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天珠变》->正文

第二集 体珠凝形 第十四章 体珠凝形套装

    风宇站起身,道:“估计你那小女朋友一时半会儿还完不成凝形,我们先去看看呼延老头考虑的如何了。”

    两人走出空旷的房间,从之前进来到离开,不过一刻钟的工夫而已,周维清跟在风宇身后,眼中流露着思索的光芒。他现在越来越好奇自己脑海中产生出幻境的那只双翼黑虎是怎样的存在了。毫无疑问,他能成为天珠师、修炼不死神功,甚至是刚才的顺利凝形,都与那吃掉的黑色珠子有着无比密切的关系。

    回到正堂,风宇一进门就看到呼延傲博正在那里来回踱步,明显有些焦躁。

    “咦?你们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呼延傲博疑惑的看着跟风宇一起进来的周维清。

    周维清嘿嘿一笑,道:“搞定了不就回来了么?”

    风宇道:“呼延老头,我觉得我们遇到了一个真正的天才,第一次凝形只用了一张凝形卷轴就成功了,这种情况你见过么?反正我是连听都没听过。”

    呼延傲博一脸吃惊的瞪视着周维清,“小兄弟,你这狗屎运踩的也太准了吧。一张就成功了?那剩余的卷轴呢?”就像周维清喜欢说烂话一样,他这铁公鸡的脾性也早已深入骨髓。

    周维清瞬间变得一脸正气,“呼延前辈,送出的东西难道还有收回这一说?”

    呼延傲博被他抢白的一脸尴尬,“难道这真的是天意不成?”

    风宇乐道:“看来,你这铁公鸡这回也要拔毛了。不要犹犹豫豫的了,赶快决定吧。”

    呼延傲博长叹一声,双手抱了抱自己圆滚滚的肚子,“行了,你也不用敲边鼓了。臭小子,把你的意珠给我看看,只要确定是空间系天珠师所专有的金绿猫眼,你这徒弟我收了。以后你所有的凝形、拓印我负责。这总行了吧。”

    周维清立刻摇头,摇的像卜楞鼓似的。

    呼延傲博怒道:“你还想怎样?”

    周维清委屈的道:“前辈,你不要这么凶嘛。你想啊,夫妻本是一体,还有我老婆呢?而且,还要加上一条,不能限制我的自由。”

    呼延傲博的呼吸顿时变得急促起来,“小子,你这是敲竹杠。没见过你这样的弟子。”

    周维清嘿嘿一笑,道:“像您这样的铁公鸡我也是第一次见到。习惯就好,习惯就好。”

    呼延傲博一脸痛苦的看向风宇,风宇却抬头望天,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风宇老儿,你也不能白敲边鼓吧,回头他们的意珠拓印就交给你负责了。凝形我来,怎么样?”

    风宇点了点头,道:“六珠以下,我负责了。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和年轻人在一起总比和你这老东西在一起强。”

    呼延傲博哼了一声,道:“好吧,小子,你的条件我都答应了。只要你能在制作凝形卷轴上超越我,谁会限制你自由?赶快把意珠给我看看。”

    周维清眼珠一转,道:“那你先用本命珠发个誓,如果我的意珠属性中拥有空间系,你就收我为徒,把刚才的条件也都说上。”他自己发誓的时候用名字偷奸耍滑,但从当时上官冰儿的神情就能看出,对于御珠师来说,用本命珠发誓是很重的誓言。

    呼延傲博骂道:“没见过你这么狡猾的小子。”他虽然抠门,但既然已经决定了也就不再墨迹,抬起自己的左手,顿时,一层淡淡的银光笼罩了他的身体,周维清清楚的看到,一共七颗绿底色的猫眼意珠同时出现在他手腕之上悄然旋转。

    七颗空间系意珠,这是下位意宗的修为啊!这胖老头不只是凝形师,竟然还是一位下位意宗,真是人不可貌相。

    普通空间系意珠师的意珠就是这种绿底色的猫眼,而天珠师的意珠则是猫眼宝石中的极品,也就是之前呼延傲博所提到的金绿猫眼。

    七颗绿色猫眼就像是七只眼睛一般,闪烁着诡异多变的光芒,呼延傲博郑重的以自己这七颗本命珠起誓,按照周维清的要求发下了誓言。当他说完最后一句话的时候,七颗猫眼意珠同时闪过一道光芒,在空中凝结成一个淡淡的银色光纹烙印在呼延傲博眉心之中消失不见。

    呼延傲博发完誓,心中多少有点不自在,哼了一声,不耐的道:“小子,这下行了吧。赶快的。”

    周维清嘿嘿一笑,道:“两位前辈,见证奇迹的时刻要到了,你们的心脏没问题吧。可千万不要被我天才的意珠吓到。”

    呼延傲博没好气的道:“臭小子,就你怪话多,金绿猫眼我又不是没见过,……”他话刚说道这里,伴随着周维清撩起衣袖催动左手太渊穴释放出意珠呈现在他和风宇面前那一刻嘎然而止。

    风宇之前本来看着周维清调戏呼延傲博一脸的笑意,但当周维清的意珠真正出现在他和呼延傲博面前时,他的脸色也瞬间凝结了。

    同样是猫眼,而且在周维清手腕上只有一颗,可是,那猫眼的底色却并非金绿色,而是宛如红宝石一般高贵的玫瑰红色。

    风宇和呼延傲博在御珠师的世界都已经纵横六十年,可如此奇特的猫眼宝石他们却还是第一次见到。

    房间内瞬间变得落针可闻,风宇和呼延傲博的目光都死死的盯视在周维清左手腕的这枚意珠之上。

    “红色,怎么会是红色猫眼?”呼延傲博终于喃喃的开口了。

    周维清转过身,推开房门走了出去,“两位前辈,请过来再看。”

    呼延傲博和风宇赶忙跟了出去,这一次,他们不只是吃惊,更是同时张开了嘴。还是那颗意珠,还是猫眼,但这一次,它的底色却变成了澄澈如海的蓝绿。如果说刚才的红色是高贵,那么,此时的蓝绿就是深邃。

    周维清一脸无辜的道:“刚才我已经提醒过你们了,这是见证奇迹的时候。”

    突然间,风宇一步上前,一把抓住周维清的左手,掩盖住他手腕上的意珠,厉声道:“快收起来。”

    周维清被他的动作吓了一跳,但风宇的行动实在太快了,他赶忙运转太渊穴气旋,收回了意珠。

    意珠消耗的那一刻,风宇和呼延傲博同时松了口气,下一刻,风宇拉着周维清手臂,身形一闪,就已经重新回了房间,并且瞬间关好房门。呼延傲博就像是早就和他演练无数次了似的,左手抬起,手腕上第三枚猫眼意珠光芒大放,一层银灿灿的光晕瞬间扩张开来,将整个房间全部笼罩在内。周维清虽然不知道他在做什么,但在这银色光晕散发开来后,他却听不到外面院子中的虫鸣鸟叫之声了。

    风宇抬起头看向呼延傲博,他的脸色变得无比怪异,低声道:“这是奇迹还是神迹?竟然真的有这种意珠?”

    呼延傲博身上银光一闪,周维清只觉得眼前一花,这胖老头的肚子就已经碰到了他的身体,呼延傲博双手紧紧的抓住他的肩膀,声音急促的问道:“周小胖,你告诉我,在你的意珠中除了空间系属性以外,有没有风属性?”

    周维清惊讶的道:“你怎么知道的?你能看出我意珠里的属性?”

    呼延傲博整个人的身体仿佛凝滞了一般,用力的吞咽了一口唾液,下一刻,他已经松开抓住周维清的双手,后退两步双手叉腰。

    “哇哈哈,哇哈哈,哈哈哈哈……”癫狂的笑声骤然爆发,呼延傲博笑的声音实在是太大了,不只是周维清,就连风宇都被他吓了一跳。可这胖老头却在那里手舞足蹈起来,看那样子,竟是兴奋到了极点。

    周维清莫名其妙的看向风宇,道:“风前辈,呼延前辈不是抽风了吧?”

    风宇深深的看了周维清一眼,喃喃的道:“羡慕嫉妒恨啊!小子,你才一珠修为,变石猫眼也能给人看的么?原来这世界上竟然真的有变石猫眼存在。呼延老头当然要疯狂了,收下一个有变石猫眼意珠的弟子,别说是他,就算是那些修为超过九珠境界的天珠师也要笑的合不拢嘴了。他并不是知道你有风属性,而是希望你有,你果然有。能够同时拥有空间和风两种属性。可以说,你天生就是做凝形师的材料,而且还是最优秀的那种。”

    呼延傲博笑声收歇,再看周维清时,就像是看着什么稀世珍宝一般,“臭小子,哦,不,我的宝贝徒弟,你早说你有风和空间双重属性啊!那样的话,我还考虑各屁啊!哪怕让老夫倾家荡产,也值得了。别说是大师级凝形师,就算是宗师级、神师级,你也有可能达到。”

    周维清呵呵一笑,上前两步,拍拍呼延傲博的肩膀,一脸得意的道:“老师,您别激动,我早就说了嘛,这是见证奇迹的时刻。不过,您刚才笑的真难听。”

    呼延傲博一脸笑意,被周维清损上一句他也毫不在意,他实在是太过兴奋了,“臭小子,你就不会谦虚点?”

    周维清道:“我另一位老师说过,谦虚使人退步,如果自己都不为自己骄傲,那别人怎能为你骄傲呢?”

    呼延傲博脸上笑容一凝,“你还有老师?”

    周维清不在意的道:“跟他混了两年,怎么?不能多有几个老师么?不过你放心,我跟那色老头的时候,本命珠还没觉醒呢。好久都没见他了,我也不知道他上哪儿去了。”

    呼延傲博这才松了口气,道:“你既然是本命珠刚刚觉醒,那就是还不到十六岁了。还差多久?制作凝形卷轴必须要十六岁以后,不然的话,血气不足,无法操控材料。”

    周维清眨了眨眼睛,道:“老师,我再过俩月就十四岁了。”

    “什么?你还不到十四岁?”呼延傲博吃惊的瞪着他。

    周维清洋洋得意的道:“没办法,发育的早。”

    呼延傲博摇了摇头,道:“我不是说这个,我的意思是,你才十三岁了就一肚子坏水。我真怀疑你第一个师傅教了你什么,难怪你叫他色老头,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才十三岁的孩子就这样了,你要是长大了那还了得?”

    “呃……”周维清挠挠头,“老师,我其实是正经人,本性纯良的。人送外号诚实可靠小郎君、一尘不染美少年。”

    “呸。”呼延傲博收了周维清做弟子后,原本那一脸的傲气早就消失了,笑道:“你这臭小子真是个活宝,真不知道堪称神迹的变石猫眼为什么会出现在你身上。不过,你还不到十四岁,看样子,短时间内是不能和我学习制作凝形卷轴了。你现在在天弓帝国干什么?”

    周维清道:“参军。我是今年的新兵,刚刚加入天弓帝国第五联队弓箭兵三营,我老婆就是三营营长,我是她亲兵。”

    风宇神色古怪的道:“你是进入军营后天珠才觉醒的吧?”

    周维清点了点头,“您怎么知道的?”

    风宇笑道:“傻小子,参军前你要已经是天珠师,以天弓帝国那御珠师缺乏的程度,还不把你当宝贝捧起来啊!你那小女朋友我记得可是号称天弓帝国年青一代第一天才的。不错,在军营里也不错,正好能掩饰你的能力。除了你那小女朋友之外,还有人知道你的意珠是变石猫眼么?”

    周维清道:“还有两个。”

    风宇一怔,另一边,呼延傲博已经是杀气凛然的比划着手势,“不行就干掉他们灭口。”

    周维清哈哈一笑,“老师,您要自杀么?我说的那两个,不就是您和风宇前辈么?”

    呼延傲博愣了一下,“臭小子,你给我好好说话。你要记住,在你没有突破六珠进入天宗境界之前,尽可能的少让别人知道你拥有变石猫眼,明白么?否则的话,你将面对两种人。一种是不择手段的拉拢你,另一种是不择手段的想要杀死你。”

    周维清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一般天才都是招人嫉妒的。”

    呼延傲博看着他那得意洋洋的样子,险些忍不住一巴掌拍过去,“妈的,老子现在开始怀疑收你为徒究竟是件好事还是令老夫晚节不保的败笔了。”

    周维清嘿嘿笑道:“老师,你忘了?刚才你已经以本命珠起誓,后悔也晚了呀。”

    “我……”呼延傲博心中顿时涌起一种想要掐死他的感觉。不过,很快他就释然了。他毕竟不是上官冰儿那样的小姑娘,有这么一个徒弟虽然令他头疼,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这样的徒弟明显比老实孩子生存能力强的多。

    “老师,我错了,您别生气。您听说过还有别的地方有出现过变石猫眼意珠的天珠师么?”周维清好奇的问道。

    呼延傲博看向风宇,两人几乎是同时摇了摇头,呼延傲博道:“变石猫眼意珠应该是出现过的,但是,那属于天珠师的领域。我和风宇分别是意珠师、体珠师,对于天珠师的了解也有限。在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地方是专属于天珠师的领域。我相信拥有变石猫眼意珠的强大天珠师是存在的,究竟在何处就不得而知了。”

    周维清道:“这么神秘啊!”

    风宇叹息一声道:“天珠师虽然也属于御珠师一系,可实际上,天珠师却远远凌驾于体珠师和意珠师之上。拥有的本命珠数量越多,同级别的天珠师就比体珠师和意珠师要强大的更多。我拥有九枚体珠,但如果和拥有九对本命珠的天珠师相比,那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就算是一百个我这样的上位体宗,都未必能对付的了一个上位天宗。小胖,你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可一定要好好珍惜。”

    周维清点了点头,道:“我会的。”

    呼延傲博沉吟道:“既然你已经选择参军了,等那丫头凝形完成之后,你就先和她回军营去。天弓帝国目前无战事,军营是掩饰你变石猫眼意珠最好的地方。那丫头应该也会护着你,在那里好好修炼,积蓄实力。等你十六岁的时候,为师自然会去找你,传授你制作凝形卷轴之法。”

    “好。”周维清极为痛快的答应下来,虽然他也想学制作凝形卷轴,不过他更舍不得离开上官冰儿,有这两年多的缓冲正好。

    呼延傲博继续道:“虽然两年内你提升到中位天师的可能性不大,但我还是要提醒你。从现在开始,你所有的体珠凝形都必须要经过为师允许,绝不能轻易使用其他凝形卷轴。”

    周维清嘿嘿笑道:“老师您放心,有免费的我为什么要花钱去买?何况我也没钱。”

    呼延傲博脸色一板,“我可没跟你开玩笑,这关系到你未来的成就。算了,对你这小子还是要诱之以利才行。风宇,让他看看。”

    风宇和呼延傲博相处多年,自然明白他的意思,只见他神色严肃的抬起右手,一层层柔和的光晕顿时从他手腕中散发了出来。紧接着,一共九颗翡翠珠同时出现在他手腕之上。

    风宇只是体珠师,所以他的体珠是杂色翡翠。大约有三分之一是冰种,另外三分之二竟然全是红色的翡翠,红翡在体珠中代表的是协调。

    九枚红翡加冰种翡翠的体珠围绕着风宇的手腕滴溜溜旋转起来,虽然从他身上并未爆发出多么强大的天力,但此时周维清看着他,却有一种高山仰止的感觉。

    就在这时,突然间,风宇手腕上的九枚体珠中,飘然飞出五枚,因为速度太快,周维清甚至没有看清楚这五枚体珠的顺序。

    这五枚体珠飞出后,分别落在风宇的眉心、胸口、小腹以及双肩位置。紧接着,五枚体珠就像是融化了一般,悄然化入风宇体内,从头部开始,首先出现的,是一定如同他那体珠一样的双色头盔,紧接着是胸前的护心镜,然后是腰间的护腰最后才是双肩位置两个上挑的肩铠。

    当这五枚体珠同时凝形之后,更加奇异的一幕出现了,每一个位置的铠甲上,都蔓延出与本体同色光芒,几乎是转瞬之间这些光芒就连接在了一起,原本只是保护五个位置的甲胄竟然变成了全身铠,虽然看上去除了那五个位置以外,其他地方都显得有些虚幻,但终究是保护住了风宇全身每一个位置。

    这身铠甲说不上有多炫丽,也没有多余的花纹,但看上去却无比协调,更给人一种强烈的力量感。凝形出这身铠甲后的风宇,就像是变了个人似的,举手投足之间,都带着虚幻的光晕,似乎只要是他的手脚落下,就会有毁灭性的力量爆发出来。

    呼延傲博身为凝形卷轴制作大师,在一旁解释道:“看到了吧。如果只是普通的凝形,刚才他这五枚体珠可以说都是废物,都只能防御很小的一个位置而已,就算是五件又有多少用途?但是,他这五枚体珠凝形之后保护的是全身,那就不一样了。有了这身铠甲,就算是面对上位天宗,他也至少能挡住几轮攻击而不至于被秒杀。”

    “这就是体珠凝形的最终奥义凝形套装。同一套装内的凝形卷轴在同一个御珠师身上凝形完成后,会产生套装叠加增幅,同时能够彼此沟通。想要制作凝形套装卷轴,至少也要是我这种大师级的水准。但就算是我,最多也只能制作出五枚或六枚体珠凝形套装。而组成套装的体珠凝形数量越多,套装就越强大。”

    “据说,宗师级的凝形师能够制作出最多八枚体珠凝形组合而成的套装。只有神师,才能制造出十枚体珠凝形组成的套装。你现在已经凝形完成了霸王弓。未来最多还能有十一枚体珠,当然,这是在你有能力突破天宗的情况下。但不论如何,以你拥有变石猫眼的天赋,这都是很可能完成的。因此,从下一枚体珠开始,你就必须要为你的体珠凝形套装做准备了。绝不能浪费任何一枚体珠。”

    周维清双目放光的听着呼延傲博说完这些,早已是心中一片火热,在他刚知道有体珠凝形这回事的时候,就跟上官冰儿说过,希望能有一套超高防御的铠甲保命。现在这种凝形铠甲真实的出现在他面前,他怎么可能不激动呢?一边听着呼延傲博的话,一边就如同捣蒜一般连连点头。

    呼延傲博说完这番话后,眼中也流露出骄傲之色,“如果有一天,我的弟子能够拥有一套神师级十件套凝形套装,我也算是没白活一回了。小胖,凝形卷轴的事你不用管,你只需要努力修炼就行了。这两年对你来说尤为重要,没有制作凝形卷轴来分心,务必要全力以赴修炼,知道么?”

    周维清一脸毅然的道:“老师你放心,不用你说我也会努力的。”为了这强大的保命凝形套装,他也绝不会偷懒。

    人活着只要有目标就不会觉得空虚,也必须要在有目标的情况下才能动力十足,此时的周维清正是如此。他虽然心思灵活,但绝不是懒人。尤其是天珠师这扇大门向他开启后所带给他的种种神奇更令他极为向往能够变得强大。

    呼延傲博解除了那银色光罩,风宇收回自己的凝形套装,微微一笑,道:“那你就还在那个房间修炼吧。吃喝自有仆人送上。卫生间在西侧。等那小姑娘凝形完毕后再一起离开。如果你要出去转转的话,和我或者你老师说一声就行。”

    “多谢风宇前辈。老师,那我先走了。”说着,周维清转身就向外走,走到门口的时候,他停下脚步,回过头来,向呼延傲博嘿嘿一笑,道:“老师,我觉得您该减肥了。”说完这句话,也不等呼延傲博开口,转身就跑了。

    呼延傲博看看自己圆滚滚的肚子,风宇却已是忍俊不禁哈哈大笑起来。

    呼延傲博无奈的摇摇头,“这个活宝,早晚被他气死。”

    风宇微笑道:“有如此真性情难道不好么?幸好这孩子出身于天弓帝国,如果是翡丽帝国出身,还轮得到你收为弟子?”

    呼延傲博笑道:“这叫有福之人不用愁。我本以为这辈子也就是如此了,却没想到老天却送给我这么一份大礼。风宇老儿,你打算什么时候带我宝贝徒弟出去拓印技能?”

    风宇摇了摇头,道:“我看,暂时还是不要让他进行意珠拓印的好。”

    呼延傲博一愣,“为什么?”

    风宇道:“这孩子性格跳脱,要是让他将变石猫眼拓印了技能,难保他不会使用,被人发现就不好了。索性等两年后再说吧。那时候就算他第二枚本命珠没有练成应该也差不多了。有两枚意珠之后再一起拓印,在一班对手面前自保也还可以了。”

    呼延傲博点了点头,道:“也有道理。这孩子背着长弓而来,在军队里是个弓箭手。他这个选择着实不错。变石猫眼是三种属性以上,刚才倒是忘了问他还有其他什么属性了。”

    风宇笑道:“算了,我们还是先不要打听了。一天之内受太多刺激对身体不好。周小胖这小子,真是个有趣的小家伙。”

    周维清并没有返回之前自己体珠凝形的那个房间,而是直接到了上官冰儿的房间门外,抬手在门上敲了敲,问道:“老婆,你凝形好了么?”既然风宇说一天就只能凝形一次,想来上官冰儿不论成功还是失败,这第一天的凝形应该是都完成了。

    果然,门开,一脸羞恼的上官冰儿出现在周维清面前,压低声音道:“谁是你老婆?滚进来。”一把揪住他耳朵,就将他拉进了自己的房间。

    “哎呦,疼死了,老婆,你又要谋杀亲夫啊?这可是大罪。”周维清绝对属于那种肉烂嘴不烂的,依旧不忘嘴上占便宜。

    “你还敢说?”上官冰儿揪住他耳朵的手拧了九十度,顿时令周维清连连呼痛,连叫不敢了,上官冰儿这才放开他。

    这个房间和周维清那间一模一样,也是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周维清看了一眼地上的木盒子,“老婆,哦,不,营长,你凝形的如何了?”

    上官冰儿脸色略微好看了几分,“今天已经凝形过了,我正修炼恢复天力呢。多少算有点体会吧。你也要在凝形过程中不断体会卷轴之中蕴含的能量,开始时候失败是必然的,但我们只要对卷轴的感受越深,就能越快成功。”

    周维清嘿嘿一笑,耸了耸肩膀,道:“可是,我已经成功了啊!”

    上官冰儿没好气的道:“不许吹牛。你无耻点就算了,我最讨厌吹牛的人。”

    周维清一脸无辜的道:“我就是要吹也是吹你,绝不会吹牛的。可惜,我现在天力不够了,要不就把我那无比帅气的霸王弓释放出来给你看看。”

    上官冰儿不可思议的道:“你真的凝形成功了?”

    周维清挺起胸膛,道:“有这么个天赋异禀的老公,你是不是很骄傲?”

    上官冰儿此时心中充满了震惊,都没注意周维清嘴上在占便宜,喃喃地道:“不可能啊!哪有第一次凝形就成功的。难道是风宇前辈用什么特殊的方法帮你了?”

    周维清摇了摇头,将之前发生的一切详细的向她说了一遍,包括自己那黑暗、邪恶属性重叠辅助凝形的过程也说了出来。他天珠觉醒都是靠上官冰儿碧玺为祭才成功的,根本不需要隐瞒什么。上官冰儿要想对他不利,一百个他都死了。所以,离家之后,他最信任的就是她。

    听了周维清详述的整个过程,上官冰儿眼中不禁流露出一丝羡慕,“你还是太冒险了。变石猫眼这个秘密,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周维清无奈的道:“我们免费用了人家的凝形卷轴,要是没个交代,以我那老师的抠门个性,也不会轻易让咱们走啊!而且有本命珠誓言做保证,我也不怕什么。”

    “嗯。既然如此,那你就等我凝形完毕后咱们再离开这里吧。有呼延前辈做你的老师,你未来修炼的道路就能平坦的多了。”

    周维清嘿嘿笑道:“不是我,是我们。老师答应的是帮我们两个凝形、拓印。”

    “我不用了。”上官冰儿淡淡的说道,“我现在是没什么钱,但等我有钱了,这御风靴凝形卷轴的钱也会给呼延前辈的。还有,周小胖,我再强调一下,你是你,我是我,我和你之间没有一点关系。我修炼会考自己努力,不会沾你什么光的。”

    看着上官冰儿眼中坚定的光芒,周维清沉默了。

    上官冰儿说出这番话自己心里也不好受,只是她绝不愿意因为免费的凝形、拓印就让周维清肆意的占自己便宜,哪怕只是嘴上也不行。尽管她已经失身给他,但她绝不容别人践踏自己的尊严。她还深深的记得,很小的时候母亲就曾经对她说过,想要别人尊重自己,那么,就必须先要自尊。

    看着周维清那一脸沉默的样子,上官冰儿以为他生气了,心中也不禁有些歉然,刚想说些什么来缓和一下气氛,却见周维清重新抬起头来。

    周维清向上官冰儿竖起大拇指,“好,营长,你不愧是我们天弓帝国子爵。自尊、自强、自爱。通过你刚才这番话,我发现我对你更加了解了,也更加爱慕你了。这也同时坚定了我追求你的信念。你一定会成为我老婆的。”

    看着他那一本正经却说着调戏自己话的样子,上官冰儿只觉得一阵无力,这个无耻的家伙怎么会生气?自己想的太多了。

    “你这个无赖,给我滚出去。我是不会给你机会的。”

    前一刻还一本正经的周维清,这一刻却瞬间变成了深情凝望,充满深情的凝视着上官冰儿,道:“你怎么知道我小名?”

    上官冰儿没听明白,疑惑的看着他,“你说什么?”

    周维清继续深情的注视着她,“我是说,我的小名就叫无赖啊!”

    “滚——”上官冰儿飞起一脚就踹向这家伙,她不知道继续和他相处下去自己会不会疯掉。

    周维清快速一闪,一个懒驴打滚,真的滚出几米,然后又飞快的跳起来,但他却没有出去,而是把头探出房门向外看了看。

    正在上官冰儿准备一脚踹在他屁股上的时候。这家伙却神秘兮兮的转过头来。压低声音道:“营长,不跟你开玩笑了。借我点钱,我有大用。”

    上官冰儿疑惑的道:“你借钱干什么?”

    周维清上前一步,就想凑到她耳边去说,上官冰儿却警惕的后退一步,拉开距离,“你就站在那里说。不说清楚别想我借你。”

    周维清低声道:“我要去自己拓印意珠。”

    “嗯?”上官冰儿惊讶的看着他,道:“为什么?不是说风宇前辈会帮你进行拓印么?”

    周维清大义凛然的道:“我觉得你说的对,我们不能欠人家人情太多。所以,我决定去自己拓印。”

    上官冰儿冷哼一声,“说实话。”

    周维清顿时脸垮了下来,“就知道瞒不过你。我就借两千金币。你不是说意珠拓印五百金币一次么?我想试试我那黑暗与邪恶属性重叠会不会也在意珠拓印的过程出现。如果也会出现的话,那岂不是说我进行意珠拓印的时候也能一次就成功么?”

    上官冰儿眼睛一亮,“有道理,不过,我要和你一起去。”

    周维清道:“你还不放心我啊?我不会拿着你给我的钱干坏事的。老婆给的钱,当然要用在正经地方。”

    上官冰儿眼中杀气盈然,“周小胖,你叫我什么?”

    “营长,当然是营长。”

    上官冰儿哼了一声,“我跟你一起去也好帮你打个掩护,否则,只有你一个人,容易引人怀疑了。”其实,她的本意还是去监视这家伙究竟是不是去拓印宫。

    周维清点了点头,道:“那我们明天先去试试,反正一天也只能拓印一次,我现在天力不足。”

    上官冰儿道:“明天一早。”

    周维清道:“好。那我们今天就早点安歇吧。”

    “少废话,去酒店把房间退了,然后滚回来修炼。”上官冰儿发现,和周维清在一起时间长了,自己发怒的次数比以前不知道多了多少倍。哪怕是加入军队之后自己刻意严肃了许多,偶尔也会呵斥手下。但远远比不上这家伙惹怒自己的次数。

    周维清跟呼延傲博打了个招呼后先去酒店把房间退了,然后才再次返回小院,这次他没有再去打扰上官冰儿,而是回了自己的房间。

    感受了一下自身天力,周维清发现,自己之前经过体珠凝形和试弓消耗的天力,此时在四大死穴的自动回复下已经恢复了接近三分之一。凭借意念催动出自己的两枚本命珠,看看左边再看看右边,他心中大有几分心痒难扫的感觉。

    “真想找地方去试试这霸王弓的威力如何。可惜,天力不够。不知道我的天力能用这霸王弓放出几箭。难怪美女营长说天力是御珠师的根本。这天力不足真是痛苦啊!”

    来到飞陀城后,周维清可以说是眼界大开,对天珠师这个职业有了全新认识,他现在最想知道的就是明天去拓印意珠时又会有什么奇遇。自己吞掉的那黑色珠子究竟是什么?为什么那黑暗与邪恶两种属性会自动重合呢?

上一页 《天珠变》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