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天珠变》->正文

第四集 邪魔变 第三十三章 肥猫变成了大肥猫

    那黄色光芒高达十米,带着冰雪席卷过来,那份震撼根本无法用言语来形容,天弓营众人无不是迅速腾身而起,想要从上方掠过,但是,这冰魄天熊王的攻击来的实在是太快了,最前面的划风第一个被震飞,人在半空中就已经陷入了昏迷状■态。另外几位天弓营强者也不例外,跃高到十米这种能力他们不是没有,但问题是,在冰魄天熊王双掌砸下来的时候,大地狠狠的震荡了一下,令他们脚下发力未能踩实,罗克敌腾起五米时就被大地的咆哮卷起,高生和韩陌也只是比他略好一点而已,木恩更惨,回身想要去救援周维清和上官冰儿,直接从地面上就被卷起来了。

    周维清和上官冰儿因为之前一直站在远处,所以,当那冰魄天熊王冲过来的时候,他们的距离也是最远的。关键时S1,周维清发样出了年轻的优势,那就是反应快。

    对之前的冰刺他可是记忆犹新,因此,一看到那冰魄天熊王冲过来的时候,他就已经一把拉住了上官冰儿,同时将全身天力全部灌注在自己右腿之上,狠狠的跺向地面。周维清这一脚跺地发出的声音几乎是和冰魄天熊王捶击地面同时出现,他抱着上官冰儿,整个人扶摇而上,这狠狠的一脚,直接将他们二人送到了十五米的高空,险而又险的躲开了冰魄天熊王那令人无比震撼的全力一击。

    正所谓,人力有时尽。天弓营一众强者不知道创造过多少次以弱胜强的奇迹,不论是战斗经验还是他们彼此之间的就契,都已经达到了能将他们自身实力超水平发挥的程度。否则的话,正面相对,之前那只冰魄天熊都能够轻易撕碎他们所有人。

    但是,当这后来的四头冰魄天熊同时出现的时候,天弓营众人心中就已经完全没有了制胜的希望,更何况那头沐魄天熊王在暴怒之下,一照面就发出了全力一击,连给他们分开发挥技巧的机会都没有。虽然这一击不能说重创他们,但大地咆哮附带的强烈震晕效果却将他们都撞飞出上百码并且全都陷入了昏厥之中。

    四双充满了嗜血与狂暴的眼神几乎在同一时间锁定在腾空而起的周维清和上官冰儿身上。但是,紧接着,这四头强悍无比的冰魄天熊瞳孔却同时收缩了一下,这才没有接蜂发出攻击。

    周维清籍天力灌注邪魔右腿中发力,他自身的气息就难以抑制的释放了出来,感受到它身上的气息,这四只强大的宗级天兽情绪中出现了犹豫。

    要知道,这四只强大的冰魄天熊中,除了那头而别强大的冰魄天熊王之外,另外三头也都不比划风他们击杀的那头体型小,乃是冰魄天熊王的妻子。

    他们原本应该属于一个庞大的冰魄天熊族群,这只冰魄天熊王更是族长的亲弟弟,在一次挑战族长之位的战斗中落败,这才被驱赶除了族群,流落到了这里。要知道,在挑战失败的情况下都没被杀死,可见这只冰魄天熊王自身的实力多么恐怖了。别说是天5营这些强者,就算是周维清的老爹周大元帅亲来,也无法在正面承受这大家伏的一击。

    完号-0周维清虽然带着上官冰儿成功躲开了这第一击,但两人脑海中却同时出现了这个念头。别说是四只,哪怕昙有一只冰魄天熊也不是他们能够抗衡的啊!

    “冰儿,你快走,我挡他们一下。”一边说着,周维清就要将上官冰儿甩出去,凭借御风靴镶嵌碧玺的速度,说不定上官冰儿还有几分逃走的机会。

    但是,他这一下却没能甩出去,上官冰儿死晃的抓住他的衣襟“小胖,难道你认为我是个贪生怕死的女人么?我早就是你的人了,就算是死,我也要和你死在一起。”

    周维清看着上官冰儿眼中决绝的目光,两人的身体已经同时落在了地面上。他本来是很怕死的,但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上官冰儿眼中的绝望,他体内的血液就像是被瞬间点燃的油料一般骤然沸腾了。

    浓烈的黑色虎皮魔纹几乎在一瞬间就从右腿向全身蔓延,他的双眼也悍然变成了血红色,右手一松,放开上官冰儿,强横无匹的暴戾、嗜血气息骤然从他体内喷薄而出,额头上出现了一个黑色的王字,全身骨骼一阵密集的爆鸣。在这冰天雪地之中,周维清却感觉到自己全身火热,似乎体内有取之不尽的炽热要向外释放一般。

    邪魔变又来了么?我不要失去神智,我要清醒,清醒的控制着这邪魔变带来的本能。因为上官冰儿那决绝眼神的刺激,此刻的他,已经完全陷入了邪魔变的状态之中,比之前起码浓郁十倍以上的邪气从他体内骤然爆发开来。

    能够清楚的看到,以周维清的身体为中心,地面的冰雪瞬间变成了灰色,然后再悄无声息的消失着,并且如同涟漪一般向外扩散。

    和冰魄天熊相比,他的气息根本谈不上强大二字,但带给眼前这四头无比强横的宗级天兽却有一种强烈的危险感觉。

    尤其是周维清血红色的双眸和额头上黑色的王字,更是令它们原本陷入狂暴状态的情绪竟然就那么恢复了过来。

    一直站在周维清肩膀处的小白虎肥猫,此时眼中异彩连连,不断的做出深呼吸的动作,似乎周维清身上散发出的邪气就是它最喜欢的食物一般。

    周维清的上身略微向前下伏,全身肌肉已经在邪魔变状态下调整到了近乎完美的程度,在这邪魔变状态之下,他**的力量能提升三倍,同时能够更加完美的释放自己的天力和所有技能。只要有足够的天力支持,他就能无限制的释放每一项能力。

    四头冰魄天熊毕竟不是当初周维清所面对的草原天狼那种弱小的天兽,尽管周维清身上释放着令它们感受到强烈危险的气息,但是,它们却并没有退后。孩子的死亡已经令它们的情绪陷入了狂暴和绝望之中。它们缓缓散开,并且一步步朝着周维清的方向压了过来。哪怕走出于邪魔变状态,现在的周维清也实在是太弱小了,毫无疑问,只要这四头冰魄天熊集中向他发动攻击,他必定会在短时间内被撕成碎片。

    就在这时,周维清肩头的小白虎突然动了,四只甚至看上去还是粉粉嫩嫩的小爪子在周维清肩头一用力,就已经跳了出去。原本因为进入邪魔变状态后渐渐失去对身体控制的周维清顿时觉得大脑一清,紧接着,他那已经变成血色的瞳孔不禁剧烈的收缩起来。

    小白虎肥猫从周维清肩膀上扑出去之后,它的身体竟然像是迎风暴涨一般,身在空中,眼看着就变大了,当它悄无声息的四肢落地时,竟然已经变成了一只身长三米,肩高一米三左右的吊睛白赖猛虎。身上暗蓝色的横纹散发着一层氤氲光彩。肥猫抬起头,充满傲然的发出了一声咆哮。

    正所谓虎啸山林,这一声咆哮,顿时声震四野。周维清只觉得自己体内有什么力量被激发出来了似的,双臂向身体两侧张开,骤然挺起胸膛也是一生震耳欲聋的咆哮从他口中爆发而出。

    同样是虎啸,周维清发出的啸声浑厚而嘹鼻,而白虎肥猫发出的啸声则是激昂高亢,两声虎啸一高一低,相辅相成,无比强大的兽中之王王者威压瞬间反卷。

    看到肥猫身体变大出现在面前的时候,那四头冰魄天熊就已经停下手脚步,除了冰魄天熊王之外,另外三只冰魄天熊眼中都流露出了恐惧的神色。而当周维清和肥猫同时咆哮出声时,就连那冰魄天熊王的身体也缓缓下伏,眼中目光虽然依旧凌厉,但却没有了刚才的狂躁。

    吼一一”长啸声收歇,肥猫低吼一声,它突然反身来到周维清身前人力而起,两只虎爪在周维清胸前衣襟上一翻,两只小冰熊就被它扒拉了出来,用嘴咬着扔在地上。

    那两只小冰熊身上此时都多了一层灰色,身体不断的颢抖着,似乎承受了多么巨大的痛苦似的。

    肥猫的双眼突然变成了晶莹的白色,两道浓郁的白光从它眼中电射而出,分别照耀在两头小冰熊身上,顿时将它们身上的灰色驱散了。那两头小冰熊也不再挣扎。

    紧接着,肥猫抬起一只变得硕大的虎爪按在两只小冰熊身上,口中不断朝着前方的四头冰魄天熊发出沉闷的低吼声。仿佛在说着什么似的。

    一连串低吼之后,肥猫的大头缓缓朝着北方望去,眼底的白色渐渐褪去,瞳孔重新变回蓝色,但日光却渐渐变得冰冷起来。浓烈的肃杀之气从它身上席卷而出。

    “呜一十”沐魄天熊王庞大的身体直立而起,两只前爪合拢在胸前,竟然作出了一个十分人性化的动作朝着肥猫拜了下去,其他三只冰魄天熊也是同样如此,接连数拜之后,它们缓缓走了上来,却再也没有了敌意。

    肥猫抬起按在两只小冰熊身上的前爪,翻身一扑,将处于身体控制权挣扎的他扑倒在地,两道白光从肥猫眼中射入周维清眼底,顿时,周维清只觉得两股和煦的暖流从眼中注入心田,嗜血、暴戾等种种情绪宛如冰雪消融般悄然逝去,皮肤表面的黑色魔纹也随之悄然淡化。

    上官冰儿在不远处看的完全呆住了,她原本以为,自己要和周维清葬身在这冰天雪地之中,哪怕是周维清已经进入邪魔变状态,她心中的想法也没变过。面对四只宗级天兽,还能有什么机会?

    可接下来发声的一切,却充分告诉她,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四只硕大的熊头挤在一起,轻轻的礓触着地上那两只小冰熊,这四个大家伙鼻子里不断发出低低的轻吼。而肥猫则站在一旁高昂着头,骄傲的连看都不看这四只强大的冰魄天熊一眼。

    一会儿的工夫,那四只冰魄天熊似乎和孩子亲热的够了,为首的冰魄天熊王叼起两只小冰熊,竟然-将它们放在了肥猫面前,然后匍匐在地,将头也扎入肥猫面前的雪地中,来了个五体投地,起身后,又呜呜的叫了两声,肥猫咆哮一声,那冰魄天熊王又看了两只小冰熊半晌,这才带着另外三只冰魄天熊依依不舍的走了。

    周维清此时神志也已经完全清醒过来,眼看着这四只冰魄天熊不但走了,甚至连孩子都留下了。顿时像见了鬼似的看着眼前这身长足有三米开外的白虎肥猫。这家伙能吓唬走皿只宗级天兽,那它自己要有多么强大?

    周维清用力的吞咽了一口唾液,他可是清楚的记得,自己平时没事的时候,什么拔毛、揉捏、捶打、暴栗这些,可没少招待小肥猫。现在人家变成大肥猫了,这个……

    正在周维清心中忐忑的时候,肥猫已经叼起两只小冰熊回过身来,缓步走到周维清面前,将两-只小冰熊送到他怀中。

    周维清下意识的接过两只小冰熊,但就在这时,肥猫那显得有些肥硕的身体却已经腾身而起,直奔他扑了过来。

    不会是报复来的这么快吧?周维清下意识的后退一步,却发现飞扑向自己的肥猫,身体已经在空中迅速缩小,最后轻飘飘的落在自己肩膀上,然后轻轻向下一滑,贴着周维清的皮肤滑入了他里面的内衣之中,找到了一个最温暖的地方。而两只小冰熊则在周维清外衣里,这小白虎肥猫简直就像是争宠一般。

    低头看着在自己怀中只露出半个脑袋,闭着眼睛直接进入梦乡的小家伙,周维清真的很难将它与之前那吓退四只宗级天兽的兽中之王相提并论。

    上官冰儿走到周维清身边,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他“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周维清无奈的道:“我也不知道,肥猫这家伙竟然还能变大,现在毫无疑问的可以肯定,这家伙肯定是一只天兽,不论它自身实力强不强,但未来的可成长潜力绝对是超强的。否则也不会吓跑那几只冰魄天熊了。不管了,活着就好,嘿嘿。这就叫人品,冰儿,你没发现么?你老公我人品极佳,总是能遇难成祥,哇哈哈。”

    上官冰儿白了他一眼,心中暗道,这家伏的神经还真是粗大「换了别人,恐怕早就被吓坏了,要不就是纠结与小白虎的来历,可他倒好,一副洋洋得意的样子,还不忘了占自己便宜。不过,她现在却是越来越喜欢他那率真的样子了,虽然他可能龌龊、猥琐了些,但至少他给自己的感觉是那么真实。“先把各位前幕救醒,然后赶快离开这里再说吧。”

    “呃……”周维清这才想起来天弓营众位还晕了一地,要说刚才发生的事他没受到惊吓那是不可能的,毕竟面临的是生死危机,不过,他的自我情绪调节能力无人能及,这会儿早就恢复过来了。两年后。圣辰森林,天弓营。“木恩、周维清,你们两个王八蛋,有胆你们俩别跑。”一声尖利的怒叫骤然响起,一道黄色身影从天弓营内一间木屋中冲了出来。

    那是一名女子,看上去三十许人,原本相当漂亮的容颜此时却是一脸的狂怒之色,她的头发还是湿漉漉的,右手中柃着一柄菜刀,简直就像要火山爆发一般。可是,院子里却早已是鸿飞冥冥,她要找的俩目标一个都没在。“划风,你给我出来。老娘受不了了。”湿发女子因为愤港,宏伟的胸部剧烈的起伏着,那一片波涛汹涌蔚为壮观。

    “哎,这两个家伙,就不能消停点。”划风有些无奈的走出自己的木屋,看着院子里的湿发女子,道:“小草,冷静点。木恩什么脾性你还不知道么?”

    小草看到划风,脸色明显变得柔和了许多“风哥,我忍不了了。这已经是今年第十二次了。嗯洗个澡都不得安宁。木恩那老无赖都说的什么烂话?还振振有词的说是要带着周维清那小无赖数我身上有多少汗毛来练眼力。老娘要不是打不过他,我就砍死他。我不管,今天你说什么也要给我个交代。原本一个老无赖就够让人头疼的了,现在还又未了一个青出于蓝的小无赖。这两年你问问大家,谁没被他们这俩家伙整过?”

    “小草,你说这些是没用的。难道你还不知道,你的划风哥哥可是被收买了哦。”一个幽幽然,听起未有些怪异络声音响起。从不远处的一间木屋中,走出一个袅袅婷婷的美女。这美女身高在一米七五左右,一头粉红色的长发披散在身后,眉日如画,口若涂丹,甚是俏丽。但关键问题是,这美女胸前平平,而且还多了一个女人身上绝不应谋出现的东西,喉结。

    划风没媚气的道:“衣诗,本来小草就气不顺,你就别在这里挑唆了。木恩和小维虽然有的时候过分了点,但这也是人家一种特殊的教学方式。”

    衣诗哼了一声,捏个兰花指“老大,他们得罪的可不只是小草一个,连我这个人妖洗澡他们都敢看。”

    划风忍不住笑了“那次我到记得,小维的火候还是和他老师有差距,第二天他不就长了针眼么?之后可没再得罪过你。”

    小草怒哼一声,道:“别提周维清那小王八蛋了,冰儿在的时候,他还老实点,冰儿这一出去拓印意珠,这小子那无赖加流氓样,简直就是罗克敌和木恩这一对儿混蛋的组合体,反正我不管,风哥,你看着小。你不解决了这个问题,我以后就天天晚上钻你被窝。”

    衣诗吃吃笑道:“小草,你不会是特意找个理由这样做的吧。你惦记钻他被窝也不是一年两年了。姐姐支持你。”小草怒道:“你这个死人妖,滚远点。老娘最讨厌的就是人妖。

    衣诗娇哼一声“你的风哥倒不是人妖呢,可人家喜欢男人,同性恋和人妖差别很大么?”

    小草撇了撇嘴“那是性取向不同,至少我风哥还是个地地道道的男人。”

    正在这时,一名少女从外面走了进来,刚才几人的对话她都听到了,心中暗叹,我们这天弓营,果然是一个正常人都没有,一群的变态。

    这少女长身玉立,身高在一米七左右,水蓝色的长发披散在背后,充满了青春气息,完美的黄金比例身材虽然略显青涩,但那份清新的感觉却更加诱人,一双淡青色的眼眸流露着优雅而动人的光彩。“冰儿,你可回来了。

    你再不回来,老娘就要去干掉你老公了。”一看到这少女,小草顿时扑了上来,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

    没铝,这名从外归来的少女正是上官冰儿。两年过去,她已经十八岁了,正是女孩子最美的年纪。眼前这位名叫小草的女子就是当初木恩所说暗恋了划风多年的那位土属性意珠师。她的脾气十分暴躁,除了对划风温柔以外,经常就会像火山爆发一般发作。说也奇怪,小草虽然处处针对周维清,可她和上官冰儿的感情却是极好的。

    上官冰儿无奈的道:“我-还没嫁给池呢,哪来的老公。小草姐姐,小胖要是又惹你生气了,我替他向你道歉。这家伙啊!虽然嘴坏一点,其实他心地很好的。”

    小草翻了个白眼“打住。我可不跟你讨论这家伏的人品。你已经是深度中毒了。哎,这一点你和姐姐真是一模一样。”一边说着,她袒过头,幽怨的看了划风一眼,看的划风机灵灵打了个寒颤。

    衣诗在不远处玩着自己涂红的指甲,不咸不淡的道:可惜啊!你中毒也没用,人家喜欢的是男人。”

    “***,死人妖,老娘和你拼了。”小革大怒,就要冲过去,上官冰儿赶忙紧紧的抱住她。要说在这天弓营中最危险的一个,那就绝对是美女人妖蛇衣诗了。他们这打打闹闹的,上官冰儿都已经有些习惯了。“好了。都住口。”划风喝道。

    两女一人妖的目光不禁都集中到他身上,划风看着上官冰儿,道:“冰儿,你的第三珠拓印完成了?”上官冰儿点了点头,道:“是,老师。已经顺利完成了。”

    划风微微颔首,道:“这就好,你和小维也算是有自保能力了。论箭法,你们已经算是得到了真传,相差的也只是火候而已。你们来到这里也已经两年时间,是该离开的时候了。”上官冰儿心中一惊“老师,您要让我和小胖走?”

    划风无奈的道:“你也看到了,小!。臣那臭小子和木恩、罗克敌这两个家伙凑到一起,弄的天弓营鸡犬不宁。本来还想再多留你们几个月,现在看来,还是让你们早点是的好,不然的话,我们这天弓营早晚要被他拆散了。正好你也回来了,和他收拾收拾东西,明天就是吧。你跟我进来,我有话交代你。”

    上官冰儿点了点头,她很清楚,自己这位老师从不轻易做决定,可一旦决定了什么事也从不更改。不禁眼神有些黯然的跟着划风走进木屋。

    小草向衣诗看去,疑惑。的道:“老大不会真的要让周维清那小混蛋走人吧?”衣诗道:“这不正是你希望的么?怎么?又舍不得了?”

    小草埋了理头上的湿发,喃喃的道:“这小子虽然讨厌,但有他在,你没觉得咱们天5营多了许多生气么?”

    衣诗噗哧一笑,笑得花枝乱颤“傻丫头,你以为老大会因为你一句话赶走他暗恋情人的儿子吗?他这分明是早就计划好的。

    亏你喜欢了老大这么多年,怎么连他的想法都弄不清楚?周维清这臭小子虽然奸猾,但我们谁不嫉妒他的天赋?两年时间,从天精力苓五重修炼到第十一重,老无赖那一手箭法也是得了几分神髓,继续留在这里,跟我们也学不到什么了,更何况,他本来就不会局限于我们天弓营,周水牛还需要他儿子接班呢。”

    小草眼中流露出一丝担忧,这个时候,她的暴脾气似乎平复了许多“是啊!帝国情况真是令人堪忧,百达帝国对克雷西的支持似乎是越来越多了。周水牛虽然令人厌恶,但不得不承认,没有他,怨怕我们天弓早就扛不住了。”

    两年前,结束了猎杀冰魄天熊那一战后,周维清和上官冰儿救醒众人后,并没有暴露小白虎的情况,只是告诉划风等人不知道为什么那几只冰魄天熊突然离开了。回到天5营后,就是两年苦修,一边修炼那令人痛不欲生却提升迅速的不死神功,一边和木恩学习箭法。现在也算是已有小成。更令天5营众人惊叹的是,两年内,他的天力竟然连破六重,现在已经达到了天精力第十一重的境界,上官冰儿虽然也算是天才了,但现在也只是刚刚突破天精力第十二重,拥有了第三颗本命珠,开始进入天神力层次而已。眼看就要被周维清追上了。

    为了让周维清将精神都母于练箭,再加上怕他谈妥嚼不烂,所以他虽然拥有了第二对本命珠,却未曾进行凝形、拓印。而他的实力,自然也远远不是两年前能够比拟的。现在哪怕是面对依旧停留在五珠修为的体珠师罗克敌,周维清也能不落下风。对第一枚变石猫眼拓印的几个技能更是已经如臂使指。天弓营众人都很明白,不论是周维清还是上官冰儿,身为天珠师的他们,未来成就都绝不会止步于天弓营或是变态天堂。他们有着更加宽广的舞台。第二天,清晨。天5营门前。

    天弓营营长绝杀划风,副营长美女人妖蛇衣诗,女暴龙小草「箭塔韩陌,炮台高生以及醉流氓罗克敌和神眼无赖木恩整齐的站成一排。

    在他们面前,站着两名青年男女,少女正是上官冰儿,此时她美眸含泪,一脸的不舍。在她身边,身高长到了足有一米九,健壮的宛如一头小牛犊般的周维清一脸唏嘘的样子,那憨厚的表情比起两年前要逼真的多。周维清肩膀上,站着喝两年前相比毫无区别的小白虎肥猫,它还是那么一副懒洋洋的样子,但如果仔细注意的话就能发现,它的双眼颜色变了,由原本的蓝色变成了淡紫色,身上的每一根毛发更像是水晶拉丝一般臬亮夺日。如果它站在那里不动,简直就像是一件最完美的工艺品。

    在周维清和上官冰儿身后,一对儿背脊长着金毛的黑熊正趴在地上,这两个家伙的身长都已经超过了两米,身材相当的雄壮,尤其是那圆滚滚的大脑袋看上去更是憨态可掬。不过,只要是御珠师见到它们,恐怕都要感到恐怖。这可是冰魄天熊啊!哪怕还是处于幼年,迳两个家伙的修为也已经达到尊级天兽的修为了。

    其实,冰魄天熊成长的速度本来应该没这么快,只不过两年而已,就长到了正常十年才会有的模样。对于这一点,天弓营众人也是很奇怪,但却又战不到任何原因。

    划风轻叹一声,向周维清和上官冰儿道:“天下亢不散之筵席,你们在天弓营中两年修炼,已经学到了不少东西。我只是希望,不论以后你们强大到什么程度都不要忘记,你们的祖国是天弓。”

    上官冰儿用力的点了点头“老师,您放心吧。我和小胖的一切都是祖国给的,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

    小草没好气的道:“风哥,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说这些大道理。冰儿是我见过的最善良的女孩子,这些还用得着说么?冰儿,让姐姐再抱一下。”一边说着,她张开双臂,给了上官冰儿一个大大的拥抱,上官冰儿眼中的泪水终于止不住了,伏在小草肩头一阵哽咽。小草的眼中也已是水雾弥漫。

    半晌,两人才分开,正在这时,罗克敌事实插上,张开双臂就向上官冰儿抱去“我也要。”

    抱是抱上了,可惜,他抱住的不是上官冰儿,而是比他足足魁梧一圉,一脸憨憨样子的周维清。

    罗克敌只觉得自己全身骨骼被周维清这一下熊抱抱的嘎嘎作响,忍不住骂道:“我靠,混小子快放开我。”

    周维清这才放开罗克敌,关心的问道:“师叔,您没事吧?我这就要离开了,实在是太劲动了。”

    罗克敌哼了一声,道:“少来这套,你个混小子,老子抱冰儿一下,她又不会少块肉。”

    周维清连连摇头,道:“小草姐姐抱就抱了,你可不行。只要是女性,就算是只母猪,被你抱一下都有可能怀孕。师叔,您忘了,您的绰号可是流氓啊!而且是最流氓。”

    “你……”罗克敌大怒,跳着脚的就要收拾周维清,但一想到两人目前这样的距离,他最终还是悻悻的偃旗息鼓了。周维清现在的力量大的恐怖,拥有两珠纯力量增幅的他,单纯比拼力气,竟然连拥有一半体珠力量增幅,六珠修为的木恩都比不上他。

    尽管周维清的纯力量体珠增幅是体珠师的一点五倍,这种情况本来也不应该出现,但是,他自身**的力量继承了那妖异黑珠后「在这两年成长起来,那可不是一般的强悍。平时没事的时候,他可是拿着那两只小冰熊摔跤玩的,还是一个摔俩来着。

    “小维。”韩陌走上来,他话不多,直接拥抱了周维清一下“好好活着。”周维清也收敛了脸*。的嬉笑,紧抱他一下“我会的。”

    高生接着走过来,也给了周维清一个拥抱“小维,没说的,记得多杀点人,男人嘛,就要有杀气才行。”

    接下来是衣诗,不过,周维清说什么也不肯让她拥抱,气的衣诗好一阵花枝乱颢。

    木恩和划风一起走上来,划风摸了摸士官冰儿的头,微笑道:“老师以你为荣。”“老师。”上官冰儿终于按捺不住内心中的离别的愁绪,猛然扑入划风怀中放声痛哭。周维清在一边看的眉毛动了动,终究还是忍住了没上去拉开他们。“别看了,臭小子。出去后要是让老子知道你吃了亏,就别说你是我徒弟。”木恩哼哼着说道。

    周维清小心翼翼的道:“老师,似乎是您徒弟也不是啥光荣的事儿啊!”

上一页 《天珠变》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