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天珠变》->正文

第三集 意珠拓印 第十六章 新兵大比

    萧瑟之所以不看好三营新兵中队,主要是因为她在新兵训练中冷眼旁观,发现一营、二营有不少天赋相当不错的新兵,虽然不能说在二百码外取准,但将箭矢控制在一定范围却是毫无问题的。与之相比,三营、四营的新兵素质就明显要差一些了,虽然毛利中队长统兵能力不错,但奈何人家天赋更好。短短几个月的新兵营可不是勤能补拙就能改变实力对比的。

    周维清此时就站在毛利中队长身边,低声道:“队长,您把对面那些新兵中比较扎眼的指给我。”

    毛利疑惑的看向他,道:“干什么?”

    周维清嘿嘿一笑,摘下背上紫辰弓,悄声道:“给他们点名啊!”

    毛利眼睛一亮,他本来心中也正犯愁呢,对于周维清参加新兵大比他也没多想什么,在他看来,周维清不过是修炼天力小有所成力气大点而已,可射箭是个技术活,并不是力气大就行的。但当他听到周维清说出点名二字的时候,却是大为惊喜,因为这点名二字乃是弓箭手中的术语,是射杀的意思,一般只有拥有过师傅的弓箭手才知道这种说法。显然,这位营长新兵,还摸过营长咪咪的小家伙并不是个弓箭菜鸟。

    “好,我现在就告诉你,你记住了。对面左侧开始数第五个、第九个……”

    上官冰儿站在弓箭兵新兵大比阵地侧面冷眼旁观,她最注意的自然是周小胖,此时看他和毛利中队长在那里窃窃私语着不禁有些好奇他们在说什么。

    “营长,您看好哪个营的士兵最后获胜?”萧瑟的声音习惯性不和谐的出现在上官冰儿耳中。

    上官冰儿扭头看向他,道:“自然是我们三营,我对毛利中队长的统军能力有信心。”

    萧瑟撇了撇嘴,讽刺道:“这只是新兵营,都是一群没上过战场,没见过血的新兵蛋子,简单的训练能有多大作用?还是要看天赋的。当然,营长你并没有在新兵训练场看过,自然不清楚这届新兵中哪边比较出色。”

    上官冰儿秀眉微皱,不再理会萧瑟,上前一步,高声喝道:“新兵大比,开始。”

    三个区域的新兵大比占地范围极广,但上官冰儿这一声喝出,清亮悦耳的声音却令战场上每一名士兵都清晰的听到,天精力第八重的修为令她的天力已经很有基础。

    萧瑟听着上官冰儿的声音,用力的攥了攥拳头,她这一生最大的缺憾就是没能觉醒本命珠,成为一名御珠师,尽管她在其他方面拼命努力,却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

    伴随着上官冰儿一声令下,新兵大比正式开始。轻装步兵和重装步兵那边已经开始了冲锋。而四个弓箭兵新兵中队也展开了他们的第一轮齐射。

    毕竟经过了三个月的新兵训练,这第一轮齐射还算是有模有样的,两边各二百根去掉了箭头沾上白灰的羽箭电射而出,直奔对面而去。

    新兵们虽然操练了有三个月,但像眼前这样和人对射还是第一次,情绪都显得很兴奋,以至于不少羽箭都射偏了,射完了也就那么傻站在那里看着自己射出的箭。

    周维清夹杂在一众新兵之中并不起眼,一根羽箭射出,其他新兵都还愣着的时候,他已经快速向后退去,把自己的身形隐藏在其他新兵背后,同时蹲下身体,尽量减少被对方命中的几率。

    “啊、啊……”惊呼声此起彼伏响起,一个又一个新兵被沾有白灰的羽箭射中,在各个中队长的指挥下,被射中的人必须要立刻退出战场,不得再继续参与新兵大比。

    周维清听着一连串惊呼响起的同时,他就已经再次站了起来,紫辰弓弓如满月,在别人还找箭的时候,他的第二箭都已经风驰电掣的飚射而出,以紫辰弓劲射的速度,岂是这些新兵能够闪开的?。

    “小胖,好箭法。”毛利惊喜的叫了一声,就像之前周维清所说的那样,第一箭射出,他就成功点名了一个被毛利指出对面一营中一名优秀新兵。

    不过,和毛利的惊喜相比,上官冰儿的脸色却难看的多了,她身为天珠师,自然是目力惊人,这一轮对射下来,她清楚的发现,三营、四营这边,减员竟然多达四十人,而对面的一营、二营却只是十余人而以。毫无疑问,这意味着新兵素质差距的巨大。难怪萧瑟那么胸有成竹的样子。

    对射开始之后,周维清就像是变了个人一般,灵活的像一只狸猫,那拉力强劲的紫辰弓在他手上,不断的闪电般开合,每次射完一箭,他总能找到其他新兵作为自己的掩体,唯有在射出羽箭的那一瞬间才会露头。

    刚开始的时候,对面一营、二营还没人注意到他,但是,四、五轮对射下来,三营、四营这边的新兵已经倒下了一大半,周维清那比别人快了不止一倍的射速顿时引起了对面负责指挥中队长们的注意。

    就这么会儿工夫,被周维清点名离场的已经多达十一人,紫辰弓何等强劲,就算是去掉了箭头,被射中一下也是半天缓不过劲来,而且射速明显要快过普通长弓。三营、四营这边的新兵弓箭手们根本就没法闪躲他的箭。而且周维清的每一箭都极为准确,命中的都是对方胸口位置。用百步穿杨来形容毫不为过。

    “集中攒射那个滑溜的小子。”二营一名中队长大喝道。

    周维清第十二箭刚刚射出就感觉到了不对,自从天珠觉醒之后,他就发现自己的感知比以前敏感了不知多少倍,对方突然的关注顿时令他心生警兆。这家伙没有半分犹豫,转身就跑。

    三营、四营这边参加新兵大比的弓箭兵还剩下大概七十多人,从这么多人中突然蹿出一个扭头就跑,自然引起了一众观战军官们的注意。每个营招兵都来了至少两个中队长,除了一个去指挥新兵大比之外,剩余的都聚集在上官冰儿身边,因为弓箭兵大比肯定是最先结束的,所以他们也就都在这里观看了。

    “怎么有个逃兵?”某位中队长疑惑的说道。

    上官冰儿和萧瑟自然是一眼就认出了周维清,萧瑟顿时笑了,“呦,这不是营长的亲兵周小胖么?他这是怎么了?怎么……”

    没等萧瑟把话说完,一众中队长们的脸色就都变了,因为,就在周维清刚刚开始逃跑的同时,在他身后,起码有三、四十只羽箭铺天盖地般攒射而至。

    只见周维清就像是长了后眼一般,刚刚奔出七、八米的他猛的向前方一个鱼跃,身体刚一沾地立刻向侧面翻滚开去,动作迅疾而协调,就像是经过了千锤百炼一般。那三、四十枝羽箭本来就是瞄准他之前所在区域的,他这一跑就已经闪开了大部分,再加上后面这个鱼跃侧滚,只听他身后一阵羽箭落地的咄咄声,却就是没有一根射中的。

    萧瑟吃惊的道:“他干什么天怒人怨的事了?怎么被对方齐射?”

    一营、二营这边齐射周维清的都是新兵中最优秀的弓箭手,他们这一集中目标,顿时就给了三营、四营这边剩余的七十多名新兵有了喘息的机会,这一轮齐射下来,三营、四营的损失第一次小于了对手。

    周维清翻滚出大概三、四米外,身体已经快速从地上弹起,只见这家伙脚尖点地,猛然跃起离地一米多,紫辰弓嗖的一下,又放出一箭。

    由于他之前那迅疾的闪躲动作已经吸引了所有观战军官们的注意,此时众人也想看看他的准头如何。要知道,这跃起瞬间放箭的难度可是不小,给他瞄准的时间是相当短暂的。他之所以跃起,是为了闪过前面本方士兵。

    嗖的一下,几乎是周维清这边紫辰弓一动,对面就已经又倒下了一人。一众中队长们顿时面面相觑,他们都是经验丰富的老弓箭手了,自问换作自己,也未必就能比周维清做的更好。

    一营、二营那边负责指挥的中队长战斗经验极为丰富,一发现周维清不好对付,立刻转移目标,下一轮齐射再次攻向了三营、四营这边的大部队。他们的想法很简单,你们不是有一个射的准的么?好,那我就先解决了其他人,最后再集中射他一个也不迟。

    顿时,三营、四营的新兵就倒了霉了,似乎是受了周维清的刺激,这一轮齐射,一营、二营的准头格外强劲,原本三营、四营这边就只有七十几人,一轮齐射下来,竟然射倒了近四十个。而一营、二营那边,还剩余八十几人,双方的对比已经十分明显了。

    周维清眼看对方转移了目标,赶忙抓紧时间放箭,但就像对面一营、二营的军官们判断的那样,他一个人虽准,但也毕竟只有一个人而以,当三营、四营这边除了周维清以外全军覆没的时候,对面一营、二营的弓箭手们还剩下五十多人。

    “我靠。”眼看着铺天盖地的箭雨朝自己射来,周维清扭头就跑,他心中这个郁闷啊!这双方的新兵素质差距也太大了点吧。自己起码干掉十六、七个了,可对面还剩五十多个,这怎么搞?

    一名一营的中队长大喊道:“给我追,射倒他。谁射倒了他,老子就凭谁为今天新兵大比的最佳。”

    此时周维清没有了其他新兵作为掩体,情况就比之前危险的多了,那一根根羽箭,完全呈现覆盖式弹幕攻击,一下就能覆盖大片区域,想要完全闪躲的难度极高。

    在这个时候,就体现出了周维清天珠觉醒后的身体素质优势,在不使用天珠的情况下,他的速度、力量也是远超这些普通人的。一边转身逃跑,一边不断的变换着方向,尽可能的不让对方找到他跑动的规律。而那些一营、二营的士兵们既要追他,又要停下放箭,在周维清千辛万苦的躲开两拨箭雨之后,双方的距离就已经拉大到三百码开外了。到了这个距离,就不是那些优秀新兵能够取准的了,他们也只能使用抛射的方式尽量朝着周维清这边覆盖。

    在松了口气之后,周维清一边跑一边回身放箭,转眼间就又被他射倒了七、八个。

    “这是放风筝射法?这新兵也太强了,萧队长,刚才你说他是营长的亲兵么?这小子真是要得啊!”站在上官冰儿身边的一名中队长忍不住说道。

    所谓放风筝射法,是一种在追逐战之中弓箭手最有效的攻击手段,一般来说,只是用来对付近战敌人的,凭借弓箭的射程,不断远程攻击对手而不让对方攻击到自己。而周维清却凭借着出色的力量和紫辰弓的优势,在与弓箭手对射的过程中用出了这种射法,怎不让眼前这些资深老兵们大为赞赏呢?

    弓箭兵一营的一位中队长忍不住道:“上官营长,要不您把这个小兄弟让给我们一营?也别小队长了,以这兄弟的能力,给我做副手没问题。”

    上官冰儿微微一笑,心中暗道:周小胖可是天珠师,别说给你做副手,只要报上去,就算是给我做副手都够了。

    “君子不夺人所爱,李队长,这我可不能答应你。”

    萧瑟在旁边嘿嘿一笑,道:“这么说,营长是爱上他了?”

    上官冰儿脸色一寒,“萧队长,请自重。”

    对于上官冰儿和萧瑟之间的恩怨,其他中队长大多也明白,都不吭声。正在这时,那位一营的李队长疑惑的道:“这周小胖在干什么?再不远就是树林了,他怎么回来了?”

    果然,正像李队长所说,原本已经拉开距离的周维清竟然回来了,迎着一营、二营剩余的四十多人冲了过去。

    其他人还没明白过来,萧瑟却醒悟道:“他没箭了。”

    没错,毕竟,折掉箭头这种训练箭数量不多,因此,新兵大比中,每个人只配备二十五枝而以,周维清的箭壶已经空了,他也是万般无奈,只得冲回来,准备拣点羽箭再继续战斗。

    不过,他毕竟不是神仙,当他捡起两根羽箭,又射掉两人时,双方的距离已经拉近到一百五十码了,在这个距离,长弓劲射下的羽箭速度奇快无比,他虽然身形灵活,但在不使用天珠师能力的情况下也是束手无策,眼看着四十多根羽箭已是电射而至。

    周维清眼看是躲不过去了,赶忙蹲下身体,双手环抱在自己胸前,尽可能的减少身体受力面积,同时低下头,把整个人都蜷缩在风帽保护之下。

    砰砰之声连想,周维清头顶上方已是白灰缭绕,起码有七、八根羽箭都落在了他头顶上。

    眼看终于射掉了这个对手,对面一营、二营剩余的新兵们顿时是一片欢呼。

    “叫个屁啊!人家要不是箭不够了,能把你们都磨死。”指挥一营的中队长没好气的骂道。虽然一营、二营是赢了三营、四营,可却并没有赢人家那名极为出色的新兵。这已经不用比下去了,周维清一个人就干掉了二十五个对手,这新兵大比谁还能比他更出色?

    三营这位中队长话音未落,突然间,砰的一声,他胸口上已经中了一箭,这一箭势大力沉,闷哼一声,这位中队长一脸不可思议之色就倒了下去,胸腹间一口气提不上来,剧烈的疼痛和胸闷感险些令他晕过去。

    “怎么回事?”就在一营、二营新兵还茫然的时候,又是砰砰几声,接连几人倒了下去。他们这才醒悟过来,扭头看时,之间对面那风帽上尽是白灰的周小胖正在悄默声的放着箭。

    顿时,一营、二营新兵大怒,你强是强了,可也要遵守规则吧?这都被我们射中了,怎么还继续射人?射一下可是很疼的。

    没等他们冲上去,上官冰儿的怒喝声已经响起,“住手。周小胖,你在干什么?”

    萧瑟幸灾乐祸的道:“营长你也不用怪他,我看他只是输的不服气而以。不过,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他这也算是违反军纪了吧。一名不听命令的士兵可不好轻易提拔啊!”

    周维清听上官冰儿叫他,这才停下手中动作,背上紫辰弓,摘下风帽掸了掸上面的白灰,跑了过来。

    上官冰儿怒视着周维清,“周小胖,你刚才在干什么?战斗已经结束,为什么还出手攻击?”

    周维清眨了眨眼睛,“战斗结束了吗?没有啊!我还活着,为什么不能攻击?”

    一营的李队长皱眉道:“周小胖,好胜是好事。但这里是军队,一切都要按照规则来。你最起码中了七箭,风帽上都是白灰,这要是在真正的战场上,你早就死了。当时你正确的选择应该是立刻远遁,而不是回战场拣箭。刚才萧队长说你违反军纪,虽然这次表现优秀,恐怕这小队长职务是提不了了,不如考虑一下来我们一营吧。”

    上官冰儿担任营长不久,威望不足,一营又是四个弓箭营中最强的一个,这老牌的中队长也不怕在她当面挖人。

    周维清立刻摇摇头,转向上官冰儿,一脸倔强的道:“不,营长,我没输。”说完这句话的时候,他不禁心中暗笑,这些人还真配合。

    上官冰儿皱起眉头,“周小胖,不要胡闹。你先下去吧。”

    周维清一脸委屈的道:“可是,我真没输啊!你看。”一边说着,他将手中风帽递到上官冰儿手中。

    上官冰儿一接过风帽就愣住了,这明显不是普通风帽的重量,用手一捏,顿时就明白了。再看周维清那一脸委屈,她差点笑出来。这怕死的家伙真是……,这些日子还以为他真变得正经了,看来,一样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萧瑟看着上官冰儿古怪的脸色也不禁将目光注意到那风帽上,“咦,这风帽似乎大了点。”

    上官冰儿将风帽递到他手中,转眼的工夫,萧瑟的脸色也变了,一言不发,阴沉着脸看向周维清,那阴仄仄的样子令周维清很是不舒服。

    风帽被传了下去,一会儿的工夫,所有中队长们的脸色都变得古怪起来。一营那位李队长叹息一声,“人才,你真他妈的是个人才。这办法你也想得出来。这玩意儿是钛合金的吧。不然这么大体积也不会这么轻了。难怪你说你没死,就算是正常的羽箭也射不穿这玩意儿啊!上官营长,这新兵大比我们一营输的心服口服。周小胖兄弟是吧,老哥看好你。”

    很显然,钛合金风帽这种东西是不可能在军队中推广的,造价过于昂贵。但这场新兵大比却谁也说不出什么。周维清违反了规则么?人家的装备都是自己花钱配的,又怎么算违反?更何况,周维清那一手比之中队长们毫不逊色的箭法也得到了这些人的认可。

    上官冰儿瞥了周维清一眼,再看看身边已经不吭声了的萧瑟,嘴角微微上翘,“走吧,我们去看看轻步兵和重步兵那边的情况。”

    周维清继续担当他的亲兵角色,一闪身就站到了上官冰儿身后,在经过她身边的时候,用只有他们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轻轻的叫了一声,“冰儿。”

    上官冰儿肩膀明显抖动了一下,但一个是愿赌服输,另外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她也不能发作,唯恐周维清说出什么令她难堪的话来,立刻加快脚步带着一众中队长去看其他两遍的新兵大比了。

    周维清正想跟上去,手臂一紧却被人拉住了,扭头看时,这拉住他的正是萧瑟。

    萧瑟的脸色有些难堪,压低声音道:“周小胖,有没有胆量和我比一下?”

    周维清仔细的看了看他,毫不犹豫的摇头道:“不比。”

    萧瑟眉毛一挑,“你怕了?”

    周维清反问道:“我为什么要和你比?和你比了有什么好处?”

    萧瑟冷哼一声,“你要是能赢了我,我把这中队长的位置让给你又如何?”

    周维清眼珠一转,“那我要是输了呢?”

    萧瑟恨恨的道:“那你就滚出军营,至少不要在我们三营。”她自问虽然在个人实力上不能和身为天珠师的上官冰儿相比,但在军事技能方面却要远强于上官冰儿。可突然出现了这么一个周小胖,却完全打乱了他打击上官冰儿的计划。想要抢回营长的位置显然更难了,更何况,她更重要的目的是证明自己比上官冰儿要强。

    “不干,当中队长有什么好?哪有跟在美女营长身边舒服。”周维清连连摇头,脸上还是一本正经的样子,殊不知,他肚子早已笑开了花。心中暗道,萧瑟、萧如瑟,嘿嘿。

    “你才多大年纪,脑袋里就都是男欢女爱?那你想要什么?”萧瑟眼中已经隐隐有杀气闪过。

    周维清耸耸肩膀,道:“这样吧,如果我输了,就按照你说的,离开营长,也离开咱们三营。要是你输了的话,也要答应我一个条件。只是这条件我还没想好。”

    萧瑟眉头微皱,目光犀利的看着周维清,周小胖却是一脸纯良憨厚的样子,想从他神色中看出点什么,那真是太难了。

    “只能是我个人去做的事。不能牵扯到家人,不能违背良心。”萧瑟沉声说道。她必须要让这周小胖离开上官冰儿,不然她身边有这么个在军中潜力无限的新人,自己还怎么和她竞争?更何况,她苦练箭术多年,周小胖刚才表现虽然惊艳,但还没看在她眼中。

    “好。”周维清极为痛快的答应下来。

    “跟我来。”萧瑟转身就走,朝着天弓城外不远处的星辰森林而去。

    周维清看了一眼正在关注新兵大比的上官冰儿,见她没有注意自己这边,赶快悄无声息的溜了。

    萧瑟一直走到星辰森林边缘才停下脚步等待周维清跟上来。

    周维清走到他身边问道:“你想怎么比?”

    萧瑟沉声道:“一对一,你和我,森林才是最能发挥出弓箭手实力的地方,我们同时进入森林,拉开三百码距离,以我说开始为号,对攻。谁先射中对手,就算是赢了,如何?”

    周维清警惕的道:“萧队长,你不会要拿真箭射我吧?”

    萧瑟怒道:“放屁,你是帝国士兵,我为什么要杀你?虽然老子看你很不爽,但还你还不配让我杀呢。用训练箭。”一边说着,他从身后摘下一壶箭扔给周维清,自己身上还带着另一壶。两壶箭都是五十枝,一模一样的数量。

    周维清伸了个懒腰,向萧瑟道:“请吧,萧队长。”

    萧瑟冷哼一声,身形一闪就进了星辰森林,周维清清楚的看到,他背上又背了一张紫辰弓。在天弓城以他家的势力,弄几把紫辰弓还是轻而易举的。

    眼看萧瑟进了星辰森林,周维清也是闪身而入,心中暗想,如瑟姐姐,就让我看看七年不见,你有多大本事了吧。

    很快,两人同时深入森林之中,一会儿的工夫,萧瑟声音从远处响起,“周小胖,你可准备好了?”

    “来吧。”周维清答应一声。一边说着,他已经快速的改变位置,一翻身就上了树。

    “开始。”萧瑟冷冷的喝道。

    就在他们在森林中开始博弈的时候,另一边,上官冰儿也已经发现周维清消失了。

    “周小胖呢?”上官冰儿有些紧张的向周围看去,寻找周维清的身影。

    一名中队长低声道:“营长,我刚才看他好像和萧队长走了,都是你们营的,不会有问题吧?”

    上官冰儿脸色微微一变,但很快就恢复正常了,淡淡的道:“没事,教训他一顿也好。”

    那名中队长嘿嘿一笑,不再说什么,但他又哪里知道,上官冰儿口中的他可不是指的周维清,而是萧瑟。

    星辰森林内,周维清悄无声息的伏在一株枝叶茂密的大树上左手握着紫辰弓,就像一只守候猎物的猎豹一般。体内天力悄然运转,意体双珠同时出现在手腕上,六色轮盘呈现在眼前的时候,他的感知顿时大幅度提升。周围每一丝细微的声音都清晰无比的落入耳中。

    “周小胖,你怕了?”正在这时,萧瑟的声音突然想起,而且明显比之前接近了许多。只是他的声音有些飘忽,显然是身体在高速运动着。

    周维清自然不会傻到去接话,静静的伏在树上,他眼中的属性轮盘悄然旋转到了代表黑暗的黑色区域,顿时,阴暗的气息转眼间遍布全身,一共十二根黑色的暗影悄然从他身上分离出来,从树上游走而下,再朝着四周悄然滑开。如果仔细看,会发现这些黑色的暗影就像是一根根粗如手臂的藤蔓一般,可它们却并没有实体。所过之处更是寂静无声。

    这是周维清第一枚变石猫眼意珠从宗级黑暗天兽身上拓印到的技能,名为黑暗之触。

    在拓印宫中,周维清的所有拓印都成功了,但却并不是像体珠凝形时那样,凭借黑暗与邪恶自然融合后辅助而拓印成功的。当时,周维清第一次走进拓印宫看到那些被封印的宗级天兽时,他也是吓的够呛,绝大部分宗级天兽都有着极为庞大的体积,而且身上散发着令人恐惧的气息。

    当周维清选择一只宗级天兽尝试拓印的时候,奇异的事情却发生了。意珠拓印之所以容易失败,就是因为在拓印的过程中,天兽就算是处于虚弱、封印状态,潜意识中体内的能量也会不断反抗。从而影响意珠师或天珠师吸取它们的能力拓印在自己的意珠之上。但是,当周维清对宗级天兽进行拓印,按道理说只要宗级天兽体内能量略微有所变化就能将他震飞,可事实上,那被他拓印的天兽却无比乖巧的任由他拓印技能。到了后来几只宗级天兽,周维清甚至感觉到这些天兽似乎在颤抖,好像很怕自己似的。

上一页 《天珠变》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