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天珠变》->正文

第四集 邪魔变 第三十九章 拓印,银皇天隼

    在空间果技能的注解下面还有那三个风杂技舱的注解。

    幻影分身:以风之力模拟,瞬间幻化出数道身影,本体可在分身中变化转移。分身持续时博与修为有关。

    银皇翼斩:拥有强大的破坏力,配合空间割裂会为双系融合技能空间割裂银皇斩,无坚不摧。威力与修为有关。

    银皇闪电刺:可以化身为银色尖锥,瞬间发挥出强大的穿刺之力,同时在一定时间内保持速度百分之三百。攻守兼备,银皇天耳审以此技能伤敌、逃逸。

    看了这些技能的注解,周维清顿时感觉到背脊一阵发冷,这银皇天耳的技能虽然不多,但从这注解上也能看出其恐怖的破坏力。更为恐怖的是,这看上去不大的小家伙竟然是以脑髓为食物的恶禽。

    竟然是空间和风双重属性的,周维清一时间不禁有些心痒难捡,毫无疑问,这银皇天耳的技能都是极为强大的。唯一的空间技能空间割裂那是不用问,肯定要拓印是的。另外三个风属性技能对周维清也有着极大的吸引力。就像刚才外面那两个中年人说的那样,王级天兽可不多见啊,好不容易磁到一个,自然是要物尽其用。

    可是,来拓印一次就要十万金币之多,周维清还真有点舍不得。而且,他的三颗意珠中,风属性技能已经拓印了两个,现在也只能再拓印一个而已。

    思前想后之下,周维清心中暗道:不管了,先把那空间割裂拓印了再说,要是凭借不死神功的恢复速度足够,能让我第二次拓印,那就再拓印一个风属性技能。反正这三个风系技能不论哪个都是好东西,剩余的两个风系技能等自己四珠、五珠的时候再拓印也不迟。

    想到这里,周维清抬起自己的左手,解除对变石猫眼意珠的伪装,因为没有日光而转化为蓝绿色的变石猫眼闪耀着幽幽光彩。

    属性轮盘旋转到银色区域,在周维清的控制下,他左手手腕处的第二枚变石猫眼意珠飘然而起,落在了掌心之中,带着银色的光泽按上了那只银皇天耳的头部。

    他还清楚的记得自己第一次在飞陀城拓印宫拓印时成功的秘诀,这次为了保险起见,更是主动将天力注入到自己右腿之中,散发出只属于他自己的那种特殊气息。

    当周维清的左手掌心与银皇天耳头部接触的一瞬间,那被封印着的银皇天耳身体顿时剧烈的颤抖了一下,原本闭合着的双眼猛然睁开。

    看到它那双眼睛的一刻,周维清险些心神失守,银皇天耳的眼睛竟然是白色的,只有瞳孔处微激发灰色,在它睁开眼睛的那一瞬间「全身散发出强烈的死亡气息,和周维清身上的邪恶、暴戾气息不同,这种毫无生气的死亡感觉是那么的冰冷、漠然,只是那样冷冷的注视着周维清。

    银光闪耀,周维清体内天力狂泻,拓印已经开始了,但是,与他当初拓印宗级天兽时的情况完全不同,周维清骇然发现,自己的天力虽然在不断输出,但却根本无法融入到这银皇天年体内去拓印。似乎被一道特殊的力量阻挡在外,而锒皇天耳看着他的目光依旧是那么冰冷,可本身却没有上次拓印宗级天兽时那些宗级天喜的恐惧。

    周维清并不知道,当初他拓印那些宗级天兽的时候,那些天兽是因为感受到他身上所拥有的吞噬技能以及那枚黑珠原本主人的气息而恐tAo唯恐被他吞噬而亡。而眼前这只银皇天耳却是个特例,拥有空间割裂能力的它,是极少数不会受到周维清那吞噬技能影响的。这也正是银皇天耳强大的地方,再强横的技能,过不了空间割裂那一关也无法对它产生作用。哪怕此时被封印着,想要从它身上拓印技能甚至要比拓印比它修为更高的帝级天兽还要困难。

    就在周维清心中莫名所以,满腔希望渐渐变得冰冷的时候,一声低沉的咆哮声突然从他怀中响起。

    白色的身影一闪,肥猫已经悄然落在了那银皇天耳面前,一双已经变成了深紫色的眼眸牢牢的注视着银皇天耳的眼睛,低沉的咆哮与冷冽的眸光冰冷的注视着它。

    肥猫的出现,令那无比冷傲的银皇天卑身体剧烈的颢抖了一下,它那灰色瞳孔也随之瞬间收缩,整个身体甚至略微颢抖了一下,细微的轻鸣从它口中响起,有些急促,甚至还带着几分哀求。

    肥猫再次低吼一声,然后朝着它摇了摇头,那银皇天耳眼中的希望顿时化为乌有,在它眸光瀹淡的同时,周维清只觉得原本阻隔着自己天力的屏障瞬间消失,紧接着,根本不用他主动去做什么,一股寒意已经悄然涌上,融入到他那第二枚变石与缈眼意珠之中。

    不仅如此,那股寒流刺激着周维清的身体,他只觉得精神一阵忧惚,眼前原本银色的属性轮盘突然转动到了青色区域,轻灵的感觉再次袭来,掌心中的第二枚变石猫眼也变成了第三枚,竟然就那么又拓印了一个技能。而且这次拓印的技能是风。

    这是怎么回事?周维清心下骇然,他此时的感觉就像是原本自己准备强行那啥一个女孩子,结果却被人家反过来强行那啥了似的。这银皇天耳竟然在主导他的拓印。王级天兽的强大果然不能以常理度之。

    没等周维清反应过来,他的第三枚意珠也已经自行回转手腕「光华流转之下,一切归于平静之中。

    吼一一”肥猫低沉的咆哮一声,眼中流露出满意的光彩,向那银皇天车点了点头。

    银皇天隼轻轻的悲鸣几声,白色的小眼睛中满是希冀之色,肥猫略徽犹豫了一下后,又叫了两声。那银皇天卑眼中明显流露出一丝喜色,全身伏在地上,重新闭上了双眼。肥猫纵身一跃,回到周维清怀抱之中,有些邀功似的扬了扬头。

    周维清在它鼻子上捏了捏,嘿嘿一笑“它好像很怕你啊!可惜我听不懂你们说什么。肥潞,你这小鼻子真肉乎,捏着还挺好玩的。”肥猫眼睛一直,心中暗想,这个没心没肺的无赖……

    收好肥箔,周维清揉了揉自己的脸,摆出一副沮丧的神情走了出去,现在可不是检验技能和兴奋的时候。要是让人知道自己拓印了那银皇天耳的技能,恐怕自己也就没有好日子过了。重新回到之前空间系格大厅中,那两名中年人已经等在那里了。”这么快就出来了?”左侧中年人问道。

    周维清一脸的沮丧“不出来还能怎么样?我的天力根本都进不去它的身体,这王级天兽个头不大,但看了介绍才知道竟然这么变态。原来这天兽也不是个头越大就越厉害。等我天力修为再提升一些以后再来尝试。”他这么说是给以后自己再来做个铺垫,毕竟,他还惦记着银皇天耳身上另外两个风系技能呢。

    两名中年人都笑了,周维清遭遇的情况在他们看来是理所当然的。这头银皇天耳被抓回来后,拓印宫中为数不多拥有空间属性的几名意珠师、天珠师都尝试过拓印,和周维清说的情况一样,根本都无法攻破它自身的那层保护。拓印宫主说过,想要拓印这只钕皇天耳的技能,那么,首先就要拥有天虚力级别的天力,才能破开它那层防御,也才有成功的可能性,就算是那样,成功可能也是极小的。他们又怎会知道,周维清不但是拓印成功了,而且是空间系、风系两个技能在银皇天耳的主持下自行拓印完成。

    一张金色储值卡递到周维清手上,右侧中年人道:“小兄弟,你也不用沮丧,毕竟,你们凝形师也不太需要过于强大的技能。这里有四十五万金币,我和上面说了,因为你一次卖的初级凝形卷轴较多,因此多给你五万金币。如果以后你再卖凝形卷轴的话,就来这里找我们兄弟,我们一定会尽可能多给你一些优惠的。

    如果完成了一定交易量,那么,以后你再来拓印师级天兽,我们可以让你免费进行。”

    凝形师的珍贵程度还要远胜于天珠师,尤其是周维清这么年轻就能成为一名初级凝形师,未来前途不可限量。拓印宫虽然势力强大,但也不敢对凝形师采取强硬措施,否则就是得罪了天下所有的御珠师。因此只能才去怀柔策略,至于让周维清再来他们这里卖凝形卷轴自然是私心作祟了,这可是他们最容易得到业绩的方法。至于招揽周维清这种事他们连想都没想过,如此年轻的凝形师,背后没有强大的势力支持才锋呢,何必自讨没趣。

    接过金色储值卡,周维清本就相当兴奋的情绪险些抑制不住表现出来,谢过两名中年人后,快步走出甬道就出了拓印宫。

    站在拓印宫门口,他真想狂笑一声,老子以后也是有钱人了,这可是四十五万金币啊!凝形师真是个有前途的职业,冰儿,以后你再想拓印什么的,咱一次砸个几十万金币,让你拓印个够。

    “别挡路,让开。”正在周维清一脸傻笑的时候,突如其来的清冷声音椅他从得意中惊醒过来。他这才发现,自己正站在拓印宫门口挡住了路。但这拓印宫大门十分宽阔,两侧也分明能走过去。

    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两个人,一男一女,说话的正是那女子,她手挽着身边的青年,一脸傲然,火红色长裙衬托着她那修长动人的身材,精致的五官绝对算得上绝色,一头粉红色的长发披散在肩膀上,只是眉宇间那股傲气和眼神中的不屑将她原本相当动人的容颜破坏了些许。

    站在这红裙少女身边的青年一身黑;”-↑「-!!乏,上面虽然只有少数地方勾勒着金色纹路花边,但却给人一种!”;。:、-i,-!上!夸华的感觉。一头暗蓝色的短发极为利落,鼻巢高挺,同样是蓝色的暇眸中目光温和,听着那红裙少女的话此时正在微微皱眉。

    他所展现出的气度远非那红裙少女所能及,尽管看上去只有二十多岁的样子,却让人感觉到一种发自内在的雍容。

    周维清本来也没想惹事,自己站在拓印宫大门前正中的位置本来也是不对,但是,当他看清这红裙少女的样貌时,顿时停住了脚步「冷冽的光芒从眼底一闪而过。这红裙少女他认识。“土包子,看什么看-,还不让开。”红裙少女再次怒喝一声,要不是因为身边的黑衣青年在,她的话肯定会更难听一些。

    周雒清笑了,十分憨厚的笑了“我的未婚妻,好久不见啊!我们这还没解除婚约呢,你就已经找到下家了?很好、很好。”

    没错,这手挽黑衣青年的红发少女,正是天弓帝国公主,周维清的未婚妻帝芙雅。

    两年多不见,帝芙雅出落的更漂亮了,已经十九岁的她,正是少女最美好的年华。可是,不论她有多漂亮,此时在周维清眼中却都是无比丑陋。回想起当初自己险些死在她手中的情形,再看看她手挽着别的男人的样子,周维清的拳头已经下意识攥紧。不论他是否在意这件婚事,帝芙雅至少目前还是他的未婚妻,可她竟然当着自己的面挽着另一个男人的手。这种情况,恐怕是个男人就忍不了。

    听了周维清的话,帝芙雅娇躯猛然颢抖了一下,眼中流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两年多的时间不见,周维清的变化比她要大的多,单是身材就有着天翻地覆的变化,再加上他那一脸风尘仆仆的样子,帝芙雅更不会想到在这里能见到他,此时定睛观看,这才认了出来。“你、你怎么会在这里?”尴尬之色在帝芙雅脸上一闪而过,眼中顿时流露出充满担忧的神色,只是,这份担忧却不是给周维清的”“未婚妻?”黑衣青年神色间多了几分玩味,扭头看向身边的帝芙雅。

    帝芙雅顿时心中大急“昱哥,你别误会,我和他什么都没有。他只是我们天5一个纨绔子弟,是父皇之命,我一直都要和他解除婚约的。

    黑衣青年不着痕迹的将自己的手臂从帝芙雅搂抱中轴了出来,优雅的一笑,道:“这是你的问题。不过,你知道我的性格,我从来都不习惯我的女人和别的男人有什么瓜葛。帝芙雅公主,我们到此为止0巴。

    就像是做了一件十分缏不足道的事情一般,黑衣青年信步而上,再不理会已经呆滞在那里的帝芙雅,向拓印宫走去,当他经过周维清身边的时候,微笑道:“小兄弟,艳福不浅啊!你放心,帝芙雅我逆没动过,还是原封货。”“原封你妹。”周棒清站在原地不动,看都没看那黑衣青年一眼,淡淡的说道。

    黑衣昔年脸上原本的优雅、从容在这一刹那瞬间凝固,声音也骤然变得冰冷起来,一股宛如实质般的杀气澎湃而出“你说什么?”

    这一刻,周维清似乎感觉到自己身处于尸山血海中一般,那浓烈的杀机让他十分熟悉,因为,他曾经在自己父亲身上感受到过同样的气息。可就算是这样,当他扭头看向黑衣青年,周维清却依旧是一脸憨厚的笑意,他的声音无比清晰,一字一顿的说道:“原一一封一一你一一妹”D”两人的目光在空中碰撞,仿佛有无形的电光瞬间迸发一般。突然,黑衣青本右乎闪电般辉出,直奔周维清脸上抽了过来。而周维清也几乎同时抬起右手。

    啪的一声爆鸣,空气中明显产生出一阵强烈的爆震,身在数码外的帝芙雅都因为这股爆震而跌退几步,险些从台阶上摔下去。

    周维清向后跌退两步才站稳身形,而那黑衣青年则是肩头微微一晃,终究还是没能止住,向后退出了半步。

    周维清双眼微眯,凌厉之光内蕴,就像是一只择人而噬的凶兽一般。而那黑衣青年脸上则明显流露出一丝惊讶,浓浓的惊讶。刚才那一宇,他虽然没用多少力,但眼前这个分明比自己小了许多的少年竟然能够接下来,还能让自己后退半步,那份力量已经超出了他的预判。

    这人的天力明显比自己强,这是周维清的第一判断,要知道,他的体珠增加的是纯粹天力,自身力量又远超常人,在这种情况下双方第一农碰撞都吃了亏,那只能证明,眼前这黑衣青年的天力修为在他之上。

    没有半合二的犹豫,左脚一步踏前,右拳悍然挥出,十二个死穴气旋同时运转,一股浓浓的白光透拳而出,直奔对方轰击而去。

    黑衣青年没有退避,也是抬起一孝L,同样是白光奔涌而出,但却要比周维清拳头上的白色光芒凝实浓郁的多,正面对轰而来。

    眼看着双方拳头即将碰撞在一起,黑衣青年突然感觉到一丝不妙,紧接着,他面前的周维清就已经消失了。

    五颗闪耀着强烈荧光宛如玻璃般的意珠与五颗与周维清一样的冰种翡翠体珠几乎在第一时间就出现在了这黑衣青年双手手腕之上。意珠第三颗光芒闪撑,一层白色光罩瞬间笼罩在他身上。与此同时,在他背后,一声轰鸣已经怦然响起。

    黑衣青年身体向前迈出一步,身体猛然一震,又趔趄出一步。那白色光罩明显响起一声宛如玻璃破碎般的声音,而他整个人也已经转过身来,一脸讶异的面对着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出现在他身后,被那白色光罩衰退三步的周维清。

    “空间平移。你是空间系加力量增幅天珠师。”黑衣青年看着周维清的日光明显出现了一些变化。令他惊讶的并不是周维清天珠师的身份,而是空间平移这个技能。在翡丽帝国,天珠师远不像天弓帝国那么稀有,空间系的上位天珠师也有一些,但是,能够拥有空间平移迳种层次技能的天珠师却极其少见。尤其是周维清还那么年轻。在天珠师的世界中,天力修为高低、拥有天珠的数量固然是评价一名天珠师实力的标准,但拥有什么样的技能也同样重要。其重要性甚至还在天力修为之上。一个拥有极品技能的天珠师,很可能战胜比自己修为一些的对手。

    周维清看着眼前这对手,心中也是一片震惊“光明护体,光系、力量增幅天珠师,五珠境界,中位天尊。”

    眼前这黑衣青年看上去不过二十六、七岁的年纪,修为竟然已经达到了中位天尊的层次,周维清完全可以肯定的是,自己老爹再这今年纪的时候,绝对没有这样的修为。“二位,请不要在拓印宫闹事。”在他们短暂交手的工夫里,十几名金甲武士已经围了上来。

    黑衣青年向周维清点了点头“我叫冥昱,相信我们还会再见面的,你侮辱我妹妹的事,我也会记着。”说完,他转身向拓印宫内走去。

    周维清冷哼一声,不丹示弱的道:“我叫周维清,侮辱你妹妹?你小心哪天别成了我的大舅哥。”

    正在向打印宫内是的冥昱脚下一个踉跄,险些摔倒,回身再看时,周维清已经施施然的走了,连看都没看帝芙雅一眼。不知道为什么,他心中反而有种莞尔想笑的感觉。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这种年纪的年轻人敢对自己如此说话了。这小子也算是个奇葩。不过,他的修为也确实惊人,他有没有二十岁都是问题,但天力外放,明显已经达到了天神力层次,虽然也就是刚刚进入天神力的样子,可是,他的力量似乎很不一般。周维清,我们迟早会再见面的。

    今天三更啊,晚上12点还有一更,大家别忘记来看。到时候同时召开加精大会,欢迎大家参加、投票。看的爽就使劲的砸票吧。后面内容会更精彩。

    “昱哥,等等我。”帝芙雅有些呆滞的目送周维清离去后,顿时醒悟过来,几步上前,来到冥昱身边“昱哥,杈和他真的没什么

    冥昱淡然一笑“芙雅,我的脾气你应该知道。抢人家未婚妻迳种名声我不希望落在我头上。而且,我说过的话也从未反悔过,我不追究你对我的欺骗,但你也不要再来找我了,否则的话,后果你明白。”说完这句话,他头也不回的进拓印宫而全。只留下一脸呆滞的帝芙雅站在那里。

    周维清原本的好心情完全因为帝芙雅被破坏了,走在翡丽城的街道上,心中明显有些烦闷,干爹啊干爹,可不是我不给您面子。和冰儿相比,帝芙雅差的不可以道理计。他心中原本因为帝峰凌而对退婚有些歉疚的心态在这一刻已是荡然无存。用力的摇了摇头,冷哼一声,喃喃的自言自语道:“为了她生气不值得。”

    不过,刚才与那中位体尊冥g的两次砸撞,也令周维清深刻感受到了自己实力的不足,那冥昱的天力起码有天神力第八重以上的修为,比自己浑厚的多,如果不是自己身体力量极大,恐怕刚才就已经吃了大亏。但是,双方如果都是用意珠拓印技能和体珠凝形装备的情况下,就算自己所有技能尽出,恐怕也没有获胜的机会。这就是实力上的根本差距。不行,还是要尽快将意珠所有技能拓印完成再说,还有那张传奇套装卷轴,也要凝形了。这!!丽帝国不比天弓帝国,高手太多了,自己总要先有一些保命能力才行。

    想到这里,周维清就近找了一家酒店就住了进去,他决定恢复一下天力,然后先进行那张卷轴的凝形,明天再继续去拓印宫拓印,凭借不死神功的迅速恢复能力,一天拓印两次应该还是没什么问题的。两无后。

    原本就是翡丽城最繁华的东城今天更是格外热闹,尤其是拓印宫周围的学区更是人多的举步维艰。无他,今天乃是一年一度各大学院招收学员的日子。

    招生一共进行三天,每座学院招收的学其数量、招收条件都不一样。但翡丽帝国有一个统一规定,不论是贵族还是平良,都必须要参加招生考试才能进入这些高等学府学习。

    在一共十几座学院中,最出名的有三家,分别是:翡丽皇家军事学院,翡丽帝国天珠学院以及j!丽宫廷学院。

    其中,翡丽宫廷学院乃是培养文官的摇篮,对新生的要求也最为苛刻,必须要有翡丽帝国户籍,而且还要经过三天共九场各方面考试,优胜者才能进入。翡丽宫廷学院也是报名最多的地方,录取比例近乎于一百比一。

    而现今蓊丽帝国的文职官员几乎有百合之八十都是毕业于这座学院的,可见它在翡丽帝国的影响力有多么巨大。

    而相对而言,招生要求最简单但也是招生数量最少的,就是翡丽帝国天珠学院了。要求只有一个,天珠师。只有天珠师才能报考,不论户籍如何都可以考入,但不是本国户籍者,要求必须向翡丽帝国宣誓效忠。这座学院全部学员人数都很少有超过一百人的时候,每年能招收十个、八个新生就算是不错了。它也被誉为强者摇篮。要知道,在翡丽帝国天珠学院进行学习的学员,在学院期间,都可以免费到拓印宫进行意珠拓印。如此优厚的待遇对年轻天珠师的吸引力可想而知。

    最后一座就是翡丽皇家军事学院了,他的报考人数大约是翡丽宫廷学院的三分之一,但录取率也达到了惊人的三十比一程度。乃是名将摇篮。周维清和上官冰儿要考取的,就是这所学院。

    当周维清一大早来到翡丽皇家军事学院门口的时候,他就圜了。整个这一条街上都是人山人海的,这可让他怎么去找上官昝儿啊!无奈之下,他只能在横成一排,足有二十个报名点的学院报名处守着,日光不断在人群中寻觅着上官冰儿的芳踪。

    正在他焦急等待的时候,突然,一名身材瘦小的男子凑到他身边“兄弟,要不要考试规则?有了考试规则,报名后考核也能更有准备。这可是个天才让卖的。只要十个金币。”

    看着他手中的一叠纸,周维清没好气的道:“一张纸就卖十个金币,你怎么不去抢。”谁知道那瘦小男子却道:“抢哪有这样来钱快。还危险的垠。

    周维清不禁被他逗乐了“行,那就给我来一份吧。”反正等在这里闲着也是闲着,他身材高大,足有一米九,又站在如此明显的地方,上官冰儿找他比他找上官冰儿容易的多。拿了十个金币购买一份规则,站在那里打开看去。等他看到那张纸上的内容时,立刻就意识到自己被骗了,因为,这张纸最上面写着招生简章四个字,很明显,这东西是报名后人手一张的,可自己却被骗了十个金币,再想找刚才那人,在如此众多的人群中「却哪还找得到。

    周维清一阵元语,心中暗道,这要是老无赖在这里,一定会把自己骂死。

    其实,他上当倒不是因为不小心,主要是等上官冰儿等的心焦,这心一乱,也就没多想,更何况现在他身上还有几十万金币的巨款,对于这点小钱也没太在意。

    只见那招生简章上写着,报名后,考生持有准考证号牌进入学院进行考核,考核一共分为三项,每项一百分,分别是实战之个人实力展现,笔试之军事素养以及面试。同时还有注解,考核的任何一针如能达到满分,可不计算其他两科成绩直接录取。

    然后下面是录取分数线,贵族录取分数线为一百五十分,平民录取分数线为一百八十分。

    一看这个,周维清不禁眉头微皱,这翡丽帝国说的好听,什么身份都要进行考核,原来这录取的时候还是有区别的。不知道自己这今天弓帝国子爵应该算贵族还是平民。

    “看什么呢?”正在周!。!!清看着招生简章的时候,肩膀突然被人拍了一下,回身看时,一张巧笑嫣然宜嗔宜喜的俏脸已经出现在他面前,可不正是上官冰儿么。

    周维清先是呆了一下,紧接着,毫不犹豫的一把将她拉入自己怀中,紧紧的搂住她的娇躯,顿时引得周围不少人为之侧目。

    从认识上官冰儿到现在,这还是周维清与她分别时间最长的一次,之前在呼延傲博那里天天制作凝形卷轴的时候还不觉得,等到离开飞陀城之后,他心中对上官冰儿的思念不断的激增,否则此时也不会如此焦虑了。两天前见过帝芙雅之后,性格上的强烈对比更让周维清恨不得长了翅膀飞到上官冰儿身边去,此时骡见伊人,他还怎么忍得住内心冲动。

    上官冰儿被他突然这一抱,本是心中大羞,但她很快就感受到周维清心脏剧烈跳动的声音还有那搂抱的格外紧凑的双臂,心中的羞涩顿时柔化,反手搂着他的腰,心中一阵充实。

    这几个月来,她也并不好受,平时有周维清在身边的时候感觉并不是十分明显,这家伙还经常会惹她生气,逗弄她。可是,他这次一离开,上官冰儿身边是清净了,可这份清净也令她心中那份惦记与思念不断升温。在家陪伴母亲都有些坐立不安,要不是怕影响了周维清学习凝形卷轴制作,又怕和他走岔了路,她早就直接去飞陀城寻他了。

    就在刚才,她远远的就在人群里看到傻傻的站在这边的周维清了,那一刻,她只觉得自己心中前所未有的满足,好不容易才挤过来。

    此时在人群中重逢,那份喜悦、兴奋还有思念的释放,令两人已经完全无视了周围的一切。

    “冰儿,我想你了。尤其是这几天,特别的想你。”周维清抬起头,看着那近在咫尺俏脸微红的娇颜,一时间他已经忘记今天来这里是干什么的了。上官冰儿轻嗯了一声,低声道:“我也想你了。小胖,你好像瘦了。

    我也想你了这几个字听在周维清耳中,他顿时觉得一股幸福之风扑面而来,嘿嘿一笑,道:“让我亲一下吧,好不好?”上官冰儿吓了一跳,赶忙道:“不行。”看着周维清一脸失望的样子,她低下头,轻轻的由补了一句,这里不行。”

    周维清眼睛一亮,凑到她耳边道:“明白。”

    上官冰儿大羞,在他肩膀上捶了一下“你明白什么了?”

    周维清挺起胸膛哈哈笑道:“明白就是明白。走,咱们报名去。”一边说着,他拉着上官冰儿的手就向里面挤去。他本来就身高体壮再加上力量强大,一会儿的工夫就挤了进去,找了一个报名点。对着在那里负责登记的高年级学员道:“美女,我博要报名。”

上一页 《天珠变》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