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天珠变》->正文

第四集 邪魔变 第二十六章 放开你我就没老婆了!

    周维清自然不知道自己老爹正在无比得意的狂笑,这次没被狠揍他已经十分满足了。直接回了自己的帐篷,他也没什么好收拾的,就那么点东西,钻进被窝就准备美美的畦■上一觉。

    正在这时,突然1昝,帐篷外传来一个幽幽的声音“周小胖,你回来了?”

    周维清吓了一跳,赶忙从床上窜下来“谁啊?这大半夜的,别吓人啊!”

    帐篷帘一掀,一身布衣的上官冰儿已经从外面走了进来,她的神色很平静,少了平时那面罩寒霜的样子,但不知道为什么,这样的上官冰儿反而让周维清心头更加不安。“冰儿,你这是?”周维清有些忐忑的看着她。

    上官冰儿停在两米外,淡淡的道:“你不叫周小胖,你应该叫周维清,对不对?你是周大元帅的唯一儿子。”

    到了这时候,周维清不承认也不行了,尴尬的道:“是,不过,我小名是叫周小胖。”

    上官冰儿轻轻的点了点头“好,很好,我早该想到的。难怪你和萧瑟那么熟,我真傻,周小胖,周维清。我娘说过,世界上最可恶的男人,就是说谎的男人。你好,你很好。”说完这句话,她转身就走。

    周维清刚想追上去,上官冰儿却猛然回过神来,噌的一下,抽出佩剑,厉声道:“不许跟过来,不然我就杀了你。”丢下这句话后,她再次转身离去时,已经充满了决然的意味。

    望着门帘的方向,周维清只觉得自己是欲哭无泪啊!这能怪我么?我要是早告诉你我是周大元帅唯一的儿子,你还能让我踏实的待在军营里?

    正在这时,刷的一下,门帘又开了,正在周维清惊喜的意味是上官冰儿回心转意的时候,却发现进来的是自己老爹。

    “臭小子,刚才有件事忘记问你了。你现在和冰儿那丫头这样了,那公主殿下怎么办?”

    周维清疑惑的道:“公主殿下?我不是让您退婚了么?”

    周大元帅哼号-一声“退婚?你别跟我说,自己跟你干爹说去0

    你有本事说服他,老子无所谓。”说完,周大元帅转身就是,掀开门帘的时候,他停下脚步,背对着周维清道:“男人的目标是保住二,守住一!发展三四五六七!咱家人丁单薄,不论你弄几个老蕃回来,咱家都养得起。妈的,你这小兔崽子还不到十四岁就那啥了,老子十四岁的时候还……,明天赶快滚蛋,这个给你,生日礼物。”

    一个黑乎乎的东西飞到周维清面前,当他接住时,周大元帅却已离开了。

    那黑乎乎的东西入手很轻,摸起来质地柔软。周维清借着灯光一看,发现竟然是件黑色的紧身背心,明明柔软如绸缎,但黑色的表面上却隐隐有一层淡淡的银色光泽。

    他还记得我生日……,周维清突然觉得眼睛有些湿润了,他很想追出去,但却没有动。”老爹,谢谢。以后我一定会让你为我骄傲,让人称呼你为周维清的老爸,而不是称呼我为周大元帅的儿子。“嗯,我要去向如鏊姐姐告别一下才行。”清晨。

    上官冰儿背着自己的包袱,面罩寒霜走出军营,才一出门,就看到同样背着包袱,一脸赔笑硌周维清站在那里。“你来干什么?”上官冰儿停下脚步,一副拒人与千里之外的样子。

    周维清嘿嘿一笑,道:“当然是跟你一起去天5营了,我说过,不论你去什么地方,我都会跟着你。”上官冰儿冷哼一声“这里是军队,你敢擅自离开,就不怕被治罪么?周维清道:“是老爹让我跟你一起去天弓营的。”

    上官冰儿愣了一下,嘴角处流露出一丝自嘲的神色“是啊!你是周大元帅的儿子。”说完这句话,她转身就是,本命珠释放出来,风驰电毕般朝着远方而去。

    周维清不敢怠慢,属性轮盘旋转到风属性上面,同时右腿发力,紧随其后。两人就这么一前一后离开了大营。

    当他们的身影渐渐远离,营门处,萧如鏊的身影逐渐显现出来,俏脸上带着几分怅然若失还有几分微笑“小维,祝福你们。姐姐在军营等你们回来。”

    说着,她已经回身而去,空气中只留下她悠扬的声音:“我生君未生,君生我也老,我恨君生迟,君恨我生早……”

    随着天力的提升,周维清速度也快了几分,不过,更主要的还是依靠邪魔右腿的强大力量来推动自身前进,唯有如此,才能勉强跟得上冰儿这个全速天珠师。而且,他现在有不死神功第一篇全部五大死穴形成的循环来恢复天力,能够持续狂奔的时间就会变得更长。

    不过,这次上官冰儿显然是真的生气了,眼看段维清竟然还追在自己身边,怒哼一声,帝王碧玺意珠就已经悄然镶嵌在了御风靴之上。速度陡然增加,宛如流星赶月一般前冲而去。

    眼看要被拉开距离,关键时刻,周维清也顾不了许多了,左手向着上官冰儿的方向一抬,顿时,一道风之束缚就已经落在了她身上。

    上官冰儿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周维清会对自己出手,身体顿时被定住,在前冲之势作用下,顿时翻滚着向地面摔去。

    这个时候,周维清就展现出了他最近这段时间锻炼技能衔接的效果了,青光刚刚闪过,黑芒就已经接踵出现,一道黑暗之触瞬间席卷住上官冰儿的身体向后一拉,减缓她前行的速度。不过,她凭借御风靴所施展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黑暗之触虽然大大降低了速度,但也在那巨大的冲力下绷断了。

    不过,有了这短暂的缓冲,周维清已经纵身追上,距离还剩几米的时候,他立刻一个空间平移,就已经来到了上官冰儿身下,当她从空中掉落的时候,下面正好垫着周维清的身体。砰一一

    上官冰儿摔在周维清身上,顿时被饱一把抱住,虽然她体重不大,但这么砸下来,还是砸的周维清脸色一阵发白,但他的双臂却抱的灭,紧,说什么也不肯放开。

    在这个时候,力量体珠的优势就发挥出来了,上官冰儿虽然拥有两珠而且天力修为达到了天精力第十重,但要说力量却依旧无法和纯力量增幅的周维清相比。“放开我。”上官冰儿怒喝道。“不放,说不放就不放,放你跑了,我就没老婆了。”周维清十分执着的说道。“你……”上官冰儿一脸的寒意,“你不放开我,我就死给你看。周维清愣了一下,抱着她站起身后,松开了搂住她的手咎。

    他才一松开,上官冰儿就已经飞快的摘下了背着的紫辰弓,瞬间搭上一根羽箭弓如满月的对准了他。周维清一脸苦笑的道:“你就算宣判我死刑,也要给我个解释的机会吧?”

    上官冰儿冷冷的道:“解释?还需要解释么?你当我是傻子不成?难道我还不知道周大元帅唯一的儿子与陛下最宠爱的小公主自幼定亲么?周子爵,周驸马,请你不要再跟着我,否则,我就杀了你。”周维清心中暗道,这妞平时看起来那么温柔,可本性却如此刚烈,看来,只凭嘴说是不管用了。

    深吸口气,看着寒光闪闪的箭尖,周维清反手一探,从自己的箭壶中找出一榫r羽箭攥在手中。

    “不用你动手,我是对你隐瞒了身份,这是我的错,我自己动手

    一边说着,他毫不犹豫的手起箭落,噗的一下,就插在了自己左肩上,顿时,鲜血涌出,染红了他肩膀处的军服。周维清哼都没有哼出一声,嘴唇抿的紧紧的,身体微微有些颤抖。

    上官冰儿被眼前这一幕惊呆了,顿时放松了弓弦“你,你疯了?”

    周维清沉声道:“现在还没疯,但如果你离开我,我一定会真的疯掉。只要能留住你,不论付出怎样的代价我都愿意。”一边说着,他再次反手探出,又从箭壶抽出一根羽箭,他这会儿可不是在做作,更不是在装,和上官冰儿相处的时间越长,他就越喜欢她,她的闪亮、纯真,还有骨子里那份刚烈,无不如醇酒一般吸引着他。周维清虽然年纪不大,但在继承了黑珠的能量后,感知却极强,他深深的明白「如果让上官冰儿就这么走了,恐怕,她永远都不会再见自己。因此,不论如何,他都必须要留下来,将事情解释清楚,他绝不能眼看着幸福从自己眼前溜走。紧握羽箭的手抬起,依旧是箭尖朝着自己“冰儿,你愿意给我个解释的机会么?”

    上官冰儿看着他,泪水不受控制的从眼眸中滑落,同时滑落的,还有她手中的紫辰弓和羽箭。看着周维清,她的娇躯颤抖着,心也同样在颤抖着。

    见上官冰儿没有回应自己,周维清撂着羽箭的右手毫不犹豫的再次向自己插去,依旧是肩膀,但这次却向着胸口的位置更逸了一步。上官冰儿还没反应过来,已经是噗的一声,再次血光崩现。

    周维清此时展现出了他狠辣的一面,紧咬牙关,尽管额头上已经布满了汗水,但他站在那里的身体却是纹丝不动,就像那两箭根本不是插在他身上似的,反手入省壶,再次抽出一根羽箭。“不要一十”上官冰儿的心房终于被攻破了,青光闪烁中,她的双手已经紧紧的抓住了周维清握着羽箭的手。

    “笨蛋,你不是很怕死、很怕疼么?为什么要伤害自己?”看着周维清被鲜血染红了半边的身体,此时此刻,她心中已经再没有了半分怨气。抬手就要为他封住受创处周围的血脉,可是,她的手却被周维清抓住了。

    “让我解释给你听。解释完了再止血也不迟。”周维清的声音很温柔,看着上官冰儿,他眼中尽是浓浓的爱意。他刚才所做的这些,其实都在赌,赌上官冰儿对他是有感情的,赌她会阻止自己继续下去。他成功了,当上官冰儿哭着冲过来那一刻,周维清就知道,他们之间再也不会有任何隔阂,她已经是他的女人。

    “不行,你想死么?先止了血,我听你解释还不行么?”上官冰儿哽咽着,拼命把手从周维清掌握中抽出来,一把抢过他手中的羽箭抛掉,然后双手连点在他伤口周围,用天力巧妙的将那两箭震出来,然后飞快的封住周围血脉。

    撕拉一声,上官冰儿撕开了周维清肩膀上的衣襟,当她看到那两处深可见骨的伤口时,不禁倒吸一口凉气,这两箭竟然插的那么深。

    其实,她并不知道,如果不是周维清天珠已经觉醒,黑珠邪气被他身体所吸收的话,此时她已经死了。当初,周维清拳头上的一点鲜血就能腐蚀一株大树,更何况此时留了这么多血液了。上官冰儿从自己的包袱中拿出一件干净的白色内衣,飞快的撕成布条,然后再小心翼翼的为他包扎JL伤止。

    周维清一直站在那里,秦着她做这些,此时,他早已松了口气,原本凝重的眼神也变得活络起来。

    飞快的包扎好伤口,上官冰儿额头上已经微微出汗,手上更是沾染了不少周维清的血。

    “我们到一边歇会儿吧。”她抬头看向周维清时,却发现他脸色苍白,双眼紧闭,身体摇摇欲坠,顿时大吃一惊,赶忙搀住他另一条完好的手臂。她这一搀不要紧,周维清身体一软,就那么倚靠在了她身上。

    “小胖,小胖,你别吓我。”上官冰儿赶忙一把抱住他,哪怕在面对强敌,甚至是被群狼围攻的时候,他也从未伤过这么重,为了自己,那么怕死的他竟然自残收期心志,还需要多说什么呢?

    上官冰儿快速的扶着他来到路旁,自己靠在一棵大树上坐了下来,再让周维清靠在自己怀中。

    周维清“虚弱”的睁开双眼,勉强一笑“冰儿,我没事。只要你能听我解释,再插两箭我也受得住。”他这倒不是瞎话,以他的身体素质,只要不插在心脏上,那绝对是再来两下也没问题的,此时正是上官冰儿心防最弱之时,不趁热打铁,他就不是周维清了。靠在她那馨香柔软的怀抱中,肩膀虽然疼的有些麻木了,可他心中却依旧跟吃了蜜似的,那个美就别提了。

    上官冰儿的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珍珠一般不断滴落“小胖,什么都不用说了。我相信你,就算你骗了我,我也原谅你了。”今日之前,哪怕是哪天面对草原天狼周维清舍身相救的时候,她心中都是迷茫的,她也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来面对他。更不知道自己对他是一种怎样的感情。

    可是,就在刚才那一刻,当周维清毅然决然的将羽箭插在自己身上的时候,上官冰儿心如刀绞,她这才发现,这个有点猥琐、有点无耻的家伙,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深深的在自己-、了中扎根了。

    周维清缓缓闭上双眼,继续用他那虚弱的语气道:“冰儿,我真的没骗过你,从来都没有。还记得么,当初你问过我身世,我说,我不想骇你,让你不要问了。所以,我只是隐瞒,却未曾欺骗过。如果那时候我告诉了你我的真实身份,你还会允许我留在军营之中么?恐怕,你早就将我交给老爹了。”

    上官冰儿银牙轻咬“可是,你已经有了未婚妻了,却依旧仿若无事一般和我在一起,你对得起她么?你对得起我么?”周维清苦笑道:我从来都没将帝芙雅当成过未婚妻看待,又怎么谈得上对得起对不起呢?一个试图杀死自己未婚夫的女人,你认为,她还有什么资格让我留恋?你知道当初我为什么会吞下那枚黑珠么?”当下,他将自己无意中看到帝芙雅洗澡,却被帝芙雅重创险死的过程脊单的说了一遍。

    “……,我在离家出走之前,就已经留信给老爹,让他帮我退亲,人家看不上我,并不是人家的错,更何况,我也根本就不喜欢她,一个女人就算再漂亮,当她有副蛇蝎心肠的时候,你认为,她还会被我接受&?所以,她根本未曾让我心中有过任何牵绊,我喜欢的,只有你。你是那么温柔善良,帝芙雅那妞,我只是无意的看到她洗澡一眼,还没看到重要部位,她就杀我,可我都对你那样了,你却依旧为了大局着想,不但没杀我,还教我成为一名天珠师。你是那么善良,冰儿,我真的不能没有你,要是你不要我了,我真要活不了了。”

    上官冰儿面罩红晕,嗫嚅道:“可是,周元帅为你退婚成功;\}么?”

    周维清道:“老爹好面子,我干爹那里他不好说话,回头我亲自去和f爹说。冰儿,你放心好了,就算以后我有三妻四妾,我也绝不会娶帝芙雅。”“嗯。”上官冰儿轻轻点了点头,不过,她马上就意识到了不对,瞪大了美眸“你说什么?你还想娶三委四妾?”

    “呃……,口误,哎呦,伤口好疼。”周维清头一歪,就那么脸色苍白的“晕”了过去,晕倒的时候,还不忘椰椰脑袋的位置,紧贴在上官冰儿胸前。他的情无疑是真的,但这骨子里的猥琐天性那是无法磨灭的。

    开始的时候,他还是满心的享受,贴着上官冰儿柔软的娇躯,那滋味儿实在是太美妙了,但失血毕竟不少,一会儿的工夫,他就真的睡着了。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周催清才悠悠醒转,当他睁开双眼的时候,发现自己是枕在上官冰儿大腿上的,身上还盖着她带的换洗衣服,那一刻的温馨,几乎是瞬间将他的心淹没,下意识的想到,如果这一刻能够永久停滞该多好。

    上官冰儿的小手落在他的额头上,“你醒了。没发烧,你感觉怎么样?”

    周维清舒服的在她腿JL动了动,看着她那关切的目光,心中更是一片柔软,动了动左肩,虽然还疼,但却明显好得多了。他知道,自己的自愈能力远超常人,这显然也是因为那黑珠的缘故,上次被天狼王风刃命中之后,等他从邪魔变状态醒过来的时候他就明白了。“冰儿,你不会昝离开我了吧?”周!隹清抬起右手,抓住她的小手。“嗯。”上官冰儿轻轻的点了点头,俏脸上红晕流转。

    周维清支撑着坐起来,然后老实不客气的靠在她怀里,把右手搭在她肩膀上支撑着自己的身体。随着他脸庞的接近,上官冰儿的俏脸不禁更红了。轻声道:“别闹,你还受着伤呢。”周维清大喜过望“那是不是说,只要我伤好了,就可以……上官冰儿微嗔道:“你就不能正经点。”

    周维清嘿嘿一笑,道:“正经那不是我的风格啊!俗话说,男人不坏,女人不爱么。冰儿,你知道么?今天是我生日,十四岁生日,哪会儿在呼延老师那里,我说还有两个月十四岁只是随口说的,其实,个天才是我正式络生日。让我亲一下,算是生日礼物,好不好?”

    “十四岁……”听到这今年龄的数字,上官冰儿的表情顿时变得有些怪异,抬手按住他的嘴“小胖,你才十四岁,还没成年呢,我们不能大过亲热,不然的话,会影响你发育的。”

    周维清顿时呆住了,他怎么也没想到,竟然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一时间脸色顿时变得古怪起来。

    上官冰儿以为他生气了,飞快的在他脸上轻吻一下“小胖,生日快乐。我都已经是你的人了,我会等你长大的。”“我……”周维清真不知该说什么才好了,那叫一个哭笑不得。

    两人再次启程已经是两个时辰后了,上官冰儿在亲眼看到周维清伤口处竟然已经大部分愈合的情况下,才答应他再次启程。只不过,这回可不是你追我赶,而是牵手而行。求月票、再铸唐门辉煌。

    “冰儿,那天弓营是什么地方?我怎么从来都没听说过!“天弓昝你没听说过?”“是啊!我上的又不是军事学院,也不是御珠师学院,自然是不知道了。“天弓营,是我们天弓帝国的一个传说。以前,我们并不叫天弓帝国,国家的名字就是因为这天弓营而改。”“这么强悍?难道这天弓营比我老爹还厉害?”

    “那我就不知道了,天弓营虽名为营,但我听说,他们其实就只是几个人而已,都是当世极其有名的神射手,只听从当今陛下的调动。我国在几次危难关头,都是他们出手,袭杀敌军关键人物,从而扭转战局。他们的个体实力或许不是最强的,但绝对是连天珠师都要惧怕的超强暗杀者,克雷西帝国最强盛的时候,曾经有七位天珠师,而我国却只有周大元帅一人,那时,我们已经面临天国的危险,克雷西大军压境,但是,就在一夜之间,克雷西七大天珠师修为最高的四人毙命于强弓之下,从而引发克雷西军方以及皇室恐慌,不得不撤军,十六年来,再未现当初的辉煌。而那次,正是我们天弓营的前辈们出手力挽狂谰。要是我们能够通过考核,真正加入天弓营之中,将是一生的荣撑。“这么厉害?那倒要见识见识。”十天后。天5城。经过十天的赶路,周维清和上官冰儿重新回到了帝国首都。“冰儿,我们要去什么地方找这天弓营?我走之前,老爹什么都没跟我说。”周维清一边眼睛四下乱飘,一边问着身边的冰儿。

    两人此时都是一身布衣,周维清还好,他那憨厚的相貌放在人堆中根本不显眼,但上官冰儿天生丽质,就算是荆钗布衣也难掩其绝世风华,回头率百分百。还是周维清当机立断,将自己那顶大风帽带在她头上遮盖一些才算好了许多。上官冰儿道:“周大元帅给了我一封信,让我回到天弓城再拆开。周维清好奇的道:“那打开看看吧。话说,待会尤●你跟我回家,还是我跟你回京?”

    上官冰儿刚从怀中摸出一封信,听了他的话顿时俏脸一红“小胖,还是算了吧,我们年纪还小,等天弓营修炼结束再说也不迟。”

    这一路回来,她终于完全接受了周维清,但我们的周小胖却觉得自己更加悲剧,以前上官冰儿总是冷着一张脸对他,他至少不会有什么想法。可现在俩人已经确立了关系,以他那动手动脚的习惯,怎会不希望和上官冰儿多加亲热呢?但上官冰儿却因为他的年龄,说什么也不肯对他太亲热,最多也就是拉拉小手,偶尔抱上一下,弄的周维清心痒难扫却又毫无办法。

    周维清的目光带着几分灼热的从她身上扫过,嘀里嘟囔着“小吗?不觉得啊!纤合适度。围度三十三,三号罩杯。何况才十六岁,可发展潜力无限。”“周、小胖。”上官冰儿一把就揪住了他的耳朵,凑过头去,吐气如兰的在他耳边低声道:“你说什么呢?”

    “啊?没什么啊!我是说,我们这年纪也不算太小了,按照帝国法律,十六岁就可以成婚。你已经到达适婚年龄了,我虽然还小点,但发育早啊!”

    上官冰儿俏脸一红“发育早也不行。小胖,真的,我还没准备好。我从小和娘相依为命,她老人家脾气也不太好。再过两年吧,好么?周维清无奈的耸耸肩膀,道:“好吧,就听老婆大人的吩咐。”

    上官冰儿白了他一眼,但见他这么听自己的,也是心情大好,就不计较他口头占便宜了。拆开手中信封,从里面取出一张纸。上面就写了一行字:去帝豪酒店一层,找一个叫罗克敌的酒鬼,对他说:我找流无双人组中的流。他自会带你接受考核进天5营。

    上官冰儿将纸条上的字也给周维清看了一眼,帝豪酒店在天弓城可以算得上是地标式建筑了,高六层,规模极大,最为奇特的是,这座大酒店同时接待各种层次的客人,越高层的消费也就越高,身为天弓城人,他们自然都知道在什么地方。

    上官冰儿道:“那我们先回家看看母亲,明天中午,在帝豪酒店门口见吧。”周维清心中一阵不舍,拉着她的手不肯松开。

    上官冰儿噗哧一笑“看你那傻乎乎的样子。”张开双臂,轻轻的抱了他一下,刚想松开离去时,却被周维清骤然抱紧。不过,他终究不敢太过分,只是轻轻的在她额头上亲了一口。

    一直目送着俏脸羞红的上官冰儿消失在街角处,周维清这才回过神来,朝自己家而去。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谁也不会相信天弓帝**方第一人的家竟然会是如此。周大元帅的府邸只是一个三进的院子,占地面积不过千佘平方米,家中奴仆十余人,一名守卫的士兵都没有。周大元帅曾经说过,士兵是用来上阵杀敌的,坚决不要人守护。天弓帝国皇帝陛下帝峰凌曾多次提出要给周大元帅修缮府邸,却都被他拒绝了。在帝国之中,周大元帅受人尊重绝不只是因为他的武力,同时也是因为他的楷模作用,连元帅府邸都这样-,手下将领谁敢逾越?“妈,我回来啦-0”周维清一进门,就扯开嗓子嚷起来。

    “臭小子,你还知道回来啊!是不是听说你爹上前线了,才敢跑回来。快让妈看看,瘦了没有。”伴随着周维清的呼喊,一个带着激动、心疼、怒火等种种复杂情绪的声音响起。从中院大厅走出一名女子。正是周大元帅的结发妻子、周维清的老妈。

    周维清的母亲凌紫涵并不是多么漂亮的大美女,只能说是中人之姿,她与周大元帅自幼青梅竹马,感情极为深厚。周大元帅功成名就后,哪怕儿子天生经脉闭塞,他也不舍得让妻子在生二胎,可见对妻子多么疼爱了,更不用说再纳妾。“妈一一”一看到老娘,周维清立刻扑了上去,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

    凌紫涵本来一!子气,让儿子这么一抱却是消了大半,抬手在儿子头上敲了一下“混小子,你翅膀硬了是不是?竟然敢离家出走了?不就是看了公主洗澡么,多大个事儿?帝芙雅那丫头还是你未婚妻呢,看看怕什么的,看看能少块肉么?你跑个屁啊!”要是上官冰儿在这里,一定会因为凄紫渴的彪悍而吃惊的目瞪。呆。

    周维清愁眉苦脸的道:“这不是当时老爹在家么?要是他不在家我也就不跑了。”

    凌紫涵冷哼一声“在家怎么了?他还能真打死你啊?你爹揍你的时候,都是为了你好,哪次揍完了你不是生龙活虎的。虽然你不能修炼天力,但是他揍你的时候,都是在用天力改善你的身体。否则的话,老东西那么揍你老娘早就跟他拼了。”

    周维清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母亲,他这才知道,老爹揍自己竟然都是为了自己好,一直以来,他虽然知道老爹也疼自己,但总是比不过妈,但听母亲这么一说,他才突然觉得,原来老爹对自己的爱一点都不少,心里巨大的反差顿时令他怔忪在那里,半天说不出话来。

    正在这时,突然间,一个清越激昂,充满了怒火的声音在外面响起“周维清,你给我出来。”

    这声音相当的有冲击力,吓号-周维清一跳,他身边的凌紫涵也是愣了一下,这儿子才刚回来,怎么就有人找上门来号周维清的记忆很好,可在他的记忆中,似乎没听过这个声音。”怎么回事?臭小子?”凌紫涵疑惑的问道。

    周维清一脸茫然的道:“我也不知道啊!我出去看看。”一边说着,周维清赶忙走了出去。

    周家是没有护卫的,只有一些奴仆,可是,几十年来,这却还是第一次有人敢在元帅府外大声喧哗,甚至带着几分喝骂的味道。弄的周府里一众仆人们大为疑惑,这是谁这么大胆子?竟然敢到这里来生事。

    周家大门是敞开的,没等周维清走出去,迎面人家就阜卜经进来了。

    来的是两个人,一看到她们,周维清的心顿时揪紧了一下。

    那是两名女子,走在后面一点的,正是分开还不到半个时辰的上官冰儿,此时她是一脸的焦急之色,被走在前面的另一名女子拉着手,似乎是被拖过来的似的。

    那拉着上官冰儿来的女子,表面看去只有三十多岁的样子,如果说上官冰儿的美还有几分青涩的话,那么,这位荆钗布衣的中年女子却绝对是风华绝代,她的美,是那种幄人心魄的美,虽是面罩寒霜,却看的周维清还是呆了一下。上官冰儿和这名中年女子起码有七分想象,不用问周维清也知道这位是谁了。“谁是周维清?”中年女子冷冷的问道。她的气息明显有些不匀,强烈的怒火仿佛要将她身体周围的空气点燃似的。“伯母您好,我就是。”周维清不敢怠慢,赶忙上前,一脸老实憨厚的样子应道。

    “谁是你伯母?你就是周维清?好,我找的就是你,你是白裁逼是让我动手?”中年女子目光看向周维清那一瞬间,周维清只觉得自己机灵灵打了个寒颤,身体仿佛被两柄利剑刺穿了一般。“不用那么狠吧?”周维清目瞪口呆的说道。

上一页 《天珠变》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