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天珠变》->正文

第二集 体珠凝形 第十二章 体珠凝形之霸王弓

    上官冰儿这才带着周维清从银甲战士们中间走入拓印宫,一边走她一边对周维清说道:“普通御珠师想进拓印宫,必须要有天珠师引荐,而我们天珠师就没有这个约束了。你要记住,任何人想看你天珠师的身份时,只需要亮出自己的体珠就可以了。意珠是天珠师的奥秘,除非战斗,轻易不会使用。”

    周维清四下看看,低声道:“营长,这翡丽帝国真有钱啊!我们来拓印宫既然不是进行意珠拓印的,那干什么?”

    上官冰儿道:“给你换件衣服。我们这次的主要目标是找凝形师。我带的钱有限,根本禁不起在这里消耗。哪怕是去凝形师那里,也是碰碰运气。希望能有所收获吧。”

    走进拓印宫,与外面的宏大相比,里面反而要小了很多,入门后的大厅只有二百平米左右,朝着不同的方向分别有九个入口。

    上官冰儿带着周维清走向左侧第一个入口,这里就没有守卫了,甚至连门都没有,顺着甬道一直向内,大约行出三十米后,前方豁然开朗。一个比外面大厅还要广阔的厅堂出现在周维清眼前。

    在厅堂周围,是一圈柜台,每个柜台后面都坐着工作人员。年纪大小不一,身上都穿着洁白长袍,胸口处刺绣着同样的碗口大金色十字圣剑标志。

    上官冰儿带着周维清走到一个柜台前,柜台后的工作人员立刻起身,向两人问道:“二位是来进行注册还是升位?”

    周维清完全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扭头看向上官冰儿,上官冰儿道:“我升位,他进行注册。”

    工作人员恭敬的道:“好,请二位出示本命珠。”

    上官冰儿向周维清使了个眼色,自己再次出示了两枚龙石翡翠体珠。看到那纯净的体珠,工作人员的神色越发恭敬了。

    上官冰儿从怀中取出一块金色牌子递了过去,令牌背面是翡丽帝国的十字圣剑标志,正面则镶嵌着一小颗龙石种翡翠,翡翠周围则是发散性的绚丽纹路,下方有一个编号。

    工作人员接过令牌后查阅了片刻后,道:“上官冰儿天师您好,您已经由下位天师晋级为中位天师,请稍后,我们会为您提供新的天师令牌和中位天师袍。”

    周维清那边,则有另外一名工作人员接待了他。

    “欢迎您在翡丽帝国飞陀城拓印宫进行天师注册,欢迎您下位天师阁下。我现在可以为您进行登记么?”

    接待周维清的这名工作人员是一位二十岁左右的少女,相貌中等,但身材却是相当出众,尤其是那一对胸器,更是强烈的吸引着周维清的目光。

    “呵呵,可以,当然可以。”周维清吞咽了一口口水,眨了眨眼睛。

    “请问您的姓名。”那少女感受到周维清灼热的目光,不禁皱了皱眉,在这里,哪怕是天珠师也很少有他这么失态的,而且他看上去年纪还那么小。

    “围度三十六寸,四号罩杯。”周维清喃喃的说了一句。

    坐在柜台后的少女工作人员顿时一头黑线,双臂微微护胸,“下为天师阁下,请您放尊重一点。否则的话,拓印宫有权处置冒犯拓印宫威严之人。”

    周维清清楚的看到,在那少女左手手腕处,两枚代表着水属性的蓝宝石意珠同时出现,显现出了她中位意师的实力。他虽然对这里不了解,也能想得到在这拓印宫中的御珠师必定都是完成过意珠拓印技能的,他虽然是天珠师,在没有进行凝形、拓印,并且只有一枚本命珠的情况下,也不是人家对手啊!

    “啊!我不是故意的,下意识,姐姐,你的天赋异禀让我下意识作出了判断,这不能怪我。”周维清赶忙一本正经的说道,不过,他话说完的时候,对面的三十六、四号罩杯少女也已经怒气冲冲的站了起来。

    周维清赶忙求助的看向旁边的上官冰儿。上官冰儿十分淡定的自言自语道:“我不认识他。”

    周维清的反应何等之快,眼看自己要吃亏,立刻改口,“登记,我们不是要登记么?姓名:周小胖,性别:男,来自天弓帝国,年龄:十三岁。下位天师级天珠师,未婚英俊壮男一个。”他那样子,是要多配合就有多配合。

    他毕竟是一名天珠师,那少女强忍怒气重新坐回自己的位置进行着登记,不过,下一刻,她和上官冰儿惊讶的目光几乎同时落在周维清身上。几乎是异口同声的问道:“你只有十三岁?”

    周维清一脸憨厚的笑道:“是啊!发育的早。我的毛长齐了,真的,需要检查吗?再过两个月就十四岁了。”

    最让上官冰儿无语的,就是周维清这一脸憨厚嘴上却说着烂话的样子,不过,她却是真的没想到,这周小胖竟然只有十三岁。一时间,心中对他的恨意不禁降低了几分,毕竟,他虽然讨厌,但那次意外也并不是他故意为之,一切都只能说是命运安排。如果不是遇到自己,或许他已经死了吧。

    那为周维清登记的少女显然不愿意再和这家伙纠缠,飞快无比的完成了登记后,将一件衣服和一块令牌交给了周维清。令牌和之前上官冰儿交回的几乎一样,只不过龙石翡翠换成了冰种翡翠而已。那件衣服则是白色的,左胸口为之有一个小的金色十字圣剑标记。

    上官冰儿的升位注册也已完成,她的令牌上镶嵌了两颗龙石种翡翠珠,衣服也只是比周维清多了一个十字圣剑标记而已。

    “走。”上官冰儿一刻也不愿意在这里多留了,她可不想让周小胖继续再这里给自己丢脸。

    走出拓印宫,上官冰儿立刻飞起一脚踢在周维清屁股上,娇斥道:“再废话,我就把你嘴封上。小小年纪就这么一肚子坏水,长大了还了得么?只有十三岁,你参军干什么?”要是他没参加军队,自己也就不会……,一想到那件事,她就不禁恨的牙痒痒。

    周维清一脸委屈的道:“我错了,我真不是故意的,下意识,绝对是下意识。”

    上官冰儿冷哼一声,“你记住,只有在拓印宫进行注册,并且拥有拓印宫令牌的御珠师,才能在拓印宫进行缴费拓印意珠技能。我们拿到的令牌体珠师和意珠师在这里进行注册后也会有,但却没有这件代表着天珠师的衣服。天珠师在进行拓印的时候,可以享受九折优惠。每升位一级,增加一成折扣。所以以后你如果有机会独自前来进行拓印的话,一定要记得先升位。”

    周维清惊讶的道:“那岂不是说,修炼到九珠以上的天珠师就不用给钱了么?”

    上官冰儿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不过,据说修炼到六珠以上的天珠师就很少在拓印宫进行拓印了。具体是什么原因不是我们这个层次的天珠师能知道的。”

    “营长,我能不能问问,咱们这意珠拓印到底需要多少钱?”周维清心里实在是很痒痒,有能增强实力的办法,却因为钱的原因无法进行,这令他心中很是不爽。他老爹虽然两袖清风没什么钱,但干爹可是一国之君,更何况他已经是天珠师,以后回去找天弓帝皇要钱拓印技能应该不是问题。

    上官冰儿道:“拓印一次的价格大约是五百金币。”

    周维清眨了眨眼睛,“五百金币,好像也不是很贵啊!”

    上官冰儿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成功几率只有百分之一。如果运气不好,甚至拓印几百次都未必会成功。而且极为耽误时间,每天天珠师只能进行一次拓印。我说的还只是普通天兽的拓印价格。如果是尊级天兽、宗级天兽,价格更是天文数字。但对它们拓印成功的可能性也会更高,拓印到的技能一般也会好一些。”

    周维清一阵无语,据他所知,天弓城一年的税收也不过是五十万金币而已。难怪上官冰儿会说帝国养不起天珠师了。

    “原来天兽的级别和我们御珠师是一样区分的。还是算了,去你说的凝形师那里吧。”周维清第一次觉得,原来钱是这么重要的。这天珠师的修炼比他想象中还要困难的多。

    上官冰儿点了点头,道:“现在你知道我为什么要那么省钱了吧。坦白说,就算我们天弓帝国多几位天珠师,帝国也真的养不起。毕竟,我们国家相对于翡丽帝国、百达帝国来说,实在是太渺小了。没有自己的拓印宫,根本不可能组织起一支强大的天珠师力量。”

    “我们先找个地方住下来。梳洗一下,换了衣服再去找凝形师。”上官冰儿看着似乎在思索着什么的周维清说道。

    “我没听错吧?铁树开花了?”周维清吃惊的看着她。

    上官冰儿俏脸一红,“你找死是不是?你住还是不住?”

    “住,当然住。”

    一刻钟后,两人站在了一家小的不能再小的酒店大堂之中。这酒店就一层,除了干净以外,周维清绝对找不到第二处优点。

    “老板,给我们一个房间。”上官冰儿向柜台后五十多岁的酒店老板说道。

    酒店老板看了二人一眼,嘿嘿一笑,递过一把长了绣的钥匙,道:“地字一号房,两天一个银币。年轻人,要注意节制哦。”

    上官冰儿面无表情的接过钥匙扭头就走。周维清却向那老板比划了比划自己壮硕的肌肉,“老板,你什么眼神啊!我这么健壮,需要节制么?”

    “周——小——胖——。”

    “在。”周维清瞬间答应一声,赶忙跑了过去。

    跟在上官冰儿背后,他不禁苦着脸道:“营长,好不容易进城了,你就要一间房,不会为了省钱让我露宿街头吧?”

    上官冰儿瞥了他一眼,道:“你和我住一间。”

    周维清瞬间石化,大脑一阵阵发晕,张大了嘴,口水都快流出来了,喃喃的道:“这,这个,幸福似乎来得快了点。营长,我们这是不是发展的太快了?”

    “周小胖,我忍你很久了。”上官冰儿的低吼声令周维清瞬间收声,因为他知道,一般雌虎发作前都会有这种表现。

    房间不大,还算干净,竟然还有个专门洗漱和排泄用的卫生间,倒算的上是五脏俱全了。

    房间内只有一张大床,一进门,上官冰儿摘下包裹就坐在了床上,直到此刻,她那绝美的俏脸上才流露出一丝疲倦,看的周维清心中不禁一阵心疼。

    “周小胖。你过来。”上官冰儿向站在一旁的周维清招招手。

    “哦。”刚刚惹得她发过火,此时的周维清还算老实,一脸憨厚诚恳的走到上官冰儿面前。

    就在他还没站稳的工夫,突然,上官冰儿动了,她的速度几乎是一瞬间就提升到了极限,周维清可以肯定,在这一刻,上官冰儿一定是同时使用了意珠和体珠的增幅。他只觉得眼前一花,自己的双手手腕就已经被扣住,下一刻,双臂被反扭直接按倒在床上。

    “营长,不要这么暴力,人家是不会反抗的。”感受着上官冰儿柔软的小手上肌肤的细腻,周维清的心顿时变得无比淫荡。不过,下一刻他就再也淫荡不起来了。

    上官冰儿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找出了一根绳子,飞快无比的将周维清的双手双脚捆了起来,然后再将他牢牢的捆在床上。

    “营长,你原来喜欢这样的?不会用皮鞭和蜡烛吧?我怕疼啊!”到了这时候,这家伙依旧忘不了嘴贱。

    上官冰儿恨恨的踢了他一脚,“再废话,我就拿你自己的袜子塞上你的嘴。”

    “不说了。”没有人比周维清自己更清楚自己那袜子脏到了什么程度。脱下来要是往墙上扔,说不定直接都能粘上,这东西要是塞嘴里……

    片刻之后,周维清才明白上官冰儿为什么要将自己捆起来,因为他听到了哗哗水响。他的美女营长竟然是去洗澡了。显然是为了预防这家伙偷窥。而事实上,上官冰儿这么做绝对是正确的。哪怕是被捆在那里,周维清心中也是浮想联翩。淫荡的画面那是一个接一个从他脑海中飘过。毕竟,他可是实际见过的。

    足足小半个时辰的工夫,卫生间门开,下一刻,周维清只觉全身一松,绳子已经解开了。抬头看时,他的表情瞬间陷入呆滞。

    眼前的上官冰儿,一头蓝发湿漉漉的,宽大的天珠师白袍穿在身上,因为刚洗过澡,俏脸红扑扑的像个熟透了的苹果,全身还散发着一股沐浴后特有的香气。那份无比强大的诱惑力瞬间就让周维清心神失守。

    “流氓。洗澡去。”上官冰儿突然俏脸羞红,一转身就走到旁边去了。原因很简单,她无意中看到,周小胖某些部位极其的凸起。之前这家伙浮想联翩的时候,身体早起了反应。

    周维清洗澡的速度一点也不比上官冰儿快,这一路上,上官冰儿还经常在小河、小溪中清洗一下身体,而他在那种时候都去做饭了。身上脏的可想而知。终于可以洗个澡了,他怎能不痛快一回。

    等周维清从卫生间里出来的时候,看到之前在床上的被子已经铺在了地上,其中半边搭在另外半边上。显然,这就是他晚上睡觉的地方了。

    上官冰儿看到他从卫生间走出来时也不禁微微一愣,周维清虽然不是特别英俊的那种,但也算耐看,尤其是他身材壮硕,在吸收了那妖异黑珠之后,身高已经足有一米七五,一点都看不出他还不到十四岁,尤其是灵动的黑色双眸炯炯有神。此时换上一身天珠师长袍,更是看不出丝毫坏样,就像是变了个人似的。

    “我们走。”上官冰儿不愿自己有些纷乱的心事被他看出来,立刻起身向外走去。同时穿上天珠师长袍的二人,虽然不能说有多么般配,但走在一起也绝不像之前入城时对比那么明显了。

    当他们走出酒店时,酒店老板看到两人这一身天珠师长袍,眼睛险些从眼眶中瞪出来。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这小小酒店,竟然有一天会住进两名天珠师。

    周维清明显的感觉是从他们再次走入飞陀城街道开始的,街道上的路人在看到他和上官冰儿时,都明显会侧身让路,眼中流露出尊敬之意。这就是天珠师的待遇,哪怕是在翡丽帝国这样强大的国家,天珠师的地位也是无比崇高的。

    “营长,你能不能走慢点?”刚洗完澡,周维清只觉得全身懒洋洋的说不出的舒服,可一出门,上官冰儿的速度却还是那么快,令他大感无奈。

    一会儿的工夫,周维清惊讶的发现,上官冰儿带着他竟然又回到了拓印宫附近,但却是朝着拓印宫对面一片低矮的房子走去。这片低矮的房子并不起眼,是十几个小院子组成的,与拓印宫那恢宏宫殿式建筑相比,简直就像是土鸡瓦狗一般。但是,离得近了周维清却发现,这边竟然也是十分清静,周围很少有人接近。那一个个小院子之间都有宽约两米的小路。

    上官冰儿轻车熟路的走入那些小路之中,向内深入,一边走一边对周维清叮嘱道:“如果没有身上象征天珠师的衣服,一接近这里,就会被这里负责防御的御珠师挡住。这里每一个院子中,都住着一位凝形师,他们都是很值得尊敬的长者。待会儿你给我小心点,在这种地方乱说话,我也保不了你。在任何一个国家,凝形师的地位都是绝对超然的。他们的数量比天珠师还要少,而且本身也都是拥有空间系意珠的天珠师。”

    “嗯。”周维清答应了一声,这回他没再说什么烂话。

    上官冰儿带着他来到靠里面的一个小院子门前停了下来,走上前,在门上轻叩,“呼延前辈在家么?”

    片刻之后,门开,一名中年人从里面走了出来。这位中年人身材极高,足有两米开外,但却并不如何健壮,身材修长,看上去四十多岁的样子,面如古月,一身简单的灰色布衣穿在身上,看上去十分普通,只是冷着一张脸。

    周维清最先注意到的就是这个人的双手,他的双手很大,就像他的身材一样并不宽厚却极为修长,十指晶莹如玉,似乎这双手就是他身体的核心。

    上官冰儿见到这中年人,立刻躬身行礼,恭敬的道:“风前辈您好,呼延前辈在么?”

    中年人看到她不禁有些惊讶,“是你这小丫头啊!这么快就升到中位了?呼延老头在,不过,他是出了名的铁公鸡、瓷鹌鹑、玻璃耗子、琉璃猫,一毛不拔。你可准备好了钱?”

    听到这中年人的形容,周维清忍不住噗哧一声笑了出来,低声道:“营长,那位呼延前辈不是你师父吧?”

    上官冰儿扭过头,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闭嘴。快见过风宇前辈。”

    周维清这才像那中年人点头施礼,“前辈你好,我叫周小胖。”

    中年人点了点头,道:“一起进来吧。”说着,他率先向里面走去。

    两人跟着他走进小院。院内别有洞天,除了一条石子铺成的小径直通里面的正房以外,整个院子里竟然尽是各种花草。虽然没有茁壮的大树,但却是一派春意盎然,空气清新,花香沁人心脾。

    走过小径,进入正中央的一个房间,中年人风宇就高声道:“呼延老头,有客人到了。”

    房间内布置考究,最里面是一张摆放着插画屏的条案,前面是方桌和太师椅,两侧却没有待客的位置。

    没等周维清仔细打量这房间,他就看到一个肉球从旁边的房间走了出来。定睛观看,才辨认出那是一名老者。

    此人看上去六、七十岁的样子,须发皆白,但却红光满面,脸上没有一丝褶皱,一双小眼睛被脸上的肥肉挤的只剩下两道缝隙,但却是光芒吞吐。同样也是灰色布衣装束,但布衣的袖子特别长,盖住了双手。最有特点的就是他的身材,就像是一个圆滚滚的大号西瓜。

    “见过呼延前辈。”上官冰儿的神色又比之前恭敬了几分,一只手主动拉着周维清,向这胖乎乎的老人恭敬行礼。

    胖老头小眼睛上翻,挥了挥衣袖,“免了。闲话少说,要凝形卷轴是吧,明码标价。现在有三种出售,自己选。”一边说着,只见他衣袖一甩,那张方桌上就出现了三张纸。

    周维清揉了揉眼睛,确定自己并未看错,可是,他却根本没看到这三张纸是怎么出现的。

    上官冰儿用力的捏了一下周维清的手腕,又用严厉的眼神警告了他一下,示意他不可说话,然后拉着他走到方桌前。

    周维清被她那柔嫩的小手拉着十分舒服,对那所谓的凝形卷轴又极为好奇,也就没再搞怪,跟着她走了过去。

    方桌上的三张纸是三张画,分别画着不同的东西。首先吸引周维清注意的就是左侧那张,上面画着一面圆盾,盾牌表面密布着如同龟甲一般的纹路,正中央似乎有一个小小的圆形凹槽。虽然只是看图,却依旧给人一种厚重感。对于他这种贪生怕死的人来说,毫无疑问,这东西对他的吸引力是极大的。在图的一侧写着一行字:玄龟盾,限力量、耐力、坚硬属性天珠师凝形之用,可镶嵌意珠。

    这句话前面的意思周维清都能理解,但最后那句可镶嵌意珠他就不太明白了。而且这盾牌的限制是只有天珠师才能使用,更令他有些不解。

    右侧的图则是一双靴子,上面虽然只有简单的几道花纹,但却给人一种轻灵感,在靴子脚踝的位置也有小小的圆形凹槽。注解写的是:御风靴,限敏捷属性天珠师凝形之用,可镶嵌意珠。

    上官冰儿的目光就在这右侧的图上流连了一会儿,才和周维清几乎同时将目光落在中央的那张图上。

    那是一张长弓,样式古朴,躬身的弧线很小,无弦,在手握的位置处有一小小凹槽,整个弓身只有一道纹路,从上方一直延伸到最下部,但却给人一种强烈的凶厉之气,就像是利刃上的血槽一般。

    注解:霸王弓,限力量属性天珠师凝形之用,可镶嵌意珠,天珠师如有上位意珠,可九折。

    周维清的目光只是在这霸王弓上扫了一眼,立刻就挪回到了玄龟盾之上,这盾牌他是怎么看怎么喜欢,心中暗想,这玩意儿要是足够大的话,在战场上恐怕什么弓箭都没用了吧。

    “呼延前辈,这霸王弓凝形卷轴多少钱?”上官冰儿犹豫片刻后,目光已经变得坚定起来,发出了询问。

    胖老者瞥了她一眼,“小丫头,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是敏捷属性吧。你应该知道我这里的规矩。现场凝形不得带走。”

    上官冰儿点了点头,道:“我当然知道前辈的规矩,是给我这位朋友买,他的体珠是纯力量属性。”

    胖老者淡淡的道:“二十万金币。”

    上官冰儿脸色微变,秀眉紧蹙,似乎在思索着什么。而周维清却已经抬起头来,一脸的吃惊。他虽然猜到这凝形卷轴价格不菲,但也没想到居然高到如此地步。二十万金币,这还只是第一个体珠凝形的价格,这要是十二个体珠都凝形完毕,要多少钱?

    眼神一动,周维清计上心来,一脸憨厚的道:“前辈,这玄龟盾多少钱?”

    胖老者道:“十二万金币。”

    上官冰儿扭头瞪了他一眼,“不许选盾牌。这霸王弓更适合你。”

    周维清一阵无奈,“营长,我觉得那御风靴也很适合你啊!要不还是你先来吧,我不急。”他心中已经有了些打算,不行就回去找自己干爹要钱,然后再偷偷跑过来买了盾牌的凝形。

    上官冰儿摇摇头,道:“我已经有了一颗凝形体珠,足以自保了。但你还什么都没有。呼延前辈,我只有十五万金币。我可以先把钱留给您,然后回去取剩余的五万金币,您帮我将这霸王弓凝形卷轴留几天可以么?”

    听了上官冰儿这句话,周维清瞬间收声,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她,他刚才对上官冰儿说买这个买那个的时候,其实都抱着玩笑的心态,在他看来,以上官冰儿对金钱的节省,肯定不会买这么贵东西的。可他却万万没有想到,她竟然会如此当机立断的决定购买那霸王弓卷轴,更重要的是,这凝形卷轴并不是买给她,而是买给自己啊!

    周维清只觉得一股热气直冲自己双眼,他看着上官冰儿的目光有了很大的变化,隐藏在衣袖中的拳头用力攥了攥。

    胖老者哼了一声,“留?我的规矩你不知道么?你们今天来能赶上有三套凝形卷轴在已经是运气好了。今年我制作出的凝形卷轴只有五套,不出三天,这三套就会全部卖掉。我为什么要给你留?没钱就走吧。”说着,他转身就要走,话语更是冷硬的不留半分情面。

    上官冰儿一脸焦急的恳求道:“前辈,就不能通融一下么?我把这张紫辰弓也留给您抵押。我一定用最快的速度赶回来。”

    胖老者十分不耐烦的道:“少废话,赶快走。”

    周维清突然一步跨出,挡住了胖老者的去路,此时他是一脸的憨厚诚恳,“前辈,您就通融一下吧。我们远道而来,就是因为您的凝形卷轴是最棒的。您就给我们个机会。”

    胖老者怒哼一声,“霸王弓凝形卷轴,三十万金币。现在你们绝了念头吧?赶快滚蛋。”

    周维清也是一呆,这胖老头的不近人情简直是到了极致,竟然又涨了十万金币。顿时令他气往上撞,“不用这么狠吧?做人留一步,日后好相见啊!”

    胖老者冷冷的扫了他一眼,“四十万金币。”

上一页 《天珠变》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