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天珠变》->正文

第四集 邪魔变 第四十章 翡丽神将

    坐在桌子后面的这名女生实在算不上美女,被周维清这么一叫也是心花怒放,态度顿时比对其他人要好上不少“说吧,姓名、年龄、性别,哦,这个就不用说了。还有你要报考的专业以及是否贵族。”

    “我叫周维清,十六岁,呃,报考的专业,等我问下。”他扭头向身后的上官冰儿问道“咱们这是要报考什么专业?”上官冰儿一阵元语“军事指挥系。”

    周维清这才回过身来“军事指挥系。我是天弓帝国的子爵,这个是不是也应该算贵族?”他老爹乃是天弓帝国元帅,他对贵族并不如何排斥,更何况还能降低录取分数线呢。

    那负责登记的女生歉然道:“不好意思,除了本国贵族会得到承认之外,其他国家只有皇室成员才会被承认贵族身份,所以,你要报名的话,只能以平民身份了。”

    周维清眼神一冷,淡淡的道:“那就平民吧。”一股莫名的悲哀和屈辱在这一刻不禁酒上心头,国小力弱,连贵族身份都不被承认,这还是在盟国翡丽,自己的国家弱小,身为国民,竟是都有种挺不直腰杆的感觉。在这一刻,他突然明白了自己父亲为什么那样废寝忘食的训练士兵,不断带兵争战,这所有一切都是为了强国啊!

    上官冰儿感受到了周维清情绪上的变化,也快速报了名,和他一起拿了准考号牌走出人群。

    “小胖,别想的太多。我们来这里,不就是为了将来能够让我们的国家变得更加强大么?忍一时风平浪静,我们来这里,是为了学习,得到足够的知识后才好回报我们的祖国。你的天赋如此之高,未来一定能带领咱们天弓帝国的将士扩张国土强国强兵的。”

    周维清狠狠的点了点头,拉起上官冰儿的寻“不是我,是我们。不论我在那里,我都不允许你离开我。”

    上官冰儿看着他眼中决然的神色,她突然发现,自己的小胖在这一刻似乎变了些,似乎再也不是那个只会嬉笑的周小胖了,心中微震之下,不禁暗想,我的小胖长大了。

    报名在翡丽皇家军事学院门口,考核则是在学院内部,凭借着手中的准考号牌,周维清和上官冰儿走进了学院。

    十进门,就是一片开阔的大广场,帘直就像是校场一般,开阔的广场有着八百米一囹的跑道,正对大门在广场的另一边则是一栋六层高足有三百米宽的巨型教学楼。教学楼通体铁灰色,散发着浓郁的肃杀之气。

    新生考核的三个项目都在这大广场上进行,能否通过考核被录取当时就会决定。有着很清楚的标识引导新生。

    周维清向上官冰儿问道:“冰儿,我们先考哪个?哎,我看这新生考核你肯定是没问题的,我就不好说了。”

    上官冰儿好奇的问道:“为什么我没问题?”

    周维清道:“你没看到这三项考核中有一项是面试么?以我们冰儿天第一美女的绝色容颜,那肯定是满分啊!其他两项考核随便拿点分也能通过了。我就拿了,我这模样,面试就不说了,军事考核那个笔试我估神不拿零分都难。”

    上官冰儿噗哧一笑,在他肩膀上捶了一下“不许妄自菲薄,没试过怎么知道。走吧,那就先考你秦没把握的军事考核。”

    笔试之军事素养考核在广场东面,个人实力考核在广场西面,而广场中央则走进行面试的地方。这样是为了避免个人实力考核的声音吵到笔试这边。

    两人来到笔试考场,这边有空余的桌椅,一人发给他们一份卷子,监考老师告诉他们不得交头接耳,自己答自己的卷子,答完后直接交上去,前面至少有十几名老师再那里阅卷。当时阅卷,当时确定成绩,以在最短的时间内完成新生考核。

    桌子上的笔都是现成的,周维清坐在那里一看卷子不禁乐了,如果真要考核什么具体的军事知识譬如排兵布阵之类的,他不拿零分都怪了。因为他当年经脉闭塞,天珠未能觉醒,周大元帅也没指望自己的儿子能够继承衣钵,因此从未教导过他什么军事方面的知识。可此时这试卷上考的却并不是这些死板的军事知识,而是战例。

    考核题目:一座孤立无援的小城被敌军包围,此时,城内守军只有五千人,平民几十万,这些平民尽为老幼妇孺。敌军十万,完全包围该城,援军至少要三天后才能抵达,在这种情况下,敌人以小城所在国家的平民为前锋,发起

    攻城战,此时,如果你身为城市主将将会如何抉择。题目就这么简单的一道,下面前是空白处用来填写。

    周维清略微犹豫了一下后,立刻运笔如飞写了起来。或许是因为这段时间不断勾画凝形卷轴的缘故,他写起字来都比以前好看了几分。

    一会儿的工夫,洋洋洒洒一大篇已经跃然纸上,他甚至没有再回看一遍,心中大为满意的站起身,看了一眼旁边不远依旧在答卷的上官冰儿,索性站起来先去交卷了。

    阅卷的考官们一直都在忙碌着,因为考题只有一道,这些老师又都是翡丽皇家军事学院的资深指导者,因此阅卷速度非常快,周维清排了一会儿队就轮到他了。

    接过他卷子的,是一名年约五旬的男老师,刚看了一行,这位老师的眉头就皱了起来。周维清的答卷上,第一行写的是:桑!备!杀!三个字。

    阅卷老师向下看去,只见上面写着:如我是小城军事主将,那么,我会毫不犹豫的下达杀戮命令。城外的平民固然是我国国民,但是,城市内的平民和军人难道就不是号-么?在这种时候,哪怕只是半分的犹豫,都会造成城破人亡,到了那时,难道敌人就会放过那些为他们冲锋的平民么?或许会吧。但是,身为军事主将的我却绝不会赌,不会拿城内几十万平民和我数千军士的生命去赌。

    守住这座城市是我的第一要务,那些作为先锋冲击城市的平民固然无辜,可如果不杀死他们,身为军人,我的任务就无法完成。或许,我守护的只是一座小城,对于战争全局影响并不大,但是,身为一名将军我却不能这么想,我必须要竭尽所能完成我的守城任务。因此,我会毫不留情的杀戮,直到战至最后一兵一卒。

    如果敌人的攻击不能直接摧毁我我,那么,当夜幕降临之时,我会将守城责任交给我的副将,独自一人出城袭敌,为死难的平民复仇。能杀多少就杀多少,在我去偷袭敌人之前,在城内,我会准备好足够的燃料,留给副将一道死命令。一旦敌人冲入城中,那么,全城点燃,定要与敌人拼个鱼死网破。就算是城破人亡也绝不给敌人留下一粒粮食,更不会留下一个活口,让他们再利用去冲击临近城市。战争中,死亡是无法避免的,我只会竭尽所能做到我所能做的一切,为战争全局争取最大的好处。至于死多少人,就不是我所能顾及的了。

    看着周维清这份试卷,阅卷老师的脸色是越来越难看,他只觉得一股浓浓的血腥气息扑面而来,忍不住怒声道:“荒谬,简直是荒谬至极。”

    一边说着他抬头看着周维清“这就是你心中真正的想法?我很难想象,如果你真的成为了一名将军,会有多少人因你而死,你这份答卷让我仿佛看到了尸山血海。一个罔顾生命,肆意杀戮,不顾平民死活的将军,永远也不可能得到民众和士兵的爱栽。你就不怕你的士兵哗变么?”

    周维清耸了耸肩膀,道:“哗变?为什么会哗变?难道我不会告诉他们,那些平民根本就是敌军伪装的么?如果我是将军的话,我的任务是保家卫国,并不是要保护所有平民,我相信,也没有任何一名将军能够做到保护所有平民这种事。我更不需要平民的爱戴,我只需要保证更多人活下去。战争总要有牺牲吧,难道我要弃城投降不成?”

    阅卷老师愤怒的道:“就算是弃城投降都比你这答案好。不论你怎么狡辩,你这份答卷我都会给你零分,而且,从我个人的角度看,绝不希望你这样心性的年轻人进入学院学习将来真的走上战场。”

    周维清撇了撇嘴“迂腐。”对于这项考试他本就不是很在意,零分就零分呗。反正只要有一项考核满分就能通过考试。他对个人实力的考核那可是信心十足的。

    正在那阅卷老师准备给周维清这份试卷一个大大的零分时,突然,一个清亮的声音响起“等一等。”

    周维清抬头看时,眉头顿时皱了起来,一名青年走到那阅卷老师身边,拿过了周维清的试卷。这青年不是别人,正是两天前他在拓印宫门前见到,与帝芙雅在一起的黑衣青年冥昱。

    他依旧是那身黑衣,脸色平静的看了周维清一眼,就像是根本就不认识他似的。

    周维清心中暗道,这家伙不会是翡丽皇家军事学院的老师吧?要是那样的话,今天这考核可真不好说了。而且他注意到,之前的阅卷老师见到这冥昱后,脸上竟然流露出了恭敬的神色,甚至主动站起身,将自己的位置让给了冥昱。

    此时,上官冰儿也已经答卷完毕,来到周维清身边,之前那位阅卷老师的声音很大,她也听到了,不禁有些担忧的看着周维清。

    冥昱坐在那里,十分仔细的看了一遍周维清的试卷,当他再次抬头看向周维清的时候,脸上分明流露出了惊讶的神色。

    “好,好,好。”接连说了三个好字,冥昱向周维清点了点头,道:“这份答卷是今天我见过的所有答卷中最好的一个。虽然略显稚嫩,但作为一名想要考取翡丽皇家军事学院的新生,阜卜经是无可挑剔。奥乐老师,我建议给这位新生满分的成绩。”

    “什么?满分?”先前那名阅卷老师顿时脸色涨红“冥昱大人,这不对吧。这位学员的答案实在是大荒谬了。他竟然要在第一时间主动去杀平民,后面还有狗屁不通,想要自己一人去偷营的幼稚想法。这怎么可能通过考核,又怎么可能是满分?”看着冥昱,他是一脸不敢置信的神色,换了别人的话,恐怕他早就直接质疑其公正性了。

    冥昱淡淡的道:“奥乐老师,您一直研究各种军事知识,但是,您毕竟没有真正上过战场。战争,本就是用鲜血和生命铸就的。这位新生的选择,是最佳答案。为了不影响其他新生考核,具体情况我不便说,新生考核结束后,我自然会给您一个交代。但是,这份试卷,我坚持我的意见。给予满分。至于您说一个人偷营幼稚,那么,如果这个人是一位实力强大的天珠师呢?您还会认为他幼稚么?”

    一边说着,他竟是直接拿起旁边的红笔,在周维清试卷上写了个大大的红色百分。

    “等等,你是什么人?你又不是阅卷老师,凭什么批改我的试卷。”周维清可是丝毫不领情,对一个曾经和自己未婚妻亲热走在一起的男人,他能有好感才怪了。

    看着周维清眼中明显的敌意,那位奥乐老师才完全肯定冥g和这小子是完全没有关系的,当着这么多人敢呵斥冥昱的人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哪怕是翡丽皇家军事学院院长大人都从未这么做过。忍不住道:“你来报考翡丽皇家军事学院竟然不知道j!丽神将冥昱大人?”周维清扭头看向上官冰儿“翡丽神将?很有名么?”

    上官冰儿此时一脸的震惊,看着坐在那里的冥昱,眼中甚至流露着崇拜之色。而其他正在参加考试的考古们听到翡丽神将冥昱这几个字,无不站起身来,脸上充满了兴奋和惊喜的神色,甚至还有尖叫的。在一众监考老师的呵斥下才重新坐好继续考试,但目光却不断的向这边飘过来。

    冥昱看着周维清,丝毫不掩饰眼中的赞赏“小子,你这份答卷让我刮目相看,如果不是因为那场战报目前只有军部的人看过,我甚至要怀疑你知道那场战争的真相了。你不用怀疑我的目的,两天前的事是一回事儿,今天这又是另一回事。至于批改你试卷的资格,我想我是有的,因为我是这次翡丽皇家军事学院新生考核的监事。同时,这份试卷本来就是我出的。

    说完这句话,他的目光转向周维清身边的上官冰儿,眼中流露出惊艳之色“这位姑娘你好,可以看看你的试卷么?”

    上官冰儿下意识的将试卷和舍己的准考号牌递了过去,冥昱接过她的考卷坐在那里慢悠悠的看着。

    上官冰儿此时才醒悟过来,伏在周维清耳边,低声道:“小胖,这位冥昱神将在翡丽帝国极为有名。乃是翡丽帝**方鹰派的代表人物,也是年轻一代翡丽军人的偶像,甚至可以说是军界的奇迹。他的经历是传奇性的。”周维清撇了撇嘴,道:“有多么传奇?”

    上官冰儿低声道:“他今年应该是三十多岁了,你千万不要被他的年轻所迷惑,这个人极为厉害。据说,他六岁时开始跟随他父亲翡丽帝国著名将领冥鸿学习各种军事知识,十岁天珠觉醒,十二岁与父亲一起在翡丽帝**部进行战例推演时技惊四座。十四岁破例参军,从一名普通士兵坐起,短短两年,积军功升至营长,十六岁那年,凭借一个营的兵力,在与万兽帝国的战争中骚扰敌军六个营,给本方大军争取了四个时辰的时间,最终大获全胜,从此一战成名。之后返回帝国,就在这翡丽皇家军事学院学习两年,获得了翡丽皇家军事学院几乎所有可以获得的荣誉。十八岁重新踏上战场,从此大小近百战未尝一败。二十八岁那年,已经累积军功升至军团长级别,手握十万大军。乃是守护翡丽帝国北疆的一代名将。凡战事,击溃敌人后,从不留活口,有人甚至称他为一代杀神。万兽帝国对其更是恨之入骨,为了杀他,曾经组织过几次大规模战役,可他不是还好好的活在这里么?不知道多少人以他为偶像,这样的经历可以算得上传奇了吧?”

    周维清眼神缏动,有些霸道的搂住上官冰儿,在她耳边问道:“我只想知道,他是不是你的偶像。”

    上官冰儿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低声道:“我只崇拜他的军事才能,但他却不是我的偶像。这个人操守不好。据说特别的好色。”“好色就是操守不好啊?”两个声音几乎是异口同声的说道,一个自然是听到了对自己评价的冥昱,另一个就是周维清。同时说完这句话,两人对视一眼,冥昱笑着无奈的摇了摇头,周维清则是不屑的哼了一声。

    冥昱拿着上官冰儿的试卷,微笑道:“美女,你放心,虽然你说**守不好,我给你的评分也还是公正的。

    你的答案太过于中规中矩了,我估计一百个考生中,有九十个都是你这种答案,所以,我只能给你五十分。天赋在任何时候都会起到决定性作用,虽然我不备意承认,但你身边这小子在天赋上明显比你要好。我玲他四个评价,杀伐果决。其他方面我不知道,如果他真的像报名表上填写的那棒只有十六岁,那么,在这方面他甚至还要超过我,至少我在十六岁的时候没想过**阻敌这种方法。”上官冰儿听了冥昱对自己鹄评价,俏脸徽红,只是恭敬的道:“多谢将军。”

    冥昱站起身,目光重新回到周络清身上,微微一笑,道:“我发现,你有些地方和我很像,我对你越来越有兴趣了,我会再去找你的。

    周维清呸的一声,吐了。吐沫“老子对你一点兴趣都没有,我只喜欢女人。”说完,拉着上官冰儿拿着考卷和准考号牌扭头就是。

    冥昱脸上闪过一丝尴尬之色,很是无奈的摇了摇头“这小子看着挺老实,但实在是个刺头儿,看来学院这几年是要热闹了。”

    正在这时,一名士兵急匆匆的冲了过来,在冥昱面前立正行礼“报告。”“说。”冥昱淡淡的说道。他虽然只有三十二岁,但那份威严气势却充分展现出一代名将风采。

    “军部命令,请元帅立刻前往。”

    “嗯,我知道了。”樟挥手,冥昱向一众阅卷老耳媚首示意后这才大踏步的离去。背后留下一片羡慕、尊敬、嫉妒的目光。

    上官冰儿被周络清拉着向学院广场另一侧走去,她不禁有些担忧的道:“小胖,你也不要想的太多了。毕竟,冥昱将军已经三十多岁了,你才十六岁而已,我相信我的小胖未来一定会超过他的。”

    周维清惊讶的看着她,道:“想太多?我什么也没想啊!我和那臭屁的家伙有什么关系?为什么要超过他,他是他,我是我。”

    上官冰儿一阵元语,心中暗想,看来自己博担心是多余的。”你军事素养这一门已经是满分,不用继续考核了,你等我吧。我参加个人实力考核。”

    周维清哼了一声,道:“谁要那家伙的满分。我陪你一起参加,你老公的个人实力那可是无比强悍的。”一边说着,他还摆出个肌肉造型,看的上官冰儿不禁笑了起来。

    个人实力考核这边聚集的人相对要少一些,一共有十位负责测试的老师,都是与测试学员简单交手之后给予评分。

    周维清和上官冰儿找了一队排在那里,两人数月未见,要说的话很多,周维清前一刻还说冥昱臭屁,这会儿却忍不住很是自得的将自己在凝形师上的天赋大夸特夸一翻。

    上官冰儿只是一脸微笑的听他讲述着,当他最好的听众。正在周维清即将讲到自己冲击气据L穴时的痛苦时,突然,一阵惊呼声打断了他的话。

    两人的目光被吸引的向前看去,惊呼来自于正在排队等候考核的一众学员们,而引起他们惊呼的对象正是一名正在测试的学员。

    这名学员很容易被注意,因为他的块头实在是太大了,周维清一米九的身高再加上健壮的身躯在普通人中已经算是身形魑,伟,但和这名学员相比,却小了不止一号。

    这人身高恐怕要超过两米一,雄壮的身体就像是一座小山似的。正瓮声瓮气的说道:“老师,您打的不疼。话说,您能不能给我个满分?军事素养那里我是零分,要是这边不得个满分的话,恐怕我就考不上了。

    负责替他考核的老师沉声道:“新生马群,释放出你的本命珠,让我看看。”

    “哦。”那叫马群的大块头很是老实的抬起双手,光芒一闪,双手各自出现一枚本命珠。右手手腕处,乃是一颗晶莹的黄色翡翠,黄翡象征着坚硬也就是防御。纯粹的黄翡单一属性,这本身就已经是无珠师的象征。而在他的左手手腕上,则是一枚金灿灿光彩夺目的宝石。

    “金钻石,土系。”上官冰儿不禁惊呼一声,惊讶的道:“土属性本身就擅长防御,他自身的体珠属性又是坚硬,这个大块头自身的防御能力恐恤会极为变态啊!他这种天珠搭配被称之为纯防,比我的纯敏还要少见。”

    周傩清笑道:“可他的修为就要比你差远了,你没看他才是下位天师么,最多也散■是七重天力修为而已。”

    在两人交谈的过程中,那位负责考核的测试老师一脸郁闷的道:“马群学员,你既然是天珠师还参加什么考核?难道你不知道,不论是哪一所学院,天珠师都是可以免试入学的么?好了,你只要在我这里进行一下登记就行了。今年平民学员的素质不锖啊!你已经是第二今天珠师了。”“啊?”惊讶的声音几乎同时从马群、周维清和上官冰儿口中响起。

    周维清和上官冰儿面面相觑,都有种啼笑皆非的感觉,难怪划风没对他们说什么这边新生考核的事,原来天珠师是根本不用考核的。迳可比贵族考生的待遇还要优厚的多了。

    周维清赶忙拉着上官冰儿走了上去“老师,我们也是天珠师,请您帮忙登记一下。

    几名测试老师以及那些准备测试的新生们听了他的话都为之侧Q,那名叫马群的高壮新生也看了过来。

    这家伙长得比周维清还憨厚,看到上官冰儿的时候,咧嘴一笑“姐姐,你真漂亮。”上官冰儿微笑着向他点了点头。

    周维清冷眼旁观,他发现,这看上去比自己还老实憨厚的大个子,在说上官冰儿漂亮的时候,分明吞咽了一口口水。他自己就擅长装老实,自然是一眼就识破了这家伏的本质。

    测试老师们自然不会注意到这些细节,给马群登记的那位老师道:“请出示你们的本命珠吧。”

    周维清和上官冰儿可不会像马群那么老实,两人都只是露出了自己的右手,而且用身体挡住了包括马群在内背后新生们的视线。各自露出了自己的体珠。

    那些等待考核的新生们只是听到一连串的抽气声,却什么也没看到。极为负责测试的老师再看清周维清二人各自三枚的纯色体珠后,会意的保持了沉就,快速为两人进行了登记。上官冰儿一脸惊讶的看向周维清“小胖,你又进步了?”

    周维清苦着脸道:“我可不想进步啊!差点死在呼延老师那里。没你在身边冲穴的滋味儿实在是太痛苦了。”

    这么一会儿的工夫,登记已经完成,翡丽皇家军事学院的办事效率是极高的,他们两人与马群都直接拿到了入学通知书,测试老师告诉他们,三天后所有新生考核全部结束后正式前来报道、分班。

    “姐姐,我叫马群,你叫什么名字啊?你真漂亮,你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姐姐了。”周维清和上官冰儿刚从个人实力考核那边走出来,大块头马群就跟了上来,一脸憨厚的问道。

    上官冰儿刚想回答他,却被周维清拉到一旁,周维清眼睛一翻,看着比自己还要高了一个头的马群道:“傻大个儿,在哥面前装,你还嫩,滚远点。否则的话,小心哥揍你。”“小胖。”上官冰儿有些嗔怪硌扯了他一下。

    马群呵呵一笑,道:“这位大哥,我很禁打的,你揍不动我的,就算你是天珠师也一样。”“哦?我揍不动你?”周维清饶有典■趣的看着他。这会儿上官冰儿也算明白过几分来,不再吭声了。

    马群依旧是一脸傻呵呵的笑容“要不咱们打赌吧。要是你揍的我疼了,我就是。不然的话,你把漂亮姐姐让给我。”

    周淮清也芙了“算盘打的不错啊!不论怎样你都不吃亏。好吧,难得我也吃次亏,我就答应你了。你可准备好了?”

    马群站在那里,两腿分开,他表面上似乎傻呵呵的,可实际上却一点都没大意,直接释放出了自己的天珠。左手上的土属性金钻石光芒一闪,顿时,在他皮肤表面已经多了一层淡金色的光芒,原本就已经极为雄壮的身体仿佛涨大了一围似的,皮肤也明显变得粗糙了许多。“准备好了,大寺,络来吧。”

    周维清笑眯眯的道:“不错嘛,石化肌肤,再加上纯防御性体珠。怎么说你也叫我一声大哥,我要是用天珠技能对付你那是欺负你了。看好了,我可没释放出本命珠哦。”

    一边说着,他还特意露出右手手腕给马群看清楚,就在马群的日光落在他手腕处的那一瞬间,周维清突然闪电出腿,右脚狠狠的踹在了马群的小腹上。

    只听砰的一声闷响,那体重起码超过二百五十个拥有着一身强怦防御能力的马群骤然起飞了。

    没铝,就是起飞,他的身体被周维清这一脚踹成了弓形倒飞而出。一连串细密的爆鸣声中,他身上的石化肌肤轰然破碎,整个人竟然就那么飞出三十米开外。

    光彩一闪,上官冰儿身边的周维清就已经消失了,他再次出现时,竟然已经追上了马群的身体,右脚再出,由上向下劈出,狠狠的砸在马群的背上,令他那倒飞的身体轰然下坠,重重的砸在了花岗岩铺就的操场上。然后,马群就消失了……

    这边巨大的动静吸引了操场上大多数人的注意。西周维清已经从容的落在地上,他确实没有使用任何天珠技能,凭借的只是邪魔右腿恐怖的力量和爆发力。一脚踹飞马群,再骤然冲出追上他,一脚再将他轰在地面上。此时,马群那雄壮的身躯已经完全嵌入了地面的花岗岩之中。

    周维清一只脚踩在马群背上,脸上依旧是笑眯眯的神色“傻大个儿,哥教你个乖,喜欢女人没有错,但不能觊觎哥的女人。告诉哥,你现在疼不疼啊?”

    两无前,冥昱和帝芙雅在一起的时候,周维清虽然有些郁闷,但帝芙雅毕竟只是有个未婚妻的名分,他也不是十分在意。但这大块头马群却惦记上了上官冰儿,这是他万万不能忍的。上官冰儿乃是他心中最柔软的地方,被他视为独一无二的禁!$0所以,他要将马群心中的龌龊念头彻底扼杀在摇篮之中。对付这种装通泡妞的家伙,就必抵要将他打疼了,他就不敢了。

    “疼,好疼。大哥,我错了。”马群勉强抬起头,这家伏的防御力确实惊人,被硬生生的砸进花岗岩里,他皮肤表面竟然连道血口子都没出现。但那钻心的剧痛却不假。尤其是小腹被周维清踹的那一脚,此时他只觉得五脏六腑仿佛要翻转过来似的。自从本命珠觉醒之后,他还从未遇到过这样的情况,但他又如何不知道自己撞在了铁板上呢?

    周维清抬起脚,看着一节快速跑过来的老师,一脚将马群从地上挑起来,脸上流露着真挚的微笑,帮马群拂掉身上的尘土。“怎么回事?”一名老师看着地上那触日惊心的人形印记,怒声问道。

    周维清微笑道:“没什么,我们刚刚通过了入学考核,心情太兴奋了,忍不住切磋了一下,你说对吧,马群同学。”

    马群看着周维清,神色有些古怪,但却立刻点头“是啊!我们只是切磋了一下。老师,这地上弄破的石头我赔。”

上一页 《天珠变》 下一页