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天珠变》->正文

第四集 邪魔变 第二十五章 周大元帅来了

    漠你咋一大头官冰儿怒道!“那昨天早你碘汁敌脏的事儿怎么算?你让我把那可恶的东西切掉,我就给你奖励。”

    周维清几乎下意识的夹紧双腿,飞快的后退两步。一脸惊恐之色,“冰儿。这可不能冲动,为了你后半生的幸福。我不要奖励了还不行么?。”你就装吧上官冰儿又好气、又好笑的看着他,之前发生的种种在脑海中闪过。她的目光也随之变得柔和起来。突然间,她身体周围青光闪烁。周维清只觉得眼前一花,一个柔软的娇躯就已经投入自己怀中,轻轻的搂了自己一下。没等他反应过来。下一瞬间,那温软的娇躯就已经化为青光消失了。只有帐篷门帘徐徐而落。

    “小呵呵小呵呵周维清站在那里傻笑着,低头对怀中的小白虎道:“看到没,她抱我了,她主动抱我了。长得帅就是好啊!”

    小白虎翻了个白眼,似乎在说:看你那点出息。然后就不再理会他,靠在他怀中继续睡了。

    转眼间,半个月的时间过去了。克雷西帝国那边并没有因为遭受到的偷袭而有所行动,双方斥候小规模的冲突也只是偶有发生而已。

    半个月来。上官冰儿闭门修炼。除了一日三餐之外从不出帐篷。周维清也乐得清闲,自顾自的在自己的帐篷中修炼。除了修炼天力之外。他剩余的时间都在回忆那天邪魔变状态下完全凭借本能战斗时面对草原天狼的种种手段,以及联系自己各种属性第一技能的配合。有了比原来恢复速度更快的天力支持小他自己这些技能已经能勉强配合上一些了。

    最让周维清奇怪的是,半个月过去,那小白虎竟然是什么都不吃,网开始的时候他还有些担心,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小东西始终都是生龙活虎的,一点也不见萎靡。周维清向来心宽,觉得这应该是天兽的特性,也就没在意什么。

    傍晚。

    “小维,在不在?”帐篷外传来萧如瑟熟悉的声音。周维清的修炼本来就是随时可以结束的。而且,经过他自己研究发现,只要全力催动五大死穴运转,吸收天力速度就能达到最快。因此,不论是躺着还是坐着。效果都是一样的。他选择的自然是躺着。当然有时候不知不觉就睡着了却是难免的。

    听到萧如瑟的声音,他赶忙应道:“如瑟姐姐,我在。你进来吧。”

    一身戎装的萧如瑟英姿勃南的从外面走了进来,这些天周维清和上官冰儿闲得很,她却是忙着整军。练三营弓箭兵。将新兵插到各个中队去,此时到来,周维清能从她身上明显感觉到一股军人的威严。

    “哎”周维清偷偷看了一眼萧如瑟胸甲护心镜的位置,不禁轻叹一声。

    萧如瑟哪还不知道他心中在想什么,顿时气往上撞,“死小维,你看哪儿呢?”

    周维清一脸茫然的道:“没有啊!我看哪儿了?”耍赖那可是他强项。

    萧如瑟“哼了一声,“臭小子小跟我走吧。我还要去叫上官冰儿

    周维清懒洋洋的道:“干嘛去?”

    萧如瑟脸上神色顿时变得有些怪异,嘿嘿笑道:“你跟我走就是了。军部对上官冰儿的任命下来了,你不想去听听吗?姐带你去。反正你也是上官冰儿的亲兵

    听她这么一说,周维清的兴趣就来了。他可是跟上官冰儿说了的,她去干什么,自己都会跟着去。但这是军队。自然是早点知道她的任命最好,也能早作打算。当下把小白虎塞到自己宽厚的皮甲里跟着她走了出去。

    萧如瑟又转到旁边的帐蓬叫出了上官冰儿后,自己走在前面。带着两人向第五联队主帅所在的中军大帐而去。

    上官冰儿低着头向前走,脸色略微显得有些苍白。周维清轻轻的用肩膀碰了她一下。”冰儿,你在想什么呢?。

    上官冰儿轻叹一声,道:“小陛下和大帅那么信任我,委我以营长

    周维清堂而皇之的道:“别难过。这又不是你的错。分明是他们自己判断失误,以你这么温柔善良的性子。本就不适合统兵,一个好好的天珠师不让你踏实修炼。非要送到军队来。这怎能怪你呢?”

    上官冰儿吓了一跳,一把捂住他的嘴,看了一眼走在前面的萧如瑟”小胖,别乱说,陛下和周大帅也是你能编排的么?更何况。这是我自己不好

    周维清趁势抓住她的手捏了捏,嘿嘿笑道:“算“

    ,二迂不管任命是什每,我都跟你…

    走在前面的萧如瑟回头看了二人一眼,嘴角处多了一丝玩味的笑容。灿口眺…8。(泡书昭)不徉的体脸!

    上官冰儿被周维清的动作吓了一跳。这可是军营啊!赶忙将自己的手抽回来,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你现存是我的亲兵,别闹。”

    说话间。他们已经来到了第五联队中军大帐外,这还是周维清第一次来到这种级别的中军帐,这巨大的帐篷是用熟牛皮制成的,里面有精钢骨架。足以容纳上百人在其中议事。

    大帐门帘向两侧掀起,萧如瑟停下脚步,高声道:“三营,萧如瑟,报道。”

    “三营,上官冰儿,报道。”

    听着她们俩在那里喊,周维清偷眼向大帐内看去,这一看不要紧,顿时吓得他魂飞天外。

    只见那大帐正中端坐一人,此人身如铁塔,看上去五十多岁。古铜色的肌肤下隐隐有光晕流转。国字脸。一双虎目,鼻直口方,虽然是坐着,也能看得出他那身躯的魁伟。坚如繁石般的肌肉将一身黑色劲装完全撑起,双目炯炯有神,一双黑眸中散发着幽深的光泽。

    这张脸,周维清看的次数实在是太多了,可不正是他那位无比强悍的老爹。天弓帝国第一强者,周水牛。周大元帅么。

    在周大元帅两侧,恭敬的站着第五联队长高升以及副联队长钱战天,两人此时哪像是统帅一个师团的高级将领,站在两侧连大气都不敢喘。

    “进来吧。”周大元帅浑厚的声音响起。

    周维清心中这个悔啊,偷眼看向萧如瑟”心中暗道,如瑟姐姐啊,你可是害死我了,这要是让老爹抓到我,不死也要脱层皮吧。

    这小子十分机灵,下意识的向旁边闪了闪,压低自己头上风帽。打算退到旁边大帐门外战士身边。这样的话。老爹自然就注意不到他了。

    萧如瑟自然看到这小子在偷偷的想溜。心中暗道:小维,不是姐姐不帮你,可周叔叔就你这么个独子,他要是没来也就罢了,他都到了军营我要是再不向他汇报怎么行?何况,你和上官冰儿胆子太大了。竟敢私自去偷袭克雷西军营,你们真以为做的天衣无缝么?克雷西军营十大粮库被烧了一个这么大的事小怎么可能瞒得了人?原来,那天周维清霸王雷暴箭命中的高大营帐,正是克雷西军营十个粮仓之一,储存了大量粮食,结果雷爆引火。一下就烧掉了大半。天弓帝国这边的探子早就将消息传回来了。简单的调查一下那天天弓军营中哪个御珠师出去过,自然就知道答案了,萧如瑟更是知道。这绝不是上官冰儿一个人干的。

    萧如瑟和上官冰儿两人听到周大元帅的话,赶忙上前,走入大帐之中,而此时,周维清也已经悄悄的退到了大帐侧面。就在他刚才松了口气,准备脚底抹油掉头溜走的时候。中军大帐内,周大元帅带着几分怒意的声音已经再次响起,“小兔崽子,还不滚进来?难道还让老子去抓你不成?”

    周维清身体一僵,这才明白自己是被如瑟姐姐彻底出卖了,躲是躲不开了。在老爹近在咫尺的情况下想跑?那无异于痴人说梦。他就像霜打的茄子一般。低着头,蔫头耷拉脑的走进大帐。

    萧如瑟自然是猜到这一切的发生,并没有什么表示,上官冰儿却是大大的吃了一惊。如果不是周大元帅积威太甚,她现在就想冲过去问问,为什么周大元帅会认识他。

    周大元帅连看都没正眼看周维清一眼。冷冷地道:“一边跪着去。等老子处理完正事再收拾你。”

    周维清再郁闷也没办法。只得走到一旁。噗通一声朝着自己老爹的方向跪倒在地,低着头。头上风帽挡住了他现在精彩万分的表情。

    周大元帅目光重新回到上官冰儿身上,顿时变得温和了许多,“冰儿,说说看。为什么不想做这个营长了?”

    上官冰儿低着头,道:“元帅。冰儿才疏学浅,从未曾学过真正的带兵之道。无法胜任营长这样重要的职务。我不怕死,身为一名军人,如果能够战死沙场,那无疑是最好的结局。但是,我却不能看着我的伙伴们因为我的指挥不利而白白死去。所以,请元帅撤了我这营长的职务吧。萧队长比我更胜任。

    周大元帅微微笑,道!”很好,你没有让我失

    上官冰儿一愣。不禁抬头向甩大元帅看去。

    周大元帅站起身,缓步走到她面前,微笑道:“当初,我和陛下商量后。不顾陛下反对。依旧把你放到军营中来。你知道是为什妾吗?”

    上官冰儿茫然摇头。

    周大元帅道:。因为,军营是一个最锻炼人的地方,既然你选择了做一名军人,那么,所有的一切都要从军营开始。只有经历过军营中的一切。真正见到过鲜血流淌,见到过战士们的生命在你面前逝去,未来的你。才会更知道该向什么方向去努力。你的辞职我同意了,不久的将来,当你重新回到军营的时候。依旧要从一名营长坐起。那时候,我相信。你绝不会再向我说出辞职二字

    说完这番话,周大元帅重新走回主位坐下,威严的沉声道:“上官冰儿听令

    上官冰儿单膝跪倒,“属下在

    周大元帅道:“准许上官冰儿辞去第五联队三营营长职务,营长之个由萧瑟接任。明日一早,上官冰儿返回天弓城。前往天弓营报道

    听到天弓营三咋,字,上官冰儿的身体明显颤抖了一下。再抬头看向周大元帅的时候。美眸中已经尽是无法抑制的喜色。周大元帅眼含深意的道:“小天弓营是一个更锻炼人的地方。这一次。你没有后退的机会,明白么?”

    上官冰儿眼中流露着兴奋。甚至是狂热的光芒,“多谢元帅成全,不论付出多少代价,我都一定会努力成为一名天弓营的成员

    周大元帅点了点头,道:“好,那你就去收拾东西吧,明天一早出发。”

    “小是恭敬的答应一声,上官冰儿站起身,瞥了一眼跪在旁边低眉顺眼的周维清。这才告辞而出口

    上官冰儿一走,周大元帅的脸色顿时就沉了下来,黑的像锅底一般。向站在两侧的高升、钱战天道:。你们先下击吧。没我的吩咐,不许任何人打扰

    两位正负联队长按说在天弓帝**界也是高层将领了,但对于周大元帅的命令却没有半分的迟疑同时恭敬的答应一声,转身而去。此时。这中军大帐中就剩下周大元帅、周维清和萧瑟三人。”小兔崽子,滚过来周大元帅怒喝一声。”哦周维清这才站起身,一脸郁闷的走上前。经过萧如瑟身边时还很是愤懑的看了他一眼。

    萧如瑟无奈的耸耸肩膀。小维,在军队中,知情不报可是大罪。周叔叔没来就算了,他都到了我还不主动坦白,万一你出点什么事,以后让我怎么向叔叔交代?。

    周维清刚想说什么,周大元帅却已是极其彪悍的迎面一脚踹来。砰的一下。踹的他倒飞而出,一直冲出五、六米。在地上打了个滚才趴在那里。

    萧如瑟吃惊的张大了嘴,她虽然也知道周大元帅脾气暴躁,但也没想到他对儿子也这么狠。

    “嗯?。周大元帅一脚踹飞周维清时,眼中流露出一丝讶异之色,因为他发现,自己一脚踹中儿子的时候小周维清身上似乎有一股绵软却极具韧性的力量卸掉了不少力量。

    周维清趴在地上。却已是痛哭流涕”老爹。我错了。怎么说我也是你亲儿子,你看在娘的份上,轻点行不?”

    周大元帅冷冷的道:。你还知道你娘?你娘都快被你气死了。少趴在那里装蒜,滚起来

    周维清当着老爹的面可不敢装的过了,一翻身爬了起来。头上的风帽也掉了。一脸委屈的偷眼看着老爹。那样子。简直就像个受气包。配上憨厚的面庞。连萧如瑟看的都心疼了。

    这还是萧如瑟第一次看到周大元帅教周维清,心中暗暗腹诽。这老子教记儿子果然是很有分寸的小那一脚踹飞五、六米看上去不轻。可小维却跟没事人似的。

    小老爹。能不能给我个解释的机会?这事儿真不能怪我啊”。周维清一边说着。一边悄悄的向萧如瑟的方向挪动了几步,老爹要是再揍他。他就跑到这姐姐身边去。

    周大元帅指指身前的地面。“滚过来。跪着说。”

    周维清愁眉苦脸的道:“老爹,当着如瑟姐姐的面,你是不是给我留点面子?”

    周大元帅眼睛一翻面子?你还想要面子?你信不信,老子打得你面子、里子都分不清?我告诉你小兔崽子。老子现在一肚子火,你要是说不出个子丑寅卯来,我就打的你妈妈都不认识你。

    周维清也是被揍习惯了,无奈之下,只得再次跪倒,心中暗道:打得我妈妈都不认识我,我妈妈会和你拼命的。

    “老爹。事情是这样的。那天。我本来打算去星辰森林里洗个,澡。谁知道,却碰上了也来洗澡的公主。这真是个巧合啊!那帝芙雅刁蛮骄傲,根本不听我解释。还用她的意珠技能攻击我,差点就让你老人家断子绝孙了。”

    “那你就跑了?”周大元帅冷冷的道。其实,对于那天的情况。帝芙雅眼看事态严重。根本不敢有所隐瞒,所以周大元帅也是知道的。如果不是错不在周维清,刚才可就不只是一脚了,以他的脾气,早就揍的周维清变鼻周小胖了。不。很可能肿的像周大胖。

    周维清委屈的道:“我敢不跑么?天知道那帝芙雅回去会怎么说,这要是倒打一耙,以您老人家的脾气,还不打断我的腿?为了您未来的孙子着想,我这条小命还是留着好,于是我就想出去闯荡一番,要是能有点成就呢。回去不也让您脸上有光么?正好碰到招兵,我就参军了。”

    看着老爹的样子,他心中暗想,看样子,如瑟姐姐还没把我全都出卖了。老爹似乎还不知道我已经天珠觉醒的事儿。

    听着儿子的解释,周大元帅脸色略微缓和了几分,他也知道自己脾气暴躁。确实。要是帝芙雅公主回去告状。自己肯定轻饶不了这小子。

    “那你说说,你进三营之后,混出什么名堂来了?”周大元帅淡淡的问道。没等周维清开口,旁边的萧如瑟已经抢着道:“周叔叔小维的表现真实很不错。新兵大比中他是最出色的新兵,现在已经是小队长衔,而且还被上官营长点名要他去做了亲兵。之前在上官营长遭遇偷袭的时候,正是他一箭定乾坤。救下了上官营长的命。

    要是论功劳的话。小维当个中队长都够了。”

    萧如瑟的话终于让冉大元帅的脸色比较好看了,温和的道:“如瑟。你不是给这小子脸上贴金吧。他那两下三冉猫的能力我还不知道。冰儿还用他救?”

    莆如瑟微微一笑,道:“周叔叔,这还是让小维自己告诉您吧。相信您一定会十分高兴的。士别三日,当舌目相看,现在的小维可不是以前的小维了。””嗯?”周大元帅一脸疑惑的看着儿子。他根本就没往天珠师那方向想,自己儿子的身体情况他再清楚不过了。那是一生都没有修炼天力可能的。他尝试了不知道多少次,以他中位天宗的修为都做不到。早就不抱希望了。

    “说,怎么回事?”周大元帅冷冷的看向儿子。

    这一下,周维清可是挺直了腰杆。心中暗想,终于可以在老爹面前扬眉吐气了,嘿嘿一笑,道:“老爹,你儿子现在已经是一名天珠师了。”一边说着。这小子露胳膊挽袖子的露出双手手腕,天力一动,冰种翡翠体珠、变石猫眼意珠同时出现在手腕之上悄然旋转。

    看到周维清双手手腕处的本命珠,周大元帅先是一愣,紧接着。脸色刷的一下就沉下来了,怒喝一声,“混蛋。”

    “啊?”周维清被老爹骂愣了,心道。我都是天珠师了,怎么还骂我?

    小王八蛋,你竟敢冒充天珠师来企图蒙混过关。还是蓝绿色猫眼。冒充你也冒充的像一点,还能让老子高兴两分钟。我抽死你。”一边说着,周大元帅已经是一步上前,一巴掌就朝着周维清头上抽了过来。

    也难怪他不相信。先入为主的念头实在是太深刻了,为了儿子不能修炼这件事,他痛苦了十几年,根本就没去探查周维清是否有天力,瞬间就下了定论。更何况在白天呈现为蓝绿色的变石猫眼那么奇特。他根本就没往变石猫眼上想。这一巴掌愤怒中抽过来。用的力气可是不不过,必竟是父子连心吧掌到了半途。向下略微移动了一下,目标变成了周维清的肩膀,不然的话。这一巴掌抽脸上。周维清就要改名叫周无牙了。

    “呜呜”一叮。愤怒的叫声响起,从周维清皮甲里钻出一个白色的小脑袋,朝着周大元帅呲牙裂嘴的,而周维清这一次可没那么老实的站在那里挨揍,右脚点地”叟的一下,身体就向后蹿出数米,闪开了老爹这一巴掌。

    丁汁老爹揍他,他自然不会反抚,老午揍儿午,读天经“懵…韦儿,可眼前这完全是冤枉的,他可不那么傻。()”你还敢跑?咦”周大元帅虽然刚才那一刻怒火攻心,但儿子的速度却令他吃了已经,心中暗道:难道。这臭小子真的””老爹,你堂堂的中位天宗。不会连变石猫眼都不认识吧?”周维清一边冤枉的大喊着。一边抬起自己右手。天力运转,伴随着冰雾的蔓延,霸王弓已经到了掌握之中。事实证明一切,这体珠凝形的能力总不会假。

    霸王弓一出,中军大帐中的空气顿时变得凝重起来,浓浓的纯力量体珠波动完全吸引了鼎大元帅的注意。

    周大元帅呆呆的看着儿子手中的霸王弓,突然做出了一个令周维清和萧如瑟都有些哭笑不得的动作,他老人家竟然抬起双手,用力的揉了揉眼睛。

    “体珠凝形?”

    周维清唯恐自己老子再揍他。赶忙道:“是啊!这是我第一枚体珠的凝形能力,叫霸王弓,攻击距离一千五百米,附带爆破技能,还可以镶嵌意珠,使用意体融合技。”

    周大元帅身体轻微的晃了一下,向后退出一步,他的呼吸也明显变得粗重起来,“维清,用你最强的能力,射我一箭。”

    身为弓箭手,周维清身上当然是弓箭不离身的,不过,让他射自己老爹,他可没那么大胆子。“老爹,这个”

    “少废话,用全力。不然老子抽你。”周大元帅在短暂的呆滞、震惊、不可思议种种情绪过后,此时他的眼睛中已经渐渐流露出难以抑制的兴奋光芒。

    周维清熟知自己老爹的脾气。那绝对是说一不二,当下,也不敢再说什么,凝神静气,抽出一根羽箭搭在霸王弓弓弦之上,双膀用力,弓如满月,左手意珠一动。变石猫眼已经悄然镶嵌在霸王弓之中。毕竟是父子连心,虽然说是全力以赴,但他那属性轮盘却不是转到攻击最强的蓝色雷属性区域,而是黑色的暗属性。

    此时周维清距离自己老等满打满算不过十米距离,当他拉开霸王弓的那一刻,周大元帅脸上就已经流露出了惊讶之色。以他的修为。当戟感觉得出周维清这霸王弓里蕴含了多少天力。

    “老爹,士卜心啦。”说着,周维清已经松开了弓弦。

    厉啸与弓弦的爆鸣声几乎同时响起。以萧如瑟的眼力,都没看清楚这一箭是如何出去的。但是,下一刻。周大元帅面前已经多了一枚黑色羽箭。

    周维清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这一幕,他以霸王弓射出的那一箭,此时就停滞在自己老爹面前,而且小他根本没感觉到自己老爹使用了什么技能。

    砰的一声轻微爆鸣响起。那根羽箭已经化为飞灰。而隐藏在其中的黑暗之触伸出十二根不足半尺长的黑芒轻微的闪烁了一下,也就随之消失了。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小小的八爪鱼在周大元帅面前张牙舞爪了一下似的。

    对于霸王弓的爆破能力,周维清可是极为熟知的。刚才这一箭。他也确实用了全力,却无论如何也没想到。自己老爹竟然连本命珠都没释放出来,就轻而易举的化解了。他从未真正见过自己老爹的实力,此时才明白中位天宗竟然是如此恐怖。

    萧如瑟站在侧面,看的略微清楚一点,她隐约看到,周维清松开弓弦的同一时间,周大元帅似乎轻轻的吹了口气。

    周维清呆住了,另一边的周大元帅却更是呆住了,以周维清的修为。怎么可能伤的了他。但是,这一箭却也令他对自己儿子的实力有了大概的了解。

    “如瑟,你先出去,我要和这臭小子单独谈谈。”周大元帅淡淡的说道。

    “是。”萧如瑟恭敬的答应一声。转身出去了。

    周大元帅面沉似水,身形一闪,已经来到周维清身边,一把抓住他的肩膀。身形再闪之时,周维清已经看不清身边的景物,只觉得不断有狂风从自己身体两侧吹拂而过。现在他也是天珠师。自然能感受到自己老爹是任何本命珠技能都没用的,完全凭借天力来加速,简直就如同贴地飞行一般。这就是八珠修为中位天宗的实力啊!

    大约过了近一刻钟的时间。周大元帅的身形才停了下来,周维清发现,老爹已经带着自己来到了一个小山包之上。

    周大元帅将儿子放在地上。突然间,双手叉腰,“哈哈,哇哈哈哈哈。妈了隔壁的,老子的儿子终于不再是废物了,哇哈哈。”

    周大元帅这一狂笑不要紧,差点吓得周维清从山头摔下去。从他有记忆以来。还从未看“

    周大元帅足足大笑了顿饭工夫才算停下来,不过。再看周维清的时候,目光却依旧是原本那严厉的样子。”臭小子,说吧,你是怎么成为天珠师的。每一个细节都要说清楚。”

    周维清试探着道:“老爹。我这天珠觉醒的过程有点怪,要是做了什么错事。你能不能不揍我?”

    周大元帅哼了一声。道:“好。不揍你。你都已经是天珠师了,以后老子再不用为你的未来担心了。还揍个屁啊!你以为老子揍你老子不心疼么?要不是怕你小子等我死了以后连口饭都吃不上,老子没事儿闲的天天揍自己儿子干什么?”

    虽然老爹的语气依旧是那么冷硬,但听着他的话。周维清却感觉到心中暖融融的。是啊!不论老爹再怎么揍我。他也是我老爹。

    这人啊,心情一激动的时候,就容易说实话”,譬如,周维清就是如此”“老爹,我把上官冰儿那个了

    “小那个就那个呗。这和你天珠觉醒有什么关系?”此时周大元帅还在兴奋头上,不过,话一说完。他立刻就反映了过来,一把抓住自己儿子胸前皮甲,吓得里面的小白虎赶忙缩头。“你说什么?你把上官冰儿怎么了?。狮口斌…8。(泡书昭)不样的体捡!黑珠说起,将离家出走后所有的事情都详细的向老爹说了一遍。

    哪怕周大元帅身为中个天宗小听着儿子讲述这几个月发生的事也是脸色神色连变,其中他神色变化最大的就是周维清以上官冰儿碧垒意珠为祭觉醒本命珠以及拜呼延傲博为师这两件事。

    周维清足足讲了半介。时辰,才算是将自己这几个月的情况详细说清楚了。并且将贴身携带的不死神功递给了自己老爹。

    周大元帅翻开不死神功。只是看了几眼就脸色大变,抬起手就习惯性的想抽周维清,不过手到了半途却停了下来。

    “老爹,说话算数,你说了不打我的周维清可怜兮兮的看着周大元帅。

    周大元帅抬手就将不死神功砸在他身上。周维清赶忙小心的接过来。

    周大帅沉声道:“也就是说,你这小兔崽子吃了那黑珠并且修炼这狗屁不通的不死神功时引动了黑珠的力量从而带有邪气的本命珠觉醒,然后你强了上官冰儿完成本命珠觉醒过程,冰儿还没杀了你这小王八蛋?。

    周维清心中暗暗腹诽,老爹,你骂我是小王八蛋,那您”

    “小好像是这样的”

    周大帅眉头略微舒展开来。轻叹一声。道:“冰儿真是个好姑娘啊!你可要好好对人家,从现在开始,她就是我们周家的媳妇了。你不是能装么?不是学了一身的无赖手段么?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尽早把她带回家,但是,你给我记住小必须要人家心甘情愿的和你在一起

    周维清眨了眨眼睛,大喜过望道:“老爹,那这么说,您是同意我和冰儿的事了?”

    周大元帅口手了一声”“便宜你这小兔崽子了。至于呼延傲博那边。等你十六岁之后,要努力学习凝形卷轴制作,你应该明白,一位凝形师对于我们天弓帝国来说有多么重要。好了。你现在可以滚蛋了,滚回去也收拾东西,向西走就能回到军营,明天早上和冰儿一起走,去天弓营报道

    周维清愣了一下,他确实没想到。自己老爹在知道自己和冰儿发生那种关系后竟然没有发怒,更没有再揍自己。

    他试探着问道:”老爹。这就完了?您不打算督促我修炼?。

    周大元帅眼中闪过一丝怪异的神色。没好气的道:。督促个屁。你那狗屁不死神功是督促就有用的么?小兔崽子你给我记住,你要是敢死在老子前面,老子化作鬼也要打断你腿。赶快滚蛋

    周维清一看老爹已经到了暴走边缘哪还敢在多说,掉头就跑。

    看着儿子离去的背影,周大元帅突然不可遏止的大笑起来,嘴里还喃喃的道:“***。谁还敢说老子儿子是废物,这简直是***天才的不能再天才了。冰儿这小丫头真不错,有她约束这小子足以。***,这小兔崽子还让我教他,教个屁啊!老子第八颗黑暗意珠拓印的才是黑暗之触,这小王八蛋”小”。哈哈哈哈”

上一页 《天珠变》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