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天珠变》->正文

第四集 邪魔变 第三十七章 传奇级凝形套装

    你就要走了,老师送你件礼物。呼延傲博对周维清说道。周维清愣了一下“老师,您给我的已经够多了,我怎么能再要您的东西?”

    呼延傲博呵呵一笑,道:“不是白给你的,再有三天左右,我让你制作的那三百九十二种一千张的初级凝形卷轴就差不多完成了吧。我要用这件礼物来换你这三百九十二份卷轴。老师的积蓄都让你花的差不多了,不卖点卷轴可就要穷死了。”

    周维清嘿嘿一笑,道:“留几份给我行不行?您也知道的,我去翡丽城总要花钱嘛,而且,我还准备在走之前把我第二珠的各个属性拈印了技能呢。”

    呼延傲博失笑道:“臭小子,这你还和我讲条件,好,就留十份给你,足够了吧。你就不要在飞陀城拓印宫拓印了,直接去翡丽城吧,那里有翡丽帝国最大的拓印宫,也是翡丽帝国拓印宫总部,天兽的品质明显冉这里高出不少。以你制作凝形卷轴的速度,简直就是一个人肉印钞机,以后还会缺钱么?这是我给你的礼物。一边说着,呼延傲博从自己脖子上摘下一条项链,递到了周维清手中。

    这条项链本体呈现淡淡的金色,样式古朴,一看就是老物件了,并不如何起眼,只有那枚圆形的金绿猫眼吊坠比较珍贵,上面有着浓郁的空间属性气息,应该是一件空间储存类的宝贝了。

    老师就送我这条项链?周维清脑海中闪过一丝这样的念头,要知道,他废寝忘食的制作出那三百多份初级凝形卷轴就算是品质差了点,以一千张的数量也不一定能够凝形成功,但一份卖个三万金币以上也是毫无问题。那么多凝形卷轴,起码也相当于上千万金币了,这条项链难道能比它们更珍贵么?

    周维清并不是跟呼延傲博计较这个价格,只是觉得有些奇怪而已。毕竟,单是在他身上投入的各种材料价值就要超过六百万金币了。所以说凝形师这个职业不好干,初级凝形师几乎是不怎么赚谶的,材料太贵了,必须要到中级以上,收入才比较客观。当然,物以稀为贵,随着凝形师的数量越来越少,现在哪怕是初级凝形卷轴的价格也已经在节节攀升了。

    呼延傲博亲手将项链戴在周维清脖子上“我送你的东西就各这根项链之i\}o”

    周维清运才恍然,原来,这项链只是储存老师口中那份礼扮的一个载体而已。

    呼延傲博道:“你应该还记得,我让你不要再凝形任何卷轴0巴。

    周维清点了点头“您当时说是为了凝形套装。”

    呼延傲博颔首道:“对,就是为了凝形套装。我送你的这份礼物,就是一份凝形套装的制作图纸,它的价值是无法用金钱来衡量的。小维,我问你,凝形卷轴等级如何区分?”

    周维清一听老师考教自己,赶忙坐直身体,道:“凝形卷轴的等级是根据制作者的修为来区分的。从低到高分别是,初级凝形卷轴,中级凝形卷轴,高级凝形卷轴,大师级凝形卷轴,宗师级凝形卷轴和神师级凝形卷轴。如果是凝形套裳韵话,可以在原有基础上增加一级。也就是说,大师级凝形师制作出的凝形套装,可以称之为宗师级凝形卷轴,但必须是全套。”

    呼延傲博满意的点了点头,道:“你说的没错。我送给你的这份礼物,是十张凝形卷轴设计图纸。这十张图纸,乃是一名强大的神师设计而成,但是,当他完成这份设计之后,却已心力耗竭,油尽灯枯而亡。任何一张神师级的凝形设计图的珍贵可以等同于神级天兽的天核。

    听到神级天兽这几个字的时候,靠在周维清身边睡觉的肥猫轻轻的动了一下,抬起眼皮看了呼延傲博一眼。周维清问道:“老师,神级天兽是什么?比宗级天兽更加厉害么?

    呼延傲博不屑的哼了一声“在神级天喜面前,宗级天兽算什么?连提鞋都不配。现在告诉你也没什么,天珠师修为超过九珠之后,拥有第十珠的天珠师就被称之为天王,十一珠为天帝,十二珠为天神。天兽的等级也是以此类推。”

    周维清吃惊的道:“那您所说的神级天兽指的就是相当于十二珠修为天珠师的天兽?”

    呼延傲博缓缓颔首,傲然道:“现在你知道我给你的这十张设计图意味着什么了吧。不只是有设计图,还有每张设计图所需要凝形液的配方。最为重要的是,这套神师级设计图纸是专门针对拥有力量属性天珠师的,而且,它们是套装。”

    周维清目瞪口呆的说道:“神师级设计图纸,还是套装?套装等级加一,那这个是什么级别的?”

    呼延傲博眼中神光电射“在这个世界上,有种说法叫做:传奇。而流传下来的传奇套装设计图纸不足十套,完整者更不知有几份「我不敢说这是独一无二的一份,但却绝对是旷古绝今的一份。而那位设计出这套传奇套装的神师前辈,就是我们这一脉凝形师的祖师。我之所以希望能够成为一名宗师级凝形师,就是因为制作这份卷轴最起码的要求也是宗师级。小维,这套设计图一代代的传下来,却始终没有一位师长敢于制作。现在我将它传给你,我希望有一天,能够看到你凝形成功这套传奇套装。

    震撼,强烈的震撼充斥在周维清心中,他下意识的抬手握住那枚项链,呼吸都变得有些粗重起来。

    呼延傲博沉声道:“全部十张设计图,历代祖师都曾仔细研究过,一致确定,顺序不能改变,由易到难,前面三张设计图需要宗师级修为才有制作的可能,从第四张开始,依旧是宗师级凝形师可以制作,但却必须要有宗级初阶天珠师的实力进行辅助。第五张需要宗级中阶,第六张需要宗级高阶到巅峰修为。而最后四张,则全部需要神师级别磁二形师未制作,而且自身修为至少也要达到天王级天珠师的水准。”这还不是最困难的地方。”呼延傲博紧跟上的这句话差点让周维清一口血喷出来。这还不是最难的?”周维清失声道“那最难的是什么?”

    呼延傲博苦笑道:“最难的是调配凝形液的各种珍贵材料。反正看了那些配料单后,我都没有去收集的它们的心思。这份设计图纸传到我手里,已经经历了一千一百多年,二十一代凝形师。而真正尝试过制作这份传奇套装的,就只有四位达到了宗师级境界的凝形师,最终成功的就只有一人,可是,他也只是制作出了一张卷轴,就花光了全部积昔。宗师级凝形卷轴的成功率是百分之十,这一张卷轴根本没有太大用。也在这根空间项链之中储存。”

    周维清倒吸一口凉气“老师,那您的意思就是说,一千多年来,我的师祖、太师祖还有更久远的前-辈们,一位神师都没出过?”

    呼延傲博没好气的道:“你以为神师是大白菜么?随便就能出一个?在咱们凝形师近三千年的历史上,记载过的神师级凝形师一共也只有十几位而已。哪一位不是惊天动地的人物。咱们这一脉,只有设计出运份传奇套装的祖师而已。之后,也就只有一个人有机会成为神师了。周维清问道:“是谁?”呼延傲博目光灼灼的盯视着他,道:“就是你。”“我?”周维清一呆。

    呼延傲博沉声道:“没错,就是你,哪怕是哪位神师级的祖师和你比天赋,也绝对是不如你的。制作出全部互-百九十二种初级凝形卷轴,你知道我用了多长时间么?”周维清摇了摇头。

    呼延傲博道:“十年,我当初用了十年,就已经被老师称之为天才了。如果不是受到自身不是天珠师的制约,我一定能够成为一名宗师级凝形师。可你呢?四个多月,只用了四个多月的时间就完成了我当初十年的努力。这是我们这一脉凝形师的重要考验,只有完成了这份考验才能正式出师。完成这份考验,也意味着,你现在已经是一名中级凝形师的水准了。四个多月培养出一名中级凝形师,在咱们凝形师的世界中史无前例。你绝对是一朵奇葩。这份传奇套装设计图,一般都是在老师死去时才会传给徒弟,但你的天赋实在是太好了,我相信这份图纸一定会在你手中大放异彩,所以,我现在就将它传给你。我希望,在未来的体珠凝形上,你能逐步完善这份图纸。如果在未来有一天,你能将这份套装全部制作出来,那么,你就将成为有史以来第一位传奇级的凝形师。”周维清道:“老师,难道就从未有人能够使用过传与与、装么?”

    呼延傲博叹息一声,道:“曾经有过,但那却是合数位神师以及多位宗师级凝形师之力才完成的。与单人完成截然不同。而且,十个组成部分的传奇套装也确实还没有出现过。当年祖师就是心气大高了「否则的话,他根本不应该设计出这套近乎于无法进行制作的传奇套装。

    呼延傲博的话听的周维清怦然心动,确实,相对于呼延傲博这样的传统凝形师来说,他有着太多的优势。先不说他未来是否能够成长到神师修为,制作这套传奇卷轴,在材料上他就能节省的多,因为,对于他来说,凝形有一张卷轴就足够了,因此,凝形液自然也就不需要太多。

    像现在就有第一张现成的卷轴,对于别人来说,几乎是无用的鸡肋,可对于他来说,却足以直接凝形成功了。

    呼延傲博站起身,微笑道:“好了,这几个月你也累坏了,过几天就要走了,你也多休息休息,最后的卷轴制作固然重要,但我这宝贝徒弟的身体也同样重要。你可以多修炼天力,这样有助于你身体的恢复。

    呼延傲博走了,周维清却苦笑起来,多修炼天力?他还真不敢多修炼呢。来到飞陀城四个多月,尽管他全身心都投入到了凝形卷轴的制作之中,可每天制作都要大量消耗天力,然后再回复天力,这本身就是一个修炼的过程,更何况,他的不死神功和别的修炼功法不一样,自身就会不断的进步。有了四个多月的积蓄,再加上每天不停的运转,他体内积蓄的天力已经到了临界点,随时都可以去冲击第十二大死穴了。

    但是,冲击死穴时的剧烈痛苦已经令周维清有了不少的心理阴影,上官冰儿不在身边,他真不想冲穴,唯恐自己撑不住那痛苦,他本就怕疼,更怕死,自然是更不敢修炼,总要等到在翡丽城与上官冰儿汇合后再说。还是先完成这最后三分凝形卷轴制作再说吧。

    接下来的几天,周维清放缓了卷轴制作的时间,让自己的身体得到充分休息,转眼间,三天过去了,当这天夜幕降临时,他也终于制作到了最后几张祀级凝形卷轴。

    淡淡的青光围绕在他身体周围,笔尖上却是银光流转,此时,在周维清左手手腕处的两枚变石猫眼意珠分别闪耀着代表着空间的银色和代表着风的青色,在风与空间两种属性的作用下,他手中画笔如同行云流水一般在面前的凝形纸上掠过。这份凝形卷轴他已经制作了近千张,自然是无比熟练。最后一笔,回旋往复、衔接、与喃「,凝形液完美融合,金芒流转,完成。

    “第一千张。哈哈,终于完成了。”周维清直接扔掉了手中的笔,整个人向后倒去,很没形象的躺倒在房间中,大口大口,贪婪的呼吸着。

    终于完成了,三百九十二份初级凝形卷轴,在他每天几乎不停顿的制作下,终于成功。莫大的成就感充斥在他心中每一处,他从未感觉到像此时这样放松过,紧绷的精神缓缓疏解,这四个多月来制作凝形卷轴的经历点点滴滴萦绕心间。

    闭着双眼,周维清似乎能够清晰的听到自己体内血液流转的动静,他现在连一个手指都不想动,只想这么舒服的躺着。

    眼前渐渐迷糊,在全身放松之下,困顿盛顿时弥漫在他身体每一处角落,呼吸逐渐均匀,他就那么仰面躺在桌案后睡着了。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依偎在周维清身边的小白虎肥猫突然站了起来,它那双淡紫色的眼眸日光激动,牢牢的盯视在周维清身上,额头上的王字纹路轻动几下,突然间,它仿佛倏发现了什么似的,猛的跳到周维清头侧,抬起一只前爪,推着周维清的脸,口中还不断发出着低沉的咆哮声。“别闹,肥猫。”周维清一翻-身,一把扒拉开肥猫,继续沉沉的睡着。肥猫锲而不舍的又跳到他身体另一边,继续用力的推着他的头。

    这一次,周维清似乎清醒了几分“咦,怎么这么热。”他皱了皱眉,拉扯了一下自己身上的衣服,但是,就在下一刻,他却猛然睁开了双眼。

    噗的一声轻响,周维清身上的衣服几乎同时化为飞灰,连他身边的肥猫都被震的在地上打了个滚翻出两码开外。

    前一刻还陷入深度沉睡的他,这一刻全身已经被冷汗布满,强烈的恐惧感瞬间袭上心头。此时此刻,周维清皮肤表面,黑色的虎皮魔纹宛如波涛一般涌出,在他皮肤上剧烈的波动着,体内天力就像是煮开的沸水一般,翻涌奔腾。强横无比的四散冲击,最终目标直指位于第三腰椎棘、旁开一寸半处的气海穴。也就是不死神功第二篇的第七穴。

    周维清最怕发生的事情还是发生了,距离他冲破上一处死穴已经过去了接近半年的时间,最近这四个多月,他虽然并未刻意修炼过,但每天不断的使用天力就促使他那已经开启的十一处死穴全力吸收空气中的天地元力,虽然他刻意不去冲穴,可是,体内的天力早已到了精满自溢的程度,之前他完成了最后一份凝形卷轴的制作,精神完全放松下来,忘记了继续控制住体内天力。随着深度睡眠,天力自行流转,闭塞的空间令它们终于变得狂暴起来,发起了自动冲穴。

    肥猫正是感觉到他身体情况的不妥,这才拼命叫他醒来。在没有任何准备的情况下,澎湃的天力已经朝着他的第十二处死穴发起了冲锋。

    “我就日啊!这不是逼良为娼么?”周维清心中悲愤的大吼一声,此时他已经连话都说不出来了。澎湃的天力完全脱离了他的主导,步步紧逼,大军压境,直奔气海穴前进。

    由于不死神功第二篇的八大死穴大都位于脊椎两侧,因此,当天力经过周维清已经冲开的六穴时,每过一穴,天力就会受到死穴气旋的增压效果变得更加狂暴几分,这步向下,势如破竹。

    周维清此时只觉得自己的脊椎就像一根烧红的铁棍一般,那是无与伦比的痛苦啊!脊椎周围有多少神经?全部被这恐怖的天力刺激着,那滋味儿绝不是人受的。这种痉挛的痛苦根本无法忍受,他的身体就那么在地上不受控制的剧烈颤抖着,每颤抖一下,身上的虎皮魔纹就会浓重几分,全身肌肉暴涨,一条条经脉犹如小蛇一般在皮肤下起伏波动着,他整个人在地上不断的抽搐、颢抖,因为剧烈痛苦,甚至已经引出了他的邪魔变,可是,就算是处于邪魔变状态下的他,此时也什么都做不了,只有身体的恢复能力大幅度埠强而已,但那剧烈的痛苦也变得更加明显了。

    在人体的三**死穴之中,气海穴绝对是最重要的几个死穴之一,原因很简单,因为这里是储存天力的地方。气海丹田,这是天力的聚集地啊!所有天力此时都从四肢百骸疯狂涌来,顺着脊椎向下发起冲锋,周维清绝对相信,如果不是有邪魔变状态护住经脉,如果不是与那黑珠融合后自己的身体比窜人坚韧的多,恐怕气海穴已经爆炸了。

    周!。!!漆在心中已经将不死神功的创造者祖宗十八代都问侯-了个遍,可那越来越狂暴的天力却依旧在持续下冲,眼看着,就已经到达了气海穴范围。

    “来吧。死就死了。”剧烈的痛苦令母碓清仿佛要陷入病狂一般,在这个时候,他心中充满了无限的渴望,渴望着他的冰儿。如果在这个时候,冰儿能在我身边该有多好。

    轰一十,海纳百川的天力,终于冲入了气海穴,由于这次冲穴完全是天力蓄满后自行发起的,当它们进入气海穴的一瞬间,就已经骤然将其冲破。

    周维清只觉得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自己体内爆开似的,气海丹田虽然没有直接粉碎,但在这剧烈的爆炸下也是千疮百孔。那彭湃的天力就那么从这些破开的地方冲入自己体内肆虐。引得他全身喷薄出一层浓浓的血雾。

    砰的一声,门被撞开了,呼延傲博和风宇几乎是同时卑了进来。可是,两人只是一脚踏入房间后就立刻停下,此时周维清的情况实在是太惨烈了。

    身体周围弥漫着一层血雾,全身肌肉、经脉不断的蠕动,虎皮魔纹在他身上不断的流转,体内还不断的暴起一股股浓烈的天力。

    在呼延傲博和风宇眼中,现在的周维清已经不能简单的用走火入魔来形容,两个人都惊呆了,以他们的修为自然感受得到此时周维清体内天力近乎疯狂的暴动。“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呼延傲博急的脸色涨得通红就要冲上去,却被风宇一把拉住。

    “别过去。我们什么也做不了。

    小维的丹田好像崩溃了。我们要是用天力去助他,只会起到反作用。”风宇眉头紧皱,额角的青筋剧烈的跳动着。

    呼延傲博怒道:“那也不能就看着他这么死啊!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都怪我,不该通的这孩子太紧,否则的话,他也不至于走火入魔了。”

    就在他们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时候,之前被周维清震翻到一旁的小白虎肥猫突然扑了起来。

    原本只有尺长的小小身躯在空中暴涨,转眼间已经变成了身长三尺的硕大白虎,两只前爪落下,正好拍在周维清的肩膀上,它那庞大的身躯直接将周维清狠狠的压在下面动弹不得。

    肥猫的突然变化吓了嗥延傲博和风宇一跳,风宇刚要出手,这次他却是被呼延傲博拉住了。“别动,它似乎在姝■小维。”

    湛然白光从肥猫身上席卷而出,将周维裱的身体笼罩在内,肥猫变得巨大的虎头就在周维清正面,凭借自身的体重和强大的力量,死死的压住周维清的四肢,而它身上,也顿时被周维清爆出的血雾沾染上了一层红色。

    肥猫额头上的深蓝色王字纹路亮了起来,它缓缓低下大头,顶在周维清的额头上,它那要大得多的王字纹路正好印在周维清额头上黑色的王字纹路之上,一口浓浓的白雾从它口中呼出,灌入周维清七窍之中。白蒙蒙的光彩不断释放,从周维清的毛孔处渗入他体内。

    肥猫压在身上的压迫感周维清一点都没感觉到,他感觉到的是无处不在的清凉瞬间涌入自己体内,几乎是第一时间,千疮百孔的气海丹田就被堵住了,紧接着,那清凉感受大大减缓了他身体的痛苦。

    狂躁、嗜血、邪恶,各种负面情绪奔涌曷出,可此时的他,被肥猫死死的压住,根本无法移动。体内狂躁的天力在这些白色雾气的注入之下渐渐平复,原本气态的天力逐渐凝结成一点一滴,宛如水银一般在经脉中流淌着。

    其实,就算没有肥猫的帮助,周维清也一样能挺过来,他自身的修复能力太强了。但是,这些日子以来,为了制作凝形卷轴,他自身的精神损耗实在太大,骤然经历这么强烈的痛苦,很可能会导致他精神崩溃,那样的话,就算他成功贯通这第十二个死穴,却也要变成白痴了。正是意识到这种可能的存在,肥猫才主动出手。

    但是,很快肥猫的眼神就变得惊慌起来,因为它发现,从周维清身上,产生出一股强大的吸力,疯狂而贪婪的吸收着自己所释放的白色光雾,尤其是两人的额头,现在它想要挣脱开都无法做到了。周维清眼眸中的血色也似乎更深了几分。

    肥猫心中暗道:坏蛋,这个坏蛋,人家救他,他反而要吞噬我。这个坏蛋。尽管它知道周维清此时完全是无意识的,可是,这对它来说却还是极度危险,因为在吞噬的过程中,双方体内的能量是此消彼长的,一旦超过了它控制的范围,那么,不但周维清会因为吞噬过多爆体而亡,它也会被吸成干尸,就像当初那些草原天狼一样。

    万般无奈之下,白虎肥猫的一双虎眸中紫光电射,两道湛然紫色光彩直刺周维清那血红色的双眸,奇异的呜呜声不断从它口中响起,声音抑扬顿挫,那分明是一种特殊的语言。

    血色双眸被肥猫眼中射出的紫光冲入,周维清的身体剧震一下「吞噬竟然自行停了下来。紧接着,一抹浓浓的血光从他皮肤下渗出「而肥猫身体周围的光芒也渐渐从白色变成了紫色。

    紫色与血红色两色交融在一起,在空中凝结成一个特殊的符号。这个符号看上去有点像乐谱的标示,当它形成的那一刻,周维清和肥猫的身体同时颤抖了一下,几乎是同时呼出口气,似乎有什么东西从他相-体内释放出来了似的,在空气中凝聚在一起,再汇聚到那红紫交加的符号之上。

    刹那间,那符号化为金色,将整个房间都渲染的亮了起来,灿烂、璀璨的金色同时笼罩着他们的身体,而那符号也突然一分为二,当肥猫抬起头的一刹那,分别融入到了它和周维清额头上的王字符号之中风宇碰碰身边的呼延傲博“呼延老头,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么?

    呼延傲博茫然摇头“不知道,听都没听过。不过,看上去似乎像是一种古老的仪式。小维身边这白虎身上的气息很怪异,有点说到这里,他和风宇对记一眼,都看出了彼此眼中的震骇。

    风宇的情绪明显变得紧张起来“不要说出来,否则很可能会给我们带来大祸。不论如何,对目前的小维来说,绝不是坏事。他应该不会有事了,我们出去吧。”此时此刻,在他和呼延傲博心中,都出视了一个名字,一个他们甚至不敢说出来的名字。

    呼延傲博和风宇离开,房间中的金色也渐渐淡化下来,肥猫似乎是用尽了所有的力气似的,噗的一下,趴在周维清身上,双眼一闭,似乎就晕了过去。

    周维清的情况也是一模一样,他只觉得头痛欲裂,刚才那符号印入他额头的时候,他只觉得自己的大脑仿佛被尖针扎了一下似的,剧烈的疼痛之后,眼前一黑,就已经陷入昏迷之中。

    当然,周维清的昏迷并不影响他身体的变化,左右手腕上的意珠、体珠都亮了起来,缓慢的分裂开始了。天力突破第十二重-,由气态向液态转化,这需要一个过程。而这个过程也正是两珠向三珠进化的过程,已有的天珠在天力足够的情况下会自动分裂出能量凝结成下一珠。雨周维清也终于完成了天力四大境界中第一大境界天精力的修炼,天力由气态转化为液态本身就意味着天精力向天神力的过度。从这一刻开始,他再不是个菜鸟天珠师了。而是一位实力非凡的上位天师。

    周维清身上的虎皮魔纹在不断的律动,水银状的天力也在他体由不断流转着。刚刚开启的气海穴形成了一个比之前贯通的十一个死穴更加巨大的气旋,不但大幅度的吸收着空气中的天地无力,更是成为了调控另外十一个死穴气旋的中枢。

    周维清的身体,也在这水银一般的天力流转下被再次改造着「从天精力到天神力,从两珠到三珠,对于天珠师来说,这是一次质的飞跃。

    不知道过了务长时间,周维清才从沉睡中渐渐清醒过来。身体剧烈的抽搐了一下,在他的记忆中,昏迷前自己还承受着剧烈的痛苦。

    好舒服,强横的力量感传遍全身,一股难以名状的舒适顿时令他心怀大畅,神志也随之快速的清醒过来。

    就在他想要伸展一下自己的身体时,却发现自己被什么东西压住了,眨了眨眼睛,出现在眼前的,赫然是一个巨大的虎头。

    肥猫在周维清身体抽搐那一下的时候就醒了,此时正一瞬不瞬的瞪视着他。周维清分明从肥猫眼中看到了强烈的悲愤。

    记忆渐渐恢复,他隐约记得,似乎是肥猫帮自己度过难关的。”肥猫,你该减肥了,快下去,压的我喘不过气来。”

    吼一一”肥猫低吼一声,猛的张开大嘴,露出森森利齿,它真想就这么一口咬下去,结束眼前这个混蛋的生命,可是,现在的它却根本不可能这么做。原本跟着他是想要占便宜的,可谁曾想,自己最大的便宜却被这个家伙给占了。可在当时那个时候,除了那样的选择之外,正在全力救治他的自己根本没有别的办法能够挣脱吞噬。好恨、好恨……,而这个家伙,竟然还说自己胖,太没良心了。

    嗖的一下,肥猫跳到一旁,它的身体也是快速缩小,又变回了原本只有尺余长的样子。

    周维清一翻身,从地上坐了起来,看着全身裸露,更是一身血污的自己,忍不住骂道:“这狗屁不死神功,迟早害死老子。修炼的倒是快了,***,提升一重修为就跟死了一次似的。”

    周维清一边发泄着心中的郁闷,一边一把将缩小的肥猫抄了起来送到自己面前,在肥猫额头上用力的亲了一口“知道是你救了我「多谢啦。”说着,他美滋滋的将肥猫搂在怀里,一点都没注意肥猫眼中那悲愤、幽怨的复杂眼神。而是十分快意的看着自己双手手腕上刚刚多出来的意珠和体珠。

    变石猫眼意珠与冰种翡翠休珠都变成了三颗,实力最直观的变化来自于力量,拥有了三颗纯力量体珠的他,力量的强度再次提升了一点五倍。再加上他融合了黑珠之后本身身体的强悍力量,两膀之力要超过三千斤了。

上一页 《天珠变》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