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天珠变》->正文

第二集 体珠凝形 第十一章 翡丽帝国飞陀城

    上官冰儿美眸之中顿时充满了警惕,经验证明,每当这家伙表面正经的时候,肯定是有什么阴谋的。“吃吧,吃死你活该。”

    周维清出奇的没有反驳,他找了一片相对空旷一点的地方,将地上的杂草拔掉,露出一片不到两平米的空地,将自己刚才找来的叶片和笋子都放在地上,然后再返回森林之中,一会儿的工夫,不知道他从什么地方竟然找来一些十分干燥的枯枝和一些细藤。

    上官冰儿注意到,周维清的手很灵巧,十指修长,只是几下,就用细藤和三根树枝做成了一个简单的架子稳稳的撑在地上。那些厚实的大叶片在他手中上下翻飞,上官冰儿甚至没看清楚他是怎么做的,那几个大叶片就已经折在一起,形成了一个像小锅似的样子,周围用四根细藤穿起,挂在了枯枝搭起的架子上。

    从开始行动到昨晚这些,周维清只用了几分钟的时间而已,动作极为娴熟,显然不是第一次这么干了。接着,他在小锅上方接连掰开那一根根像笋子一样的东西,伴随着哗哗水响,那笋子竟然是中空的,里面都是像清水一般的液体,掰开十几个笋子后,那叶片编成的锅已经装了大半,神奇的是,竟然没有漏出半滴。

    周维清将剩余的枯枝堆在叶片锅下面,从自己身上那个比上官冰儿小的多的包袱中摸出火折子小心翼翼的将其点燃。火苗渐旺,枯枝燃烧不时发出噼啪声,已经开始灼烧着那叶片锅底端了。

    上官冰儿在周维清做这些的时候就已经下意识凑到近前,看到这里,忍不住问道:“叶子不会被烧坏么?”

    听着她那难得不是冰冷的声音,周维清心中暗喜,“当然不会,因为里面有水。”嘴上说着,他的手可没停下。从包裹里取出一柄锋利的小刀,左手拿起一个刚才掰开的笋子,快速将其外皮削掉,然后再将笋子削成一片一片的掉入锅中。在不断的重复中,一会儿的工夫,十几根粗如婴儿小臂的笋子就都已经被切片落入锅中,而这时,叶片锅内的水也开始沸腾了,一切都是那么的恰到好处。

    上官冰儿不知不觉中已经蹲在周维清身边,看着他做完这一切,她的目光变得柔和了许多。一个会做饭的男人总会令女人更容易产生亲切感的。尤其是她本来就喜欢清淡的食物,这素笋汤的诱惑力明显要比肉类大的多。

    周维清拍拍手,收起小刀,嘿嘿一笑,道:“这笋子是咱们星辰森林独有的,很少有人知道,只生长在一些星辰老树下的灌木丛中,它会自行吸收露水在腹中,露水甘甜,我叫它露笋。味道清甜可口,用其腹中露水烧汤最能保持其原味儿。煮一会儿就能吃了,只需要加上一点盐,其他什么都不需要添加。”

    他曾经被元帅老爹分别扔在丛林、沙漠、山脉之中进行所谓的野外生存训练,从十岁开始,在外人看来只是个废物的他一直过着被虐的非人生活,在最熟悉的星辰森林中找点吃的还不容易?

    叶片锅中的露笋汤咕嘟咕嘟的冒着气泡,淡淡的清香气息飘溢而出,回荡在周围不大的范围内,闻起来已经让人胃口大开。

    周维清偷眼向上官冰儿看去,正好捕捉到这只有十五岁的小姑娘悄悄吞咽了一口唾液的样子。原本还想要逗弄她几句的,可此时他的心却被一股莫名的温馨所填满。拣起两个之前用笋皮可以削好的汤勺,递给上官冰儿一个,然后才拿出盐来,在露笋汤中撒上一点。

    这露笋十分鲜嫩,露水沸腾一会儿就可以吃了,周维清向上官冰儿做了个请的手势后,已是迫不及待的舀起一勺露笋汤,吹凉几分就送入口中,他可是又饿又渴。

    上官冰儿抬起那露笋壳做的勺子,刚想动手,手却在空中停了下来,贝齿轻咬下唇,眼神有些复杂的看向周维清。刚才,她可是没有分给人家干粮吃的,此时却要吃人家做好的食物,心中怎能不纠结呢?

    “给我块儿干粮吧。光喝汤也不解饱啊!我用汤和你换好不好?”周维清可怜兮兮的向上官冰儿伸出了手。

    上官冰儿愣了一下,摘下包裹,取出一块儿干粮递给周维清,她突然觉得,这家伙似乎也并不是那么讨厌了。

    露笋汤在叶片锅内呈现为淡绿色,一片片露笋煮在其中就像是一片片翡翠晶体一般。香气淡而不散,清而不乱,尽管没有任何多余的辅料存在,但露笋本身的鲜美却被它自身内部的露水和叶片完美的衬托出来。

    上官冰儿喝下第一口露笋汤的时候,就深深的喜欢上了它的味道,甘甜柔软的清香在舌尖向舌根流淌,一口清汤入腹,不只是全身暖融融的束缚,口鼻之间更会有清香气息流溢而出,那种动人的感觉不知道比吃干粮好上多少倍。

    此时的她,甚至有些后悔之前不让周维清去猎杀那只林兔了,说不定,这家伙也同样能做出美味呢。

    周维清没有去撩拨上官冰儿,坐在叶片锅的另一边,一口干粮一口露笋汤的吃着,眼睛却已经有些痴了。

    上官冰儿吃东西的样子实在太美了,尤其是她喝下第一口露笋汤时脸上流露出的那份满足,令周维清的心狠狠的揪动了一下,在他眼中,上官冰儿的神情比露笋汤更加鲜美。

    就像上官冰儿喜欢上了他做的露笋汤一样,在这一刻,他也深爱上了看她满足的样子。攥了攥拳头,暗下决心,说什么也要追到她做老婆。

    一想到要是能娶上官冰儿做老婆的话就能每天搂着她那香喷喷的动人娇躯睡觉,周维清脸上的笑容顿时变得淫荡起来。幸好,现在他面前的小美女注意力都在露笋汤上,才没有注意到这家伙的龌龊表情。

    一会儿的工夫,一锅露笋汤已经被两人都吃了下去,倒是周维清只吃了三分之一,大部分都被上官冰儿吃掉了。吃到最后,她还有些意犹未尽的吐了吐可爱的粉红色小舌头。在军营中都是大锅饭,哪有这么美味的食物?

    有些不好意思的抬头瞥了周维清一眼,上官冰儿正好看到周维清老实的在啃干粮,这善良的小姑娘不禁心中一片歉然。她想着自己先前还不给人家东西吃,最后反而是吃了人家的美食,俏脸微微发烫,垂首不语。

    周维清轻声问道:“好吃不?”

    “嗯。”上官冰儿微微颔首。

    周维清笑了,继续用充满诱惑性的声音道:“那我以后还给你做好不好?”

    上官冰儿再次点点头。

    周维清的声音中带出几分忸怩,“那你看我这么出得厅堂入得厨房的帅哥,是不是给我一个追求你的机会呢?”

    因为前面的铺垫,上官冰儿几乎是下意识的就点了点头,“嗯。啊!不行。”

    上官冰儿这才反应过来,跃身而起,想要怒斥周维清时,却见这家伙双手抱头,整个人坐在地上蜷缩在一起,还一副无比委屈的样子,“不行也不要打人啊!”

    走过去踢了他屁股一脚,上官冰儿是又好气又好笑的道:“谁要打你了?上路啦。”

    两人再次出发,虽然上官冰儿对周小胖还是一副爱搭不理的样子,但有了之前的露笋汤作为铺垫,却也无法再以冷脸相对了。

    “营长,我们这是要去什么地方啊?你总要给我透个底吧。”周维清好奇的问道。

    上官冰儿瞥了他一眼,道:“去翡丽帝国的飞陀城。”

    周维清一愣,他没想到上官冰儿是要带他去那么远,难怪之前她会说新兵营几个月都回不来呢。

    翡丽帝国与天弓帝国接壤,在天弓帝国的东北方向,与天弓帝国这样的小国不同,翡丽帝国乃是当世数得上的大国,国境几乎是天弓帝国上百倍,在浩渺大陆西方诸国中,与位于天弓帝国和克雷西帝国以南的百达帝国并称西方双雄。

    至于上官冰儿口中的飞陀城周维清也是知道的,飞陀城是翡丽帝国南方重镇,在整个翡丽帝国也是排的上前五的大城市,规模几乎是天弓城的十倍,极为繁华。

    天弓帝国和翡丽帝国较为交好,就像克雷西帝国比较靠近百达帝国一样,除了天弓、克雷西之外,百达、翡丽两大帝国之间还有几个小国,将两国隔开,若非如此,恐怕关系并不和谐的两国恐怕早就爆发大规模战争了。

    “去飞陀城?那么远啊!虽然我们走的快,但这样下去,没有个十天、八天的也到不了那边啊!做个驿站的马车多好?五天就差不多能到了。”他们前行的速度虽快,但也还不能和奔马相比,从天弓城有专门前往飞陀城的客运马车,要比他们步行快上一些。

    上官冰儿横了他一眼,道:“坐马车不需要钱的么?一个人要两个金币呢。我们走路最多需要点干粮,两个人加起来也花不了一个金币。”

    周维清目瞪口呆的看着她,“营长,真没想到,你还是个小守财奴。你可是国家栋梁,年青一代唯一一位天珠师,更是帝国子爵,你每个月拿的俸禄总有百八十金币的吧。还在乎这几个金币?”

    上官冰儿道:“最好的合金都是用在刀刃上。我们天珠师修炼需要花很多钱,帝国已经为我们付出那么多了,我们自己难道还不应该节省一些么?何况,你才刚刚成为天珠师,这一路行去,也能更好的适应对天珠能力的使用。”

    周维清竖起大拇指,向上官冰儿比划了比划。上官冰儿疑惑的问道:“你干什么?”

    周维清嘿嘿笑道:“娶了你做老婆真幸福。”

    上官冰儿脸色一寒,“你又讨打是不是?”

    周维清瞬间转移话题,“营长,我错了。话说,我们去飞陀城干什么?”

    上官冰儿忍不住又想揍他两下,这家伙绝对是勇于认错,坚决不改。

    “我们去碰运气。我的第二颗本命珠也是刚刚拥有,你的也没有拓印、凝形。我们天弓帝国是没有凝形师和拓印宫分殿的,只有到大国的大城市才有。飞陀城是最近的。”

    听她这么一说,周维清不禁精神大振,“营长,你说我拓印个什么技能好?凝形铠甲你不让,那你打算让我凝形什么?”

    上官冰儿没好气的道:“哪有你想的那么容易。先不说能否遇到合适的凝形卷轴和拓印天兽,就算遇到了,我们的钱也未必够。所以我才会说碰运气。对我们天珠师来说,体珠凝形、意珠拓印实在是太重要了,只有完成这两大增幅,才能将我们自身的实力全部发挥出来。你要牢记我们的约法三章,没有我的允许,不能轻易显露你天珠师的身份,尤其是不要让人看到你的变石猫眼意珠。听到没有?”

    “哦,我当然听你的啊!”周维清立刻答应一声。此时他的心情大为兴奋,先不说凝形、拓印能否成功,去见识一下总是好的。一步步走进天珠师的世界,这种感觉无比美妙,此时赶路似乎也不觉得累了。

    上官冰儿看了一眼周维清因为施展风系天力而出现在左手手腕上那在白天呈现为蓝绿色猫眼状的变石猫眼宝石,轻叹一声,道:“你的天赋是极好的,但是,你的意珠拓印也同样是大麻烦。拥有五重属性,就意味着你一枚天珠要进行五次拓印,那昂贵的价格,恐怕帝国都支撑不起。尤其是你那属性中还包含了黑暗、空间两种上位属性以及那根本不知该拓印什么天兽的邪恶属性。你未来修炼的前景要比普通天珠师更困难百倍。”

    “我之所以不让你在人前显露变石猫眼,就是怕别的天珠师看到你如此天赋后会对你不利,越是天赋绝佳的天珠师越有可能夭折。除非……”

    说到这里,上官冰儿停了下来,看着周维清的眼神有些复杂。不过,她看到的却是周维清一脸的陶醉。顿时羞恼的道:“我在和你说正事,你在干什么?”

    周维清眨了眨眼睛,“营长,你对我这么好,这么关心我,我真的好感动啊!我决定了,不论有多么艰难,都要修炼成为一名强大的天珠师,以后好保护你。”

    上官冰儿心头微颤,摇头道:“我不是关心你,我是为了帝国。我也不用你保护。”

    周维清坚定的道:“一定要保护,哪有老公不保护老婆的道理?”

    “你……”上官冰儿气结,一脚将这家伙踹飞出几米,怒吼道:“不论说什么正经都能被你想到不正经的地方,你还真是个人才啊!”

    周维清在地上打了个滚站起来,嬉皮笑脸的道:“老公保护老婆难道不是正经事么?啊!别动手,有话好说。对了,刚才你说除非什么?”

    眼看上官冰儿要追打过来,他赶忙藏到路旁一株大树后,探出头来问道。

    上官冰儿呆了一下,眼中流露出一丝犹豫的光芒,停下脚步,向周维清道:“周小胖,你出来。”

    看着上官冰儿变得极为严肃的面庞,周维清愣了一下,这才从树后走了出来。抬手在上官冰儿眼前晃了晃,“营长,你没事吧?”

    上官冰儿郑重的道:“周小胖,你虽然说话讨厌,人也猥琐无耻了些,但不论什么时候,你都要记住,我们出身于天弓帝国。其他事我都能容你,但是,如果你违背了诺言背叛帝国,那么,我一定会亲手杀了你。不论你变得多么强大,我也一样不会放过你。”

    “哦。”周维清眨巴眨巴眼睛,心中暗想,这还用你说么?天弓帝国皇帝老子是我干爹,我老爸是帝国元帅。这年头在他脑海中一闪而逝,紧接着,他的思绪就瞬间落在了上官冰儿话中的语病上。那句什么都能容他令这家伙瞬间浮想联翩。幸好他还知道轻重,没敢在脸上表露出来。

    上官冰儿见他还算老实的答应着,脸色缓和了几分,道:“周小胖,我刚才说的除非,是说除非你加入拓印宫。”

    “加入拓印宫?”周维清好奇的道。

    上官冰儿点了点头,道:“普通御珠师想要加入拓印宫那是千难万难的,拓印宫对属下首要的要求就是天珠师。还要进行严苛的考核。每个大帝国都有属于自己的拓印宫,直属于帝国皇室。加入拓印宫的天珠师,能够得到该国的全力支持,不论是体珠凝形还是意珠拓印,费用都由国家来出。但该天珠师也必须要宣誓效忠于国家。我们帝国没有创建拓印宫的资本,翡丽帝国却有,如果他们以后招揽你,你会选择加入么?”

    在问出最后一句话的时候,上官冰儿心中是十分紧张的,同时也是杀机暗动。她对周维清只有表面上的了解,并不知道他本性如何。她只是在想,如果这周小胖会为了利益而背叛祖国,那说什么自己也不能容他,就算不杀了他,也要废掉他的天珠才行。

    周维清几乎是不假思索的道:“当然加入啊!为什么不加入。”

    “你……”浓烈的杀机几乎是瞬间就从上官冰儿眼中喷薄而出,“你无耻。”

    周维清惊讶的道:“我怎么无耻了?我先加入他们那拓印宫,然后等我的天珠修炼成了,再回来不就行了?只要我实力强到无人能够阻拦的程度,加入哪个国家的拓印宫都没什么吧。”

    “噗哧。”上官冰儿直接被这家伙气笑了,这周小胖理解事情的角度真不是一般的奇葩,不过,她心中的杀机也瞬间消失。“你想得倒美,你以为人家会没有限制么?加入拓印宫的人,都会被施以心灵枷锁的,如果背叛拓印宫以及该国皇室,必死无疑。”

    周维清听了这话,顿时苦着脸道:“这么小气啊!不过,心灵枷锁是什么东西?”

    上官冰儿心中暗问自己,如果刚才周维清真的说愿意加入翡丽帝国拓印宫,她能真的下杀手么?这个答案她给不出,但就算他千错万错也是自己的第一个男人。而且,他虽然讨厌,但和他在一起的这段时间里,自己生气和笑的次数,比以往一年都要多了。

    “边走边说吧。心灵枷锁,是黑暗天珠师的一种高级技能,能够在对方认可的情况下引导对方的誓言封印在心中,一旦违背,心灵枷锁自然会爆发,令发下誓言者反噬而亡。十分霸道。”

    两人继续前行,直到傍晚时分,才总算是走出了星辰森林,在出森林之前,周维清又煮了一锅露笋汤给上官冰儿喝,毕竟离开星辰森林范围后就喝不到了。唯有吃着他做的美食时,上官冰儿对他的态度才会好一些,不过,却依旧不许他杀生。

    十二天后。

    “周小胖,找吃的去。”上官冰儿在小山包上清理掉一片灌木,席地而坐。

    周维清叹息一声,“我好苦命啊!又是我。”

    上官冰儿瞥了他一眼,“你是我的亲兵,侍候长官不应该吗?”

    周维清无奈的道:“好吧,我去还不行么。”

    十二天过去了,上官冰儿依旧是那么明艳动人,可周维清却是一身风尘、一脸土色。如果说两个人刚离开天弓城的时候,他还只是觉得上官冰儿有点抠门的话,那么,现在他就无比直接的认为,这位美女营长简直就是棺材底下伸手,死要钱。

    整整十二天的时间,他们在几次路过城市的情况下,却是一律绕行,始终风餐露宿。没进过任何一座城市,更别说是住酒店了。一直是天为被、地为床。一路上竟然一分钱都没花过。就连上官冰儿身上带的干粮,周维清估计都是从军营食堂要的。

    与周维清的郁闷相比,上官冰儿却是十分满意。她以前也都是这样,这次还多了个随行厨师。周小胖虽然总是坏坏的,但他就地取材所做的食物却是极为美味的。而且上官冰儿充分贯彻了尽量少跟他说话的原则,令他的猥琐也是无法发挥出几分。

    一会儿的工夫,周维清不知道从哪里找来几个地瓜,烤着跟上官冰儿吃了,简单的烤地瓜在他手上也变成了美味,去掉焦糊的表皮,在烤熟的地瓜上撒些盐沫,味道竟是相当不错。

    周维清最郁闷的就是上官冰儿不让他杀生,这一路上吃素过来,他觉得自己都快变成地瓜了。

    “营长,你之前不是说,再有几十里我们就抵达飞陀城了么?为什么不到城里去吃顿好的?”周维清啃完地瓜,很有些不满的说道。

    上官冰儿瞥了他一眼,“在城里吃饭不用花钱的么?少吃一顿就省一顿的钱。”

    周维清翻了翻白眼,“当我没说。我以后一定要赚多多的钱,不然肯定让你给饿死。”

    “哼。”上官冰儿没接口说下去,完全不给这家伙发挥的机会。

    这十几天对周维清来说也不是没有收获的,不断的使用风系天力,令他对天力的运转熟悉了许多,虽然现在还不能像上官冰儿那般如臂使指,但也不需要再去蓄力催动了。

    不死神功的优势渐渐发挥出来,周维清体内的天力上限明显有了增加,如果说开始只是鸽子蛋大小的最大体积,那么,现在已经快有鸡蛋大小了。每天的不断赶路,促使他开启的四大死穴不断全力运转,天力提升效果相当明显。但想要去冲击不死神功第一篇最后一处死穴涌泉穴,却还需要不断的积累才行。

    涌泉穴作为第一篇最后一处穴位,修炼难度明显要比之前四穴大了许多,运行路线相当复杂,周维清曾经试过一次,结果他现在的天力根本运转不到涌泉穴就消耗没了,很明显,他还需要不断的积蓄才行。

    半个时辰后,一座巨无霸式的城市出现在周维清和上官冰儿面前。

    宽阔的城墙一眼望不到边际,高度足有四十米开外,人在城前就像蚂蚁一般渺小。城头上有着十字圣剑标志的翡丽帝国国旗迎风招展,黑底金纹,展现着强大帝国的风采。

    三座吊桥横梗在宽达五十米的护城河上,联通三座一字排开的巨大拱形城门,石雕的飞陀城三个大字在正中城门上方,古朴方正。来往客商络绎不绝,虽然还未进城,但却已经令周维清和上官冰儿感受到了这座城市的繁华景象。

    上官冰儿显然不是第一次来这里了,带着周维清顺着中央吊桥轻车熟路的走入城中。

    飞陀城内一片车水马龙的繁闹景象,周维清不断的朝四下看看,大有一种目不暇接的感觉,这就是大国气象啊!天弓城虽然也很繁华,但和人家相比就少了气势。

    “营长,我们这是去什么地方?”周维清低头看看自己这一身不算干净的天弓帝国军装,有些苦着脸的问道。

    上官冰儿道:“先去拓印宫。”

    周维清眼睛一亮,“意珠拓印么?”

    上官冰儿摇了摇头,却不肯再和他多说,只是加快脚步向城内行去。虽然此时她已经不像赶路时那样迅疾,但也是走的飞快,令周维清根本没时间去观看道路两旁林立的店铺。只能紧跟在她身边。

    这飞陀城实在是太大了,两人足足走了小半个时辰的工夫,上官冰儿才放慢脚步,周维清随着她的目光向前方看去。只见前方不远处有着一座宛如宫殿般的建筑。虽然对飞陀城不算熟悉,他也知道这位置应该算是飞陀城中心闹市了。眼前的宫殿式建筑足有十几米高,一排十二根白色巨柱撑起穹顶,正中的位置,一个巨大的金色十字圣剑标志极为醒目。只是用眼睛去看,一时间很难判断出这座建筑的占地面积有多大。

    十二根巨柱后方,是一座宫门,前方两侧各站着八名全身穿着银灿灿板甲的战士,他们的武器是长达一米五,宽近一尺的厚刃重剑,拄在地上,双手握着剑柄,冰冷的目光扫视着过往行人。在这座宫殿方圆五十米内,根本不会有普通人接近,彰显其超然地位。

    上官冰儿脚步停顿了一下后,这才带着周维清向那宫殿式建筑走去,显然,这里就是她口中所说的拓印宫了。

    “站住。”最外侧的两名银甲战士同时低喝一声,两柄重剑悍然抬起,挡住了上官冰儿和周维清的去路。冷冷的目光集中在他们身上,周维清能明显感觉到一丝森然杀机。

    这分明是上过战场手中染血的精锐重装步兵,这种步兵在天弓帝国是没有的,因为想要打造这样的军队,花费实在是太昂贵了。可在人家翡丽帝国却用来给拓印宫看门。

    上官冰儿停下脚步,抬起自己的右手,光晕流转,两枚淡绿色的纯净龙石种翡翠体珠出现在她那雪白的皓腕之上闪耀着鲜艳欲滴的光芒。

    铿铿,两柄重剑重新落地,银甲战士恭敬的道:“欢迎您,中位天师,请进。”

    上官冰儿点了点头,扭头向周维清道:“亮出你的右手体珠。”

    “哦。”周维清有些羡慕的看着银甲战士身上的铠甲,一边催动天力抬起右手,一边暗自想到,这身铠甲的防御一定不错,穿上它,恐怕在一定距离外,连长弓都射不穿,真是好东西啊!

    一颗纯粹的冰种翡翠体珠在周维清的右手手腕处呈现给银甲战士,冰种体珠通体晶莹透彻仿佛有一层冰雾要从中蔓延出来似的。

    “下位天师,请进。”刚才只是放下重剑,眼看周维清右手手腕也有这种代表着天珠师的纯粹体珠后,这两名银甲战士才同时后退一步,让开道路。

上一页 《天珠变》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