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天珠变》->正文

第三集 意珠拓印 第十八章 身体进化,超级右腿

    “嗯。”一声闷哼将萧如瑟从思索中惊醒,那分明是周维清的声音,她赶忙朝着声音发出的方向跑了过去。当她再看到周维清的时候顿时大吃一惊,“小维,你怎么了?”

    此时的周维清正躺在地上打滚,身上的军服已经有多处被荆棘划开露出手臂上的衣服和里面银灿灿的钛合金内甲。

    他的呼吸十分粗重,最令萧如瑟发自内心颤栗的是,他的双眼已经变成了如血一般的红色,气喘如牛,全身肌肉鼓胀,整个人就像是比之前大了一圈似的。

    “姐,我好难受。”周维清的声音沙哑的就像是个老人,他的身体在不断的抽搐着,奇特的是,他的人虽然躺倒在地上,可右腿却是从身后高高翘起,能够清晰的听到不断有细密的骨骼爆鸣从他右腿处响起,就像是被重锤砸断了腿骨一般。

    “小维,这是怎么回事?”萧如瑟想要上前扶住他,可周维清身上却骤然传来一股大力,将她震的倒退出十几步,噗通一声摔倒在地。

    撕拉一声,周维清因为痛苦过度,已经自己撕扯掉了上身的衣服,只剩下那内甲还算坚韧留在了身上。在他那如同花岗岩一般鼓胀起来的肌肉上,一道道宛如虎皮一般的黑色魔纹宛如波浪般涌动着,额头上,一个清晰的黑色王字悄然浮现而出。

    就在这一刻,整个星辰森林似乎都安静了下来,前一刻还无比活泼的虫鸣鸟叫之声在这一刻却已悄然消失了。森林中静的可怕,只有周维清粗重的呼吸声是那么明显。

    换了别人,恐怕早已怕了周维清狰狞的样子,但萧如瑟不会,银牙紧咬,她已经第二次扑了上来,一把就抱住周维清的头,大声道:“小维,冷静点,你要冷静点。催动天力,催动你的天力平复体内气息。”

    此时的周维清,只觉得自己心中充满了暴虐的毁灭性气息,就像是想要撕碎周围的一切似的,双手撑爪,骨骼也在剧烈的爆鸣,手掌在这短短时间内竟然长大了一倍,隐隐有利爪探出。身上的黑色虎皮纹变得益发明显了,仿佛有用不完的力量正在从体内不断喷吐而出似的。

    被萧如瑟抱住头部,周维清几乎是下意识的虎爪抬起,紧紧的抓住了萧如瑟的肩膀,张开嘴,就像一口咬在她脖子上。

    萧如瑟被他这一双虎爪扣住,只觉得全身麻痹,根本连动都动不了,大脑也陷入了一片空白。

    就在周维清即将咬下去的那一刻,他猛然停住了,萧如瑟也在瞬间清醒过来,她能清晰的感觉到从周维清口中呼出的热气吹拂在自己脖子上,引得皮肤一阵阵细微的痉挛。

    “不,不能。你是如瑟姐姐,你是如瑟姐姐。”周维清沙哑而粗重的呼吸声中,喃喃的说着,猛然松开萧如瑟就要向后倒去。可是,他的头却再次被萧如瑟抱住了。

    “小维,如果能让你舒服点,你就咬吧。姐姐不怕。”萧如瑟毅然伸出自己一条手臂,递到周维清面前。

    周维清充满血色的眼眸中暴戾之气似乎变得更加强烈了,但他终究没有将这一口咬下去,在他内心之中,有着强烈的不安,仿佛只要这一口咬下去,他就将失去自己的如瑟姐姐了。

    强烈的意念令他体内躁动的各种负面情绪得到了有效地抑制,眼中的戾气没有继续增加,任由萧如瑟紧紧搂着自己的头,他依旧在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你、你们在干什么?”正在这时,一个充满吃惊的动听声音响起。光影一闪,在他们身边就已经多了一个人。

    来的正是上官冰儿。

    之前听到周维清被萧瑟带走了,她并没有多想什么,以周维清天珠师的实力,萧瑟又怎么会是对手?可新兵大比都结束了,这两个人还没回来,上官冰儿心中就有些不安了。尽管她心中对夺去了自己初夜的周小胖还是深恶痛绝的,但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在内心之中,周小胖的影子正在一点点的加深。这几乎是必然会发生的情况,女孩子的第一次给了谁,自然就会对他有很深刻的印象,更何况她还是天天和周维清在一起。

    不安之下,她就找了出来,凭借着新得到的体珠凝形御风靴能力,风驰电掣般进入了星辰森林内,刚才,正式周维清的一声低吼将她引了过来。

    远远的她就看到萧瑟和周维清了,可是,令她万万没想到的是,萧瑟竟然抱着周维清的头,两人那样子,看上去是要多亲热就有多亲热。在她的认识中,萧瑟可是男人啊!一个男人抱着另一个男人?这……

    直到来到近前,上官冰儿才发现不对,当她看到周维清身上那虎皮魔纹以及鼓胀的肌肉,血红色的双眼时,发自内心的颤栗感瞬间传遍全身。当初,他可不正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夺去了自己最珍贵的东西么?

    萧如瑟看到上官冰儿竟然愣在那里,顿时怒道:“还傻站着干嘛?快帮我按住他。你也是天珠师,这是怎么回事?”

    “我,我不知道……”上官冰儿惊慌失措的蹲下身体,她虽然发自内心的恐惧周维清眼前的样子,但她却并没有走。

    这一蹲下,上官冰儿立刻就看到了周维清因为痛苦而全身痉挛的样子,赶忙叫道:“周小胖,周小胖,你冷静一些。”

    周维清此时的精神已经处于浑浑噩噩之中,突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还有一股令自己无比熟悉的气息传来,他的身体猛然僵硬了一下,身体一动,就已经从萧如瑟怀中挣脱了出来,伴随着一声低吼,两只虎爪已经抓在了上官冰儿肩膀上。

    上官冰儿本来是可以躲开的,凭借御风靴技能,她完全有闪开的时间,可她没有躲,在那一瞬间,她脑海中的念头竟然是就这么死在他手里也认了。

    大力传来,上官冰儿并没有被周维清撕碎,他抓住她肩膀的下一刻,就紧紧的抱住了她的身体。

    上官冰儿被他勒的有些喘不过气来,周维清的身体极为火热,哪怕是隔着那层内甲她也能清楚的感觉到,而且,他的身体一直在颤抖着,那种火热的感觉渲染的上官冰儿的身体也随之热了起来。她的脑海中,几乎是下意识的就想起了那天羞人的样子,他,他该不会……

    萧如瑟在一旁也愣住了,心中暗想:这小子变坏了……

    其实,萧如瑟并不知道,当上官冰儿出现的那一刻,神志不清醒的周维清完全是凭借本能找到上官冰儿的,抱住上官冰儿,他立刻就从上官冰儿身上感受到一股清凉气息涌入体内,顿时刺激着他的神志逐渐清醒过来,虽然身体仍然极度痛苦,但那暴戾、疯狂的情绪波动却平复了许多。

    出现眼前这样状况的原因自然还是来自于他所吞噬的那枚黑珠。这枚黑珠其实是并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它蕴含的能量之庞大,足以媲美这个世界中顶级天珠师的本命珠。虽然在周维清体内已经经过了吸收、觉醒的过程,但想要完全吸收却并非一次就能完成的。刚才周维清与萧如瑟一战之中,几乎耗尽了自己的天力,再加上内心之中对力量的渴望,顿时再次引动了体内黑珠能量,黑珠与身体开始了二次融合的过程。

    和天珠觉醒那次相比,这次多少也要轻微一些,他之所以感觉到极度痛苦是因为那黑珠中的能量正在强行改善着他的身体,骨骼、经脉,甚至是血肉都出现着不同程度的变化,就相当于是将一个人的骨头打断了再以特殊的方式进行连接,又怎会不带来剧烈的痛苦呢?幸好上官冰儿的及时出现,才稳定住了他的情绪,否则,周维清就有发狂的可能。

    周维清在本命珠觉醒的时候,就是以上官冰儿的本命珠为祭,因此,上官冰儿身上的气息从某种程度来说,与他身上的气息是相辅相成的,因此,他抱住上官冰儿,两人的气息相合,上官冰儿两珠级别的本命珠气息大大的平复着他的痛苦,也令他的神志更加清醒。这才算将他从危险的边缘拉了回来。

    砰的一下,周维清带着上官冰儿的身体摔倒在地,他整个人直接压在了上官冰儿身上,差点将这娇小玲珑的少女压的背过气去。诡异的是,他那条右腿依旧向上翘着,只是骨骼密集波动的声音明显变小了许多。

    上官冰儿的双手落在周维清腰上,本来是推拒状,但这么一摔却变成了搂抱,两人身体紧密结合,周维清身上那浓烈的邪气与男人特有的味道混合在一起,熏的上官冰儿晕乎乎的。虽然被压倒这一下险些令她晕厥,但她心中却突然产生出了一种特别实在的感觉。

    他,他不会又要、又要那样了吧?旁边还有萧瑟啊!一时间,上官冰儿羞愤交加,可周维清的力量实在太大了,她又怎么可能挣脱的开?

    幸好,这一次周维清并未像她想象的那样,只是单纯的抱着她。时间仿佛静止了,萧如瑟在旁边目瞪口呆的看着,而周维清粗重的喘息声却渐渐变得平复下来,他体内的肌肉蠕动、经脉变化以及骨骼发出的啪啪声也渐渐沉寂了下来。

    周维清的脸贴在上官冰儿冰凉柔嫩的小脸上,令她不断感觉到一阵阵火热,不过,她心中的紧张也渐渐放松下来。他没有侵犯我,还好他没有侵犯我。上官冰儿心中这样想着,但她也发现,这一次周维清抱着她的感觉似乎上次截然不同,那邪恶、黑暗混合着周维清自身气息所产生的味道她发现自己心中并不排斥,反而有一种被保护的感觉,似乎有这个魁伟的身体遮挡着自己是那么的安全。

    周维清翘起的右腿终于缓缓的放了下来,当他的腿落在上官冰儿腿上时,所有的骨骼噼啪声也伴随着他身上虎皮魔纹的消失而停止了。

    “疼死我了。”周维清长出口气,缓缓睁开了双眼,眼中的血光已经彻底褪去,疼痛消失,取而代之的就是极度舒爽的感觉,仿佛全身每一个细胞都焕发出了活力似的。身体似乎有什么不一样了,但他自己也说不清楚。唯一感觉就是怀中柔软而充实。

    手臂紧了紧,周维清身体也动了动,只觉得压着身下这柔软又很有弹性的物体十分舒服,身体的完全契合令他心中满足感十足。还用脸在人家脸上蹭了蹭。

    “嗯。”嘤咛一声娇哼将周维清惊醒,他这才抬起头看去,只见上官冰儿双眼紧闭,那动人的娇颜近在咫尺。

    “呃……,营长,你怎么跑我怀里来了?”周维清一脸吃惊的说道。

    上官冰儿这才意识到他已经恢复了神志,睁开眼睛,羞恼的道:“快放开我。”

    周维清眼中闪过一丝警惕,“不放,你先答应我不能打我,我才放。”

    “你……”上官冰儿险些气晕过去,最令她郁闷的是,周维清随着神志清醒,下面似乎有什么东西蠢蠢欲动的顶撞着她羞人的地方。

    “喂喂,你们要是打情骂俏是不是该找个没人的地方?”萧如瑟没好气的声音传来,只不过她此时已经恢复了女声。

    “啊!如瑟姐姐,你也在啊!”周维清这才意识到萧如瑟还在身边,赶忙松开上官冰儿,一翻身跳了起来,再一闪身就躲到了萧如瑟背后。

    上官冰儿有些娇喘着起身,俏脸已是羞的通红,而且她骇然发现,就被周维清抱了这么一会儿,自己八重天精力修为的天力竟然消耗了一半儿,还不知道是如何消失的。

    周维清从萧如瑟背后探出头来,一脸委屈的道:“营长,我可不是故意的,这绝对是个误会。”

    上官冰儿冷哼一声,看看他,再看看萧如瑟,心中羞涩平复了几分后顿时疑惑起来,“你们?”她也知道周维清不是故意的,怪也怪不到他。

    萧如瑟双眼望天,摆出一副与自己无关的样子。周维清嘿嘿笑道:“我刚才和萧队长切磋了一下,后来竟然发现,原来她是我儿时的玩伴儿。这不是刚刚相认我身体就出了问题么?”

    “可是,我刚才好像听你叫她姐姐啊!”

    周维清看了萧如瑟一眼,见她眼露警告之色,立刻会意,辩解道:“营长,你不觉得萧队长相貌俊秀很像女孩子么?小时候就更像了,所以我们那些小伙伴儿都叫他姐姐的。这是一种昵称。”

    上官冰儿呼吸渐匀,沉声道:“刚才是怎么回事?你怎么又发疯了?”

    周维清无奈的道:“我也不知道啊!就是觉得身体一冷,然后就全身剧痛,后来发生什么我就不怎么清楚了。”

    上官冰儿想了想,突然间脸色大变,失声道:“难道是邪魔变?”

    周维清和萧如瑟脸上都流露出惊讶之色,几乎是异口同声的问道:“邪魔变是什么?”

    上官冰儿道:“周小胖,你还记得么?我曾经给你讲过关于天珠师中像你一样在觉醒时身体出现邪恶气息从而导致他们精神失常,最终成为一种特别强大但神志极不稳定的邪恶天珠师的事么?”

    周维清点点头,道:“我记得啊!你说的是那些因为本命珠觉醒而杀死亲人的。他们没我自制力强嘛。”

    上官冰儿脸色一红,却没法反驳他的话,确实,如果不是周维清自制力强,她早就死了,成为他那本命珠觉醒的真正祭品。

    “我听说,在这些拥有邪恶属性附加自身的天珠师中,有一些特别强大的,当精神受到刺激或者是身体到达极限的时候,会出现一种特殊的状态,就叫做邪魔变。处于邪魔变中的天珠师,会在短时间内实力暴增,但神志却不再清醒,成为真正的杀戮机器。因为他们的存在实在是太危险,大陆各国的拓印宫曾经组织起来对这些天珠师进行过集体剿灭,杀死了他们中的大部分,但自身也是损失惨重,后来就再没听说过拥有邪魔变的天珠师的消息了。”

    萧如瑟脸色大变,“小……,小胖,我送你回家吧。”她一紧张差点叫出周维清本名。

    周维清自然明白她的意思,她是想让自己的父亲周大元帅帮自己检查,赶忙连连摇头,“不,不,我可不回去。营长,你多虑了,我刚才根本就不是邪魔化。否则的话,还不将你们都杀了啊!我感觉了一下,清醒过来后,身体似乎又有所进化,全身都充满了力量似的,应该还是我吞掉的那颗黑珠子产生的作用,没准就是那黑珠子自身所产生的魔力太过强大了,我尚未能完全吸收的缘故吧。”

    上官冰儿听了他的解释微微松了口气,但还是沉声道:“小胖,以后你要始终跟在我身边,万一出现问题,我也好帮你克制。真不知道你那黑珠什么时候才能平静下来。”

    一听上官冰儿直接叫了自己的名字,周维清顿时心中大喜,打蛇随棍上,立刻接口道:“冰儿,你放心,我是不会离开你的。”

    上官冰儿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语病,俏脸一红,“回军营吧。你的小队长职务帮你争取下来了,不过还是继续做我的亲兵。回去打点行囊,明天一早,我们就要奔赴前线了。”

    “是,冰儿。”周维清听她没有反驳自己对她的称呼,而且还是当着萧如瑟的面,心中那叫一个兴奋,最起码和以前相比,这算是关系近了一步吧?

    萧如瑟也没有再多说什么,通过观察她发现,周维清在之前那种特殊状态下,似乎抱住上官冰儿以后立刻就产生了明显的缓解,他和她在一起显然是最好的选择。

    夜幕降临,天弓城外的军营却格外忙碌,第五联队各营,不论是新兵、老兵,吃完饭后都在打点行装。只等明天一早拆掉帐篷后,就要随军奔赴前线了。唯有经过真正的战场洗礼,新兵才会变成老兵,那是他们未来一段时间内唯一的舞台。

    周维清是极少数清闲的人,上官冰儿因为是负责这次招兵带队,因此今晚格外忙碌起来,他反而没什么事,吃过饭后一边在军营中溜达着,一边感受着自己身体的变化。

    吃过晚饭后,他体内的天力就基本恢复了,不死神功恢复快的优势完全发挥出来,只是天力总量只是增加些许而已,并没有像本命珠觉醒时那样瞬间了四重天力。而身体变化最大的地方可能就是力量了,回来以后,周维清在将紫辰弓还给上官冰儿前试了一下,并未用多少力,就险些将那紫辰弓拉断。这可完全是肉体的力量啊!

    同时,周维清也觉得自己的右腿总是怪怪的,当他晃动右腿的时候,才发现了右腿的一些不同。

    右腿前抬,几乎是瞬间就超过了头顶,最神奇的是,向后一抬,竟然也能超过头顶,那柔韧性之强,恐怕比专门增加了柔韧的天珠师都要强悍。可换成左腿的话,就完全没有这种效果了。而且周维清发现,自己的右腿力量、速度都比以前不知道增加了多少,与身体其他部分都产生了本质的区别。

    可惜,至少目前来看,右腿的变化带给周维清的并不是好处,而是强烈的副作用。正常走路的时候还没事,可一旦跑起来,右腿的力量太大,稍一蹬地人就蹿出去了,身体瞬间失去平衡。想要适应恐怕需要一段时间才行了。

    看着周围忙碌的士兵们,周维清站定身体,左腿撑地,右腿抬起比划了几下,只见他那右腿在空中快速带起几道虚影,隐隐还有尖啸声随之发出,而且整条右腿就像是没骨头一般,竟是可以从任何角度踢出。

    周维清有些无奈的想到,就算是进化,您也两条腿一起来是不是?这只进化一条算怎么回事儿啊?想要控制住这右腿的力量貌似是不太容易。

    晚饭的时候,上官冰儿跟他说要去军部上报此次招兵情况,同时调动早已准备好的粮草。这次第五联队一共回来了近两个营的兵力,那可不是完全为了招兵用的,同时也要押运一批粮草送往前线。明天一早就要出发了,上官冰儿作为主官自然要将事情处理完毕。

    回去修炼?周维清突然心中一动,决定去看看自己的如瑟姐姐再说。

    中队长这个级别的军官已经有自己的单独帐篷了,今天回来的时候萧如瑟就告诉了周维清自己住在何处。此时闲着无事,他信步来到萧如瑟的帐篷外,从外面能够看到里面有灯光亮着。

    换了一般士兵,哪怕是军官的话,也会在外面打声招呼再进去,可周维清那会顾及这些?直接一撩门帘就走了进去。

    一进门他就愣住了,首先看到的,是一头柔顺的黑色长发,长发过腰,几乎将背部完全遮盖住。那黑色长发的主人也因为听到门帘声回过头来。正是萧如瑟。

    她这一回头,周维清立刻看到,萧如瑟正在拆解着身上一条宽约一尺的白色布条,这布条将她上身围了不知道多少圈,此时虽然重要位置还被遮盖着,但萧如瑟的双肩、手臂还有纤细的腰肢,全部暴露在他眼前。

    与男装时的英姿飒爽相比,此时的萧如瑟充满了一种特殊的诱惑力。她今年已经二十岁了,身体发育比上官冰儿要完备的多,此时只是下身穿着一条长裤而已,从纤细腰肢向下延伸的惊人弧线令周维清大大的吞咽了一口口水,瞪大了眼睛,目不转睛的看着。

    本来萧如瑟是被吓了一跳,转身看是周维清时才松了口气,俏脸微红,“也不喊一声就进来。一边坐着去,不许偷看。”

    “呃……,姐,你天天这么围着不难受啊?会影响发育的。”周维清十分正经的说道。

    “呸,小孩子懂什么?你以为我想这样啊!女人想真正融入军队太难了,所以我才会易钗而弁。还不转过去?再看小心我赖上你哦?”与上官冰儿的青涩相比,萧如瑟就要大胆的多了。

    周维清嘿嘿一笑,反而向前走了几步,似乎要看清楚些似的,嘴上说道:“姐,那你就赖上我吧。我巴不得呢。”

    这下萧如瑟才算有点慌了,抬手抓起身边一件衣服砸向周维清,“连姐姐都敢调戏?你不要你的冰儿啦?小心我去给你告状。快回过头去,要不明天我就告诉周叔叔你跑到军队来泡妞。还坏了人家清白,看周叔叔怎么收拾你。”

    周维清机灵灵打了个冷战,他最怕的就是自己老爹,仿佛看到那硕大的巴掌抡过来了似的,不敢再搞怪,赶忙转过身去。

    看他那紧张的样子,萧如瑟不禁扑哧一笑,飞快的摘掉了围在上身的布条,当那双丰盈完全解放出来后,她不禁舒爽的长出口气,听的背对着她的周维清心里这叫一个痒痒。

    “好啦,转过来吧。”萧如瑟笑道。

    周维清再转身时,之间自己这位姐姐已经换上了一件布衣,原本平坦的胸部已是山峦起伏,心中暗道:真大,里面不会是真空吧?这目测下来,起码也是围度三十六,四号罩杯,哦,不,这么挺,估计是五号罩杯也说不定。

    萧如瑟眼看着周维清的眼睛往自己身上飘啊飘的,没好气的道:“臭小子,你真是学坏了。不许乱看,咱们姐弟好好说会儿话。你以后打算怎么办?”

    周维清这才回过神来,赶忙道:“自然是战场杀敌,建功立业啊!”

    萧如瑟眉头微皱,道:“要是以前,你这么做当然是好的,周叔叔也一定很高兴。可现在……”

    周维清一愣,“现在怎么了?”

    萧如瑟沉声道:“局势不乐观。小维,你要记住,上官冰儿说的很对,不论什么时候,你都尽可能不要暴露自己的天珠。这几年前线的局势很不乐观。我国正北以及东北方,被翡丽帝国庞大的国境线包住,而我国也正是依附于翡丽帝国的,因此,正北、东北这两个方向不需要派兵驻守。而我们主要的敌人就是来自于南方的克雷西帝国。而克雷西帝国再南方,就是强大的百达帝国。”

    “单纯比拼国力的话,我们并不怕克雷西帝国,甚至我们的国土面积还要超过他们。但是,最近几年,克雷西帝国的军队不论数量还是质量上却渐渐超过了我国。如果我判断无误的话,必然是来自于百达帝国的支持。”

    这还是第一次有人为周维清分析国家战局,他听的十分好奇,“我们不是也有翡丽帝国的支持么?”

    萧如瑟轻轻的摇了摇头,道:“翡丽帝国、百达帝国,这两个大国的综合实力相当。但因为地理位置的不同,就使得他们的国策有所差别。百达帝国国土面积广阔,位于大陆西南角,也就是说,他们并没有来自于西方和南方的威胁。背靠大海。哪怕是在东方和北方也都是一些小国,难以对他们构成威胁。但翡丽帝国却不一样,在翡丽帝国以北,还有着强大的万兽帝国。压力可想而知。因此,翡丽帝国绝大部分兵力、国力,都倾向于支持北方与万兽帝国交界的国境之上,虽然我们依附于翡丽帝国,但是,能从翡丽帝国得到的支持却十分有限。”

    周维清恍然道:“也就是说,百达帝国不断支持克雷西帝国,使得他们的军事力量要逐渐超过我国了?所以现在的战局一直再向对我们不利的方向发展。”

    萧如瑟颔首道:“正是如此。万兽帝国占据了大陆北方辽阔的土地,全部国土面积几乎相当于百达帝国和翡丽帝国的总和。如果不是因为万兽帝国是由多个大部落组成,并不齐心,再加上还有来自其他方向威胁的话。恐怕翡丽帝国早就挡不住他们了。所以,我国的局面越来越不利。幸好有周叔叔的存在,才能威慑克雷西帝国一些。但长此以往,此消彼长之下,我国的局面也将越来越不利。”

上一页 《天珠变》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