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天珠变》->正文

第三集 意珠拓印 第十五章 宗级天兽意珠拓印

    清晨,周维清从修炼中清醒过来。

    他深吸口气,只觉得全身神清气爽,体内天力鼓荡,天力总量上限似乎有了些增加。

    这还是他第一次用修炼代替了睡眠,虽然没有睡觉那么舒服,但那种精力充沛的感觉却比大睡一觉更好。

    推开房门,院子里清新空气扑面而来,深吸口气,再将体内浊气吐出,顿时有种焕然一新的感觉。

    突然间,他脑海中回想起两年前自己那第一位师傅在和自己分别时说的一句话,他说:“你现在最多是个小无赖,距离无赖真正的境界还差的远。无赖的最高的境界应该是你明明耍无赖了,人家却偏偏觉得你还是个绅士。面对无赖时,你要比他更无赖,而面对绅士时,你却要比他更绅士。唯有如此,你才能成为一名真正的无赖,真正的流氓。”

    当时的周维清还只有十二岁,对这句话只是懵懵懂懂的,可不知道为什么,当他今天早晨结束修炼推开门的那一刻,一种无法言喻的明悟感却令他似乎对这句话明白了几分。

    灵光一闪,周维清恍然自语道:“是啊!我再不是以前那个废物了,根本不需要那些低等的无赖手段来掩饰什么。我是天珠师,天珠师是什么?不就是可以真正耍无赖的流氓么?”这一刻,他似乎真的长大了一些,距离十三岁的实际年龄更远了。

    正在他喃喃自语的工夫,旁边门开,上官冰儿从隔壁走了出来,双手举起,用力的伸展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在朝阳的照耀下,美妙身段在周维清眼前显露无疑。

    “真美。”周维清忍不住赞叹道。

    上官冰儿扭头看来,冷冷的瞪了他一眼。周维清却报以一个大大的微笑,“营长,吃饭去吧。”

    说完,他当先走出房间,朝小院中的饭厅走去。

    上官冰儿愣了愣,刚才那一刻,她甚至以为自己认错人了,周维清的笑容充满了阳光,这是那个猥琐的周小胖?

    整个吃饭的过程中,周维清一句话都没对上官冰儿说,快速的吃完早饭后,去和呼延傲博说了一声自己与上官冰儿要出去一趟。

    出了小院,对面不远就是拓印宫,在即将进入拓印宫之前,上官冰儿终于忍不住了,对距离自己三步外的周维清道:“周小胖,你没事吧?”

    周维清好奇的道:“我能有什么事?我很好啊!”

    上官冰儿总不能去问他:你怎么不对我说烂话了?怀着疑惑的心情,两人再次走入了拓印宫。

    身上的天珠师长袍和昨天刚领取的徽章是最好的通行证,两人顺利进入到拓印宫大厅之中。

    “营长,待会儿要如何开始拓印?”周维清向上官冰儿问道。

    上官冰儿道:“拓印宫的规矩很简单,除了昨天我们去注册的那边以外,剩余的九个入口分别通往不同的圈养天兽区域。按照顺序分别是,水、火、土、风、光明、黑暗、空间、生命八大属性。而最后一个门内则是一些特殊属性或者变异属性的天兽。”

    “每一个属性区域内,天兽都分为三级,跟我们御珠师一样,分别是师级、尊级、宗级。进入师级区域进行拓印,一次缴纳五百金币,尊级区域则是两千金币,宗级区域为一万金币。”

    周维清点了点头,道:“那拓印的时候会不会有危险呢?”

    上官冰儿道:“危险不会有,你知道为什么八大属性中又有四个属性被称之为上位属性么?”

    周维清茫然摇头。

    上官冰儿道:“那是因为这四大属性都有着一种特殊能力。譬如你已经知道的,空间系可以修炼成凝形师。而另外三大上位属性中,光明属性和黑暗属性的特点就在于封印,而生命属性的特殊能力则是复活。因此,这四个属性并称为四大上位属性。”

    “封印?复活?”

    上官冰儿道:“在拓印宫内圈养的天兽都是被或光明或黑暗的天珠师凭借强大能力所封印,因此,在进行拓印的时候毫无危险。至于生命意珠的复活能力那要比凝形卷轴还难以炼制,而且是有复活几率的。”

    周维清道:“那这么说,我岂不是可以去选择宗级天兽进行拓印了?同样是拓印技能,不同级别的天兽有什么区别?”

    上官冰儿道:“一般来说都是进行同级拓印,如果你去拓印尊级天兽,那么,成功几率将是拓印师级天兽的百分之一,也就是总几率的万分之一,如果是宗级,那就再是百分之一了。”

    “其实,从什么级别天兽身上拓印到我们意珠的技能都一样是最初级的,这些技能会随着我们意珠的数量增加而自行进化。只是越高等级的天兽身上拓印下来的技能就越稀有而已。譬如生命属性意珠师最想得到的复活技能,就需要从至少上位宗级以上天兽身上进行拓印才行。”

    周维清恍然道:“我明白了。营长,你和我一起进去么?”

    上官冰儿摇了摇头,“我还没打算拓印,钱不够。你去试试你昨天说的方法吧。这里规则很简单,只要进去就要交钱,进去一次在里面停留不得超过四个时辰。因为每个人一天都只能拓印一次而已,所以,进去一次就叫一份钱。第二天再进去就要重新交钱了。”

    周维清沉吟片刻,道:“营长,那你先借我一万金币,我以后一定还你。”

    上官冰儿惊讶的道:“你要……”

    周维清咧嘴一笑,“就当是去见识一下宗级天兽是什么样子也好。我一定会还你的。”

    上官冰儿沉默片刻后,从怀中摸出一张红色卡片递给周维清,“这里有五万金币。你去吧。不论事成与否,这张卡片都够你尝试五次了,以后你还我的时候直接还五万金币。需要我等你么?”

    “算了,营长还是回去继续凝形吧。”周维清知道这是金币储值卡,红色的上限就是五万金币,他没有多说什么,接过卡片之后,就朝着风属性的那条通道走去。

    “当心点,千万别不小心破开封印,天兽要比同等级的天珠师更可怕。”连上官冰儿自己都很奇怪,为什么会对周维清说出这句话。

    周维清回过头向她笑了笑,比出一个自信的手势后,就走入通道之中。

    看着他离去的背影,上官冰儿眉头微蹙,这周小胖今天怎么转性了?以往每天他都是一嘴的烂话,不断刺激自己的底限,可今天却像是变了个人似的,仿佛真的像他外表那么憨厚老实了似的。

    殊不知,周维清在走进那条通道后,很是不自在的捏了捏脸,他强忍着不说烂话,不知道忍的多辛苦。

    “貌似是有点效果啊!看来,色老头的话确实有点道理。想让美女营长接受我,老样子似乎是不行了。”

    顺着通道一直往前走,周维清感觉到这条通道竟是向斜下方行进的,足足走出了两百米后,才开始有了转弯,七拐八绕的又走了一段距离后,一个开阔的厅堂才出现在他眼前。

    厅堂内没有过多的装饰,又是三条甬道入口呈现在周维清面前,上面分别有三个烫金大字,师、尊、宗。

    旁边一张桌子后面坐着一名身穿天珠师长袍的老者,只是他这长袍上并没有代表等级的标志。这时候似乎是因为时间还早,并没有其他人来。

    “交钱。”老者爱搭不理的向周维清说道。

    周维清走上前,将上官冰儿刚给他的红色金币储值卡递了过去,道:“前辈,我要进宗级风属性拓印。”

    “宗级?”那老者愣了一下,上下打量了周维清几眼。

    周维清嘿嘿一笑,道:“其实就是想见识一下宗级天兽是什么样子,我听人说这宗级天兽无比强悍。”

    老者淡淡的道:“随便你,只要交钱就行。”说着,他取出一个专门的空间属性用来记录金币的刷卡装置,很是速度的刷掉了一万金币,似乎生怕周维清后悔似的。将红色储值卡换给他的同时还递给他一个小圆牌。

    “四个时辰内出来,拓印的时候,手按天兽头部。去吧。”

    “谢谢前辈。”

    老者一直目送着手持圆牌的周维清走进宗级风系天兽拓印通道,才不屑的哼了一声,“不自量力,不知道这傻小子是打算碰运气还是个败家子。”

    不到半个时辰的工夫,已经开始假寐的老者看到周维清从宗级通道里急匆匆的走了出来,一脸的颓然。

    周维清将小圆牌交还给老者,叹息一声,道:“宗级天兽太恐怖了。”

    老者哼了一声,道:“年轻人不要好高骛远,下次进师级通道吧,机会还高点。一万金币一次的宗级通道,以你这个年纪,就算你爹是亲王都撑不到你拓印成功。”

    “是,是,您教训的对。”周维清唯唯诺诺的应着,转身灰溜溜的走了。

    当他重新走入进来时的通道后,脸上神色却是骤然一变,眉宇之间充满了得意之色,用力的挥了一下拳头。

    接下来的几天,每天周维清都会来拓印宫一次,每次进入的几乎都是不同的甬道,只有最后两天是一样的。而上官冰儿则很少离开房间,继续努力的凝形她那御风靴。

    五天后,周维清花光了上官冰儿给他的储值卡后,也留在房间中默默的修炼天力,似乎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似的。

    上官冰儿的凝形时间向周维清充分证明了体珠凝形的难度,整整两个月,用去了六十一天,她才完成了御风靴凝形体珠之上。

    眼看着新兵营就要结束了,身为营长的她自然要立刻赶回去,和周维清一起告别了风宇和呼延傲博,两人出了飞陀城,直奔天弓帝国而去。

    “周小胖,一直没来得及问你,你拓印成功了么?”上官冰儿一边加速前行一边向身边的周维清问道。

    这两个月来,除了吃饭的时候偶尔说句话以外,两人几乎没有过什么交谈,在呼延傲博那小院里她也不好去问周维清拓印的事。令她十分奇怪的是,周维清就像是真的变成了她的亲兵一般,自从那天第二次一起去拓印宫之后,就再没对她说过什么过分的话。

    “保密行不行?营长,你不是说过么?意珠技能是天珠师最重要的秘密。”周维清神秘兮兮的说道。

    上官冰儿惊讶的道:“难道你真的成功了?”

    周维清微笑道:“以后你会知道的。”

    “不说算了。”上官冰儿没好气的哼了一声,不再理会他,继续赶路。

    随着时间的推移,上官冰儿明显感觉到周维清的天力进步不少,虽然仍旧不能和自己相比,但比来的时候维持增幅的时间却要长多了。

    而事实上,周维清当初天珠觉醒的时候,他本身其实并没有相当于四重天精力的天力修为,只是瞬间突破后境界到了。有了这两个月的修炼,他体内的天力确实要充足的多。

    一路上依旧是周维清做饭,虽然他也偶尔向上官冰儿说笑两句,但和来的时候相比却依旧是判若两人。直到十天后两人回到军营时,上官冰儿还觉得有些别扭。不论怎么说,周维清都是令她失身的男人,爱也好,恨也好,她都难免会对他多观察一些,周维清的转变连她自己都说不出究竟是好是坏。

    天弓城外,军营。

    “营长,您回来了。”萧瑟面带微笑的看着上官冰儿,向她行了个军礼。

    上官冰儿和周维清刚刚回到军营,换上身军装,她就来到了自己的中军帐之中。离开了近三个月的时间,她急于了解新兵状况。

    “萧队长,新兵营那边情况如何?应该快要结束了吧?”

    萧瑟瞥了一眼站在上官冰儿身后的周维清,道:“还有三天新兵营就将结束,新兵营的情况您可不该问我,您临走之前,不是派毛利中队长负责这批新兵的么?”

    上官冰儿看了他一眼,冷声道:“萧队长,不要忘记,我是你的上司。”

    萧瑟戏谑的道:“擅离职守的上司么?营长请放心,我已经将您擅离职守之事向军部汇报了。三天后新兵营结束时,如果新兵大比之中咱们三营的新兵惨败,恐怕您这营长的位置就要挪挪了吧。天珠师确实是天才,但并不代表您就是帅才。”

    说完这句话,萧瑟竟是转身就走,气得上官冰儿小脸一片煞白。

    周维清之前一直站在上官冰儿身边,眼看萧瑟要走,一步跨出就要追上去,他早就看这小白脸不顺眼了。

    上官冰儿一抬手,抓住周维清的手臂,向他摇了摇头。

    萧瑟消失在中军帐门外,周维清忍不住道:“营长,你为什么不让我教训教训他?这萧瑟究竟是怎么回事?”

    上官冰儿沉声道:“萧队长是帝国财务大臣萧云晨侯爵大人的独子,否则的话,你以为我会忍他到现在么?”

    听了上官冰儿的话,周维清也是大吃一惊,“不会吧?萧侯爵被称为帝国财神,我们天弓帝国国力能够蒸蒸日上,可以说都是他老人家的功劳。怎么会有这么嚣张的儿子?”

    “你也知道萧侯爵?”上官冰儿有些惊讶的看着他。

    周维清这才意识到有些失言,赶忙补救道:“人家都说咱们天弓帝国有两大能臣,一位攘外,一位安内。攘外的就是周大元帅,安内的不就是萧侯爵么?”

    上官冰儿点了点头,轻叹一声,道:“其实,也难怪萧瑟会这么对我。在我没来三营之前,三营营长位置是空缺的,他虽然不是御珠师,但极有军事指挥才能,本是最有希望继任营长的,却被我把位置抢了,也难怪他会心里不舒服。萧瑟的第三中队是咱们三营的王牌主力。”

    周维清此时的脸色明显变得有些古怪,而且还不是一般的古怪,脑海中不禁回想起一些儿时的往事。

    ……

    “水牛兄,你看这俩小家伙玩的多好。可惜,你儿子比我女儿小了足有六岁,不然的话,我一定要和陛下抢一抢这个女婿了,哈哈。”

    “老萧,你们这是何苦呢?维清这孩子天生经脉阻塞,注定难成大器啊!”

    “老萧,你脑残了吧?咱们兄弟你跟我说这个?我可跟你说好了,将来要是公主殿下和维清相处的不好,就算如瑟比你儿子大的多了些,我也要把她嫁给维清。”

    ……

    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女跑在前面,后面跟着一个还在流鼻涕的小男孩儿。

    “周维清,你这个小鼻涕虫,赶快过来啊!我们去掏鸟窝。”

    “如瑟姐姐,你等等我啊!”

    ……

    一脸坚毅表情的小女孩儿护在一个小男孩儿身前,前面还有四、五个小男孩儿围在那里。

    “不许你们欺负他,谁敢欺负他我就揍谁。”

    ……

    “爸爸,如瑟姐姐去哪里了?她怎么不来找我玩了?”

    “你如瑟姐姐去上学了。臭小子,从今天开始,你的苦难日子就要来了,以后每天早晨五点起床特训,不然的话,老子就揍的你屁股开花。”

    ……

    “周小胖,你在想什么?”上官冰儿抬手在周维清眼前晃了晃,一脸疑惑的看着他。

    周维清从思绪中惊醒过来,赶忙摇摇头,道:“没什么,营长,刚才萧队长说的新兵大比是什么意思?”

    萧瑟、萧如瑟,这两个名字在他心中渐渐重合,周维清嘴角处微微上挑,心中暗想,萧叔叔好像就如瑟姐一个女儿,哪来的儿子?都说女大十八变,如瑟姐姐你认不出我了,我也认不得你了。你这是易钗而弁啊!

    上官冰儿眉头微皱,“说新兵大比你坏笑什么?”

    “啊?我有笑吗?营长,我的意思是我也是新兵,自然也可以参加这新兵大比吧?”周维清反应很快,立刻就给自己找到了理由。

    上官冰儿道:“所谓新兵大比,就是在新兵营结束后,以中队为单位进行比试。从而选拔人才,表现最优秀的一名新兵,将会被直接晋升为小队长职务。记得当初萧队长就是如此晋升的,他参军不过三年,却表现优异,如果不是我以天珠师的身份出现,说不定她真的已经晋升营长了呢。而且,在晋升的过程中,他凭借的都是自己的能力而非萧侯爵的帮助。在这方面我确实很佩服他。你要参加就参加好了,不然少你一个,我们三营这新中队就少一人。不过,不许使用天珠能力。”

    “营长,我有个条件。”周维清嬉皮笑脸的说道。一得知萧瑟竟然是自己熟识的如瑟姐姐,此时他是心情大好,一时间有些装不住了,又露出了几分本色。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他这个样子,上官冰儿心中反而泛起几分涟漪,似乎眼前这家伙又重新变得真实了。

    “什么条件?”上官冰儿板着脸问道。

    周维清嘿嘿一笑,“把你的紫辰弓借我用用吧。就算不用天珠师的能力,我也一样会让他们大吃一惊的。营长,你就等着看你的亲兵周小胖在新兵大比中的英姿飒爽吧。不过,有没有奖励?”

    上官冰儿微怒道:“你还想要奖励?”

    周维清道:“军队不是讲究有惩有罚么?我也不要那小队长的职务,要是我带着咱们三营的新兵中队最后得了第一名,那以后没人的时候,你让我直接叫你的名字,这要求不过分吧?”

    上官冰儿本想立刻拒绝,可转念一想,大家都是天珠师,让他叫自己名字似乎也没什么。尤其是一想到萧瑟刚才那嚣张的样子,银牙一咬,道:“好,要是你能带领新兵中队在大比中获胜,就依你。”

    周维清也没想到上官冰儿这么容易就答应了自己,顿时大喜过望,“营长,那你先把紫辰弓借我,不是还有三天么,我去练练箭法。”

    “临阵磨枪,你行不行啊?”上官冰儿一脸狐疑的看着他。一边说着,却把紫辰弓摘下来递给了他。

    “行不行看结果呗。”周维清接过紫辰弓,兴冲冲的跑了。他虽然不知道新兵大比会比什么,但从七岁开始,他老爹就以军人的要求训练他,参军之前,他差的最多的就是身体素质和力量,但此时他已是天珠师,就算不用天珠,他的身体素质也不是普通人所能比拟的,自信源于实力。

    三天后。

    天弓城外军营之中,一大早就响起了号角声,一队队士兵快速走出营帐,在军营外列队。

    士兵总数大约有两千多,其中一千多是这次负责来招兵的第五联队各营人手,而另外一千就是这次的新兵了。

    第五联队十个营各自招收一个中队的兵力以补充前线战斗及非战斗减员。

    经过三个月的新兵营训练,眼前这些新兵多少都有些军人的模样了,至少站在那里一个个挺直着腰板,崭新的军装穿在身上,倒也有几分雄赳赳气昂昂的架势。

    此时的周维清,就站在三营新兵中队中一个不起眼的地方,只不过他背上背的却是上官冰儿的紫辰弓。

    两千多列阵的士兵前方,站着十几名军官,为首一人,正是身穿营级军官装束的上官冰儿。这次第五联队到天弓城招兵,营长就来了她一个,剩余的联队高官都在前线,派来的都只是中队长这个级别的军官而以。

    只见在一众中队长的簇拥下,上官冰儿英姿飒爽的走到前方,此时的她,明显比平日里要威严几分,目光从眼前这两千多士兵身上扫过,沉声道:“很荣幸,这次受第五联队师部委派,负责此次招兵。我叫上官冰儿,是第五联队弓箭第三营营长。”

    老兵们还好些,他们大都见过这位美女营长,但新兵可就不一样了,原本严整的阵容顿时出现了一些骚乱。

    “哇,帝国第一美女啊!竟然是咱们第五联队三营的营长?”

    “嘿嘿,你才知道?我们三营的新兵早在领取装备的时候就见过营长大人了。”

    周维清听着身边士兵们的议论大感骄傲,心中暗道:那是我老婆。当然,他是不会宣之于口的。

    议论声此起彼伏的响起,新兵这边明显有些散漫。一名负责新兵训练的中队长大喝一声:“肃静。”

    新兵营的新兵们这才安静了几分。他们虽然是按照各营被招来的,但在训练的时候都被编制在新兵营内,现在新兵营结束了,出了新兵大比之外,他们也将重新归队,各自回本营之中。

    萧瑟就站在上官冰儿身边,看着眼前有些纷乱的场面,不屑的撇了撇嘴。战场是男人的天下,这上官冰儿到现在都没明白这一点,凭什么抢了我的营长之位。不就是个天珠师么?有什么了不起的。

    接下来就是例行公事了,在第五联队各营中队长的带领下,新兵营解散,各营新兵纷纷回到本营之中。完成这些后,上官冰儿才再次出场。

    “好,从今天开始,新兵营的一千名兄弟就正式归属我第五联队了。下面,就是检验你们再之前三个月刻苦训练成果的时候。新兵大比之中,表现最出色的士兵,将被直接提拔为小队长军衔。各营,准备开始吧。”

    “是。”一众中队长恭声答应之后,迅速带领着各自的人马开始列阵。

    第五联队本就是步兵联队,十个营之中,有四个是弓箭兵营,另外六个分别是四个轻装步兵营和两个重装步兵营。毫无疑问,那两个重装步兵营才是第五联队的王牌营。负责指挥这两个营的长官也都是第五联队副联队长的职务。当然,他们并不在这里,而是在前线呢。

    因为兵种的不同,因此,所谓的新兵大比也并不是十个营在一起,而是按照兵种进行的。否则的话,让精挑细选出来的重装步兵和轻步兵一起进行新兵大比,那有什么意义?

    三大主战兵种很快分成三块儿,重装步兵那边两个营的新兵大比很简单,就是列阵冲锋,两个营对冲,不使用武器,纯粹的力量比拼。被压倒的人立刻被淘汰,获胜的继续,直到最后决出优胜者为止,最后的优胜者也将被直接授予小队长职务。要知道,重装步兵的小队长有时权威比普通营的中队长还要大。因此,这个奖励也是今天最好的。

    轻装步兵这边的新兵大比却有两项比拼,一个是冲阵,和重装步兵那边差不多,另一个就是单兵作战能力,也不用抽签,四个营一起列阵,五百人对五百人,碰到谁就是谁,被打倒的淘汰,然后下一轮,每轮之间休息一刻钟,直到最后优胜者出现为止。

    新兵大比对于普通新兵来说,并没有太大的意义,只是走个形式而以,但对于那些有上进想法的人来说却不一样了。能够从众多新兵中脱颖而出,不只是快速晋升成为小队长那么简单,在军人的历史中也会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今后的晋升也要比其他军官容易一些,像萧瑟就属于这一类。

    弓箭兵营的新兵大比最为奇特,四个营,分两边,都是两百名新兵,中间间距二百码,然后以无头箭矢对射。这些箭矢都是沾上白灰的,只要命中,就会给对方留下痕迹,被射中的立刻退出战场,可以说是新兵大比中最简单的一个。

    但是在这简单的新兵大比方式之中,却也有着它内在的含义。试问,新兵能有多少在二百码外取准的?能射出那么远就已经很不错了。因此,对于弓箭营新兵来说,这种方式选拔人才最为直接有效,几个中队长,甚至是上官冰儿这个营长可都在那里看着呢。而且他们也负责指挥本营的新兵。当然,这可是空旷场地,想要闪躲并不是那么容易的。

    此时,场地两边已经分别列阵,左侧为一营和二营,右侧则是三营和四营。这新兵大比第一轮不只是新兵们的比拼,各营之间也较着劲呢,要是那边把另一边都射倒了,那可是整体实力的体现。

上一页 《天珠变》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