之中,顿时,浓郁的青光瞬间在上官冰儿左手之中跳跃,只见她指尖一弹,三道呈月牙状直径近一码的青色风刃已经漂浮在她面前,下一刻,这些风刃就开始围绕在她和周维清身边旋转起来。空气被切割发出刺耳的厉啸声令周维清听的惊心动魄。

    “这是我第一枚意珠的拓印技能,风之刃。用之近战,攻击范围半径三十米。一般来说,体珠凝形的武器和意珠拓印的技能,要能够相互配合,攻守平衡,远近皆宜。这样才能将天珠师的实力最大程度的发挥出来。普通的意珠师和体珠师虽然也能够拓印和凝形,但同样的技能和凝形,出现在我们天珠师手中和他们手中,威力是完全不同的。譬如我这风之刃,如果只是出现在一名风系意珠师手中的话,最多也只能出现一道风刃而已。”

    “体珠凝形,需要向体凝师购买凝形卷轴,价格已经是非常恐怖了。而意珠拓印却更加麻烦,必须要凭借意珠从天兽身上拓印下技能才行。而且每一颗意珠的拓印机会都只有一次,而天兽的技能多种多样。先不说天兽强大很难对付,单是在拓印时拓印到一些不符合自己能力的技能,意珠就废了。因此,在拓印意珠时,所有御珠师都十分小心,一般都会花大价钱到拓印宫去进行拓印。以确保拓印到有用的技能。”

    周维清此时才明白,原来作为一名天珠师,修炼是如此麻烦的,什么体凝师、拓印宫,听的他头晕目眩。不过,上官冰儿的话至少让他明白了一点,那就是,没有进行过体珠凝形、意珠拓印的天珠师,实力是要大打折扣的。

    上官冰儿看着周维清若有所思的样子,心中不禁有几分欣慰,她虽然心中怎样都无法接受那天的事,但她现在所拥有的一切可以说都是天弓帝国给的,因此,她对帝国绝对忠心,当然愿意看到天弓帝国能够多一位强者。否则的话,她又怎会放过周维清。此时眼看他难得的正经起来,她的心也算是略微好过了几分。

    “周小胖,如果让你进行体珠凝形的话,你准备凝形成什么?”上官冰儿淡淡的问道。

    周维清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回答道:“当然是铠甲了,还是全套带头盔的那种。要把自己武装到牙齿,最好是什么东西都无法打破,刀枪不入。哇哈哈。”

    上官冰儿的脸色瞬间变得铁青,狠狠的一脚踢在周维清的屁股上,“你能有点出息么?你就那么怕死?”

    周维清捂着屁股,一脸委屈的道:“人不怕死、天诛地灭。一辈子就这么几十年,我还没活够呢。”

    上官冰儿冷笑道:“趁早收起你的龌龊念头。你的想法是根本不可能的。体珠凝形的体积是有限的,最多只能凝聚成一柄长剑或者是一张长弓那样大小,想要凝结成全套铠甲,根本不可能。”

    周维清眨了眨眼睛,“话不能这样说吧。我要是第一枚体珠凝形个头盔,第二枚弄个护心镜,总有一天能凑齐一套啊!”

    “你……”上官冰儿气得全身发抖,看着周维清一脸嬉笑的样子,这几天心中憋屈的愤懑、委屈顿时爆发,眼泪如同断了线的珠子一般顺着粉嫩的娇颜滑落。可她偏偏又紧咬下唇,怎么也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呃……”一看上官冰儿哭了,周维清心中没来由的抽痛了一下,小心翼翼的凑到她身边,“别哭了好不好?再哭就不漂亮了。”

    “要你管,你给我滚。”上官冰儿抽泣着怒声道。

    周维清挠挠头,“我错了还不行么?我都听你的,你让我凝形什么,我就凝形什么好了。哪怕你让我凝形成一头猪,我也不反对。”一边说着,他还抬起双手,在自己耳朵边做出猪耳朵呼扇呼扇的样子。

    “噗哧。你本来就是猪。要不怎么叫周小胖。”上官冰儿被他那一副可怜扮猪相顿时逗笑了,又是一脚踢过去,这次周维清是纹丝不动的受了一脚,虽然五官纠结,一脸的痛苦,但却没动地方。一副认打认罚的样子。

    上官冰儿抬手擦掉脸上的泪水,恨恨的瞪了他一眼,心中暗想,这死周小胖难道真是我的克星不成?为什么我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

    “我让你凝形什么,你就凝形什么,这可是你说的。还有,你的意珠拓印也一样。”

    周维清连连点头,上官冰儿打他、骂他都不怕,就怕看到她哭的样子。所谓打是亲、骂是爱,急了一脚踹。这家伙很自然的将上官冰儿对他的这些行动当成了亲热的表现。但一看到她哭,周维清就有点慌神了。尤其是他虽然表面总是笑呵呵的,可实际上,对那天的事心里也同样充满了负罪感。

    上官冰儿看他这么老实,气也消了一些,“哼。回去了。你去收拾一下东西,明天一早,我们离开军营。”

    “离开军营?去干什么?”周维清好奇的问道。

    上官冰儿道:“到时候你自然就知道了。你要有心理准备,我们这次出去,起码要两、三个月的时间。新兵营你就不用参加了。”

    周维清眨了眨眼睛,“就你和我么?”

    上官冰儿停下脚步,回头怒视着他,“想死你就直说。要是你敢有什么龌龊念头,我就、我就……”

    周维清立刻接口道:“你就哭给我看。我最怕这个……”说完这句话,他立刻催动自己变石猫眼意珠中的风系能力,撒腿就跑。

    看着他那慌里慌张逃跑的样子,上官冰儿再次被逗笑了,竟然也玩闹了一回,朝着周维清喊道:“无声追踪矢来啦。”

    噗通一声,周维清几乎是应声扑倒,直接摔在了森林里,那样子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连上官冰儿都被吓了一跳。她可不知道,之前这家伙曾经被帝芙雅从背后攻击过一次,格外的敏感。

    周维清扑倒在地后才醒悟过来,就在上官冰儿狡计得逞后银铃般笑声响起的同时,一声凄厉的惨叫在星辰森林中响起,“谋杀亲夫啦……”那悦耳的笑声也随之嘎然而止,接下来,就是此起彼伏的惨叫声……

    第二天,清晨。

    上官冰儿换了一身朴素的布衣长裙,背着紫辰弓走出军营,但哪怕是布衣荆钗,也依旧难掩她那动人的绝色。

    刚走到军营出口,她一眼就看到仍然穿着军装,正吊了郎当的靠在军营大门旁的周维清。这家伙也背着长弓和两壶箭,标准长弓手的装束,连风帽都带着。

    一看到上官冰儿出来,周维清瞬间站直身体,十分正经的立正敬礼,高喊一声,“营长好。”

    上官冰儿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昨天不是说了让你穿件普通的衣服么?”

    周维清挠挠头,委屈的道:“我没普通衣服,就这一身军装了,还连换洗的都没有。”一边说着,他还贼兮兮的瞥了上官冰儿一眼。

    上官冰儿咬了咬下唇,强忍着再揍他一顿的冲动,冷声道:“走吧。”一边说着,她已经展开身形,朝着远处而去。周维清赶忙释放出自己变石猫眼意珠的风系能力,轻身追去。两人一前一后,很快就离开了军营范围。顺着星辰林荫道一路向东而去。

    上官冰儿一路上也不和周维清说话,她知道,对付这家伙最好的办法就是不理会他。虽然她对周小胖的恨意滔天,但在约法三章之后,却已经没有了杀意。她现在只是不断的告诉自己,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帝国。

    果然,上官冰儿的做法是有效果的,周维清跟在上官冰儿身边,不断的逗她说话,可不论他说什么,上官冰儿都不理他,急的这家伙抓耳挠腮的。要是他说的话敏感一些,上官冰儿就加快前进速度,以她意体双珠全部增幅的敏捷,瞬间就能拉开距离,追的周维清气喘吁吁。

    从清晨到中午,两个多时辰的工夫,上官冰儿一句话都没对周维清说过,而且始终都没停下来。此时日正当中,周维清已是汗透重襟。持续走两个多时辰对他来说不算什么,问题是要跟随着上官冰儿这样的速度,那问题可就大了。此时,他体内的天力是若断若续,用完了的时候,他速度就会降下来,一旦四大死穴吸收外界能量补充一些后,他就能再次施展风系天力加速一会儿,不断重复着天力耗尽、重新加速的过程。

    上官冰儿其实也很好奇,她是一直以周维清的速度为准,周维清只是风系增幅,当然不可能和她那意体双珠同时增幅速度相比了,但她却发现,才刚刚觉醒本命珠,天力只有四重修为的周维清,天力之绵长远超她判断。尤其是到了一个多时辰以后他那若断若续的前进方式更令上官冰儿大为好奇。不死神功这种可以自行吸收外界天地精华的能力可不是其他天力修炼功法所能拥有的。

    “休息一会儿吧。”上官冰儿停下脚步,以两人这样迅疾的速度,走了一上午的时间也依旧处于星辰森林之中,想要走出这片大森林,保持之前的速度也要到傍晚了。

    周维清一屁股就坐倒在路旁一株星辰树下,大口大口的喘息着,汗流浃背。不过,他也发现了自己天力奇妙的地方。当天力耗尽的时候,哪怕没有他的刻意催动,已经开启那四大死穴的气旋也会全力运转吸收外界天地之力补充他的身体。

    上官冰儿坐在距离周维清十米外的一株大树下,摘下背后的包裹,取出干粮和水吃了起来。

    周维清喘息了一会儿,气息渐渐匀了,他身上可是没有干粮的,眼看着上官冰儿在那里吃喝,不禁吞咽了口唾液凑了过去。

    “营长,我也要。”

    上官冰儿看着这家伙眼中那贪婪的样子,哼了一声,却不理他。

    周维清道:“将军不差饿兵,吃都不给吃,那我不走了。”一边说着,他一屁股在上官冰儿身边坐了下来,虽然没有碰到她,但也是靠在和她同一株大树上,鼻间回荡着上官冰儿身上散发出的淡淡清香,虽然肚子空了,但也是十分惬意。

    上官冰儿挪了挪身体,离他远一些,依旧是不紧不慢的吃着,她才不信周维清会不来求他。这家伙就像是块儿滚刀肉,蒸不熟煮不烂的,不好好收拾收拾他,他以后怎能听自己的?她才不信壮硕如周小胖饿上两顿会有问题。

    正在上官冰儿暗暗得意,以为得计之时,突然间,坐在她身边的周维清耳朵动了动,下一刻,他的身体已经如同狸猫一般蹿了起来,一闪身就进了树林。

    “你干什么?”上官冰儿心中一惊,也跟着他站起身。

    “我去找吃的。”周维清丢下这句话时,人已经没入森林不见了。

    上官冰儿愣了一下,然后迅速的收起自己的干粮追着周维清进了森林。之所以跟过去,一个是因为她不放心,怕这家伙万一不遵守诺言跑掉,另一个,她也十分好奇周维清如何找吃的。

    通过这几天的接触,她已经越来越相信这周小胖是平民出身了,贵族虽然好人不多,但也不会像他那样子,简直就是个可恶的小无赖?

    上官冰儿施展出意体双珠能力,速度要比周维清快的多,虽然对星辰森林她并没有周维清那么熟悉,但凭借着听力和出类拔萃的速度,还是很容易就追到了周维清身后。

    只见周维清身形在森林中不断辗转腾挪,极为灵巧,最奇特的是,他身上的青光只是偶尔闪烁一下,但也正是如此,让上官冰儿心头狂震。她是纯敏天珠师,对于身法的研究最多。从周维清的动作中,她清楚的发现,他都是在最需要的时候,才会动用一下风系天力,要么是让自己跳的高一点,要么是让自己速度快一点,全部用来越过一些较难翻越的障碍。他这么做,不但可以维持高速,而且还能尽量的节省天力。同样的做法上官冰儿当然也会,可是,这周维清拥有天力才多久?不过数日时间而已,他就已经能够想到如此驾驭风系天力的方法并且真正的施展出来了。上官冰儿发现,自己已经越来越看不透他了。

    周维清大约深入树林几百米后,突然间身体向上拔高,抓住一根枝条向上一荡,下一刻,人已经稳稳的落在粗壮的枝条处了,右脚稳稳的卡在枝条根部,左脚踏住枝条粗壮的位置,在完成这些动作的时候,背上长弓已经被他摘下拉成满月,一根羽箭就在弓弦之上。箭尖微动,不断的调整着方位。

    好娴熟的弓法。上官冰儿心中一惊,她本身就是强大的天珠弓箭手,对于弓箭实在是太熟悉了,她能清楚的辨别出,刚才周维清在作出这一切的时候,并没有使用任何本命珠的能力。如此娴熟的张弓搭箭并且与周围环境配合,单是这一点,他已经有了一名优秀弓箭手的素质。哪怕他不是天珠师,单凭这手功夫,也足以在弓箭营立足。

    正在这时,周维清眼中精光一闪,嗖的一声,羽箭已经电射而出,朝着丛林深处飞去。

    但也就在这时,上官冰儿双手虚幻般一动,一道青光已经从紫辰弓上射出,后发先至,带着淡淡的青光瞬间追上了周维清的箭,将其带偏,伴随着咄咄两声轻响,同时钉在了不远处的大树上。

    周维清几乎是下意识的身体在树上一转,整个人就已经贴着那株星辰树滑了下来,在下滑的过程中,他的身体已经完全被星辰树遮挡住。

    “你还是那么怕死。”上官冰儿没好气的道。

    周维清一听是她,这才探出头来,嘿嘿笑道:“怕死是人之天性,万一是敌人呢?美女营长,你应该夸我机敏才对啊!有我这样的属下,难道你不感到骄傲么?”

    上官冰儿哼了一声,“那只小兔子那么可爱,你竟然要杀它。有我在,就不许你杀生。”

    周维清苦着脸道:“美女营长,你还让不让人活了啊!你的干粮又不给我吃,我自己找点吃的,你还捣乱,没天理了。”

    不知道为什么,一看到周维清这个样子,上官冰儿心中就会产生强烈的快感,俏脸上顿时流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你不是有本事找吃的么?不杀生的前提下,随便找好了。”

    周维清从树后绕了出来,背上长弓叹息一声,一脸委屈的道:“看来,今天是没肉吃了。美女营长,我可正是在长身体的重要阶段,营养不足多可怜啊!”

    “你壮的像头牛,还营养不足?”上官冰儿没好气的说道。不过,话一说完,她脸就红了,周小胖的健壮,她可是亲身经历过的。

    不过,上官冰儿说的也没错,自从本命珠觉醒之后,周维清不只是身高长了一些,而且整个人看上去精力弥漫,军装下的肌肉鼓胀,似乎有用不完的力气似的。如果只是用士兵的角度来衡量,他也算得上是一名精英士兵的身材了。相比一般的壮汉也是不遑多让。别忘了,他还不到十四岁。

    有些可惜的是,周维清并没有看到上官冰儿俏脸羞红的样子,否则他一定会更加的自我感觉良好了。他一边和上官冰儿说着话,一边低着头在地上找着什么,双手十分熟练的在灌木丛中摸索,一会儿的工夫,怀里已经多了十几个像是笋子一样的东西。又摘了几片星辰树的大叶子,这才直起腰来。

    “美女营长,我吃这些总可以吧?”周维清摆出一副一本正经的样子。

上一页 《天珠变》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