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天珠变》->正文

第四集 邪魔变 第二十九章 神乎其技的箭法

    罗克敌正是被周维清一箭撞飞的,幸好,他自身乃是五珠级别的体珠师,身体能力强悍,在发现不妙的时候又第一时间才去了防御、化力等能力,再加上周维清在射出这一剑的时候把箭簇拔掉了,所以他才没有受伤。否的话,猝不及防之下被霸王弓这一箭射中,就算他修为远高于周维清和上官冰儿,也必定要受点伤的。这就是轻敌的代价。

    其实,周维清能射中罗克敌并不简单,他前面那五箭几乎都是试探,只有那第五箭射在罗克敌脚下的时候,是关键所在。罗克敌不知他这体珠凝形弓的威力竟然如此巨大,被爆炸力掀飞身体,在这个时候,周维清就已经嬴了一半。

    接下来,周维清那一箭射出,将变石猫眼意珠中的空间平移融合在了霸王弓之上,算准了罗克敌只能借势反弹才能闪过,他这霸王空间箭的作用也很简单,威力不会增加,但却能在空中瞬间平移,平移会出现在箭射出二百五十码左右,因此,罗克敌的判断虽然是一点错都没有,但架不住最后时刻人家这箭换了位置啊!周棒清虽说现在还不能完全控制这霸王空间箭,但这次运气年是不错,一箭功成。

    一个小白脑袋从周维清怀里钻了出来,一双湛蓝的眼睛眨了眨,哼都没哼一声,可不正是那小白虎么?这小家伙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特别的粘周维清,哪怕周维清总是捏捏它,甚至可以说是半虐待,这小家伙也不肯离开他身边,对于这一点,上官冰儿是非常郁闷的。

    罗克敌重重的摔在地上,打了个滚跳起来,只觉得胸口一阵发问,更让他郁闷的是,他连自己怎么中箭的都不知道。难道自己的听力出问题了?不可能啊!论听声辨位,天弓营那几个家伙也不见得就比0己强了。

    这真是常年打雁却被雁啄了眼,阴沟里翻舴了。带着一身土,罗克敌那叫一个郁闷。

    周维清和上官冰儿已经快步跑了过来,上官冰儿真切的问道:“前辈,您没事吧?”

    哪怕是嘲讽帝句,罗克敌心中都能舒服点,被人家小姑娘这么一关心,他脸皮虽厚也是一阵阵泛红。目光怪异的看向依旧是一脸憨厚样子的周维清“小子,你行啊!没想到我竟是看走眼了。”以他在弓箭上的浸淫怎会感觉不出刚才那一箭是没有箭簇的,否则,他已经受伤了。

    周维清呵呵一笑,道:“前辈,运气好,运气好而已,刚才射箭的时候手抖了,一下射歪了,没想到您正好撞上去。这算不算通过第一关了?”

    手抖了?罗克敌眉毛跳了一下,心中暗道,你骗鬼啊?前面几箭你都澈拔掉箭簇,正好这一箭却是拔掉了,没把握射中我你会这么干吗?这小家伙扮猪吃老虎的样子怎么让老子吞着那么熟悉?

    罗克敌磨了磨牙“算你们都过了。接下来是第二关,小子,把你身上的紫辰弓给我,箭壶也给我。”周维清愣了一下,警惕的看着他,道:“干什么?”

    罗克敌眼中流露出一丝狡黠的微笑,也没见他怎么动作,周维清只觉得眼前一花,紧接着身上一轻,自己的紫反弓和箭壶就已经到了人家手里“你们刚射了我二十箭,我也射你们二十箭,只要这二十箭中,有一箭没射中你们两个其中之一,就算你们过关了,放心,我也会拔掉箭簇的。现在你们可以开始跑了,我数五个数。一……

    “我靠,这分明是公报私仇啊!”周维清心中虽然这么想着,但却不敢怠慢,和上官冰儿对视一眼,两人扭头就跑。而罗克敌则是优哉游哉的抽出一根羽箭,手指在箭身上轻轻一弹,箭簇就已经掉了,十分缓慢的拉5上箭,唱上也在慢慢的数着数字。“二、三、四、五,第一箭来了。”

    周维清和上官冰儿听到他的声音,几乎是第一时间分别向两边扑出,但是,扑出那一瞬间他们就意识到了不妙,因为根本没有箭矢破空的声音。难道是无声矢?“笨蛋,我说来了就未了么?”周维清在地上一个翻滚,刚想起身变向时,突然间,屁股上一疼,整个人已经被撞的向前抛飞三米。

    真的是无声矢?这一箭显然是后射出来的,别说没声音了,就算是有声音,自己也不可能躲得开,因为,这一箭射来的时候,正好是自己身体绁地的那一刻,除非使用空间平移,否则根本就不可能闪的开。但是,意珠的秘密周维清可不想暴露,刚才射箭的时候还好说,对方没看到那一箭的情况,可此时自己要是直接用出来,对方岂不是就知道了。

    那一箭虽然没有箭簇,但以紫辰弓射出却依旧是势大力沉,当箭杆接绁到他的屁股时,周维清只觉得一股大力传来,紧接着,这股力量被自己皮肤表面的不死神罡一荡,瞬间传遍全身,化去大部分力道,只是冲击的他向前飞出几米,屁股略微有些疼痛而已。

    原来不死神罡的作用竟是如此,周维清在这一刹那脑海中灵光闪现,顿时明白了不死神罡的效果。当攻击降临在他身上的时候,由五个死穴喷吐出天力形成的不死神罡会尽可能的将那攻击力分散,虽然依旧是作用在忸身上,但压强却减弱了,对他的伤害自然合大幅度减少。

    “咦,挺禁揍啊!”罗克敌有些疑惑的看着刚一接触地面就立刻向前跑的周维清,按他原本的意思,这一箭怎么也要射的这小子半边屁股麻木,接下来就是体罚时间了,这二十箭,他可都是给周维清准备的。刚才被他射了一箭,罗克敌心中的郁闷就准备这会儿发泄呢。可谁知道,周维清竟然跟没事人似的,顿时激起了罗克敌的好胜之心。

    嗖,又是一箭射出,这一次,周维清已经将感知提升到了最强的程度,也正是因为如此,在那羽箭即将临身的时候,他心头大震。因为,他发现,这一箭射来,根本就不是无声矢。

    罗克敌射出的箭,多少是带有一点声音的,但却相当细微,以周维清现在的感知,必须要到这一箭接近自己身体十码左右才能听到一点细微的响动。

    他是怎么做到的?周维清带着浓浓的疑惑,屁股上却是又中了一箭。这一次,他的务体刚刚飞跌出去,第三箭就已经又到了,根本不给他落地的机会,紧接着是第四箭、第五箭。

    上官冰儿本来是和周维清一起跑的,两个人还略微分开了一点,可她很快就看到了无比诡异的一幕。

    周维清被罗克敌一箭射中冲到空中,没等坠地,第二箭就已经到了,接下来一箭又一箭,不断的顶着他的身体,居然就不让怊铸地。

    这是什么箭法?上官冰儿心中无比震撼。要知道,双方距离近三百码,想要做到这一点,那么,在第一苜命中周维清的时候,罗克敌的第三箭都要出手了才行,唯有如此,那一箭箭的衔接,才能保持周维清被撞在空中不落地。这就要求,罗克敌一箭射出,就已经判断出周维清被撞击后身体飞行的轨迹,而且不只是一次撞击,而是两次撞击飞行的轨迹。这已经不是简单的眼力能够解释的了。而且,她回身看向罗克敌时,只见他一边射箭一边向前走,只能看到一个个箭簇从他手上飞落,根本看不到他射箭的动作,而且,罗克敌闲庭信步,手上射着箭,还不忘记给她一个自以为帅气的微笑,竟是连看都没看周维清一眼。更令上官冰儿骇然的是,罗克敌射出的箭虽然不是无声箭,但却有着无声箭百分之八十以上的效果,这是什么手法?

    神技啊!这简直就是神技。他虽然只有五珠,可是这箭法却只能用出神入化来形容。天5营,这就是天弓营的实力么?

    周维清的天力修为毕竟还浅,被射了七、八箭后,体内天力就所剩无几了,毕竟,他之前还用过霸王弓和霸王空间箭。此时不死神罡的消耗,又快将他天力耗尽了。

    周维清当机立断,停止了不死神罡对自己的保护,他必须要留下足够使用一次空间平移的天力,否则的话,岂不是无法过关了么?

    切断不死神罡,变化顿时出现了,首先是痛苦,周维清原本被一箭射中只是飞出三米,没了不死神罡的化力,再一箭上来,他足足被撞出去五米之多,钻心的举动令他半边屁股连带着身体都麻木了,忍不住惨叫一声。

    不过,他这边一变化,罗克敌那边也是脸色一变,他这衔接箭法最重要的就是准确的判断,周维清承受智力的效果一变,他之前射出的箭顿时就出了问题,已经射中周维清十一箭,第十二、十三两箭还在空中飞行着,眼看就要落空了。

    就在这时候,罗克敌才终于显露出了几分他的真本事,第十四箭射出的时候,在空中带起一道白光,显然是被濯满了天力,这一箭的速度之快,令一旁变成了观战者的上官冰儿大吃一惊,这一箭的速度,比她使用无声追踪矢和周维清用霸王5射出的箭速度还要快,要知道,罗克敌用的可就是紫辰5而已。

    更让上官冰儿震惊的还在后面,那根带着白光的羽箭走的竟然不是直线,在空中带起一道弧线,先后从前面的第十二、第十三两箭箭身上蹭过,然后才后发先至,泾在了周维清屁股上,更加诡异的是,当令射到周维清身上的时候,箭身上的白光恰好消失。

    而结果就是,噗、噗、噗三声,三根羽箭接踵落在周维清身上,将他又送出去十几米远,不过,这次罗克敌的衔接就没有继续跟上了,显然是破坏了节奏,周维清在地上直接樟了个狗吃屎。

    天啊!这还是箭法吗?上官冰儿震骇的捂住了嘀,她当然看得出,罗克敌根本就没有向自己射箭的意思,他这是在报复小胖呢,但也并没有恶意,不但去掉箭簇,前面射出的箭也都只是凭借紫辰弓的弓力而已。可是,这最后的一箭实在是大惊艳了,一箭射出,竟然能帮助前面两支射偏的箭校正方向,然后再同时命中Q标,上官冰儿呆呆的看着,她已经不知该如何评价。

    很小的时候,上官冰儿就喜欢上了弓箭,可此时她才明白,以前自己所学所会的一切,相对于眼前罗克敌所展现的箭法,根本连渣都算不上。这个人如果想要自己和周维清的命,甚至不许要使用任何休珠技能和附加天力,单纯凭借箭法,就可以把自己二人射杀。

    “嘿嘿,小子,再最后送你个六六大顺。”罗克敌手中紫辰弓一抖之际,弓弦上竟然已经同时搭上了六根去掉了箭簇的羽箭。只见他身体在空中旋转一周,六根羽箭就已经同时射了出去。

    这一次,上官冰儿是看到了一些罗克敌的动作,在弓弦响之前,罗克敌极弦的右手似乎是闪电般动了袼,瞬间带起了数道残影,然后六根箭才飞了出去。

    这六根箭竟是一道走直线鹄都没有,在空中划出六道弧线,直奔扑跌在地的周维清而去。

    以罗克敌的眼力,怎会看不出这小子现在根本连躲闪的力气都没有呢?更何况,他这六箭的手法极为精妙,封死了周维清所有可以闪躲的角度,只要中上一箭,那么,其他五苜也必然会命中。但是,就在这个时候,周维清暴走孓。

    自己身上中了十四箭,尤其是最后几箭带来的剧痛,彻底引发了周维清心中的愤怒,这是报复,明目张胆的报复啊!我还就不用空间平移了。

    周维清全身麻木不假,但有一点罗克敌却是不知道的,周维清的身上虽然疼痛的难以移动,但他的右腿却没有受到丝毫影响。被后面连续三箭撞飞之后,他根本没有起身,而是抡起了自己的右腿,体内剩余的天力全部灌注在右腿之中,狠狠的砸向了地面。同时双手在地上狠狠的一推。

    只听轰隆一声巨响,大地竟然被他这一腿砸出一道长两米,宽一米多的深沟,西周维清顺势一堆之下,整个人就那么滑入了那土沟之中。

    叮叮叮叮……,一阵密集的响声在周维清之前所在的位置出现,那最后六根箭在空中画弧之后,竟然碰撞在了一点,西周维清整个人却已经消失在了上官冰儿和罗克敌视线之中。

    罗克敌顿时瞪大了眼睛,以他这么广博的见识,也从未见到过这样躲箭的,自己这势在必得的六箭竟然走空了。这一下,周维清固然是比他更加灰头土脸,可却实实在在的躲开了那几箭。“小胖。”上官冰儿飞快的冲了过去,将周维清从土坑里榨了出来。

    周维清只觉得自己除了右腿之外,全身上下无一处不疼,心中暗恨,妈的,这个老帅哥太狠,我可怜的屁股啊!他当然也知道罗克敌一直都在手下留情,不然也不会只是射他肉厚的屁股了,但当着上官冰儿,运人可是丢大了。

    “我靠,小子,你属猛犸的么?这么大力气?算你行,你们俩运第二关都过了。”罗克敌此时也来到了两人身边,看着地上被周维清轰出的土坑,也是啧啧称奇。

    一只小白老虎灰头上脸的从周维清怀里钻出来,跳封他的肩膀上,朝着罗克敌低声咆哮着,明显是充满了敌意。

    周维清好不容易才从地上爬起来,身上可以说是无一处不疼,而且,他明显感觉到,一股强烈的嗜血和暴戾情绪快速在自己脑海中蔓延着。不好,难道因为受伤要邪魔变?他赶忙收摄心神,不断的告诉自乇这只是一个考验而已,情绪才算是慢慢平复下来。

    只有在他肩膀上的小白虎才看到他眼底那一闪而逝的血色,眨了眨小眼睛,如果此时有人近距离观察的话,一定会发现,这小白虎眼底流露出的竟然是兴奋的光芒。

    “咦,这小东西妾好玩,白色小老虎,我都是第一次见到,难道是你养的天兽?”罗克敌一脸好奇的看着周维清肩膀上身长不过一尺的小白虎。周维清深吸口气,情绪平复下来,哼了一声,道:“是我养的。

    罗克敌嘿嘿一笑,道:“小伙子,不要有情绪嘛。吃得苦中苦,方为人工人,你看,我刚才也被你一箭撞飞,我就没有生气。以后说不定我们就是战友呢。我这也是按规矩办事,对吧。”

    按规矩办事?郧射的就只有我一个人?周维清瞥了他一眼,除了几分怨气之外,其实更多的是佩服,他虽然没有看到罗克敌是如何射箭的,但之前身体在空中被那一箭箭射的不坠落,这种高妙的箭法显然不是他和上官冰儿所能比拟的。

    罗克敌走过来,拍拍周维清的肩膀,低声道:“小子,我们打个商妻如何?到了天5营以后,刚才的事只要你不说出来,我包你过关,如何?”

    周!。!!清愣了一下,瞬间就醒悟过来,原来这家伙是怕丢脸啊!确实,以他的修为因为大意而被自己算计了,还有之前看到那位“极品”狂吐的丢人样子,嘿嘿。

    周维清立刻抬起手,也拍拍罗克敌的肩膀,道:“前辈神箭无敌,晚辈们能侥幸过关实在不易啊!前辈乃是晚辈们学习的楷模。”两人对视一眼,相互交换了一个眼神,似乎都在向对方说:你懂-的。

    上官冰儿目瞪口呆的在一边看着,眼前这两个家伙从见面开始就相互算计,都吃了亏,怎么现在却好的像朋友一样了?这也变得太快了吧。以她的心性自然无法明白两个猥琐男之间的交流。“好,小兄弟果然不愧是老周推荐到天弓营的优秀青年,做,我这就带你们去天弓营,你们的最后一项考核,也将在天弓营进行。”

    周维清和上官冰儿当然不知道,其实,上官冰儿本身就是可以免试进入天弓营的,她是天珠师,而且周大元帅早已认可了她对国家的忠诚,以她的天赋,还需要什么考核?最多就走进行一下罗克敌口中的最后一项考核,看看她的能力就足够了。

    而前面这两项,根本就是罗克敌为了报复之前周维清的戏弄而自己加上去的。如果不是肯定他们能够加入的话,罗克敌又怎会带他们直按前往天弓帝国最神秘的天弓营呢?所以说,周维清这个小狐狸终究还是不如罗克敌这个老狐狸算计的清楚。

    在罗克敌的带领下,一行三人直接钻进了星辰森林。罗克敌前行的速度很快,笔直朝着星辰森林深处而去,他的身体协调能力实在是太强了,单纯凭借天力提升速度,在茂密的森林中竟然与在平地没有什么区别,周维清和上官冰儿借助风系天力的辅助,周维清再加上右腿的不断发力,才勉强能够跟得上他的脚步。风驰电掣般向内深入。

    周维清对星辰森林极为熟悉,心中徼动,已经略微猜到了几分罗克敌的日的地,大概在一年前,他曾经往这个方向深入过,在星辰森林很深入的地方却遇到了军队的阻拦,当时他还很奇怪,怎么在森林里还驻扎了一只军队?现在看来,很明显,神秘的天弓营就应该在那个地方。至少在那些军营的附近。

    三人在全速前进的情况下,整整走了一个多时辰,罗克敌习减慢了速度。不远处”。曾经见过的军营已经出现在他们视线中,轻襞皮甲的巡逻士兵已!上;i怎到了他们。周维清好奇的道:“这就是你们天弓营?”

    罗克敌哼了一声,道:“当然不是,他们只是外围驻扎的。在迳片地域,有隶属于五大连队之外,专属于皇室的三个营兵力。明岗暗哨多的很,里面才是我们天弓营。”

    说着,带着两人大踏步而入,那些巡逻的士兵本来极为警惕,看到是罗克敌,顿时肃然行礼,甚至没人过来问问周维清和上官冰儿的身份,最多就是投来几分好奇的日光而已。

    进入军营后,两人才发现,军营内根本没什么人,无疑,驻扎在这里的军人至少有大部分在外面巡逻、执勤。从之前他们巡逻的位置来看,罗克敌口中三个营的兵力应该是将天弓营围在中央,以阻止任何人接近。

    穿过军营继续向某大约五百米,再穿过一片树林之后,眼前豁然开胡,竟是一个很大的院子出现在周维清和上官冰儿眼前。

    这个院子周围都是高达三米厚实的木板用荆藤捆扎的栅栏,普通小型野兽根本别想进去。院子相当大,从外面看,正面就有一百多米宽,西扇高大的木门敞开着,能看到里面一个宽阔的庭院以及后面一排木屋。每一间木屋都是单独存在的,在院子内侧,一共有十几间之多。

    罗克敌带着两人走进院子之中,整个院子里空荡荡的,根本就不像是在森林之中,但却有着森林内清新的空气。

    周维清心中暗道,这些天弓营的人还真是会享受。

    “新人来了,都出来啦。”罗克敌站在院子里嚷嚷了一嗓子。

    “流氓,你吵什么吵。不知道明天我们几个要出任务么?”左侧一间木屋门开,从里面走出一人。此人身材中等,大约在一米七五左右,一头短发显得极为利落,肩宽背阔,双肩上的肌肉就像纹起的小山包一般,虽然并不高大,但却给人一种十分厚重的感觉,四十岁左右的样子,相貌虽然普通,但目光却是凌厉逼人,感觉上就像昔势待发的火山,随时都能爆发似的。

    罗克敌嘿嘿一笑,道:“小陌陌,这俩新人可是老周交代的,我们好不容易要增添一些新鲜血液,大家总要见个面嘛。他们也算来得及时,这样我就可以和你们一起去出任务了。”

    那中年人目光落在上官冰儿和周维清身上,表情十分淡漠,淡淡的道:“我叫韩陌。流氓,你再叫我小陌陌,我就打碎你所有收藏的酒。”丢下这句话,他已径直接转身回房去了,房门砰的一声闭合。

    罗克敌无奈的耸了耸肩膀,道:“他就迳德性,我们这群人里,就属这家伙最冷漠。”

    “来新人了?哇哈哈,还有位美女,真是太好了。欢迎、欢迎,非常欢迎你们的加入。”正在这时,一个高大的身影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钻出来的,几步就来到了周维清和上官冰儿面前。

    这人身高超过一米九,也是极为健壮,看上去火刚才那个韩陌的年纪还要大一些,一头乱蓬蓬的红发,眼睛是棕色的,显得洪武有力面容刚毅,此时是一脸的热情,与之前那个韩陌有着天壤之别。“我叫高生。小兄弟,这伍小妹妹,你们叫什么名字啊?”高生凑到更前,一只手搭在罗克敌肩膀上,向两人问道。“我叫周小胖,她叫上官冰儿。您好,高生前辈。”周维清一脸憨憨的说道。

    高生爽朗的一笑,道:“什么前辈不前辈的?不就比你们大几岁么,叫我高生大哥就行了。流氓,你可要好好款待他们啊!我去整理我和韩陌的箭。”说着,向周维清和上官冰儿挥了挥手,这才辂身而去。

    罗克敌耸了耸肩膀,道:“我们天弓营一共七个人,现在有五个人在家,有两个去出任务了。高生和韩陌是一对儿搭档,还有两个在家的应谋也在附近。”

    上官冰儿微笑道:“这位高生大哥人真不错。”

    罗克敌撇了撇嘴,嘿嘿一笑,道:“人不错?这俩家伙如果让我选一个做朋友的话,我绝对选韩陌不选高生。小丫头,你知道高生的绰号是什么吗?韩陌的绰号是背塔,高生的绰号叫炮台。在我们天弓营,高生得到的最多评价就一句话,叫做:杀人放火找高生。我们其他六个人加起来,都不如他一个杀人杀得多。这家伙可是个杀人狂。

    “流氓,你不要吓坏小孩子。”正在这时,一个十分有磁性的声音响起,周维清和上官冰儿回身看时,只见从外面走进来两个人「对比度极为强烈的两个人。

    左侧一人,身材修长,看上去四十多岁的样子,罗克敌也算是英俊了,但和这位中年人相比,却差了不止一个档次。此人面如冠玉,皮肤白皙,剑眉虎目,鼻直口方。一头金色长发披散在脑后,气度优雅。尤其是他那双蓝色眼眸中流露出的忧郁,更是对女人的天然杀手。一身纤尘不柒的白色长袍穿在他身上,相得益彰。

    上官冰儿注意到,这名中年人有一双大手,十指极为修长,就像玉石舫晶莹剔透。

    就在上官冰儿注意这英俊中年人的时候,周维清却是目瞪口呆的看着另外一人,此人站在那英俊中年人身边,对比极为强烈。身高不过一米六左右,身上更是没几两肉,精瘦精瘦的,看上去五十多岁的样子,灰白色的半长发纷乱的披散在身后,眼珠滴溜溜乱转,正不露声色的看着上官冰儿,喉结蠕动,似乎在吞咽着口水。再加上他歪着嘀叼着根烟袋,那样子是要多猥琐就有多猥琐。

    上官冰儿发现他的目光时-,忍不住皱了皱眉,下意识的向周维清身后躲了躲,这个看上去十分猥琐的老头儿,目光简直比罗克敌还要让人讨厌。“老师。”就在这时,周维清两个字喊出来,却让上官冰儿大吃一惊。

    周维清用力的揉了揉自己眼睛,确认自己没看错之后,一脸惊喜的冲了过去“老师,真的是您啊!”

    那英俊的中守-人是他老师?上官冰儿心中刚产生出这样的念头,就看到周维清给了那猥琐老头一个大大的拥抱。

    上官冰儿一张俏脸顿时变得古怪起来,她仿佛已经找到了周小胖同学这么早熟,并且是一脑子龌龊思想的根源了。

    “咦,你这小兔崽子怎么来了?你老爹让你来的?”那猥琐老头眼睛一翻,也是很意外,没好气的道:“赶快松开我老人家,老子对男人没兴趣。抱什么抱啊!”

    罗克敌目瞪口呆的道:“木恩,这小子是你徒弟?那也就是老周的儿子了?我靠,不是说这小子是个废物么?老周那么古板一个人,怎么就肯把儿子给你这老东西糟蹋了?难怪这小子一肚子坏水,闹了半天,都是跟你这老东西学的。”

    木恩顿时大怒,一把推开周维清“罗克敌,你这小流氓说什么?什么叫让我糟蹋了?我怎么糟蹋了?老子是名师出高徒好不好?再废话,老子就先糟蹋糟蹋你。”

    “好了、好了,你们两个收敛点。别吓着孩子们。”那英俊中年人无奈的摇摇头,微笑着向周维清和上官冰儿道:“他们两个就这样,其实关系好的很,但在一起就吵。你们不要介意,他们其实都没恶意的。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划风,是天弓营营长。”

    划风一开口,木恩和罗克故两人果然都安静了下来。周维清和上官冰儿向划风躬身行礼道:“您好,划风前辈。”

    周维清是万万没想到在这里能见到木恩的。四年前,他刚过十岁生日的时候,有一天,周大元帅将这个色老头木恩带到了他面前「让他拜师。之后,他就跟着这位老师学了两丰。学的并不是什么杀人技巧,而是在社会生存的能力,为人处世的能力,当然,还学到了很多木恩的猥琐。

    周大元帅跟周维清是这么评价这色老头的,论实力,他或许没有多么强大,但是,在这个社会上,这家伙却是生存能力最强的那种人,你要能把他的本事学到几分,至少以后肯定饿不死。其实,周维清并不知道,当初周大元帅请木恩来做自己儿子老师的时候,内心也是挣扎了无数次才下定决心的。木恩绰号神眼无赖,可想而知周维清能够跟他学到什么了。才刚刚十四岁的周维清能懂的那么多,可以说,绝大部分都是木恩教导他那两年学的。斜风橄做一笑,道:“欢迎你们加入天5营。”上官冰儿道:“划风前辈,不是说还有个测试,通过之后才能正式加入么?”

    划风道:“周元帅能够推荐你们前来,就证明你们有加入天弓营的资格,否则,流氓也不会带你们来到这里了。至于测试,明天你们跟我们一次参加任务,过程中的表现就是你们测试的成绩。”

上一页 《天珠变》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