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天珠变》->正文

第二集 体珠凝形 第十三章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周维清听到四十万金币这个庞大的数字,刚想再说什么,却感觉手臂上一股大力传来,他整个人已经被上官冰儿扯到一旁。扭头向她看去时,周维清吃惊的看到,她竟然是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抓住自己的手都有些颤抖了。

    “营长,你……”

    “闭嘴。”上官冰儿厉声说道。一闪身已经将周维清挡在身后,向那胖老者哀求道:“呼延前辈,您别和他计较,都是我们不对。二十万金币就二十万金币。我这里有一块儿灵玉,应该也能价值五万金币了,我先押给您。等我们凝形结束后立刻回去取钱,然后再来换回灵玉,您看行么?”

    一边说着,她从自己的脖子上摘下一条红绳项链,上面有一块儿乳白色的玉石。这玉石雕琢成如意形态,虽然没有光芒散发出来,但却十分温润。上官冰儿珍而重之的捧着玉石送到胖老者面前,一脸的恳求之色。

    胖老者瞥了一眼,惊讶之色从眼底一闪而过,淡淡的说道:“如果刚才你拿出来,我倒是可以答应你,这块灵玉不止值五万金币。十万也是有的。有它做抵押,我可以卖你凝形卷轴。但是,刚才这小子挡我去路,霸王弓凝形卷轴价格已经涨到四十万金币,我呼延傲博一向说一不二。不只是你们现在买是这个价钱,再来人来买也一样是这价钱。没有四十万金币,你们就可以走了。周围凝形师也不少,去买其他凝形卷轴吧。”

    这样也行?周维清目瞪口呆的看着这胖老者呼延傲博,他随口说的话竟然真的就是涨价了,而且比最初的价格整整涨了一倍。

    “营长,我们走。凝形师又不止他一个,这老头简直就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为什么非要在他这里买?”周维清一把拉住上官冰儿就要往外走。

    上官冰儿回过头来,怒道:“你懂什么?飞陀城中,只有呼延前辈是大师级凝形师,他老人家的作品是其他凝形师所能相比的么?你看不到可镶嵌意珠那几个字?唯有大师级以上的凝形师制作出的凝形卷轴才有施展意体融合技的底蕴。”

    “五十万金币了。骂老夫总要付出代价。小子,你再骂一句,就永远不要想从我这里买走凝形卷轴。”呼延傲博冷冷的说道。

    周维清眼中怒光闪烁,双手握拳抬起到胸前,“呼延老头,我从来都没像现在这样想揍一个人。”

    呼延傲博突然笑了,哈哈大笑,“想揍我的人多了,想杀我的更是不在少数。不过,老夫还活的好好的,就算是翡丽帝国皇帝见到我也要礼让三分。你算什么东西?想杀我,你先过风宇那关吧。他是上位体宗,体珠九枚,全部凝形。什么时候你能打得过他,再来和我说这句话。”

    周维清大吃一惊,他虽然判断出那位叫风宇的中年人实力不低,但也没想到他竟然是体珠师的巅峰修为,九珠上位体宗。上官冰儿只是凝形了一枚体珠就那么厉害了,这九珠全部凝形的上位体宗要强大到什么程度?难怪这胖老头呼延傲博那么有恃无恐了。

    风宇无奈的摇摇头,“小兄弟,你们走吧。这老头发起疯来是没道理可讲的。”

    上官冰儿此时已是一脸呆滞的站在那里,她知道,今天这一趟恐怕是白来了。好不容易遇到有三套凝形卷轴的情况,最终却毫无所获,欲哭无泪的感觉令她已经没心情再去斥责周维清了。

    一丝戾气从周维清眼中闪过,连他自己都没察觉,开启的四大死穴中气旋运转速度骤然提升了一倍,淡淡的灰色渲染着他的双瞳,在他额头正中,隐约有一个浅黑色的王字若隐若现。意体双珠同时出现在手腕之上,体珠还好,只是散发着如同冰雾一般的光泽。但他那意珠却是光彩夺目。

    在没有天光的地方,变石猫眼都会呈现为红宝石一般的玫瑰红色,此时在周维清手腕处的变石猫眼意珠就像是一只血眸,猫眼光纹在红色本体上妖异的闪烁了一下。

    拓印宫发的天珠师长袍袖子比一般衣服要长一点,能够掩盖住手腕的位置,自然也掩盖住了周维清左手上的变石猫眼意珠,但在这一刹那,变石猫眼上散发出的光芒实在是太过强烈了,以至于那呈现为一竖道的晶莹光芒竟然透过衣袖闪烁了一下。

    呼延傲博本来是一脸的傲气,不屑的看着周维清,突然间,猫眼光彩一闪而没,令他原本傲然的神色瞬间凝固。

    “猫眼意珠?”这胖老头的呼吸顿时变得急促起来,“你们怎么早不说拥有上位属性意珠,不知道可以打折的么?”

    上官冰儿此时也已经回醒过来,顿时脸色一变,拉着周维清道:“前辈的凝形卷轴价格太高,就算打折我们也买不起,告辞了。”说着,她拉着周维清就往外走。与购买凝形卷轴相比,她最不希望的就是周维清的意珠属性暴露。刚才周维清衣袖上变石猫眼光芒闪烁的时候她也看到了,瞬间惊醒。

    “不,不,别着急走。我不给你们涨价就是了。”呼延傲博快步上前,挡住了两人去路,目光死死的盯视着周维清左手那边被衣袖挡住的手腕。

    上官冰儿神色凛然,“前辈,您是高贵的凝形师,总不能强买强卖吧?”

    呼延傲博此时脸上一点傲然之意都没有了,反而带上了几分讨好,立刻解释道:“小姑娘,你别误会。我知道,你是怕你这朋友拥有上位空间属性意珠的事情暴露引人关注。你放心,我呼延傲博虽然贪钱,但这点品德还是有的。而且我一向中立,不受任何国家管束,绝不会对这位小兄弟不利。”

    对于呼延傲博的前倨后恭,周维清也是大为惊讶,他也能感受到上官冰儿的紧张,立刻就将自己的本命珠收回体内。

    上官冰儿听了呼延傲博的话,神色略微放松了几分,“前辈,那您这是什么意思?”

    呼延傲博叹息一声,道:“说起来,这是我们凝形师的悲哀了。你应该知道,凝形师必须拥有空间属性,不论是天珠师还是意珠师,只要拥有空间属性就都有成为凝形师的可能。可是,在黑暗、光明、生命、空间四大上位属性中,最少见的就是空间属性。尤其是空间属性的天珠师,更是无比的稀有。因此,现在大多数凝形师也只不过是空间属性的意珠师而已。拥有空间属性的天珠师几乎都不会选择成为凝形师。”

    略微停顿了一下,呼延傲博继续说道:“我可以告诉你们个秘密。我们凝形师的等级,是按照所制作的凝形卷轴成功率和凝形卷轴品质来进行评价的。最低等的凝形师,凝形卷轴成功率不足千分之一,也正是因为如此,才少有人愿意从事这个行业。哪怕是我这大师级的凝形师所制作出的凝形卷轴,成功几率也只有百分之一而已。这已是我能做到的极限。唯有天珠师出身的凝形师,才有可能成为更加强大的宗师甚至是神师级凝形师。这也是我一生中最大的梦想。这个梦想我是玩不成了,但我却有着足够的理论知识,我希望我未来的弟子能够替我完成这个愿望。”

    周维清疑惑的道:“你不会是想要收我为徒吧?”

    呼延傲博脸色显得有些尴尬,“我们凝形师这行业和别的职业都不同。别的职业都是弟子找师傅,我们却需要师傅找弟子。空间属性的天珠师太少见了。看你们的样子也没什么钱,坦白讲,没钱的空间属性天珠师更少见。小兄弟,只要你肯拜我为师,传承我衣钵。凝形卷轴的价钱都好商量。不但不用五十万金币,我十五万就卖你们,你们不是就有十五万金币么?”

    上官冰儿松开握住周维清的手,陷入沉思之中。呼延傲博的话令她大为心动,要知道,在整个天弓帝国都没有一位凝形师的存在。而呼延傲博虽然贪钱、抠门,但在凝形师这个领域中,是权威级的存在。整个翡丽帝国都没有几名凝形师敢说比他能力更强的。如果周维清跟他学习制作凝形卷轴,对于天弓帝国未来的发展可以说有着无尽的好处。

    “不干。”周维清毫不犹豫的拒绝了呼延傲博的邀请。他此时正憋着一肚子气呢,面对前倨后恭的呼延傲博心中大乐,怎会轻易答应他。

    呼延傲博呼吸急促了几分,“小子,哦,不,小兄弟,你知不知道凝形师是多么富有啊?虽然我们会牺牲修炼的时间来制作凝形卷轴,可是,我们却是最富有最被尊敬的。这样吧,那霸王弓卷轴算我半卖半送给你,十万金币,怎么样?”

    周维清哼了一声,“我还没听说过师傅送给徒弟见面礼还要钱的。你果然是铁公鸡一毛不拔啊!有你这样的师傅,我日子能好过得了?不干。”

    刚才呼延傲博一脸傲然的不断涨钱,此时被周维清来个以彼之道还施彼身,正是风水轮流转。

    风宇在一旁乐呵呵的看到,平日里他只见过再呼延傲博面前吃瘪的人,这老头儿吃瘪倒是第一次见到。

    呼延傲博搓了搓手,一脸肉痛,“好吧,好吧。只要你答应做我弟子,这霸王弓卷轴就送你好了。”

    周维清何等精明,一看就知道这还远没到呼延傲博的底线。之前脸上的愤怒伴随着呼延傲博这一句赠送,立刻冰消瓦解。一脸的憨厚诚恳,“前辈,谢谢您的好意。可是,天珠师的修炼耗资巨大,我和我未婚妻都出身于平民家庭。而且来自于天弓帝国。您也知道,我们天弓帝国没有多少财力,根本不可能支撑我们修炼,这次我老婆带来的十五万金币就是天弓帝国给予我们未来修炼的全部支持了。实在是杯水车薪啊!我在您这里学习凝形卷轴制作不要紧,可是,我们的修炼也要耽误了。凝形师不是那么好做的吧?想赚钱也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完成的。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有钱进行体珠凝形、意珠拓印呢。我们之前就已经决定要加入翡丽帝国拓印宫了。所以,您的好意我只能心领。哎,实在是有缘无分啊!”

    上官冰儿在听到呼延傲博要免费将霸王弓送给周维清的时候就已经是目瞪口呆了。这才多一会儿工夫啊!怎么转眼之间就全变了。听到周维清后面这段话,她虽然心中暗恨这家伙占自己便宜,却出奇的没有反驳他。因为她十分清楚,每当这周小胖脸上流露出如此诚恳憨厚的神色时,也正是他最猥琐、无耻、狡诈的时候。

    “不行,不能加入拓印宫。你知不知道,加入拓印宫就相当于是卖身给翡丽帝国了?”呼延傲博一听就急了。

    周维清一脸无奈的道:“那也没办法啊!卖身就卖身吧。我听说意珠拓印的耗费更加昂贵,我们两人哪能承受的起。我想,只要我们在拓印宫表现出色,拓印宫会愿意花钱帮我们买凝形卷轴的。是吧,老婆?”

    这家伙扭头看向上官冰儿,背对着呼延傲博和风宇的方向朝她挤了挤眼睛。

    上官冰儿虽然被这家伙嘴上占了便宜,可在这种时候她也不能拆台啊!瞪了他一眼,嘴上却“嗯”了一声。

    周维清再次看向呼延傲博,“前辈,那我们就不打扰您了。那霸王弓卷轴您还是卖给别人吧。我们还是先去拓印宫,以后说不定还有向您购买卷轴的机会。”说完,他拉起上官冰儿的小手就要向外走。

    此时周维清心中这个乐啊!看着呼延傲博那一脸为难的样子,有什么仇都报了。更何况还占了上官冰儿便宜,还摸了小手,太完美了。

    “别走,别走。让我想想,你们让我仔细想想。”呼延傲博急的在房间中来回踱步。

    这时,一直在旁边面带微笑看着这一切发生的上位体宗风宇突然开口道:“呼延老头,钱乃身外之物,你怎么就看不透呢?这天珠师徒弟可不是那么好找的。过了这村可就没这店了。你赚了那么多年是为什么?你过的有幸福感么?钱重要还是你的心愿重要?”

    周维清大为惊讶的看向风宇,没想到在这个时候这位明显是在这里保护呼延傲博的上位体宗竟然会为他说话。

    呼延傲博眉头紧皱,突然间,一道淡淡的银光闪过,他的身体就那么在房间中凭空消失,还没等周维清醒悟过来,银光一闪,这胖老头又重新出现在他和上官冰儿面前。手中多了两个漆黑的木盒子,分别递到周维清和上官冰儿手中。

    “你们先到旁边房间去凝形吧。这分别是霸王弓和御风靴的凝形卷轴。我要再多想想。风宇老儿,你带他们过去。”

    风宇呵呵一笑,道:“两个小家伙,跟我来吧。”说着,当先朝外走去。

    周维清和上官冰儿接过并不算沉的盒子,跟着他向外走去。上官冰儿此时另一只小手还被周维清拉着,但她却并没有挣脱。她只觉得这一切都像做梦似的。原本连一套凝形卷轴都买不起的他们,竟然两人同时都得到了,还一分钱没花。

    风宇带着两人顺着房檐下走到侧面的房间,微笑道:“两个小家伙不要恋恋不舍的了,一人一个房间,省的凝形时属性相冲。”

    上官冰儿这才醒悟过来,赶忙挣脱周维清的手,但俏脸已是一片通红。

    周维清恋恋不舍的道:“老婆,你要小心点哦。”

    上官冰儿狠狠的在他脚上踩了一下,这才扭头跑到前面一间屋子去了。直到关上房门那一刻,她才再也忍不住,绝美的俏脸上笑靥如花,紧紧的抱着怀中木盒。和她第一个凝形的无声追踪箭相比,这能够镶嵌意珠的御风靴不知道要强上多少倍。所以,就算被周维清叫了那么多声老婆,她都没有生气。

    看着上官冰儿走了,风宇看着周维清微微一笑,道:“小小年纪就这么会抓机会,小家伙,你很有前途。”

    周维清露出招牌式的憨厚笑容,“前辈过奖了,刚才还要多谢前辈出言相助。”

    风宇哈哈一笑,道:“没什么,我看不惯呼延老头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如果不是有当初的诺言,我才不愿意在这里守着这铁公鸡呢。你是第一次进行体珠凝形吧。进去吧,我来教你该如何使用凝形卷轴。”

    周维清跟着风宇走进房间,与刚才正房的考究不同,这房间中什么都没有,空无一物。

    风宇道:“没办法,呼延老头太抠门了。就坐在地上吧。”

    周维清依言坐在地上,风宇在他对面坐下,接过他手中的木盒。

    打开盒盖,周维清惊讶的发现,所谓凝形卷轴并不是一张,而是厚厚的一叠,最上面的一张有着极其复杂的花纹,隐约能够看出,这些花纹正中有着之前他在方桌上看到那霸王弓的几分样子。

    “这么多啊!”周维清惊讶的道。

    风宇道:“你之前不是听呼延老头说了么,以他大师级的水准,凝形卷轴成功几率也只有百分之一而已。其实,他这大师级最重要的评判标准就是,一百张凝形卷轴必定会成功一次。换了更低等级的凝形师可就难说了。凝形师虽然赚钱,但却修炼极难,就算有空间属性意珠,也需要下无数苦功。几率低的凝形师更是很少被人光顾,所以数量才会这么少。”

    一边说着,他已经拿起最上面的一张凝形卷轴递到周维清手中。

    周维清这才能够仔细查看,这凝形卷轴似乎是有一种特殊的皮革作为基础材质,上面画的花纹颜色多变,竟然如同活了一般,虽然他现在只有一枚本命珠,但还是能清楚的感觉到在这小小的一张皮卷轴内蕴含着特殊的能量波动。

    “体珠凝形一天只能进行一次,进行时会消耗你自身超过一半的天力,稍后不要惊慌就好。你现在催动天力到体珠之中,然后将右手按在卷轴之上默默感受就可以了。什么都不用做,你的体珠在天力催动下自然会与凝形卷轴产生沟通。”

    “谢谢前辈。”周维清虽然喜欢搞怪但绝不是不知好歹之人,对这位温和的上位体宗他极有好感。

    意念引导天力从丹田上行,天力经右侧肩井穴气旋时加速,太渊穴气旋喷吐出冰种翡翠体珠,在天力的注入下顿时释放出一层蒙蒙冰雾,强烈的力量感瞬间席卷全身。周维清不敢怠慢,用左手拉起右手袖子,右掌印向那凝形卷轴。

    看着周维清那纯净的冰种翡翠体珠,风宇眼中不禁流露出一丝羡慕。

    手掌与卷轴接触在一起的刹那,周维清只觉得一股庞大的吸力骤然从那张凝形卷轴处传来,他体内的天力顿时如同万马奔腾一般倾泻而出。凝形卷轴上的所有花纹瞬间亮了起来,流光溢彩,一种特殊的奇异感瞬间传遍周维清全身。仿佛有一股特殊的力量在一边吞噬着他的天力一边席卷向他全身似的。

    凝形卷轴在下一刻已经消失,化为一道流光围绕着周维清右手手腕旋转起来,周维清脑海中顿时出现了一把长弓的幻象,与之前在桌子上所看到的那张画一模一样,强烈的凶厉之气油然而生,并且飞快的向他右手那唯一一颗冰种翡翠体珠内钻去。

    天珠师的意体双珠向来是同进同退的,这边体珠运用出来的同时,周维清那变石猫眼意珠也在衣袖的掩盖下出现了。令周维清吃惊的是,原本的六色轮盘,在他进行体珠凝形开始后,竟然快速的旋转起来,其中黑与灰两色区域不断的交替闪烁,自行从他体内吸取天力注入其中,顿时令周维清自身的天力消耗速度大幅度增加。

    周维清吓了一跳,这是怎么回事?但不论如何,现在他也阻止不了这一切的发生了。

    大约只是三秒之后,在周维清眼中出现的六色轮盘中,代表着黑暗属性的黑色区域与代表着邪恶属性的灰色区域竟然自行重合在一起,周维清只觉得全身上下突然涌出一种极为奇特的感觉,那只背生双翼的奇特黑虎再次出现在他脑海之中,这一次,它张开了血盆大口,似乎要吞噬什么似的。

    周维清自己看不到的是,此时此刻,从他右肩膀处蔓延出充满立体感的灰黑色魔纹,顷刻之间就已经游走到了右手手腕处。

    下一刻,之前那体珠凝形卷轴传来的吞噬天力感瞬间消失,反而是周维清感觉到自己那开启的四大死穴之一在手腕位置的太渊穴气旋仿佛变成了一张吞噬大口般悍然张开,体珠凝形卷轴所化的光芒瞬间被吞噬而入。

    因为有凝形卷轴上的光芒掩盖,风宇看不到周维清手腕上一闪即逝的黑灰色魔纹,但他却清楚的看到了凝形卷轴所化的光芒被周维清体珠吸入的一幕。顿时吃惊的张大了嘴。

    一股难以言喻的充实感瞬间出现在周维清心中,眼前的六色轮盘光影在太渊穴吞噬凝形卷轴能量的下一刻就已经恢复了正常的六色区域。周维清只觉得自己右手手腕上的那枚体珠仿佛活了一般,心血相连的感觉和饱满的力量质感使得他整个人的精神都变得亢奋起来。

    一声低啸从周维清口中响起,体内剩余的不足三分之一天力全面输出,灌入那右手手腕处的冰种翡翠体珠之中,顿时,一股浓烈的凶厉之气顿时从他手腕处喷发而出,那枚体珠随之脱离手腕落入他掌心之中。

    当周维清手掌合拢将体珠攥住的那一刻,顿时,两道乳白色的光芒同时从他手掌上下两个方向钻出,转瞬间已经化为一张阔达一米五的无弦长弓出现在他掌握之中。

    和之前在方桌上的图案相比,这张长弓充满了质感,通体就像是用冰种翡翠打造而成的一般晶莹剔透,上面散发着淡淡的冰雾般光彩,流线型凹槽就像要择人而噬的凶兽之口散发着强烈的霸道凶悍之气。

    周维清将这霸王弓平举而起,顿时,一种水**融手臂延伸般的感觉令他一下就喜欢上了这张长弓。尽管他之前更倾向于凝形玄龟盾,可当他真正凝形成功这张霸王弓之后,他心中依旧充斥着无尽的满足感。

    “前辈,这怎么没弦?”周维清看着霸王弓,疑惑的问道。

    风宇呆呆的说道:“你必须要持续注入天力,如果你才刚刚修炼到天力第四重的话,至少需要一半天力才能引动这张弓,弓弦需要你注入天力才能成型。”

    周维清恍然道:“原来如此,是我天力不足才没能出现弓弦。算了,回头再试好了。”随着他的天力回收,霸王弓悄然消失,重新化为他那枚冰种翡翠体珠围绕在手腕处,只不过现在这枚体珠的光芒就黯淡了许多,因为周维清已经没有多少天力进行支持了。

    “这体珠凝形也没什么难度么?这不就成功了。”周维清很是满意的将体珠也收回体内。

    “小家伙,你是不是人啊?”风宇此时才算是长出口气,死死的盯视着周维清,一脸的震惊之色。

    周维清也瞪大了眼睛,“前辈,你怎么骂人?”

    风宇苦笑道:“我不是在骂你,是在夸你。体珠凝形容易?就算我现在已经是九珠俱全,也从未觉得过体珠凝形容易。你那小女朋友之所以带你来找呼延老头,就是因为他这大师级的凝形师制造出的凝形卷轴虽然价格昂贵,但必能成功。但就算是这样,也要有一百张进行保障。我还从未见过像你这样只是用一张凝形卷轴就能够完成体珠凝形的,而且还是在第一次使用凝形卷轴的情况下。这已经完全超出了我对体珠凝形认知的范畴。”

    周维清心中一动,他明白,自己之所以能够这么顺利的成功,恐怕与那变石猫眼幻化出的六属性内黑、灰两色区域重合有着直接关系。他当然不会将自己的秘密说出来,嘿嘿一笑,道:“您不是说了么,呼延前辈的凝形卷轴成功率是百分之一,这百分之一自然可以是第一张也可以是最后一张了。这不是很正常么?”

    风宇无奈的道:“理论上是这么说,可是,以我六十年修炼的经验还从未见过有谁能在第一次使用凝形卷轴的时候只用一张卷轴就成功的。”

    “六十年?前辈,您不是在和我开玩笑吧?”周维清大吃一惊。从表面看,风宇最多也就是四十几岁的样子。

    风宇呵呵一笑,道:“小家伙,我的实际年龄只比呼延老头小一岁而已。要不他怎么会叫我风宇老儿呢?他今年七十五岁,我七十四岁。相对来说,同等级的体珠师都打不过意珠师,但体珠师最大的优点就是抗衰老能力更强。毕竟我们改造的是身体,他们控制的是元素。不过,只要成为御珠师,就起码会有一百五十年的寿命。你们天珠师更长,那些活到二百岁以上的老怪物那个不是跺脚四海颤的强大存在?你要走的路还很长,多多努力吧。”

    周维清闻言大喜,“原来天珠师可以活这么大年纪,这真是赚了。啊,前辈,这还剩余的九十九张卷轴是不是也应该给我?”

    风宇将木盒子递给周维清,微笑道:“小家伙,你知道为什么我对你青眼有加么?”

    “为什么?”周维清小心翼翼的接过盒子盖上盖子,然后飞快的收入自己的包裹之中。

    风宇道:“因为你不做作。真小人总比伪君子好的多,何况你这孩子也并不是小人。当然,我很奇怪,你这小小年纪,这一身痞气是和谁学的。”

    周维清脑海中顿时闪现出一个猥琐的老头儿形象,那可不是他老爹。嘿嘿一笑,道:“这个不可说。”

上一页 《天珠变》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