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天珠变》->正文

第三集 意珠拓印 第二十章 一箭定乾坤

    “我靠,这什么技能?少爷快走。”又是一串火球从对面升空,这一次,一共五枚,虽然没刚才那个那么大,但颜色也同样是橘红色的。

    周维清这回可不射火球了,霸王弓接连开阖,连续三根羽箭射出。这些天来,他没事就向萧如瑟请教连珠箭法,虽然还不能取准,但射速却是提高上去了,凭借着霸王弓那爆破力的攻击效果,他也不用瞄准,只要感觉个大概的范围就行了。

    果然,三箭射出,对面顿时是一片鸡飞狗跳,那些火球歪歪斜斜的落在四周,却连一个都没飞回来。

    此时,就在周维清大约五十码外,两名青年那是一身的狼狈。

    其中一人身穿白色劲装,没有甲胄,手中拿着一张金灿灿的短弓,右手手腕上,四枚体珠光芒夺目,他这体珠也是两种翡翠组成,分别是敏捷属性的龙石翡翠和柔韧属性的糯种翡翠。此人相貌英俊,可惜此时脸上尽是狼狈之色,比较醒目的是他那一头金发,与短弓的颜色交映生辉。

    在他身边,则是一名身穿普通布衣的仆从,和他的少爷一样,看上去都是二十多岁的样子,左手手腕,三枚红宝石意珠光芒闪耀,那火球就是他不断发出的。

    在周维清这一连串的霸王弓怒射之下,这主仆二人那叫一个狼狈,连滚带爬的掉头就跑。

    周维清成功压制了这边的无声矢,但另一边的战场上却依旧是一面倒的局面。

    在萧如瑟的调度之下,天弓帝国的军队已经不再慌乱,但奈何那突然出现的十几人都是御珠师,在他们全力释放天力和技能的情况下,短时间内,普通士兵根本对他们构不成任何威胁。

    “营长,后撤。”无声矢压力突然消失,上官冰儿终于能够放松一下了,正在这时,萧如瑟的声音也传了过来。

    竞争是竞争,但萧如瑟也同样知道上官冰儿对于天弓帝国的重要性,更何况她还是小维的女朋友。

    萧如瑟的提醒虽然及时,但上官冰儿的处境却一点都不妙,她不是不想撤出战场,可无声矢压力消失的同时,对方已经冲过来三名体珠师围住了她。其中有两名都是以敏捷为主,而且是四珠修为的。

    上官冰儿虽然是极为少见的意体双珠纯敏属性,但她毕竟还只有两珠,只是中级天师修为而已,而敌人都是四珠级别的体珠师,不论是天力还是体珠凝形,都能够压制她。她只能快速的释放出风刃发动攻击,同时凭借御风靴和自己的速度与对方周旋,但想要冲出重围却是极难的。而对方这些偷袭的御珠师们却正在朝这边不断靠近,一旦再冲过来几个,上官冰儿根本不可能抵挡得住。

    萧如瑟现在也只能干着急,在他们这支军队中,根本没有御珠师的配备。敌人来的太突然了,也正好是在他们即将抵达军营,警戒放松的情况下发起的偷袭。如果不是周维清反应快,恐怕那第一箭射过来上官冰儿有可能就会受伤,甚至都坚持不到这个时候。

    砰砰之声连响,试图阻挡对方的重装步兵不断被那一对大铁锤砸飞,那名五珠修为的中位体尊实在太猛了,自身力量和防御力都极其惊人,双锤带有一层浓郁的白光,天力外放,分明已经突破了天精力,达到了天神力的层次,所向披靡,哪怕是重装步兵也无法阻拦住他一步,唯有萧如瑟的连珠箭才能带给他一些骚扰,此时,他已经距离上官冰儿这边的战圈越来越近了。一旦他真的冲过来,结果可想而知。

    就在这时,那中位体尊突然爆喝一声,双锤抡起,整个人宛如暴风一般剧烈的旋转起来,围攻他的重装步兵们顿时被砸飞一片,他猛然跃起,双锤同时抡出,直奔上官冰儿当头砸来。与此同时,还有两名体珠师也在同一时间冲了过来,与之前围攻上官冰儿的另外三名体珠师一起,死死的卡住了上官冰儿所有可以闪躲的路线,配合极为默契,攻击全力输出,不论是来自于空中的双锤,还是来自于四面八方的攻击,都要给上官冰儿必杀的一击。

    “完了。”萧如瑟直接闭上了双眼,尽管是对头,她也不忍心看到上官冰儿被砸成肉泥的样子。

    上官冰儿自己也绝望了,她已经竭尽所能,可此时却根本没有给她施展的空间。对方的针对性实在太强,她的实战经验又不够丰富,眼看就要香消玉殒。

    就在这万分危急的关头,突然间,一声厉啸响彻长空。剧烈的轰鸣在空中响起。一根漆黑的羽箭,轰然命中在空中落下的重锤之上,强烈的爆炸力硬生生的遏制住了那中位体尊下砸之势,更为强劲的是,就在那爆炸的中心,十二道黑芒宛如巨蟒一般电射而出,半径二十五码范围内,包括那中位体尊在内,一共十二名前来袭击的御珠师顷刻间被那黑芒席卷,并且强行拉扯。

    那中位体尊还好些,他是拉扯的中心,可围攻在上官冰儿身边的六名体珠师却受到了极大的影响,其中四名三珠级别的体珠师因为那攻击来的突然,瞬间就被拉扯了过去,其中一个比较倒霉的,头部正好撞在了那巨大的铁锤上,虽然说体珠师的身体强悍,但这铁球碰肉球的结果还是十分悲剧,直接就撞晕了过去,头破血流。另外两名四珠级别的下位体尊虽然因为修为强没被直接拉过去,但他们的攻击也被瞬间束缚,而且身体也被拉拽的向那中位体尊踉跄几步。

    这种好机会上官冰儿怎会放过,她就像是一座被压制了许久的火山,骤然爆发。

    三道风刃,狠狠的切割在一名无法动弹的四珠级别体珠师身上,这可是上官冰儿拥有第二对本命珠后进化过一次的加强版风刃,三道风刃同时落下,目标又是敌人脆弱的脖子,结果可想而知。那名下位体尊瞬间就被斩首,与此同时,上官冰儿的紫辰弓也动了起来,无声追踪矢毫不犹豫射出,另一名四珠下位体尊眉心中箭,贯脑而入,眼看也是不活了。

    这就是限制技能的可怕之处,尤其又是在猝不及防之下,身体被瞬间束缚,就只能被动挨打,上官冰儿虽然只是中位天师,但她毕竟是天珠师,比普通御珠师多出的增幅效果,令她的实力足以媲美甚至超过三珠级别的体珠师或意珠师。再加上纯敏的高速,瞬间就解决了对方两名高手。

    剧烈的爆鸣也同时惊醒了萧如瑟,她的反应也是极快的,紫辰弓可没闲着,那名撞晕了的三珠级别体珠师直接就被她用紫辰弓点了名。正常情况下三珠级别的体珠师已经不怕弓箭了,可耐不住人都晕了,天力无法调动,还如何能护体?

    转瞬之间局面逆转,对方十余名御珠师之中已经死了三个。但这还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当那十二道黑芒伴随着充满爆炸性力量的一箭出现后,这些御珠师的胆子已经被吓破了。

    黑暗属性可是极为罕见的,更何况还附带有那么强烈的爆破效果。

    “意体融合技,是周水牛。快撤。”那名中位体尊也顾不得体面了,拼命挣脱了身上的黑暗之触,就地一个打滚,扭头就跑。

    眼看首脑都撤了,其他御珠师自然是掉头就走,改变方向想外面冲去。

    刚才那一阵冲杀虽然凶猛,但这些御珠师也都消耗了不少的天力,就算是之前对上官冰儿的攻击成功了,他们也必须要立刻撤离,否则的话,被数千大军包围,那可就是想走也走不了了。

    上官冰儿面罩寒霜,手中紫辰弓不断开合,在这个时候,她的速度优势和天珠师的实力就完全展现了出来,无声追踪矢的威力可要比之前压制她那无声矢大得多,天珠师的身份令她的凝形箭多了追踪二字。目标直指那些三珠级别的体珠师,她的射速太快了,对方就算是能够抵挡住,向外冲的势头也必然会大幅度下降。当这些敌人冲出重围的时候,连一半人都没跑出去,只有修为最高的五人冲了出去,其他的被俘虏两名,剩余的都死在了上官冰儿的无声追踪矢之下。

    上官冰儿没有追,站在那里大口大口的喘息着,美眸中满是警惕之色,数十名重装步兵此时已经将她围在中央,高举手中盾牌保护她的安全。

    刚才这一战,可以说是上官冰儿有生以来经历过的最为艰难的一战,险死还生。如果不是那突如其来的一箭挡住了对方实力最强的中位体尊,并且瞬间限制住了对方十二人的攻击速度,使得对方瞬间死了三个,多人受伤。恐怕结局就完全不一样了。不但她要死,而且这些御珠师恐怕还能全身而退。

    是周元帅?不可能啊!因为边疆战局暂时稳定,周元帅被调回帝都述职,暂时不会回前线。可那么强大的一箭,极为明显附带黑暗属性的意体融合技,难道是他?

    正在这时,萧如瑟已经走了过来,此时的她,秀眉紧皱,来到上官冰儿身边,“营长,你没事吧?”

    上官冰儿摇了摇头,道:“没事,就是天力消耗很大。谢谢你,萧队长。如果没有你的调遣,恐怕我军的损伤会更严重,我也……”

    萧如瑟道:“你应该谢的不是我,而是小胖。你懂的。”

    上官冰儿眼神一凝,“真的是他?他人呢?”

    萧如瑟道:“我怎么知道?我们损失不小,不过,这次也可以说是立了大功。我已经让大家轻点伤亡人数,治疗伤者了。”

    上官冰儿轻叹一声,“对不起,我是个不合格的指挥者。”

    萧如瑟淡淡的道:“刚才敌人的目标是你,你哪有指挥的机会,何况你还是一名优秀的天珠师。先到军营再说吧。”自从知道了上官冰儿和周维清之间的关系后,她对上官冰儿的态度明显缓和了许多。肥水不落外人田,怎么说,这也是她未来的弟妹。当然,偶尔萧如瑟心中也会有点酸溜溜的感觉。

    正在这时,周维清已经从士兵中钻了过来,一看到上官冰儿没事,这才大大的松了口气。

    刚才那一箭自然是他射出的,凭借霸王弓压制了那主仆二人之后,他本想前追,心中却莫名的感到强烈的不安,冲到树林边缘时,正好看到上官冰儿被围攻,关键时刻,他也顾不得许多,霸王弓配黑暗之触,意体融合技关键的一箭扭转乾坤。

    上官冰儿看着周维清的目光明显要比平时柔和了许多,轻声道:“谢谢。”

    周维清嘿嘿一笑,心中暗道,这有什么好谢的,保护自己的女人这还不应该么?

    萧如瑟竖起大拇指向周维清比了比,那扭转乾坤的一箭实在是太漂亮了。

    和他们这边的放松相比,另一边的偷袭者们却是一片愁云惨雾的景象。

    为首者,正是那发射无声矢的白衣青年,冲出重围之后,那五名体珠师已经和他们主仆二人汇合在一起。

    “废物,你们这群废物。这么多人出手,连个两珠级别的小丫头都搞不定。”

    那使双锤的中位体尊苦笑道:“殿下息怒,您在远处也看到了,那突如其来的一箭我们根本没办法抗衡。恐怕周水牛就在附近,要不是我们跑的快,恐怕就真的是全军覆没了。”

    这白衣人正是克雷西帝国九皇子白玖。今年二十五岁,体珠却已经修炼到了第四颗,在克雷西帝国的一众皇子中是最为出色的一个,专门负责掌管克雷西帝国御珠师力量。此次他亲自带队,目标就是击杀上官冰儿,可谁知却功亏一篑。

    白玖冷哼一声,“放屁,要是周水牛在,你们还能活着回来?别说是你们,就算是我也要留在这儿了。前天我还得到消息,周水牛尚在天弓城。”

    中位体尊此时也醒悟过来,“对啊!那一箭虽然威力强劲,但破坏力却有所不足,如果是周水牛的话,恐怕那一箭就能要我的命了。难道说……”

    白玖点了点头,“没错,除了上官冰儿,还有一名天珠师在天弓帝国军队中,但修为不高,最多也就是和上官冰儿一样的两珠中位天师级别,他的意体双珠应该分别是黑暗与力量,和周水牛一模一样。如果不是他,我的无声矢也能要了上官冰儿的命了。撤,先回去再做计较,看来,这一次要请动老师出马才行了,决不允许天弓帝国拥有两名天珠师。小夜夜,你刚才说那个家伙在闪躲我无声矢的时候曾经消失了一下?”

    跟在白玖身边那名火属性意珠师洛晓夜是他的跟班,从小跟白玖一起长大,贴身侍卫。

    “是啊!殿下,我好像是看他消失了一下,不然的话,他怎么能那么快躲过您的无声矢啊!”

    “你看清楚了么?”白玖眉头微皱。

    洛晓夜喃喃的道:“好像没看清楚。”

    白玖一头黑线,“笨蛋,没看清楚你汇报个屁啊!”

    洛晓夜眨了眨眼睛,“可是,您不也没看清楚么?”

    “小夜夜——”

    “殿下,我们赶快撤退吧。”这洛晓夜虽然脑子里缺根弦,但可不傻。

    “回去再和你算账。”

    半个时辰后,上官冰儿终于率领大军回到了前线军营。

    在天弓帝国与克雷西帝国交界处,有大片的山峦、丘陵、沼泽等种种复杂地形,将两个国家阻隔开来,天弓帝国全国兵力只有五个联队,也就是五个师团。其中一个联队驻守天弓城,另外一个联队则驻守在帝国东疆,唯独在这边驻扎了三个联队的重兵。分别扼守住两国之间的交通要道。因为地形复杂,因此,双方很少发生大规模的战争,但小摩擦却不断,最常用的战斗方式就是派遣小股部队骚扰对方,这两个国家之间的战争却是以游击战为主,却也奇葩了。

    三个联队三万大军驻扎的营帐连绵起伏十余里,军营上空,似乎隐隐有一股肃杀之气令人生畏。

    当周维清看到这大片的军营时,不禁有种热血沸腾的感觉,这就是前线军营了,也是自己父亲绝大部分时间生活、战斗着的地方。老爹,你可知道,你儿子已经来到了前线么?

    之前那一战的伤亡数字已经统计出来了,在对方十余名御珠师的偷袭下,一共死了七十余人,重伤四十余,轻伤近百。这是一个多么恐怖的数字啊!要知道,对方只有十三个人,算上隐藏在暗处的两个也只有十五人。战斗从开始到结束,不过一刻钟的工夫,而且对方的目标还只是上官冰儿而已,在这样的情况下,这些经过训练的军人还损失如此惨重,可想而知御珠师在战场上的杀伤力何等强横了。

    大军进驻第五联队营地,按照所属不同营各自归队,上官冰儿去联队长那里报道,三营的全部三个中队由萧如瑟指挥归队。

    在三营中,萧如瑟的实际权威其实还在上官冰儿之上,除了靠拢上官冰儿的毛利所在中队之外,大多数中队都唯她马首是瞻。

    萧如瑟用极短的时间就将三个中队人马安顿完毕,给周维清也安排了一个营帐,就在上官冰儿营帐旁边。

    “小维,你先去休息休息吧。以你小队长衔营长亲兵的身份,是不需要参加操练的,自己没事的时候多练练箭法还有你的那些本事就是。离开这么久,我要去查看一下全营的情况。”

    周维清点了点头,道:“姐,你去忙吧。我自己修炼就是。”

    萧如瑟走了,周维清也进了自己的营帐,这是一个单独的营帐,萧如瑟自然会照顾自己这位小弟弟,这是一座中队长级别军官住的营帐,帐篷以熟牛皮制作而成,不但隔风挡雨,而且保温效果极好。足有二十多平方米。里面日常用品一应俱全,比在天弓城外那小营帐不知道强了多少。

    萧如瑟这么做也不算过分,先不说周维清是周水牛元帅独子,单是他那尚未公布的天珠师身份,住这么个营帐都算是委屈了。

    周维清摘掉自己身上的包袱,直接躺倒在床上,不过,此时他可没有休息的心情,脑海中不断闪烁着之前那一战的过程。

    毫无疑问,自己的实战经验还是极为不足的,而且,对天力的分配也有问题,最后那一箭射出后,又是几乎耗尽了所有天力。自己意珠之中那么多技能,可全力施为的时候,想要都用一遍都难。

    给他印象留下最深的一幕,就是最后对方六人围住上官冰儿限制她行动,空中两柄重锤落下的那一刻。那一瞬间的配合相当精妙。也让周维清明白了,御珠师也是需要配合的。如果不是上官冰儿乃是全敏属性,恐怕根本坚持不到他回援,如果不是自己的技能特殊又有大量士兵从旁辅助,恐怕结局依旧是香消玉殒。

    配合,配合。他们御珠师能够彼此配合,可我一个人的意珠就有六种属性,我自己就应该能配合才对。

    周维清隐隐明白,今天上官冰儿出现危险时自己能够及时察觉,那是因为上官冰儿帮助他觉醒的本命珠,本身气息有所联系。可如果今天出现危险的是萧如瑟呢?自然就不会有这种感知了。

    想要保护亲人,保护自己的祖国,就要有强大的力量,此时的他,心中不禁对父亲涌起一股由衷的敬意,这么多年来,都是父亲在保护着天弓帝国啊!

    想到这里,周维清翻身坐起,意念一动,四大死穴所拥有的气旋顿时加速运转起来,毫无疑问,他现在最需要的就是天力。

    这几个月修炼下来,周维清的天力已经真正相当于天精力四重水准了,但想要冲击涌泉穴却还十分不足,他前几天还曾尝试过,可天力尚未催动到膝盖处,就已经不够了。想要冲击涌泉穴,起码要先将天力冲到足三里穴,通过足三里穴的加速再冲到三阴交,再加速后才能冲击涌泉,显然,这需要一个天力积蓄的过程。

    第五联队,师部。

    “什么?你要辞去三营营长的职务?上官子爵,你不是开玩笑吧。”第五联队联队长高升惊讶的看着一脸坚决之色的上官冰儿。

    上官冰儿沉声道:“联队长,我当然不是开玩笑,我发现自己没有统帅一营兵马的能力。在统军方面,我还有着极大的欠缺,不能因为我是天珠师,就坐上高位。这对三营的将士不公平。指挥军队是一门高深的学问,我自问能力不足,如果继续指挥三营,难保不会出现大问题。为了三营的将士们,请您答应我的请求。我愿留在军营成为一名战士直接参与战争,也不愿做一个不称职的营长。”

    此时,第五联队师部内就三个人,除了上官冰儿和联队长同为子爵爵位的高升之外,还有第五联队副联队长兼任一营营长的钱战天。两人面面相觑,都是大感头疼。

    高升道:“上官子爵,你刚刚击杀对方六名御珠师,生擒两人,我正准备向军部汇报为你请功,你这又是何苦呢?指挥军队可以慢慢锻炼嘛。”

    上官冰儿用力的摇了摇头,“这都是萧队长的功劳,如果不是他指挥得当,不只是我会被对方击杀,恐怕我军损失也会更大。我不能用三营将士们的鲜血来锻炼我自己的指挥能力。请您答应我的请求吧。”

    旁边的钱战天道:“上官营长,你也知道,营级将领的调动并不是我们能够说了算的。我看这样吧,你的请辞我们会向军部汇报,一切由军部决定。”

    上官冰儿道:“那请联队长下令,我们三营暂时由萧队长代理营长,我将不再参与三营的指挥。”

    高升见她意甚坚决,无奈的道:“好吧,就依上官子爵的意思。”

    “谢联队长。”上官冰儿行了个军礼后退了出去。

    高升看向钱战天,两人面面相觑,钱战天低声道:“这丫头外柔内刚,不过,军部让她任职营长确实有些草率了,毕竟,她没有经过真正的军校培养。”

    高升道:“这是元帅的意思。其实,元帅是打算让她在前线感受一下战争的气氛,亲身经历过再慢慢培训。不过,她也确实不适合继续留在军营了,今天的偷袭显然是克雷西蓄谋所为,万一要是她在咱们这里出了事,让我怎么向元帅交代?我这就写报告给军部,飞鹰传书回去,相信十天内就会有答复。老钱,你调动一营的人吗,驻扎在三营旁边,加强防御,务必要保护好上官子爵的安全。”

    “我懂。真希望上官子爵早点成长起来,可惜,她是个女孩子。不知将来能否接替元帅的重担。”

    ……

    “小胖,你在么?”周维清正在帐内修炼,外面突然想起上官冰儿的声音。

    “我在。”结束修炼,周维清跳下床,帐篷帘掀起,上官冰儿从外面走了进来,周维清立刻发现她的情绪有些不对,她的眼神中充满了落寞的感觉,整个人都显得有些失神。而且,这还是她第一次直接叫他的名字。

    “冰儿,你怎么了?”周维清拉过一张椅子示意她坐下。

    上官冰儿突然抬头看向他,“我是不是很笨?我没能统驭好将士。我……”

    看着她突然激动起来的情绪,周维清吓了一跳,“冰儿,你怎么这么说?今天的事不能怪你,何况,我们也给了对方极大的杀伤。”

    上官冰儿摇了摇头,道:“我不是一个合格的指挥官,小胖,你知道么?其实我根本不知道应该如何才能指挥好一支军队,也不会排兵布阵。以前我一直认为,自己是天珠师,就算指挥能力差一些,也能够通过自己的实力来弥补。今天我突然明白我的想法是多么愚蠢,天珠师与军队指挥官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难怪萧队长总是不服我,他是对的,相比之下,他比我更适合做这个营长。我已经向联队长请辞了,详细用不了多久,命令就会下来。”

    周维清拍拍自己的肩膀,“借你靠一下?”

    上官冰儿愣了一下,看着周维清那满是关切的目光,犹豫片刻后,她终究还是走上前,轻轻的将头靠在他的肩膀上,但身体其他部位却都和周维清保持着些许距离。

    周维清心中充满了怜惜,抬起手想要搂住他,却被上官冰儿有些急促的阻止,“你别动。”

    周维清立刻停下手,“好,我不动。”

    她就那么轻轻的靠在他肩膀上,缓缓闭上双眼,低声道:“小胖,你知道么?其实我很累,我的心一直都很累很累。”

    “我明白的。你毕竟才十六岁,却是除了周大元帅之外帝国唯一一位天珠师,在你身上,背负了太多的责任和期望。你要不断的修炼来提升自己的实力,又要让自己去适应军队的一切,这对你来说太辛苦了。”

    “我不怕辛苦,小胖,你知道么?我真的不怕辛苦。再苦再累我都能坚持下去。可是今天,却依旧有那么多的战士死在我面前,七十多条生命就那么没了,重伤者最多能有一半继续留在军队就不错。几乎是一百条生命因我而……,以前,他们从来都不让我上战场,在今天之前,身为营长的我甚至寸功未立。今天是我第一次杀人,也是第一次看到那么多人死在我面前,我心里好难受,真的好难受。我不能再做这个营长了,否则,不知哪天,就会有更多的战士因我指挥不当而殒命。我真的不想看着他们一个个死在我面前的样子。”

    周维清心头微震,他确实没想到,今天竟然会是上官冰儿第一次杀人,难怪她的反应会这么大。看着那么多人为了保护她而亡,她的心有些无法承受了。感受着她身体轻微的颤栗,周维清沉声道:“冰儿,让我来为你承受这一切吧。”

    上官冰儿身体一僵,她完全明白他是什么意思,以他的天赋,如果公开了自己天珠师的身份,那么,毫无疑问,自己原本身上的压力就都会转移到他身上。如果说,一直以来,在上官冰儿心中,对周维清的态度都是极为矛盾的,在这份矛盾中,怨愤占了大部分。那么,在他说出这句话的那一刹那,所有的怨愤似乎都随之消失了,在她最需要安慰、最脆弱的时候,周维清情绪平稳说出的这句话令她的心第一次因为他而感动了。之前,哪怕是他那一箭射来救了她性命的时候,她也没有过这样的感受,但此时此刻,她真的感觉到,这个男人的肩膀是能够依靠的。

    原本垂在身体两侧的双手悄然抬起,轻轻的搂住了周维清的背,两人之间那原本存在着的寸许距离随之消失,她终于肯自愿的抱住他了。

上一页 《天珠变》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