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天珠变》->正文

第三集 意珠拓印 第十九章 邪魔右腿

    周维清眼中寒光一闪,道:“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夹在两大帝国之间,我们并无退路。别人或许可以逃,但我和姐姐却都不行。干爹已经是一代明君,对国家励精图治,奈何国力弱小。现在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尽我们所能吧。”

    萧如瑟微微一笑,欣慰的道:“你能有这种想法姐姐很高兴,小维,这里就我们姐弟二人,虽然你年纪还小,但有句话我却必须要提醒你。”

    “什么话?”周维清问道。

    萧如瑟正色道:“如果有一天,万一战局不利,谁都可以以身殉国,唯独你不能。”

    周维清吃了一惊,“为什么?”

    萧如瑟美眸微微眯起,“因为人活着才有希望。你和其他人不一样,你是陛下的干儿子,周大元帅的独生子,有着别人所没有的号召力。更为重要的是,你是一名拥有无限潜力的天珠师。变石猫眼我也听说过,那是传说中才存在,无比强大的意珠。我相信,只要给你时间,总有一天,你将会拥有扭转乾坤的能力。不要以为姐姐在说笑话,你现在修为还浅,还未能完全了解天珠师的恐怖。天珠师曾经在大陆上创造过无数辉煌的历史。最近一次是大约在十五年前,一位强大的天珠师为了自己心爱的女人,独上万兽帝国,一路行去,所过之处,凡有阻拦者杀。当他抵达万兽帝国首都万兽城时,死在他手中的万兽帝国御珠师和御兽多达数千,最终他来到万兽帝国当代帝君面前,得到了他那心爱女人并不是被万兽帝国所掳的准确消息后,这才扬长而去。当时万兽帝国帝君身边,有上百名宗级体珠师、意珠师,更有三十余名实力强大的宗级天珠师,却无人能阻拦。据说,在此人双手的手腕上,各有十一枚本命珠。”

    说到这里,萧如瑟眼中流露着神往之色,甚至带着几分倾慕,“小维,我相信,你的天赋一定不比这位前辈差,甚至还要超过他。如果有一天,你也能修炼到他那样的境界。试问,还有谁敢动我天弓帝国?就算帝国已现危机,你也必能力挽狂澜。我相信,你一定能比周叔叔做的更好。答应姐姐,不论以后遇到什么事,都一定要冷静。”

    周维清默默的点了点头,有生以来,他第一次感觉到自己肩头出现了一副沉甸甸的担子。这副担子是因为他的本命珠觉醒而来,他绝不会退缩。他虽然生性洒脱不羁,可是,在骨子里他却有着和父亲周大元帅一模一样的倔强。

    萧如瑟展颜一笑,“傻小子,轻松点。姐姐这只是说的最坏情况。有周叔叔在,想出现这种情况也不容易呢。话说,你打算和上官冰儿怎么办?别忘了,天弓城内可还有一个帝芙雅呢。”

    周维清撇了撇嘴,道:“帝芙雅?算了吧。那妞我可消受不起。要不是那黑珠的出现,说不定我就被她干掉了。我走的时候不是给老爹留信了么?应该没问题了吧。”

    萧如瑟噗哧一笑,道:“你想得倒美。你爹答应是没问题,但陛下会答应么?你知不知道,周叔叔陪陛下出生入死救过陛下多少次?不说你现在已经是一名潜力无限的天珠师,就算你还是以前那样子,陛下也一定会强迫帝芙雅嫁给你的。君无戏言。”

    周维清的脸色顿时垮了下来,“那可怎么办?姐,你可要替我想想办法啊!你也不想我以后天天对着帝芙雅那眼睛长在头顶上的傲妞吧。”

    萧如瑟哼了一声,“主意不能白出,总要有点好处吧?”

    周维清嘿嘿一笑,道:“姐姐,你要是敲竹杠可是找错人了,兄弟我兜比脸都干净。”

    萧如瑟道:“我才不要你的钱。小维,这样吧,你答应我一个条件,我就帮你出个主意。”

    周维清眼神暧昧的看着萧如瑟的粉面,“再亲你一下?这没问题啊!”

    “呸,你讨打是不是?严肃点。你要答应我,如果有一天你成为了帝国柱石,要支持我当宰相。”

    周维清吃惊的瞪大了眼睛,他说什么也没想到萧如瑟提出的条件竟然是这个,一时间目瞪口呆,“姐,你的野心可真不小啊!真是个官迷。”

    萧如瑟哼了一声,“你个小孩子懂什么?我只是要证明,男人能做的事,我们女人一样也能做。我要让天下男人看看我们女人的强大。凭什么我们女人就要在家相夫教子做家务?凭什么只有男人能够掌控权势?我这一生的目标,就是要凭我自己的本事凌驾于男人之上。”

    周维清比了比大拇指,“我算明白什么叫巾帼不让须眉了。姐,我支持你。不过,以后谁要是娶了你,岂不是压力很大么?”

    萧如瑟冷哼一声,“我在开始练习弓箭的那一天起就发过誓,今生不嫁。为什么要浪费精力在男人身上?我要做的事情多的很呢。最多以后找个男人生个孩子,然后再将他一脚踹开。”

    周维清眨了眨眼睛,“姐,你看这样好不好?与其便宜别人,不如便宜我吧。怎么说咱们也是自己人。这种做了坏事还不用负责任的,我最喜欢。”

    “滚——”

    清晨,天刚蒙蒙亮,天弓城外驻扎了数月的军营就已经悄然消失了,当太阳升起的那一刻,城门外再次变成平坦的一片。在第五联队三营营长上官冰儿的率领下,总数三个营三千人的兵力再加上大批辎重粮草以及总数约五千人的辎重兵已经出发,直奔南方与克雷西帝国交界的边疆而去。

    辎重兵的数量众多是必然的,简单来说,在战争中,辎重兵的数量和战士一比一都很正常。像重装步兵这种强势兵种,几乎每一个人都需要两名辎重兵辅助,重装骑兵更是需要四名以上的辎重兵辅助,只有这样,他们在战场上才能发挥出最大战力。这也是为什么重装兵种组建时花费高昂的原因之一。

    总数近万人,浩浩荡荡的走入星辰林荫道,因为有重装步兵拖累速度,他们至少要二十多天才能抵达边疆。

    因为是上官冰儿亲兵的缘故,周维清也分配到了一匹战马,跟随在上官冰儿身边,骑马他自然是会的,虽然说不上精通,但也不至于摔下来。这家伙现在可是鸟枪换炮了,不只是穿上了一套小队长级别的皮甲,身上的弓也不再是普通的长弓。

    早晨临出发之前,萧如瑟让自己手下士兵送来一张崭新的紫辰弓和四壶特质羽箭。她知道周维清的力气大,这张紫辰弓的品质甚至比上官冰儿那一张还要好,是以五百年老星辰树的树心制作而成,弓身极为坚韧,拉力几乎是普通紫辰弓的一倍,弓弦是上好的魔韧蛇筋绞缠而成,那四壶羽箭的箭杆也同样是用五百年以上的星辰木所制,箭尖则是钛合金的。这四壶二百根羽箭的价值加起来,还要超过那张紫辰弓了。

    四壶羽箭只有一壶挂在周维清腰后,剩余的都挂在马背上。弓骑兵这个编制在天弓帝国是有的,但只有一个营,也是王牌营。弓骑兵最大的优势有两个,一个是凭借健马的速度,另一个就是随身携带的羽箭数量多。普通弓箭兵能带一百枝箭的已经是射术精湛且身体极好的。而弓骑兵带的箭少于二百枝都会被人鄙视。有马来承载,那点重量自然是不算什么了。

    上官冰儿一身银甲,白色披风在身后显得英姿飒爽,一马当先,走在队伍最前面,周维清略微落后半个位置。除了他们意外,前方三里外还有两个中队的先锋,负责逢山开路,遇水搭桥,以保证大军行进的顺利。

    “冰儿,我想下去走走,右腿还是别扭,我去适应适应。”周维清用只有他和上官冰儿才能听得到的声音向低声说道。

    “嗯,你去吧,跟着大军一起前行就好。”上官冰儿点头说道。自从周维清在她面前装正经以后,她对他的态度也是有些转变的,尤其是那天被他抱了后,上官冰儿就有些不敢去看周维清的眼睛。她心中很是矛盾,既怕周维清又突然犯病,但对那天那样的拥抱又隐隐有些期待。

    周维清飘身下马,向上官冰儿露出一个招牌式的憨厚笑容,然后右脚点地,身体如同箭矢一般就钻进了旁边的树林之中。

    他那飞跃而出的样子还是很帅气的,尤其是速度奇快无比,而且是完全凭借身体的力量。可惜的是,进入树林后周维清却发现,自己还是错估了速度。

    砰——,他的身体与一株大树做了亲密接触,幸好及时用手臂阻挡,这才不算太凄惨。

    “我日啊!”周维清从树上滑下来,那叫一个郁闷。抬起一脚就踢向面前这株足有两人合抱的星辰树。

    “砰。”的一声闷响,原本还在郁闷的周维清瞬间瞪大了眼睛,嘴张大的可以塞下两个鸡蛋。

    那株需要两人合抱的星辰树被他这一脚踢中,竟然瞬间横飞而出,然后砸在旁边的一株大树上才哗啦啦倒地。

    “我晕!”周维清低头看向自己刚才踢树的右腿,右腿什么感觉都没有,似乎一切如常,可是,那可是星辰树啊!两人合抱的星辰树用上好的钢锯来锯,四人合力也要整整一天。可却就这么被他一脚给踢断了。

    在这一刹那,因为双腿力量不匀而带来的郁闷瞬间一扫而空。周维清飞快的脱掉自己的裤子,看向自己的右腿。

    表面看去,右腿和左腿并没有任何不同,怎么力量竟然大到如此程度。而且踢上粗糙的树干还没有半分痛感。

    意念一动,丹田中天力运转下沉,注入双腿之中,这一注入天力,双腿的不同之处就出现了。

    在天力的注入下,双腿明显感觉更加有力,但左腿表面上并没有任何变化,而他的右腿皮肤表面那在体内能量异变时才会出现的虎皮魔纹已经悄然浮现,蔓延在整条右腿之上,淡淡的黑灰色气息弥漫,右腿很自然的自行向后抬起几分,周维清注意到,自己的右脚此时此刻已经变得漆黑如墨,脚面上钩,给他的感觉就像是自己的右腿变成了一条无比有力的鞭子一般。

    左脚点地,他一步跨前,又来到一株更大的星辰树面前,右腿闪电般横扫而出,速度之快,甚至在空中带起一串残影。

    这次腿与树接触时的声音却发生了变化,由“砰”变成了“噗”。面前的星辰树再次横飞而出,而断口处却变得极其平滑,就像是被利刃瞬间斩断的似的。

    更让周维清震惊的还在后面,被踢飞的树干在空中,所有树叶竟然快速的变得枯黄,树干本身竟然冒起一层淡淡的灰色气流,几乎是瞬间枯萎,当它落地的时候,竟然摔的粉碎。

    “这,这真是太给力了……”周维清看看自己的右腿,再看看那已经完全破碎的星辰树,喃喃的道:“冰儿说那些特殊的天珠师有什么邪魔变会迷失神志,邪魔变我到没有,不过却有了这邪魔右腿,这威力要是扫在人身上,那还能有个好?”

    而且,周维清发现,自己催动天力注入后的这一腿踢出,对体内的天力消耗并不大。突然间,他心中一动,回想起自己曾经数次在幻觉中感受到的那只黑虎。

    那黑虎给他留下深刻印象的有三个地方,一个是它那双妖异的血眸,然后是背后巨大的双翼,最后一个,就是那高高翘起带着尾钩如同蝎尾一般的尾巴。

    自己右脚会完全变成黑色,并且右腿会有主动上扬的感觉,岂不是正和那黑虎的蝎子尾巴有点像么?难道说,我这右腿就是因此而进化的?

    现在,他早已完全确定那枚黑珠应该就是幻觉中黑虎内丹一类的东西,他所吸收的就是这头不知名却极为强大黑虎的能力。

    “看来是这样了。哇哈哈,邪魔右腿。嘿嘿。”周维清兴奋的手舞足蹈。虽然暂时想要控制这右腿十分困难,对他的移动也带来了不少麻烦,但它的强大却足以弥补这些。力量大可以逐渐去控制,可别人谁能有这么强悍的右腿?这绝对是秘密武器一般的存在。

    接下来,在漫长而枯燥的赶路中,周维清却成了最忙碌的人,他一直跟随在大部队附近,但却并不和军队一起走,完全徒步行进,不断的磨合这条力量大的出奇的邪魔右腿与自身的关系。整整用了十天的时间,才算是基本适应了,虽不能说收发由心,但至少不会影响他正常的行动,而且一旦需要右腿发力的时候,也能较好的应用。

    通过不断的实验,周维清发现,自己这条右腿的力量相当恐怖,在运用天力的情况下,它机会是其他肢体位置力量的五倍以上,更为可怕的是,右腿没有了任何痛感,本身就像是一件强大的武器一般。他在发现这一点的时候,仔细检查了一下自己的第三条腿,确定了右腿并未影响到,才算是大大松了口气。这要是第三条腿也没感觉了,那他就不活了……

    军队是一直向南方行进的,虽然天弓帝国并不算很大,但也用了整整二十天的时间,才接近前线所在的区域。

    “再向前行进三百里,就抵达前线军营了。”上官冰儿向周维清说道。一路同行,她虽然依旧不怎么给他好脸色看,但也不会恶言相向,似乎就是把他当成一个普通的属下那样对待。

    周维清明显感觉到上官冰儿在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情绪放松了几分,他从萧如瑟那里听说了,这是上官冰儿第一次被派出来执行任务,眼看任务即将完成她的心态放松也是自然的。

    要知道,现在的上官冰儿可是天弓帝国国宝,就算在前线,统帅都不敢让她轻易上前线,尚未完全成长起来的天珠师相对脆弱,万一她出了点什么事,可要影响到帝国百年大计。

    “冰儿,我想和你商量点事。”周维清正色道。

    上官冰儿瞥了他一眼,“说吧。”

    “等到了军营,你让我到部队里去吧,我想上阵杀敌。”周维清这可不是在开玩笑,他完全相信,跟着她自己估计也不会有什么上阵的可能了。

    上官冰儿愣了一下,“你不想跟着我?”

    就在周维清准备解释的时候,突然间,他脸色大变,双脚一踏马镫,整个人就横向扑了出来。一把搂住上官冰儿,巨大的冲力直接将她带下了马。

    砰的一声,一根羽箭几乎是贴着两人的身体,狠狠的钉在旁边的路上,如果周维清稍微晚上半步的话,上官冰儿的身体恐怕就要被贯穿了。

    “敌——袭——。”周维清大喝一声,然后抱着上官冰儿一翻身,就钻进了她的马腹下面。

    上官冰儿此时也已经醒悟过来,她与周维清的脑海中同时想到了一个词:无声追踪矢。

    刚才那一箭,在命中之前,没有半点声音或是劲风发出,否则的话,以上官冰儿天精力八重的修为也不可能一点都感觉不到。周维清是因为心中突然产生了强烈的危机感,几乎是下意识的救了她。这已经不是人的本能了,而是属于那只黑虎野兽的本能。

    “不是无声追踪矢,是无声矢,否则我已经中箭了。放开我。”上官冰儿有些急促的说道。

    周维清此时已经飞快的摘下了自己头顶上的风帽,而上官冰儿还在他怀里搂着,不过,身穿铠甲的上官冰儿搂着可不怎么舒服。

    “快到我军营地了,怎么会有敌袭?”周维清一边说着已经一边催动起天力,这还是他第一次面对真正的敌人,要说心里不紧张,那是不可能的。

    就在这时,那莫名的危机感再次到来,他没有松开上官冰儿,而是再次带着她翻滚而出,噗的一声,一蓬血雾已经撒在了他们先前所在的位置,上官冰儿的坐骑硬是被射穿了,血光闪烁的羽箭狠狠的钉在他们之前所在的位置。

    此时,大军已经有些骚乱起来,弓箭兵们纷纷张弓搭箭向四周射去,后面的军队快速向前围拢,想要保护主帅。

    但是,也就在这个时候,只听一声爆喝,紧接着就是惨叫连连。周维清带着上官冰儿已经钻了出来,上官冰儿从他怀中跃出启动天珠,虽然穿着铠甲,但却依旧如同风般轻盈,人已经飘然飞出。

    周维清这才看清楚来敌,敌人数量并不多,只有十几个而已,但他们的速度却极其惊人,尤其是冲锋在最前面那人,双手挥舞着一对大的夸张的铁锤,每一柄铁锤看上去都宛如桌面那么大,带起一股恶风,所有羽箭射过去竟然全部被荡开,近战士兵更是根本无人能近一步。只是几次呼吸的工夫,就已经有十余名士兵惨死在那对铁锤之中了。

    此人看上去四十多岁,一脸虬须,上身赤裸着,露出极为粗壮的上身,黝黑的肌肤,膨胀到夸张的肌肉,最引起周维清注意的,是他右手手腕处,五颗体珠光华闪耀。

    那体珠每一颗都只有两种颜色,一半为黄翡,一半为冰种翡翠。黄翡代表的是坚硬,主防御,冰种翡翠代表的是力量。难怪他如此勇猛,这赫然是一名中位体尊。此时,他手腕上的五颗体珠有两颗都闪耀着光芒,显然,这一对大锤正是出自于两枚体珠的凝形效果。

    除此之外,剩余的还有十二人,全都是体珠师,手中持有各种不同的武器,有四名四珠级别,剩余都是三珠级别,这十几个人动起手来,面对普通士兵简直是所向披靡。箭雨对他们根本没有什么作用。宛如一把尖刀般直冲上官冰儿所在的方向。

    他们是专门来杀冰儿的。周维清瞬间就明白了。这些体珠师虽然强力,但也不可能挑战数千人的军队,他们敢这样冲过来,目标显然只可能是上官冰儿。不用问都知道这些人是来自于克雷西帝国。竟然出动了十几名体师,他们这是势在必得啊!

    上官冰儿身体一闪,躲过一根无声矢,却也惊出了一身冷汗,这种无声矢想要闪躲实在是太难了,以她这全速度型的身手都需要全神贯注。稍不注意就有被射中的危险。

    就在这时,伴随着一声尖啸响起,只听砰的一声炸响,那名五珠中位体尊前行的速度终于减缓了几分。一根羽箭在他那巨锤上爆开,略微影响到了他的速度。如此力道,正是来自于紫辰弓,但不是周维清射出的,而是萧如瑟。

    “不要慌,重装步兵上前阻挡,弓箭兵侧翼上树集中攒射,轻步兵侧翼包抄。”萧如瑟冷静的声音不断的发出一道道命令。上官冰儿这个主官乱了方寸,但她却无比冷静。

    此时的上官冰儿根本无暇顾及其他,她的目标太明显了,又是对方唯一的目的,那个隐藏在暗处不断射出无声矢的敌人凭借着连珠箭法完全拖住了她,她根本腾不出手来攻击,只能施展出御风靴的技能,飞快的辗转腾挪,才勉强能闪开无声矢的攻击。上官冰儿知道,隐藏在暗处的这个敌人,起码也是一位四珠级别的下位体尊,还不知道有多少手段没用出呢。

    不论是天弓帝国还是克雷西帝国,他们的御珠师数量都不超过一百人,而出现在这里的御珠师,近乎是整个克雷西帝国四分之一的力量,可想而知,克雷西帝国下定了多大决心要来杀她。

    “小胖,干掉那个弓箭手。”萧如瑟的声音在周维清耳中响起。

    面临这种乱战场面,周维清得到萧如瑟的提醒才明白过来,没错,要先解决那暗中威胁最大的无声矢才好。上官冰儿最优秀的能力就是速度,只要没有了无声矢,眼前这些体珠师想要追上她绝不容易。

    身形一闪,周维清就已经钻入了路旁的树林,谁也没注意他这个亲兵在腾身而起的时候,速度竟然是那么惊人。

    属性轮盘出现在眼前,周维清此时是既紧张又兴奋。他现在倒是不怕,凝形、拓印完毕后,他是一身的保命技能。而且他也不知道隐藏在暗处的是个怎样对手。按照之前无声矢来的方向,他飞快的在树林中前行。尽管那名弓箭手不断的变换位置,但总是有迹可循的。

    风属性加持之下,周维清速度极快,敏锐的感知力扩张到半径二十米范围,只要有蛛丝马迹,他都能察觉到。来自那黑虎的强烈感知在这时候充分发挥了作用。

    突然间,意念中一冷,周维清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向侧面扑倒,身体刚一沾地又再次弹起,连续两次变换方位,就在他行动的那一刻,一枚无声矢也已经贯穿了一株大树落在空处。

    周维清左手摘下紫辰弓,右手抽出一根羽箭,在快速移动的过程中,完全凭感觉射出一箭。他根本就没瞄准,也知道不可能射中对手,但是,凭借着强大的力量和紫辰弓的强力,这一箭射出,顿时带起一声凄厉的尖啸。任何人听到这声音恐怕也会吓一跳。虽然他有着敏锐的感知,但无声矢的压力依旧很大,他能感觉到,距离对方已经不到一百码了,稍微影响一下对方的持续发射,他就有迅速靠近的机会。

    果然,对方的无声矢停顿了一下。紧接着,一声有点尖锐的怒骂就响了起来,“我靠,这就是传说中的冲天射?竟敢吓我,小夜夜,炸死他。”

    “啊!公子,射程不够,我只能攻击五十码,现在还有七十多码呢。”

    “笨蛋,你干脆告诉人家我们在哪里好了?看,他到五十码了,赶快的。”

    确实,就在对方说话的工夫,周维清已经如同狸猫一般快速前冲,但却并不是直线而是走不规则的线路,不断通过树干、灌木丛等一切可以利用的地形来掩饰自己的身体。

    嗖——,又是一枚无声矢电射而至,这名弓箭手的准头极强,周维清已经竭尽所能了,但这一箭射来,却依旧是他前进的线路,距离越近,箭来的速度就越快,眼看就要避不过了,周维清却骤然消失了。

    他一向是怕死的人,敢于到这树林中寻觅敌踪,最大的依仗就是这空间系的第一个技能空间平移,有这技能在,就算是打不过,跑还是可以的。

    就在周维清闪开无声矢的同时,天空之中,一个直径足有一尺大的橘红色火球已经凝聚成形,带着炫丽的尾焰朝他的方向轰击而至。

    敌人不只是有体珠师,同时还有意珠师。

    当初周维清在帝芙雅的爆裂火球下险些丧命,可眼前这火球的威力,明显比爆裂火球不知道要猛上多少。看体积都能看的出来。

    周维清不敢怠慢,紫辰弓背在背上,天力运转,宛如寒冰凝结一般的霸王弓已经出现在他掌握之中,与此同时,风属性力量持续调动,令他自身的速度达到最快,闪电般弓如满月,一根羽箭已是电射而出。

    厉啸声比之前用紫辰弓时强了数倍,周维清这一箭射出的时候,整个人的身体也随之侧向倒下,躲过一记无声矢。

    轰——,巨大的火球被带有爆破效果的霸王弓一箭射中,顿时在天空中暴起漫天火雨,橘黄色的火光几乎覆盖了方圆三十码范围,将双方的视线全部阻隔。

    周维清可没闲着,半躺在地上,霸王弓已经再次张开,又是一箭朝着之前对方声音响起的位置射去。

    之前一直被对方的无声矢压制,他已经憋了很久了,终于有了喘息的机会,而且对方还看不到自己,那还不放手施为?单是调动霸王弓就消耗近一半的天力,弄出来了自然要多用用。

    轰——,又是一声剧烈的轰鸣在远处响起,这霸王弓所附带的爆破效果实在是太霸道了。这东西与无声矢截然相反,每一箭射出,必定会带出惊人厉啸,一旦碰触到物体,就会瞬间爆炸。而且这霸王弓射出的羽箭速度之快,已经完全超出了肉眼能够辨识的范围,几乎是周维清这边弓弦一响,厉啸声还未过去,那边的轰鸣就已经响起了。

上一页 《天珠变》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