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天珠变》->正文

第三集 意珠拓印 第二十一章 偷心、偷营

    当上官冰儿抬起双臂抱住他的那一刻,周维清只觉得体内仿佛有一股浓烈的暖流冲入心田。这个平时有点小猥琐、小无耻的家伙,此时此刻大脑竟然是一片空白。

    这一抱对周维清来说是认可,是的,就是认可,从小到大,他在别人眼中都是废物,哪怕是他成为了天珠师之后,这份阴影其实也并未完全从他心中消失,在内心深处的那份自卑始终都是存在的。这也是为什么他以前和上官冰儿在一起时总是说些怪话逗弄她的原因,那根本就是对自卑的一种掩饰。

    她抱我了,她竟然主动抱我了。这份实实在在暖玉温香入怀的美妙感受令周维清心中充满了浓浓的暖意。终于有个女孩子,还是如此美丽的女孩子觉得我是值得依靠的,至少在这一刻是的。前所未有的满足感令周维清的心跳不断的加快。

    上官冰儿在抱住他之后,俏脸也是羞得通红,她抱住周维清的时候,处于感动中的神志也随之清醒了几分,紧张感也油然而生。这个家伙总是有点坏坏的,他会不会趁此机会……

    但是,很快,上官冰儿的情绪中就出现了讶异感,因为她发现,周维清老老实实的站在那里,一点也没有动手动脚的意思,紧张悄然消失,渐渐的,那份曾经出现过的安全感蔓延在她内心之中。

    他虽然坏了我的清白,可今天他也救了我的命,以前的一切就一笔勾销吧。上官冰儿在心中悄悄的对自己说道。

    当一个女人讨厌一个男人的时候,不论这个男人为她做多少事,这份讨厌也不会轻易消失。但当一个她认可了他之后,就算他什么都不做,她也一样会感受到他的好。

    两人就这么默默的站着,他们毕竟年纪都还不大,一个是被人叫了多年废物有些自卑的男孩子,一个是身上背负了太多责任有些不堪承受的女孩子。此时此刻,他们的两颗心就这样彼此靠拢着,尽管没有再说话,但他们彼此的气息却都在安慰着对方。

    “谢谢你,小胖,我心里舒服多了。”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还是上官冰儿率先开口,她松开抱住周维清的手站直身体,抬头向他看去。看到他正傻傻的看着自己,忍不住噗哧笑了出来。

    “冰儿,你笑起来真好看。”周维清憨憨的说道。他此时大脑是有些短路的,但内心的阴霾却在上官冰儿的拥抱中消失了许多许多。

    上官冰儿感受到他口鼻中喷出的热气,俏脸更红了几分,轻咬下唇,那样子是要多可爱就有多可爱。

    周维清只觉得脑中充血,几乎是下意识的低下头,缓缓向她靠近,他的动作很慢,因为在这个时候,他绝不想亵渎这个拯救了自己心的女孩儿,如果她稍微有一点不愿意,他都会立刻停下来。

    两人的面庞越来越近,上官冰儿粉嫩的娇颜更红了,但她在这个时候却没有躲,刚才那一番心与心的交融,令她对他的恶感尽去。

    就在两人距离还不到一寸的时候,突然间,门帘刷的一下被撩起,一个有些急促的声音随之传来,“小维,上官冰儿竟然辞去营长……,呃……”

    萧如瑟从外面冲了进来,吓的上官冰儿宛如受惊的小鸟一般跳开。

    “我走错了,你们继续。”萧如瑟神色古怪的丢下一句话转身就跑了。

    周维清一阵无语,脑门上起码有十几条黑线向下蔓延,眼看就要一亲芳泽了,姐,你这来的也太不是时候了。

    上官冰儿粉嫩的俏脸已经红道了耳根,微嗔道:“都怪你。我回去了。”说完她就要跑。

    “冰儿,等一下。”周维清一步上前,飞快的拉住上官冰儿。

    “你,你干什么?”刚才那份旖旎的气氛已经随着萧如瑟的闯入而消失,上官冰儿不禁有些惊慌的低下了头。

    “冰儿你别走,你想不想为今天死难的将士们报仇?”周维清低声说道。

    “嗯?”上官冰儿这才明白自己会错了意,抬头看向周维清,“报仇?怎么报仇?”

    周维清眼中寒光一闪,低声道:“这是两个国家之间的战争,他们给我们造成百余死伤,我们也去杀他们一百人,不就为死难的将士们暂时报仇了么?这里距离克雷西帝国最近的军营有多远?”

    上官冰儿道:“大约有三百里,这三百里地形复杂,也是我们两国之间的缓冲带。你是想去偷营劫寨?”

    周维清点了点头,“你不是想知道我的意珠都拓印了什么技能么?今晚我都告诉你。没错,在统帅军队方面,我们都比不上萧队长,但是,我们是天珠师,我们在战场上的作用用三个字来形容最为恰当,那就是破坏力。这才是我们天珠师的价值所在。对方能冲到我们的国境内来袭击你,为什么我们不能给他们一个教训呢?”

    上官冰儿深吸口气,美眸中流露出毅然决然之色,道:“好,就这么办。我先回去恢复天力,晚饭后我过来找你,我们商量一下行动方式。”

    周维清一直将上官冰儿送出营帐后,这才返回自己的床榻处继续修炼。正所谓初生牛犊不怕虎,年轻人是最容易冲动的,他只想让上官冰儿开心一些,而上官冰儿则想为死难的将士报仇,两人一拍即合。

    当袅袅炊烟渐渐在军营上空升起,夕阳带来的晚霞已经映红了半边天空,炊事兵们在忙着做饭,晚饭时间到了。

    天弓帝国军方有明确规定,不论是什么级别的将军,除非有特殊情况,否则都必须要和战士们一同用餐。这规定,就是周维清的老爹周大元帅制定的。所以,每当这个时候,都是三营将士们最兴奋的时候。因为只有在这时他们才能看到那位有帝国第一美女之称的美女营长。

    不过,今天的晚饭,气氛明显有些怪异,毛利中队长一脸焦急之色的和上官冰儿说了半天话,但上官冰儿却是面色如常。而在三营最有威望,一向和美女营长不和的萧队长竟然也在那边,与其他一众中队长在整个晚饭的过程中几乎都在商谈着什么。

    不用问都知道上官冰儿再向萧如瑟移交营长全力呢,周维清可没凑过去,自己找个角落大快朵颐,大锅饭肯定不如家中小炒好吃,但却别有一番风味儿。尤其是对周维清这种,曾经在野外生存几天吃草根树皮的人来说,这已经是很棒的待遇了。周大元帅开始训练他的时候,第一句话说的就是,不论什么时候,都决不许浪费粮食。

    吃过饭,他重新返回自己的帐篷,时间不长,身影一闪,帐篷门帘甚至都没怎么晃动,房间中就已经多了一人。正是上官冰儿,在她手中,还拿着一张羊皮地图。

    令周维清吃惊的是,此时的上官冰儿似乎又恢复了对他那种冷冰冰的态度,粉嫩的俏脸上神色平静,与下午哪会儿温柔如水的样子大相径庭。

    “看什么?还不快过来?”看着周维清呆呆的样子,上官冰儿心中大为好笑,但脸上还是一副冰冷的样子。

    周维清走到上官冰儿身边,试探着问道:“冰儿,你不会失忆了吧?”

    上官冰儿想到过很多周维清可能说的,却也想不到这家伙会说出这么奇葩的一句话,终于没憋住,噗哧一声笑了出来,“傻瓜。”

    “你故意的?”周维清这才醒悟过来,顿时恶形恶状的张开双手就朝着上官冰儿扑了过去。

    “不许动。”上官冰儿脸色一沉。

    “呃……”周维清顿时保持着扑出去的姿势强行刹车。

    上官冰儿一本正经的道:“你现在还在考验期,不许对我动手动脚的。”一边说着,她嘴角处已经荡漾出一丝笑意。

    “冰儿,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坏了。”周维清怎会看不出上官冰儿是故意的。

    上官冰儿哼了一声,“最大的便宜都让你占了,我心里阴影还很深呢,总要考验你一番吧。”

    周维清嘿嘿一笑,“考验,当然要考验。我们先办正事。”他一点都不急,上官冰儿肯给他考验的机会,两人之间的关系已经有了实质性进展,他很享受这种追求她的感觉。这家伙的情商还是很高的,好不容易俩人关系改善了,可不能因为一时色迷心窍再退回去。

    上官冰儿白了他一眼,道:“我怎么觉得,现在的你比以前那坏坏的样子更危险。”

    周维清眨了眨眼睛,“要不我还原来那样?”

    “呸。不许。”一边说着,她已经将手中地图展开在桌子上。“小胖,你看,我们在这里。”上官冰儿在地图上指了指,接着说道:“一直向前,是一片丘陵区域,丘陵上生长着茂密植被,地形极为复杂,而且里面会有天兽出没,据说还曾出现过宗级的强大天兽。因此,这片丘陵区域就形成了一道天然屏障。而从我们这边到克雷西帝国只有三条路,一条大路,两条小路。我们三个联队的兵力,主要扼守的就是大路,两条小路都各有两个营的兵力,因为距离这边很近,只要有敌军出现都能第一时间得到援救。”

    “克雷西帝国在这边驻扎了总共约四个联队的兵力,总兵力比我们要多一些,在装备上也要优于我们,弓箭兵除外。他们的四个联队也是驻扎在一起的,但和我们一样,都会有大量的巡逻队在丘陵外围游弋。如果我们要过去的话,我建议走小路最好。趁着夜色,能够隐秘抵达。”

    让上官冰儿有些出乎意料的是,周维清竟然十分仔细的看起地图来,而且不停的用手在地图上比比划划着,似乎在计算着什么,那样子十分认真。

    “小胖,你在干什么?”上官冰儿好奇的问道。虽然说周维清不是特别英俊,但他身材高大,肩宽背阔,全身都充满了阳光的气息,略显憨厚的面庞更是十分耐看,此时这一认真起来,更多了几分沉稳。都说认真的男人是最帅的,再加上上官冰儿内心的芥蒂今天解开了不少,此时越发觉得他不是那么讨厌了。

    “等一下。”周维清简单的回答了一下上官冰儿,又捣鼓半天,才直起腰,闭上眼睛,似乎思索了一会儿什么似的,然后才道:“我们这就出发吧,就按照你所说的,从小路走。”

    “嗯。”上官冰儿嗯了一声,两人都背上自己的紫辰弓,每人带了两壶共一百枝羽箭,走出了帐篷。

    上官冰儿凭借着仍旧是营长的身份,以巡营为名,在营地里兜了个圈子后,才和周维清悄悄的出了营地。

    除了军营后,周维清才知道这边的戒备有多么森严,一路上,经过的明岗足有十几处,暗哨更是多不胜数。上官冰儿将巡营改为了视察,凭借着自己的营长身份,堂而皇之的穿过一道道防线,和周维清一起进入了通往克雷西军营方向的一条小路。

    “前面没有哨卡了,我们准备加速。”上官冰儿一边说着,竟然开始脱自己身上的铠甲了。

    周维清眨了眨眼睛,“冰儿,这不好吧……”

    “什么不好?”上官冰儿一边脱着甲胄,一边疑惑的看向他,只见周小胖此时竟然两只手纠结在那里画圈圈,低着头,脸似乎还有点红,“冰儿,咱们是不是发展的太快了?而且,这还是荒郊野外的,野战容易受凉吧。”

    三条黑线瞬间出现在上官冰儿脑门上,一阵羞恼,“你脑子里都在想什么啊!把你那龌龊心思收起来。我能穿着铠甲去偷营劫寨吗?”

    “呃……”周维清抬头看时,这才看到人家脱掉铠甲后,里面露出了一身黑色紧身衣。

    上官冰儿虽然只有十六岁,但发育的已经相当不错了,这紧身衣一穿,顿时勾勒出了动人的线条,那一道道弧线,看的周维清大吞口水,眼神自然也就有点不正常了。

    “喂,看什么看?”上官冰儿俏脸一红,在他肩膀上拍了一下,“你走前面,不许乱看。”周维清那灼热的目光看的她心中一阵发慌。

    周维清只觉得一阵心猿意马,心中暗暗想到,这么美的女孩子竟然已经是自己的人了?那天怎么就神志不清了呢?真是太二了。

    属性轮盘旋转到青色区域,右手手腕上是冰雾缭绕的冰种翡翠体珠,左手手腕则是在夜晚变成了玫瑰红底色的变石猫眼意珠,周维清速度陡增,飞速前行。

    上官冰儿也同时释放出了自己的本命珠跟随在他身后。

    本来上官冰儿还觉得,这种长途奔袭,周维清的速度可能会差一些,不行的话,自己就带着他一点。但是,等两人展开身形之后,她却惊奇的发现,周维清的直线速度竟然一点都不比她这个意体双珠全敏属性的天珠师差。

    因为是在后面观察,很快,上官冰儿就发现了问题所在,周维清本身的速度虽然也不慢,但和她比起来还是有不小差距的,他之所以能够这么迅疾的奔行,这奥秘就在他的右腿上。每当左腿点地加速的时候,他的身体都只是简单的维持平衡而已,但是,当右腿点地的时候,人却如同箭矢一般飚射而出。因此,周维清的奔跑速度虽快,但却是一个个前冲的过程,并非线性加速。

    “小胖,你的右腿?”上官冰儿释放出凝形的御风靴,脚下多了一双青色的气体状长靴,这才能在速度上稳稳的超越周维清。

    周维清歪头看到跟在自己身边的上官冰儿,嘿嘿一笑,道:“给力吧?我的腿都很给力呢。这好像也是来自那头黑珠的好处。还记得那天我突然全身剧痛后来抱住你才缓解么?就是那次,我的右腿好像发生了变化。”对自己的女人,他自然不会隐瞒什么,将自己对右腿的判断简单的说了一下。

    上官冰儿这才恍然,难怪他之前不肯起码,一直跟随在大军旁边,原来竟是为了适应这条右腿。

    本来她心中对这次偷袭还是有些紧张的,毕竟,周维清的速度还不足以逃离,但现在看来,这份担心完全是没必要的。

    三百里路,在两人的全力加速下,也用了一个多时辰的工夫才赶到。

    “小胖,再往前就到对方的哨卡了。”上官冰儿停下脚步看向周维清。

    周维清点了点头,道:“我们先休息一下,你也恢复一下天力吧。”

    两人找了处隐秘的地方恢复天力,周维清虽然修为远不如上官冰儿,但不死神功的奥妙令他在之前奔行的过程中也大幅吸收着空气中的天地元力,一个多时辰的奔行消耗并不大,一会儿的工夫就恢复过来了。

    这些天他基本上摸清楚了自己不死神功恢复的速度,在全力催动死穴气旋的情况下,从完全耗尽到全部恢复天力,大约需要半个时辰的工夫,这是一个相当惊人的速度,要知道,哪怕是天珠师,也需要至少一个时辰以上。

    恢复了天力之后,两人再次起身。

    “根据我们得到的消息,克雷西的岗哨大约是两个时辰更换一次,现在已经快到子时了,再过半个时辰即将换岗。”上官冰儿说道。

    周维清想了想,道:“那我们就再等半个时辰,等他们换岗之后再行动。避开明岗,偷袭暗哨,以你的无声追踪矢再加上我从旁辅助,应该不会被对方发现。潜入军营后,一击即退。”

    “好。”第一次真正意义上要和周维清配合,再加上只有他们两人来偷营劫寨,上官冰儿多少还是有些紧张的。偷眼观看身边的周小胖,她却发现,他虽然也是第一次,但明显要比自己沉稳许多。隐约中,能够看到他眼中偶尔会闪过一道淡淡的邪气。

    周维清从那黑珠上得到的好处毋庸置疑,但他本身的性格也同样会受到那强大黑珠的些许影响,一想到要展开的杀戮,这个战场初哥不但没有半分惧怕和紧张,反而有些兴奋。

    半个时辰后。两条身影悄然行动起来。

    避开明岗十分容易,只需要游走在丘陵与小路边缘地带悄悄绕开就行了。

    绕开两处明岗后,周维清突然一拉上官冰儿,伏下身体。“等一下。”

    “嗯?”上官冰儿快速摘下背后的紫辰弓。

    周维清低声道:“左前方五十码,有一处暗哨,三个人,我潜过去,你解决左侧那个,剩余两个交给我。”

    好强的感知。上官冰儿暗暗心惊,以她两珠级别的修为尚未感觉到的,周维清竟然发现了,在这丘陵边缘近是丛林,不到三十码以内可是很难发现踪迹的。

    周维清向上官冰儿交代完,自己就从侧面悄悄的绕了过去,上官冰儿也同时动了起来,飘身上树,宛如一缕青烟般在树枝上前行,没有发出半点声音,跳过三株大树后,她才看到那三名全身黑衣的暗哨。

    为了不发出声响,她十分缓慢的拉开自己的紫辰弓,羽箭直指左侧一人,只等周维清出手。

    就在这时,她突然看到,一道如同猎豹一般的矫健身影宛如闪电般直扑那三名暗哨背后。

    在这一瞬间,上官冰儿只觉得冥冥中似乎有个声音在指挥着自己似的,松开弓弦,嗖的一下,羽箭就已经射了出去。

    以上官冰儿在弓箭上的造诣又是刻意偷袭,这种普通士兵怎么可能有闪躲的机会。噗的一声轻响,羽箭已是贯脑而入。左侧那名暗哨连惨叫都无法发出,身体一歪就倒了下去。

    另外两名暗哨刚发现不对的时候,两人的脖子上已经同时出现了一只大手,强烈的冲力随之而来,他们的头被狠狠的按在了泥土之中,颈椎破碎的声音随之响起。

    羽箭射到与另外两名暗哨脖子被抓住几乎是同一时间,三名克雷西帝国的暗哨就这么死了,虽不能说一点声音都没有,但那轻微的声响早已被丛林中的虫鸣鸟叫声所掩盖。配合之默契,令人叹为观止。

    毫无疑问,从后面扑上去的,自然是周维清,他的做法很简单,绕到暗哨后方,以右腿发力,瞬间爆发出惊人的速度,同时捏住对方脖子,令其无法出声,并且将其脸部直接按在泥土之中捏断脖子。他的体珠乃是纯力量属性,别说是脆弱的颈椎,就是粗壮的大腿骨也一样捏的碎。

    不过,连他也没想到,上官冰儿和自己的配合竟然这么默契,他的右腿都已经准备好了,一旦上官冰儿的羽箭来的晚了,就是一腿扫上去,动静大点也顾不得了。

    手上骨骼破碎的声响以及那生命流逝的感觉令周维清眼底闪过一抹血色,这是他第一次杀人,而且是如此直接的杀人,内心在颤栗中也有着一股难以言喻的亢奋。

    抬起手,他朝着隐藏在暗处的上官冰儿比了比大拇指。随手拔出左侧暗哨头上的羽箭在他身上擦掉血迹后和上官冰儿汇合在一起。

    “冰儿,真及时。三个了。”一边说着,周维清将羽箭插回上官冰儿的箭壶之中。

    上官冰儿闭上双眼,俏脸中流露出一丝不忍之色,幸好她是远距离射杀,否则的话,杀戮后的这份痛苦会更加明显。

    周维清拍拍她的背,“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想想我们死难的战士。死一个克雷西士兵,我们天弓士兵说不定就能少死一人,走吧。”

    “嗯。”上官冰儿打起精神,心中暗想,难道自己还不如小了几岁的周维清么?他还不到十四岁吧?

    很快,周维清就发现了第二处暗哨,负责暗哨的,都是轻装步兵中较为精锐的士兵所组成的斥候。在普通步兵中他们是出色的,但在两名天珠师面前,他们却是脆弱的。

    或许是因为上官冰儿在帮周维清觉醒本命珠时结下合体之缘的缘故,两个人有着惊人的默契,上官冰儿负责远程,周维清则是近距离攻击,一处接一处的暗哨就被他们这么解决了。

    当他们终于越过克雷西帝国岗哨的时候,死在他们手中的暗哨已经多达三十四人。其中大部分都是被周维清干掉的。

    伏在暗处,远远的看着前方连绵起伏的军营,周维清和上官冰儿默默恢复着先前消耗的天力。

    “小胖,你有什么打算?”经过这一段的合作,两人越来越默契了,而且,主导者并不是上官冰儿这个两珠修为的天珠师,而是周维清。

    上官冰儿发现,周维清一入丛林,就像是如鱼得水一般,很多细节方面的处理远非自己所能及。尤其是他那比自己强得多的感知,总能第一时间发现敌踪,这才使得他们能够没有惊动敌人潜伏到这里。

    周维清让上官冰儿拿出地图,借助天空中微弱的星月之光指着地图道:“你看,我们目前在这个位置,对方军营中巡逻的士兵虽然不少,但现在已过子时,正是人最容易疲倦的时候。等下我负责突袭攻击,你给我断后,得手后,我们不能原路返回,要走这里。我仔细测量过,从这边返回我们营地,能够节省五十里路。而且,你说过,在这片丘陵的森林之中,会有天兽出没,对方想要追击我们的难度就会大幅度增加。”

    上官冰儿吃惊的发现,周维清手指每次在地图上指过的时候,位置都极其精准,尤其是对距离的把握,他指的后撤路线可不是一条直线,而是曲线,但这条曲线却绝对是距离最近,受到地形影响相对较小而且距离克雷西驻军最远的一条路线。显然,这就是他在出发前拿着地图测算的结果。

    “冰儿,你在听我说么?”周维清抬手在她眼前晃了晃。

    上官冰儿眼神复杂的看了他一眼,心中暗道:原来,你真的是个天才。哪怕天珠没有觉醒,你也是一名优秀的指挥官。

    “我在听,可是,如果我们遇到天兽阻拦怎么办?以我们现在的修为,哪怕是实力较弱的师级天兽也会给我们带来极大的凶险,天兽的一些专属天赋极其强大,而且绝大多数天兽都有极强的领土意识,一旦我们闯入了它们的领地,立刻就会受到攻击。”

    周维清微微一笑,胸有成竹的道:“这一点你不用担心,你不是一直想知道我是如何拓印成功的么?现在可以告诉你了。我吞下那黑珠原本的主人应该是一只黑虎,而这黑虎的气息似乎会令所有动物惧怕,天兽也不例外。我的技能都是从宗级天兽身上拓印下来的,以限制类技能为主,在拓印的过程中它们根本没有反抗。虽然说那些宗级天兽是被封印的,可我身上的气息明显能够影响到它们,只要我们不主动去攻击它们,它们感受到我的气息应该也不会找不自在。而且,我选择的这条线路基本都是在丘陵山林相对边缘的地方,一般来说,越是强大的天兽越喜欢将自己的领地选在中心位置,只是师级天兽的话,以我们的速度,单纯的逃跑问题也不大。有这双保险在,我们从这条退路离开应该是最稳妥的。”

    上官冰儿点了点头,道:“好,那就按你说的。”在漆黑的夜色之中,她并没有发现,周维清眼底深处,弥漫着一层淡淡的血色。而周维清自己也没有感觉到,在自己的情绪中,嗜血感正在变得越来越强。

    越是强大的能力背后,同样隐藏着强大的危机,就像不死神功冲穴时的危险一样,黑珠带给周维清的副作用也正在渐渐出现。

    一会儿的工夫,两人天力都恢复到巅峰状态后,周维清向上官冰儿比了个手势,自己悄悄的向前摸去。

    克雷西帝国的军营正门极为开阔,足有四十米宽,以供大军出击时能够快速在营地外整军。营寨大门两侧,各有一个高达二十米的瞭望塔,营地周围,点燃着一盏盏气死风灯,照亮营地内的情况。两侧瞭望塔处各有一名弓箭兵负责监视营地外的情况,一旦有所发现,他们会第一时间敲响瞭望塔上的铜锣,巡夜的士兵就能第一时间做出响应。

    上官冰儿此时潜伏在距离克雷西军营足有五百码外的地方,右手尾指与无名指之间夹着一根羽箭,食指与中指之间夹着一根,紫辰弓缓缓张开,食指与中指间的羽箭已经搭在弓弦之上,朝着远方瞭望塔处悄然瞄准。

    周维清距离克雷西军营越来越近了,周围已经渐渐没有掩体来遮掩他的身形,就在这时,上官冰儿的紫辰弓动了。

    嗖、嗖两声,两根羽箭几乎是接踵而出,在射出这两根箭的时候,她用了一个十分巧妙的手法,第一箭与第二箭射出的力量略有不同,第一箭相对较轻,第二箭力量大一点。这样一来,两根羽箭几乎是同时抵达两座瞭望塔。为了能够在如此远的距离内确保一击致命,上官冰儿已经用上了自己的风系天力进行辅助。

    噗、噗两声轻响,在如此之远的情况下,两根羽箭同时贯穿了那两名值守士兵的头颅,一个是从太阳穴位置射入的,另一个则是直接从嘴里射入,瞬间贯穿大脑。羽箭入脑,风系天力悄然爆发,虽然威力已经很小,但对于脆弱的大脑来说却依旧是恐怖的,根本没能发出半点声音,他们的身体就已经软软的倒在了瞭望塔上。

    与此同时,周维清瞬间暴起,催动天力全面加速,三百码的距离只用了五个冲刺就已经横跨,趁着对方巡逻兵未到之前他右脚点地,借助右脚强大的力量,一跃五米,跳过克雷西军营大门前的木栅栏,宛如狸猫一般飞快的爬上了一座瞭望塔。

    远处的上官冰儿此时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弯弓搭箭,随时准备对周维清进行支援。

    计划是成功的,当周维清来到瞭望塔顶的时候,依旧没有被任何人发现,他也觉得自己的心跳不断加速,但更多的却是亢奋情绪。

    算上瞭望塔上的两名士兵,他们已经杀了三十六人,距离报仇目标只有六十余人的数量了。周维清深吸口气,从瞭望塔上朝远方看去,军营因为有气死风灯的照耀,从这个高度看去,一切尽收眼底。

    克雷西军营和天弓军营的情况差不多,重装步兵为十人一个帐篷,轻装步兵则为三十人一个帐篷。周维清自然是没什么固定目标的,他仔细观察了片刻后,已经锁定了目标。

    他毕竟才是刚来军营不久,对于军营中的情况并不是很了解,而且,受到天力等级制约,他在这里只有一次出手的机会,然后就必须离开,保留一定天力好撤走。因此,他直接选择了一座占地面积最广,体积最大的营帐。那座营帐距离他所在的瞭望塔足有近千米,但周围却是灯火通明,有至少一个中队的士兵在巡逻值守,显然是重要的地方。

    就是它了。周维清右手抬起,手腕上唯一的冰种翡翠珠光芒绽放,霸王弓悄然展开,转眼间就已凝结成型。眼中属性轮盘旋转到蓝色区域,顿时,周维清左手之上已经亮起了浓郁的电光。

    在周维清这次拓印中,六大属性里,只有一个攻击技能,就是雷属性的……

上一页 《天珠变》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