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天珠变》->正文

第四集 邪魔变 第三十八章 空间系王级天兽

    抱着同样是一身血雾的小白虎肥猫,周维清找了身干净衣服,就那么光着屁股跑出去清洗自己身体了。反正这院子里都是男人,他也不怕被看到,更何况,就算被看到了,这家伙会在意么?说不定他还要收个费啥的。

    弄了一大木桶水,他抱着小肥猫直接跳了进去,害得小肥猫不得不展开狗刨式保持飘在水面上,愤怒的呜呜叫着。

    周维清哈哈一笑,帮它清洗着沾染了血污的毛发,低笑道:“肥猫,怎么说你也是母的,我们这也算是鸳鸯浴了吧。嘿嘿嘿嘿。”

    听着他的话,肥猫甚至有一头撞死的冲动,张牙舞爪的挣扎着,周维清却哈哈笑着帮它洗了个干净才将它放到木桶外。然后自己再好好的洗刷了一下身体。

    他的神经确实和普通人不一样,经历过了昨晚那样的痛苦,此时洗个澡,全身舒爽了,竟是就将昨晚的痛忘记的差不多了,典型的好了伤疤忘了疼。而实际上,也正是因为这样的性格,这不死神功他才能坚持下来。

    当年,这不死神功的创造者,也是一位得天独厚的强者,拥有着昝通人难以想象的天赋和奇遇,最终之所以死在这不死神功之上,并不是他的身体承受不住,而是精神在一次比一次更强的痛苦中崩溃了。最后也正是死在这冲击气海穴的剧烈痛苦之中。

    洗过澡换了身新衣服后,周维清找了一堆食物大吃一顿,只觉得神完气足。似乎这几个备以来的疲惫在这一刻已经是一扫而空了似的。“小维,络来一下。”直到他吃完饭,呼延傲博的声音才传来。

    其实,早在他起身的时候,一夜无眠的呼延傲博和风宇就知道了,只是一直都没打扰他,眼看着这小子又是一副生龙活虎的样子,两人也是一阵无语,他们实在无法想像,经历了那样严重的“走火入魔”之后,这小子怎么就能跟个没事人似的。

    “老师,昨天我把卷轴都制作完了。”周维清来到呼延傲IC的房间兴冲冲的向他说到,至于昨天自己修炼不死神功所经历过的痛苦却是只字未提。

    呼延傲博和风宇有些忌惮的瞥了他怀中已经闭上双眼继续睡觉的肥猫一眼,他们似乎都在回避着什么,周维清不提昨晚的事,他们竟然也没有提起。

    呼延傲博徼做一笑,道:“完成了就好。短短几个月的时间,你就已经完成了咱们这一脉凝形师修炼最艰难的一段。也该是前往翡丽城的时候了。你收拾收拾东西,今天就是吧。”

    一听呼延傲博让自己今天就是,周维清兴奋的神色顿时瀹淡了下来,将肥猫摄入自己衣襟之中,噗通一声跪倒在呼延傲博和风宇面前,咚咚咚的向两人磕了三个响头。

    呼延傲博没有阻止他,此时此刻,在他的眼神中只有欣慰,任何一个老师能教导出如此出色的弟子,恐怕都会和他有同样的情绪吧。

    磕头完毕,周维清才再次起身,脸上没有一丝往日的嬉笑之色,郑重的道:“老师,您放心,我一定会完成您的心愿。”

    呼延傲博只觉得自己的眼睛有些模糊了,深吸口气,努力不让自己流下泪水,笑骂道:“赶快滚蛋吧,用剩下的那些凝形液和凝形纸你也都拿走吧。卷轴留下就行。老子从今天开始要封笔收山了。辛苦了这么多年,等卖了你这次做的卷轴,我就和风老儿到大陆各处走走,说不定哪无我们就去找你了。”

    周维清嘿嘿一笑,道:“说不定,到那时我已经是宗师级凝形师了呢。老师再见,风宇前辈再见。”说完这句话,他转身就是。呼延傲博和风宇分明看到,在他转过身之后,肩头微微抽搐了一下。

    周维清快步冲回自己的房间,关上房门那一刻,他用力的擦着自己的眼睛“怎么在屋里也能让沙子逆子-眼。”

    他的神经虽然大条,更是和木恩学了一身的无赖招数,但是「这些却都不妨碍他清楚的知道谁对自己好。

    从第一次见到呼延傲博,到这次和他学习,他们相处的时间其实一共也只有五个月而已。但是,周维清却很清楚这位老师为自己付出了多少。不论是那追加镶嵌卷轴,还是这几个月以来为了辅助他修炼呼延傲博倾尽所有所学和家当。可以说,他已经做到了一名老师所能做到的极致。如果没有呼延傲博的悉心教导和没有保留的财物支持,他根本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成为一名凝形师。周维清的人生准则是,谁对他好,必以百格报答,谁对他恶,必以百倍还之。

    另一边,呼延傲博在周维清转身离去后,身体微微晃动了一下,深吸口气,喃喃的道:“他将是老夫这一生最大的骄傲,没有之一。”

    周维清走了,是的时候他没有再去向呼延傲博和风宇告辞,因为他最怕这种离别时的场面。只是在走出小院后,跪倒在门外,又磕了三个响头。然后才怀揣肥猫,转身而去。

    门开,呼延傲博和风宇出现在小院门口,目送着他的身影,直到他不见之后很久,呼延傲博才长叹一声,眼中流露着万分的不舍。“为什么不留下他?如果你留他,他应该会留下来的。”风宇说道。

    呼延傲博摇了摇头,道:“我不能那么自私。凝形师,注定只能是他的附属职业,天弓帝国一共才有几位天珠师?更何况他的属性是那样的得天独厚,他会是的更远。”

    风宇微微一笑,道:“呼延老头,我个天才发现,原来你也有些可爱之处。我们真的像你说的那样四处游历么?”

    呼延傲博哈哈一笑,道:“为什么不呢?既然我在骥r形师这个职业已经没有了前进的空间,又有了这么一名出色的弟子,那我为什么逼要继续下去?不趁着走不动之前多出去游历游历,怎对得起人生一世。走吧,我们也收拾东西离开。”

    翡丽城位于翡丽帝国北-方,距离飞陀城几乎相当于贯穿两次天弓帝国全境那么远,周维清出了飞陀城后算了算日子,时间还真是挺紧张的,距离他和上官冰儿约定在翡丽城见面的时间只有十几天了。只有日夜兼程的赶路才能不晚。

    因此,一出城,周维清立刻释放出天珠,属性轮盘调整到青色区域,如同风驰电毕一般,按照地图朝着\{$丽城的方向而去。

    运段赶路倒也成全了他,修为刚刚提升到三珠境界,他对突破后的实力还不是十分了解。此时这一用上风系天力他才吃惊的发现,自己的实力比起两珠境界时提升的程度绝不能简单用数字来计算。

    脚尖每一次点地,哪怕不使用邪魔右腿的力量,他也能清楚的感觉到身轻如燕的快感,最令他惊喜的是自己对速度的控制,意念所至,对风系天力的释放控制比以前不知道准确了多少倍。显然,这是几个月来不断制作凝形卷轴后精神能力提升的结果。

    不死神功气海穴的贯通,也和前面的十一处死穴不同,这次他固然是承受了巨大的痛苦,但此时的好处也同样是巨大的。以前那些贯通死穴形成的气旋都是各自为政,虽然也是一个整体,但彼此之间却并没有太多的联系,但气海穴贯通后却不一样了。气海丹田中出现的气旋,就像是他身体的中心,所有的天力都会聚集在这里,再从这里运转出去,其他的十一个死穴所释放和吸收的天力都以这个中心为准,每次呼吸之间,气海丹田自行轮转,对空气中天地无力的吸收转化速度足足增强了一倍。而皮肤表面的不死神罡也明显凝厚了许多。

    同时,周维清的天力已经从天精力正式进入到了天神力境界,虽然还没有修炼到天神力第一重的水准,但现在他的天力却已经能够施展出天神力的特性,那就是天力外放。

    意念催动下,周维清在不使用天珠的情况下,天力也能化为白光离体而出,不论是攻击、防御,都和以前只能内蕴于自身不可同日而语。液态的天力在施展技能时消耗也比以前小的多。可以说,拥有了第三珠,对于天珠师来说,绝对是实力上质的飞跃,更不用说周维清这样天赋异禀的家伙了。

    他现在所面临的唯一问题就是拓印、凝形。他的三颗体珠只凝形了一个霸王弓,因为一直在制作凝形卷轴,周维清还没来得及待那传奇套装卷轴唯一传下来的那张凝形在自己体珠之上。准备等到了翡丽城再说。

    在周维清的三颗意珠中,也只有第一颗意珠完成了全部拓印,第二极意珠则只是从冰魄天熊身上拓印了一个周维清非常喜欢的风系技能,这一点,他和上官冰儿是一样的。想要完全发挥出现在的实力,他还需要进行大量的拓印,像邪恶属性这种没法拓印的,时间属性这种要碰运气的,都还不知道能否成功提升。当然,不论怎么说,他现在的实力也一点都不逊色于任何三珠级别的天珠师。毕竟,他第一颗意珠所拥有的拓印技能已经全部进化到了三珠境界,拓印虽然麻烦,但拓印后这随着天珠数量提升的不断进化却是周维清非常喜欢的。

    经过几天的赶路后,周维清发现,如果自己只是单纯调动风系天力为自己加速的话,那么,凭借着不死神功的强大恢复能力,他的天力是完全可以长时间支持而不会耗尽的。

    在气海穴的调动下,不死神功强悍无比的天力恢复速度带给他的好处已经越来越圣了。

    让周维清感到最不可思议的还是他的力量,他不知道其他拥有纯力量体珠的天珠师们达到三珠境界时力量会增幅到什么程度,但他却完全可以肯定,自己的力量绝对是不正常的。之前的三千斤预估还是低了,具体能达到什么程度他也∽道。反正他能轻松的将需要一人合抱的大树连根拔起而不觉得费力。

    为了不耽误与上官冰儿的汇合,周维清一路上风餐露宿、晓行夜宿,一边急速赶路,一边体验着修为提升到上位天师后的各种进步,终于春第十四天的时候赶到了j!丽帝国首都j!丽城。

    当周维清第一眼看到翡丽城的时候,他被惊呆了,这是他有生以来见到过的最大的一座城市。

    远远望去,翡丽城就像是一只巨大的怪兽,横梗在那里。翡丽城的地理位置极佳,西侧和北侧高山环抱,东侧则是翡丽帝国著名的翡丽湖,依山傍水,而且地处要冲,乃是翡丽帝国政治、军事中心。

    城墙高足有百米,每隔二十米,就是一座装有巨弩的箭塔,南侧面对周维清这面因为是平原地形,足有六个巨大的城门,城外引翡丽潮湖水的护城河宽达百余米,六座巨大的吊桥横于河上。

    古朴的城墙上,一个个$!丽帝国的圣十字剑标志闪耀着帝国荣耀,这些标志上刷了金色的漆,在阳光的照射下烁烁放光。

    周维清曾经听人说过,单是翡帝城的人口就要超过天弓帝国全国的总人口,这座城市,在整个浩渺大陆上,都能拍的进前十。更是大陆西方首屈一指的大城,与百迟帝国首都百达城并称。

    带着强烈的震撼,周维清走过吊桥,他看到,每一座城门处都有百名士兵守护,但却是城门大开,根本没有任何盘查。

    守在城门处的士兵们手持长矛,一身精铁铠甲,一个个腰杆挺的笔直,大有几分肃杀之气。

    这就是大国气象么?不知道什么时候舍己的祖国才能拥有这样一座城市啊!周维清心中暗暗叹息一声,和j!丽帝国相比,天弓帝国实在是太弱小了。哪怕翡丽帝国是盟友又如何?谁有都不如自己有。

    一边想着,他已经走进了翡丽城。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一条宽阔的能容纳十五辆马车并行的大道,花岗岩铺就的路面平整宽阔,道路两旁的店铺起码都有三层楼高,一眼望不到边际,熙熙攘攘的人群络绎不绝,好一副繁华景象。

    周维清简单的计算了一下日子,距离他和上官冰儿约好的时间还有两天,当时他们约定的是直接在翡丽皇家军事学院门口见面,然后一起参加入学考核。

    对于这座学院两人都没有太多的认知,只是知道这是一所要求极为严格的学院,也是翡丽帝国最高军事学府,不论是平民还是贵族,都必须要通过考核才能进入学习。年龄限制在二十岁以下。除此之外,他们就不知道还有其他什么要求了,也不知道考核的内容是什么。

    幸好没有迟到,到了翡丽城,周维清也算是放松了许多,还有两天,自己该去干什么呢?嘿嘿,先去吃顿好的再说。

    一边想着,周维清朝着城内走去,他准备先吃顿饭,然后找地方住下来,再打听一下翡丽皇家军事学院所在的位置。他现在身上还是有点哉的,但却并不多,因此,他有两件事必须要立刻去处理,第一件,自然就是把自己带着的十份初级凝形卷轴卖掉,先换了钱再说,至于第二件,自然是去拓印宫是一趟了。嗯要拓印完成他现在所需的技能,可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有凝形师这个职业做保证,他也不怕以后缺哉花。

    要是能在学院附近租个好点的房子,和冰儿一起双宿双飞那就太完美了。一想到这里,他嘴角处的笑容不自觉的变得淫荡了许多。

    找了家饭店大吃一顿后,周维清也问清楚了拓印宫和翡丽皇家军事学院所在的位置。说来也巧,它们都位于翡丽城东边,!!丽城东侧因为挨着翡丽湖的缘故,乃是城市中最繁华的地段。翡丽帝国皇宫则位于翡丽城北侧,生-北朝南。

    周维清兴冲冲的直奔东边而去,一路走一路打听,这座城市实在是太太了,他竟是整整找了两个时辰,直到日头偏西,这才找到了j!丽城拓印宫的所在。听路人说,翡丽帝国拓印宫两侧,被称为学区,各大学院都坐落在这里,自然也包括了翡丽皇家军事学院。

    眼前这座拓印宫和他在飞陀城所见到的拓印宫几乎是一模一样的,唯∽同的地方就是规模。

    巨大的宫殿式建筑足有三十米高,足足是飞陀城拓印宫的一倍还多,门前的石柱也不是十二狼,而是三十六根需要至少五人合抱的巨大石柱。上面还有着各种各样的浮雕,如果仔细辨别,能够隐约看出是一只只不同的天兽。

    穹顶上巨大的十字圣剑国徽光芒璀璨,无形的威严气息扑面而来。真不愧是翡丽帝国拓印宫总部啊!这恢宏的气象,简直比自己祖国的皇宫还要强势。周维清一边想着,一边顺着台阶向上走去。

    尚未走到门口,四名全身金色板甲的重装士兵已经挡在他身前。就像是一圣城墙似的。

    “哦,我懂的。”周维清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抬起自己的右手,意念微微一动,三枚冰种翡草体珠已经出现在他手腕之上,冰雾流转。

    那四名拦住周维清的拓印宫侍卫们明显一愣,要说此时周维清的样子实在是令人不敢恭维,赶路十几天,风尘仆仆的,头发凌乱,胡子拉碴,看上去别说是十几岁,说他三十多岁都有人信。幸好他的包袱放进储物项链了,否则恐怕会更加难看。那有一点天珠师的样子。

    略微犹豫了一下后,四名侍卫还是让出道路,恭敬的道:“欢迎您,上位天师阁下。”

    周维清嘿嘿一笑“不客气、不客气。”一边说着,他已经走入拓印宫大厅之中。

    不只是外面一样,这里面也完全是飞陀城拓印宫的放大版,周维清略微犹豫了一下后,选择空间系天兽的那扇大门走了进去。

    凭借着唐仙给他的伪装戒指,他现在是将自己的意珠伪装成了象征空间系无珠师的金绿猫眼样子。毕竟,他肯定是要使用自己凝形师身份的,因此,他决定首先还是增强一下自己空间系技能的实力再说。

    顺着甬道一直前行,果然还走向斜下方而去,行进大约三百米左右,转过两个弯,一个厅堂出现在他面前。周维清知道,这是要选择拓印对象的地方了。

    在这厅堂之中旁边的一张桌案后坐着两名中年人,看到周维清那风尘仆仆的样子,两人都不禁皱了皱眉头。不过周维清可没工夫去关注他们。才一来到这里,他立刻就愣住了。

    因为周维清清楚的看到,在这里竟然不是三条岔路而是四条,除了原本他印象中的师、尊、宗三条甬道之外,竞然还多出了一个上面有着王字标识的甬道入口,而且从入口处的装t$来看,明显比旁边三条甬道入口要新的多。王?难道是王级天兽?

    “要拓印先交费。”冷冷的声音打断了周维清的思绪,他赶忙转过身,来到那两名中年人面前,好奇的问道:“两位前辈,我是第一次来翡丽城,这王字甬道中,难道是王级天兽不成?”

    左侧的中年人点了点头,傲然道:“没错,就是王级天兽。别说是在咱们翡丽帝国,就算是在整个大陆西方,能够拥有王级拓印天兽的,恐怕也只有独此一份。年轻人,你是空间系御珠师?”

    周维清一脸憨厚的点了点头,道:“是啊!前辈,其他系也有王级天兽拓印么?”

    那中年人不屑的哼了一声“你当王级天兽是什么?我跟你说,只有咱们空间系才有这么一只,这也是咱们j!丽城拓印宫独一无二的一只王级天兽。三个月前,为了抓这家伙,宫主大人联合十二位长老一同出手,在折损了四名长老的情况下,才勉强抓住了这个家伙。”周维清大喜过望“前辈,那我要拓印这王级天兽,多少谶?”

    听了他的话,两名中年人对视一眼,都流露出几分怪异的神色,右边的中年人喃喃的道:“这是第七个了。”左侧的中年人道:“十万金币一次,拿钱来你就可以进去了。”

    “啥?十万?”周维清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两名中年人,他身上是有点钱,是离开天弓城的时候母亲给的,但也只有十万金币而已。在天弓营的分成都换了那枚空间戒指,哪有十万那么多。

    左侧中年人哼了一声“想见识王级天喜的样子,就要付出足够的代价,没钱的话,就不要有好奇心。”周维清犹豫了片刻后,终于还是一咬牙,心中暗道,十万就十万0巴。“两位前辈,您看这样行不行,我身上没那么多金币,用凝形卷轴抵押行不?”他试探着问道。

    听到凝形卷轴这四个字,两名中年人的脸色同时一遍,看着周维清的目光中顿时少了几分轻蔑。

    右侧的中年人惊讶的道:“$-轻人,你是凝形师?”如果换了是拓印其他属性,负责收费的人肯定不会这么问,但这里是空间系的地方,只要是拥有空间属性的御珠师,就都有可能成为凝形师。当他问出运句话的时候,对周维清的态度明显和蔼了许多。

    周维清点了点头,道:“是啊!我是一名初级凝形师。只有初级凝形卷轴,您看行不?”

    “行,当然行。”左侧中年人有些迫不及待的说道,对周维清也是态度大好“不过,初级凝形卷轴的话,必须要是全套的才行。一套初级凝形卷轴在咱们拓印宫的收购价是五万金币。你要是能拿出两套来,就可以进去见识见识王级天兽的样子了。五万?”周维清吃了一惊,呼延傲博可是告诉他,初级凝形卷轴的价格一般在三万金币左右啊!

    那两名中年人以为他嫌少,左侧的中年人赶忙道:“小朋友,虽然现在凝形卷轴比较紧张,但你也知道,初级凝形卷轴是有一定几率无法拓印成功的,咱们拓印宫这五万金币的价格已经是相当公道了。就算你拿去拍卖场,也不过是价格略高而已,但还要缴纳手续费,最后所得也是相差无几。”周维清回过神来“那这么说,拓印宫这里就收购凝形卷轴&7?”

    “当然。任何一座拓印宫都收购凝形卷轴啊!”两名中年人都有些无语的看着他,在他们看来,就算眼前这个年轻人真的是初级凝形师,也绝对是一名菜鸟级的,连什么地方收购凝形卷轴都不知道。不过,就算如此,他们对待周维清的态度也是十分客气,没有人愿意得罪凝形师。

    “好,我卖了。”不来大城市不知道钱的重要,拓印个王级天兽就要十万金币,周维清正缺钱,左手抬起,按在自己脖子上的储物项链上,催动天力,一个接一个的木盒子取了出来。

    如果说两名中年人之前还有所怀疑的话,当他们看到周维清竟然拥有一条储物项链的时候,他们心中的疑惑就已是荡然无存。在他们吃惊的注视下,周维清将全部十份初级凝形卷轴都拿了出来,摆在他们面前的桌子上。

    两名中年人也不多话,飞快的检查了一下里面的凝形卷轴。果然都是初级凝形卷轴,而且都是一千张一套的。

    “这些都是你做的?”左侧中年人惊讶的问道。周维清憨咎的一笑“是啊!前辈,一下卖十套,能不能多给点钌?您也知道,拓印很费钱的。”

    那中年人犹豫了一下后,道:“我想上面申请一下。坦白说啊,年轻人,不要报着碰运气的想法去看王级天兽,不可能有机会拓印成功的,十万金币不是小数目,就算你是凝形师,也不能这么花钱啊!”

    周维清呵呵一笑,道:“您刚才也说了,咱们空间系这里的这只王级天兽是独一无二的,或许一辈子我都不可能有机会见到另一只呢,十万金币虽然贵了点,但我还是想去见识一下,至于拓印什么的,我到是没奢望。”

    中年人见劝不动他,道:“好吧,既然如此,那你就直接去吧。你这些凝形卷轴我要交上去,等你出来后我会将除去拓印费用之外剩余的钱给你。”周维清有些忸怩的道:“前辈,不会我出来后你们就不承认了0巴。

    两名中年人额头上同时黑线隐现,左侧中年人怒道:“你当这里是什各地方?这是翡丽帝国拓印宫总部,不是黑店。要不是看在你是凝形师的份上,凭这句污蔑,就能让你上我们拓印宫黑名单。”“呃……,我错了,我这就去那边看看。”周维清心中暗笑,表面还是一副诚惶诚恐的样子,转身就朝着那王字甬道走去。

    两名中年人目送着他离去,左侧那人道:“对王级天兽好奇的人还真是不少,明知拓印无法成功还愿意送钱。这才三个月的工夫,就已经进账七十万金币了。不过,真没想到这个小土包子竟然是个初级凝形师。”

    右侧的中年人比了个噤声的手势“少说点吧,被人家听到不好。凝形师可不能随便得罪。这么年轻就能成为初级凝形师,估计这小子还是一名天珠师。我去上报这些卷轴。”

    直到走入甬道后,周维清脸上的神色才发生了变化,兴奋、激动的情绪几乎同时释放出来,用力的挥了一下自己的拳头。空间系王级天兽,这要能拓印多么强大的技能?恐怕要超过九星的评价了吧。嘿嘿。十万金币虽然责了点,但要是能得到一个特别强大的技能也就不算什么了。

    顺着甬道向前走去,这条甬道周围石壁崭新,确实是刚修建不久,越向下走,周维清越能感觉到几分阴森,似乎有一种无形的压力蔓延在空气中,令人胆寒。

    不过,胆寒是一回事,行动则是另一回事,十万金币都花了,他怎么也不可能退缩。

    一直向下走了超过五百米的距离,前方才变得开阔起来,他来到了一间石室之中。

    刚一进入石室,周维清顿时感觉到身体周围的压迫力瞬间变强,他体内的天力自行加速运转起来。一股熟悉的气息扑面而来。

    “黑暗属性?”这座石室修葺而成的石块儿都是黑色的,上面还铭刻着许多奇异的纹路,石壁上有火把,照耀着这里的一切。没错「那令周维清感觉到熟悉的气息就是黑暗属性。黑暗系最擅长于封印,毫无疑问,为了馈压那王级天兽,这里有着强大的黑暗封印存在。

    感受到石室中的黑暗气息后,周维清的日光自然而然的去寻怠-那王级天兽所在的位置,这一看之下,他不禁吃了一惊。

    在石室内侧的角落里,匍匐着一只通体灿银色的小鸟。身长不过尺余,整体体积还没肥猫大,这也是为什么之前周维清在进来后第一眼并没有看到它的原因。

    这只小鸟全身有着银白色的羽毛,可此时却蔫头耷脑的趴在地上,羽毛上失去了光彩,连眼睛都闭合着,在它的额头和两边翅膀上,都有着一个黑色印记,两只脚爪上还各拴着一条黑色的细链子。

    这就是王级天兽?也抬不起眼了吧。除了颜色意外,和普通鸟类也看不出什么区别。

    心中这样想着,周维清走了过去,因为石室内光线昏暗,离得近了他才看到,在那似乎昏迷着的银色小鸟旁边有一块石板上刻着字。上次去过拓印宫,周维清自然知道这是对拓印天兽的能力注解。

    只见那石板上写的是:银皇天耳,风与空间双系天兽,王级。此天兽虽身形不大,但却极度危险,速度奇快,行动起来肉眼难辨「乃是空中霸主级存在。同时擅长空间系技能空间割裂,可反制绝大多数空间类技能,破坏力极其惊人。双手所过之处,无坚不摧。以普通天兽、人类脑髓为食,攻击性、破坏性极强,所到之处,经常会带来灾难性后果。因此也被称之为天灾之鸟。乃是王级天兽中最恶毒的几种之一。

    银皇天耳技能:空间系,空间割裂。风系,幻影分身、银皇翼斩,银皇闪电刺。

    周维清喃略的道:“这王级天兽的技能也并不是很多啊!只有四个,空间系更是只有一个。”一边说着,他看向下面的技能注解。

    空间割裂:银皇天耳控制空间的力量,瞬间割裂空气,近身可破轩一4p隐身、空间平移类技能,同时具有强大的切割力。空间割裂释放后,会产生空间扭曲,从而使敌人的远程攻击很难命中其本体。空间割裂范围及存在时间与修为有关。

上一页 《天珠变》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