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天珠变》->正文

第三集 意珠拓印 第十七章 黑暗之触

    发现被拓印的宗级天兽会对自己产生畏惧感从而配合拓印之后,周维清仔细想了想,毫无疑问,这依旧是因为那颗奇异的黑珠子,那黑珠带给自己的是黑虎虚影,虎是兽中之王,这些天兽估计是害怕它的气息吧。

    只花了五万金币,周维清就完成了别人五百万金币也搞不定的壮举。现在的他,可是一名货真价实的一珠级别天珠师,技能俱全。

    黑暗之触,初级,能够分离出十二道黑暗触手,散开在身体周围半径二十五米范围内,在这个范围之中,周维清的感知将会被黑暗之触三倍增强。与此同时,一旦他选定目标而目标又被黑暗之触接触到,那么,黑暗之触可以在他的控制下瞬间粘上目标并且释放出强达一千斤的拉力。只要目标物不足一千斤或者说是挣扎的力量不够一千斤,那么,都将被立刻拉到周维清面前出现瞬间的精神恍惚。

    这是周维清从一只体型极其庞大的黑色大章鱼身上拓印下来的技能,据说,如果是这只宗级天兽自己使用的话,黑暗之触攻击范围能够达到半径一千米,一旦碰触到目标,能够瞬间将其封印并且以高达十万斤的力量拉扯回来作为食物。

    周维清从上官冰儿那里已经知道,意珠技能会伴随着意珠数量的增加而自行进化,天珠师的意珠技能进化速度是普通意珠师的一倍半。因此,如果他以后的修为能够提升到一定程度的话,这黑暗之触的威力自然也会变得极其恐怖。绝对是黑暗属性触手类的顶级技能。

    释放了黑暗之触后,周维清一点都不着急,半径二十五米这个范围已经相当不小了,只要萧瑟进入这个区域,那他就必定获胜。比箭法?傻子才和他比箭法,看他那么有自信的样子就知道他箭法绝对比自己好了。因为以前不能修炼天力,之前在新兵大比中周维清已经将自己所学的箭法发挥到了极致,至于更高深的箭法在没有天力的支持下是没办法练习的,他自然不会。

    萧瑟此时也很奇怪,这周小胖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按说自己已经出声给对方以目标了,就算他不回答自己,也应该放箭才对啊!一边想着,他一边小心翼翼的朝着前方行进。

    周维清在短暂的得意后也开始郁闷了,因为他发现,自己这黑暗之触技能虽好,可释放出去以后,却是要持续消耗天力的,虽然因为没有发动,消耗的速度并不算太快,但以他天精力四重修为的天力,能坚持的时间也十分有限。

    怎么办?看来是不能持续等下去了,不然的话,等自己天力耗尽,真未必能胜得了他。

    想到这里,周维清小心翼翼的从树上滑下来,从地上捡起一块儿石头,朝着前方抛去。

    石头落在灌木丛中,顿时发出砰的一声轻响,但是,令周维清意外的是,萧瑟的箭却并未如约而至。

    另一边的萧瑟嘴角撇了撇,投石问路么?这点小伎俩也想骗到我?轻轻跃起,抓住一根树枝翻上大树,悄悄的朝着声响发出的声音靠近。作为一名优秀的弓箭手,冷静、沉稳,似乎必不可少的素质。

    周维清一计不成又生一计,背靠一株大树,突然叫道:“我在这儿。”

    这一次萧瑟没有半分犹豫,一根羽箭嗖的一下,就已经准确的命中在周维清作为遮挡物的大树上,发出砰的一声轻响,要知道,他用的也是紫辰弓,一箭射出,势大力沉,那株大树都晃动了一下。

    周维清刚想改变位置,通过黑暗之触增强的感知却带给他强烈的危机感,顿时没敢移动,只听嗖嗖两声,两根羽箭几乎是在前一箭命中树干的下一瞬间就已经到了。

    我靠,好强。连珠箭加双齐射,难怪他那么有自信了。

    所谓连珠箭,就是用极快的速度一箭接一箭射出,而双齐射则是一弓双箭同时射出,都是高等箭术,练习起来极为困难。尤其是双齐射,同时射出两箭还要精准,其难度可想而知。

    萧瑟此时就在距离周维清一百五十码外的地方,一边射箭,他已经跳下大树,飞快的朝周维清这边逼了过来,只见他右手连动,一根又一根羽箭不断跳入手中,再以紫辰弓闪电般射出,完全将周维清压制在那株大树后,令他无法逃离,而萧瑟自己则在快速的改变着位置,一边向前方接近,一边绕到侧面射向周维清。

    萧瑟的连珠箭实在太快了,哪怕是周维清凭借着黑暗之触增加的感知他也没把握能够在正面面对时闪避过去,毕竟,一百多码的距离加上紫辰弓惊人的射速,以他现在的修为想要闪开太难了。

    两人之间的距离快速拉近,只是一会儿的工夫,就已经拉近到了八十码。萧瑟的箭也是越来越快,周维清只能凭借感知不断绕着护体的大树移动,凭借大树做掩体来遮挡自身。

    萧瑟嘴角处流露出一丝冷意,在他看来,这场比试他已经赢了。他的箭壶中还有二十多根羽箭,只要接近到五十码距离内,凭借自身两级天力的修为,足以将那株千疮百孔的大树射断,到时候,没有了掩体,看那周小胖还怎么躲。这将是一场全面压制的胜利。

    但也就在这时,隐藏在树后的周维清突然灵机一动,想到,自己不只是天珠师,更是一名天珠弓箭手啊!

    散发在外的黑暗之触瞬间收回,周维清倚靠着大树收起紫辰弓,眼中属性轮盘依旧在黑色区域。

    右手抬起,淡淡的冰雾蔓延之中,霸王弓瞬间扩展,出现在他掌握之中,伴随着天力的持续注入,散发着淡淡雾气的弓弦悄然出现。周维清将弓交左手,意念催动意珠,只见他手腕上那枚变石猫眼顿时动了起来,悄然一滚,竟然就那么落入了霸王弓手握处的天珠凹槽之内,顿时,整张霸王弓都被变石猫眼渲染的流光溢彩起来。

    当变石猫眼意珠镶嵌在霸王弓上的那一瞬间,周维清只觉得体内天力狂泻,他不敢怠慢,赶忙张弓搭箭奋力一拉。

    他吃惊的发现,这霸王弓的拉力竟然是紫辰弓的十倍,以他全力量增幅的体珠属性,拉开这张弓竟然十分勉强,弓如满月之时,他已是额头见汗,体内天力更是已经消耗掉了三分之一的程度。

    在意念的控制下,黑色光芒瞬间从变石猫眼意珠中蔓延而出,只见黑色魔纹快速爬满霸王弓,连弓弦也被渲染成了黑色,搭在弓弦上的羽箭顿时轻微的颤抖起来,似乎随时都有可能承受不住那庞大的能量要爆裂似的。

    深吸口气,周维清猛然回身,只是露出右手和霸王弓,身体依旧隐藏在树后,手腕一松,这一箭就射了出去。

    直接将意珠技能作用在弓箭上是不可能完成的,但通过体珠凝形并且能够镶嵌意珠的霸王弓来进行附加却是毫无问题。这是周维清真正意义上第一次用出了意体融合技,只是这一箭,他体内的天力就消耗了一半。

    当周维清松开霸王弓弓弦的那一刻,他只觉得自己的身体仿佛被抽空了什么似的,整个人的身体都随之颤抖了一下,一声响彻森林的厉啸瞬间爆发,以周维清的眼力,根本就没看清楚箭是怎么出去的。只听大约七十码外一声震耳欲聋的轰鸣与脚下大地的震颤同时传来。

    “我靠,这是放烟花么?”周维清大吃一惊的同时,人也已经跳了出去。呈现在他眼前的,是令他无比震惊的一幕。

    就在七十码外,地面上,一个直径五米,深半米的大坑出现在森林之中,在这个大坑周围,方圆三十米内,到处都是落叶和破碎的植物从天而降。十二根黑色的黑暗触手紧紧的缠绕在萧瑟身上,而此时的萧瑟,正在那大坑中心的位置,显然是被黑暗之触强行拉过来的。此时的他,精神分明处于恍惚状态。

    黑暗之触一旦完成束缚,除非对方的力量能够挣脱,否则,在周维清天力消耗殆尽之前会一直缠绕着。

    周维清收起霸王弓,从容的摘下紫辰弓又搭上一根长箭瞄准着萧瑟走了过去。

    经过了短暂的眩晕之后,萧瑟渐渐清醒了过来。他这眩晕的时间足足有四、五秒之多。那可不只是黑暗之触的效果,同时也是因为刚才周维清凭借霸王弓发出这一箭实在是太猛了。更多的是被震晕了。周维清自己都没想到这霸王弓加变石猫眼意珠的意体融合技竟然强悍如斯。

    这刚刚体珠凝形完成的初级霸王弓,直线攻击距离远达千米,本身更附带爆破效果。这也是为什么它要消耗周维清那么多天力的原因了。再加上黑暗之触,周维清现在体内的天力总和只剩下三分之一多一点而已。

    萧瑟简直不敢相信眼前这一切是真的,刚才他自以为完全压制了周维清,眼看距离越来越近即将得胜了,突然间,一声厉啸响起,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剧烈的轰鸣和强大的冲击波已经在他身边十几码外炸响,他并不是御珠师,虽然修炼有两重天力,身体素质超越常人,但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剧烈爆炸,整个人的身体被瞬间掀飞也同时震得处于晕眩之中,耳内嗡鸣,短暂的失去了意识。等再清醒过来的时候,却已经是眼前这个样子,那一条条黑色阴影凝结而成的触手死死的缠绕着自己的身体根本无法挣脱出去,而那周小胖却是手提弓箭指着自己。

    “你输了。”周维清洋洋得意的说道。

    萧瑟双眼微眯,道:“你是御珠师?”

    周维清点了点头,亮出自己的右手手腕,露出了那晶莹剔透的冰种翡翠体珠,“准确的说,我是天珠师。”

    萧瑟的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眼中充满了震惊,眼看着周维清已经走近到自己五十码之内,颓然道:“我认输。输给一名天珠师,也不算冤枉了。”

    将黑暗之触快速解除,周维清嘿嘿笑着也同时收起弓箭,正在他准备上前与萧瑟相认之时,突然间,萧瑟脸上颓然之色一扫而空,闪电般拉开紫辰弓对准了周维清。他的速度实在太快了,周维清自问,就算是自己使用风系天珠的加速能力也不可能比他更快,这才是千锤百炼的箭法。

    周维清赶忙停下脚步,在这么近的距离想要闪躲紫辰弓的射击几乎是不可能的。

    “你耍赖。”周维清瞪大了眼睛看着萧瑟。

    萧瑟眼中流露出一丝戏谑,“我怎么耍赖了?哦,你是说我刚才认输的话吧。笨蛋,敌人的话也能相信吗?这要是在战场上,你已经死了。我们刚才是怎么约定的?我们的约定是,谁射中对方谁就赢了,可没说过能够口头认输。你输了。”

    一边说着,萧瑟手指轻抬,羽箭已经如同流星赶月一般朝着周维清飞去。他既然指出了周维清的错误,自然不会犯同样的。

    但是,就在下一瞬间,萧瑟的瞳孔却骤然收缩起来,就连身体都有些僵硬了。因为这势在必得的一箭竟然落空了。周维清就像是化为了空气一般,在萧瑟放箭的同一时刻消失在原地。紧接着,他已经出现在三码之外,一抹银光刚刚从他身上消失。整个人瞬间加速,如同狸猫一般朝着萧瑟这边扑了过来。

    空间平移,刚才他竟然用出了空间平移这个技能?萧瑟虽然不是御珠师,但绝对是见多识广。他清楚的知道,空间系的空间平移被誉为三珠以内第一辅助技能啊!这还不算,要知道,他之前用出的,可是一个黑暗系的技能。他的意珠竟然有双重属性?这才是他吃惊的根本原因。

    萧瑟的反应是极快的,短暂的震惊之后,他的紫辰弓已经又抬了起来。他相信,周维清不过是一珠修为,根本不可能连续使用空间平移这样的技能,在自己的连珠箭法下,他根本无从闪躲才对。

    但是,就在他抬起紫辰弓的那一刹那,突然间,周围的空气剧烈的扭曲了一下,一层青光悄然降临,他发现,自己竟然不能移动了。

    只是三次呼吸的工夫,周维清已经横跨五十码距离,站在了萧瑟面前,咧嘴一笑,露出一脸憨厚的笑容。然后这家伙从自己的箭壶中抽出一根羽箭,用沾染了白灰的箭杆前端在萧瑟胸前划上一个圆圈,中央再点上一个白点。

    “这下算我赢了吧?”在他完成了这些的同时,萧瑟发现,自己的身体也重新可以行动了。

    “风,刚才这是风属性的技能。你,你……”萧瑟此时已经忘记了输赢,看着周维清,眼中充满了不敢置信之色。

    当周维清之前展现出天珠师的实力时,他虽然心中震惊,但还能保持冷静,帝国如果再出一名天珠师,那绝对是好事,难怪上官冰儿会让他做亲兵了。但直到刚才周维清来到近前,用箭杆在他胸前画上记号的时候他才明白,这个看上去憨头憨脑的少年,竟然是一个比上官冰儿还要天才的多的天珠师。他竟然连续用出了两个不同属性的限制类技能和一个辅助类技能。要知道,天珠师也好、意珠师也罢,他们拥有攻击或者是防御技能都不可怕,最可怕的就是这种限制、辅助类技能,而这种技能的拓印难度是极高的,起码也要尊级以上天兽才会出产。因此,大多数天珠师都是修炼到六珠以上才有可能拥有这类能力。可眼前这周小胖身上竟然一下就出现了三个,他怎能不吃惊呢?

    “喂,萧队长,你输了。这回不会不认账了吧?”周维清抬手在萧瑟眼前晃了晃,不过,他现在心中的得意已经不像之前那么强了。

    连续使用了这几个技能之后,他体内天力近乎耗尽,而他的对手只不过是一名普通人,连御珠师都不是。这固然是因为自己不可能对萧瑟下杀手的原因,但也由此可见,自己对于技能的应用还是十分不足的。必须要多加练习才行。

    空间平移,周维清第一枚变石猫眼意珠拓印空间属性的技能,一珠级别的空间平移能够让他瞬间平移三米以内的任何距离。看上去简单,可这个技能既然被称之为三珠一下第一辅助技能,它可是能救命的强大技能啊!没有这个技能,他刚才就已经输了。

    风之束缚,周维清第一枚变石猫眼意珠拓印风属性的技能。一珠级别的风之束缚能够在五十码以内瞬间锁定一个目标,只要这个目标的天力修为不超过他五重,将会被束缚三秒。如果修为低于他,低一重天力就会被多束缚一秒。

    风之束缚与黑暗之触虽然都是限制类技能,但作用却有很大区别的,黑暗之触的有效距离是半径二十五米,而风之束缚是五十米。但黑暗之触可以同时作用于多个目标还有很多辅助效果,但风之束缚却是纯粹的束缚。

    可以说,黑暗之触在单纯的束缚方面,不如风之束缚,但要加上其增强感知等一系列作用,整体上还是要略强于风之束缚的。这就是上位属性的优势。

    千万不要以为这两个技能有所重叠了,以周维清现在的修为,用出任何一个技能后想要再使用,都至少需要五秒以上时间的调整,而一旦转换属性的话,就没有这个问题了,更何况还有远近、多少之分。

    当然,这并不是说周维清在拓印的时候有多么聪明,关键是,他拓印的对象都是宗级天兽,宗级天兽身上怎么会有垃圾技能呢?

    萧瑟看着周维清脸色连变,终究还是叹息一声,猛的将手中紫辰弓投掷于地,转身就走。

    输了,自己输了,不只是输给了上官冰儿,也输给了这个周小胖。他们两个天珠师在一起,自己还怎么可能竞争的过上官冰儿呢?此时的萧瑟,心中充满了苦涩的味道。不论自己多么努力,终究还是比不上人家的天赋啊!

    “你就这么走了啊!”周维清拣起萧瑟的紫辰弓,快步追了上去,挡住了他的去路。

    萧瑟看着那一脸憨厚,其实很是狡猾的周小胖怒道:“我已经输了,你还想怎样?”

    周维清悠然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们可是有赌约的。”

    萧瑟眼神一变,“你想怎样?”

    周维清上前一步,凑到他面前嘿嘿一笑,道:“我只是突然想到了要你履行的赌约内容是什么。”

    萧瑟身体略微向后闪了闪,眉头微皱,“别离我那么近,愿赌服输。你说吧。”

    他话音刚落,突然间,周维清再次向前迈出一步,两人之间的距离本就只有不足一码,他这一步迈出瞬间就贴上了萧瑟的身体,没等萧瑟反应过来,周维清已经探头过来,在他脸上吧唧一下,用力的亲了一口。

    萧瑟被他这一口给亲懵了,几乎是顺手就一巴掌抽了上去。周维清似乎早已料到是这个结果,一矮身,闪过萧瑟的巴掌,“如瑟姐姐,不许耍赖,这可是你输给我的条件。”

    萧瑟已经醒悟过来,如玉的面庞已是羞的通红,不过,她马上就瞪大了眼睛,“你叫我什么?”

    周维清后退两步拉开点距离,嘿嘿笑道:“如瑟姐姐,别装了,萧伯伯就一个女儿,这事儿别人不知道,难道我还不知道么?我是周维清啊!”

    “啊?你是周维清那小鼻涕虫?”萧如瑟一脸的震惊,不过,下一刻她已经快速拔出腰间佩剑,剑指周维清,冷笑道:“你骗谁,周维清那小鼻涕虫应该也就十四岁,你这模样像十四岁么?”

    周维清也不闪躲,一脸的无奈,“如瑟姐姐,发育的好也不是我的错啊!”一边说着,他还悄悄的瞥了萧如瑟那平平的胸前一眼。

    “看什么看,再看老娘挖了你眼睛。你要是拿不出证据来,我就抓你回去按军法处置。”这时候,萧如瑟因为心慌已经忘记周维清是一位天珠师了。她的性格一向冷静,只不过刚刚经历了这么多的震撼,再加上周维清亲了她脸一口,她还怎么可能保持平静?

    周维清低着头,双手就开始解自己裤腰带。

    “你干什么?”萧如瑟长剑向前一递,就已经到了他面前。

    周维清一脸委屈的道:“你不是让我拿出证据么?小时候你带我去河边玩水,看到过我屁股上有颗红痣,我给你看看。”一边说着,也不等萧如瑟反对,这家伙已经转过身去拉下裤子,露出了自己白花花的大屁股。

    果然,在他左边屁股上正有一颗鲜红的小痣。

    萧如瑟显示愣了一下,紧接着俏脸羞红,赶忙转过身去,“快穿上,丑死了。”

    周维清三两下穿上裤子,笑道:“如瑟姐姐,这下你相信了吧。”

    萧如瑟偷眼看去,见他已经穿上裤子了一边收起长剑一边吃惊的问道:“你真的是周维清那小鼻涕虫?不对啊!你不是经脉阻塞么?”说到这里,她立刻住口。

    “以前是废物,不代表一直都是废物吧。”周维清不以为意的说道,“如瑟姐姐,小的时候我就被测出经脉郁结,同龄的孩子都不理我,就你老带我玩,这一分别,就是七年啊!如瑟姐姐,当初我真的特想你,总是想着,你要是我亲姐姐就好了。”

    一边说着,周维清眼圈已经有些红了。在他这十几年的生命中,最亲的就只有两个人,一个是母亲,一个就是萧如瑟。可以说,在周维清的童年之中,萧如瑟占据了极大的分量。

    “小鼻涕虫,都这么大个了不会还那么爱哭吧。你变得姐姐都没认出你。周小胖,周小胖,我早该想到是你了。”萧如瑟张开双臂,将比她还要高上几分的周维清搂入怀中,就像小时候她保护他的时候一样。

    靠在萧如瑟怀里,周维清只觉得她胸前硬邦邦的,不知道是垫了什么东西,她身上没有女孩子的脂粉气,只有一股淡淡的清爽气息,闻起来格外舒服。

    不过,才抱了没几秒钟,萧如瑟突然间醒悟过来,一把推开周维清,“臭小子,你早知道是我了对不对?那你还敢拉断我的紫辰弓,还敢耍我?皮痒了是不是?”

    周维清被她吓了一跳,“姐,你听我解释。我之前也没认出是你啊!”

    “不信。刚才快被你气死了,先让我出出气再说。”

    “啊……”

    半个时辰后。

    周维清和萧如瑟并排坐在一株大树下,周维清将自己如何吞掉黑珠,如何进入军队以及后来的事情详细的说了一遍。他一直将萧如瑟看成是自己最亲近的人,对她自然不会有任何隐瞒,就连自己和上官冰儿的关系都说了。

    “难怪她对你这么不同,没想到,你竟然把她给……,哈哈。”萧如瑟突然大笑起来,吓了周维清一跳。

    “姐,你笑什么?”

    萧如瑟揉揉被笑疼的肚子,道:“这下可是什么仇都报了。上官冰儿抢了我的营长之位,她根本就不怎么精通军队的指挥。没想到却便宜了你这小子,肥水不落外人田,怎么说她也是个天珠师。谁知却成了你天珠觉醒的祭品,小鼻涕虫,没想到你运气这么好。”

    周维清愁眉苦脸的道:“姐,你看我都参军了,能不能不叫我小鼻涕虫了?”

    萧如瑟哼了一声,“不论你多大,在我眼中,都还是那个小鼻涕虫。你打算怎么办?不告诉周叔叔你成为天珠师的事么?他盼这一天可是很久了。”

    周维清摇摇头,道:“我才不回去。我还是个废物的时候都被老爹折磨的欲生欲死的,他要是知道我已经成为天珠师了,我还能有好日子过么?”

    萧如瑟似笑非笑的道:“臭小子,我看你是舍不得上官冰儿吧。”

    周维清也不掩饰,点了点头,道:“是有点舍不得。虽然那天是个误会,可也是我对不起她啊!这要是帝芙雅,恐怕早把我给杀了。她不但没杀我,还指点我修炼。姐,我喜欢她,真的。”

    萧如瑟看着周维清,不知道为什么,她心中突然明显的流淌过一股酸涩的感觉。半晌之后,才幽幽的说道:“喜欢就追吧。以我们小维的本事,还怕追不上她么?上官冰儿虽然在军事指挥方面不怎么样,但人确实是不错的。以后姐姐不和她作对了就是。”

    “姐,你没事吧?”周维清疑惑的看着她。

    萧如瑟心中一惊,是啊!我这是怎么了?我可比维清大七岁啊!

    “我能有什么事。走啦,我们也该回去了。不然你的美女营长要担心你了。”萧如瑟借助起身之势,掩盖住了脸上闪过的羞红。

    周维清也赶忙跟着站起来,拉着萧如瑟的手嘿嘿笑道:“姐,要是早知道萧瑟就是萧如瑟,天珠觉醒那天我真希望跑过来的是你。”

    “呸。连姐姐都敢调戏,看我不揍你。”萧如瑟抬手就向周维清头上拍去,周维清笑嘻嘻的躲开了,一边往军营的方向跑,一边说道:“姐,你知道么?我懂事以后,老爹告诉我我的未婚妻是帝芙雅时,我就对他说过,我不要帝芙雅,我要如瑟姐姐。”

    说完这句话,周维清已经跑的没影了,而萧如瑟则在原地站了会儿,才跟了上去。此时的她,心中真的一点也不平静。

    当初和周维清分别之后,为了完成父亲的心愿,她就一直在拼命苦练,可是,十六岁的时候却依旧功亏一篑,没能成功的觉醒本命珠。自那以后,她就女扮男装进入初级军事学院学习,并且苦练箭法,两年前终于小有成就后加入军队直到今天,可以说,与她关系最亲密的男人只有两个,一个是父亲,另一个就是周维清。

上一页 《天珠变》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